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6章 采访

更新时间:2020-06-01  作者:起酥面包
刘畅说的是下午到,结果1点钟刚出头,就再次打来电话。

“小言,节目组到横店了,打不通你手机,你记一下制片人电话,去接一下……”

哥现在是个大手子,等闲人联系不上的。

汪言反应过来,马上派人去接站。

李一胥安晓芳出马,再给配上那辆没开回魔都的g65,排面够用了。

“你不亲自去接一下么?那可是《焦点访谈》。”

李大少笑呵呵提醒。

“我接什么!哪有时间!”

大少牛哔哄哄的一摆手,然后一回头,马上影帝附体。

“来来来,牧野,找一条简单点的戏,咱们做开拍准备!主要演职员各就各位!安姐,接到人你看看他们有没有用餐的需求,如果想直接采访,那就拉到片场!”

服辣!

一群人集体竖起大拇指,切身感受到了套路汪的威严。

忙忙叨叨中,差不多1点40分左右的时候,17场31幕正式开拍,与此同时,摄影棚外面涌来一行人。

摄像机一开,我汪富贵就是汪导,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影响我拍戏!

专注的盯着监视器,察觉到傅雨诗有点放不开,表情没有调整到位,果断喊咔。

“停!傅雨诗你怎么回事?!讲戏时是叫你板着脸装酷来着么?!面部肌肉给我放松点,尤其是右边嘴角,不要抿着!我不想看到你一副中午饭没吃好的大小姐样!”

劈头盖脸骂一顿,重拍第二条。

介次,傅雨诗的表现自然多了,整体效果很好。

但汪导仍旧不满足,杵那儿托着下巴沉吟片刻,叫来王牧野。

“我想调整一下特写距离,你看,7秒左右诗诗的肩颈线条十分漂亮,有种含而不发的爆发力,这是长期跳舞而带来的个人天赋,我们调一下焦,把肩颈框进去,放在画面右下角,怎么样?”

王牧野一旦开始拍戏,那是真的投入,比影帝汪真实得多。

可惜,汪言是开着挂的,审美水准不但强,而且极具灵性,一眼就发现他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咂摸好一阵,对着监视器反复拉,猛的一拍大腿。

“牛哔!构图绝对美!”

汪言呵呵一笑,把细活交待下去:“那你确认一下机位。搞定了咱们再来第三条。”

“好!不过你得再跟诗诗讲下戏,确认她能复原刚才那种状态……”

汪言马上叫来傅雨诗,指着监视器对她讲戏,务求使她明白新的工作内容和上镜状态。

导演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这个,而汪言早已经干得熟门熟路。

中间调整大概10分钟,继续拍同一幕的第三条。

汪导没有再端坐在导演椅上面,直接亲临现场,在后面一站,凝神观察。

拍完的第一时间,啪的一拍手。

“好,就是这样!”

小公举亦是有上进心的,马上问:“导演,用不用确认一下效果,然后再试一条?”

汪言微微一笑,回手指指自己双眼:“放心,都在我眼睛里。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哔王再次登场,问片场谁敢不服?!

别说演职员们服气得五体投地,在外围看热闹的采访队伍都看高潮了。

领头的中年人激动的问摄像:“刚才都拍下来没有?!”

摄像师点点头:“放心啊刘头,都收着了!”

直到此刻,汪导才刚刚发现片场来了外人,愕然一瞬间,尔后恍然大悟的一笑——影帝演戏,那从来都是全套的。

“啊你们好你们好,是《焦点访谈》的制片组吧?!”

“啊,汪……汪导您好!”

中年人主动伸出手,喊人的时候,停顿一瞬间,最终喊的是汪导。

介就是真正认可汪言的导演身份了。

新闻节目的制片人,跟电影制片好像不怎么沾边儿,但是,说到底仍旧是业内人士。

亲自上阵去拍戏可能不行,鉴定一个导演有没有水平,那绝对没问题。

汪言那三条戏拍的,当场就把一票专业人士征服了。

“我叫王福泽,是咱们《焦点访谈》节目中心组的制片人之一,同时也是这次采访的负责人,幸会幸会!”

“王制片您好!”

“汪导您好,我叫陈羽彤,是《焦点访谈》节目记者二组的外景记者,待会,将由我来直接进行本次采访。”

“陈记者您好!”

节目组的成员们,自我介绍都很正式,汪言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区别,但是慎重以待,一一握手。

一个制片人,两位摄像,一位外勤,一位记者,一位文字记者,一位审校。

本次采访的规模不算大,但五脏俱全,特别像那么回事儿。

寒暄之后,汪言主动问:“王制片,您看,怎么开始?回酒店或者就在这儿?”

片场是租用的摄影棚,很大。

除去布景区之外,有专门的休息区,王制片刚才就已经观察好地形,随手一指休息区。

“我看那里就挺好,如果需要补素材,省着折腾。”

汪导谦虚的笑:“你们是专家,我听安排。”

于是,场务马上去布置采访区,摄像师架好机器,等着采访人和记者就位。

王制片、陈羽彤和汪言就采访细节沟通好一阵儿,王制片又笑着安慰汪言:“待会尽管放心聊,都是自家人,出错不要紧,该剪的剪,该重拍重拍,不要有压力。”

介已经不是暗示了,是赤裸裸的明着来。

emmm,与其说是访谈,更像是在拍一部纪录片。

临上场前,汪言特意带上口罩,然后压上洋基帽。

陈羽彤一愣,但是并没有立即发问。

直到在采访区相对坐好,念完开场,摄像镜头转向汪言,才开始提问。

“汪……汪导您好。”

又是一个刻意的停顿,一看就是有水平有套路的老手了。

陈羽彤笑着补充:“网上都叫您汪少、汪神,但是既然在片场,我就叫您汪导了。好吧?”

捂得严严实实的汪言点点头:“好的。就目前阶段而言,我确实更喜欢汪导这个称呼。”

陈羽彤抿嘴笑笑,目光却陡然“紧”起来,不是多严肃的那种,而是一种很认真的状态。

“汪导,您应该看过我们的节目吧?”

汪言坦然摇头:“一两期,不多。”

“我们轻易不会在小事上面浪费采访资源,你有想过,会成为我们某一期节目的主角么?”

大少敏锐的发现,称呼悄然从您换成你,却只是继续摇头:“坦率讲,从未想过,而且直到现在仍旧非常惊讶。”

陈羽彤又笑了笑,似乎很满意汪言的回答。

“那你感觉,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本次访谈的成立?”

当然是因为我畅畅姐啊……

狗哥在心里皮了一下,表面上却仍旧那么正经。

“我不清楚贵方的选题流程和选题倾向,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所以,坦白讲,除了受宠若惊之外,我还觉得,你们是不是有点草率?!”

好吧,正经果然只是错觉……

由于可以反复重来,所以真的没有事先对过题,这一刻,陈羽彤小姐姐十分真实的一愣。

随即,佩服的竖起大拇指。

“汪导,你是第一个正面批评我们草率的受访对象……”

大少姿态优雅的扶一下帽檐,眼角微弯:“我很荣幸。”

介四个字,很明显的是想要终止当前的话题。

陈羽彤却被激起斗志,拿出一个优秀记者的应急能力,强行追问。

“所以,你为什么不猜一猜呢?我,以及电视机前的所有观众,对你一无所知,同时,对你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就让我们从这个考题开启今天的探秘之旅,是不是就像你的横空出世一样,充满了未知和惊喜?”

到底是央视的记者,这水平真不是盖的。

汪言根本没得拒绝,正好认真答题。

“好吧,那我就姑且一猜,您就姑且一听。”

陈羽彤满意一笑:“洗耳恭听。”

打嘴炮,狗哥就没怕过的,快速整理好思路,慢条斯理开口。

“选择我做节目主题已经是既定事实,您让我倒推原因,本质上,其实是要求我对这场由我引起的风波,做一次反思和提炼。

而这,恰恰正是刚才我不想回答您、打算岔开话题的原因。

我为什么要去反思一件我并没有做错的事呢?

网上的纷纷扰扰,在你们节目组看来是一篇很好的命题作文,可以探讨现实社会的阶层割裂、仇富与媚富的对立统一、英雄与恶棍的一体两面,顺便再捎带上一个传奇小孩的猎奇经历……

但,这一切,与我何干?”

陈羽彤楞住了。

额角渗出隐隐汗迹,嘴唇轻轻哆嗦着,眼睛越来越明亮。

那是真正兴奋起来的标志。

王福泽楞住了。

紧紧攥着拳头,眼睛微微睁大,鼻息咻咻,不去看汪言,反而死死盯住陈羽彤。

接住!

快给我接住!

摄影师楞住了。

下意识回头去找王制片,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指示——要不要停拍?

文字记者愣住了。

揉揉耳朵,感觉像是出现了幻听。

再看看面前的稿纸,突然悲从中来。

这段话让我怎么润色?

我特么绞尽脑汁写的稿子都没人家临场发挥强!

犀利!

太特么犀利了!

谁都没有预想到,汪言居然有如此程度的……额,综合素质。

而且一上来就爆出如此激烈的火花。

只能用综合素质来形容。

因为那不仅仅是辩才、思想、眼光、气魄,而是所有一切的综合。

在摄影机后面围观的剧组成员们一脸不出所料的表情,嘻嘻哈哈的看着热闹。

拿我们导演当草包?

瞎了心吧你们?!

现在傻不傻眼?哈哈!

很多妹子都是满脸的与有荣焉,其中,娜吾最显眼。

俩手叉腰,高高的挺起胸膛,站她前面的郎今麦只感觉头上压下来一片巨大的阴影,把片场灯光遮得严严实实。

小丫头的思维情不自禁的发散——

若我十八那年,能得此物一半伟岸,今生便可无憾了吧……

啊呸呸!

想什么呢?

快给汪导鼓掌,把好帅走起来!

大帅比只用一招,便差点将陈羽彤当场怼翻。

不过,央视的记者真不是盖的,兴奋劲儿一上来,才思敏捷如尿涌泉崩,只用几秒钟时间就找好角度,反将了汪言一军。

“你在救人的那个瞬间,有没有想过,那一切与你何干?”

汪言一愣,随即由衷鼓掌、苦笑摇头。

“没有。”

陈羽彤得意一笑:“我相信你没有。任何人都不可能在那种时候再思考任何多余的问题。”

汪言点头承认:“是的,没有时间去想任何事。”

陈羽彤笑得愈发得意,就像是抓住了汪言的命脉。

“所以,你骨子里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面对真正的生死危机,都可以义无反顾的冲上去,那么,面对由你而引发的风波,又怎么可能真正的无动于衷?”

聪明啊,这姑娘!

汪大少没得抵赖,只好一摊手:“所以呢?”

陈羽彤狡猾狡猾的一笑:“所以我想知道你对这场风波的真正看法……当然,这个问题可以放在后面慢慢聊。”

大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再次试图反客为主。

“那么你现在更想知道什么?我们可以继续了。”

初步交锋告一段落,王福泽终于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呼……”

周围同时响起一片吐气声。

原来,不止是王福泽一个人屏住了呼吸。

刚才那个开场,实在太精彩了,是大家多年的采访生涯中,前所未见的一幕。

陈羽彤再不敢小看汪言,虽然只是一次早就定好基调的访谈,但是,她不愿意输给一个小朋友。

想了想,她决定从简单一点的问题开始。

“就当闲聊,能不能说说,你为什么要戴上帽子和口罩?是不想曝光真面目,怕受到打扰么?”

大少抬头望去一眼,眼带笑意。

“不。只是因为长得不好看,羞于见人。”

当场喷了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两个。

李一胥恨得牙直痒痒,心态血崩。

你特么又双叒叕自己一个人装哔不带我!

老李甚至都能想象得到,在未来的某一天,汪哔神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终于露脸营业,然后一票少女粉丝“哇”的一声爆哭出来。

男神你骗我好多年!

但是,狗哥却觉得自己冤得很。

我哪里是想给装哔打伏笔哟?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大局?!

今天,最重要的是,要让观众把注意力集中在访谈内容上!

因为访谈内容里,《魔女》将隆重出镜。

而且,不露脸,可以有效保持神秘感,催动大家持续关注汪言,四舍五入,便等于持续关注《魔女》。

为了大家的利益,我殚精竭虑委曲求全,你们能不能有一点感恩的心?

感恩的心那是不存在的,杀人的心倒是有好几颗。

陈羽彤都想跳起来给这死孩子一巴掌,你特么能不能不要逗我玩?!

幸好,专业素养让她成功控制住表情……

额,嘴角一阵猛抽的画面,可以通过后期剪辑来搞定……

美女记者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果断没有再纠缠好不好看的事儿,问出下一个问题:“我们来谈谈你的本职吧。听说,是学生?”

到这里,画风终于正常了。

“对,大一。”

“能透露一下,是什么专业吗?”

“万金油排行榜第一位,经济学。”

“咦?看来汪导你对于自己所挑选的专业有些看法啊……简单谈谈?”

优秀的记者就是总能从细节发现值得挖掘的点,当然,最后的素材到底能不能用,仍要看受访人的发挥。

以汪大少目前的知识水平和眼界,只要愿意谈,就不存在被剪掉的可能。

于是只见大少微微一笑,满腹学识透体而出。

“经济学啊?是一门不以实用为目标去教学,却又能够极大开拓眼界的玄学课程——家里有矿的可以好好钻研但别真信,指望找个好工作的同学们千万别想不开。”

尼玛,又上当了!

陈羽彤脑瓜子嗡嗡的,嘴角又开始抽。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汪大少补上最终一击。

“哦,对了,以上均为个人看法,主要源自于各种西方经济学理论的自相矛盾给我本人带来的怨念愤懑,不接受任何大小忽悠的质疑与反驳。”

姐也很怨念愤懑,你晓得么?

陈羽彤决定给汪言找点小麻烦,抓着漏洞,总结:“所以你认为这是一门实际意义很小的忽悠学?”

给我挖坑?

配合你一下又如何!

汪大忽悠笑了笑,将“语不惊人死不休”贯彻到底。

“当然不。

国内99大学开设的经济学专业,实际上都是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第一大分支——新古典经济学。

其特征是,用一堆荒谬的不存在的假设,去勾勒一个空想的乌托邦市场。

您管它叫忽悠学?其实西方的良心教授叫它空想神学。

所以这门学科有实际意义吗?”

陈羽彤习惯性的、职业性的想接口捧哏,一句“没有”刚到嘴边,汪言又是突然一转。

“当然有!不但有,而且非常大,最起码比它的实际价值大得多。”

什么玩意?!

好坏对错都让你一个人说全了!

懵哔中,汪言眼带笑意的继续。

“因为只有当你认真学了,再去对照现实,才会知道,啊,原来我学的所有东西都是错的啊?!

学习正确的东西有价值,学习错误的东西更有价值。

我们不可能一直走在正确的路上,但是却可以做到尽量不踩坑。

您可以仔细翻翻大学专业名录,真的,除了经济学,到哪儿去找另外一个全是瞎扯的学科啊?”

陈羽彤懵了,她的知识结构,已经没法跟上汪言的思路了。

简单讲,既觉得“咦?好像很有道理哦”,又在怀疑“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快被忽悠瘸了。

不过呢,其实她不需要分辨对错,只要汪言的表现够犀利,那就是她的胜利。

大少犀利么?

废话!

王福泽在一旁听得都快要稀里哗啦了!

“你是我见过的在这个年龄段里最有思想的男生。”

陈羽彤无可奈何的奉承一句,果断引到下一个问题:“我开始相信,你确实是别人口中的那个商业天才了……你的公司是叫王庭娱乐吧?”

转场真是毫无痕迹……

术业有专攻啊!

大忽悠收好拐,笑眯眯点头:“是的。”

“做直播?怎么想到这个创业方向的?”

大少认真纠正:“确切点讲,我们做的是网红孵化。”

“哦?有什么区别么?”

“孵化网红,直播只是手段,是一种展示方式。如果有必要,我的网红可以立即走出直播间,去街头表演胸口碎大石。”

陈羽彤马上接住梗:“所以你才能够开创出大胃王吃播这种新奇的直播门类?”

该谦虚的时候,狗哥可以做到非常谦虚。

摆手更正:“大胃王吃播不是我开创的,确切的讲,是我把它在国内做火的。”

陈羽彤继续捧哏:“微博上粉丝量总计5500万的四大吃播,都是你公司旗下的主播?”

“是的,同时也是我的公司合伙人。”

陈羽彤饶有兴致的继续追问:“为什么给她们股份?据我搜集到的资料显示,当时你完全没有必要分出股份。”

华夏好队友啊!

太合格了有木有?

该装哔的时候,大少亦毫不含糊。

“钱不是一个人能够赚完的,而且我对钱没有特别强烈的需求,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一件有趣的事儿,远比赚钱重要得多。”

好队友又发动一次神助攻:“就比如,现在正在拍的电影?”

舒坦!

大少美滋滋点头:“对。”

“能具体跟我们讲讲你的电影吗?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想做?”

机不可失,果断搞事!

“因为对现在的动作片不满意,决定砸钱搞一部能满足自己的过瘾动作片。”

“所以你们在拍的是一部动作片?”

“对,带着点超能的、注重打击感的、凌厉到极致的动作片。”

“砸钱两个字,我该怎么理解?”

“不考虑回本、不考虑盈利、不考虑成本、不考虑拍摄周期,全部由我个人投资,只求一爽的个人审美产物。”

“哇!你好任性……但是我似乎注意到,你的电影到底还是有了别的投资人?我刚才有看到小时代的制片人安女士和万达影业的副总。”

谈到这个,汪导的语气里透出一丝无奈。

“我本来只是找安女士做发行与宣传的,该给多少钱给多少钱,结果看到本子以后,安女士非要投资,威胁我说,不给份额就不帮忙……”

“哈哈!关于这个问题,等一会儿我会亲自向安女士求证。”

汪言突然调皮的眨眨眼睛:“我是第一投资人兼导演,她不敢说我坏话的……至于好话,保守点,信一半吧。”

陈羽彤又被逗笑了。

不是演的。

当汪言全力以赴展现的时候,那个有趣又有质量的灵魂确实会发光。

电影宣传是重头戏,但是这部分汪言反而不会自己讲太多。

全员上阵,那才叫宣传。

而且自夸哪有大家一起夸来得震撼?

如果谁不夸或者夸得不够诚恳……当我汪有德不会秋后算账是怎么着?!

没睡好,来回翻滚一整天,本来想休息的,结果被再三须重事的大盟炸醒了。

感谢的话不多说了,先努力码出半章,休息好了再把整段高潮好好写完。

话说我现在有点飘啊??

6000字都算半章了?

……标题好像把大盟的名字打错了,困懵了,眼前都是重影,实在顶不住了,sorry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