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269章 大戏开幕

更新时间:2020-09-04  作者:妖夜
鲁冠侯。

是的。

他就是李云逸最终选择的人选,经过刚才一番谈话,李云逸更加确定自己的选择了。至于选他的原因,也很简单,只不过是因为李云逸想到了当年虎啸军初建,自己于东齐展现谋略重创东齐之后的那一夜,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相继拜访,想要拉拢他。

说实话,鲁冠侯不是去的最早的那一个,不止是当时,就是芈虎天子令降临北安城,鲁冠侯也不是第一个向自己“效忠”的,但是,他绝对是最真诚的那一个!

李云逸自认为自己看人的水平还是有些的,寻常魑魅魍魉都别想逃过他的观察。正如东齐那次,第一个去的诸葛剑提出的厚礼,在各大诸侯国只是寻常,云菲公主的诚意自然也很厚重,甚至都以她自己为筹码了,但这些,都比不过鲁冠侯。当鲁冠侯提出邀请的条件之后,连李云逸都有些惊讶了,这个看起来拥有“兔爷”之象的侯爷,手里竟然掌握着这么多的资源?

直到后来,对鲁冠侯的了解更深,尤其是今夜楚贤王的邀请,他无意间探听到些许蛛丝马迹才终于确认,其实鲁冠侯在南楚一等诸侯国鲁国的诸多王侯中的地位绝对不算高,这一点从他一直为鲁国在外奔波就能看的出来,如果是位高权重的侯爷,哪个需要如此劳碌?

当然,这也是除了诸葛剑云菲公主之外,鞠王等人的真实写照,他们在外能代表一国的尊严,但绝对没有到手握重权的程度,从这一方面来说,他们同为天涯沦落人。但即使如此,李云逸还是从他们中选择了鲁冠侯而不是其他人,这就不得不说第一个原因了——

魄力!

哪怕是境遇相仿的人,之间也是有巨大差别的。在李云逸看来,鲁冠侯和鞠王他们就有着这种本质上的差别,那就是魄力!

即便没有手握重权,手底下更没有太多的资源,鲁冠侯仍然舍得拿出所有,只是为了能邀请自己入驻鲁国,这得是多大的魄力和勇气?

从这表面之下,李云逸更看到了鲁冠侯隐藏在他绝美容颜之下对权势的好胜心,绝对不是鞠王这等混吃等死的老油条可以比拟的。

你想出头?

好,那我就给你出头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最起码,鲁冠侯来到之后的第一表现,李云逸还是很满意的。

“如果,这件事必然要同时得罪镇楚王大人,楚贤王大人呢?”

得罪?

还是同时得罪?

鲁冠侯闻言一惊,眼底甚至都有些骇然了。就在福公公邀请他前来时,他知道这是李云逸的命令,再参照当今楚京大势,他已经隐隐猜到李云逸这番邀请必然和内荐动荡有关,却没想到——

两方都要得罪!

李云逸到底有什么计划和准备,竟然能造成这等局面?

鲁冠侯眼底闪过一抹挣扎和犹豫,但也只是一瞬间,他又抬起头来,眼底神光坚若磐石:“我相信,逸王殿下肯定不会坑我的!”

鲁冠侯并没有正面回答李云逸的问题,可即使如此,也足够让李云逸脸上浮起笑容了。

“侯爷谬赞了,本王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保证一定不会坑你,不过只要侯爷愿做,本王定然会全力支持。”

“鲁兄,请这边看。”

鲁兄。

李云逸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对鲁冠侯的称谓,鲁冠侯听出来了,神色更加激动,因为他知道,他已经通过李云逸的考验了。只是还未等他表达出心头的喜悦,已经看到,李云逸终于打开了身边那黑色的包裹,露出一沓发黄的信笺,当惊鸿一瞥看到其中一两个字,他的视线竟然再也无法挪开了,脸上的喜悦也完全变成了惊骇,只觉骇浪如潮,狠狠冲击在他的心头之上。

“这是……”

足足许久,当他终于找到一个喘息的空隙抬起头来,强忍住不让自己再看,映入眼帘的,是李云逸凝重而严肃的脸。

“这,就是本王欲助各位摆脱这皇权震荡的计划!”

摆脱!

李云逸不止打算自己摆脱,还要帮助我们一起?

当看清黑色包裹里的东西,虽然没有看到其中的内容,鲁冠侯对李云逸所说的计划已经隐隐有所预知了,心头震荡更甚了,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穿行的扁舟,再难安稳。

此计,真的可行么?

可行!

李云逸的目的能达到么?

可能!

自己真的能因此而上位么?

可以!

当致命三连问在鲁冠侯的心头响起,下一刻,只见他眼底的惶恐突然消失了,凝重而严肃,冲李云逸深深一行礼,道:

“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还请逸王殿下为鲁某指点迷津。”

犬马之劳。

指点迷津!

李云逸看着身前几乎都要把头垂到地上的鲁冠侯,这一次,终于完全放心地笑了,探出双臂把后者扶起,道:“指点迷津太夸张了,来,咱们一起探讨下将如何行事。”

四方馆,夜色开始变浅了。

风无尘、邹辉,再加上此时的鲁冠侯,三人依次而至,李云逸一一私下会面,不知不觉,东方已经有了肚白的影子,似乎这一夜就要这样过去了。

福公公邬羁全程在外面等候,暗处还有江小蝉,这一夜等的那叫一个焦急啊,令他们没想到,竟然是最后来的鲁冠侯在李云逸的房间里呆的时间最长,竟然足足呆了两个时辰之久!

“他们在讨论什么?”

“逸哥儿,你到底准备怎么选啊!”

门外的邬羁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终于,眼看天都快亮了,李云逸的房门终于开了,鲁冠侯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凝重肃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门外的福公公邬羁似乎都没看到,径直朝外走去。邬羁一愣正要把他拦下好好问问他和李云逸这两个时辰都说了什么,突然听到李云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让他走。”

“今夜之事,我会给你解释的。不过现在不行,实在太累了,先让我好好睡一觉。”

邬羁错愕间,身后的房门已经又关上了,扭头一看,连鲁冠侯都走远了,真是气得要骂娘,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李云逸揪出来问个究竟,只可惜他平时虽然混账,也知道李云逸今夜到底多辛苦,直接冲上去?他是没这个胆子,只能暗自心焦。

“行行行,就你们辛苦!”

“我等着总行了吧!”

邬羁一屁股在李云逸门前的台阶上坐下了,斜瞥了一眼旁边的福公公,摆手道:“走走走,都给我走,别在这里碍眼,回去睡觉去!”

“我倒要看看,他能睡多长时间!”

福公公无奈一笑。他当然不认为邬羁这是在打诨插科,他是看着李云逸长大的,同样,邬羁也是,自然再清楚后者的脾性不过,邬羁这是在让他和江小蝉去休息呢,只是不愿意明着说,才用这种手段。

“是,邬公子,那殿下就由你照顾,咱家先告退了。”

福公公在邬羁的怒视下走了,不因其他,只因为福公公最后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不过气恼归气恼,他还是坚定地在李云逸门前守了起来,一上午连连赶走了争相前来拜访的诸葛剑等人好几次。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赶走福公公之时,近在咫尺的门后,李云逸锋锐的眸子盯着远去的鲁冠侯,眼里哪有半点困乏?

他的目的达到了。

两个时辰,都是他在向鲁冠侯说自己的计划,后者偶尔发问,但大多数时间都是个安静的听者。整个过程李云逸也觉得挺正常的,只是,当鲁冠侯脸色凝重的走出房门,李云逸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感觉到一种本能的警惕,可当他再仔细寻找这警惕的来源,却发现已是无迹可寻。

鲁冠侯的表现有问题?

完全没问题。

李云逸甚至一直把记忆追溯到了第一次同鲁冠侯见面,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东齐一行,自己面对各大诸侯国的质疑,鲁冠侯虽然不是每次都是第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但也属于前列,足以证明,他对战功的渴望。那次深夜的邀请,更算得上是实锤。

包括今夜也是。

如果说让李云逸唯一有些惊讶的,那就是……

“他的表现,太过符合我的预期了?”

看着鲁冠侯的背影消失眼前,李云逸皱了皱眉头,放下心里的嘀咕,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黑色包裹上,渐渐释然。

是的,李云逸虽然选择了鲁冠侯,还是明目张胆的藏了一手,没有把这份至关重要的证据直接让后者带走,这样一来的话,哪怕鲁冠侯真有猫腻,也不可能破坏自己的计划。李云逸打算今晚关键时刻再给他,在此之前,即使鲁冠侯心起他念,要把自己的计划泄露给叶向佛或者楚贤王里的任何一个人,证据在自己手里,也没人能搅乱自己的计划。

“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李云逸抛开杂念,朝床铺走去。有一点他倒是没骗邬羁,一夜劳顿,再加上直面邹辉的凶险,他是真的累了,只是几个呼吸就睡着了,并且一觉到了日上三竿。

当李云逸再次走出房门,烈阳之下,看到了一身黑衣的福公公,不由一愣。

“邬羁那小子呢,他不是要等我?”

福公公闻言一笑,道:“邬公子太累了,他担心今晚,虽执意要替咱家守着殿下,但实在是太累了,半个时辰前终于坚持不住,咱家让人把他送去休息了。”

李云逸闻言苦笑,忍不住摇头:“这家伙……”

他还打算提前把计划说给邬羁呢,但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行吧。”

“城里什么动静?”

李云逸一边接过福公公递上的水盆开始洗漱,一边随口问着。福公公显然早已做好准备,道:“没什么大动静,只是诸葛侯云菲公主他们要见殿下,都被邬公子赶走了,他们说,下午还会再来,但咱家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来了。”

不会?

为何?

李云逸擦了把脸,惊讶望来。诸葛剑等人的拜访他并不意外,因为早晨鲁冠侯临走前说过,要先试探各大诸侯国的反应,并非透露计划,只是暗中点拨。显然,这正是鲁冠侯敲打的结果,诸葛剑他们来就是为了同自己商议。

但为何又不会再来了?

福公公笑着解释道:“因为楚贤王已颁布王令,告知全城,芈安皇子之死同镇楚王无关,正午之后就要由正阳门迎镇楚王进城,也邀请了各大诸侯国届时到场随行,这是王令手书,熊将军递来的。”

叶向佛进城!

贤王再邀!

李云逸望着福公公递上来的手书瞥了一眼并没有接过,眉头一挑,因为不用看他也知道里面写的什么,甚至知道楚贤王为何要这么做。

借势压人!

楚贤王这是明显要用各大诸侯国的人去压叶向佛,也是在告知天下,各大诸侯国都在我这边,你叶向佛凭什么和我斗?即使,各大诸侯国实际上还没有做出选择。

四个字,狐假虎威!

“呵呵。”

“咱们这位楚贤王,还真是随时随地的处心积虑啊。”

李云逸挥挥手,示意福公公把脏水端下去,后者照做,又凑了上来。

“殿下,咱们要现在去么?诸葛侯他们似乎已经过去了。”

“不去。”

李云逸干脆的回答让福公公都是一惊,直到后者转身朝房间走去:“还一个时辰呢,您老总得等我吃了饭吧?”

福公公闻言一怔,这才笑了,就连去催促下人送饭的路上都没有褪去。他虽然不知道李云逸昨夜忙碌一宿究竟做了哪些准备,但从后者的言语岂能看不出来……

今夜,景国必定无忧!

一顿午宴无需赘述,但等李云逸吃过饭,熊俊林睚等人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走,去瞧瞧。”

车马之类的更不用李云逸操心,楚贤王早就做了安排,李云逸也乐得其成,一行人上了马车,不一会就来到了正阳门前,和因为今天实行禁令街道上的人行稀落不同,这里早已聚满了人,并且都是官宦人士,群臣到处都是。让李云逸再一次忍不住想到了……

“如果大周东齐有人能未卜先知,派圣宗师前来,是不是南楚朝野就要大换血了?”

当然,这只是戏言,这个世界没人能做到真正的未卜先知,起码李云逸不知道谁能做到。

人群里最引人注目地当然就是楚贤王了,只见他白色蟒袍加身,如果换个颜色,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就是南楚皇帝呢。

李云逸来的也巧,就在他随熊俊刚抵达既定好的位置……

“轰隆隆!”

大开的正阳门外,烟尘滚滚,弥漫数里,大地震动,赫然是千军万马齐至所致,与此同时,李云逸已经看到,楚贤王身边已经有些人的脸色都变了,苍白如纸。李云逸不屑一笑,淡淡转过头去。

这个时候才能知道怕?

倘若叶向佛真想借助千军之力强行破城,你们真以为这楚京十数丈高的城墙管用?

李云逸确定,不到最后一刻,叶向佛是绝对不会动用三军的。当然,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不一定。

“得看当年那份仇恨过了十几年,在他心里到底积攒到了何等地步啊。”

李云逸眯着眼,望着无边无际的大军在距离正阳门里许外的地方停下,透过满天烟尘看到,一列两三百人的车队缓缓驶来,一面印着镇楚王三个大字的王旗摇曳,视线落在周围面色发白的一张张人脸上,嘴角笑意更浓,就像是在看一场戏。

“果然,还是大军更有威慑力啊。”

不错。

对李云逸来说,无论是楚贤王邀请文武百官和各大诸侯国王侯前来架势,还是叶向佛引动大军的威慑,这就是一场戏,甚至连正戏都算不上,充其量不过是场前戏而已。

但这也代表着,今天的大戏,终于已经拉开帷幕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真不是大魔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我真不是大魔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我真不是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