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89章 审判官安杰丽卡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但就和索什扬所预感的那样,瑟提斯发生的事果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收场了。

  麻烦在他回到星火号十三小时以后,找上了他。

  索什扬私人会晤室的液压大门在打开之前发出吭哧的响声,奇怪的是,门外的人并没有马上进来。

  她站在门边,手搭在门框上。

  “尊敬的战团长,我能进来吗?”

  “是的,审判官,你可以进来。”

  “那便冒昧了。”

  这个年轻的女人露出一副和煦的微笑,但介于她的身份,索什扬不会将这个微笑当成友善。

  帝国审判庭,帝皇永不疲倦的监视之眼。

  作为一个权力高于中央政务院的完全独立机构,审判庭有着巨大的权力。

  也正因为审判庭的职责包括监察和警戒其他帝国机构的运作,所以审判庭自身只听从帝皇的命令。

  除了帝皇本人外,没有人能回避审判庭的监察,这种权力被称为审判授权或者审判令。

  同样的,除了帝国国教外(国教依然受到帝国外围条令的限制),审判庭是帝国境内唯一完全独立的机构。

  不像在中央政务院领导下的臃肿累赘的其他帝国机构,审判庭是一个特例独行且只对自己负责的机构。

  审判庭将散布在帝国四境的审判堡垒作为他们的行动基地,一个普通审判官的职能在于调查和处理所有危机帝国和人类的潜在威胁。

  在审判庭眼中,潜在的威胁有很多种,其中就包括外星人的入侵威胁。

  然而大多数审判官的共识是,最大的威胁来自帝国境内的腐败与不忠,还有不法灵能者,另外变种人也是巨大的内在威胁,他们是对人类基因组的持续污染。

  通常来说,审判庭的职责是无边无际的:异形的密谋,非法灵能者,政治腐败,统治机构无能等问题都在其司法管辖权之内。

  如果有需要,审判官有权征用任何来自帝国机构或仆从的帮助。

  就算是地球的最高领主也不能在没有很好理由的情况下,拒绝审判庭的命令。

  连星际战士和机械神教在大多数时候,也要服从其命令。

  但是,有经验的审判官会很小心谨慎,他们会请求星际战士的帮助,并尽量避免激怒对方。

  为了履行审判庭的职能,审判官需要跳出绝大多数帝国部门的教条官僚主义约束,做到抢先一步,迅速有效的解决问题。

  所以,在审判厅内部没有什么阶层和部门,所有审判官都是独立,审判厅内部的权威只有两件事决定——名誉和影响。

  资历本身并不能显示审判官的权威,但是大多数审判官会听取老者告诫并向更有经验的同行取经。

  根据通报,这个女人安杰丽卡,便是一位刚刚晋升的审判官,正在天龙星区活动的她,很快就了解到瑟提斯发生的惨案。

  于是理所当然的,她找上了制造这起惨案的人。

  但她确实孤身一人前来,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危险。

  随着她进入这间私室,厚高跟鞋轻轻敲打着金属地板,发动清脆的咚咚声。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高,但并不是特别的高,只是比索什扬见过的大部分女性都高,应该有一米八左右。

  她的身形很优雅,但并不瘦弱,有着不同寻常的力量之美。

  那漆黑的长发与索什扬很类似,却像缎子一样柔顺,被编成细小的麻花辫,一直留到她的肩头。

  她的皮肤是健康的白色,像寒冬里的冰崖一样,而不是肺痨鬼的那种苍白。

  而那张精巧的脸上,有一对蓝到让人不舒服的双眼,索什扬只能找到一样东西能与之相比——那便是寒冬中从天而降的冰晶。

  由此推断,她的人工虹膜可能是由水晶制成的,因为它们都像被夜空染的蔚蓝的玻璃一样。

  进而可以知道,那对眼睛,或者说其中一只,应该也是人造的。

  尽管精致的工艺使它们几乎以假乱真,但索什扬听得见她在使用生物镜片拍照时,面部所发出的微小咔擦声。

  安杰丽卡穿戴着与众多帝国审判官一样的制服与夹克,不过仍然留下了一些关于她出身的痕迹——在她的臀部挂着五柄用青铜制成的飞刀,刀刃上沾满了绿色。

  很显然她可能来自一个相对原始的世界。

  她的腰部还插一把针刺手枪,它的每一寸轮廓都显示出了它的制造工艺——拥有出色手艺的制造大师在黑铁合金的表面上用刻下了机械教的符文.

  “星界骑士战团长,索什扬·阿列克谢。”

  女审判官靠在那相比常人使用,要巨大得多的木质办公桌旁,用一种非正式的口吻说道:

  “瑟提斯的地主们让你很愤怒吗?”

  “不完全是,审判官,我只不过是略施小惩,就是这样。”

  这个审判官甚至没有穿她的护甲,夹克下只有一件连体制服和一双长筒靴,将她身躯的柔韧与紧绷表现了出来。

  但星际战士的改造已经将感受生理欲望的能力剔除掉了,索什扬感到的只有疑惑。

  帝国的审判官何时变得如此不庄重了。

  安杰丽卡环顾了一眼会晤室,立刻将手指向了墙上挂着的羊皮纸卷上。

  “恕我冒昧的问一下,那是什么?”

  索什扬看了一眼,它是一个由他亲手完成的作品——羊皮纸上详细的记载了世界引擎上战死兄弟,还有在轨道站上战死兄弟的名字。

  上面使用了一种索什扬记忆中的母星语言,这是一种密语,并且没有同样的发音,因此安杰丽卡无法阅读。

  “它们是私人档案。”

  索什扬不打算解释。

  “它们书写得很优雅,但像是名录……”

  安杰丽卡的手指迟疑着。

  “那是战死在世界引擎上战斗兄弟的名字,审判官安杰丽卡,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听到索什扬有些不耐烦的语气,安杰丽卡扬起了眉毛,从牙缝间叹了口气。

  “我不到二十分钟前从瑟提斯回来,对这个世界行政机构的一次彻底检查正在进行,那些腐朽的痕迹很快会被清理干净。”

  索什扬什么也没说。

  审判官盯着阿斯塔特那没有表情的脸,微笑道:

  “那上面发生的事,一定让你觉得恶心,是吗?”

  再一次的,索什扬什么也没有说。

  安杰丽卡将自己的臀部从桌子边缘挪开,一步步走的索什扬身边,用更近的距离看着他。

  “那在你成为阿斯塔特之前,你出生的世界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吗?”

  这一次,索什扬无可奈何地微笑着说道:

  “你应该知道,不该问一名阿斯塔特他的过去,审判官。”

  女人的微笑变成了咧嘴笑,雪白的牙齿配着明亮的眼睛,确实足以打动大多数凡人。

  “或许我知道,或许我只是喜欢这种文字游戏。”

  “一个游戏,我应该猜到的。”

  她选择无视索什扬干巴巴的语气。

  “等到一名新的总督到来的时候,他会重新建立行星政府的管理体系,无理由的杀害帝国子民,即便是奴隶,也将是犯罪。”

  这并没有什么不同寻常,但索什扬好奇的是对方为什么这么做,而且更不明白她为什么选择把这些都告诉我。

  “审判官,我对你改组官僚的细节并不感兴趣,我相信你来这有一个明确的原因。”

  安杰丽卡探过上半身,让两者的距离只剩下一拳之隔,然后轻声说道:

  “索什扬战团长,难道你不奇怪吗。”

  “什么。”

  “为什么发生叛乱后,星区总督,法务部,军务部都没有任何动作,任由局势恶化?在叛乱爆发的这几个月里,已经有数百万人因此丧生,其中有地主,也有农奴,也有那些退伍兵自耕者。”

  索什扬没有回话,

  “因为沃利斯塔德经过这么多年的和平,人口已经急剧膨胀到二十年前的三倍,但粮食的产出量却并没有很明显的增加,新增的产出大多被富余的人口自我消耗掉了。”

  她用一种轻松的口气,叙述着一个无比残酷的事实。

  “随着可耕地越来越少,军务部安置不了退伍兵,内政部收不到计划中的粮税,星球总督也在承受着地主们越来越大的压力,各方面的矛盾都堆积了起来。”

  到这里,索什扬已经猜到对方随后要说的话了。

  “这次叛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部分地主和粮食商将会被消灭,一部分退伍兵自耕者也会被消灭,更多的农奴除了自我毁灭外,还会被法务部以暴乱的罪名逮捕……来年,地主们瓜分了邻居们的土地后,产量会增加,不会影响粮税的征集,而军务部则有了更多土地来安置退伍军官和士兵,法务部也得到了一船又一船囚犯,他们将会被运往监狱的矿场。”

  安杰丽卡轻轻拍了拍手掌。

  “所有方面都得到了收获,没有谁受到损害。”

  “除了那些死去的人。”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