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7章 混乱中孕育的力量

更新时间:2020-06-02  作者:起酥面包
前半段采访,极其有质量,又充满爆点。

所以王福泽打个手势,示意不休息调整,直接继续。

聊完电影,陈羽彤终于把话题引向网上的混乱。

“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一次意外中的车祸,相信所有的观众朋友都和我一样,对整件事特别感兴趣,汪导,准备好应对主题了吗?”

结果汪大少又一次语出惊人。

“对我而言,其实主题已经结束了,我愿意接受你们采访的唯一原因,就是为我的电影做宣传。”

陈羽彤笑容发干:“您可真直白……”

汪言今天没有刻意拗人设,却把自信、坦诚、桀骜的个人特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什么谦虚低调?不存在的。

今天的目标,就是秀,秀到观众头皮发麻为止!

顶级大导演卡梅汪曾经曰过:没有爆点的宣传等于没有宣传。

要让新生代对《魔女》感兴趣,就要让他们对汪言感兴趣,哪怕是抱着批判和挑刺的心态去买票,当他们走进电影院的那一刻,便是汪言作为制片人的最大成功。

“您一点都不在乎网上的黑潮造成的影响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羽彤又开始改口叫“您”。

汪言笑着摇头:“不是不在乎,而是压根就没有影响。”

陈羽彤瞪大眼睛:“不看?!”

“看得不多。安姐在讨论公关对策的时候拉着我看了一些,同事们讨论的时候我会跟着凑凑热闹,仅此而已。”

陈羽彤又找到一个感兴趣的点:“那您和安女士、主要演职员的态度区别是?”

“别人的态度您自己问,我的感觉嘛……有几个哥们黑得很有水平,我想挖到公司来做文案。”

陈羽彤表情懵懵的,欲言又止好一会儿。

“所以,您自认为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对吧?”

汪大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反问:“当您第一次看到车祸视频时,您认为我的内心是否强大?”

“哈哈!”

陈羽彤爽朗一笑,竖起大拇指:“简直强大到令人难以置信!”

汪言没有刻意谦虚,耸耸肩,未再开口。

一个小小的动作,在扣着口罩、把脸挡得严严实实的前提下,仍有一种自信从容的气度,透体而出。

“那么重新梳理一下那场车祸。您觉得,发生的原因是什么?”

“我朋友不自量力。”

出乎意料的答案,又让节目组所有人都精神一振。

汪言完全没有客气的意思,直言快语。

“他的水平不足以驾驭one:1那种动力野兽,正常驾驶尚好,应对复杂局面的能力显然不够。事前我们就叮嘱他,稳一点开车,结果仍然因为好胜心而引发意外。”

陈羽彤马上挑出一个点来做效果:“您是在推锅?”

“不,我是在正面批评他。”

“目的是?”

“杜绝下一次类似情况的发生。以后有我在的场合,不会允许他再碰任何一款大马力超跑。”

“这样会不会太不近人情?”

“生命只有一次,他不会每一次都有那样的好运,我不可能每一次都能复制那样的极限操作。”

“您认为那个操作是不可复制的?”

“我说那只是小意思,很简单,您信吗?”

“额,如果是别人说,我肯定不信。如果是您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至少可以信一半。”

“哈哈!我就当做您是在夸我了。”

“不用当做,我确实就是在夸您。”

陈羽彤终于结束这轮快问快答的时候,王福泽在下面情不自禁的鼓掌,感觉真是太精彩了。

事先,他怎么都想象不到,陈羽彤居然可以和汪言碰撞出如此激情的火花。

访谈类节目能够做出这种效果,太少见了。

陈羽彤的经验丰富和才思敏捷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汪言本身的能力和性格,不但接得住,甚至能够反过来带陈羽彤飞……

真心是个意外之喜。

王福泽突然感觉,这趟差事真是接对了。

最开始明明是奔着大佬人情去的,抢着把活儿接到手里,本以为会挺麻烦来着,谁能成想,居然要做出来一期爆款?!

嗯,真香!

稍微缓一缓,陈羽彤把问题转回心理层面。

“现在我们都清楚并相信,救人的那一刻,您什么都没想。那么,在成功救下朋友之后,您的心情又是怎样的?”

“兴奋、充实、开心……很难确切描述。”

“有没有后怕?”

“没有。”

“一点都没有?”陈羽彤愕然瞪大眼睛,“要知道,那可是拿命在搏!”

涉及到开挂,汪言不能如实讲,想了想,他决定从性格方面来回应。

“我是一个一旦做了,就不会后悔的人。

我经常会在睡前做自我反思,但是,我对每一件事的反思,都只有一个目的——确定对错。

对了,保持。

错了,下次不再犯。

我从来不会去想,如果没这么做、如果没犯这个错误会怎样,我相信我错得起,而且一直在成长,就这么简单。”

这是何等的自信?

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陈羽彤意识到其中的潜台词,惊得把嘴也张开了:“所以说,如果下次再碰到同样的事情,您仍然会选择救人?”

汪言难得的沉寂几秒,凝重点头。

“我的身体会比大脑更快的做出反应……所以,我希望永远不要再碰到类似的事情。毕竟,我还有那么多钱没花完。”

陈羽彤情不自禁的鼓起掌。

“我能感觉到您的真诚,我想说,这太不容易了。”

“其实没什么。”

大少尽可能轻松的笑了笑,但是,从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因为真诚而显得略微有些厚重。

“我们这个国家啊,从来都不缺英雄。

一点都不夸张的讲,在我仍旧是一个小愤青的时候,每一次在视频里看到那些平凡的普通人,突然于某一刻化身为天使,为守护祖国、人民、生命而拼上自己的性命,我的心中就会有一种情绪在反复激荡。

我呢,应该只是因为特别有钱、个性强烈,才成为你们今天所拍的典型,但在本质上,那些烈士们远比我高尚。”

这一刻,陈羽彤同样有些动情。

汪言的真诚,太有感染力了。

“我觉得你们一样高尚,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您做到的一切,更令我感到不可思议……”

接下来的采访,让包括王福泽内的所有人,都渐渐陷入沉思。

因为话题不可避免的转向沉重,转向冲突对立的那一部分,而汪言展现出来的思想和高度,已经完全超越了年龄的限制。

每一个问题,陈羽彤都要字斟句酌,然后被大少轻轻松松的就颠覆想象。

个人访谈,甚至因此而大大超时。

等到采访结束的时候,王福泽主动上前来与汪言握手,两只手握上去,用力摇晃。

“汪导,你是我见过的,在这个年龄段里最优秀的年轻人!非常感谢你的配合,很荣幸认识你!”

老王的动作有点突兀,但是在满场的掌声中,却显得那么的自然。

为了魔女的宣传,同时也是为了给黄狗一下狠的,汪大少今天是真的火力全开,把自己一年多来的进步和成长展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这离不开陈羽彤的引导,她的优秀,让汪言兴致高涨,真正发挥出了巅峰水平。

“您太客气了,应该是我感谢你们不辞劳苦,能受到《焦点访谈》的采访,同样是我的荣幸。”

离开镜头,汪言收敛起那身光芒,谦虚而又友善。

再和陈羽彤握手,真心实意的互相称赞。

“陈姐,假以时日,您会是另一个鲁豫。”

“感谢汪导看好,如果成不了鲁豫,而汪导的公司又缺一个小记者主持人什么的,希望汪导能记得我。”

“哈哈,一定!”

投资无处不在,汪言的表现,让节目组的两位带头人,不约而同的想要投资一波。

接下来原本应该是设宴款待一行人,但是时间太紧,节目组的任务很重,所以最后只是匆匆在片场吃了份盒饭。

安晓芳、李一胥、紫韬、傅雨诗、张劲等人的个人采访做完,焦点访谈节目组又拍了一大堆别的素材,立即坐上返程的火车。

直到这个时候,汪言的受访工作仍旧没有做完。

要继续配合节目组提供各种素材。

原版的采访录像都不用提了,另外还要提供《魔女》的全部资料、王庭娱乐的可公开资料、极速联盟的部分成员访谈等等等等。

当事记者、车祸当事人、极速联盟成员的采访,由另外一组记者在做。

交警部门的事故鉴定报告、与保险公司的磋商结果、报废车辆的实拍和受损鉴定……

甚至刘放都打着石膏出镜接受采访。

然后还有网络上留言、评论的收集,专家看法等等等等。

任何一期《焦点访谈》,都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更何况,要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推出成品节目,可想而知,要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心力。

王福泽带着两组人马不眠不休的一直忙碌到第二天下午3点钟,把成片交上去审核,终于松下一口大气。

第一时间,给领导打电话。

“小王忙完了?怎么样?”

“非常好!我个人感觉,会爆!”

“哦?”

“收视率能够提高多少不好讲,但是,舆论是一定会被引爆的!”

王福泽仍在兴奋的高点,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我们不是一个看重收视率的节目,重要的是内容如何,是不是有正面的、积极的意义,大领导们一有时间就会收看,我们的内容要经得起考验……”

王福泽马上打保票:“您放心,领导,汪言绝对有着成为新时代优秀青年代表的素质与能力!”

一句话,终于掐准脉。

“哦,那好,晚上我会抽时间看看的。”

挂断电话,王福泽实在控制不住激动,狠狠的对着空气挥了一下拳。

走出办公室,刚好碰到隔壁组的老徐。

老徐打量一眼王福泽,皮笑肉不笑的问了句:“怎么样?没有太为难吧?”

王福泽一撩眼皮:“正常做节目,什么叫为难啊?”

“呵呵,你有信心就好,全体同仁都在拭目以待呢……”

“那你们就亲自去看呗!”

“看是肯定要看的,不过呢,就这么一份料子,谁也没指望你们能做出满汉全席来,你们自己也别太往心上放才是……”

“我谢谢您嘞!咱们,明!天!见!”

王福泽摆摆手,扬长而去。

送走了《焦点访谈》节目组,汪导的片场生活突然不顺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在片场外面探头探脑。

正常的围观也就罢了,有几个明显是狗仔的,不但带着照相机,甚至还试图带着偷拍设备往里混。

有没有拍到什么不好说,却把一处布景给弄塌了。

汪导发了火,喷子上线。

“保安组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再让人打扰到片场秩序,都特么给我收拾铺盖滚蛋!”

紫韬原本还想皮一下,结果直接被卷飞。

“你到底能不能管好你的粉丝?!你是来拍戏的知不知道?!各种商业活动要假就给你,戏演的最烂事儿却最多,现在开始跟我玩拖家带口了是吧?!要不要专门给你半天假,去把外面那群粉丝睡服了再回来开拍?!嗯?!”

狗血淋头,灰溜溜的缩回去了。

紫韬的经纪人急忙陪着笑脸上来讲好话,然后反手就去教育粉丝了。

今天那个捣乱的狗仔是直接混在紫韬粉丝里摸进来的,天大一口锅砸下来,业内顶级的经纪人是欲哭无泪。

如果是昨天之前,紫韬的经纪人估计还敢顶顶嘴,皮里阴阳一番,今天是真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导演的地位和钱没有直接关系,只和成绩、资源有关。

成绩暂时不好确定,《魔女》的镜头质量虽然很高,但是在上映之前谁都无法肯定一定会火。

可是汪言把《焦点访谈》拉来洗白的效果就不一样了。

那已经超出娱乐圈所谓的“资源”范畴,属于另外一个层级的存在。

得多缺心眼儿才会因为理亏的事情和这样一位导演硬顶?!

别人一看紫韬都是这个待遇,立马乖如鸡仔,倒叫后面的拍摄顺利许多。

中午没到,外面的舆论又一次爆了。

尽管没人拍到汪言的正脸,但是那顶洋基帽是辣么的鲜明、辣么的出众……

总之,狗仔把汪言的片场照片发出去之后,喷子们再次高潮了。

网络上简直狂魔乱舞,并且不止限于微博。

影视论坛——

“卧槽!感情真的自己搞了部电影?!”

“嚣不嚣张、狂不狂妄暂且不提,就说本钱,我现在是真的服气!”

“就一个用来睡姑娘的草台班子,得意鸡毛啊?!”

“你家的草台班子能请来王海鸥、张劲和紫韬?”

“就是因为咖位大才可怕,你们看看汪少要捧的那个主演,纯新人!”

“真漂亮……吸溜!”

“真·硬捧。”

“此处应该井甜甜。”

“别闹,哥们儿,小心查水表!”

“得了,紫韬新人女主二比导演,烂片概率99.99999,鉴定完毕。”

“谁爱看谁看,反正我是等定盗版了。”

“为什么不干脆别看?”

“为什么不看?女主还是很漂亮的。”

“女主漂亮1,等盗版10086。”

社会板块——

“现在的有钱人真是越玩越花了,花那么大力气捧个新人,就算再好看吧,图什么啊?”

“你不是有钱人,所以你不懂。”

“更正一下,不是一个,是俩——看后面那个西域妹子,眼熟不?”

“楼上的自信点,把你的问号去掉!”

“一想到我等屌丝花钱买着票,去电影院里yy一下女神,结果女神背后的那个男人已经输出到腻歪,拿着我们的钱去捧下一个女神,然后我们被媒体一营销,马上高呼着好可爱再去买票……”

“同感!这操蛋的社会!”

“你们谁爱看谁去看,我反正是一分钱都不会给这种人送。”

“抵制1!”

“就应该发动更多的群众抵制,让这种混账二代赔个裤衩底儿掉,倾家荡产,没了钱,他还狂个毛?”

“对,啥也不会,只能靠做鸭维持生活这样子了……”

“楼上的兄弟醒醒吧,人家的公司嗷嗷赚钱,不然能这么任性?”

“赚钱个!都是骗傻哔的!那些给主播打赏的全是托,我看了两年直播我还能不懂?”

“就是!哪来的那么多傻哔给主播打赏啊?看不见摸不着的!”

歪楼战斗了几百层,再转回来时,风向突然变得很奇怪。

“那孙子家里的钱指不定是哪儿来的呢!”

“从现在往前数二十年,那些有名的富一代,哪个起家时不是各种违法违规贪污诈骗?”

“破国家真心是看不到一点皿煮的希望……”

“菅菅相护权贵横行,我等屁民,哪里有一点希望!”

“呵呵,太平洋上没加盖,静冈山上又不收费,不满意,去啊?!”

“你以为没有那种可能?看这次的事情怎么处理吧,真没人管,早晚城头变幻大王旗!”

汪言看到这里,差点没喷饭。

咱们国家怎么会有这么多傻逼?!

胥哥笑道:“一看你就不经常上网,垃圾场里类似的喷子恨国党太多了。有些是真蠢,有些是长期拿钱发帖,评论区根本没法看。”

大少直摇头:“不亲眼看到真是无法想象……看到了我也理解不了。”

“你还没看到那些净在天灾时造谣、辱骂烈士的呢,年年都拘起来一大票,照样络绎不绝。人啊,蠢起来坏起来都没下限的。”

“幸好我们不需要争取这种人的支持……”

汪大少感慨一句,随手关掉网易界面,又打开微博。

“算了,不看了,那些舆论基本没有参考价值,微博虽然也垃圾,但多少还能看到点正经风向。”

李一胥提醒一句:“参考价值是没有,但是你要警惕,那类垃圾场很容易变成你的黑子大本营,我估计黄狗没少在那些地方下功夫……”

汪言撇撇嘴:“我又不指望路人缘活着,过去魔女上映期,爱咋咋。”

到微博里,情况终于不再是一边倒的抵制。

确实有水军在努力带节奏,要求抵制《魔女》,不过wuli韬韬的粉丝战斗力极强,嗷嗷叫着“守护最好的韬韬”,居然没怎么落下风。

但是除此之外,对于汪言本人的攻讦,仍然是很不乐观。

“小屁孩一个,都不如四娘,能拍出什么烂片?”

“不能那么说,拍动作片人家是有基础的,聚众斗殴经验丰富,更是天天上演,指不定真能行。手动滑稽。”

“这是我见过最狂的富二代,王思明都没这么能作。”

“编剧、导演、制片人、商业天才、车神……丧心病狂。”

“见过爱往自己脸上贴金的,真没见过这么能贴的,原版大脸彻底不想要了是吧?”

“扯那些都没用,支持国家调查家庭资产来源就得了!”

“支持调查!”

“有没有勇士扒个皮、人肉一下,查查丫家里到底干嘛的?”

“家里暂且不用管,直播行业刚刚兴起,那可是偷税漏税的重灾区!”

“对那种人,直接实名举报就完事!”

“魔都国税,出来干活了!”

“楼上的怎么那么天真?狂成这样,家里怎么可能没人护着?你们喊一嗓子就有人来查?信不信查你水表?!”

“那家公司我知道,一查一个准!不过很可惜,除非事情闹大,否则不可能被查。”

“那就闹大!”

“对,为什么看着那种人渣美女环绕草菅人命得意逍遥?!”

由于成老八再次加大力度,现在的黑潮已经压过了自来水一筹。

有组织和没组织的差距,远非人数能够弥补。

更何况,本来维护的人数就不占优。

而且新一波节奏的恶毒之处便在于,直接将矛头对准财富的正当性上,毒辣至极。

李一胥看得直皱眉,忧心忡忡。

“黄狗这次是下了死力气啊……如果真的搞到税务介入,你恐怕会吃点小亏。”

“呵呵!”

狗哥哑然失笑,轻松至极。

在税的问题上带哥节奏?

老黄你是以己度人,跟哥搞笑呢吧?!

别的方面不敢说,在税务问题上,汪言可以拿个最佳贡献奖。

因为钱是白来的,所以大少一直抱着为国家做点贡献、对社会做一点回馈的想法,足额缴税。

合理避税都懒得搞,会怕你查?!

正不屑着,李一胥突然一拍大腿。

“坏了!”

“嗯?怎么?”

“我突然想明白了,黄狗到底想干嘛!”

“哦?”

“网上黑你只是第一步而已,丫是想把偷税问题吵热,然后动用家里的力量真的去搞你公司一波!”

汪言略一琢磨,明白了。

正常的线下battle,老黄一个人,肯定搞不赢魔都帝都那么多大少。

大家一同发力,魔都税务不可能去动汪言。

双方的背后力量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是假如事先把话题炒热,引发更为广泛的社会关注,魔都税务迫于压力,说不得只能去自证清白。

然后一旦真的查出什么问题,补税倒是小事,关键是,汪言肯定会被社会舆论彻底批臭,如同当年的晓庆姐一般。

一环套一环,污人清白后面还跟着绝户计。

所以难怪李一胥着急——现在搞企业的,有几个能够做到在税务上完全清白?

“不能放任水军这么带下去!必须得让咱们的力量提前动一动了!”

胥哥转身就要办事,然后被汪言一把拉住了。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

“嗯?!”

“你就安心等着今天的访谈吧!”

汪言的自信,让李一胥稍稍放宽一点心,嘀咕着:“也是,有焦点访谈背书,税务应该不敢动你……”

大少啼笑皆非。

什么跟什么啊?

跟施压没关系,那里面,有另外的大招!

时间悄然流逝,纷纷扰扰中,夜幕降临。

7点半开始,便有好多朋友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汪言告知的“转机”。

《魔女》剧组全体放假,三三五五的扎堆呆在房间,聊着将要开始的《焦点访谈》。

帝舞,璃姐耐不过大家的磨,拉起队伍,呼呼啦啦来到香记的总统套房。

赠住的房间当然没有那么高的级别,但是有dave在,用汪言的面子升个顶格,小菜一碟。

极速联盟,建武直接在总部大堂里架起投影仪,搬来几十箱啤酒,点一堆海鲜,开趴。

苗苗公主难得在非周末回家,吃完饭又难得的没回房间玩电脑,坐到客厅,打开电视机。

苗爸苗妈对视一眼,都很懵哔。

已经回家休养的刘放不耐烦拄拐,单腿蹦到客厅,往沙发里一瘫,张牙舞爪的叫:“妈,老汪的访谈马上开播了,你磨叽嘛呢?!”

王福泽趴在办公桌上睡得正香,被陈羽彤轻声叫醒,于是马上爬起来,简单胡撸一把脸,就跟着出门。

节目组有一个专门收看访谈的小会议室,走进去,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今天的访谈很特殊,题目特殊、流程特殊、目标特殊,不少同僚都很好奇。

王福泽一眼看到老徐,对方不怀好意的咧嘴一笑。

王福泽回以一笑。

瞎了心的玩意,你特么好好看着就得!

网络上,黑与反黑、喷与反喷、发泄和维护,仍在继续。

新生代没人在乎焦点访谈,更不可能知道,今天播出的这期,意味着什么。

汪言那些零零散散的粉丝,既没有联系,更没有组织,被打得节节败退。

他们或是因为感动于汪言的勇气、或是欣赏汪言的善良、或是钦佩汪言的车技,仅靠自身力量,徒劳的支撑着。

时不时有路人下场,站在各自的角度水一会儿,为热度添砖加瓦。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7点40分整,新一期焦点访谈,如约而至。

感谢兄弟们,一眨眼多出3个盟,距离目标又近一步。。

为“hxl829、我真是无奈啊、烸煈de菋噵”三位盟主大佬撒花

时间还早,今天努力一下,尝试着为大家加更。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