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我真不是大魔王

第211章 大周陪葬

更新时间:2020-07-17  作者:妖夜
李云逸指尖黑子落定,林睚心肝都是一颤。

怎么个意思?

面对华安派出执行斩首行动的十六大宗师,李云逸还想一并杀个干净不成?棋盘上的黑白交织让林睚隐隐感到不安,灵魂都在颤栗。

那可是大宗师!圣宗师不出,天底下最强大的存在。事实上,世俗罕闻圣宗师的存在,这一称呼对世上绝大对数人都相当陌生,不到大宗师层次一辈子也听不到,可见圣宗师之稀少。林睚也是在跟随李云逸之后才有偶尔得知大宗师之上还有圣宗师这一名号,至于东神州有多少圣宗师……这就不是他能了解的范畴了。

各大王朝应该都有圣宗师级别的存在。如果说大宗师是一方王朝的根基,圣宗师就是皇室的柱石!风无尘是否就是南楚王朝隐藏的圣阶大佬?这一问题别说是林睚,李云逸暂时都无法断定。可无论是不是,有一点是确定的——

大宗师,真的很强!

一人可抵千军!

这就更别提华安派出是整整十六位大宗师组成的刺杀队伍了……简直恐怖到令人窒息,只是听到这阵容就让人提不起任何抵挡之心。李云逸竟然还想……杀了他们?

凭什么?

只凭福公公和江小蝉么?纵然他们是大宗师,也只有两个啊!林睚不擅武道,李云逸从未在这一点上亏待过他,只是年龄太大,天资着实平庸,他至今也不过堪堪迈过三品之列,距离宗师之位简直天堑,但他仍知武道界一个公认的真理——武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拼死相搏生死就在一瞬,即便是最微弱的失误或打破平衡,也足以有性命之危。这一点,武道层次越是高深,展现地越是明显。

以一敌八?

确定这不是找死?

林睚惶恐,骇然无措地望向一旁的福公公,却见后者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平静,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李云逸手里黑子落下的动作。正值此时——

“叫丁喻他们过来。”

“命全军准备,先行拔营准备启程。”

李云逸发令,纵然心里有万般困惑,林睚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发问,连忙照做,亲自赶往三大神营,待他匆忙完成这一切赶回来,发现丁喻已经到了,还有肖狐,他曾是龙陨的副手,龙陨镇守景国,神弓营暂且由他掌控,虽然不是李云逸亲手提拔上来的,可亲眼见证自家神弓营手提陨星箭轰炸三座大周边城,他对李云逸的崇拜和敬畏丝毫不比龙陨少,甚至更多!

至于撼山营……熊俊不在,也没有人顶替他的位置,由李云逸借“易风”之名亲自掌控。不是没有合适的人选顶上,相对而言,李云逸当然更希望下放军权,这样一来自己不用操心太多,只要顾全大局就是了。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它是一种态度——

对撼山营中期待熊俊回来的军士的态度!

李云逸正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们,撼山营大将军之位无需替换。因为,熊俊必将回归!

这只是御下之道的一点小手段,却非常好用。当李云逸宣布虎牙军要攻入大周之时,撼山营正是三大神营士气最高的,奠定了整个大军的基调,方才能有他人眼中两日破三城的奇迹。

李云逸从不相信奇迹,在他看来,奇迹正是一步步的筹谋,一丝一毫的谋划所至。在他人眼中他拥有非凡的运气,如巫神相助的庇护,又有多少人能看到他背后的深思熟虑,北安城数日时刻不停的谋算呢?

正如此时。

“拔营。”

“血狼营分出八队兵马,六百为一列,撼山营同样如此,分道而行。”

李云逸说着扯出一张地图摆在众人面前,丁喻等人乍一看去只觉非常陌生,再定睛一看,轮廓映入心底,丁喻等人讶然。这赫然是一张大阴山脉的地图!上面标注清晰,更清晰标明了八条线路,以当下分开绵延四方,最终汇于一处——

一座山。

“寒山?”

众人望着地图上的标识感到惊讶万分,惊叹于李云逸的手段。他是什么时候描绘的这张地图?两日多来,他们一直疲于奔波,纵然连破三城士气鼎盛也无法消除积累的疲惫,别说是记住周围地貌了,就是记住行军路线都无比困难,李云逸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描绘出了大阴山脉的详尽地图?

丁喻等人不认为这张地图是李云逸从商尹、玉琼或者南漠城内搜到的。这可是大阴山脉,内蕴凶兽无数,从未听说大周军马曾深入其中,更别说边城本土的猎户之类的了。这张地图定然是李云逸亲手画的!

分兵?

李云逸再次发出他们完全看不懂的军令,丁喻等人脸上一片茫然,林睚则是大惊失色。福公公向李云逸传递前方军报时他可就在一旁,知道华安已行杀招,欲要行使斩首行动,在这等节骨眼上,李云逸非但没有集中所有力量同仇敌忾共御强敌,竟然选择了分兵?

什么鬼?

林睚懵了,心头一片茫然。

“记住,全力赶路。抵达寒山之前,绝对不得放慢速度,更无须遮掩行踪脚印。”

“是!”

丁喻、肖狐对李云逸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和听从,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不懂李云逸的这些军令了,可事实证明,李云逸从未犯错,一啄一定尽显精妙。

丁喻肖狐领命走了,营帐外虎牙军立刻震动起来。刚才因为怕胡乱说话遭受责骂的林睚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道:“殿下,咱们真的要分兵?这岂不是……”

未等他把话说完,李云逸笑了,道:

“不慌。”

“等着瞧就是了。”

“相信我,这或许是你这辈子所能看到的最精彩的一场戏了。到时候你可千万别花了眼。”

最精彩的一场戏?

林睚茫然看着李云逸离去,足足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军械处也要随大军离开,连忙跟上,自始至终还是一脸茫然,如坠迷雾。

看不透。

看不懂。

大周十六位大宗师欲行斩首行动,在他们的眼里,寻常大周铁骑难入的大阴山脉可不是什么至险之地,其内凶兽完全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轻松可入,一旦自家虎牙军被他们找到……

李云逸还选择了分兵!这不是分散力量,自讨苦吃么?

林睚有心追问,可接下来的时间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插嘴的时间。李云逸,很忙!林睚惊讶看到李云逸信手一招,昏黄夜色下,一连串清脆地啼鸣响起,百余模样奇特的春燕飞掠而来,环绕在李云逸身周激鸣不休,银光闪过,李云逸似乎从怀里掏出了什么,异香弥漫,分别在这些春燕的头上一抹,再次化为一缕缕流光消失在夜色中。紧接着李云逸又召来了福公公、江小蝉,一黑一白交映生辉。

“福公公,这次要辛苦您了。”

李云逸召来福公公江小蝉的第一句话就把林睚听懵了,心头猛地一颤。

猜想成真了!

李云逸竟真的要让福公公江小蝉两人应对大周整整十六位大宗师!他这是疯了不成?这数量太悬殊了!哪怕李云逸这样安排,福公公江小蝉真的愿意不成?

林睚呆呆望向福公公江小蝉,赫然发现两人眼底哪有丝毫畏惧?福公公眼神平静,内蕴锋锐森然,江小蝉眸瞳深处确有忐忑,亦不见一丝退缩,清澈如水,玉手紧紧抓住剑鞘贴在胸前,宽大的纯白道袍也掩盖不住她曼妙的腰身。

“殿下客气了。能有如此良机同大周宗师切磋,也是老身梦寐以求的夙愿。”

福公公一欠身,手抚衣袖退而不言,立刻所有人的视线落在江小蝉身上。江小蝉跟随李云逸行军多日,在横跨东齐之时手上早已染血,出奇的是她身上仍不见一丝铁血煞气,通灵如仙,面对李云逸的注视她下意识一缩头,脸颊泛起红晕:“我……我也不会给殿下丢人的!”

她是真的怕李云逸,后者宛如魔王的姿态在她心底扎根太深了,只是这一次令她没想到的是,李云逸眼底罕见地流过一抹暖色。

“我相信你不会。”

“但这次行动不是让你们去拼命,要学会伺机而动。记住我之前给你们说过的话,尖尾雨燕会为你们指引路线,绝对安全。至于你们此行,杀敌只是次要,活下来更是关键。”

“啊!”江小蝉万万没想到李云逸会在这时候说出这番言语来,猛地抬起头,小脸涨的通红,美眸晶莹凌乱。

“我……”

江小蝉手足无措,语无伦次,正不知如何回应,突然感到头顶一阵温热,一只大手盖在了头上,江小蝉茫然抬头,只见李云逸一脸邪笑映入眼帘:

“你可不能死了。你要是死了,我可就没人欺负了。”

“你……!”

江小蝉娇躯一颤,才刚刚诞生的一丝温暖立刻烟消云散,气恼不已,鼓起腮帮子实在太可爱了,咬牙切齿,头上的大手想挣又不敢挣脱,气得原地直跳脚。老老实实任凭大手在脑袋上摩挲了几把,大手终于挪开。

“去吧,找到他们,杀了他们!”

“这一次,你们不用再留手。”

李云逸清冷的声音响起,江小蝉这才如承大赦,慌忙朝远处已经降临的夜幕笼罩的丛林掠去,似乎那边的大周宗师都远远比不上李云逸这般恐怖。

“殿下珍重,那老身就先去了。”

福公公施施然一拱手,才如一缕黑烟飘然而去。林睚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蓦地一惊,骇然发现,福公公和江小蝉竟也是走的不同方向!

就两个宗师,还要分开?!

林睚大惊,可当他骇然扭头欲向李云逸求问之时,讶然发现,背对营火的李云逸脸上哪里还有调侃江小蝉时的一丝戏谑?

冰寒!

冷酷!

黑色笼罩的李云逸身上尽显森然狠辣,一手探入衣袖似乎正抓着什么东西,无尽煞气摄人心魄。

“最好没事,否则……我必拿大周陪葬!”

林睚望着和平日截然不同的李云逸这才骤然领悟,寻常看起来在他面前只有被欺负的份的江小蝉在李云逸心里究竟多么重要!

更让他心惊胆战的,是李云逸此时透出的霸气!

让大周陪葬!

如果是在这次直入大周之前,李云逸说出这番话,林睚真会忐忑一番,可在亲眼见证了李云逸身上发生的这么多奇迹之后,林睚毫不怀疑……

假以时日,他或许真的能做到!

林睚心惊,不知为何,他竟对即将到来的大周宗师产生了一丝怜悯……

我可以杀你。

你绝对不能动我的人!否则我必杀你全家!

大周,这是招惹了一个怎样的魔王啊!


在搜索引擎输入 我真不是大魔王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我真不是大魔王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我真不是大魔王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