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230章 木秀于林

更新时间:2020-08-05  作者:妖夜
诸葛剑云菲公主所有人都把目光牢牢锁定在了正在阅览手中芈虎那张天子令的李云逸身上,神色紧张,除了紧张之外还有一丝期待。他们原本以为,当李云逸看到这张天子令之后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紧接着也是和他们一样的紧张,甚至连拍案而起都有可能。毕竟按照这天子令所言,当今手握南楚王朝至高无上皇权的,可是太子芈虎!

是他们各大诸侯国联名上书共同抵制的太子芈虎!

虽然现在他们的目的完全达到了,既向南楚显露了自家各大诸侯国的尊严和拳头,熊俊宁武侯鞠王三人也回来了,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堪称圆满。更何况在他们看来,芈虎曾勾结外国,达成协议,对自家王朝诸侯国的将领、王侯下手,他得到南楚正统之位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这也是他们之前敢于揭竿而起的主要原因,可是现在——

事与愿违。

芈虎真的继位了,更以南楚天子之命下了诏书,命各大诸侯国引兵回国,北安城及北境事宜全部由他派遣的将军收管掌控……

事情大条了!

北安城和北境被谁掌控无所谓,反正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除了宁国之外没人在乎。宁国之所以会在乎,也是因为芈虎这明显是在他宁国安下了一个钉子。不说前事,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在意的完全是以后!

之前芈虎是太子,并且他们掌握了前者和大周的交易协定,这才有足够的勇气揭竿而起。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对南楚发难,只是把矛头指向了大周,用这种方式向楚京施压。现在,若是这张天子令上写的都是真的,芈虎继位就在眼前,那他们以后的日子可不要太惨!

得罪一方王朝的皇帝会是什么样的后果?那是各大诸侯国也不愿意承受的代价!

他们要怎么做?

隐忍?

还是继续揭竿而起?

前者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即便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都明白,自家为南楚诸侯国,对南楚来说意义价值极大,哪怕芈虎对自家怀恨在心,有意打压,凭借自家的底蕴扛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一方王朝辽阔,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能在最关键和最及时的时间抵御外敌,一方王朝与各大诸侯国本来就是互利互惠,互相利用的关系,芈虎为了心里的一口气纵然要对他们各大诸侯国泄愤也不会太过分。但在其中有个例外,那就是景国!

李云逸的景国!

至于其中的原因也很简单。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在李云逸带着虎牙军疯狂挑衅大周,拔城夺寨的这段时日,他们显露出太多强势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集兵北安城威慑大周虽然是他们各大诸侯国一同商议的公举,但真正去做,并且真的做到了的,是李云逸,是虎牙军!

芈虎的这张天子令上没有写景国和虎牙军的名字,让人不得不想起当时他们被困在大周时芈熊下达的那道诏令。

抛弃!

芈虎既然在天子令里都忽视了景国的存在,那么在接下来,纵然他不会对景国直接动手,待大周缓过这口气。结束和北越之间的战争重提此事时,景国恐怕也会被芈虎当做一枚弃子抛开,成为他献媚大周的一部分。待那时……

景国危矣!

枪打出头鸟。如果芈虎接下来真的有威慑各大诸侯国,以安皇威的计划,那么景国铁板钉钉是他首当其冲的目标!这一点,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不相信李云逸会真的看不出来。

面对芈虎的这张天子令和呼之欲出的恶意,他会做何反应?

众人目光紧张,甚至有一分期待。在同李云逸相处的这段时间,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李云逸了。哪怕只是熊俊被大周掳走,他都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应,当这份威胁来自南楚,威胁的更是整个景国,他……

可是令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李云逸望着手里的天子令,只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惊讶于芈熊之死,但很快神色就平静了下来,直到把整个天子令看完也没有任何表情波动,轻轻放下芈虎的诏令,抬起头,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

“原来如此。”

“既然太子殿下诏令我等回国,我景国作为南楚诸侯国自当谨行。看来这次我与诸位侯爷即将分开了,易某还真是有点不舍得呢。”

不舍得?

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闻言一愣,面露惊讶之色。对于李云逸最后一句话他们只当是戏语,但前面一句……

谨遵太子圣谕?!

没有慌张,更没有发怒,李云逸竟然选择了遵守这张天子令?!

“我没听错吧?”

这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李云逸?

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望着淡笑依然的李云逸有点发懵。李云逸的反应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难道他没有看出这张天子令中对各大诸侯国,尤其对景国和虎牙军的不利?!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李云逸!筹谋万千,连张凤鸣和华安都被他接连算计……诸葛剑等人还不知道玉阳关大周和东齐的摩擦碰撞,否则定然会更加震撼。但即便如此也足够他们想不通了。李云逸竟然会选择无动于衷?对景国和虎牙军来说,这和坐以待毙有什么区别?

诸葛剑等人面面相觑,终于,诸葛剑忍不住了,试探道:“逸……易风军师难道就没有别的想法?”

“这天子令……”

可是还未等他强行点破天子令中这些对各大诸侯国来说不利的信息,李云逸一摆手,把他打断,道:“身为诸侯国,承君之命,奉君之诏,这本就是我们作臣子的义务,怎可能会有别的想法?”

“更何况,我景国只是区区三等诸侯国而已,兵力薄弱,国力更是不济。能与各位共行此事在易某看来已经是莫大的荣耀了,得亏诸位看得起,愿意相信于我,又怎敢违背太子殿下的意愿,有其他心思?”

“倒是诸位……”

李云逸眯着眼睛,平和的视线从每个人身上掠过。但每个和他视线相汇之人都忍不住身体一颤,连忙避开,根本不敢同他对视。

“难道诸位有其他想法不成?若是如此,易某倒是愿闻其详。”

诸葛剑等人身体一震,慌忙摆手:“怎么可能。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天子诏令乃皇家意志,我等岂敢有其他心思。易军师说笑了。”

诸葛剑等人慌了,连忙否认,根本不敢接话茬。虽说这里是宁西侯的营帐,里面都是各大诸侯国的精英,皆可独当一面,但谁又敢说出心里话?正因为这营帐里各大诸侯国的人都有,他们才不敢随便说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若是胡乱说了什么被捅到芈虎耳朵里去……只怕接下来倒霉的就不是景国,而是他们国了!

三等诸侯国?

兵力薄弱?

诸葛剑等人心神恍恍之余回想李云逸的这番话忍不住直想翻白眼。

神他娘的兵力薄弱。

你领兵直入大周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大周有多惨你当我们眼瞎没看见?

还大义凌然地遵守圣谕……

鬼老头子坏的很啊!

诸葛剑等人望着被围在中央的李云逸,着实有种一拳砸在一团棉花上的感觉,别提多难受了。他们之所以这么急迫的邀请李云逸前来看这张天子令,需要一个主心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想如何对策能够减少芈虎对他们诸侯国的损失,可是现在……

李云逸这是明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们多说啊!他真的连景国接下来的艰难处境都不在乎了?

这边,诸葛剑等人还在绞尽脑汁的苦思冥想如何撬开李云逸的嘴,营帐里一片寂静,突然。

“呵呵。”

“既然各位侯爷没有什么其他想法,那我景国就先表态了。”

李云逸打破安静,道“我虎牙军一路奔行,车马劳顿,本想休息两天再回国,既然太子有令,我景国自当谨遵圣谕才是。所以,我虎牙军将会在天亮之时拔营回国。这些时日,多谢诸位照顾了。”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李云逸向他们一拱手,似乎在谢这些时日的照顾,起身的同时就已经朝营帐外走去了。等他们反应过来,李云逸带着熊俊等人赫然已经走远了。

走了?!

李云逸竟然不等他们说出心意,直接走了?!

他这是真的要谨遵天子令的节奏?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没有回收可言,更重要的是在场众人除了宁武侯鞠王宁西侯之外,大部分都知道李云逸的真实身份,既然他说要带虎牙军回国,那肯定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竟然怂了?”

宁西侯等人是这么想的,他们俨然忘了李云逸宣布要带虎牙军直入大周的霸气。但诸葛剑等人却不会这么想,在看着李云逸走出营帐略微慌乱后,他们脑海里还传响着前者最后留下的声音。

“天亮之时……”

“莫非这个时间有什么玄机不成?”

这边,因为李云逸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陷入思索。不只是对李云逸做法的思索,更关乎他们各大诸侯国的国运,与接下来芈虎上位整个南楚会迎来的局势和改变。而另外一边,李云逸径直回了专门为他景国设立的营帐,北安城西营。

只是刚走入营帐还没等他坐稳,熊俊丁喻林睚等人就迫不及待的跟上来了。

“殿下,这天子令有问题啊!”

熊俊一开口就是猛士之言,要是在外面被人听到怕是要直接吓死。作为南楚二品军侯,熊俊竟然质疑天子的诏令?李云逸闻言倒是眼瞳微微一亮。

“呦,被大周抓了几天,开窍了啊?”

“你倒是说说,这天子令有何不对?”

熊俊敢这么说李云逸还是挺期待的,只是当看到前者突然抓耳挠腮一脸苦涩的样子,李云逸眼里的光渐渐熄灭,不由摇头。熊俊见状大急,道“具体啥不对,俺老熊是个粗人也不懂,就是觉得太子没安好心!”

“殿下,咱们不能怂啊!太子他先前都没把俺老熊的命当命,现在肯定也是一肚子坏水!”

这推论……

李云逸闻言失笑,丁喻等人都忍不住扶额,熊俊见状更羞恼了,他不敢对李云逸发怒,但对丁喻等人可就没那么客气了,大眼珠子一瞪:“笑啥!有啥可笑的!我说的不对么!”

丁喻等人连连摆手,嘴角还是忍不住地往上挑,熊俊更气了,脸都涨红了,正要再发怒,李云逸已经施施然躺在了椅子上,道:“行,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就再说说,都这种情况了,咱们要怎么办?”

熊俊一听来劲了,两个眼珠子瞪得像铜铃,战意勃然,道:“打!”

“殿下,咱们连大周都不怕,怕他娘的太子?别说他还不是皇帝,就是真成了皇帝……”

这是何等虎狼之言?

熊俊话一出口,丁喻等人的脸色就变了,下意识望向身后,只见营帐门帘一片静止,后隐隐有一抹幽暗的漆黑笼罩,他们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有福公公的看守,不怕隔墙有耳。

只是熊俊这智商……

丁喻等人回头,看见李云逸脸上的苦笑,丁喻忍不住一拉熊俊的手,熊俊一颤,猛地甩开,怒视而来。

“干啥子?”

“你扯老子做甚?!”

丁喻面色涨红欲言又止,平时古讷的他此时更显僵硬,正在这时,突然。

背后,营帐开了,福公公如一缕青烟飘了进来,对李云逸一拱手,道:“殿下,他来了。”

福公公掐头去尾的一句话把熊俊听的都顾不得发怒了,诧异间更看见李云逸眉头一扬,似乎来了精神。

“让他进来。”

“是。”

福公公又飘走了,熊俊丁喻林睚三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不等他们询问。

“莽夫!”

“等他来了好好听听人家的分析,可别再一言不合就知道打了。我给你十万兵马你敢杀去楚京么?是不是还要给你封个镇楚大将军玩玩?”

“我……”

熊俊听出李云逸话里的怒气不敢再说话了,但脸上还是不服气,眼珠子一直往营帐门口看,想知道是谁竟能得李云逸如此评价,终于。

营帐再次被拉来,一个身材纤瘦相当陌生的青年走了进来,熊俊三人惊讶。

这谁啊?

完全不认识。

李云逸最近又招揽其他人了?熊俊询问似地看向丁喻林睚,只见他们和自己的表情差不多,一时更懵了,直到。

“殿下!”

“我的好哥哥,你这几天可是差点把我折腾死了啊!”

折腾……死了?

什么是虎狼之言?这才是真正的虎狼之言!要是在外面被人听到,恐怕真会有人误会李云逸的取向问题,但熊俊三人肯定不会,因为他们虽然不认识这张脸,却认识这个声音。更何况,出身景国,除了这一位,谁敢在李云逸面前这么撒娇?

熊俊三人眼瞳一亮,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邬羁公子?”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真不是大魔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我真不是大魔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我真不是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