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205章 觉醒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每当回忆起那晚发生的事,法雅除了恐惧,便只剩下悔恨。

  其实那晚除了他,博德里也逃了出来,他能够挣脱束缚,很大程度是因为博德里——那位机械教教士很早前对自己进行了一定的战斗改造。

  但他们逃出来没多远,就被那些叛乱分子给堵住了。

  “以帝皇的名义,你们要去哪,巫师?”

  负责绑架他们的是一个强壮的光头男性,也是他带队将两人堵在了巷子里。

  他发出邪恶的笑声,直走向他们,四个跟班在后面紧跟着,一起迈过小巷的封闭空间。

  “把手乖乖举起来,不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不然我可不保证你们的安全。”

  “你待着别动。”

  博德里将身上的红袍一脱,露出健壮的肌肉和镶嵌在胸前的放电器,接着双拳用力一撞,上面的指虎碰出一片火花。

  “垃圾们,让你们知道冒犯欧姆尼赛亚的后果!”

  说完,他便并冲向这些绑架犯。

  “你们对付他。”

  头领命令他的手下,那些人立刻扑过来试图抓住博德里并把按在墙上,但刚一接触便纷纷被电得浑身打颤,反而是被对方一拳一个砸倒在地。

  但秃头首领似乎并不担心,反而从他们身边冲过去,双眼冒着凶光。

  “他不是巫师,那就只有你了。”

  下意识的,法雅转身就跑。

  小巷里几乎没有照明,他蹒跚穿过半黑暗的区域,但对方的脚步声追上了他。

  在这里,他能听见博德里打斗时的嘶吼声,还有之后他意识到自己被抛弃时的叫喊。

  法雅没有回头去看,他一心只想逃命,因为他知道这些绑架者的真实身份,他们绝无胜算。

  但对方还是抓住了他,并攥住了他长袍的后领并让他打了个踉跄。

  秃头首领伤痕累累的拳头砸在他肩膀上并拽他到墙根,接着猛地将他推进一堆土里。

  “该死的怪物!”

  秃头首领啐了一口,并用他的拳头猛击法雅的肚子。

  瘦弱的教士弯下了腰,空气从他的肺里被挤了出来,因为想站稳脚步并喘过气来,他本能的抓住一旁的水管但又立刻被推回墙边。

  “没有你的主子你就什么也不是了对吗?”

  他抓住法雅短短的黑发,迫使他看向后面的地道。

  一个怪物正在杀害博德里那是一个纯种基因窃取者那样的电击对它一点作用也没有。

  博德里被它扑倒在地,在停止喊叫前对方那巨大的爪子就已经将他的胸口剖开并扯出里面血淋淋的内脏。

  法雅体内涌起了羞愧和愤怒,卡住了他咯咯的呼吸。

  “你的巫师力量去哪了怪胎?”

  秃头首领讥笑道转过他的头让两人面对面。

  那疤痕累累的面容在阴影下显得扭曲,就像是一个非人的异形——实际上他也确实是。

  “说,你们的主子躲在哪里!”

  秃头举起了他的拳头,准备给法雅一个教训。

  但随着一声愤怒的吼叫法雅竟然抓住了他纯种基因窃取者感受到危机,转身想要跳开,却也在一瞬间被定住了。

  小巷里的时间就好似凝固了一般,所有人的动作都保持在前一秒。

  只有法雅例外。

  他的双眼燃烧起来,活跃着怪异灼烧的光芒,吼叫也变成了野性的咆哮。

  “你的灵魂是我的了异形杂种!!!”

  法雅以不可思议的力量将拳头攥得更紧了,而被他握在手中的骨骼随着潮湿的嘎吱声折断。

  潮涌的痛苦和噩梦般画面重合着被推进这个秃头异形混种的意志中。

  而那个纯种则尖叫着燃起了超自然的火焰,化为一个滴蜡的火炬。

  随后法雅放开了秃头男人——他的意志已经被彻底蹂躏整个人双膝跪倒脸孔扭曲,双眼无神。

  他离开了这里,沿着记忆中的通道朝住所走去,他知道经过这件事后,他已经无法回到原本的身份了,但他还是想要带走一些东西,并对死去的三个同事有一个交代。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在第二天经过法务部的质询后,他意识到自己很难继续隐藏了,只能通过不熟练的灵能手段操控审讯者释放自己,然后第一时间逃向矿区。

  他不敢走大路,只能走一条隐蔽的小路,这个过程中,呜咽声始终回响在拥挤的老鼠洞里。

  这条路十分的狭窄,几乎没有立足的空间,大部分区域在下一次扩展到周围次辖区矿区更大的矿坑前只能弯着腰通过。

  那就是法雅想要进入的地方,14号矿区。

  如果真的给他选择,其实他会更高兴的选择监牢和镣铐,而不是在迷失于其中黑暗的地下世界。

  但他[燃文www.ranwenxs.top]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他。

  他从老鼠洞入口的篮子里拿走一盏破旧的照明灯,它闪烁的灯光现在是他唯一的伙伴,而他确信随着过去的每一秒阴影正在侵入它微弱的照明范围。

  他的肩膀被洞壁刮伤,而一段时间后他不得不把灯推进前面寒冷,潮湿的泥土,被窒息的空间里逼得向下推。

  他继续着,试图不去想幽闭的墙壁或迫向他的泥土。

  他还能听到他抛弃博德里时,对方的叫声。那恐怖的噪音和异形的尖叫声一同回响在他的思维中。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瞎了了,等视觉回来时便意识到那不是他自己的。

  奇怪的画面自己强行进入他的视网膜,就像瘦长,肢体变异的耀光幽灵,留在身后的一道光明闪电的余震。

  他听到铿锵的笑声疯狂的围绕着泥土走廊回响。

  有什么东西为他而来。

  他必须离开,在它找到他之前。

  他感觉自己可能要死了,甚至更糟,于是爆发出另一声啜泣并沿着老鼠洞回响。

  这时,某个存在回应了他。

  一个思维闯入了他的脑海,那是个断裂的声音,是在夜晚最黑暗时对他倾诉的格格声——怪异但并不完全是侵略性的耳语。

  继续走。

  它催促到。

  “我不行了。”

  法雅说着,用袖子擦着鼻子,袖子上顿时多出一片血迹。

  “它们来找我了。”

  还有时间,来到我身边,现在,我会保护你的安全。

  法雅设法服从,在穿过半黑暗空间时设法强迫他疲惫的肢体工作,他走得很慢,不带思考的拖着自己,就像脑海中的建议已经扩散到了他身体的其余部分。

  鼓励他行动的是一个超凡的意志力。

  最终,他跌出了那个洞并到来到次级矿井,虽然的身体因劳累灼痛,从头到脚覆盖着粘稠的灰泥。

  很好,我的代理人,是时候彻底抛弃你过去的身份了,回到你的信众身边。

  某种意志驱使法雅站起来,无视了肢体的疼痛,在地上,放着一张乌鸦面具和一件羽毛披风。

  法雅愣了一会,他不知道是不是真得要向过去告别。

  但他没得选择,当带上面具的那一刻,弱小的机械教教士法雅便不复存在了。

  他化身为一个黑色的幽灵,沿着地面的走廊蹒跚向下,走之前把探灯放在老鼠洞入口,但没有回头去看。

  在身后,那灯闪了一次,然后熄灭了。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