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195章 家族旧事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仆役们迅速地工作着。

  在许多双手和专用工具的帮助下,索什扬的装甲很快就被拆了下来——倘若只有他自己,他绝不可能这么快就完成这项工作。

  在供能缆线和胸甲被移除后,他就已经基本上自由了。

  战团的高级仆役们开始移除他腿部的盔甲,一边工作一边低声赞美着护甲的机魂。

  他的腿甲一被移除,他就自己走了出来,没有等着自己的护胫也被拿下。

  一旁的桌子上放着拆散开的护甲。

  如果有必要,一个星际战士是有能力自己移除自己的护甲的,但对这些神圣的军械来说全面的拆卸才是合适的对待方法。

  倘若不对它们进行定期的清洗、测试和护理的话,它们的机魂就会渐渐失去活力。

  这时两名仆役走上了,将呼吸过滤器从脖子上开始解开——它被一层汗液粘在身上。

  随后,索什扬又向前走了几步,完全脱离了装甲的约束,将皮肤暴露在船内凉爽的空气中。

  这时,他转过身去。

  那件精工动力甲已经被完全拆开,背包的电线从固定架上垂了下来,仆役们将其它的部件用红布包裹起来,深鞠一躬,而后退了下去。

  只要一离开这里,仆役们会将他的装备带到隔壁的工作室中。

  在那里他们将会一丝不苟地清洗这些神圣的武器和护甲,进行必要的修理后,再次涂抹圣油并将它们放回架子上。

  等索什扬回来时,他的武器将会再一次闪闪发光,他的护甲也会在护甲架上被组装好。

  一双双勤勉的手将洗净一天的活动在护甲上留下的痕迹。

  然后,他赤裸着身子走过了武备库,门两旁的机扑门卫将通向浴室的大门打开。

  索什扬走进了一间从上到下都白色的嵌花所装饰的房间。

  他站在房间中央,让仆役们用温暖的布料将训练产生的汗水擦去,而后走进了高温浴房。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中,他坐在足以烤熟一名未经改造的人类的高温中,让含着香气的蒸汽舒缓他的肌肉。

  随着他体内的灰髓含量越来越高,他也越发的变得喜欢这种高热的环境,哪怕是他还处于正常的状态。

  而后他走进了淋浴室,在那里,上百升的水浇在了他的头上,又从下水道里流走。

  他一边感受着皮肤上的麻刺感,一边走进了由廊柱环绕着的主浴池。

  这个浴池大到可以在里面游泳,池中的水因为各种矿物质而呈现出湛青色,各种壁画装饰着墙壁和天花板。

  他沿着台阶一级一级走进了池中,让温暖的池水拥抱住他,直到水浸没了他的脖子。

  索什扬在深呼吸的同时闭上了眼睛。

  邻近输送热水的管道所产生的震动和他的心跳形成了同步,索什扬由此进入了冥思的状态。

  直到两个小时后,他苏醒过来,用强壮的双臂将自己托出了池水,并擦干躯体使用烘干设备将皮肤上的水渍带走,最后披挂上一件银灰色的长袍。

  随后索什扬便离开了浴室,走进了自己的私人房间中。

  食物早已为他准备好——由战团的餐厅之主罗齐姆为他单独烹饪,一旁则是已经注满美酒的金色酒壶和酒杯。

  索什扬走过餐桌时,顺手从上面拿起一盘类似干酪的甜点,上面点缀着很多他不认识的果干。

  他在自己的书桌前做了下来,缓慢地咀嚼着食物,大口地喝着酒来佐餐。

  桌面上放着堆叠好的汇报和文件,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战舰修建进度以及邻近星系的各种情报,偶尔还有一些来自远方战争的“故事”。

  他一边阅读着这些汇报文件,一边稳步的消灭着盘中的食物。

  十分钟后,当他阅读完这些文件时,盘子里也恰好空空如也。

  索什扬站起来,将部分临时文件放进一旁的碎纸机中。

  当他刚准备回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会时,忽然注意到了床底的一个小匣子——其实他每天都能注意到,但每次都会将其忽略。

  这是他那位生理学上的父亲所遗留下来的,里面据说记载了他对于他们古老家族研究的笔记。

  索什扬对他的家族没有什么兴趣,延续家族的责任自然由他的那位堂弟承担,但他成为阿斯塔特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关系就只剩下一点点微薄的感情了——从血缘上来说,他们甚至都已经不算是同类。

  但不知为何,索什扬今天注意到了他,而且没有选择无视。

  他弯下腰,将这个木匣从床底拿出来,拂去上面的灰尘之后,将其打开。

  匣子里,躺在四本叠在一起的褐色封皮的笔记本,上面没有署名,也没有任何记号。

  索什扬拿出最上面那本,然后翻开了第一页。

  “我的孩子,当你看到这行字的时候,不要太过惊讶。”

  上面虽然是这么写的,但索什扬还是愣了片刻。

  接着他连忙向下看去。

  “我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终有一日,我的这些研究笔记,都会来到你的手上,这不是什么预言,也不是什么巫术,这只是我,一个父亲的直觉。”

  索什扬一边看着,一边慢慢坐回到椅子上,并顺手将匣子放在桌面上。

  “也可能看到这些的是一个陌生人,或者另一位家族成员,我希望你能够好好保存它们,只要它们还在,那么我的孩子,索什扬·阿里克谢,一个伟大的阿斯塔特修士,就有机会看到它们,这是一个父亲最诚挚的请求。”

  这边是第一页所写的全部内容。

  索什扬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捻起一角,将书页翻过。

  “我从记事起就一直被告知,我们是一个有着特殊荣耀的古老家族,历史可以追溯到帝皇尚行走于人间的那个时代……”

  他父亲留下的笔记,每一本都十分的厚重,索什扬花了三个小时才每字不漏把第一本的内容都看了一遍。

  当他将笔记本合上时,显得心事重重。

  根据已经出版流通的文献资料,光辉荣耀的统一战争结束了泰拉的冲突年代。

  自那之后,泰拉便迎来了一百五十余年的和平安定与休养生息,帝皇则率领他的伟大远征离开家园,英勇无畏地将散落星海的人类世界重新纳入帝国疆域。

  历史文献是这样说的,但现实则远非如此干净利落。

  历史仅仅记录了宏观走向与整体阶段,并且为很多积沙成塔的春秋笔法强加了许多随心而定的模糊内容。

  实际上纷争年代对人类的影响非常深刻,即便是在大远征的末期,其余震依旧在银河中回荡不已。

  即便帝皇在泰拉上宣布人类帝国乃是过去人类文明的正统延续者,却也无法阻止种种封建世界,宗教团体,偏远国度以及独裁君主固执地拒绝合作,试图在高墙环绕之下坚守他们微不足道的独立状态。

  其中很多即便是在大远征的暴风下,也苟延残喘了数十年,借助帝国的和平谈判与姑息养奸来抵抗或躲避一切意在将他们吞并消化的条约,和解及其他诸多外交手段。

  大部分故事表明,帝皇,或者是帝皇的重臣良相们具有超凡的耐心。

  即便是在大远征最鼎盛的时期,帝国高层也依旧不遗余力地尝试用非暴力手段来解决冲突,甚至帝皇容许了一部分势力保持着半独立状态,等待他们接受现实。

  但另一部分不常被记载的故事也表明,帝皇的耐心是有限的,且当他的耐心耗尽之时,他的慈悲与忍让将会踪影全无。

  而根据索什扬父亲的研究,他们家族的历史,可能远不止传言的那样——甚至还可能是某个曾经与帝国敌对的势力的后裔。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