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428章 四面楚歌

更新时间:2020-11-28  作者:妖夜
深夜。

李云逸望着飞鹰直上九天,消失在视野之中,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三天后,当这只飞鹰抵达楚京,会给整个南楚引发何等的冲击和震荡。

化整为零。

军民固守!

无论是军野还是朝堂,必然风波大作。

但是他更相信,邹辉肯定能看出这一王令的必然性。

它会被实施。

但至于会被实施的如何,是否能更改南楚接下来的国运,这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了。

人力有穷。

他毕竟不是神。

尽人事,听天命。

李云逸现在的心态比任何时候都要好,足够理智,一点都不着急。

包括。

北越的态度。

因为他知道,天鼎王肯定会来求他的。

但是即便是他也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两天后。

李云逸林睚和之前一样,随着商队前行。老曾之前果然不是吹嘘,这几天来,他们的确遇到过山贼,可当发现领路的是他,全都有惊无险的放行了。

这一天。

“报!”

一个曾为北越斥候的老兵策马从前方赶来,一声大吼惊动了整个商队,就连老曾都从马车里出来了,惊疑凝重。

什么情况?

前面有山贼不长眼?

“山贼?”

直到,从前方折返的老兵跃下马背,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气喘吁吁,脸色潮红,听到老曾的询问连连摇头。

“不是山贼!是军队!”

军队?

那不是老朋友么?

老曾等人惊讶不解,正要询问,突然,斥候老兵拿出一张明显是刚揭下来不旧的告示,扯着嗓子道:“哗变!”

“犀角城驻军哗变,要联合北上去越京,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哗变?

这两个字一出,全场所有人包括老曾在内齐齐色变,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老曾一把扯过告示,可当上面的大字映入眼帘,脸色却越发难看到最后凝重如水。

是真的!

上面甚至连原因也说明了。

因为军饷!

却不是克扣那么简单。

事实上,在北越,军法治国克扣军饷是不可能存在的。

是名单造假!

“死人饷?”

“有些连名字都没有尽数进了驻军将领的腰包?”

这是贪污!

如果只是单纯的贪污还不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关键在于,就在十几天前犀角城疫情爆发有数十人惨死,军民皆有,当时城主府下了重力维持但地方财政毕竟有限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可是现在……

雷爆了!

“用我们的血汗钱中包私藏却连赈灾的银子都拿不出来?”

“军威何在?”

“民心何在!”

北越的民风彪悍李云逸是见识过的别说是一方城池就是天鼎王昔日所为都有人腹诽。所以这事一爆,直接就是一场哗变!

北越自从天鼎王主持大局二十多年以来,第一场哗变!

“黑心狗官!”

“该杀!”

“放心,摄政王大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老曾身边,人人脸色冰寒议论纷纷有人在骂狗官也有人选择继续相信天鼎王。

可人群之外的李云逸目光从告示上一扫而过,眼底精芒闪烁。

“好快!”

这真的只是一场关于贪污腐败的哗变么?

如果是之前,李云逸或许会这么想但是现在,当想起这几日不时从远处感受到的频繁波动,李云逸越发确定。

这不是一个随机产生的偶然事件,而是一个必然事件!

甚至,早在天鼎王到来之前,从老曾口中知道天鼎王最近经常乘坐飞行灵兽巡查天下,他就隐隐觉察到了。同样,这也是他敢于断定,天鼎王肯定会来求他的原因。

血月魔教!

血月魔教,对北越下手了!

事实上,如果是在南楚,李云逸对血月魔教的感知还没有那么强烈。但是,这里是北越!

就在踏入北越国土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这一方大地和民生的奇异。

信仰!

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

它们就像是江河浪潮,席卷整个北越,充斥在这片天地之间。

天鼎王,就是唯一的核心!

军心所向。

万民崇拜!

它就像一方完整的海洋,没有一丝瑕疵。

直到。

自己进来了。

信仰不同,产生隔阂波澜。但,自己并不是第一个进来的。

血月魔教!

他们也在!

它们就像是夜幕中的烛火,虽然微弱,但是足够吸引人的注意。

当然。

天鼎王或许只是感觉不对,所以才频繁出城巡查天下,但是,她没有开启命宫,所能做的也只是从寻常视角巡查而已,要想真的借助这种办法找到血月魔教的存在……

不可能!

更何况,血月魔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惊人!他们,也绝对不会给天鼎王反击的时间和空隙!

再加上,北越民风彪悍,性情直接,这一点单单从犀角城哗变就能看得出来。

这也是军民合一的弱点之一。

关系坚固?

只是在战时。

一旦发生问题,哪怕是再小的问题,也会在这透明的规则下无尽放大,最终变成一件大事!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

更何况。

以血月魔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惊天之举的风格,犀角城,真的是唯一一处动乱么?

事实证明,李云逸猜的完全没错。

早在三个时辰之前,犀角城哗变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越京。可是,以天鼎王天心雷厉风行的性格,竟然没有立刻赶往。

原因很简单。

犀角城并不是唯一产生动乱或者说哗变的地方,如果按照时间而论的话,它要排在第十四个!

皇宫。

天心一脸阴沉的反复踱步,眼底尽是暴躁,哪有半点圣宗师的气度?

直到。

“国师大人,西地城传来军报……”

门外,有传令兵递上军报,甚至还不等他把话说完。

“放下!”

天心一声低吼,后者连忙照做,只是目光落在地上,眼瞳蓦地一缩。

地上,赫然已经摆了足足三十多封军报!

三十多城池都有哗变?

是的!

这还只是从早晨到现在的数量,这些城池更分散在北越各地,完全没有规律可寻,望着地图上的黑点,天心的牙都快咬碎了!

身为北越国师,此时的他竟然有种四面楚歌的感觉!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天心额头冒汗,在一个圣宗师的身上几乎不可能发生,可见他心里慌乱程度。

贪污军饷。

将军腐化。

甚至还有强抢民女之类的琐事,一夜之间全部爆发!

天心明白,国土辽阔,不可能一尘不染。事实上这么多年,他们查处的此类事件也有很多,但从来没有发生过一天之内全部暴雷,甚至连哗变都产生了!

“绝对有人从中作梗,要毁我北越!”

天心咬牙切齿,脸色铁青。

正在这时。

“不错。”

“能分析出这些,也算合格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天而降,天心立刻精神一振,望向天空,一头飞行灵兽从天而降,不是一早出去的天鼎王又是何人?

“王爷!”

身在皇宫,天心自然不会以私称对天鼎王,恭敬施礼,旋即迫切道:“是不是镇国王那家伙?”

天鼎王眉头一皱,不满的看了天心一眼,摇头道:“不是他。”

“他七日前才入关,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么多准备。”

“冰封城之事我已查明,确是实事,只不过被人有意压下,历年探查不得,直到今天才暴露。”

“人我找到了,但已经死了。”

冰封城!

正是天鼎王早晨去的那座城池,也是第一个哗变的城池!

“人死了?”

天心大惊,眉头紧蹙。

“但不是他,又是何人?”

天心心神震动。如果天鼎王说有李云逸的可能,他或许更开心,更乐于看到,因为这就意味着有根除解决的办法。

可是现在……

群城哗变,天下大乱!

他们却连对手的影子都没看见?

北越,什么时候潜入这样一支恐怖的势力了?

天心越想越是心惊,甚至脸色发白。可就在这时,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前,天鼎王美眸闪烁,似乎也进入了失神状态。

天心虽是北越国师,但在她的督促下常年修炼,对于这些俗事的处理很少,经验明显不足。

但她在北越摄政王的位置上可是呆了二十年了,观察更是敏锐。

就如此时。

她想到的不是北越各地的乱局,而是……

李云逸!

不是怀疑。

是震惊!

“等你们求我!”

“莫非,他早就知道此事会发生?”

“但是,就连我也只是隐约感知到北越天地有些变故,完全无法提前知晓其中细节,他,又是如何得知的?”

第二次。

天鼎王对李云逸再次产生了好奇,一发不可收拾。

更因为。

此时北越诸城大乱,哗变四起,即便是她看似沉稳,实则也心中有些慌乱,完全没有经历过这等局面。

杀人,她擅长。

可是治国……

她只会铁血手段。

这得局势,要用铁血压制么?

只怕会越压越糟吧?

天鼎王很熟悉自己的子民,民风彪悍,越是强压越是可能出现问题,更何况这次的动乱如此之大。所以……

“等你们来求我!”

当再次想到李云逸这句话,天鼎王,迟疑了。

莫非,真的要去求他不成?

第0429章观天下

看着面前就像是油锅上的蚂蚁的天心,天鼎王迟疑了。

这很罕见。

她的性格向来直接,与她的武道有关,更直接展现在她带兵的特点上,直来直去,信奉狭路相逢勇者胜。

并且,与其他相比,她更相信自己的直觉。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还是迟疑了。

这是国事。

北越的国事。

自己竟然想找一个外人处理?

更何况,这外人的身份还如此敏感,是为南楚摄政王,若是被天下人得知……

天鼎王也是好面子的。

或者说这不是面子,是身为圣境武者的尊严。

因此。

一边是北越当前局势的迫切和自己的本能判断,一边是圣境宗师的尊严,天鼎王陷入罕见的犹豫,无法抉择,一双眼眸望着天心所在的方向。

这时。

天心也注意到天鼎王的注视,但显然,他误会了。

“王爷放心!”

“这件事,我肯定能完美解决。给我两天……不,三天时间!”

天心咬牙切齿,还沉浸在四面传来的楚歌中无法自拔,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他脸上焦灼的神色和迟疑的话语,就已经充分表达出了他心里的自信不足。

不过。

天鼎王并没有直接戳穿。

甚至。

如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眼瞳微微亮起,轻轻点头。

“天佑军交给你执掌。”

天佑军!

天心闻言眼瞳猛地一亮,精神大震,甚至忍不住拱手行礼。

“多谢王爷信任!”

天佑军!

和南楚的黑狱军一样,天佑军就是北越最顶尖的王牌之师,强者无数,十数宗师坐镇,虽然加起来也远不如他这一个圣境,但是,特殊时期情况特殊,圣境虽强,但分身乏术。

更何况,天佑军存在这么多年,它的意义早就已经超过了它的战力几何。

天佑军,是象征!

北越王权的象征!

天鼎王的象征!

说完这句话,天鼎王的身影直接消失了,天心抬起头,脸色亢奋,就像是抓到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以当前北越四面楚歌的局势,区区天佑军,真的能够逆转局势么?

北越各地的骚动,越来越强烈了!并且,起义哗变这种事越来越多,更多的军队放弃了对本地的固守,手里握着各种理由,要去越京一讨正义。

形势变化飞快!

如果其他人拥有和李云逸一样敏锐的洞察力,定然会发现,遍及整个王朝各地的哗变突然爆发,并且以这等相近的剧情发展,这背后定然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幕后黑手。

血月魔教!

甚至,第二天,不需要李云逸指点,在这个小小商队内部,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老曾,听说了么,四流城也爆发哗变了!”

“有大军集结,他们现在行踪不定,极有可能和咱们的商队碰上!”

一大早,前方四流城传来消息,整个商队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罕见的没有拔营出发,纷纷来到了老曾的住处,各个脸色凝重。

哗变。

起义。

前往越京征求答复。

北越各地的动荡不仅影响各地的军事力量,更会直接扩散到民生层次!

道理很简单。

各支军队前往越京寻求正义和解释,这种事属于哗变,完全是他们自己主导完成,王朝不会给他们任何支持,他们只能自给自足。

或者,从当地军民中取得支持。

如果能够取得支持还好,如果该城贫困,距离越京更是遥远,他们就只剩下了一个选择。

强行征收!

和掠夺与山贼行径相比,这就是换了一个外壳而已,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各地的民生。再然后,就是他们这个靠着行走江湖为生的商队了。

一旦被强行征用,他们损失的不仅是这次出行的钱财,甚至连个人的生命安全都会受到极大的威胁!

有地方传来军报,作为北越最精锐的王者之师,天佑军已经出城,镇压四方了!

这是越京故意放出来的消息,显然是想借助这军情镇压各地的躁动,让他们收敛一些。

的确。

天佑军出鞘的确稍微稳固了当前的局势,毕竟不是每一方军队都有这个底气抗衡天佑军。

但从另外一个层面上来说,现今阶段敢于直接站出来挑战北越皇家威严的,要么是真的不怕死,要不就是,他们真的敢以匹夫之勇抗衡天佑军的镇压!

四流城,就属于后者!

所以,当前的局势并没有稳固,反而暗潮汹涌,更加凶险了!

老曾脸色极其难看,手上的汗烟抽了一袋又一袋,听着周围众人的讨论,眉头紧锁。

举步维艰!

退进两难!

这就是他们商队当前面对的局面。

在举国震动的大势之下,一个人,一个商队的生死存亡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有覆灭的可能!

哪里都不能去!

谁知道哪个地方什么时候会暴雷?

至于前进,那就更不可能了。

不说其他,就说四流城。四流城本来就是他们拟定售卖货物购置货物的一个驻地,至少要耽误三天时间,可是现在,别说是做生意了,就是自保都困难!

“唉!”

不知不觉,老曾又抽完了一烟,正要续上,却发现连自己的烟包里也没烟草了,神色一怔,心里暗叹一口气,正要宣布原路返回,先行自保,再求他路。

这时。

一人凑了上来。

“爹。”

“要不要问问那位公子的意思?”

凑上来的是老曾的儿子,曾书。

刚才直到现在,所有人都在一旁七嘴八舌的讨论,说什么的都有,只有他在一旁默不作声,直到这时候突然站出来了。

那位公子。

哪位?

老曾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家儿子说的是谁。

李云逸。

林睚。

老曾眼底闪过一抹了然,看着神色略显亢奋的儿子,脸色淡然,轻轻点头。

“可以。”

“你去把公子叫来吧。”

“好!”

曾书亢奋点头,穿过嘈杂的人群朝李云逸林睚所在的马车走去。

不少人听见了他对老曾的提议,也看到了他此时的动作,不过和老曾一样,这些人的神色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

哪怕李云逸表现出的神秘莫测,似乎是越京的高官后人,但是,现在北越的局势,可是连天佑军和天心国师都无法掌控,更何况是他?

老曾他们都是见惯了生死和世事的人,沉稳现实,远远不像曾书那么“幼稚”。

哪怕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庇护他们这个商队,也绝对不是李云逸林睚。

“也罢。”

“先给他说明情况,也省得说我背信弃义。”

老曾远远看着曾书已经在李云逸的马车前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就要从背后的木箱子里取出银子,做好了退还的准备。

可就在这时,突然。

“爹!爹!”

曾书接连的呼唤声在身后响起,不止是老曾,就连其他人也是一愣,讶然望来,只见曾书一脸潮红,飞奔而至,连连道:“公子说,他能帮我们避免乱军骚扰!”

“只不过……”

曾书话说到一半,突然面露为难,似乎有难言之隐。

老曾闻言眼瞳一缩,有些震惊,就连手上的银子都差点掉在地上。

“真的?”

“他真的这么说的?”

众人齐齐震动惊讶,直到,老曾面色凝重道。

“不过什么?”

老曾熟悉自己的儿子,知道他一旦为难必是大事。果不其然,曾书知道逃不过,一咬牙,直言道:“公子说,要想平安抵达越京,不受战乱影响,要把整个商队的指挥权交给他。”

“由他来拟定行进路线。”

李云逸要掌控整个商队?

老曾闻言脸色一凝,其他人也是如此,面色严肃。

对于他们这些行走江湖的人来说,这可不是小事。一支商队,看似不起眼,但这里面可是他们近数年甚至十数年积累购置的货物,未来生机就指望着它呢,这也是老曾先前苦恼的原因。

可现在……

把命运交给李云逸?

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决定简直比事关生死还要艰难,老曾身边有人甚至当即就要摇头,直到。

“仔细说说,他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这还要仔细说?

曾书惊讶,但还是打开了话匣子,只是眼底露出一抹回忆和失神。

“我直接询问公子是不是有办法解决前往越京一途的军乱,使得商会免收其害,公子的回答是……”

“很简单?”

曾书说到这里,似乎才终于发现,刚才李云逸说的有多么风轻云淡,就是他们讨论的不是遍及整个北越的灾乱,而是今天中午要吃什么……

老曾闻言更是精神一震。

”越京?”

“你确定你说的是越京?!”

“是啊,爹……公子要去的不是越京么?我还能说哪?”

曾书一脸惊讶,不解反问。可就在这时,却突然发现,周围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唯有老曾沉闷的声音传响。

“既然那位公子都这么说了……各位兄弟,是咱们做决定的时候了。”

“是原路返回,还是……一如之前的信他!”

一如之前!

曾书闻言一愣,看到周围众人脸上的凝重,这才意识到,他们此时考虑的,何止是这一支商队的命运如何?

还有,他们之前对李云逸的请求,关于后代的请求!

信,还是不信?

这是个问题!

如果是其他商队,恐怕讨论个半天都是有可能的,但是这一支……

老曾众人发挥出了身为老兵的果断。

“走!”

“不过是哗变,又不是大战,怕什么?”

“数年的积累,换我儿子一个前程,值了!大不了再体会一下当年在军旅的生活!”

有人扯着大嗓门做出决定,立刻引得众人振奋。似乎顷刻之间,这个对普通人来说生死攸关的大事已经决定了。

“我去和公子说。”

老曾果断起身,代表众人去找李云逸。而他们没有看到得是,就在他们做出决定的一瞬间,马车里,李云逸已经睁开了眼眸,嘴角轻挑。

在他的眼底,也有黑白,却不是黑白双瞳,而是……

云气!

国运如云!

一片光明中,有丝缕黑线纠缠其中,就像是……

看到了整个北越天下!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真不是大魔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我真不是大魔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我真不是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