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大胆狂厨

第169章 恋爱的酸臭味

更新时间:2020-01-09  作者:曾几执迷
琴岛大学城。

下午三点后,姚禹的临时小店里再次坐满了食客。

这些食客,有一大半和刘子柒一样,是姚禹的铁杆粉丝。

剩下的一小部分,都是陆沉鱼的忠实崇拜者。

这倒不是说,陆沉鱼的粉丝数量没有姚禹多。

只是,陆沉鱼的粉丝大多数都是业内的同行和男粉丝。而男粉们在追星这种事情上,向来是不太会付诸于行动。

更何况,他们多半视姚禹为情敌。

在明知姚禹和陆沉鱼在一起时,就更不会特地凑过来当陪衬的绿叶了。

粉丝们的支持力度是相当给力的。

从下午三点到五点,临时小店里就没有断过客流。

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在用餐高峰期过来,只会增加姚禹和陆沉鱼的工作量。

所以特地选了这个时间段,赶过来支持,为他们冲一波营业额。

虽然举办方早有规定,不允许参赛选手在本轮比赛期间发微博、发传单宣传自己的临时小店。

但是粉丝们自发找上门来,却不违反比赛规则。

在琴岛大学城66个临时营业点处,都或多或少出现了粉丝支援的情况。

但只要他们没有恶意刷营业额,举办方和各临时小店的监察员也不会出面干涉。

因为粉丝们的到来,姚禹的小店再次忙碌。

不过与中午的情况相比,前台小妹赵婧兮的工作量要少很多。

因为,粉丝们会自己动手端菜,会很自觉地自动去消毒柜里取用碗筷。

等到吃完之后,他们也会帮忙清理桌子,然后再付账离开。

瞧着这些如此体贴偶像的粉丝们,现场的赛事监察员惊得目瞪口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食客粉丝可以帮临时小店收拾碗筷吗?

可以吗?

不可以吗?

比赛规则上没有明确规定啊。

何况,每一个粉丝也只是自动清理了自己用过的餐桌,并没有收拾别人的座位,也没有帮忙洗碗、点单。

这应该也不算是充当服务员吧?

再三犹豫之后,赛事监察员选择把姚禹小店里的情况上报。

赛程监控中心的负责人也已从监控视频中发现了姚禹小店的情况。

此时,华夏厨协总会的副会长关山远和名厨会的会长孙成藩正好来到监控中心视察工作。

两人得知了姚禹小店的情况后,关山远笑了笑:

“如果只是这种小事,不必干涉。”

“姚禹和陆沉鱼能有这么多热心粉丝的支持,也是他们个人能力体现的一部分。”

关山远对于姚禹的印象极深。

他不仅是厨协总会的副会长,也是名选赛赛事筹备的总负责人。

没有人比他更关心比赛的公正性。

上次关山远通过直播察觉到姚禹在比赛中使用的蒸箱被人动了手脚后,便感到十分震怒。

为了维护名选赛的公正性和声誉,

关山远当时就让助理通知人在申城总负责人的顾岳鸣彻查此事。

并且,关山远还因此特地整肃了一次纪律,从赛委会中清理掉了一群蛀虫。

也正是因为关山远表现出来的这种态度,使得现在赛委会的员工们都不敢在工作中有丝毫懈怠。

临时小店内。

最先赶来捧场的刘子柒几人已经离开了。

姚禹此时正在和最后几位粉丝合影。

当他将所有粉丝都送走后,赵婧兮不禁感慨:

“我现在有些羡慕你们了。居然有这么多忠诚可爱的粉丝。因为他们的到来,我们的营业额又暴涨了一大截呢!”

姚禹笑了笑,说:

“大家抓紧时间把剩下的食材都处理了吧。再过半个小时,晚高峰就来了。”

姚禹的预测没有错。

临时小店没过太久,又迎来了一波密集的客流。

今天中午前来用餐的食客们大多都没有把代餐券用完。

他们也很少能吃到如此可口而美味的饭菜。

所以,绝大部分食客中午吃过之后,都决定晚上再来大吃一顿。

有了这些食客作为基本盘,晚上小店里的销量想差都差不到哪去。

点单、做菜、端茶、送水、招呼客人、结账收拾碗筷桌椅……

姚禹四人就这样又忙忙碌碌了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间,竟然就把临时小店里的备菜全部销售一空。

别说是麻婆豆腐、香辣鸡翅的原料了,就连用来榨汁的鲜橙子也就只剩下了两三个。

而这个时候,时间才刚刚到晚上七点半。

临时小店外,仍旧聚着一群不愿离去顾客。

其中一位带着老伴赶过来的老大爷更抱怨道:

“你们是怎么开店的啊。材料也不多备一些。我家老太婆就想吃一顿陆家传人做的菜。”

“听说你们今天在琴岛搞比赛,才特地带她从泉城坐火车赶过来。”

“怎么人家菜馆里都还在忙忙碌碌的,你们这边就连菜都没了?”

这位老大爷年纪在七旬左右,个头挺高,说话中气十足,看上去身体很硬朗。

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位满头白发,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老太太眼瞧着老大爷发脾性,劝道:

“好啦,你看看这些孩子也累得不轻,一个个满头大汗的。”

“他们也都不容易,既然菜卖光了,你也别为难他们。”

“那咱们就这样白跑一趟了?”老大爷犹自不满。

他言行举止间,

居然有一种怪怪的老年版霸道总裁范:

“明天老秦家闺女结婚,咱们还要赶回去参加婚礼。今天吃不到,就只能以后带你去申城陆园吃了。”

“可到了陆园,谁知道那些菜是陆家传人做的还是陆家其他厨师做的?”

姚禹瞧着老大爷虎着脸的样子,也是微微苦笑。

昨天他们在预估备菜数量时,就是按照生意爆火的情况备菜的。

那么多菜,如果让普通菜馆来卖,都足够卖三天了。

可是他们,居然这么快就卖完了。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粉丝们捧场的缘故。

如果下午没有那么多粉丝过来消费,姚禹他们预备的食材数量还是足够撑到晚上九点的。

“大爷,大妈,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的预估有问题。您二位先进来坐一会吧,我们再商量商量,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陆沉鱼听说两位老人家是特意坐火车赶过来的,就为了尝尝自己做的菜,不禁又是感动又是歉然。

毕竟,两位老人的年纪都很大了。还能为了美食跑这一趟,也不容易。

陆沉鱼将两位老人迎进小店,赵婧兮便给他们倒了杯水。

姚禹和白袁初则在外面安抚其他客人。

两人告知其他食客,说小店明天还会营业一天,并且保证,明天会备齐足够的菜量。

送走了其他的客人,姚禹走回店里,看了眼二位老人,对陆沉鱼轻声道:“你打算怎么办?这个时间点,通知供货商送货可来不及。”

陆沉鱼说道:

“我去附近其他小店借点食材来吧。”

“这两位老人家年纪比我爷爷还大,就这么拒之门外也不太好。”

赵婧兮点了点头道:“我觉得可以。凌照池的小店就在附近,找他借点食材他会同意的。”

姚禹闻言,翻了翻白眼道:

“找凌照池干嘛呢。你们老实在店里待着,我去找季荀拿点食材,很快回来。”

说完,姚禹就解下围裙,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向季荀的西餐厅骑过去。

赵婧兮瞧着姚禹离开的背影,有点不明所以:“为什么就不能找凌照池呢?”

一旁,抱着膀子靠着墙的白袁初难得笑了笑道:

“你大概是忙昏头了。他和凌照池可是情敌关系。以姚禹的性格,怎么会向凌照池求助。”

季荀的西餐厅距离姚禹的小店不远,就二百多米的距离。

姚禹踩着单车,风驰电挚,眨眼就到。

季荀的餐厅,营业面积和姚禹的一样。

不过由于他一开始就上报举办方,说要卖西餐,所以他的小店,就被工作人员提前布置得更有西欧风情。

店内灯火通明,唱片机里放着舒缓的音乐。

与姚禹那边经营时的兵慌忙乱不同,季荀的店里虽然也坐满了客人,却不显得喧哗拥挤。

姚禹推门而入,门上的风铃一阵乱响。

他四下一打量,只觉得店里有一种岁月静好,罗曼蒂克的既视感。

正在收银台内结账的季荀抬眼一看,意外道:“姚禹,你不开店,怎么跑我这来了?”

姚禹哈哈一笑:

“老季啊,好久不见,生意兴隆啊!”

“我来你这拿两块牛肉,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说着,姚禹就向后厨走去,真是半点都没把自己当外人。

季荀麻溜给人结了账,赶紧拦到姚禹身前:“哎,不是。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话说清楚了。”

姚禹见季荀不肯放自己进去,便把自己店里的情况和那对老年夫妇的事情说了下。

季荀听说姚禹他们已经准备打烊了,不由啧啧称奇:“可以嘛,前后两任玉食榜联手就是不一样。”

“哎呀,都是基操啦,勿六勿六。”姚禹催促道:

“你赶紧让我进去了。我就拿两块牛肉,再拿点洋葱、胡萝卜什么的就行了,不会把你后厨搬空的。”

季荀和姚禹也是老熟人了。

他不为所动,摇头笑道:

“如果是陆沉鱼过来,要拿点食材,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给了。”

“但既然是你小子嘛,乖乖去那边刷卡付帐。”

“规矩你懂的,本店只收代餐券。”

“我靠!季大脑袋,咱们这么熟的交情,拿你一点食材你好意思收钱?”姚禹顿时惊了,一脸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的表情。

季荀微笑道:

“是不好意思收,所以我收代餐券啊。”

“赶紧的,120元代餐券交出来。不要耽搁大家的宝贵时间。”

姚禹见季荀老神在在,一副吃定自己的样子,也着实无可奈何,只好用手机兑换了代餐券刷给他。

季荀收到了代餐券,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在外面等着吧。我去拿东西给你。”

说完,他转身走进了后厨。

不一会儿,季荀就拿着一个手提袋走了出来。

里面装着半斤牛肉,还有半条金枪鱼和洋葱、胡萝卜、四个鸡蛋、西芹、土豆、苹果、奶酪等食材。

虽然每一样都不多,但带回去也足以搭配做出四五道菜了。

姚禹也没细看,反正季荀也不会给他劣质食材。

他扫了眼手提袋,撇了撇嘴对季荀道:“奸商,告辞!”

季荀稳如老狗,笑容满面:“欢迎再来啊,下次给你打九折。”

回到小店,姚禹将食材交给陆沉鱼。

陆沉鱼接过之后便进入后厨处理。

由于这对老夫妇想吃的是陆沉鱼做的菜,赵婧兮和白袁初就没跟着摻合。

姚禹跟进后厨后,也就是打打下手,没有掌勺。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陆沉鱼便做好了一道苹果饭、一道土豆烧牛肉、一道香煎金枪鱼、一道西芹蛋花汤端了出来。

三菜一汤,上桌之后,香气扑鼻。

忙了一下午的赵婧兮闻着味就饿了。

陆沉鱼将饭菜端到桌前,微笑道:

“食材有限,时间上也来不及,做不了传统的陆家菜,还请两位老人家见谅。”

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道:

“挺好的,这菜挺好的。闺女啊,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

“不麻烦的,而且有人打下手,做菜很快。”陆沉鱼抿嘴一笑,“您二位慢用,有事叫我们。”

一顿简餐,两位银发老人吃的很开心,也很温馨。

看着老大爷时不时给老奶奶夹菜的场景,

坐在店门口的赵婧兮不禁羡慕道:

“白头偕老,到老了还能这么恩爱,真让人羡慕。我以后要是有这样的爱情就好了。”

陆沉鱼也笑着说:“是挺让人羡慕的,和我爷爷奶奶一样。”

姚禹闻言,立刻笑道:“你也不必羡慕啊。反正以后你肯定会更幸福的。”

陆沉鱼瞧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能掐会算吗?”

姚禹嘿嘿一笑:“我不用算,我就是知道。”

陆沉鱼皱了皱鼻子,娇俏而可爱地送了姚禹四个字:“装神弄鬼。”

姚禹没再说话,只是柔和地看着陆沉鱼,笑而不语,貌似怎样都看不够。

无论何时,恋爱的酸臭味都能给予单身狗成吨的打击。

一旁,白袁初和赵婧兮瞧见他们你侬我侬的表情,都不由打了个寒颤,不动声色地迅速远离了两人。


在搜索引擎输入 大胆狂厨 无线电子书 或者 "大胆狂厨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大胆狂厨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