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超脑太监

第60章 天机

更新时间:2020-06-20  作者:萧舒
萧妙雪萧梅影及裴静苏茹皆转身看湖面。

红锦般的湖水映亮她们明眸。

“你这丫头,知道太阴玄玉功的害处,为何偏要自讨苦吃?”玉妃边抽泣边道:“我一个人受苦还罢了,还要连累女儿受苦,还不如死了算了!”

“娘,你受苦是因为你破功。”独孤漱溟道:“我不会破功,这太阴玄玉功直通大光明境,进境奇快,可是难得的奇功!”

她刚刚突破到了第七层,踏入涅槃境。

不是太阴玄玉功,绝没这么快!

“你……”玉妃更气愤:“你是不是觉得我愚蠢,才会受这苦,是自作作受?”

“我可没这么说!”

“你就是这个意思!……为娘当初跟你的想法一模一样,觉得天下的男人个个愚笨,个个幼稚肤浅无知,绝不会喜欢,于是便练了这太阴玄玉功,结果呢,你也看到了!”

“谁让娘你改变主意了呢,如果不进宫,也不会受这苦!”

“我不进宫,哪来的你!”

“娘你明明是被父皇迷住了,于我何干。”

“你这丫头!”

玉妃气得去扭独孤漱溟。

独孤漱溟忙躲,两人在小亭里闹开来,裴静四人被拉来拉去。

闹了一气,玉妃喘着粗气停住,恨恨瞪着她:“你现在以为自己不会喜欢上男人,却不知世事无常!”

“娘你放心吧,我不会!”独孤漱溟傲然道:“娘你的运气不好,碰上了还是皇子时候的父皇。”

她笃定,要是看到现在的父皇,娘绝不会多看一眼的。

“运气不好?!”断喝声中,鲜花绕匝的小径走出了高大魁梧的独孤亁。

明黄长袍在夕阳下闪动着红金光芒。

他龙行虎步踏上小湖,如履平地落到她们跟前,冷冷瞪一眼独孤漱溟,转向玉妃时顿变成温柔神色:“玉儿,你果真好了。”

裴静四女裣衽行礼。

玉妃刚刚哭过,眼皮泛红,更增几分楚楚动人风姿,不好意思的道:“皇上怎来了?”

她知道独孤亁的脾气,一口气要把奏折批完才罢休,不批完奏折便心神不宁浑身不得劲儿。

“朕过来看看玉儿你,果然大好了。”独孤亁拉过她玉手。

太阴玄玉功有驻颜之效,玉妃身上没留下岁月痕迹,一如当初他们相遇时的模样。

玉妃被他炯炯目光看得害羞,抽玉手却抽不动。

独孤亁知玉妃脸皮薄易害羞,看向独孤漱溟:“碰上朕是运气不好?”

他哼一声道:“难道朕就不是良人?”

独孤漱溟笑笑,一幅“父皇你心里明白”的神情。

独孤亁道:“你这丫头,这脾气,将来怎么嫁人!”

“父皇,我已经练了太阴玄玉功,不能嫁人了。”独孤漱溟淡淡道。

独孤亁脸一沉。

大手被玉妃的玉手握紧,他深吸一口气压住脾气,哼道:“胡来!”

“我也是替父皇你着想,不嫁人了,省下一桩麻烦事。”

“胡闹!”

公主择婿是一件大事,礼部要忙三四年,层层筛选,最终定下六个名额给公主自己选。

这要耗去礼部不少银子。

可帐不是这么算的!

“父皇,你不想我跟娘一般受苦,那就别给我找夫婿!”“……”独孤亁脸色阴沉。

“我就这么守着母妃与父皇一辈子,父皇你修为深厚,指不定我还死在你前头呢。”

“给我滚!”独孤亁断喝。

独孤漱溟轻笑,飘然而去。

众女趁机跟着一起离开。

玉妃蹙黛眉:“这丫头……”

“都是玉儿你惯的!”独孤亁摇头:“这脾气也不知道怎么来的,一点儿不像玉儿你!”

玉妃轻笑:“皇上你不知她的脾气像谁?”

“唉……,不随好!”独孤亁失笑。

独孤漱溟的脾气跟他一般无二,冷硬,不折不弯,太容易得罪人。

诸多皇子公主之中,脾气最像自己的就是她。

“玉儿,那个李澄空如何?”独孤亁道。

“挺好的人,是被溟儿害苦了。”

“这也是他的磨砺,要不然也不能迸发出这天赋。”

“皇上,我在想,是不是让他跟着溟儿,……一旦我不在了,溟儿境遇恐怕不好,他是武学奇才,将来有望踏入大光明境。”

“什么胡话呢,你怎会不在!”

玉妃温柔的笑笑:“皇上,我知道的,我元气消耗得差不多了,油枯灯尽!”

赤阳真火来自于身体的元气,每天一次赤阳真火,如果不是有珍奇药材大补,早就死了。

“朕不会让你走!”独孤亁脸色阴沉。

“人孰能不死……”

“玉儿!”独孤亁打断她,冷冷道:“朕不准你走!……不准再说这样的话!”

“好。”玉妃笑道:“如果能让李公公跟着溟儿就再好不过,可惜……”

“他们两个还结着仇呢。”独孤亁一清二楚。

“是啊……,溟儿冷硬,心怀愧疚也不会说,而李公公呢,少年宗师,岂能受得那气?”

“玉儿,他是孝陵种菜的,治好了你的伤便要回去的,别胡思乱想了!”

“这……”

她觉得不忍,这无异过河拆桥。

“祖制不可违!”独孤亁沉声道。

——

第十天,明玉宫寝宫。

李澄空沉吟:“娘娘,我刚从医书学了一门奇功,天机指。”

“能治好我的伤?”玉妃温柔笑道。

太阴玄玉功走火入魔之后无人能治,否则传承数万年早找到救治之法。

太阴玄玉功一旦走火入魔,身体遭受的是不可逆转的伤害,太医与武学宗师都束手无策。

“姑且一试。”李澄空道:“不过这会很痛苦。”

“李澄空,你有把握吗?!”独孤漱溟白衣如雪,冷冷问道。

内殿只有他们三人,宫女太监们都在外面候着。

李澄空转身看向她,平静的道:“殿下,我没把握。”

“没把握还胡来!”

“那娘娘她只能等死。”

“什么死不死?!”独孤漱溟顿时沉下玉脸,冷喝道:“你这是什么话!”

李澄空扭头看向玉妃。

玉妃叹道:“溟儿,我相信李公公。”

“他只读了十天的医书!”独孤漱溟哼道:“娘,你可别任他胡来!”

“溟儿你站一旁闭上嘴。”

“娘——!”

“闭嘴!”

“哼!”

独孤漱溟狠狠瞪一眼李澄空,闭嘴不说话。

李澄空闭眼,催动小观脉术。

眼前浮现出玉妃的体内情形。

武者内视,观的是气,可看到气的变化与内相,对于五脏六腑的观察,能观其外形却看不到内里。

从一本医书得来的小观脉术则如前世的核磁共振一般,可内内外外看得通通透透。

精纯星力依天机指心法凝于指尖,缓缓点下。

第一指缓慢艰难,第二指慢,第三指稍快,第四指之后越来越快,如暴雨降下。

指力或在胸口或在后背或在肩膀,甚至小腹,快得只能看到指影。

指影顿消,李澄空头顶猛一下涌出腾腾白气,好像蒸馒头打开锅盖。

独孤漱溟紧抿红唇瞪着他。

本想斥责李澄空的无礼,念及他只是个太监不算男人,也就咽下去,骂出来也让母妃难堪。

玉妃忽然一颤,闷哼着蜷起身子,宛如一只煮熟的虾,皮肤通红、身子蜷起。

独孤漱溟忙上前,一伸手就感觉碰到烙铁上。

她扭头瞪向李澄空。

李澄空闭眼一动不动。

独孤漱溟咬牙运功默察玉妃情形,一股灼热力量瞬间沿手指钻进来。

太阴玄玉功至阴至寒,但在这灼热力量跟前,如小冰块遇上滔天大火。

独孤漱溟觉得李澄空是故意的,咬着牙没开口求救,拼命运功抵挡。

一瞬间,她周身通红如白玉抹胭脂,娇艳夺目。

她觉得自己置身火海,从皮肤到五脏六腑都被烧得疼痛难当,几乎要尖叫。

这时候,李澄空的声音悠悠传进她耳中:“撤去功力,自然消解。”

独孤漱溟停功,灼热瞬间消散。

她猛的瞪大明眸。

李澄空迎上她的怒目,温和平静,恭敬从容:“殿下,娘娘现在不能碰的。”

“你不早说!”独孤漱溟咬牙。

李澄空摇头:“没想到殿下会如此鲁莽。”

“李!澄!空!”独孤漱溟缓缓道:“你以为本宫奈何不得你,是不是?”

李澄空一幅疑惑神色:“殿下何出此言?”

他随即道:“殿下贵为公主之尊,一言便能定我这孝陵种菜太监生死,我岂能不知?”

独孤漱溟双眼寒光迸射。

李澄空恭敬的微笑,对视。

在搜索引擎输入 超脑太监 无线电子书 或者 "超脑太监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超脑太监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