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第三百二十二章:调查和暴食求下推荐

更新时间:2020-05-01  作者:拉姆雷克撒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凯一边往外走,一边朝身边的男人表示感谢。

“千万别客气,比起我们欠你的人情,这点事根本不值一提。”和凯说话的人,正是芝加哥警局21分局警长汉克·博伊特。他之前和凯有过合作,彼此的印象还算不错,特别是汉克警长还试图拉拢凯加入21分局,只是凯拒绝了而已。

“我已经让人关注这个案子,一有消息,我们会立刻通知你的。”

凯点了点头再次表示感谢,然后走到苏茜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走吧,我们先回酒店吧。”

苏茜眼睛红红的看了看凯,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然苏茜认为自己的妈妈是一个不负责的混蛋,可再怎么样,她也是自己的妈妈。再者说了,哪怕她妈妈再不负责任,可也从没想过要抛弃苏茜这个女儿,甚至在物质生活上,她这个老妈一向都是给苏茜最好的。

以前,苏茜总是讨厌自己老妈,讨厌她总是抛下自己,游走在各个男人中间。讨厌她总是有参加不完的派对和应酬,却没有一丝丝时间参加她的家长会和学校表演。讨厌她总是不见人影,从来不在自己需要她的时候在自己身边。

她总是想摆脱自己这个妈妈,并发誓,以后绝对不会成为像她那样的人。

或许苏茜想的这些都是对的,可哪个小孩没再某个时刻这么想过呢?孩子永远认为自己得到的不够,父母永远不理解自己。

甚至会想尽办法摆脱父母。

但真的到了某个时候,才会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

就比如现在的苏茜,她不止一次发誓,当自己这个不负责的老妈死了。可当她知道自己妈妈真的失踪之后,立刻感到了彷徨无助。孩子越长大对父母的依赖就越小,甚至长大之后,还会觉得父母唠叨墨迹,连和父母多说两句话都觉得不耐烦。可那是因为他们心中知道,他们就在那。哪怕自己态度再差,他们都能包容,因为他们就在那。

不管自己在外面怎么样,心中总有种踏实感,因为他们就在那。

但当父母真的离去之后,你就会发现,‘他们就在那’是多么幸福的事。

“她会没事的。对吗?”

这是苏茜最大的愿望,或许等她母亲回来之后,她还会继续讨厌那个不负责的母亲,可眼下,她需要那个人就在那,让她有个可以讨厌的对象!

“她会没事的……”

作为一个警察,凯以前无数次面对这样的询问。但在以前,基于警察的职责,凯总是会将最坏的情况告诉家属。为此他没少挨领导批评。可凯总是认为,这才是警察该干的事,警察的职责是不折手段的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至于其他的事,实事求是最好。

这一次,凯居然没办法再按照以前的习惯做事。

看到苏茜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凯实在不忍心说出那些残忍的猜测。

现在凯理解了,当初那些家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为了得到他的保证,他们只是想在彷徨中得到安慰。现在想想,凯觉得以前的自己还真的挺混蛋。

但有一说一,从苏茜妈妈失踪到现在,已经五天了。按照这个时间推断,除非苏茜的妈妈是自己离开芝加哥,否者完好无损的几率已经非常非常小。

按照凯上一世办案的经验,不管苏茜的妈妈是被人胁迫绑架,还是遇到其他什么不可抵抗的情况,到了现在,不管是绑匪还是其他什么人,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必要留着她。

当然这只是凯的个人经验,其他情况也是可能发生的,只是被害的几率更大一点而已。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朝中有人好办事。

凯拜访汉克警长之后,警察的办事效率立刻提高了几个档次,芝加哥警局专门派了一对警探来专门负责这次失踪案。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沟通,这一次芝加哥警局派出的搭档还是凯的熟人。

金·伯吉斯警员和海莉·厄普顿探长,芝加哥21局有名的两位美女警官。

金曾经是21局巡警,当初分身人所罗门突袭21局之后,她因为作战勇敢,被汉克提拔到了情报组,成为情报组警员,也许是这一次21局的损失太大,于是连金这样20岁出头的年轻人都顶了上来,从巡警升为了探员,海莉也升了一级,正式成为探长。

事实上,自从黑帮群雄争霸以来,芝加哥警方就已经陷入了人手紧缺的状态,越来越多的警察因为工作危险而离职,毕竟警察的工资并不算高,危险系数增大,离职的人自然增多。

于是芝加哥警方为了吸引年轻人来补充警力,不得不降低准入标准,并大力提拔年轻人,来激励年轻人投入这个行业。

这样做的确有作用,很多年轻人为了找份工作纷纷加入了警察的行业。毕竟芝加哥的失业率还是很高的,年轻人想找份像样的工作,真的挺难的。可弊端也很明显,那些刚刚进入警方的年轻人,不管是从心理还是能力上都极为欠缺,这让芝加哥警察的整体能力下降了许多。这也导致,芝加哥的治安每况愈下。

治安差,警察这份工作就越危险,于是离职的人就越多,于是警察人手不够,只能吸收新人,新人太多导致警察工作能力下降,于是治安变得更差,如此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好在金和海莉的工作能力是值得认可的,她们也算是未来之星了。

再次见到凯,两个大美女也非常高兴。当初这俩妞可是亲眼见过凯的战斗力,对他崇拜的不要不要的。于是这次听说凯这次来芝加哥办案,两个大美女立刻找汉克申请来协办这次案件。

对,就是协办。汉克已经告诉凯,这件案子他可以亲自调查,两个大美女则给他打下手,和处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亮证件什么的。

别说什么凯在芝加哥没有执法权,事实上,如果凯愿意,汉克甚至可以直接找到芝加哥市长,给凯特别授权(芝加哥警局受到市长直接管辖,在芝加哥市长有时候也会兼任总警监)。

没办法,芝加哥警察缺人啊!但缺的不是那种基层警员,而是缺凯这种业务能力出色的猛男。

凯已经在芝加哥警局上层挂号的。对他们这些警察来说,凯的存在就像NBA的詹姆斯,芝加哥很想凯把自己天赋带到芝加哥。再者说了,凯当初给芝加哥警方的人情太大了,别人义务帮芝加哥的忙,到最后还把功劳全给了芝加哥警方。

光凭这个,芝加哥警方也会给凯面子。

和两位大美女稍微寒暄了一下后,凯就开始了正事。

“我们通过你们提供失踪者的电话,查到在玛丽亚在失踪前接到过三个电话。这是三个电话的来源。”这就是有关系的好处,要是没关系,芝加哥警察局才不会动用资源直接从电信运营商下手查通话记录。美国人很讲究隐私,一般情况下,电信运营商是不会随意透露客户的通话记录,除非警方强烈要求,或者涉及到命案。

玛利亚就是苏茜母亲的名字,玛利亚现在还只是失踪状态,除非警方的意愿很强烈,否者电信运营商是不会透露用户隐私。

凯从金的手中接过资料,翻了翻,那是玛利亚最近一个月所有的通话记录。发现那三个电话当中有一个电话和玛利亚通话的次数最多。凯首先指着这个电话,问道:“这个电话的主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这是一个虚拟运营商号码,持有者还是一个掮客,在芝加哥上流社会有点名气。”

“很好,那就从这个人开始!”

有了芝加哥警方的全力配合,办事效率嗖嗖的,很快那个名叫埃德·布鲁巴科的掮客就被带到了警局。

这家伙说是掮客,其实有点抬举他了,他最多就是一个公共帮闲,那些有钱人想要找漂亮姑娘开一些少儿不宜派对时,就会找他。当然他也会经营一些违禁品的买卖。但和那种真正的掮客相比,就差远了。说白了就是一个拉皮条的,就比那些街头混混高级一点。

埃德·布鲁巴科被抓到警局的时候,一点也不慌。对于他这种老油条,警局跟自己家一样。他因为非法持有违禁药品被抓不是一次两次了。

当凯见到他时,这家伙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审讯室用牙签剔牙呢。

看到这家伙的样子,凯就知道,一般的审讯方式对他是没用的。于是凯对海莉歪歪头,说道:“把摄像机关掉。”

金有点莫名其妙,这孩子还是太年轻,正义感很强,还停留在程序正义阶段,根本不知道那些手段。事实上,真的什么都要遵循程序正义,那警察永远斗不过犯罪分子。有时候必须上手段。

海莉从警的年龄比金大,所以明白凯要做什么。实际上对付这种老油条,还真得用黑的。因为他们不怕白的,请律师的确很贵,可埃德·布鲁巴科还出的起。

凯就这样带着海莉走进了审讯室。

那个拉皮条的看到海莉,立刻眼睛一亮,以他的专业眼光来讲,这妞绝对能活,特别是那副冷脸,很多特殊爱好者就喜欢这种冰山系美女。可不等他开腔,凯就将一份文件丢给他。

“废话我们也都别说了,我就想问问,你给玛利亚打电话是为了什么?”

对于凯的直接,埃德·布鲁巴科也没有吃惊,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鸟,警察能对自己客气才怪。

“玛利亚?什么玛利亚?我不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不认识你给人一个星期之内打几十个电话?”

“随便聊聊不行?Phonesex,听说过吗?我把我电话贴的满芝加哥都是,很多姑娘都喜欢和我打电话。”他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对警察老实。他自然认识玛利亚是谁,可别的不说,他要是交代自己和玛利亚的来往,那他组织那些少儿不宜趴体和贩卖违禁药的那些破事就瞒不住了。虽然对监狱不陌生,但谁特么愿意随随便便回老家?

凯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直接拿出一把枪丢到了桌子上。

“知道怎么玩吗?”凯对海莉说道。

“听说过,可没做过。”海莉配合的说道。

“那你呢?”凯转过头看向埃德·布鲁巴科。

埃德·布鲁巴科看着这个男警察一言不合的就玩这么大,心里有点慌。他长期在道上混,自然知道什么叫做‘审讯室抢枪袭警然后被击毙’。这种套路在上世纪8、90年代很流行,那时候的警察就喜欢这么玩。反正就算击毙了犯罪嫌疑人,最多也就打份报告,然后被冷藏几个月。只要找不出决定性证据,基本上屁事没有。

可现在都是新世纪了,还有警察这么明目张胆的玩?

“喂喂,你们别吓唬我,我被带来是配合调查,不是被抓!你们没有理由这么做!”要不怎么说,那些违法的比守法的更懂法呢。这家伙显然是进出警察局太多次,对警察那一套,简直门清。

“哦,我差点忘了这一点。”凯故作惊讶的说道:“谢谢提醒。”

说完,凯就丢出一小包白色粉末。

“刚刚在你身上发现的。放心,我和法医很熟,他会在你的尸检报告上写明,你在接受询问之前,已经吸过毒了。”

看着白色粉末,听着凯说自己的尸检报告……埃德·布鲁巴科真的有点慌。越是他们这种人,越是清楚这个世界的残酷。别说什么警察栽赃陷害违法,对他们这种人来说,警察真的要栽赃,基本上一下一个准。就他的那些案底,只要摆出来,不管是大众还是陪审团,信他还是信警察,这还用猜吗?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埃德·布鲁巴科其实不确定,这个警察真的有这么狠。可万一呢?他的那点破事,最多也就几个月到一年,花点钱找个好一点的律师,搞不好连牢都不用坐。既然警察逼的这么紧,他干嘛要硬抗?

然后事情就简单了。

凯对审讯室那头的金打了个手势,让她打开监视器。

埃德·布鲁巴科把该说的都说了。

他的确和玛利亚认识。他是玛利亚的合作伙伴之一。玛利亚这个人会来事,手下的姑娘也漂亮,对埃德·布鲁巴科来说,这也是难得的资源。所以最近一段日子,他和玛利亚交流的很频繁。玛利亚会来芝加哥发展,他也是原因之一。

在玛利亚失踪之前,他也的确和玛利亚通过话,通话内容也无非是那点事。

“那天我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客户。别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做。”玛利亚失踪这件事埃德·布鲁巴科是知道的,可他们这种人生离死别简直太常见,谁知道玛利亚是不是为了躲债跑了,亦或者是嗑药磕多了,直接挂了。所以他压根也没当回事。

“什么样的客户?”

“不知道。”

凯立刻看了过去。

“我真不知道!那天就是有人给我打电话,想要一个风……骚,成熟一点的女人,开价还很高。所以我就把玛利亚介绍了他。”

“你不知道?那天不是你送玛利亚去客户那?”玛利亚虽然已经不再工作在第一线,可有时候也会客串。反正都是赚钱,自己上和手下的姑娘上,差别不大。

“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把玛利亚送到号角旅馆,就离开了。”做他们这一行,介绍业务是有抽成的,一般来说他们都会盯着姑娘工作,但玛利亚不一样,她可是有口皆碑的。不会赖这点钱,更何况他们还有那么多合作,埃德零零看书网00ksw·布鲁巴科不相信玛利亚会赖掉他那份,所以在送玛利亚到地方之后,就离开了。

“之后玛利亚去哪了,我是真不知道。我也是在之后,才知道玛利亚失踪了。”

埃德·布鲁巴科在交代的时候,凯一直监视着他的表情、小动作和心跳。发现他没有撒谎。超强感知在很多时候,都非常有用。如果埃德·布鲁巴科这样都能瞒得过凯,那他完全可以去争取奥斯卡影帝了,何必做这行?

“那这两个电话,你认识吗?”说着凯拿出另外两个电话号码。

埃德·布鲁巴科什么都交代,对这点事自然不需要藏着掖着。

“不认识。”

凯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往外走。“我们去号角旅馆!”

“诶?那我呢?我怎么办?”

埃德·布鲁巴科看警察就这么走,有点懵逼。

“金,你安排人起诉这个白痴,罪名他刚刚都交代了。”这种人监狱教育没什么用,但关起来,怎么也比放在外面强。

号角旅馆在芝加哥南中国城地段附近,这里的治安相对于芝加哥市南城(泛指60街以南的区域)来说,要好上不少,但和市中心比又差了不少,晚间也经常会有抢劫案件发生。

一些不怎么正规的旅馆会在这边安家。

当凯他们找到这家旅馆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停止营业了。金和海莉了解下情况,才知道,最近这家旅馆打算翻新,所以停止营业了。于是他们根据当地警局的资料,拨打了号角旅馆老板的电话,可电话一直都在通话中。

这样打了十几通电话,还是这样。

于是凯顺着警局给的资料,去往了老板的住所。

可当他们找到老板的住所时,发现他家门的塞满了各种账单和信件,看起来有段时间没人拿这些东西了。等到凯走到门前,立刻让金通知警局,然后他和海莉破门。

就在刚刚凯问道一股血腥味和腐臭味,里面有尸体!

破门而入之后不久,海莉就狂奔着冲了出来,扶着信箱疯狂的呕吐。

里面的确是死人了,而且死状极为凄惨。

那个旅店老板死在了自家的餐桌前,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他的手脚被铁丝捆绑椅子上,上半身倒在了餐桌上,而餐桌上堆满了已经腐烂的食物。这个老板是个胖子,可他的肚子明显大的有点过分,和他的体型非常不协调,结合餐桌上堆满的食物,明显死前吃了很多很多东西。

胖子尸体上那些深深浅浅的伤痕和淤青和脑袋上圆形的痕迹,凯拿出自己的枪和他脑后的圆形淤痕对比了下,发现挺吻合的,这说明,明显是有人用枪逼着他这么吃的!

很快当地的警局立刻干了过来,封锁现场,做现场勘验。

经过初步勘验,这个胖老板的死因是因为内出血后的重度感染导致内脏衰竭而死。

这说明,被害者死的很缓慢……

很残酷的死法。

可这对凯要查的案子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凯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冰箱下面有被搬动过的痕迹,这个胖子明显不怎么喜欢打扫房子,冰箱周围有着很明显的灰尘堆积,从灰尘的痕迹上可以看出,这个冰箱被搬动过,然后又被移动回了原位。

凯将冰箱搬开,发现冰箱背后被人用油脂写下了一个单词“Gluttony”暴食!

虽然不明白凶手为什么会留下这么线索,但也确定了凯之前的猜测,胖老板是被活生生撑死的!

Gluttony在英文中,特指七宗罪中的暴食,指如饕餮般浪费食物或过度放纵食欲、酗酒,过分贪图逸乐。凯不知道凶手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但显然不像是一般的凶杀案。

从现场的痕迹可以推断出,凶手在这里呆了不短的时间。如果只是单纯的凶杀,凶手完全可以使用更加简洁明了的手段。毕竟在犯罪现场多停留一秒,对凶手本身来说,风险也会大一分。可偏偏他就选择了这种最麻烦的手法。

要知道一个人要吃东西,吃到把自己撑死,那可不是几分钟就可以办到的,如果加上受害者的反抗和一些应激反应,最起码要消耗几个小时,甚至更长。

这反倒让凯觉得,凶手的动机绝对不是什么仇杀、情杀或者谋财害命之类的。他有更深层次的理由。


在搜索引擎输入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