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22章 好多好多钱【大章~】

更新时间:2020-06-17  作者:起酥面包
“卧槽,怎么又是狗粮?!”

第一时间,懵哔党占据绝对上风,回复全部带问号。

紧接着,女用户们开始分化。

“男神,我可以的!她可以的我都可以!”

“我酸了,今天又是一只柠檬精女孩……”

“好甜好甜!汪三CP真的好甜!”

“三万,你男人又撒糖,牵回去牵回去!”

三万——是那个姓三名万的小姑娘——果断发出一张自拍照并汪富贵:“撒浪嘿呦!mua!”

玩角色扮演玩傻了。

偏偏还有一大票闲人特别吃这套,冲过去各种留言互动,有舔的有恐吓的有讲故事的,整一个大型戏精狂欢爬梯。

女用户并不关心汪言的反击内容,叫就完了。

男用户是真正的吃瓜主力。

但是第一反应却比女玩家更没创意——全特么是“汪神牛哔”。

不管转发亦或者是评论,咔咔就刷那四个字。

大少本来还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质量比较高的反馈来着,但是拨出个电话,吩咐完再一回头……

咦?博博,博博你又咋了?!

点两下发现没反应,大少索性把鼠标一扔,表情平静的摆摆手。

“走,上工去。”

安晓芳傻坐在那里,好一阵儿都没反应过来,眼睛直勾勾的跟着汪言走,脑袋从最左边扭到最右边……

少爷,这就不管啦?!

扔完炸弹转身就走,你可真是个……精神病!

下楼到片场,所过之处,每个剧组员工都在用那种看神仙的眼神表达敬意。

今天有戏份的主演就不提了,今天没戏份的紫韬、王海鸥、郎今麦,也都颠颠的跟过来,凑一块儿嘀嘀咕咕。

“导演,霸气!”

紫韬永远耐不住寂寞,嬉皮笑脸的上来打探消息。

但是大少没给机会,眼睛一斜:“没你戏你杵这儿干嘛?没事儿干是吧?去门口把你粉丝摆平!”

嘚瑟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

紫韬经纪人紧忙凑到跟前儿,苦着脸道:“汪导,门口那堆有一半是您粉丝,另一半是记者……今天真跟我们紫韬没关系!”

汪言压了压帽檐,回头一看,闪光灯立即卡咔咔咔闪个不停。

伴随着一阵奇奇怪怪的尖叫。

王牧野笑着接口:“凌晨6点不到,那儿就挤满人了,采访申请多得快要把李制片给埋了,您不去看看么?”

紫韬骚里骚气的挤眉弄眼:“导演,有好多鲜嫩小美女哟……”

嘶……

真的假的啊?

众所周知,粉是用来……呃,嗦的。

作为一个有涵养的文化人,对粉丝好一点是应该的对不对?

大少有点小飘,内心稍稍膨胀了那么一瞬间。

然后一侧头,就看到傅雨诗那若有所思的小眼神,立马冷静下来。

“现在哪有时间接受采访?”

狗哥正气凛然的摆摆手,全当那些迷妹不存在。

“告诉大家,专心拍戏,出问题集体加班!”

以汪导如今的威信,真没人敢故意皮,但是人心浮动这种事儿是控制不了的,外面堵着那么多媒体粉丝,难免分心。

于是拍摄过程特别不流畅,一直到下午6点钟才完成预定的拍摄计划。

坐上车出园区的时候,哗一下,周围爆了。

“汪导汪导,我们是……”

“汪神我爱你!”

“哇!老公好帅!”

汪言:(⊙﹏⊙)

车窗贴着膜,我在车后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的?

发花痴都不讲基本法了是吗?

循声望去,两个女孩子在路旁弯腰笑,笑一阵又起身瞎喊,闹得好不开心。

哟,感情是闹着玩啊?

大少有点拿不准了,问开车的李一胥。

“胥哥,我现在是个什么属性?”

李公子太聪明了,一言直指核心:“新生代娱乐明星。”

汪言咂摸咂摸,点点头,笑了。

时间太短,来不及沉淀,可不就是一颗娱乐流星嘛!

不过不要紧,时间会让你们找准定位的。

晚上8点钟,大家吃完饭,主创团队照例聚到汪言房间里开会。

看素材、讨论明天的拍摄计划、确认各种事项,全搞定之后差不多是11点,然后大家终于控制不住八卦心理了。

“导演,微博又让您搞崩了,您可真耐得住!”

“就是,我跟过那么多剧组,就没见过今天的阵仗!”

“得亏咱们租的是大棚,不然收音都没法收。”

“导演,您不上去看看啊?”

“现在看咱们热闹的人可不老少……”

七嘴八舌一顿问,终于让汪言从电影里抽出神,拿起手机一看,嚯,攒出来上百条未接来电,信息更是数不胜数。

扫一眼,放下手机,汪言没急着回。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安主创的心。

“大家不用急,被记者堵住就全推到我身上好了,禁言令继续保持。

现在风向未明,不适合把《魔女》顶上去,就让热度集中在我个人身上,临上映前再考虑怎么转化。

眼下,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把片子拍好。

热度是双刃剑,影片质量将决定最终结局,但是我作为导演和第一投资人,肯定要承担起最大的责任。

爆了,咱们一起吃肉,亏了,批评嘲笑必然会冲着我一个人来。

你们就安心做好自己的事,没问题吧?”

“放心吧,导演!”

大家轰然应诺。

汪言讲得很透彻,显然是足够清醒的。

主心骨立得住,大家自然不会慌。

拍电影是搞艺术创作,而且是集体性质的艺术创作,军心稳不住,那就别指望拍好了。

而汪言的沉稳强势,不止是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甚至激发出大家的蓬勃斗志。

从上到下都憋着劲儿要拍出部好片子来向社会证明,这是一种很难得的状态。

士气可用,未来可期。

大家嘻嘻哈哈的散去,房间里再次只剩安晓芳和李一胥。

她俩原本不用跟着开总结会的,制片不管拍摄的事儿。

但是硬生生陪着熬到现在,实在是攒了一肚子话要说。

汪言却没让她俩开口。

“都别急,等我上去看看。”

安晓芳和李一胥对视一眼,苦笑着坐回去,举杯对饮。

经过一整天的酝酿,现在的舆论已经不止是一个“爆”字所能形容的了。

网上整个乱成一锅粥。

从立场上讲,可分为三大派——粉、黑、中立。

发帖量大概是4:4:2。

安晓芳花钱弄回来的微博数据报告里显示得很清晰。

如今,中立的吃瓜群众已经所剩不多。

网友们要么就是完全不关注此事,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闷头娱乐,只要关注此事,基本都带着立场。

但是,发帖量并不等于实际人数。

汪言看着其中一行数据,挑眉一笑。

“咦?正面发言账号数量已经是负面的4倍了?”

安晓芳终于找到机会插口,精神一振:“对!现在是绝对意义上的一面倒,表面上的持平,其实是靠钱撑着的!”

“黄一勍可真舍得……哈哈!”

狗哥坏笑一声,心情极度舒畅。

既然伤不到自己,那老黄的所有投资都注定血亏,甚至等于在帮自己维持热度,如何能不开心?

啧啧,当初赖自己的500多万,现在不晓得赔回去多少了……

想想都替他难受。

安晓芳顺手又递过去一份文件。

“我已经查到黄一勍找的是哪家水军了,不过具体资金查不出来。汪少,您要不要找找关系?”

汪言一愣:“干嘛?”

“查到他们的交易证据,回头直接按死啊!”安晓芳理所当然的回道。

李一胥接口道:“三哥也是这个意思,今天和我、建武沟通过,给你打电话没打通,要不然你现在回一个?”

汪言想了想,回拨红英的电话。

“喂,三哥。”

“言子,你忙完了?”

“对,我听说您对黄一勍有想法?具体怎么个打算?”

“害!这不是哥几个商量着想给你出气嘛,我一发小儿给出的主意,先让GA那边把水军头子查出来,然后找个办法收拾一顿,看看能不能挖出点料定个罪什么的,逼那孙子把黄狗咬出来,咱们该告就告……”

大少沉吟片刻,皱起眉。

“现在立法不健全,走正规流程应该搞不定吧?”

红三不以为然:“闹呢?哥几个出手,走什么流程啊?挖出人来有的是办法收拾丫的!”

就知道是这样……

汪言苦笑摇头,果断拒绝。

“别了,三哥。现在的形势不方便动盘外手段,正好我也顾不上理他们,回头找人研究看看能不能走正规程序吧!”

红英有点急:“那就让黄狗继续嘚瑟?”

“他跳不了多久的,我有打算。”

汪言信心十足,且意志坚定。

“现在你们真别搞事,时机不对,一动不如一静。”

红英叹口气,别别扭扭应下:“行吧,我们尊重你的意见,那我拦着他们别胡闹。”

汪言听到“胡闹”两个字,心里蓦地一动。

再简单聊两句,挂断电话,陷入沉思。

另一边,红英下楼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到父亲身旁,轻笑道:“那件事,汪言没同意。我本来还想偷个懒,用这事儿还了人情呢……”

红英的父亲国字脸,眉毛粗重,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刻却和蔼的笑着。

“你俩怎么聊的?和我讲讲。”

听完汪言的那句“一动不如一静”,红父轻轻点头。

“不错,聪明而知分寸,没有一味的搞小手段,比你那些朋友都强!”

红英笑笑没反驳,从容道:“我和汪言第一次接触时,就看出来这人不一般。最让我惊讶的就是那种清醒,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好像天生就有把尺子,一点不像矿省出来的暴发户。”

“那缺点呢?”

红父饶有兴致的反问。

红英随口回道:“缺点就是经验不够,对顶层的潜规则很模糊,所以他并不能准确的判断,在我们这个级别,到底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红父哑然失笑:“这算什么缺点?多接触自然就懂了。”

红英一摊手:“所以在我眼里,汪言没有真正的弱点。”

“一点都没有?”

“女人方面可能算半个?”

红英说完,自嘲的笑笑:“可是如果不走仕途,那又如何呢?”

“看来你是交了个好朋友啊……”

红父感慨一句,随口又问:“小汪家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和小月山煤矿有关系,具体没法查,不过应该在90年代就有几百万身家了,汪家坳最富的那位移民很早,刚出去没多久就死了,现在明面上的首富应该是汪福友,算汪言远亲。

您还别说,汪家坳出去的那几支,家家都有几千万以上,不过后来混得好的人不多,土包子思维改不掉,汪言真是其中的异数……”

红英谈得很兴奋,红父却只关注一点。

“照这么讲,汪言现在的生意算得上是白手起家?”

“当然算!就当他们家里藏着一两亿现金,或者暗地里还有矿权,可是和王庭娱乐比算什么啊?那可是汪言没靠外力就搞起来的独角兽,市值早晚破百亿!”

红父出神了。

“19岁……”

红英跟着点头,表情里满是敬畏:“天才真可怕……”

红父满意而笑:“你能这么想,就不枉我当年把你送进华清,真正见识过天才,你才能意识到自身的渺小。

多交几个这样的好朋友,以后即便我退了,你也不至于高不成低不就的瞎晃荡……

行了,那个事儿,回头我会和老刘谈的,我们俩一起发力,几家相关部门里又有很多人欣赏汪言的爱国热情,不会有问题。”

红英等的就是这句话,兴奋的一拍巴掌。

然后,马上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才能把人情卖得妥帖。

与此同时,汪言亦感觉到了什么。

主要是基于对红英性格的判断,感觉这位三哥不是刘放那种爱胡闹的人,办事很有章法,应该不至于提出那么不靠谱的建议。

为什么说收拾成老八、咬上黄一勍的建议不靠谱?

因为时候不对。

现在全国瞩目,汪言好好的站在大义立场上,做好自己的事就能堂堂正正的碾过去,为什么要动用盘外招给自己增加弱点?

如果法律支持,那么起诉就好。

既然法律上暂时不支持,那不如借此机会建言,仍然大势在我。

图一时爽快,滥用公权力,那不是嫌自己日子过得太顺么?

当然,红三如果真要做,肯定压得住。

败露的可能性相当之低。

但是,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于富贵哥而言,都是没必要的。

干嘛非得急于一时?

没必要的事,不能做。

倘若是半年后,没什么关注度了,那就可以做。

这就是因时而动,因势而行。

所以……

三哥是在试探我吗?

做出这样的判断,大少轻轻一笑。

对此,汪言完全可以理解。

交朋友,找合作伙伴,乃至搞对象,互相试探都是合理且应当的。

谁会愿意和一个坑货深交?

就好比刘放,汪言有可能带着他玩,但一定不会共事。

像李一胥这样的人,共同爱好并不多,玩车玩表玩姑娘都玩不到一块儿去,反而是优先级非常高的合作伙伴。

这就是识人。

“现在‘战场’可是真够乱的!”

胥哥翻着微博,摇头苦笑。

网上的立场只有三种,角度却太多了。

花痴少女暂且不提,要么YY汪言,要么瞎舔CP,要么拉王思明、吴亦繁等男神出来引战,乱归乱,可是明显已经偏离实际主题。

剩下的,主要是三大块。

第一,基于汪言文章本身的解读和延伸。

主战场上最大的焦点。

袖手无言人为善:“我就感觉汪神特别犀利,简简单单几句话,扎人扎到头顶盖,就很离谱。”

迭地:“对啊!原本我一点不了解张武长,更不懂什么制度经济学,听都没听说过,然后汪神咔嚓这么一刀,卧槽,一清二楚的!”

睿冰晨:“真正牛哔的人,就是能够输出一种犀利的洞察,汪神的三条微博,第一条讲清楚了经济学是什么玩意,第二条讲清楚了张为赢是什么玩意,第三条讲清楚了张武长是什么玩意,总共用了多少字?”

IamNumber:“不止,新古典主义和新制度学派都被汪神讲清楚了,前者的核心就是四个字:自由市场。后者的核心是两个词:交易成本、制度。”

梦啊该醒了:“对不起,我什么都没搞懂,反正就四个字:汪神牛哔!”

身体很诚实:“兄弟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最后那段表白仍然不简单……”

轹轹轹:“啊?!咋解读?等个迪奥大的。”

VuerNuko:“业务需要,商业应酬,这有什么听不懂的?嘴里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拿着米爹的钱,自然要讲亲爹的坏话!”

夜柳:“通篇反讽,每个字都值得细琢磨,真的牛!”

你隔壁的老王爸爸:“对嘛!潜台词是:现在我给你钱,你舔不舔我?老张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回应?是真的不好回啊!”

蛋总的左右蛋刀:“同志们,我宣布,汪富贵同志经此三喷,正式在喷子界封神,法号一汪终生,谁赞同,谁反对?”

底下刷出一排6,然后很快又因为神号而争执起来……

弱智儿童欢乐多。

然后现实情况确实如同网友们调侃的那样,两位张先生都没回复,不好回、不敢回、不能回,各种因素都有。

但是,徒子徒孙们却不存在顾忌,逮着汪言喷出二里地。

现在,轮到富贵哥不好回应了。

然而压根不要紧,自然有人接战。

主战场由此热度爆炸,情绪对立激烈,给汪言刷出茫茫多的暴击特效。

狗哥特想再发一条微博——使用卡片的第一天,好多好多钱。

第一,我写任何情节都会有人不满意,众口难调,日常如此、装哔如此、现在如此。

没必要情绪太激烈,我输出的是内容,你体会到的是情绪,但别让书里的情绪影响你本人。

第二,经济史方面的东西了解一下没坏处,不想了解也没关系,我都建议不喜欢可以跳过了,何必再让自己不痛快?

第三,整部分内容都是真实的,包括两位张先生的主张、言论,包括当时的整体氛围和潜流,我很想让更多读者能感受到今天的来之不易,同时也是整本书的正能量核心。

第四,请其余的书友也冷静,要允许不同意见的存在。

第五,这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本都市文,且看且珍惜。

第六,就酱。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