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39章 成神之日,震荡八方

更新时间:2020-11-16  作者:起酥面包
“汪儿,好久不见!”

第一个开口打招呼的居然是刘伟龙,洋溢着满脸的笑容,点头招手,特别热情。

汪言微微一怔。

哟,这就要向我服软示好啦?

好突然的样子……

不过,你是不是傻啊?!

张楷路名泽等人亦纷纷转头,或审视、或玩味的望向刘伟龙。

“那谁啊?”

“不认识。”

“好像是矿省鼓角的小兄弟,汪少的同学吧?”

一众人里,惟有李小多去过鼓角,对刘伟龙眼熟,却不甚明了双方的关系。

大家一听,纷纷对刘伟龙刮目相看。

然而刘伟龙刚刚得意不到一秒,咧着嘴,正要把牙花子笑得露出来,身前突然飞过来一个包。

啪的一下,砸到胸前。

刘伟龙下意识的接住,迷糊了。

谁砸我?

下一秒,扔出包的刘放,坐在轮椅上就开始破口大骂。

“你他妈是干什么的?轮得到你先打招呼?汪儿是你叫的?我都得叫哥,你他妈得叫爷!有没有点规矩?啊?!”

刘放坐在轮椅上,回头就是一顿喷,把刘伟龙和周围的鼓角二代全都喷懵哔了。

真是一点都没给留面子。

按说,这事儿干的挺得罪人的。

今天这么个场合,聚着的全是大少,谁不要脸?

不提矿省这帮二代具体实力如何,最起码,大家都是跟着王懿博来的,而且抱着团,代表的是一个大集体。

不管刘伟龙对错,面子上总要过得去。

人家王懿博的亲爹是矿省国有独资企业、国内最大炼焦煤生产基地(矿省焦煤集团)的D组成员,下属骨干核心企业西山集团的一把手。

中移动确实比焦煤集团牛哔,但你刘放的父亲只是三哥,行政级别可真没差啥。

就算现在企业里不讲究行政级别了,可是论起背景,俩人差得真心不多。

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是吧?

大家下意识的就转头看向王懿博。

结果王懿博一点没动气,似笑非笑的回过头,瞥了刘伟龙一眼,挑挑眉。

“大家都知道你是汪神的同学,不用这么迫不及待,该到你叙旧的时候,自然有你表现的机会。”

一句敲打出来,刘伟龙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却又不敢炸刺儿,只好堆着笑连连点头:“是,是小弟年纪轻不懂事怪我,怪我!”

王懿博不置可否的笑笑伸手一指刘伟龙怀里的包:“今儿你就替放哥看好包别再丢人现眼了,好吧?”

这就变成打杂的看包小弟了?!

刘伟龙快委屈哭了。

可又不敢拒绝挤出笑脸,忍辱点头。

帝都这帮人精们恍然大悟。

感情这是一个小崽子想贴着汪少自抬身价扯着虎皮装哔,结果被人当场揭穿啊?

怪不得刘放骂丫不懂规矩。

第一个打招呼,轮得到你?!

再是同学都不行!

得按照地位高低、关系远近来排。

论资排辈这种事儿,在很多时候都是陋习。

但是偶尔也极其有必要。

就比如陌生社交中先介绍谁,谁先开口,都有讲究。

搁在商务谈判中,这叫商务礼仪,搁在国事访问里这叫外交礼仪。

这绝对不是小题大做。

因为,你必须要让双方第一时间知道谁更重要,谁是谈判的主事人然后给予相应规格的接待。

大家都忙,你不突出重点结果就是所有人都乱成一团分不清主次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社交的规矩,绝不是为了人为的划分出等级,而是为了明确重点、提升效率。

在这一点上,全世界都一样。

哪怕号称自由皿煮开放的西方社会,照样严格遵循此类礼仪,谁是主客、谁是主捧,每一次都排得明明白白。

所以刘伟龙一上来就装熟抢着打招呼,行为相当幼稚,而且很犯忌讳。

要是没人跟丫一般见识,可能也就让他混过去了。

结果碰到刘放这么一个小霸王,当场就给骂到灰头土脸、下不来台。

这个小插曲一出来,矿省二代们的心里都有些发紧。

就感觉今天的宴会,没有预想中的那么简单。

正犹豫着,汪言主动迎过来了。

“放哥,看来恢复得挺好啊?中气这叫一个足。”

刘放嘿嘿一笑,戾气全消:“汪哥,托您的福,这几天吃的好睡的香,就是缺酒喝,今儿我妈好不容易准我放风,咱得整一场,不醉不归!”

李小多跟在汪言身旁,接手轮椅的同时,顺手就塞过来一瓶啤酒。

“酒管够,但是今儿你得闭嘴,别特么大嘴巴一张可哪儿乱喷,汪神的同学老乡,都是今天的贵客。”

这就是来圆场给面子的。

刘放撇撇嘴,心里不以为然,可还是安静下来。

于是汪言就主动跟王懿博打了招呼:“王哥,好久不见,你好你好。”

王懿博笑容满面,握手时上了两只手,称呼更是叫上汪神。

“汪神,最近您搞出来的场面,太给咱们矿省兄弟涨脸了!听说今天是给您接风,兄弟姐妹们不请自来,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当面瞻仰一下风采,再站后面敲敲鼓、摇摇旗!”

上次见面时,王懿博还是叫的小兄弟,姿态上站在高处,带着些居高临下。

今天再见,直接错开年龄身份,以附庸自居。

话说的好听,张楷、路名泽、红三等人就脸带笑意,围了过来,很给面子的一一打了招呼。

等到矿省二代领头人王懿博跟红三他们寒暄完,算是认识了,他又转过头,一一介绍同来的朋友们。

第一个向帝都二代们介绍的,就是何梦。

“这是何梦何公主,汪神的同班同学,最好的朋友。”

大家一听,表情基本都是肃然起敬,而眼神就贼兮兮的,在狗哥和何梦脸上来回打量个不停。

“哟,妹子真漂亮!”

“欢迎欢迎,小何能来,蓬荜生辉!”

“落落大方,姿容妍秀,跟真公主也不差什么了。”

马屁不要钱似的拍过去,给足了何梦场面。

而何梦也确实称得上是家教严谨,落落大方,该谢的谢,不好接的就点头微笑,话不多,却很立得住。

只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搁以往,不管出席什么场合,介绍她的时候,基本都是说:“这是何泓源的女儿”、“这是香山源公主”、“这是我们实验第一美女”

从来都是无往不利。

今天倒好,直接一句“汪言的好朋友”。

理智上可以理解,帝都这地界,谁认什么香山源?

不就是一家乡下的房地产开发商么!

要不是冲着汪言的面子,人家能这么热情?

但是感情上却不好接受。

毕竟和汪言没有多么亲密的关系,现在让人介绍得像个附庸似的,多少有点伤自尊。

可是,又不能不认。

想要接触这种顶级圈子,你就必须得有一个标签。

自身的背景不够用,可不就得借着汪言的虎皮披一披么!

刘伟龙干的就是同样的事,而且是主动干的,可惜面子不够用,被人家当场拆穿,灰头土脸。

何梦却是被动的。

但是她既不能驳了王懿博的好意,又不想真的借着汪言去狐假虎威,所以话才那么少,矜持疏离。

汪言冷眼旁观,心里大约又数了。

于是对她笑笑,招呼得很简单:“谢谢你特意过来。”

何梦反倒自在了许多,心里的压力消散大半,准备好的贺词顺利出口。

“别客气,你最近做的事,真的是让每一个朋友都感觉与有荣焉,我们在同学群里聊起来,都特别兴奋、特别骄傲。”

语气稍嫌平淡,并不花痴,但态度是诚恳的。

汪言觉得这话茬不好接——主要是因为人太多,接浅了没意义,接深了不方便,索性就笑笑拉倒。

接下来,又介绍了两个矿省公子,然后到了端木秦武。

大端木的表情极其复杂,眼神闪烁,显然是还没想清楚该怎么面对这个情敌。

干笑一声,酸溜溜道:“全国网友都等着你发文解释,结果你第一篇微博就是表白,汪大少,你还真是敢想敢干……”

然后没用汪言回应,端木楚歌抢在前头,“仗义执言”。

“哥你懂啥,这是忠贞又浪漫!就你送礼的那两下子,都不如汪言动动手指头,别怪人家三万姐姐看不上你,我都嫌弃你又蠢又直!”

周围人都被小端木给逗乐了。

结果她还没发挥完,笑嘻嘻又道:“偶像待会咱俩合个影啊!我今天就是冲着你来的,如果方便,待会最好直接把我带走!实在不方便,另约个时间,我怎么都可以的!嘻嘻”

端木秦武脸都绿了。

气急败坏的骂,却又不敢大声:“你能矜持点不?!啊?!咱家缺过你钱花啊?!”

端木楚歌压根不理会,仰着头看着汪言的脸,抿嘴似撒娇,大眼睛咔吧咔吧似放电。

一众美女大少冷眼旁观,有人觉得有趣,有人咬牙切齿。

Dina没怎么生气,倒是有点绝望,挽着左璐发出一声哀嚎:“这竞争压力,快赶上我当年考帝影了!”

左璐柔声道:“不行就放弃嘛,没必要勉强自己。”

Dina不干。

“凭什么啊?我要求又没多高,签我进王庭影业就行,干嘛放弃?!”

旁边有位茶艺师突然接口:“呵,真要那么简单,你直接去王庭影业报名啊?都是差不多的心思,你装什么纯!”

女人一多,撕逼无处不在。

Dina瞥过去一眼,认出来是那位陪了张楷的小嫩模,不屑的冷笑一声,没回话。

和这种胸大无脑只知道卖的女人,没什么好讲的。

反倒是左璐好心打圆场,笑道:“不一样的,重视程度肯定有区别呀!像汪少这种有能力又有素质的男人,谁不想结个善缘?”

睡不睡的不敢想那么多,混个脸熟,加个微信,就是难得的资本了。

郭厚禹一走,白雪也挺被孤立的,闻言立即点头附和。

“是啊,仗义率性有才华,人送外号华夏少女大统领,和他聊两句都能把我美上天了,我可不敢想那么多……”

“出息!”

嫩模里有人撇嘴嘲笑:“男人啊,私底下都一个样,你不去尝试,怎么知道一定睡不到?”

“就是嘛!就像炒菜,软硬咸淡,你不尝尝怎么知道?”

“又没指望着结婚,像汪少这种男人,有机会就要冲,图个别后悔,想那么多,怕这怕那,有意思吗?”

“和你们聊这个本身就挺没意思的。”

“嘁,那你就慢慢在心里幻想吧!”

两拨人不太能聊得来,鸡同鸭讲,但是,其实本质都是一样的——

都想往汪言身边凑。

或为名,或为利,或为止痒,或为满足虚荣心,不一而足。

这就是汪言目前的行情,一日成名天下馋。

然而狗哥本人却因为最近一直没有出过门,接触的都是身边的熟人朋友,所以对于外界变化体会得并不深刻,于是,就被端木楚歌的直白引诱给吓了一跳。

这姑娘,当年上高中的时候挺高冷、挺矜持的啊?

想了想,感觉今天这场合实在不适合浪,当即摆手告饶。

“别闹,同学一场,想聚什么时候都能聚,当着我高中暗恋对象的面,你别坑我。”

大家顿时把目光转向何梦,“噢”的一声开始起哄。

端木楚歌不服气的嘀咕一声:“切!她有什么好的?她有的我都有,她不能做的,我都能做!”

汪言笑而不语,没再接茬。

这姑娘太会顺杆爬了,坚决不能给机会。

于是,端木楚歌就特别不服气的转头盯着何梦。

何梦微微扬起下巴,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刚才那点小别扭,顿时消散一空。

然而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当她开始为此得意时,就意味着她已经默默接受了自己远不如汪言的事实。

和老乡们叙旧花了不少时间,帝都这边的大少整体都很给面子,让矿省这边的二代们兴奋得够呛。

大家心里都有逼数,知道是谁带来的改变,隐隐约约间,开始以汪言为主。

王懿博也不恼,反而把姿态摆得很低。

这大少太务实了,谁能给他带来实际的好处,谁就是大哥。

虚名?真就一点都不在乎。

正热闹着,林柏洲、水货、大黄、小吕等人结伴到场。

按身份身家背景算,他们不够格参加今天的爬梯,甚至,就连开趴的消息都收不到。

不过,作为汪言在帝都地界关系最好的朋友,也就是富贵哥一句话的事儿。

白粥看到汪言倒是挺淡定的,剩下那几个,全都激动得脸通红。

舔狗吕嘴唇直哆嗦:“汪爷,太给力了!”

舔狗黄满脑子骚操作:“哥,待会咱俩合个影呗?我发到朋友圈里装装哔,贼有面儿!”

吕亦晨马上怒目而视:“你想的美!汪爷从来不拍照,谦虚低调,你算老几?”

“我肯定打码啊!”

大黄立即反驳:“我和大哥认识的时间比你早多了,用得着你哔哔?”

汪言好生纳闷,问林柏洲:“他俩咋回事?”

白粥悄声回道:“最近一直在争夺你身边狗腿子一号的位置,撕得厉害,凑一块儿就吵……”

狗哥啼笑皆非。

你俩的路,越走越宽了啊!

汪言懒得理会俩舔狗争宠,和林柏舟慢慢聊着天。

“薇薇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她不喜欢今天的场合,小琉璃来不了,她索性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汪言就很好奇:“还没忙完?到底在忙什么啊?”

林柏舟摇头:“我也不大懂。好像是最近很火的那个区块链的项目吧?她一个闺蜜拉着她搞的,我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哦……”

汪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最近也有挺多人找我合作、投资,进军区块链。我忙得厉害,没时间细琢磨,公司里倒是攒着一堆项目计划书,等闲下来,我仔细看看。”

林柏舟生怕耽误汪言的正事,急忙婉拒:“别,你的事重要,集中精力搞辩论吧。她那点投资,亏才能亏几个钱,不用管她。”

汪言摇头笑笑:“也不全是为了她。

15年一整年,鹰酱那边给区块链相关项目融了差不多10亿美元,是一条比较火的新赛道。

国内虽然没什么大动静,但也有人在关注在尝试,是有可能成为新机会的,我看看再说。”

“真的啊?”

林柏舟顿时有点兴奋。

现在,汪总是公认的商业奇才,不少自媒体、大V都在卖力吹嘘,顶级商业杂志的采访递过去一份又一份,接都接不过来。

哥们儿之间私下聊天,都对汪言的眼光佩服得不行。

所以,汪言随口一句新赛道,顿时让林柏洲都起了参一手的心思。

始终陪在附近的路名泽李小多更是双眼放光,跃跃欲试。

“汪神,你要真觉得有戏,那咱们一起搞一家公司怎么样?资金我们凑,你当CEO!”

“再议吧。现在谈这个太早了。”

富贵哥果断摆手拒绝。

开什么玩笑,我就随口一提有可能,你们还真要埋头往里冲?

项目书我都没看过一眼呢!

直播平台乱战、打车软件乱战、共享单车乱战、P2P乱战……

有戏的行业那么多,非得盯着我干嘛啊?

正嘀咕着,红三突然冒出来一句:“不管干什么,反正我只信得过你!

合伙做生意,人品第一,能力第二,人脉第三。人脉背景我们不缺,就缺一个有能力有信誉的带头人。

言子,回头找个时间,咱们坐下来好好琢磨琢磨,兄弟伙儿一起做点事!”

大家哄笑应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拱火。

汪大少心里直翻白眼。

真就赖上我了是吧?

其实有些事儿汪言不太懂,毕竟接触到上层的时间太短,所以没有意识到,红英的想法委实没毛病。

这些二代,借着家里的关系小打小闹,赚点零花钱,都有各自的路子。

但是,基本不敢大搞。

现在不同于十年前,谁都怕影响到家里长辈,一个个早都学谨慎了。

而要是搞正经生意呢,自己又没那水平。

找别人合作?

圈外的信不过,生怕被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给套住,出事儿了还是影响家里。

圈里的就这么几个,玩起来一个比一个疯,干正事儿啥也不是。

所以就很为难。

现在的生态环境真是跟以前截然不同了,再早些年,一省里最好最赚钱最省心的生意,会在谁手里,大家都懂。

如今呢,只能是各凭本事,甚至有些敏感的生意,红三等人碰都不敢碰。

社会在发展进步,有些事,开始讲基本法了。

所以别看刘放喊得欢,叫嚣着要把移动的三方业务全给汪言,可是,老刘拉着汪言聊天的时候,一个字都没提那些。

为什么?

就是不想在主管领域有太多牵扯嘛!

汪大少不缺钱,压根没往什么三方业务上动心思,几次接触,试探都没有一句。

所以,老刘才对汪言的评价那么高,到处跟朋友讲“小汪这孩子仗义又懂事儿,特别好”。

说多了,总有作用的。

红父观察了好一段时间,回头告诉红英:“这朋友可以深交。”

这才有了今天红英的表态。

在圈子里一直低调的三哥,是真心想以汪言为主,搞点正经事业来着。

是信任,更是赌博。

其实狗哥心里仍有顾虑,不过场面上肯定不会差。

温和笑道:“那就慢慢聊,机会都是碰出来的,咱们处的时间还长着,不急。”

一半像承诺,一半像推脱,就看你怎么听。

红英等人倒是挺开心的,觉得有个口子就好。

热闹一阵,人越来越多,大家没法再聚在一起了。

各有各的熟人,都得去搞接待,然后一个一个的领到汪言面前,打个招呼混个脸熟。

今儿这爬梯,真就是专门为富贵哥搞的。

往最中间一站,就没闲下来过。

“汪神,这是国开行许副行长的公子,我发小!”

“汪神,丫叫张亦炎,我铁哥们,亲爹是首都航空公司一把手!”

“言子,来认识一个好哥们,你叫安哥就行,早些年我那辆车挂的是zy警备区车牌,就你安哥给要的。”

“汪神……”

不夸张的讲,规格是真尼玛高到离谱。

来的基本都是二十啷当岁的同龄人,家里最差的都有10亿身家,稍好一点就是各种大型国企的太子、二太子。

刘畅带来的那几个闺蜜更吓人,基本都是真正“有关部门”的小公主。

畅畅姐嘻嘻坏笑:“汪儿我跟你讲哦,我的闺蜜,平时可是从来不参加类似聚会的,请都请不出来,今天都是冲你来的,你看着办吧!”

狗哥都快哭了。

我怎么看着办?!

我不敢办啊!

五个小姐姐,四个比汪言大,围上来就开始叽叽喳喳,贼兮兮的小眼神,把狗子从头打量到脚。

口头调戏更是少不了。

“呀,真帅!”

“就是太能骗人了,长成这样还说自己不好看怕露脸,是不是情债太多怕被人抓包啊?”

“英雄!你真就定死了那个三万啊?”

“对啊对啊,不考虑一下我们畅畅么?”

“英雄救美接以身相许,多浪漫多顺其自然!我们原本都准备好祝福你们了……”

“要是实在看不上畅畅,其实我也可以的……”

“滚啊!别发骚!”

“汪导汪导,您看我能不能演戏啊?嘻嘻!”

之前汪言还以为会是一群大家闺秀来着,接触了才发现,想多了!

都是普通女孩,该八卦时比谁都八卦。

没什么高冷架子,也不会聊什么有关国计民生的大事,基本就是各种家长里短,再加一点追星少女的粉丝味儿。

最最最主要的是……都不好看。

一问工作,要么是高校,要么是国企闲职,还有一个今年高考的小学妹。

小学妹看着汪言时,眼睛里是真的在放光。

腼腆,话不多,紧紧抓着手机,界面就在微信二维码上停着,但是始终没敢开口加好友。

等到寒暄完,姑娘们一起找地方落座,小学妹才开始懊恼。

眼神始终恋恋不舍的跟着汪言。

刘畅塞过来一罐椰奶,笑眯眯问:“是不是特别有压力?”

“嗯……”

小学妹红着脸点点头:“太帅太有气质了,我都不敢开口要微信……”

罗姐哈哈大笑:“看你那纠结劲儿,笑死我们了!”

小学妹不满的抱怨:“你们太过分了,就知道看热闹,都不说帮帮我……以后别说是我姐!”

常姐扭头问:“你看我们谁找他要微信了?”

小学妹顿时一愣。

她亲姐走过来搂住她,叹了口气。

“你别怪我们冷眼旁观,不帮你圆梦,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你懂么?”

罗姐跟着接口:“今儿其实就是一场热闹。我们只想满足一下好奇心,见识见识这位汪少的风采。其实我跟你姐心里都很清楚,大家根本就不是一类人,做不成好朋友,也没必要深交。”

几个姐姐一起点头。

“对,各有各的路,没可能一起走,又何必打扰?”

“光是我们认可他,根本没有意义。其实他既不需要我们的认可,也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而我们身上有什么值得汪言重视的东西么?最有价值的无非是父辈的能量,然而人家现在也不缺。”

“所以喽,点到为止,才是最好的。”

小学妹楞住了。

扭头看看那些仍然趋之若鹜的嫩模美女,隐约想明白了一些什么,却又提炼不出来。

左思右想,她突然转头望向刘畅。

“畅畅姐,汪言救了你的命,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他么?”

“喜欢?那肯定是喜欢的啊,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嘛!”

刘畅抿了一口酒,脸带笑意,眼神平静。

“不过更多的是感激和崇拜吧,冷静下来以后,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已经被我清理得差不多了。”

“为什么?”

小学妹难以理解,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尝试?

最起码,靠近一些也好啊……

“笨蛋,因为会自卑嘛!”

亲姐姐第一个接口,其余的姐姐们紧接着跟上。

“那种男人,咱们这种普通女孩有什么资格惦记啊?”

“就是,在一起会多累?我想都不敢想。”

“你看那群嫩模,不是漂亮到一定程度都不敢往人家眼前凑,至少一大半都只敢远远观望,她们还只是图钱图名而已。”

“我们只想安安分分相夫教子过日子,在公务员里找个有上进心的也就是了,跟当前国内的新生代第一男神掺和什么啊?”

“不是家世好到一定程度、自身又特别漂亮、性格还很豁达的姑娘,谁跟汪言在一起不自卑?”

“不信你看着咯,就他现在那个帝舞的小女友,能走到最后才怪!”

小学妹懵了。

感觉十分的荒谬、难以置信。

就咱们姐妹的家庭,还叫普通姑娘?!

什么时候,普通姑娘的标准高到家里要是部级了?!

不过仔细想想,又觉得有几分道理。

以汪言现在的身家、名望、外形、素质,娶个小公主真不叫高攀,甚至,压力会在女方也很正常。

听着就很离谱,但偏偏又有很多人打心底里认可。

你看,常姐罗姐畅畅姐,她们自己都是这么想的,那就是了呗。

小学妹终于转过弯来,心情十分失落,感觉和偶像有缘分的可能性只剩下亿万分之一都不到。

但是,小女孩的情绪来得快去得更快,没多久,她就兴冲冲的翻开属于自己的闺蜜群。

“哇!我跟你们讲,汪神本人超帅!超有魅力!”

“我的偶像太棒啦!”

“[开心][开心][开心]”

富贵哥仍然在忙着认识新朋友,却不晓得,自己已经被人安排上了“高处不胜寒”的人设。

剧烈的变化主要发生在网上,然后顺着社交网络蔓延向全国。

富贵哥本人是基本没啥感受的。

呃,不对,今天感受到一些了。

来宾的规格本身就高到不正常,然后又个顶个的热情,终于带来一些身份提升的实感。

不管什么圈子,跟红顶白都是常态。

帝都的牛哔二代,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今儿来了怕是有一半,每个人都对汪言称兄道弟竖大拇指,这就是实红。

舔狗吕在外围看着热闹,不敢嫉妒,却把羡慕全写在脸上。

“汪爷这是把圈子混到头儿了啊……”

舔狗黄难得的表示了认同。

“二代圈子,到这样真就是最顶级了,再往上的那些位,人家根本不混圈儿……汪少现在是真正的大人物喽!”

“真牛哔!我算是跟着涨了见识了……”

水货池浩渺满场子找,都找不到差不多同级别、能搭上话的,只好把目光转向美女们。

林柏舟也觉得压力山大。

不止有来自圈子的压力,更有对妹妹的担心。

你说你这是什么命啊?

随便捡个朋友,一年不到,混成这个地步,接下来咋处?

妹夫我是不敢想了,你自己烦去吧……

开场持续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主要就是给汪言介绍人。

不夸张的讲,如果没被红三那帮人带到汪言面前打个招呼,今天就等于白来。

甚至不如不来!

全场都在关注着汪神,你没去露个面,握握手,寒暄两句,就等于直接告诉所有人:介是个臭弟弟,不用理会。

多没面子?

但是没人敢不服气,够不上就是够不上。

人家张嘉琪王文也丁丁两姐妹好几个美女富二代结伴去找汪神合影,不是也被拒绝了?

想太多,没意思也没用。

等到开场差不多可以结束的时候,富贵哥已经忙乎出汗了。

拉着红英,半是感谢半是抱怨:“三哥,场面搞得太大了,没必要。”

红英哈哈一笑:“不把场面搞大点,别人怎么知道你汪大少到底是个什么级别?”

张楷拍拍汪言肩膀:“安心啦!我们罩不住,还有郭哥撑着,你就安心当你的主宾!”

富贵哥心里一动,问红英:“三哥你之前说可能有人看我不顺眼……”

红英悄声点出几个名字。

“宽子,SCC真正的发起人,不太乐意看到你抢SCC的风头;

飞少,年轻时开车进新华门的主,和刘放、小多都不太对付;

王新,东北炮仗,我对头的一号打手;

圈仔,爸爸是某部负责混改的,主张比较激进……懂吧?

这几位之前都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你不屑,今天上门肯定不是交朋友来了,不过你也别担心,闹不出什么大事的。”

“噢!”

汪言懂了。

哪里都不可能是铁板一块,红英、刘畅、李小多代表不了帝都二代圈,最多就是其中比较出众的一小撮而已。

汪言倒是没什么好怕的。

主场作战,该麻爪的是对面。

红英更不可能怕,反而乐不得出点什么妖蛾子。

真出事儿了,再干一场,正好和汪言加深关系,感情不都是这么来的?

“行,那就开场。汪儿,你不上去讲两句?”

红英听到刘伟龙喊了一声汪儿,反复咂摸,觉得这个称呼最好听又亲近,跟着喊上了。

从汪少、汪神、言子,改口到汪儿,意味着位置的终极变化。

如果说以前还有很多外人的感觉在里面,现在就是真正的自家兄弟。

汪言听到这个称呼,心里微微一愣,随后笑着摆手。

“不了。三哥你们也别搞得太浮夸了,我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太张扬。”

“OK,收到。”

红英点点头,迈步走向发言台。

3月21号晚上8点58分,闹闹哄哄不知所谓的接风趴终于开场了。

付胖子敲敲麦克风,别墅里渐渐安静下来。

红英上台,言简意赅的讲了三段话。

“今天名义上是接风宴,实际上是感谢宴,理由大家都知道。

国人做事讲究一个含蓄,尤其老一辈,我的父母、刘放的父母、畅畅的父母、胖子的父母,都不太擅长,又不太方便,去大张旗鼓的表达那种感激。

但是我们不一样。

被人救了命,救了家庭,救了事业,救了人生,那就得当面谢,而且怎么谢都不为过!

所以,我们几个,谨代表自己以及各自的家庭,向我们的好哥们、好朋友、好弟弟——汪言汪少,鞠躬敬礼,感谢再造大恩!”

汪言整个楞住了,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正懵着,刘畅搀起瘸着左腿的刘放,走到发言台前、聚光灯下,跟着付海洋、红英、张楷、路名泽等人一起,齐刷刷站成一排。

然后,向着场下的汪言深深鞠躬。

追光灯突然打过来,全场观众的目光齐刷刷射过来,然后掌声、欢呼声、口号声突然炸响,把狗哥搞得心里直发麻。

有点像是过电的那种感觉。

麻酥酥的,痒,却又很舒服,整个人都有点发飘,就感觉当初的冒险确实值得。

不过这么突然袭击,多少有点尴尬。

我该咋办?!

汪言想了又想,感觉不应该回礼,一回礼,味儿就变了。

也不能干愣着,愣着不符合我男神的风采。

于是,索性就露出一个老父亲般的欣慰微笑,轻轻跟着鼓掌。

掌声持续了整整30秒。

等到刘畅她们终于起身,才渐渐停下。

红英没有继续煽情,开始讲第二段。

“今天的第二个目的,是想广而告之——

汪言不仅是我们共同的恩人,更是我们共同的弟弟,甚至是我们的益友良师。

得罪他,就是得罪我们。

侮辱他,就是侮辱我们。

伤害他,就是伤害我们!

哥几个没什么正事儿,也没多大能耐,就有一条捡来的命,来跟敌人碰!

听得懂的,就好好掂量掂量,勿谓言之不预也。”

“好!”

底下又是一帮人开始鼓掌起哄。

不过红英没理会,深呼吸一口气,开始第三段。

“最后一件事呢,就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好朋友。

现在这年月,凡事利字当头,这么仗义的朋友不好找了,真的得特别幸运才能碰到。

而且这位好朋友呢,不仅仅是为人仗义,更具备着犀利的眼光、广阔的视野、独立的思维、博大的胸怀。

之前我说良师益友,不是开玩笑的。

看过那一期焦点访谈之后,我父亲就对我说:不管是思想境界,还是语言表达能力,或者是借势做事的手腕,你都远不如你的小朋友。

我说:对,我很服气,世界上确实有天才。

我父亲又问我:你不嫉妒吗?

我回:为什么要嫉妒?我什么都不缺,就缺这样的朋友。

现在,我把我的好朋友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都能够有所收获。

这就是今天爬梯的主题。

兄弟姐妹们,来,让我们共同来欢迎我们的新朋友——汪!言!”

拉长的语调中,欢呼炸裂。

“汪言!汪言!汪言!”

狂热的气氛中,呼喊渐渐变型。

“汪神!汪神!汪神!”

直冲颐和原著的夜空,渐渐蔓延到整个京城得夜空……震荡八方!

最初是重感冒,接着转为肺炎。

反复低烧,始终不好,折腾了将近一个月。

期间,情绪控制不住了。

我辛辛苦苦的码几千字,没等大家看到,直接就被举报屏蔽了,图什么?

最可恨的是,很多人是看盗版的,看到破绽,回头到正版来举报。

在别人那里没问题的描写,到我这里就是事儿。

这本书,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太多了,心态一崩,就写不下去了。

4个月来,我封闭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QQ微信都封了,有时间就看书看资料。

本来已经准备好了马甲和新书,决定转去玄幻分类,不受这些夹板气了,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大家。

于是努力控制情绪,保持乐观,一点一点的恢复码字状态。

我会尽全力给大家一个最好的结局。

成绩什么的不重要了,能坚持得下去,我就多写点,坚持不下去,就早点收尾。

今日起,正式恢复更新。

然而……我现在瘦到112斤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望见谅。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