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8章 心如刀绞

更新时间:2020-06-03  作者:起酥面包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燕姐用万年不变的开场白,拉开新一期节目的序幕。

接下来,直奔主题。

“最近几天,有一份交通摄像头拍下的车祸视频引爆网络,燃起近乎全民讨论的热度。

于此同时,视频被搬运到UTB等境外媒体,同样引来一片惊呼,创下24小时内接近3000万的超高播放量。

而与国外纷纷高呼车神的膜拜态度不同,国内的网络上,为此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般的战斗。

下面,让我们来看一看原版视频。”

平和,中正,从车祸的角度切进去,立场不明。

然而不管立场如何,《焦点访谈》发声,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次措手不及的巨大冲击。

战得正激烈的微博和各路论坛上,突然有一颗陨石砸落。

“卧槽!焦点访谈在讲这次车祸!”

霎时间,交战双方集体懵哔、面面相觑,发帖量陡然降到冰点。

不多时,消息得到确认,然后迅猛的向四面八方传开。

“没道理啊?央视怎么突然如此接地气了?”

大家一边难以置信的嘀咕着,一边打开电视机或者央视官网,打算亲自看一看。

《焦点访谈》的实时收视率监控数据,突然的往上一跳,然后挑高,一路不回头的向上冲去。

就像燕姐评论的那样,这件事,热度是真的高。

不管对汪言是黑是挺,都仅仅只是真实热度的一小部分。

更多的群众,吃的是ONE:1撞废的瓜、是那个极限操作的瓜、是明星大V们下场蹭热度的瓜。

上述的吃瓜群众,有热度,没有直接的态度,有数量,没有集火的方向。

而水军和友军表演得不亦乐乎,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争取中立群众的倒向。

现在,所有的纷争,终于要在最强力官媒的表态中,定出一个高下。

短暂的视频很快播放完毕。

燕姐上场总结:“不少专业人士评论,这是车祸史上最难以复制的一次奇迹,是勇气、技术、运气在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下,仅有的那么一次和谐统一。

正是因为这样的奇迹,一次每天都在发生的车祸,才会引起如此巨大的轰动。

而伴随着这份轰动,视频中勇敢救人的保时捷918驾驶者,突然深陷争议旋涡。”

画面再转,依次播放几个片段。

燕姐为每个画面配上解说,将经过娓娓道来。

“在与赶赴现场的记者交流时,车手的一段‘不当发言’,被网友们解读为威胁和蛮横。”

“紧接着,开始有人通过魔都新闻台的采访进行爆料,为广大网友们勾勒出一个低俗、狂妄、野蛮、百无禁忌的炫富富二代形象,彻底引爆网络上的讨伐。”

“最后,该节目播出了一段受访人在酒吧里喝酒的视频,视频里,刚刚在中午经历一场大难的超跑车队成员们,正在大打出手。而受访人端坐于美女环绕中,气场惊人,像极了一个幕后指使者。”

“车祸报废的科尼塞克ONE:1,售价超过5000万人民币;”

“被受访人用来救人的保时捷918,售价超过2000万人民币;”

“当时同行的超跑车队,聚集着各种世界顶级车型,价值过亿。”

“难得一见的豪华车队、奇迹般的漂移接车操作、一次性报废的7000万、嚣张狂妄的舍命英雄、当夜就卷入斗殴事件的全体成员、独自端坐的焦点少年……”

“从未有哪一次热点事件,能够集齐如此之多的爆点,一时间,全国网友的目光全部聚焦于此,致使微博服务器一度宕机。”

“富二代们的肆无忌惮,既让网民们愤怒,又令许多人不解,甚至发出:我们的国家怎么了、我们的年轻一代怎么了,这样严厉的质问。”

“网络上,两拨人争吵不休,战火弥漫至各大论坛。”

“一夜之间,我们的社会似乎被整个割裂了。”

“穷与富、美与丑、对与错、英雄与人渣、天使与魔鬼……注定讨论不出结果的话题,渐渐演变成各种基于情绪、而非基于事实的发泄。”

“愤怒,模糊了我们的双眼。”

“那么,事实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让我们从了解引发这一切的那个少年开始,打开今天的思考。”

声音渐淡,画面浮出。

第一幕,是在病房里对刘放的采访。

记者:“你眼中的汪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刘放吊着左腿,满脸的吊儿郎当,似乎一点没拿眼前的采访当回事儿。

“是我一辈子的好哥们!”

记者:“具体点呢?性格、为人处世等方面。”

“仗义啊!”

刘放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贼特么理直气壮。

记者等半天,没见下文,诧异问:“就一条?”

刘放老脸一红,突然有点支吾:“额……其实吧……之前我俩不是很熟……当然,我是很崇拜汪神的车技的,但是没什么机会打交道……”

记者:“你的意思是,汪少在救你之前,其实你们并不算好朋友?”

刘放一梗脖子:“我拿他当好朋友来着!”

好吧,问题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似乎是因为意识到继续采访下去并没有什么意义,又或许是因为接下来的采访没有任何有效内容,反正,对刘放的采访到此戛然而止。

而且,记者并没有任何总结与表态,画面直接切出。

躺在沙发上的刘放,看到第一个播出来采访片段的就是自己,嗨皮得差点蹦起来。

“妈!快看,我上镜帅不帅?”

先是一巴掌抽过来,刘母才呵斥:“你老实点!乱蹦什么?”

刘放正要犯二,玄关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刘母马上迎过去,招呼刚回家的老刘:“今天怎么这么晚?放放的采访都播完了……”

老刘皱皱眉:“你儿子那两下子,看了反倒添堵。我特意推掉酒局赶回来,是想好好看看汪言。”

刘放撇撇嘴,美滋滋的给汪言打电话。

哥,我表现咋样?!

占线。

大少正在接受何苗苗的质询。

“不熟的人,下次不要管了好不好?你怎么那么爱当英雄?多危险啊!”

“嗯嗯……”

汪言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

强行陪女儿看访谈的老何与方清婉面面相觑,惊了个呆。

“苗苗,开车救人的那孩子……是汪言?!”

刚埋怨过二狗的何大小姐,马上骄傲的点头:“对啊!帅不帅?”

老何与方清婉的心情,一下子就复杂起来。

说不帅吧,有点昧良心。

说帅吧……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

古往今来,谁家的有钱小孩会拿自己的命这么不当回事儿?!

不止苗爸苗妈这样想,很多收看节目的中年男女,都是如此想法。

兴致因此而高高提起。

哟,这个小孩挺有意思哈!

第二幕,居然是在MYST酒吧里采访淞哥。

仍然是同样的开场问题。

“你眼中的汪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淞哥不假思索的回道:“非常聪明,懂得接受别人的好意,特别强势,但又愿意给别人留下余地的领袖型人物。”

记者没有出镜,但是从声音就可以听出来那种惊讶。

“评价那么高?我再确认一下,您应该只在打架那天晚上见过他一面吧?”

淞哥果断点头:“对。”

记者:“那请您具体说说,为什么会这样觉得?”

淞哥开始回忆。

“那天,那帮人来的时候就没少喝酒,应该是庆祝吧——毕竟出了挺大个事儿,但人没事。

反正,很多人都喝高了。

然后因为我们店爆满,没有空位,然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就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觉得没有卡不符合他们的排面……

呃,其实我可以理解,那天情况特殊嘛!

但是当时就闹得很僵,而且很有可能会激化,把我急得不行。

然后这个时候,我一眼看到被大家拱卫着的汪少——当时我不清楚白天的事儿啊,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反正当时就觉得这可能是个说话作数的人,一咬牙,就去找他商量。

然后汪少其实也没少喝酒,但是很好讲话,特别痛快,马上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叫我把舞池给他们用。

然后所有人都听他的,没再闹。

那时我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了不得,镇得住,又不会咄咄逼人,懂得给人留余地……”

记者饶有兴致的听完全部内容,才继续问。

“那么,后来的打架又是怎么回事?”

淞哥知道个大概,但不可能讲,于是歉然摇头。

“对不住,客人的矛盾,我们真的不会去过问。”

记者:“那么在你的视角或者说你的了解中,汪少在其中发挥的是什么作用?”

“这我倒是知道,因为一直都在重点关注那位汪少嘛!”

对于讲汪言的好话,淞哥痛痛快快的表示很愿意,描述特别清晰。

“当时,汪少出去打电话,就在我们店门口,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两拨人打起来了。

再然后,等汪少回来时,想去那边,结果马上被同来的几位女士拉住了。

然后汪少就没有再动,安安静静的看着,直到结束。”

记者:“所以,不存在网上讲的,汪少是幕后主使的情况?”

“那个肯定不存在,我们店里还保存着视频,可以证明,汪少确实没有参与。”

记者:“能把视频给我们拷贝一份吗?”

“可以可以,我马上给您准备!”

看到淞哥果然据实描述,没有回避,更没有泼汪言脏水,极速联盟大堂里爆出一阵欢呼。

建武举杯走向黑虎:“来,虎哥,敬你一杯酒,感谢都在酒里!如果没有你发力,那货肯定不会接受采访!”

黑虎笑骂:“用你谢?我自己的兄弟,我能不帮?!”

浅浅笑呵呵瞥他一眼,心想:你被狗子锁在地上摩擦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过男人之间的友情嘛,往往只在一gay间。

第三幕,便是播放MYST的监控视频。

限于时间,剪得很短,但关键时间点都在其中。

汪言出门一分半之后开打,期间没有与同行的人有任何交流,回去之后有一个冲上去的动作,被拉住……

一切都很清晰。

第四幕,是对小呆的采访。

已经是大主播的小呆,仍然像以前一样,面对陌生人时,会紧张到手足无措。

“你眼中的汪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阿呆咔吧着眼睛,露出被直播间女色狼们戏称为“想亲到天荒地老”的呆萌表情,斟酌好一阵才开口。

“是、是一个善良的大哥……”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

“呃,在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带我们进去吃播的门,开始靠这个赚钱。后来,又带我们开工作室、给我们分股份……

呃,他还给我请老师,让我多学点东西,等以后吃不下去了,就转管理岗……

啊!对了,第一次见面,请我们吃帝王蟹的时候,怕我们胃难受,把自己用的健胃消食片全都分给我们,自己一片都没留……

我一直记着这件事,后来想买同样的药给他备着,但是没找到……”

记者:“汪少是一直都这么贴心么?”

“我不知道。”

阿呆摇摇头,又乖又诚实,令人忍不住完全信任。

“汪总后来很少来公司,也不怎么和公司里的主播们接触,不过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说,老板是个好人。”

记者:“网上有一种言论,说汪少开经纪公司,是为了方便潜规则女主播,你怎么看?”

阿呆马上愤怒得满脸通红。

“胡扯!汪总从来都没有找公司的女主播单独聊过天,好多女主播想撩汪总都找不到人,怎么可能?!”

王庭娱乐总部,所有在收看节目的高管主播,集体发出一片欢笑。

“呆呆你真蠢!”

“那可是焦点访谈啊!为什么就播你的采访画面?”

“哎你说清楚点,都谁想撩汪总?”

“你特么明知故问!”

几个S级大主播突然之间就闹开了。

“哎呀我男朋友怎么还不来看我?”

“哎呀我老公今天又没来公司……”

“哎呀我家汪汪今天又去那个骚蹄子直播间转了一圈!”

各种口嗨汪言的语录被她们一条一条的爆出来,大家笑成一团。

人群中,高雅抿着嘴挑着眉,浑身都散发着优越感。

你们这群只能口嗨的渣渣,老娘可是真的嗨过的!

那叫一个绝顶哟……

估计会是公司女主播里的绝唱吧?!

第五幕开始之前,画外音响起。

“由于察觉到王庭娱乐的员工们对于汪少的崇拜情绪较为浓重,我们取消了原定的所有后续采访计划,决定,接下来只采访中立对象。”

然后,接下来居然再没有采访画面,一直是电话录音。

“您好,请问您是魔都新闻频道的刘雅静记者吗?”

“对,我是,您哪位?”

“我是《焦点访谈》节目组的,想就车祸采访一事对您进行一次……”

“啊!那个对不起啊,我们有规定,不能接受任何采访。”

“没关系,我们可以向上级申请……”

“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嘟嘟嘟……”

“喂?!”

“您好,请问您是24日那起车祸的受害人张先生吗?”

“你哪里?”

“我们是焦点访谈……”

“打错了!”

“您好,请问您是牌照号XXX的霸道车主吗?”

“我是,你有什么事?”

“我们是焦点访谈……”

“不要再打电话了!我不接受任何采访!”

画外音——

“接下来对当事人的采访,彻底陷入僵局。之前很乐于在镜头前控诉的当事人们,在听到记者自报家门后,没有一人肯就此事发言。”

“于是我们不得不暂时中止另外一个角度的调查,把目标放在汪少本人身上。”

镜头拉回演播室。

燕姐表情严肃:“当我看完全部的侧面采访资料后,我对当事人产生了深深的好奇,他,真的是坊间议论的那样么?”

节目进度过去三分之一,汪大少才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而此刻,节目组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

洗白。

临时收到消息,转台收看节目的黄一勍,一口老血差点当场吐出来。

“艹!帝都的这帮孙子!”

恶狠狠的扔飞遥控器,他马上给成老八打电话。

“老八,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成老八紧张的看着屏幕上的各类汇总消息,表情阴晴不定。

“对面的发帖量在持续下降,网上的整体热度、相关讨论同样在降,已经跌去巅峰时的三分之一!”

“所以呢?是怎么回事?”

黄一勍有点懵,不太明白这个变化的含义。

成老八同样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过,倒底是常年活跃在搅屎第一线的主,很快通过另一个数据猜到了原因。

“与焦点访谈相关的话题讨论度在上升,所以,说明了有很多人在收看这一期的节目,并且看得比较投入,暂时没有精力与人吵架。”

黄一勍差点没气疯。

“妈的!一个老掉牙的官方节目,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看?!”

成老八特别无奈:“因为正好是大家最关注的事情啊!”

黑子想找支撑,友军期望反转,路人会本能的奔向最大那颗瓜,很简单的原因。

其实黄一勍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不愿意相信罢了。

“草草草!现在怎么办?你那里能挺住吗?”

成老八表情一动,和小弟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得意的阴笑。

然后叫苦连天的抱怨:“黄少,那可是官媒!您叫我怎么挺?!”

“少特么跟我扯淡!官媒下场,被网友怼翻,冷嘲热讽的例子还少吗?!”

成老八一点没慌,继续反驳:“您说的那是人日、紫光之类的官媒网络口,和《焦点访谈》能一样?据说大领导们一有时间就会看看《焦点访谈》,我可不敢硬顶。”

“那我不管!反正你们收了钱就得办事儿!”

成老八叹口气,跟真的似的。

“行,您放心,反正现在那700万我肯定给你撒出去……不过我可跟您讲好了啊,由于官媒洗白,对方的反扑肯定很猛,我最多撑到明天晚上,之后您就另请高明吧,我可不敢继续掺和下去了!”

黄一勍顿时大急。

如果成老八撂挑子,就以现在的情势,上哪找另外一个组织去接手?!

“你他妈的玩我?!”

“黄少,今非昔比……”

“少哔哔,最多我再给你加钱!”

成老八笑得牙花子都快露出来了,语气却仍旧果断:“黄少,真不是钱的事儿……”

“别磨叽了,等我电话!”

愤怒的挂断电话,黄一勍越想越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嘴角肌肉牵扯着脸上的伤,疼得眼前直发黑。

“草!”

终于,老黄恶狠狠的把手机往墙上一摔,砰的一声,碎个四分五裂。

电视屏幕里,汪言的身影突然浮现,坐在一张简陋的沙发里,意态闲适。

就仿佛嘲笑着谁。

黄一勍死死咬着牙,脑仁子嗡嗡的疼,一眼都不想再看到那个身影、那张脸、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

但是,又不得不强迫自己看下去。

怎一个煎熬了得?!

头三十年一直顺风顺水的黄一勍,哪怕和前妻闹成那样,都没有彻底失去过主动权,反倒是靠着无赖,把对方折磨得心力交瘁。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那种钝刀子割肉、心如刀绞的感觉。

大兄弟们,败催我了……

没存稿之后,你们催我也没用……

我贼特么想把全部高潮一次性写完,一个5万字大章砸你们脸上。

但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如果不是为了感谢再三须重事大盟和新三盟的支持,哪可能搞出现在这么多!

大葱就酱,我得泡泡手、按按摩去了。

明天更多少,再议。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