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设置
上一章
下一章
书页

第34章 马'侃德二号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离开军械库后,索什扬穿过一条宽敞的通道,抵达战舰后部的区域。

  在离开通道后,一间由黑色石头作为穹顶的大堂出现在了前方,大堂的另一头是一串巨大的窗户。

  窗户的最中间什么也没有,索什扬从中看到了外面的一片橙黄色的尾迹渐渐融入了绚烂缤纷的洪流中,远处的涡流也被染上了一抹粉色——在亚空间中一切色彩都是无法用语言直接定义的。

  大堂窗户的边缘都被染上了颜色,画上了星际战士们的图像,而帝皇更是无处不在。

  祂在壁龛里向下俯视,由精心排列的石柱撑起来,用剑指向天空。

  这里便是星火号上的教堂,同时也是星际战士们临时修道院。

  帝国的战舰上可以没有武器,但一定会有教堂,那是在漫长航行中保持水手们忠诚与士气的最好方式,也是亚空间航行的另一个保障——帝皇的目光会注视这些航行于危险之海的舰船。

  穹顶上大部分作品描绘了星际战士们进行战争,进行修整,研习技艺和牺牲的情景。

  而占据显著位置的帝皇的脸上,则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忧伤,这种忧伤直击索什扬的灵魂。

  他正向下看去,他的左手向前伸出,祝福着他的子嗣们。

  索什扬继续前进,这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仆役和机仆,因为修道院是星际战士们的心灵家园,也是他们最私密的场所,凡人绝难涉足其中。

  随后,一道黑色的钢门被拉开了,索什扬进入到一间小教堂里——在修道院里有很多这样小教堂,内心遭遇困惑的星际战士会在这里与牧师进行告解。

  一道孤零零的光束穿过了厚实的墙壁,照射在小教堂中心,在三十码外的另一侧是一个玫红色的窗户。

  这里的墙壁由黑色石块雕刻而成,镶嵌着许多稀有矿物,金和银点缀着一切。

  索什扬停驻在光线的中心,单膝跪下,仰视着那金色的天鹰徽章。

  在鹰徽之下,是六面旗帜,其中一面是战团的团旗,其他五面分别是一连,三连,四连,六连和七连的连旗,这些都是从世界引擎的残骸中回收而来,并且无一完整。

  索什扬一言不发,只是静静注视着。

  直到半个小时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打断了他。

  “我来此沉思。”

  索什扬没有回头,他知道来的是谁。

  “恕我直言,您对此已经花了足够的时间,就像凡人时常会说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

  头戴着骷髅头盔,动力甲已经染成黑色的亚兹丹·沙欣尼安出现在索什扬身后。

  “现在你是我们的战团长,你必须让自己负起责任。”

  索什扬站起身,转头看着亚兹丹·沙欣尼安,战团的牧师。

  他的动力甲已经彻底染成了黑色,每寸都是,并且从靴子到脖子都刻着密集的祷文。

  在他右金属手套中攥着一根牧师权杖,杖顶是金色的帝国鹰徽,未启动的立场在微光中闪耀。

  “刚刚洛萨告诉我,马'侃德二号接近了。”

  亚兹丹继续说道:

  “你准备好了吗,战团长。”

  作为战团牧师长,原则上亚兹丹虽然受索什扬管辖,但实际上又脱离了简单的上下级关系。

  因为他要负责整个战团的灵魂和思想,自然也包括索什扬的。

  “我准备好了。”

  索什扬有力的回答,对上亚兹丹严肃的目光。

  “战团现在需要领导,强而有力的领导,索什扬,你不能在这个时候陷入迷茫。”

  “我会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这次任务非常重要。”

  亚兹丹的耳语回响在修道院的密室内。

  “我们战团现在如同一个病重未愈的人,身体已经完全干涸,无法接受那么最微小的失败,必须抓住每一份营养。”

  “我会将那些物资全部收回,为了战团。”

  “这会是你作为战团长的第一次真正考验。”

  “那么我欢迎它,牧师长。”

  ————————

  铸造世界马'侃德二号,泰拉标准时间0200

  “这些文件囊括了议程回顾。”

  轨道防御站的站长索拉将军揉了揉自己那胖嘟嘟的手,然后转头说道:

  “还有什么问题吗?洛肯教士。”

  这些话将他从过去两个小时中占据其思维的无聊浊气中拉出来,这位身着红袍的机械教教士摇了摇还没有安装太多机械插件的脑袋。

  战略室是安静的,站长后面的图像屏幕闪着光,光线依然暗淡。

  角落里的抄写机仆的咔哒声随即停止,因为它的自动鹅毛笔几分钟前就完成了记录,其他防卫军军官都在盯着他。

  “没有问题,长官。”

  洛肯摊开了手,干瘪的说道:

  “一份内容完善且精密的回顾,就像以往,您简直就和沉思者计算器一样严谨。”

  “确实如此?”

  一个斜戴着军帽的年轻军官忽然问道,那男人无情的眼神和洛肯喜欢施加给机仆的钝击一样有力。

  “得到你的认可真是让我们松了一口气,下次我和法拉教士分享全息简报时一定会把你的重要观点告诉他。”

  其他十三位本地防卫军军官则没有反应,但洛肯能感受到到他们的窃喜。

  他被激怒了,他的身体大部分还是软弱的有机质,因此控制不了情绪是很正常的。

  洛肯压下火气,把它变成一次恭敬的点头。

  他原本可是大主教最喜爱的学徒,但是在他的导师死于一次“意外事故”后,他就非常理所当然的失势了,被从前途远大的军械制造厂赶到了防御轨道上,就像被废弃的不良品一样。

  那些敌视他的人可都等着他那仅有的一些金属义肢在灰尘中生锈呢,连过去他瞧都不瞧一样的防卫军也开始给他使眼色了。

  “那么。”

  站长用一种十分和蔼的笑容看着洛肯,说道:

  “洛肯教士,能请你进一步阐明我提到的最后一点?”

  “最后一点,长官?”

  洛肯歪着脑袋,假装没听懂,他之前一直在听内置耳机里的二进制音乐。

  “是的,不到一分钟前提到的。”

  洛肯什么也没说,室内的沉静延展到痛苦,不自然的长度。

  最终,被敲响的舱门打破了,洛肯真想保住开门的人狠狠亲一口,再给他抹上圣油,再破例给他吟诵一首圣歌。

  “谁!”

  站长和蔼的假面立刻被撕碎了,他大声咆哮起来,凝视却始终没离开洛肯。

  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站长皱着眉,轻挥他的传感棒打开了锁。

  舱门滑开,一个身穿鸟卜仪部门制服的年青人迅速走进来。

  “什么事?”

  站长呵斥道,那人快速的敬了个礼。

  “队长的紧急简报,长官!传感器刚刚报响,星系轨迹监测站边缘的前哨鸟卜仪,探测到一艘独立的舰船从亚空间闯入真实宇宙!”

  “身份?”

  “我们还在进行核实,长官,但对龙骨标识和身份代码的初步扫描显示它……它可能是新法洛斯号。”

  “新法洛斯号?”

  站长皱起眉头。

  “它不是在一周前就起航前往极限星域了吗?”

  马'侃德二号行星虽然已经衰落许久,但它依旧是一个铸造世界,泰拉高领主议会仍然会下达生产指标,让它提供轻武器给一部分要塞世界和星界军军团。

  而且马'侃德二号也是少数还能生产马卡多型重型坦克的铸造世界,虽然这在坦克已经相对落伍了,但仍有一些星界军会装备。

  “是的,长官,队长就是这么说的,我们已试图向它打信号,但没得到任何回复……通讯可能被小行星带阻断了,但他们绝对收到了我们的消息。”

  “她有多远?”

  “刚进入星带,长官。一旦驶过离锚地只有三个小时航程。”

  “先生们,似乎我们有情况了。”

  站长向集合起来的军官们说到:

  “防御系统立刻进入战备状态。”

无线电子书    帝皇的告死天使
上一章
书页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