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635章 命悬一线

更新时间:2021-03-20  作者:妖夜
笔趣阁www.bqg8.la,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

血袍人生生顶着空气中充斥的无尽罡气再次站出,此时,他身上的衣袍赫然已经彻底撕裂,露出仿佛精铁百炼一般的雄健身躯,宽阔而显现出无比扎实的后背上,六条手臂就像长鞭一样延伸,连同其他两条手臂,更如锋锐的长矛,生生插入八人的胸膛!

咔嚓!

胸骨碎裂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畔,眼睁睁看着,血袍人手臂闪电般收回,在掌心里,隐隐有什么在跳动,还不等他们观察真切,已经被丢入口中。

伴随咀嚼,血水倾洒而出,顺着血袍人狰狞的面容垂落滴下,人人眼瞳一缩。而这样的一幕,更激起了他们心底本能的恐惧!

心脏!

被他抓在手上,塞入口中痛快咀嚼的,赫然正是八枚心脏!

源于他们的同伴,生命的核心!

“不!”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无数悲怆而愤怒的声音响起,眼睁睁看着刚才还同自己并肩而战的同伴就这样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这份心灵上的冲击,所不是亲自目睹,身在其中,绝对无法感受清晰。

恐惧!

愤怒!

更有绝望!

“这是什么怪物?”

巫族众天才懵了,整个人就像是被雷霆击中,心神震荡,再难安定。

可怕!

对方的姿态,散发出的气势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还是人?

身为巫族,他们自然知道和人族之间的不同,更知道,在普通人族的眼中,他们和怪物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眼前的八臂天魔更是怪物!

可怕的怪物!

如果不是他的身周还有罡气和无尽血煞澎湃,他们定会认为,对方就是魔圣!

而正因为不是,他们心里才更加恐慌。

宗师?

血月魔教的宗师,竟然拥有这种战力?

先前两只小队覆灭暂且不表,极有可能是遭遇偷袭的结果。

但现在……

整整八人!

超过一只小队数量的同伴,就这样在他们眼前遭到了屠杀!

是的。

这绝对是一边倒的屠戮!

面对八臂天魔,似乎他们最为骄傲的战力顷刻间化为虚无。纵然数十人合击,也无法对对方造成半点杀伤!

“这就是天魔军?”

“这就是血月魔教?”

这一刻,巫族众天才对血月魔教的印象赫然更深了,也更直白清晰了。但是,这份崭新的认知带来的好处,却远远不如他们心里诞生的恐怖!

一击。

斩杀八人!

他们,真的有希望拿下这般恐怖的对手么?

几乎瞬息之间,巫族众天才的心态彻底崩盘!

从一开始看见顾泽等人尸骸时心起的暴怒与滔天杀意,到后来众志成城的必杀一击,再到此时,顷刻间八个活生生的同伴惨死当场,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个刹那的功夫,当他们第一次认识到眼前八臂天魔的凶残,心里的战意也瞬间一落千丈,化为虚无。

绝望!

这样的打击,对于初次面对血月魔教天魔的他们实在是太致命了!

就像是一个在山上修武多年的道士,自认为天下无敌,当有一天终于有机会走下道观,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如此强横,他们哪能承受的住?

绝望!

窒息!

其中更包含着对自己实力的质疑。

压抑的气氛笼罩在众人心头,几乎让他们一时间做不出任何反应。

而在其中,唯一尚且还能保持少于冷静的,怕是只有于良了。

当对方的八条手臂呈现眼前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强烈的不祥!

“八臂金刚!”

“血月魔教特殊天魔之一,窥探大道极致的残次品,肉身强横无双,天生神力,嗜血凶残……”

特殊天魔!

他不是普通的天魔军,而是特殊异种,所以才如此强大!

但是。

“残次品?”

望着还在咀嚼心脏,鲜血不断从嘴角流下的八臂天魔,于良眼瞳猛地一颤。

残次品就有这样的威能?

那么完整品呢?

那得有多强?

碾压圣境?

于良心里回忆着从李云逸相赠的那枚玉石中记载的关于这种特殊天魔的一切,强行压下心头的慌乱,看着周围众人惨白而彻底丧失一切斗志的脸色,几乎瞬间做出决断。

“逃!”

“分散而逃!”

“能逃出去多少就逃出去多少!”

情急之下,于良仍然保持着理智,所用语言也是巫族之语,落在八臂天魔的耳中,无异于一通没有任何意义的嘶吼。

但是,于良怒吼之后众人的反应,还是让他立刻明白了眼前巫族众人的心思,狰狞冷笑的同时,嗜血的猩红从眼底激射而出。

“逃?”

“逃的了么?”

“既然来了,都别走了!”

八臂天魔一声低吼,冲天而起,八天手臂如长鞭轰砸而下,却并不是落在众人身上,而是虚空。

这绝非留手!

听到于良的喝令,巫族众天才正要本能遁逃,突然,八臂天魔手臂挥洒而下的同时,他们只感觉体内气血一震,心脏竟有种炸裂的迹象。

心悸如潮,气血躁动!

一时之间,他们竟然彻底丧失了动作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八臂天魔如同九天魔神朝自己镇压而来!

操纵气血!

又是这一招!

“这就是他的奇异能力?”

于良脸色大变,再次想到李云逸相赠玉石里对喋血金刚的描述,终于无法留手,大手一挥,一枚玉佩出现手上。

是谭扬临行前给他的玉佩!

里面蕴藏着一丝后者的灵魂力量,是谭扬给他的保命手段!

于良本来是不打算把它拿出来的,起码,要等到众人遁逃离散之后再动用。因为谭扬专门d叮嘱过,里面蕴藏可以镇压圣境的一击,是为灵魂之力,很可能会影响到他们。

但现在。

于良顾不得了。

和其他人一样,他一颗心紧紧绷着,早已达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八个同伴惨死当场,给他带来的冲击已经很大了,再也无法接受再有同伴陨落!

生死一线,这是唯一的希望!

“呼!”

玉佩脱手的一瞬间,一股浩荡威压骤然腾起,如滚滚狼烟……事实上,确实有狼烟蒸腾。在所有巫族天才惊讶的注视下,玉佩上,一道烟雾凝化异象,如人如妖,背后奇异纹痕交织,熟悉的图腾映入眼帘,本已绝望的众人眼瞳深处立刻有光华亮起。

这图腾,他们认识!

“谭长老!”

“幽魂族图腾!”

“得救了!”

“哈哈哈哈,我们活下来了!”

巫族众人亢奋,望着这朝八臂天魔蔓延而去的黑色迷雾激动非常。

既然这是谭扬的手段,区区宗师天魔有何惧怕?

他们,活了!

和所有人一样,于良望着这瞬间冲破重重血煞朝八臂天魔笼罩镇压而去的滚滚迷雾也终于心里一轻,期待地看着,等待这场遭遇战就此结束。

不是他们自负。

实在是谭扬足够强!

毕竟圣境三重天。

哪怕喋血金刚战力再强,完全超过了宗师的极致,那有如何?

普通圣境或许无法镇压,但,这可是圣境三重天谭扬给他们留下的保命手段,拿下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一件事?

自信!

期待!

可以说,这四个字就是此时于良等人心里的真实写照,众人不再挣扎,也不再出手,静静等着这一切落幕。

终于。

迷雾如潮,笼罩喋血金刚,更如一根根细若针芒的箭矢,朝他的体内疯狂涌入,在所有巫族天才期待的注视下。

后者的身形在空中猛地一僵,就像是被冰冻了一样,眼底深处,血光飞速黯淡,仿佛一盆凉水泼在了火堆上,烈焰正在飞速瓦解。

成了?

如此危险的对手,就这样被解决了?

落得神魂湮灭的下场?

巫族众天才心神震动,震惊于谭扬手段的同时,眼底深处,凶芒与杀意也再次蒸腾起来,似乎不等八臂天魔从高空坠下就要冲上去,用尽所有力气,也要把他生撕活剥!

太恨了!

一战之下,他们一行四十九人几乎折损了一半!

这样的仇恨,让他们哪里还记得李云逸此行派他们是为活捉天魔军的命令?

唯有死亡,才能消除他们心里的无尽仇恨!

于良自然也感应到了众人眼底灼灼精芒里散发的意志,眉头微微一蹙,却没有阻止。

和他们一样,他心里何尝不是杀意爆棚?

至于李云逸的命令……

顾不上了!

先杀了再说!

可是,就当于良都忍不住要率先冲上去尽情宣泄之时,突然,虚空之上,异象再出。

一柄灌注无尽怒火的长枪破空而上,眼看锋锐的枪芒就要落在似乎已经神魂湮灭的八臂天魔身上,胸膛炸裂的一幕就要展现众人眼前,突然。

一抹狂暴的血光冲天而起,众人眼睁睁看到,八臂天魔的“尸体”,动了!

大手一挥,距离胸膛只剩咫尺之遥的长枪瞬间被拍飞,巨力狂暴,如摧枯拉朽疯狂传荡,持着长枪的那只手只是稍微一挣扎,五指,包括整条手臂,就已是筋骨尽碎,如被刀搅!

那率先冲上前去的巫族天才更是如承雷击,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跌入夜色黑暗,生死不知!

诈尸?

他没死!

硬生生承下谭扬加持在玉佩上的一击,他竟然没死!

瞬息间,感受着比方才更加狂暴的凶煞气机扑面而来,众人脸色大变。

其中,自然也包括于良。

当看见八臂天魔猩红之色再次出现眼底,他顾不得那跌飞的同伴,当即就要出手,再次激活谭扬交给他的那枚玉佩。

突然。

一只铁拳降临,在众人心惊胆战的注视下。

“咔嚓!”

玉佩,碎了!

如漫天飞雪,化成粉末。当即,谭扬用莫名手段加持其中的力量再次爆发,甚至比刚才还要猛烈,但这一次……

八臂天魔大手一挥,无尽黑雾滚滚而起,纵然有些的确灌入了他的体内,但也只是使他身形微微一晃,眼底猩红凶芒震荡,却再也不曾彻底黯淡!

抗住了?

他竟然抗住了谭扬加持其中的魂道攻势冲击?!

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圣境三重天强者的手段!

只要是拥有神魂的生灵,必然无法免受其害,可是他却……

“他不是生灵?!”

于良望着玉佩碎裂化成的漫天飞屑,心头狂震不休。

这似乎是唯一能解释眼前诡异的回答了。

只是。

至于真相是否真的如此,还重要么?

不重要!

重要的是。

他们输了!

集全员之力的攻势被对方轻易挡住,更轻松击杀八人。而现在,作为他们求生的唯一稻草,凝聚谭扬手段的玉佩,也彻底碎了!

他们是真的……

命悬一线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真不是大魔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我真不是大魔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我真不是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