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29章 金身

更新时间:2020-06-28  作者:起酥面包
“咔!”

“很好,这条过了。”

“大家抓紧回去收拾东西,下午3点的火车,不要迟到。”

8号中午,汪言一声令下,终于结束了《魔女》的全部棚拍。

接下来是出外景,女主生活的小镇在内蒙边陲,改造基地则是设计在境外。

为了过审,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即便如此,王牧野心里仍不托底。

“汪导,背景和地名什么的,要不要再含糊点?”

汪言摇摇头:“没事儿,现在肯定在线里。”

安晓芳好像已经知晓了什么,笑着接口:“汪导是有大背景的人,老王你就放心吧!”

刘畅的父亲,是宣传口的。

再多不能仔细讲,反正区区一部电影的审查,应该用不着太高级别的力量。

如果是在一个月之前,汪言只能依靠安晓芳、李一胥、亿达影业、中影数字,大家联合起来,才有资格与审查委员会周旋。

现在嘛……呵呵。

富贵哥微微一笑,站在人群中央拍拍手。

“走吧,我们争取在10天之内杀青,然后把暑期档搅个天翻地覆!”

“好!”

“兄弟们加油!”

大家轰然应诺,斗志满满的加快动作。

跟着这样一位才华横溢、大气富贵的领袖干活,安心。

网络上风波愈演愈烈,汪言却已经不再关注,全身心的投入到电影中。

10号,新闻联播用1分钟时间谈了谈网络暴力和监管立法的问题,汪言出镜了大约8秒钟。

12号,相关提案在分组会议里通过。

14号,表决审议结果。

15号,新闻联播播放大大“加快网络监管立法是全面落实依法治网的核心”的重要讲话。

16号,人日头版标题“保障网络安全,维护公共秩序——《网络安全法》立法要点”。

同日,最高法宣布起草标准及时间表,预计将于17年6月1日正式施行。

网络上一片热议,沙雕网友们纷纷打趣:富贵哥一顿神喷,喷出一部新法,不如改叫《网络喷子法》吧?

大少怒发微博:读书人的事,能算喷么?[斜眼狗头]

网络上顿时一片快活。

了菜来虐我:“经济学家之间的battle怎么能叫喷呢?手动滑稽”

悲伤的狗纸:“又来了又来了,辣个男人又来了!划重点敲黑板:读书人哦!”

幺雷:“现在我被汪神搞得特别敏感——每次汪神一发言,我都会怀疑是不是话里有话……”

健身大型男:“还怀疑个屁?直接拷走!又在内涵大学者!”

月黑jia风高:“警告,警告!喷子法奠基人要开喷啦!非战斗人员请立即撤离!”

现在的热度不算钱了,所以汪大少懒得认真,撩一句拉倒,并没有真的开喷。

反倒是涨到1000多万的粉丝,自发扩散,玩梗玩得不亦乐乎。

结果搞得平之她们都学坏了,上来就喊喷神。

我另一把喷子喷得更猛,要不要来试试?

18号,汪言把大喇叭往天上一扔,《魔女》杀青。

杀青宴上,已经离组的紫韬、郎今麦、王海鸥都特意赶了回来,集全部人马之力,把汪言彻底灌翻。

大少这次没耍赖,公平喝酒。

然后,靠着89点体质和酒量,拉了半数人陪葬。

嗨过之后,各奔东西。

大少带着半成品回帝都,开始制作后期。

剪辑工作由王牧野主导,汪言打下手。

傅雨诗和娜吾回去上课,安晓芳推宣传,李一胥监督并帮忙建设王庭影业。

工作分出去好多,大少却没闲下来,因为实在是有太多后续了——爆火的“代价”。

Dave已经报到,上岗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汪言排时间表,接各种预约。

然后第一个行程是无预约的突发事件。

汪言是19号上午到的帝都,才安顿下来,刘畅就带着家里的车堵在酒店大门口。

“小弟下来下来,到我家吃饭去!我妈等你好些天了!”

吕亦晨那帮舔狗正研究着给汪大少接风呢,全被打散了。

盛情难却,汪言只好坐上刘畅带来的那辆红旗。

“畅畅姐,不用搞得这么刻意吧?”汪言苦笑着与众人挥手作别。

“家宴,不刻意!”

刘畅嘿嘿一笑,不漂亮,但很亲切。

“主要是我爷爷难得回一次我们家,今天正好。”

汪言心里一动。

想了很多,又都删了。

红旗轿车一路驶向西山,具体门牌号没看清,反正是个带警卫的小院。

刚到门口,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便热情的迎了出来。

“小汪快快,进屋!哎哟,小汪本人长得真帅!老刘老刘,挪挪屁股!客人上门了!”

刘畅挽住中年妇女的手,笑眯眯介绍:“这是我妈,你喊王阿姨就行了。”

“王阿姨好。”

汪言礼貌鞠躬,然后被王阿姨一把拉住。

“客气什么!今天你是贵宾,你最大!抓紧进屋坐,我灶上烧着鱼,让老刘陪你聊……”

真就和家庭妇女一模一样,风风火火的进厨房。

紧接着,汪言对上刘父。

国字脸,眉毛很粗,也没有什么不怒自威的气势,笑起来还蛮和蔼的。

“小汪不错,一表人才。”

“刘叔叔好!”

“来,请进。”

客厅里拄着拐站着一位老人,身旁有个护士搀扶着,站得不算稳,却努力挺直腰背,等着汪言。

刘父介绍:“这是畅畅爷爷。”

汪言急忙过去鞠躬:“爷爷好,您快坐,晚辈怎么敢让您相迎?”

“小汪不错,一表人才!”

老人家中气还挺足的,就是见面第一句话,和刘父一模一样——家学渊源,哈哈。

落座之后,开始闲聊。

老人家问的问题很有意思。

“家里几口人啊?”

“祖上哪里出身啊?”

“有没有人当过兵啊?”

“学习怎么样啊?”

“有没有打算考研啊?”

“女朋友在做什么啊?”

汪言一一回应,老人家满意点头。

聊了能有10分钟,刘母风风火火的开始上菜。

帮忙的中年男人看样子是个秘书,穿着衬衫挽着袖口默默帮忙摆盘。

等到上桌时便只有五个人,刘家四口加一个汪言。

其中,老老刘还是一个凑数的陪客,面前只摆着一碗清粥,身后站着护工。

“小汪,今天是纯家宴,阿姨亲自做的菜,欢迎你来做客!”

刘母第一个开腔,然后一直寡言少语的刘父让秘书去取酒:“我们稍微喝一点。”

全程没有提感谢二字,但感谢的态度是很诚恳的。

然后没有任何繁文缛节,开吃。

刘母热情的要命,不停的夹菜,不停的聊,满桌子都是她的声音。

刘父敬了汪言三小盅酒,汪言回敬三杯,之后刘畅不再倒酒。

老人家喝光粥之后就不再动筷子,但是一直坐在那里。

汪言感觉所有人都在陪自己,赶紧猛扒四碗饭,抓紧时间吃饱。

再三确认汪言吃饱了,刘父邀请汪言去书房喝茶。

这次,只剩老刘、老老刘在场。

茶叶是母树大红袍,老人家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茶汤清亮,浓香馥郁。

当然,没人在乎那个。

汪言沉稳的喝着茶,默默等待正题。

东拉西扯一阵子以后,终于引到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上,刘父突然发出一声感慨。

“我们的宣传工作,任重道远啊……”

汪言没接口,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姿态。

刘父继续道:“往小里说是学术对错问题,往大里讲是路线问题,我们的百姓从来都是不甚了了。

结果是什么?

宣传阵地被西方抢占。

月是西方圆。

以前我们和人家确实有差距,只能埋头经济,讲话不硬气,尚可辩一句忍辱负重。

现在呢?

10年前后我们的GDP就已经是世界第二,时至今日,却还是有那么多崇洋媚外的思潮……

思潮的表象之下,最为严重的问题是什么?

是我们既缺乏掌握话语权的技巧,又缺乏掌握话语权的心气!”

汪言懵懵懂懂,没能完全理解这番话。

这是位置的问题,无关心智。

不懂就问。

暴涨到89点的双商,让汪言轻轻松松找到隐藏在整段话里的核心重点,直接破题:“官媒缺的是技巧还是心气?”

老人家眼睛一亮,突然转头望过来。

刘父更是讶然,没有想到汪言是如此的敏锐聪慧。

点点头,顺着问题详述:“官媒嘛……可能技巧缺得更多一些,比较教条,虽然我们内部也在反省,但有些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善的。

而且说到底,官媒面向的接收对象不同,就该以稳为主。

严肃活泼,缺一不可。

官媒要承担起严肃的那部分责任,普通百姓不爱看、不理解,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但关键是,我们缺了活泼的那部分,这就很麻烦。”

汪言恍然大悟。

什么叫高屋建瓴?

刘父这番话就是了,没用任何官话套话,几句大白话,直接把问题剖析得一清二楚。

再细致的解读汪言是不敢做了……

反正是想通了某些事吧。

“所以您觉得学术界缺乏那种掌握话语权的心气?”

“对!”

刘父点点头,“不止是学术界,现在民间很多所谓的意见领袖,都是在为利益发声,而不是为民族发声!”

心气……

汪言默默咂摸着这个字眼儿,心里有所触动。

刘父又道:“话语权这种东西,你不拿,西方就要拿。你想拿回来,就要从人家手里抢,但是人家现在又比你强,怎么办?没有无畏的斗志,没有为民族发声的心气,是做不到的。”

这句话又谈到根子上了。

就汪言的感觉,主流经济学界,可不就是缺少那股子心气吗?

改开至今,我们国家已经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完全突破了西方经济学理论的藩篱,却仍旧在学术领域奉新古典主义为圭臬,可不可笑?

这完全是撕裂的嘛!

汪言为什么有信心上台与张教授辩论?

就是因为意识到了这种撕裂。

他们的东西不对,现实已经证明了,发现了这一点,再回头去找破绽,很容易证伪。

我以事实战你的谬论,何惧之有?!

所以……

这是上层的某种主动求变?!

汪言刚想明白,刘父就给予确认。

“现在的大环境呢,我们讲深化改革,其实就是求变。

别的口子我管不到,宣传方面,我们要紧跟时代脉搏。

你的事情出现得很巧,不但开了经济学领域的第一枪,而且之后的表现一直都可圈可点。

如今,我的领导同事们都对你赞不绝口……当然,肯定有小部分质疑,这是任何时候都没法避免的。

你不要担心……”

刘父正在谆谆教导,突然被老人家打断。

“小汪啊……”

老人家半躺在沙发里,老眼昏花,似有困意。

但说出来的话,铿锵如金戈铁马。

“你救了畅畅一命,要搁以前,我们全家都应该跪下来给你扣头,然后这恩还谢不完!

现在不兴那个,我们也没有钱给你,所以就换个法儿。

你刘叔叔跟你讲了一堆废话,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三件事——

第一,站稳立场,站在民族这边。

第二,环境将变,当奋力拼搏。

第三,我们家这艘烂船还有几斤钉,遇事别慌。”

一番总结,把汪大少总结得哭笑不得。

“额……好的,刘爷爷,多谢厚爱,我晓得了。”

不过这番话也确实给了汪言巨大的底气。

目前最重要的事业,王庭娱乐以及延伸出去的王庭影业,都归人家直管。

再次强调:这两大事业的终极目标从来都不是赚多少钱,而是……

所以不容有失。

之前其实是有点隐患的。

一方面是某项原罪,翻出来就是事儿。

正常当然没人会去翻,但就怕以后再得罪谁,找小账。

现在有直管顶层罩着,再混半年一年的,拖到境外上市,基本就什么都不怕了。

另外一方面的隐患,是来自上面的行业监管。

——我不针对谁,我一动刀,全行业都挨砍。

这时候,有背景没背景的差别就大了去了。

一刀下去,你们残了,哥没事儿,等到风头过去,马上开始收编整合残军,美滋滋。

两大隐患尽去,汪言感觉可以飞了。

刘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回礼,但这番表态的价值,可比付胖子那两辆神车值钱太多太多了。

刘父同样被老爷子的打岔弄一愣,随即摇摇头,笑着就范。

“行吧,大致是这么个意思,小汪你领会就好。”

汪言郑重点头:“我懂。多谢长辈们看重。”

“别谢!”

老人家慢悠悠摆手,“你接住那辆车的那一刻,就什么都配得上了。”

“喝茶喝茶。”

刘父主动给汪言斟茶,然后回头从皮夹里翻出一张名片,推过来。

“另外还有一件事……”

“您讲。”

汪言板板整整坐好,感觉此事非同小可。

刘父笑了笑,字斟句酌的道:“我有个老朋友,叫李默世,尝试着搞了一个观视频工作室,主要是想做一个能被年轻人接受的、知识性的短视频,用真正高端的内容,提前抢占学术、思想类市场……”

汪言身上的汗毛陡然炸开,89点双商,瞬间便意识到那玩意的真实作用。

学术、思想类的短视频有个屁的市场!

要没,要变现没变现,上市更是做梦。

辛辛苦苦一年,可能都不如女主播卖肉一星期,投多少都是亏。

但是……

汪言凝神,仔细听刘父讲下去。

“想法是好的,也得到了我们的,但是,目前呢,纲领、方向、内容都没有搞得很明确,所以求贤若渴。

最近一直在网上吃你的瓜,他突然找到我讲:小汪思路清晰,商业才华出众,在年轻人里又很有威望,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我们搞个合作?

他个人是很希望你能入股工作室的,正好你们的业务也算有重合,我便答应牵个线。

小汪,你怎么看?”

我闭着眼睛看。

那还用想?

汪言果断点头:“没问题,我马上找李总谈。”

刘父满意而笑,于是又谈得深了一点。

“就我个人而言呢,其实是很看好这种尝试的,你又不缺钱,多做一些对民族有益的事情,一定会有人看到,并且记在心里。

暂时你可以只做一个股东,等未来真正有了专业领域的名望和实力,站出来讲讲课,带领一代人追求幸福、荣耀和民族崛起,很好的嘛!

我听红家小子讲,你天性爱自由,没有兴趣碰政治。

不碰政治也有办法为国家做贡献的,更可以被政治家尊重,你起步非常高,既是实力,也是运气,要好好珍惜把握!”

话讲到这么直,弱智都能听懂了。

上保险,凝金身!

刘家不动则已,一动起来,真是厚礼啊……

汪言肃然承诺:“多谢您的厚爱,您放心,我是土生土长的炎黄之子,我的根和感情,都在这片土地上。”

“呵呵呵……”

老人家笑得满脸褶子都舒散开来,怎么看汪言怎么觉得满意。

“好!好孩子!”

想聊的都聊完,又坐两分钟,刘父该去上班了。

临别前,又回头嘱咐汪言一句:“有些事呢,内部还有一些疑虑,主要是因为你的岁数……

所以,6月份那场辩论,你要用心准备。

不是要求你一定赢教授,但是要把年轻人的风采展现出来,要有自己的立场和观点,明白么?”

往死里抽丫的就完了!

云淡风轻点头,大少下定决心:接下来3个月,死磕经济学!

这部分好难写,又删改了好多东西,所以晚了。

我希望有一种“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效果,但又不敢深搞。

不过总算是把前面的布局完成了一半。

做个真神壕不容易,没话语权那是土鳖,没硬实力是纯纨绔。

国内富二代的上限就是小王,他当然比我们牛哔太多了,可是照样有太多事无可奈何,那就不是钱的事儿。

从16年到20年,有很多有意思的情节可以写,希望我们能够善始善终。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