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15章 钓鱼执法

更新时间:2020-06-10  作者:起酥面包
小公举傅雨诗捧着一杯热水,窝在汪言套房的沙发里,神情恹恹。

大少眼带笑意,劝她:“给你假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在我这儿死挺什么啊?”

娜吾大大咧咧一挥手:“流点血而已,小事儿,哪有你现在的状况惨烈!”

“这么大的事儿,我不看着点不放心。”

小公举没理娜吾,摇摇头,轻声问:“想好怎么回应了?”

“没。”

大少登录自己的微博,顺着笔记本上的记录,一个一个的看过去,神态轻松。

“现在发声的所谓经济学家,成分太复杂,含金量未免低了些,捏他们,不够刺激。”

娜吾一愣:“哟呵,那名单上的头衔,可是一个比一个唬人。”

“外行才信头衔,你得看他们的著作和学术主张。”

娜吾茫然摇头:“不懂……”

大少敲敲那份名单,笑了笑,细细解释。

“不是每个经济学家都会活跃在微博上的,目前,微博大v里称得上顶级经济学家的,最多就有三四十位。

比如南咸平、茅于是、张为赢,你肯定都听说过。

再比如名气不算大,实力特别强的那些——

贾慷,财政部经济研究所所长;

巴蜀松,国事院金融所副所长;

廉平,交行首席经济学家;

李涛奎,华清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谢国忠,实战派,预警了次贷危机并且坚决做空;

樊钢,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

吴敬廉,华夏经济学界泰斗,真正的前代御用经济学家……

在所有上述的顶级专家里,除去张为赢骂我一次,其余的都没有直接抨击我本人,正常发声的都不多,应该是在观望吧。

而在拿我祭旗、蹭我热度的那些所谓‘专家’里,不少人基本可以与骗子划等号。

其不要脸程度,你们绝对想象不到。”

娜吾好奇极了,往汪言身旁又凑了凑,低头看平板。

“比如呢?”

“你自己看喽。”

俩妹子顺着汪言的指点,又看了一遍比较夸张的言论。

任正农——

“近来民间热议汪同学的‘治国良方’,减税话题甚嚣尘上,殊不知,公民需要荣誉,个税起征点太高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汪同学没有资格发出这样的提议。”

陈志武——

“以国库充实之大事,搏个人名望,既没有详实的数据,又没有科学的论证,简直狂妄好名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哗众取宠之极!”

高连奎——

“减税只能是阶段性政策,违背社会发展潮流,不适合中国与世界,值此环境下,不断提高财税水平才能够支撑起国家的进一步发展。

汪导的减税口号不是好心办坏事,甚至与学术水平的低劣都无关,这仅仅是在恶意邀买人心,为电影做宣传罢了!”

娜吾看一条,就叹一口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都不敢信……大专家怎么比我都弱智?!”

傅雨诗冷静点评:“屁股问题而已。”

聪明!

大少敲一敲陈志武的名字,笑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位陈教授一直致力推行他的‘减税课题’,和下面那位高教授正好是死对头。”

“啊?!”

娜吾和傅雨诗都懵了,感觉十分玄幻。

“那他为什么抨击你?明明你是友军啊!”

“友什么友?”

大少哑然失笑:“人家的减税课题是瞄着大型企业和富人的,一直喊着国内征税强度过高,与米国等同,却在社会福利方面远不如米国,所以应该给富人松绑……

调高个税起征点这种小花头,人家不但看不上,甚至觉得会影响他的主张。”

娜吾听得懵懵的,又问:“那高教授呢?”

汪言狂补了好多资料,张口就来:“主张新财税主义,增税是根本。

具体和我冲突的地方是,他建议个税改为地方收取自用,把个税起征点的决定权下放给地方政府,扩大纳税群体,取代土地财政……”

“神经病吧?!”

傅雨诗脱口而出,显得十分震惊。

“现在的3500块钱能干什么呀?小城市的普通百姓就那么点月收入,养家都捉襟见肘,还要惦记?!”

汪言笑了:“现在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骂我了么?”

娜吾抢答:“立场冲突!”

小公举补充:“借着热度推销自己的主张?”

“都有。”

大少点点头,又作死的提点一句:“下个月3号就是俩会,现在那些牛鬼蛇神急着往外跳,你以为真是看我不顺眼?一部分罢了。”

傅雨诗了然点头:“怪不得……最近两天,有些专家在接受电视采访时都要喷你一句……”

“有个人主张的其实都算是真专家了,那些顶着专家名头的纯血喷子更可怕,你们看看这位主。”

汪言苦笑着转过平板,页面是一个真·喷子的微博。

克里斯托夫•金。

直接转发汪言采访片段,截取的是那段评价经济学的内容,然后评论——

“西方经济学在西方国家成为主流已经有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米国经历过无数挑战,于血与火中崛起强盛,并赢来长达70年的伟大复兴。

国内经济政策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不是西方经济学不行,是人不行。

看罢,大陆的年轻人代表,骄奢淫逸信口雌黄,此国如何?”

不用想,这么说话肯定要被汪言的粉丝骂到狗血淋头,于是金教授又马上发出第二条回应:

“我发了一万多条微博,没有一个脏字,大陆华人叫骂者汹涌,这些人和他们的偶像有一个共同点:没有教养、学识浅薄、不会讲理、只会装哔。

匿名?连真实名字都不敢露的二流子吓唬得到谁?狺狺狂吠之辈,快闭上嘴吧!”

继续被血喷,然后连发第三条微博。

“如果是在米国,像你们这种暴民,早都被警察抓走了。还敢叫嚣要来堵我家门?我持枪击毙你是正当防卫!”

傅雨诗是第二次看此人微博,仍然气得浑身发抖。

“这人真不要脸!明明是出生在华夏,改个外国名字入个米国籍,马上就像条狗似的跳……”

狗哥马上一斜眼:“你别侮辱狗啊!”

傅雨诗愤意难平:“你那么擅长损人,不回骂几句?”

狗哥哑然失笑:“丫是拿钱喷粪的职业捞粪工,你看看历史发言记录都是些什么玩意,我疯了才会搭理他。”

其实傅雨诗知道这个道理,但就是平静不下来。

“ε(´ο`)))唉……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给那家伙一点教训么?”

“那种人是属癞蛤蟆的,天天喷人恶心人,但是不违法,国家想收拾他都找不到由头,我……”

哎?!

我好像还有张挺恶心人的卡片还没用呢吧?

汪大少突然反应过来,马上打开系统,去翻库存。

果然,找到一张被遗忘很久的卡片。

双面美食卡

一次性卡片

你可以对任何人使用本卡,自由选择两种效果之一

美味效果:对方吃任何东西,都将在感官上得到美味刺激,好吃到停不下来

屎味效果:对方吃任何东西,都觉得口感像屎、味道更屎,恶心到欲哭无泪

本卡片效果持续时间:3天

大少兴奋的一拍手,心情陡然愉快起来。

亲爱的垃圾,食屎去吧!

如果非要在这份祝福前面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

一万年。

刚想把卡片拍上去,大少心里突然一动,摸了摸下巴。

三天时间有点短啊……

要怎么用才能把效果最大化呢?

想了想,汪言抄起手机拨通初新电话。

“新新姐,托你打听个人,那个克里斯托夫•金,能找到详细资料么?”

“我马上查,你等我消息!”

初新的劲头很足,最近几天,她一直在帮汪言整理资料。

凭借着家庭背景,再加上徐娇、李小多家里在金融圈、经济界的能量,不管查谁都是手到擒来。

然而,一个小时之后,她带着震惊回复了。

“汪言,查不到!那些牛气冲天的自我介绍,全是假的……”

汪大少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

“没一条真的?!”

哈佛大学(hu)投资战略决策研究员;美中高端人才职业促进会会长、斯坦福全球战略中心合伙人、硅谷信息科技投资基金合伙人、今•明国际传媒创始人;斯坦福、东京、莫斯科、北京、清华、浙江等大学客座教授;曾任爱德华琼斯兄弟公司半导体和计算机资深产业分析师、爱德华琼斯投资组合经理、爱特克人工智能公司首席执行官、西北理工大学商学院副院长……

如此长的一串名头,至少得有一两条是真的吧?

“真没有!”

初新斩钉截铁:“只有那个什么‘职业促进会会长’有一丢丢可能真实存在,但是在米国,那种协会可以随意注册,得找fbi才能查实……”

靠……

大少叹了口气,感觉特别无奈。

一肚子套路,根本派不上用场,这人贱到如此程度,堪称是处处破绽但刀枪不入,怎么破?!

大少又想了想,连那张双面美食卡都舍不得用了。

亏得慌!

都不如留给黄一勍,最起码那货算个腕儿……

正犹豫着,初新又道:“你别急着动,小多刚才告诉我,他有办法。”

果然,都没等初新挂电话,李小多就打过来了。

“汪神,那货你别管了,交给我们治理!”

汪言有点担心这帮二代没轻没重的,皱眉问:“你们别胡闹啊?”

“害,放心吧您就!”

李小多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说的话却不糙——

“您想,真有名望的经济学家我们也不敢动啊!不过,搞这种拿着米国爹黑钱的骗子,那不正好是我们的专长么?”

有道理!

汪言一下子就想通了。

恶人自有恶人磨,让李小多他们线下搞事儿,可比浪费一张卡片划算得多。

至于亲自回应……那可真是给丫脸了。

“行吧,你们注意点分寸。”

又叮嘱一句,汪言直接撒手不管。

李小多兴奋领命,攒局去了。

回过头来,傅雨诗又问:“你是打算什么回应都不做吗?那你今天刚开微博,总要发点什么吧,而且如果粉丝问起来怎么办?”

大少亦很无奈,一摊手。

“没有一个分量足够的对手,我怎么回应?总不能和那些二流教授一个一个的battle吧?”

娜吾猛的一翻白眼:“如果真大佬下场,你能怼得过?柿子要挑软的捏,要挑大的抓,懂不懂?”

懂是懂,但是大的不敢抓啊……

啊呸呸!

实际上呢,是抓不住。

汪言心里还是有哔数的,别说顶级真大佬,哪怕就是眼下那几位二流教授,真论起细分领域的专业知识,那也是怼不赢的。

陈志武在金融定价领域是绝对的大拿,可以把厉、林、陈、吴都吊起来打的水平。

高连奎在经济史学方面很有见地,是个职业喷子,把哈耶克、弗里德曼、科思等大牛都喷了个遍。

财大那个王教授数学功底极强,钻研计量经济学多年,虽然人学傻了,但是学问不傻。

傅雨诗和娜吾听完汪言的介绍,有点傻眼。

“那你还要等大佬?不怕被人家在全网网友面前抽到死再鞭尸啊?!”

“没那么夸张。”

汪言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细分领域的水平高低,与他们的整体主张是否反智,没有一分钱关系。”

“诶?”

娜吾和傅雨诗都没听懂。

大少解释得更加浅显直白了,直接扒人家裤子。

“经济学家也是要吃饭的,不少人其实没什么经营头脑,又不擅长金融实战,那就只有恰烂钱喽!

前两代经济学家相对比较正常,是因为有足够的空间,所以都搞正统学问,走智囊路线。

后面回来的人没有坑位,只好拍资本马屁,或者吹牛哔炒噱头,出书讲演开班……

反正都是为了钱,给谁卖命不是卖?

当年厉先生的名言犹在耳畔: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只有拉大差距,社会才能进步……我建议取消所谓的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热情和能力。

今年又冒出来牛刀樊钢李大霄之流给股市和楼市站台,狂割中下层韭菜。

反智言论,那可真是一翻一大把。

你们啊,别拿他们当做是马雲任正非那样的人物,差着远呢。

除去少数几个民族经济学家,剩下的那群昏碌贪婪之辈,个个都是一身的破绽。

我现在要挑人立威,那肯定是要找个又大又软的,一次性捏出水来,毕功于一役。

安心啦!”

其实她俩仍然没搞懂汪言想怎么干,但是,一想起狗子从不吃亏的性格,以及辉煌的过往战绩,担心立即就消失了。

该担心的是那些人好吧?

但是……

“那你的第一条微博到底要发什么啊?好多人等着呢!”

没错,等着的人确实有点多。

官方完汪言之后,粉丝数就一直在以一个夸张的速度暴涨,每分钟上万。

其中大部分都是粉丝,但不可能全是粉丝。

明星、大v、商界名人、官方账号……数不胜数。

很明显,热度未消,太多人都对汪言保持着巨大的好奇。

好奇这个人,更好奇他会说什么。

而汪言的认证资料更是简单到极致——

微博名:汪富贵。

简介:《魔女》导演。

不管是王庭娱乐创始人,亦或者极速联盟创建者,都没有挂出来。

仿佛整个微博账号只为宣传电影而存在,叫人更加猜不到,汪神是否会回应网上沸沸扬扬的学术质疑。

汪言想了又想,终于做出决定。

山不就我,我来见山!

呃,文化人到底不一样,钓鱼执法都能讲得那么清新脱俗……

总而言之吧,社会我狗哥一经决定,便不再犹豫,噼里啪啦打字,截图,发布。

“大家好,我是汪富贵,为富不仁的富,贵不可言的言。

第一次发微博,我想做一个假设。

假设我们所有人都是具备无厌足欲望的自利人,满脑子只有一件事儿:追求个体利益最大化。

那么便会产生如下推论——

我应该竭力隐瞒我有女朋友的事实,降低撩妹难度,多处几个女朋友,否则就太浪费我的金钱、才华、年龄和好身板了,不符合一直睡一直爽的利益最大化原则。

而我的女朋友应该致力于公开关系,用社会道德压力来约束我的行为,用社会舆论压力来驱赶竞争者……至不济,亦应该及时要钱要礼物,趁着关系仍在的时候攫取最大的利益。

而我女朋友的闺蜜,应该努力拆散我们,凭借近水楼台的优势入主正宫,毕竟我善良帅气幽默大方有钱有钱有钱……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没想瞒着、她没想公开、闺蜜们都很善良……

所以假设始终只是假设,只需要少数例外,就可以让一切变成空想。

好吧,其实东拉西扯那么多,和外界的纷纷扰扰都没有关系o,我只是想宣布一件小事——

我有女朋友了。

三万,爱你哟!

谢谢你的出现,因为你,我开始相信有神存在。”

事前很多人猜测过汪少会发什么,理由都很充分。

现在,答案出来了。

没人猜对。

于是,全国各处,卧槽一片。

太难了,以我哥金融学硕士的水平,都不知道该怎么总结那些年的路线之争。。

我才19,还是祖国的花骨朵,为什么要挑战这个?

我决定放飞自我,浪起来再说。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