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大胆狂厨

第195章 过桥米线

更新时间:2020-01-12  作者:曾几执迷
主赛场上,众人听了舒望京的点评之后,这才恍然。

鱼稣羹的传统做法是不会在底汤里添加乌醋、米醋的。

因为,鱼稣羹的底汤必须足够鲜香清澈。

如果熬出来的汤不够鲜,或者汤色不够清澈,那么这种鱼稣羹就不是合格的鱼稣羹。

许多厨师在做这道菜时,极少会想到在汤中添加有可能会降低底汤鲜度的佐料。

凌照池烹饪鱼稣羹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失误。

相反,每道细节他都做的很好。

可是。

过犹不及了。

鱼稣羹的特点是汤鲜美味。

但却也不能太过于鲜。

凌照池只是在照本宣科,将自己从别人那里学来的菜谱发挥到了极致。

但却没想过菜谱本身可能还存在着小问题,也从没想过要改良改进。

他没想到的事情,姚禹想到了。

所以,凌照池输了。

有时候,决定胜负的不一定是厨师的厨艺,还有烹饪的思路。

想明白了这一点,凌照池有些懊恼。

原本,他的确有赢的机会。

可结果却是如此。

这只能说,凌照池输得不冤。

击败了凌照池后,姚禹剩下的对手只剩一个。

他的目光投向了待战区,然后锁定在了吴中柳身上。

待战区里,吴中柳缓缓起身,走了下来。

姚禹没有明言最后要挑战的是谁,但两人无声的目光交锋已经说明了一切。

吴中柳有着典型的男模身材,五官线条比较立体。

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很硬朗俊秀的感觉。

姚禹看着吴中柳一步一步走到场上,眸光沉静。

他双目之中仿佛映着一片烟波浩渺,波光粼粼的湖水,对着吴中柳道:“我本来还是挺欣赏你的。”

“欣赏?没想到目中无人的禹狂徒也会说出这样的话。”吴中柳轻笑。

姚禹撇了撇嘴,说:

“你对我有敌意?这不要紧。”

“反正厨艺界中看我不顺眼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但你不应该在复活赛中当众把我师弟做的菜倒进垃圾桶,这就过份了。”

“陈立做的菜本来就不行。难吃的菜,就只配倒进垃圾桶里!”吴中柳听了这话,反倒笑着挑衅,“姚禹,你这是想为他出头吗?”

姚禹眼睛眯了眯。

他也不生气,只是打量了一会儿吴中柳,忽然说道:“这场比赛,我们加点彩头如何?”

“彩头?你想赌什么?”吴中柳听到这话,突然心中微寒。

他没来由地想起了那张天价约战贴。

名选赛区域赛刚开始的时候,沈林轩和凌照池就在望海楼上挑衅过姚禹。

然后被姚禹一张价值千万的约战帖砸得灰头土脸,只得装死。

若不是后来冒出了个傻缺洪世朴替他们吸引了火力,只怕他们两人会被姚禹的粉丝们喷出翔来。

而现在,姚禹又要和他当众打赌。

那他又会提出怎样条件苛刻的赌约呢。

姚禹侧着脑袋,假装思考了两秒,道:

“我本来是想跟你赌,这场对决谁要是输了,就直接弃赛,后面的比赛就别参加了。”

“但我料想,你应该没这个胆量。而且举办方可能也不允许以此为赌注。”

“所以,我们不如就赌,如果你输了,你就从鹿鸣集团辞职走人,然后来我所在的餐厅,给陈立打三个月的下手。”

“你看怎么样?”

姚禹和吴中柳的领口都是别着麦克风的。

他这话说完,全场观众顿时哗然。

坐在观众席上陈绍峰更是气得眉毛都竖了起来。

吴中柳可是他们集团公司的招牌大厨。

当初陈绍峰为了把这个厨艺高超的玉食榜第二挖到他们集团,也是花费了大力气的。

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有吴中柳这块招牌在,才使得鹿鸣集团,成为许多年轻名厨都愿意就职的优质单位。

姚禹此举,虽然是冲着吴中柳去的。

可一旦造成既定事实,也会给鹿鸣集团的声誉带来很大的不利影响。

吴中柳听到这话,也是瞬间色变。

姚禹抛出这种赌注,摆明了就是要羞辱他。

“姚禹,如果要是你输了,你又如何?”吴中柳阴怒着脸道。

姚禹闻言,一脸轻松道:

“若我输了,任凭由你发落。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我…好!我就……”吴中柳被姚禹如此相激,不接招也得接招了。

否则,他若退避,就会给大众留下一个欺软怕硬的印象。

有时候,名厨真的会被名声所累。

而在许多经常参加比赛的厨师眼里,输不可怕,怕才可怕。

然而。

就在吴中柳要答应这场意气之争时,收到指令的裁判却出来叫停了:

“两位,如果你们要在名选赛上打赌,就只能失去参赛资格。顺便多说一句,这是举办方刚定下的规矩。希望两位能够遵守。”

名选赛的举办方是华夏厨协。

在这场连环对决进行的时候,几位厨协大佬也在幕后关注着比赛动态。

当姚禹和吴中柳产生言语冲突,并准备打赌的时候,几位厨协大佬就立刻让工作人员接通了现场裁判的耳麦,让裁判阻止两人。

厨协干涉阻止他们对赌的原因有两个。

其一,在名选赛上定下这么赌约会给比赛带来不好的影响。

第二,吴中柳是今年国家队的内定主力选手。

厨协还指望着他能出征世青赛和奥烹赛,所以自然不能让姚禹把吴中柳搅合得灰头土脸。

同样,姚禹也是华夏年轻厨师里的一杆大旗。

他既然已经回归,那么未来,厨协肯定也是会重用他的。

不论姚禹还是吴中柳,都代表着华夏厨艺界的未来。厨协的大佬们不会希望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名声受损。

姚禹见裁判出来阻止,并没有觉得意外。

他笑了笑道:

“既然举办方有规定,那么这个赌约就延后吧。当然,吴中柳你要怕了,也可以拒绝。”

“我只有一句话。对我有意见的人,尽管冲着我来。谁要是拿我师弟撒气,那就请多掂量掂量后果!”

观战席上,沈秋明一群人听了这话,纷纷打趣:“陈立啊,你师兄对你可是真爱啊!”

比赛转播间里。

正通过大屏幕观战的厨协总会的会长穆松铭哑然失笑,道:“这个姚禹,还真是护短。”

关山远和名厨会的孙成藩同样也在这里。

关山远手捧着一杯清茶道:

“姚禹是个能力很强的人。等到名选赛结束,他多半会答应担任青厨二队的助教,也会和陆沉鱼一起出征世青赛。”

“但提前是,我们不能姑息沈公培。”

此刻在转播间里的人都是厨协总会的核心人员,穆松铭与关山远说话也不用顾忌什么。

他敲了敲桌子道:

“有关沈公培的种种违规行径,证据都收集齐了吗?”

关山远说:

“已经收集了大半,我们掌握了沈公培曾经收买技术人员窃取厨协数据库的证据,但还有一些事情,尚在调查之中。”

穆松铭点了点头,对孙成藩道:

“老孙啊,咱们厨协,虽说也没有什么对国家发展非常重要的机密。但那些因为沈公培,而被窃走丢失的数据档案,还是要尽量追回的。”

“正好,沈公培也有意和你结成亲家。你不妨旁多和他接触接触,先稳住他。”

孙成藩苦笑道:

“你们要敲打沈公培,何必拉上我呢。”

“据我说知,沈公培也没有别的坏心,就是喜欢四处收集厨谱,然后想为他的儿子铺平道路,让沈林轩以后能在厨协中发展得更顺当。”

关山远摇了摇头说:

“他如果想通过正当途径在厨协里谋个要职,各凭本事,没人会横加阻扰。”

“可是你看看沈公培这些年来都做了什么,打压后辈,收买厨协工作人员,偷盗厨协数据库,不顾大局,妨碍名选赛公正。”

“一桩桩,一件件,哪像是一个正经厨师会做的事情!”

“若是以后厨协的话语权真落到这种人手里,那厨协还不得被搞的乌烟瘴气。”

“犯了错,就该受到处罚。像沈公培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理出厨协!”

“那沈林轩怎么办?”孙成藩问。

穆松铭想了想说:

“沈公培做的那些事情,沈林轩未必都有参与。还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吧。”

“如果以后沈林轩再犯错,那就照章处理。”

赛场上,在几位厨协大佬言谈间决定了沈公培命运的时候,姚禹和吴中柳也开始挑选食材,准备烹饪。

为了避免姚禹再出幺蛾子,裁判这一次抽选赛题的速度很快。

最后一场对决,两人抽到的赛题是——过桥米线!

哦豁,南云省的经典小吃,滇菜中的灵魂菜品。

同时,这也是吴中柳很擅长做的一道菜。

在本场比赛中,举办方没有给他们准备现成的面条和粉条。

所以要做过桥米线,他们就得先动作制作米粉。

工作人员准备的厨具倒是很齐全。

得知两人抽中过桥米线后,立刻就有人搬了两台面粮机进来。

面粮机,就是自己做面条、粉条的机器。

许多老字号的米粉店和面馆,为了确保米粉和面条的品质,都会自备这种设备,生产自己制作的米面杂粮用来招待客人。

姚禹也是专门学过的,自然也会用这种机器。

米粉的做法其实不复杂。

首先,选用干净的大米,放入料理机中打成粉状的粉米。

然后粉末状的粉米与淀粉按比例调和,再倒入凉水中搅合均匀。

这一步骤,与平常厨师和面没多少区别。

不少厂家在制作米粉时,往往会在这一步骤添加凝胶片、食用蜡、乳化剂等各种食品添加剂。

那些食品添加剂的作用有两个。

第一,防腐。

第二,提升米粉的颜值,使得米粉看起来更加凝实、光滑、鲜亮。

甚至,有些不法厂家唯利是图,会在制作米粉的过程中添加明矾。

明矾是一种价格很低廉的铝制添加剂,而铝制添加剂一旦食入体内就无法排除。

经常食用添加了明矾的食品会使人智力严重受损,严重影响危害到儿童的身心发育,也会使得老年人易患老年痴呆。

在过去,国内对于食品添加剂还没有严格规范和认知的年代。

明矾曾经被广泛用于馒头、粉条、油条的制作当中。

尤其是炸油条。

过去的摊贩要想把油条炸得金黄酥脆,就不得不使用明矾。

尽管后来,国家已经严令禁制在食品制作过程中添加明矾,但还是会有很多小摊小贩和小厂家罔顾相关法规,暗中添加。

因此,大家在挑选米粉,尤其是粉干时一定要注意细心辨别。

一般而言,弹性非常大,韧度很强的米粉、QQ粉之类的,都会添加大量凝固性添加剂。

即便里头没有明矾,添加剂也一定比其他粉类多。吃多了对身体并无好处。

而加入了明矾的粉条,价格会比同类米粉便宜不少,颜色通常也都非常鲜艳亮白。

就算将之泡入热水中,在五六分钟内也不会明显变软。

相反,不含任何添加剂的米粉、粉干,都是易脆的,不耐煮的。

纯天然的自制米粉,一旦在热水中沸煮超过三四分钟,就会完全化开。

所以,消费者们如果发现自己买的米粉用大火煮了将近十分钟都煮不烂,那这种米粉,还是建议直接倒进垃圾桶吧。

不过,红薯粉丝另当别论。那种粉丝,与以大米为主的米粉,有较大的区别。

可就算是红薯粉丝,提前用凉水浸泡后,也用不着再煮那么久。

姚禹和吴中柳要做的米粉都是现做现用的,不必考虑米粉的保质期,自然也不会添加任何添加剂。

揉好的粉团塞入面粮机里,然后启动面粮机的相关功能,就能将粉团压成米粉,从出口处排出。

刚刚挤压出来的米粉是温热的。

必须事先在面粮机出口处准备一个不锈钢脸盆,盆中倒入凉水。

这样,新鲜出炉的米粉正好就能落入凉水中冷却。

刚出炉的粉条要过两到三遍冷水,直到将米粉漂洗干净了,就可以团成一团,放入冰箱里低温冷藏。

因为要做的是过桥米线,姚禹和吴中柳在制作米粉的时候,都选择将粉团尽量做成最细的那种。

粉条备好之后,两人开始处理其他食材。

过桥米线的配菜食材千变万化,但主流口味基本分两种,一种是酸鲜,一种是爆辣。

姚禹觉得,总是用秘制红油欺负人也挺没意思的。

所以这一回,他不打算做爆辣口味的米线。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胆狂厨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大胆狂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大胆狂厨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