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24章 金盆洗手,江湖再会

更新时间:2020-06-20  作者:起酥面包
  汪神牛批!

  又双叒叕刷了屏。

  热度爆表,议论纷纷。

  真·言出法随!

  我突然jio得,汪神应该不止是富二代……

  不会有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吧?汪少本名汪言,开国某位汪总的二房长孙,父亲没有从仕,但是大伯你们可以去电视里找找的……

  卧槽!楼上真的假的?!

  “大家好,我是汪富贵,为富不仁的富,贵不可言的言”——汪神第一条微博

  实锤了!好有梗的汪神……

  汪言的高中同学亲口告诉你们,没错,汪言家里确实超低调、超有钱

  哎嘛!楼上的小哥哥还是小姐姐快爆个照!

  快!人肉人肉!

  你们怕不是疯了,好几波人怼到现在都没po出汪神照片,你们以为是不想吗?是不敢好吧!

  有人给描述一下吗?汪神帅不帅?

  帅个吉尔!追女生全靠钱砸,就这都舔不到!——纯洁滴小龙。

  不可能!我不信!那双魔眼我可以的!

  l伟龙?你号没了。

  纯洁滴小龙:w(Д)w!不是我,别胡说!

  纷纷扰扰好多天,热度一直爆一直爆,终于有人扒出汪言的真名。

  应该说,意料之中。

  不管是高中、或者大学、或者社会里,总有不少人知道汪言的车神身份,不可能一直瞒下去的。

  仅仅是黄一勍一个人搞出来的扒皮黑贴,就有大几十条。

  不过真真假假的各种消息混在一起,叫人实在没法分辨。

  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真名汪言,其余不详。

  至于照片……

  那是真没有。

  汪言自打得到系统起,就特别注意保护自己的形象,从来不接受妹子们的合影,群体拍照场合能躲就躲。

  目前网上爆出来的几段视频,比如那两场赛车,大少始终带着头盔。

  再不然就是类似于myst夜店里的监控,远景鸭舌帽,什么都看不清。

  魔都台倒是有汪言的近景录像,但是已经被魏丞父亲删掉。

  之后只要花力气维护,神秘感还可以继续保持下去。

  好处是自由,坏处是网上的胡乱猜测——其实也没坏到哪儿去。

  真假莫辨、扑朔迷离的信息中,汪言的形象愈发的神秘,而神秘在很多情况下意味着强大和有话题。

  津津乐道的猜测,同样是热度,对不?

  歪掉的楼,终于渐渐拉了回来,网友们开始讨论立法议题。

  绝大部分中立路人都是支持的,水军太讨厌了,尤其是那些收国外黑钱的,能控制一下,甚至抓起来判刑,简直大快人心。

  就在汪神的威望持续upup的时候,成老八差点没疯。

  “卧槽尼玛的黄狗,木得篮子的坑哔!”

  成老八在工作室里来回转着圈圈,破口大骂。

  小弟有点不解:“哥,您慌啥子?就算立法能成,又哪有那么快哟?管咱屁事!”

  理论上是没错,但是成老八有自己的道理。

  “你懂个锤子!”

  暴骂一句,才开始絮叨。

  “我tm怕的是立法么?我tm怕的是现在的风潮!”

  “啊?!”

  “傻哔!”

  成老八对小弟的敏感度彻底绝望了,回手一巴掌拍向小弟后脑勺。

  “立法再快都得是明后年,到时候大不了转行,肯定追不上八哥我。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立法么?

  我最怕的……

  是tm的热度啊!

  是tm汪言那崽子的背景啊!

  是tm言出法随裹挟的大势啊!”

  啥瘠薄大势,到底能影响到咱什么啊?!

  小弟仍然不懂,却不敢问了。

  成老八气得要死,回身去铁皮柜里翻啊翻,翻出两份文件,照着小弟扔了过去。

  “来,给我读!”

  小弟懵哔又委屈巴拉的捡起文件,磕磕巴巴的开始读。

  “关、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等刑事案件,呃,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关、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哥,到底啥意思啊?我初中肄业您又不是不知道……”

  成老八仍在爆炸状态中,继续骂。

  “你tm的动动你的猪脑子想想!

  关于咱们这行,原本是没有特别清晰的法条做依据,只有最高法在13年颁布的《解释》以及14年颁布的《规定》两份文件。

  算是初步明确了侵权赔偿、责任划分、过错认定、量刑标准那几个基础问题。

  但是基本上没人抓没人管,为啥?

  因为最多靠上个非法经营罪,本来干咱们这行的就不好抓不好打,强行办了也不是啥大案,人家犯不上折腾。

  现在呢?!

  假如哪个地方的ga一看:卧槽,全国人民都在喷水军,要不,咱抓一波搞搞政绩吧?

  顺藤摸瓜摸到咱们身上来,你死不死?”

  小弟猛的打个激灵,明白了。

  “可不是咋的!又能讨好领导,又能讨好百姓,又能讨好那个汪少……备不住专门盯着咱家抓?!唉呀妈呀,幸好咱们做事谨慎……”

  成老八冷笑:“如果有个够分量的牵头,多地配合,专门盯着咱们这条线,有个鸡毛不好抓的?谨慎在认真起来的国家机器面前顶个屁用!”

  “哥,那咋办?”

  小弟吓懵了。

  说到底就是个搞灰产的,胆大包天穷凶极恶什么的肯定谈不上,敬畏犹存。

  其实成老八心中早有决断,只是不甘心罢了,所以才一个劲的骂娘发泄。

  “怎么办?跑!”

  “啊?!”小弟又懵了,“就这么把所有东西都扔了?!咱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家底……”

  “这波进去,三五年都打不住!命没了,要家底有瘠薄用?!”

  成老八一脚踹翻一张桌子,又恨又怕。

  “姓汪的咱们得罪不起,现在大势不妙,指不定多少大盖帽等着抓咱们为人民立功,国内是不能待了,咱马上走,去南越!”

  “那工作室……咱在国外还接着干不?好不容易拉起的班子……”

  “干里良啊干?!全斩了,等风声过去再说!魔都台的那个编辑都要进去了,咱算老几?”

  成老八是真的有决断,小弟赚的是零碎都舍不得,他舍得。

  “草!真tmd……”

  小弟咬牙切齿的骂着,突然恨死了黄一勍:“都特么赖黄狗!”

  成老八咧嘴冷笑:“你放心,那孙子便宜不着!”

  掏出手机,反复深呼吸,播出号码的瞬间,脸上突然又变得油滑谄媚。

  “喂?黄公子啊?”

  黄一勍仍在家里养伤,没敢打开电脑,生怕心态再次炸裂。

  看到成老八的来电,随手接起来:“老八,有什么好消息?”

  “那肯定的啊!要不我哪儿敢打扰您?”

  “哦?”黄一勍精神一振,垂死病中惊坐起,“快说说!”

  “是这样的……”

  成老八的声音愈发的热情,且带着几分激昂。

  “我这边呢,亲自联系上了十几个大学生兼职群,都是经济学专业的,我们在群里带了带节奏,试了试口风,大部分人都特别反感那条汪狗的言论!

  现在,只要咱们肯掏钱,那些学生肯定愿意发文批判!

  另外啊,我这边和几家大机构接上头了,那

些家做的是经济、社评的公众号矩阵,差不多有两三千的大v,不少知名学者,以及无数的分发公众号。

  如果要搞合作,嗯,三天之内,我保证是铺天盖地的全网黑!”

  滋!

  一杆血瞬间涌上黄一勍脑门,兴奋得天灵盖都红了。

  “你确定能成?”

  “当然!”成老八信誓旦旦的拍胸脯。

  但是,黄一勍的多疑天性,让他仍旧怀有疑虑。

  “那你自家的水军怎么不行?你的账号不比那些学生多?!”

  “害!那能一样吗?我的黄公子!”

  成老八委屈巴拉的辩解。

  “我手下那些兼职的,带带节奏还成,稍微沾上点专业的东西就抓瞎!

  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干货的瞎黑,已经摆弄不动汪狗了,网友又不傻。

  只有那些学经济的高材生,才能用专业水平形成真正的浪潮,将舆论掌握在咱们手中。

  我不是不想自己处理,有钱全部自己赚了多好,何必给外人分?

  问题是,谁考上名校经济学专业还特么出来当水军啊?

  我自己是真不行!”

  有道理啊?

  黄一勍想了想,又问:“照你这么说,那他们现在怎么又愿意当水军了?”

  成老八张口就来:“现在其实也不是单纯的为了钱啊!反感汪狗才是主因,给钱只是一种推动力而已,就以那些学生的水平,一条有理有据的帖子,没有100块钱,人家理我才怪!”

  听到钱字,黄一勍越发敏感。

  “那这波需要多少钱?”

  “经济矩阵那边儿,打包价800万,学生便宜些,如果主攻豆瓣、逼乎、天涯虎扑等论坛,5万条精品贴足以吊打任何反对声音!

  再加上我们自己人的推波助澜,哥跟你保证,一周之内,汪狗铁定臭大街!”

  “我去你大爷的!”

  黄一勍张嘴就骂,纯下意识反应。

  “你当我会印钞票?!1300万?!你怎么不去抢?!”

  抢哪有这样快啊……

  成老八心里嘀咕着,嘴上可委屈了。

  “黄公子,您要不愿意就拉倒,怎么骂人啊?我之前都说了给你退钱,你不干,现在我联系好人了你又不干……那到底想怎样?”

  “额……”

  黄一勍被噎了一下子,很快决定,不讲理了。

  “反正这价格太扯了,之前你拿我那么多钱,效果呢?!”

  “效果多好啊!现在哪哪都是最起码平手,汪狗那么多粉丝,我容易吗?”

  “反正这价格不可能!”

  黄一勍态度决然。

  要我的命?

  那不行!

  然而成老八根本不管黄一勍说什么,他把老黄的心态拿捏得死死的,直接演了一出破罐子破摔。

  “那您另请高明吧!反正现在两位张教授都熄火了,我瞅着风向不对,正好,咱们打住!”

  “草!”

  黄一勍急了。

  “你是不是傻?!现在至少是个势均力敌,几十个教授揪着汪狗骂,你看不到?那两位张教授现在不吭声,指不定是在憋着什么,你现在缩?!”

  成老八硬顶:“我可不懂学界那些东西,我只知道,那个汪少背景太牛哔,教授都被怼服了!”

  黄一勍暴怒吼了回去:“他背景牛哔个粑粑!”

  成老八一句话,正中黄一勍命门。

  老黄心里明镜似的,网传的什么上将之孙都是扯淡,汪言只是在借势吹哔,扯着虎皮拉大旗。

  以那几位教授的背景,会怕汪言?

  扯淡!

  这判断没错,没人“怕”汪言。

  事实上,现在的嘴炮互喷,根本不存在怕不怕的问题。

  因言获罪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大家争的是一个认可,民众认可、上层认可,至不济要争取到个别资本认可。

  甚至这根本不是一两次交锋、一两年胜负所能影响的事。

  往远看,斗争将持续至少10年20年。

  然而,以黄一勍的层次,根本不够资格了解上层潜流。

  在他看来,这就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网络热点,每年都出现几十上百个,一点不稀奇。

  什么新古典旧古典的,跟咱们有关系?

  别说一个不懂经济学的外行,哪怕是真正学经济的硕士,都未必能够意识到核心矛盾在哪里。

  所以黄一勍格外生气。

  你特么认识几个二代,有人帮忙洗白,有人帮忙鼓吹,就装得跟王子公孙似的,骗得了傻哔网民,骗得了我?!

  “你别怂!真的!我跟你讲,汪言家里没什么背景,就一暴发户!现在眼看着形势焦灼,你有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钱的事咱们再商量,好吧?”

  黄一勍苦口婆心的劝着,生怕成老八撂挑子。

  成老八心里冷笑。

  我知道那小子没什么背景,可是人家手握大势,收拾我需要背景吗?傻哔才跟你继续闹下去!

  想归想,演归演。

  成老八完美表现出那种迟疑:“你确定?现在网上都传……”

  “传个粑粑!”

  黄一勍暴躁打断:“有多少黑料谣言是我传出去的,你不清楚?”

  “那行吧……”

  成老八见火候足够,终于勉勉强强应下。

  “那我继续办,价钱您别砍了,矩阵资料、报价单我马上给您传过去,您自己去打听!不是老八我死要钱,真的,钱不给到位,人家是真不接!”

  矩阵资料、报价单什么的,自然是真的。

  黄一勍研究半天又找人问了问,没发现什么问题,然后就开始和成老八磨价钱。

  “地主家里也没有余粮啊!”

  哭穷。

  情真意切的哭穷。

  成老八开始咬死不松口,后来慢慢降一点,又把具体的公众号粉丝数、发帖条数、内容标准都努力往下砸,一副想多赚点的小气模样。

  缠斗到最后,黄一勍咬牙又认掏1000万。

  “就这个价了!而且第一笔我只能给你700万,剩下的300万等结束再付,算是尾款。”

  成老八虽然还想再刮出来一点,但是,黄一勍居然真的没钱了。

  “现在给你看我各张卡的网银截图!就这700万我都得套信用卡凑!”

  咔咔咔,七八张截图发过去,建行卡里有300多万,剩下的都零零碎碎,唯独那张招行黑卡有150万信用额度。

  成老八信了。

  但又很纳闷:“黄公子,这可不像你啊……”

  黄一勍差点没吐血。

  孙子,你特么知道我为这事儿砸出多少钱了不?!

  站着说话不腰疼!

  肚子里有火气,又感觉到阵阵心慌,黄一勍最终还威胁一句。

  “成老八,我可跟你把丑话讲在前头,如果效果达不到你说的那样,以后你就别在江湖上混了,弄死你我不敢,送你一副拐,简单!”

  “您就放心看着吧!”

  成老八啪啪拍胸膛,挂断电话的瞬间,直接就一口痰吐到墙角。

  “我呸!臭傻哔,江湖你麻痹?你爹我金盆洗手啦!”

  小弟两眼放光的凑上来:“哥,成啦?”

  “成啦!”

  成老八得意洋洋的一笑,然后反手一巴掌拍在小弟后脑勺。

  “去!收拾东西,订机票!哥带着你去眯一阵,然后咱们换个路子玩!”

  “好勒!”

  等小弟颠颠跑开,成老八重新掏出手机,关掉录音,备份上传。。

  介玩意按理来讲没什么用,该抓狂的是黄一勍。

  但是,谁知道呢?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