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5章 大秀计划

更新时间:2020-05-31  作者:起酥面包
安晓芳一边看电视一边翻网评,眉关紧锁。

李一胥死死盯着手机屏幕,手指不断拨动翻页,试图找出些正面的评价。

而汪言……

自打节目播出后,短信就没停过。

现在则是开始不停的接到电话。

安晓芳突然拍案而起:“不行!咱们得提前发动反击,不能再让舆论这样发酵下去了!”

汪言随手把手机静音,扔到一旁,坚定的与她对视。

“别急,看完再说。”

寥寥六个字,就把安总的气势削下去一半。

“可是一旦你倒下,《魔女》就……”

汪言没让她把丧气话说完:“《魔女》是我的电影,我比谁都重视。”

坚定程度相差太远,安晓芳终于没能顶住汪言的眼神,深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下。

“你有后手?”

大少笑了,自信桀骜:“相信我,就眼下这点小阵仗,真的打不死我!”

小阵仗?!

眼下的阵仗还小吗?!

差不多就快要形成全网黑潮了啊!

安晓芳和李一胥面面相觑,一时间,满脑子混乱懵哔。

节目仍在继续。

下一个受访者,开始扒汪言的底。

主持人:“你对汪少很熟悉?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小明:“我之前算是汪少的崇拜者吧,汪少的赛车技术,在国内业余选手里是这个!”

镜头拍向一根高高竖起的大拇指。

主持人敏锐追问:“之前?那现在呢?”

小明:“现在怎么说呢?有点儿,那种,就是那种恨铁不成钢,很失望,你们懂吧?”

主持人:“那种感觉我懂,但是,为什么呢?”

小明:“就是觉得他有点太不珍惜自己的天赋了,明明在赛车上那么强,却总是搞一些不知所谓的事情,争风吃醋啊、赌赛啊、喝酒啊、泡妞啊什么的,有种偶像幻灭的感觉吧。”

接下来,很神奇的是,主持人居然没有借题发挥。

而是直接转向。

“能具体讲讲这个人吗?你确认的一切都可以讲。”

小明:“汪少啊?大学在读,学校不在魔都,但是经常来玩……”

主持人:“等等,具体在哪,您知道吗?”

小明:“这件事他从来没有提起过,但是可以肯定,是一所二本,而且还是二本里比较边缘的那种,所以我们也从来没人问。”

主持人:“学习不太好是吗?”

小明:“呵呵……”

主持人:“那既然是大学生,学校又在外地,那为什么会经常来魔都呢?”

小明:“汪少挺有经商头脑的,现在直播圈里最火最有名的公司,就是汪少开的,因为公司开在魔都,所以他常来这边。”

主持人:“是什么公司?”

小明:“名字我不能提,不过你上网搜一下汪神,应该就会有结论。”

主持人:“是哪个神?什么意思?”

小明:“就是神仙的神,实际含义应该是取自神壕两个字吧?直播圈里有好几次非常有名的炫富事件,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所以网友们都叫他汪神。”

主持人:“所以说,那位汪少是特别有钱对吧?”

小明点头:“对。撒钱时甚至压下过王思明一次。”

主持人:“哇!好夸张……那你知道他的钱都是哪儿来的么?家里给的?自己赚的?”

小明摇头:“不清楚。不过自己应该赚不到那么多吧?应该是家里给的更多。哦,对了,汪少最近还在折腾着拍电影,听说是自编自导自投的……”

主持人:“咦?那不是很有才华吗?”

“呵呵……”

小明用那种所有人都懂的态度,又一次轻笑两声。

“就我个人感觉,应该都是另有目的吧……额,据我所知,好像汪少基本只签女主播和女演员……”

扒到这儿,网上又是一波爆炸。

最无辜的是王思明,一个节奏带过来,微博被挤爆了。

王公子没看节目,满脸懵哔:???

访谈推到这里,目的基本完成,时长亦差不多到了。

镜头转回演播室,女主持人开始做总结。

“这是一个在赛车上,有着堪称奇迹般的天赋的少年,因为一段接车救人视频,而爆火网络。

这又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喜欢他的人尊称他为汪神,不喜欢他的人认为他粗鄙不堪。

嚣张跋扈的背后,到底是家庭教育的缺失,亦或者是被金钱扭曲的人性?

我们不得而知。

但我衷心的希望,如同此般的乖张再少一些,友善、谦逊再多一些,这样,我们的社会才会越来越好。

感谢大家的收看,这里是沪上民生直播间,我们明天再见。”

安晓芳被女主持人气得脸色铁青,砰的一拍桌子,转头望向汪言。

“看过瘾了没?”

大少仍然笑得出来:“差不多了。”

“看爽了就抓紧过来商量对策吧,我的大少爷!”

汪言继续没心没肺的笑:“诶,你们不觉得这一期节目做得很好吗?”

安晓芳气得直翻白眼:“哪里好?黑你黑得痛快?”

汪言反问:“当初新生代上映时,黑小四不是更厉害?”

“那怎么能一样?当时最多是黑作品不够好、太矫情什么的,很好洗,可没人黑小四的个人品行!”

“那么现在,我的个人品行到底有了什么黑点?”

汪言的第二句反问,直接把安晓芳问愣了。

爆粗口、蛮横、嚣张、学习不好、特别爱花钱炫富、打架、疑似花花公子……

只看节目里爆出来的内容,粗略的这么一数,简直黑成锅底了。

但是仔细想想……

好像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上述的所有黑点,哪怕都是实情,有哪一样算是罪大恶极吗?!

安晓芳目瞪狗呆:“没、没有吗……?!”

大少一摊手:“所以,问题大么?”

李一胥目瞪狗呆:“不、不大吗……?!”

“把你的疑问语气去掉!就是不大。”

汪言笑得是如此自信,让安晓芳和李一胥都有点开始怀疑人生。

从理智上讲,眼前的人已经黑成煤球,没得洗了。

但从感情上讲,如此轻松的汪言,却又有着一种令人信任的魔力。

然后只见汪言长身而起,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拍了拍魔都新闻频道的图标。

“事实上,当对方选择用魔都本地台来发动攻势时,我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哈?!”

俩人继续懵,汪言继续笑。

“那终究是电视台,不是网媒、不是自媒体,不管为收视为爆点怎么去扭曲事实,总要讲点基本法。

比如,站出来指正我蛮横、不讲理的四位车祸车主,在视频里都与我有过正面接触。

没接触过的那几位,就不能干这活儿。

再比如,所有宣称认识我、熟悉我的受访者,只能针对我的性格,不能无边无际的瞎扯。

黄狗想不想让人指正我干过抢劫、强健、杀人的事情?!

想。但他不敢!

你们看,那几个演员,甚至都不能污蔑我家里的钱是父母贪污来的。

这是为什么?”

李一胥恍然大悟:“这是正规电视台的节操和底线!”

“屁的节操和底线!”

大少猛翻白眼:“是风险防范意识嘛!

打打擦边球还没什么,有点小争议,上面的领导肯定顶得住。

一告一个准的凭空造谣,从记者到主持人再到节目组导演,你问问谁敢?!

所以这就是正规军的局限性。

传播力度广、传播速度快、公信力高,但是就不能胡编乱造,最多做点艺术加工。

加工好半天,劲儿没少使,功夫没少废,就加工出这么点玩意儿,怎么搞死我?”

李一胥不傻,刚才只是急,现在仔细想一想,马上懂了。

“嘶……有道理啊……”

安晓芳神色稍霁,却仍旧清醒:“现在不是黑点的问题,是网民情绪的问题。黑点再小,一旦大势酿成,照样可以让你翻不了身!”

汪言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那就打断他们的大势!”

“怎么打断?一个个的上阵去驳斥?”

李一胥插口:“等采访……”

安晓芳马上打断:“现在一般的采访可没那份力度!”

汪言笑了笑,抄起手机,正面冲外,对着安晓芳晃了晃。

——手机仍旧在静音,但是屏幕上一直闪着来电提醒。

“安姐,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在孤军奋战呢?你搞不定的事情,我可未必搞不定哟……”

安晓芳一滞的功夫,汪言便已经笑着出门。

“失陪片刻,我去接几个电话。”

眼睁睁看着汪言悠然出门,安晓芳气势顿时泄空,苦笑摇头:“这孩子……”

李一胥跟着叹气,眼神却迅速平静下来。

汪言回到自己房间,接起来的第一个电话,是红三的。

“喂,三哥?”

红三讶然一笑:“言子,你在啊?他们跟我说你电话没人接,不知道干嘛呢……”

“刚才在开会,怎么了三哥?”

红三大名红英,有点像女孩,所以认识的人要么叫三儿、要么叫三哥——根据年龄而定。

如果分量不够,那就只能叫三爷或者三少。

红姓非常少见,所以父亲是谁呼之欲出。

汪言不怵对方,但既然是带着善意的朋友,就要尊重。

“没事儿,看到你的新闻了,怕你急,跟你聊聊……感觉怎么样?”

“问题不大,就一点网络暴力嘛,打不死人。”

“呵呵,你看得开就好,这方面哥几个没有能直接帮得上忙的,原本是想帮你找人来着,不过畅畅让我们再等等……”

汪言心里一动:“畅畅姐有想法?”

红三含糊道:“具体我不方便打听,但是我那刘叔可不是个善茬,对你肯定是有打算的,就是不清楚会不会应在这件事上……暂时看,这只是小事,你懂吧?”

“懂。”

汪言是真懂。

人家应该是惦记着一次性把人情还利索,正在琢磨方向。

有些从政的人是那样的,把什么都分得很清,不愿意被人情绑架,失去独立性。

再想得深一点呢,对方的思考方式其实就意味着——刘畅家里认为,汪言暂时没有和刘家平等交往的资格。

所以考虑的是怎么补偿,而不是像刘放家里那样,好好交、好好处。

这很正常。

你救马雲一命,马雲给你十个亿做报答,但是很可能仍旧不会和你交朋友。

不在一个级别、没有共同语言、缺乏平等基础,怎么做朋友?

红英笑得稍微轻松些:“你明白就好,那就等信儿吧,畅畅最迟应该明天就会给你一个准话的。”

“成,谢谢三哥特意提醒。”

“这么点小事儿客气个屁!另外,手机号真帅!好几个孙子都惦记那个号码呢,可惜刘叔不可能给……”

“咦?三哥你们还会在乎这个?”

“废话!是人就有虚荣心,我喜欢一切能够装哔的东西,可惜平时不敢嘚瑟,只好看你表演了……”

“哈哈!那就多找我玩,有机会就带你看!”

“靠,滚蛋!挂了啊,拜!”

红三笑骂着挂断电话,汪言感觉这哥们真不错,熟悉以后挺热心挺坦诚的,没那么装。

紧接着,付胖子、张楷、顾海林、小路子都一一打来电话。

态度各不一样。

张楷和顾海林就挺紧张的,小路子和付胖子都没当回事儿。

“你千万别大意,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放宽心,没事儿!王思明那么多黑点,怎么啦?不一样是那么多人捧臭脚!”

“现在有点不好洗啊,我都替你急,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

“有仇富的就有媚富的,你又没打算做什么意见领袖,有点争议不怕,个性鲜明更有魅力!”

自家朋友都如此分裂,可想而知,广大网友又是什么情况。

但是呢,有用的建议是一条都没有。

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要不然我找人帮你删帖压压热度吧?”

汪言自然是婉拒。

删帖撤热搜,有钱就能办到。

但是,《魔女》就别想着宣传了,甚至会因为缩着头挨打,而成为一个比较负面的符号。

可若是放任黑子们继续狂欢下去……

反正所有人都在为此忧心。

何大小姐终于忍不住,主动打来电话。

“汪言,要不然我叫鱼站主播们集体帮你发声吧?”

“别!”

汪言急忙拦着:“我有打算,别让那些人添乱。”

“都这样了,你自己孤军奋战,怎么洗得白啊?那么多子虚乌有的事……”

汪言笑着反问:“我为什么非要正面洗白呢?就让有些人一直骂下去,不好么?”

何苗苗没听懂,懵了。

大少没有再解释,只是轻松笑道:“稍安勿躁,你慢慢看吧!”

“嗯,好。”

强大的自信,带来强大的感染力,何大小姐乖乖应了一声,选择相信。

林平之急得在寝室里来回绕圈,热锅蚂蚁似的焦虑。

“小琉璃,你怎么还不给狗子打电话啊?!”

卢媛媛更急:“就是啊!抓紧问问有什么打算,都啥时候了,你咋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呢?”

“我怎么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刘璃哭笑不得。

“那么多人黑,那么多人骂,没啥大不了的?!”

刘璃镇静反问:“大义无亏,被人跟风骂两句,就能抹杀汪汪的善良和勇敢了?”

林薇薇和卢媛媛目瞪口呆。

刘璃满不在乎的笑笑,继续反问:“只要汪汪自身立得住,又何惧人言?你们是不是把喷子的力量看得太高了?他们到底能够改变什么?”

林薇薇和卢媛媛继续目瞪口呆。

刘璃却坚定不移:“反正,我相信汪汪。”

安晓芳房间里,她的手机铃铃响起,接到一份数据。

打开看两眼,精神顿时一振。

“最新的舆情数据显示,汪言的基本盘萎缩程度不算高!”

“咦?我看看!”

李一胥快步走过去,对比着12小时内的两份数据,越看眼睛越亮。

“好消息啊!我去找汪言!”

“好!”

安晓芳点点头:“我再找人要一份热词排名!”

李一胥敲开汪言的房门,大少刚好打完电话。

“怎么,还慌么?”

大少揶揄着问,随手给他扔过去一瓶矿泉水。

李一胥沉稳摆手:“你稳得住,我就没问题。”

顿了顿,玩味的笑道:“不过安姐似乎很有一些别的心思……呵呵!”

“你发现了?”

汪言挑挑眉,目光幽深。

“其实很正常,我估摸着,大概是想放大危机、凸显自身重要性,目的么……无外乎多拿点公关费用和宣传提成。”

李一胥怅然的叹口气,点点头。

“大方向上一致,整体利益同步,但在小问题小是非上,安姐还是没拿咱们当自己人啊……”

汪言哑然失笑:“哪儿来的那么多自己人?你们魔都人,不是最爱讲合作是合作、感情是感情嘛?”

“我爸是总教我把两者分开。”

李一胥苦笑摇头。

“但是我个人觉得,没点感情和信任,全靠利益维系,什么合作都走不到最后。”

大少哈哈一笑:“所以你对我是感情投资为主,利益投资为辅?”

李一胥摇摇头,没接这茬,转口问:“那,安姐那里,你打算怎么处理?”

汪言一摊手:“现在怎么确定?当然是看最终效果喽!”

“如果效果好呢?”

汪言翘起二郎腿,轻敲两下桌面,沉吟好久,方才斟酌出顶格处罚。

“削掉她500万公关预算。”

声音不大,却像一声惊雷,震得李一胥浑身一颤。

“那么狠?!我以为你会冷处理……”

汪言哈哈大笑:“不狠点怎么行?安姐那么有能力,我还想和她长期合作下去呢!”

“什么逻辑!”

李一胥差点吐血,揉着额头,苦笑不停。

大少却觉得理所当然。

“诱之以利、镇之以威,不收拾服帖了,我怎么能够放心把宣传重任交给一个怀有二心的女人?”

李一胥半晌无言,最后只能苦笑。

“你厉害……和你聊天,我永远都想不起来,你今年才满20岁……”

“没满呢!”狗哥笑眯眯纠正,“我下个月才过生日,记得准备好生日礼物。”

李一胥摇摇头,果断转移话题:“安姐那里肯定有靠谱的媒体资源,你不打算用么?”

“嗯。再等等,看看找上门来的媒体都有谁再说。”

李一胥又一次敏锐的意识到关键:“所以,只要媒体分量够,你真有把握洗白?”

“你啊,敏锐度足够,但是格局始终有问题。”

汪言老气横秋的教育一句,李一胥不以为忤,反而洗耳恭听。

于是,大少终于点明整件事里最为关键的一点——

“黑潮铺天盖地,一看到你们就开始虚,于是全忘了之前一直挂在嘴边的基本盘。

我就想问问,那么多所谓的黑料,到底哪一点足以颠覆我的基本盘,与核心善行相提并论?

以情绪为主导的发泄,怎么可能彻底打崩我救人的基本事实?

现在,那些正面支持是被暂时淹没了。

但是,只要随便有一个声音够大的采访,那些支持就会苏醒。

的确,尽管如此,我仍然很难彻底洗白,但我为什么要彻底洗白?!

半黑半白的不好吗?!

让争议一直持续到《魔女》上映,成为我们的长期热度,最后用作品质量打断黑子的脊梁,不香吗?!”

就四个字可以形容李一胥现在的感受——

振聋发聩。

人一慌,就容易忽略某些显而易见的基本事实。

但是汪言始终没有,始终锁着问题的关键。

急吼吼发声、急吼吼发泄的人群,声量是很大,但是,他们真的能够代表所有人吗?!

如果不能,又凭什么一波锤死汪言?!

如果一波锤不死汪言,等到情绪发泄的差不多,主动权在谁手里?!

“我服了。”

李一胥举起双手投降,感慨至极。

“怪不得你能做起王庭娱乐,资源更强的猫熊TV却那个吊样……你是真正的大哥!”

汪言坦然领下盛赞,笑呵呵给整件事情定性。

“老黄在细节上做得够漂亮,论起执行力,我们都不如他。但是这件事,从出发点上就是错的,属于不可为而强为。鼠目寸光啊……”

李一胥心悦诚服,笑道:“但是,如果不是碰到你,老黄是有希望强为成功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都觉得很难翻。”

大少挑挑眉,桀骜霸气,勃然炸开。

“那你就看好喽,我教你怎么翻!”

黄一勍一觉睡醒,没急着起床,摸来手机,赖在床上开始刷微博。

看着对汪言的各种花式黑嘲,甚至不乏破口大骂者,心情美美哒。

一直刷到9点半,饿得不行,才起床吃饭。

吃过饭,打开电视看看昨天新闻的重播,休息一会儿,继续刷微博。

不用工作的富贵闲人,尽可以悠闲的宅一整天。

反正最近两天不缺乐子!

再次开始刷微博时,特意看得更仔细。

然而,一旦把折叠的评论区打开,刺眼的评论便猛然增多。

“不是你们是不是都有病啊?天天黑人家蛮横素质低,就采访的那句话,我可没看出来哪里蛮横了!”

“那是你瞎。”

“就是,最多算是个性强烈罢了。有些人真是为黑而黑。”

“洗地狗继续!”

“我洗你马!人家舍身救人,你只会哔哔赖赖,有资格?!”

“炫富、聚众打架、威胁记者、私生活混乱……这都能洗?拿钱发帖死全家!”

“讲句良心话,那最多算是个性强烈,和舍身救人相比,算屁啊?”

“如果不是有那么强烈的个性,我感觉可能也做不出那种极限操作,这是一体两面的事情,不能割裂开来看。”

“对!那个帅炸的接车操作,绝对不止是技术,更是汪神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的最好体现!”

“打架骂记者,到你嘴里居然变成了舍我其谁?!”

“我反正是觉得那些小节不影响大义……别喷我,我是路人。”

“路人?呵呵,路人会有如此歪的三观?拿钱发帖的吧?喂,你们还收不收人?”

“评论区里肯定有水军,但是嘛,是谁可真不一定。”

“汪少最帅!反对的nmsl!”

越看越堵、越看越气。

黄一勍突然关掉微博,在最近通话里翻出一个号码,拨号。

“成老八你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都没摆平?!你看看网上,都是些什么跟什么?!”

起手就是一句呵斥。

成老八委委屈屈的辩解:“黄少,您能请人,对面就不能请人啦?!我们干的活儿,本质上就是个拼谁花钱多的长线消耗,您就给两百万预算,还想一棍子打死人家?”

黄一勍感觉道理没错,是那么回事。

但是,长期以来的多疑,还是让他不肯服软。

“少扯!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怎么不这样?成老八,别是你自导自演,跳反演双簧呢吧?!”

对面嗷嗷叫冤:“哎哟黄少您讲的是什么话啊?!我成老八干这行这么多年,还能连这点信誉都没有?!”

“那你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

“我解释什么啊?同行接了对面的单子,多正常?!”

黄一勍冷笑:“早不接,晚不接,明明都已经一边倒了才接?”

“黄少,我说什么您都不肯信是吧?”

成老八的语气突然冷下来,带着愤懑。

黄一勍继续冷笑:“空口白话……”

“行,这样,您亲自来我工作室!

哥们我300个Q群,50万微博账号,7000个各大论坛资深老号,您随便抽查!

但凡能找出一条我们跳反搅混水的帖子,我特么全额退你钱!”

“额……”

黄一勍被刚住了,但是本性多疑的他,想了想,仍然接受了提议。

“行,你等着我,如果没那事儿,我给你道歉,再加钱!”

30分钟后,黄一勍驱车来到成老八设在市郊的工作室。

满屋子的电脑和手机,乱得可以。

黄一勍没理会那些,直接让成老八打开所有Q群,里面全是待命的水军,群名片都是主号的ID。

随机抽查好几个,真的都在老老实实的干活。

黄一勍有点懵了。

“没道理啊……怎么突然间抵抗那么强烈了?”

成老八委委屈屈道:“早跟你说有同行接单啦!对面一口气至少砸出来500万,我们怎么顶得住?!”

黄一勍终于信了,狠狠一咬牙。

“行,你说吧,还得加多少钱才能彻底草翻对面?”

“那可不好讲……”

成老八苦笑一声,很是周全的替黄一勍考虑着。

“黄少,以我的经验,对面现在没想着反击,只想保持局面,所以消耗很低,500万就够对方撑3天的。

您要是想保持现在的局面,再给我补300万,我保证替您顶住!

想真正打赢,那不是短期的事儿,我觉得没必要花那份冤枉钱……”

“草!我差钱么?!”

黄一勍马上炸了,摸摸仍然肿着的腮帮子,火辣辣的疼。

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黄一勍就没敢再照过镜子。

尽管不是汪言打的,但是,账显然要算在汪言身上。

于是,恶念顿起,恨意勃发。

“我要那瘪三死!”

成老八面露为难,迟疑道:“那就得有三倍于对方的火力,才能让局面像之前那样一边倒……”

黄一勍却没再犹豫:“我再给你补700万,3天之内,我要让网上所有的讨论区都是黑潮!”

“好,您放心,我一定办到!”

听到钱,成老八终于拍响胸膛,duangduang的。

等到黄一勍离开,旁边一个小年轻突然抬头,鄙夷的吐口吐沫。

“草,这傻哔,耀武扬威的,跟谁俩呢?”

成老八美滋滋的看着转账记录,悠然道:“金主爸爸嘛,爱骂就骂两句喽!”

“那咱咋搞?”

成老八仔细看看网舆热点图,问:“确认对方没请水军?”

小年轻重重点头:“确定!没有同行接单,看回复风格,确实是自来水。”

成老八喜笑颜开的叹气:“真尼玛能扛啊……哥就喜欢这样的!哎,你估计对方还能扛多久?”

小年轻苦笑:“以现在的增长趋势,最多3天,就能跟真黑子的规模持平……”

“卧槽!那么能打?”成老八吓一跳。

“关键有很多自来水是低龄女生,在微博上,咱们这帮拿钱的都没人家战斗力强,那帮屌丝黑子更不用提……”

成老八想了想,肉疼的叹气。

“那就……再洒出去150万吧……3天之内,怎么都得让金主爸爸看过瘾啊,别的之后再说。如果运气好,指不定还能再捞一笔大的呢……我的汪少,您可要顶住啊,老八给您磕头啦!”

黑还是八哥黑,收人家700万,只掏150,然后还虔诚的为汪少祈福……

不晓得黄一勍知道真相以后,又会作何感想。

整个一上午,汪大少根本没管网上的群情激愤。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是黑子们爆发最猛的一波,压根没必要理。

错过情绪高峰,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不是跟风。

中午吃饭的时候,剧组主创成员们的情绪都不太好。

尤其是傅雨诗,眉头锁起来以后就再没打开过。

汪言想了想,笑眯眯逗弄她:“小公举啊,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什么?”

“一个有关美女尿裤子的笑话……”

“噗!”

娜吾喷了。

大家纷纷奇怪的看向她。

“额……口味太重,我觉得有点恶心……”

娜吾干笑两声,悄悄在桌下伸出腿,慢慢找到汪言的jiojio。

然后大眼睛死死盯住汪言。

我这一脚踩下去,你可能会哭!

汪言当然完全没在怕的,但是幸好,傅雨诗并不想听那种重口味笑话。

“你抓紧把眼前的事情摆平,我马上笑得像朵花似的给你看。”

王海鸥冷不丁接口:“我直接给你看花。”

嘶……

什么花?!

别人都没听懂,汪大少却瞬间微微激动。

结果王牧野又忧心忡忡的把遐想岔开:“汪导,上午那会儿就已经出现两个探头探脑的记者,我估计,下午就会扒到咱们《魔女》剧组了。”

“所以呢?”大少歪头反问。

“所以剧组成员的心态肯定会受影响,拍摄质量和拍摄进度都难以保证,你得抓紧解决。”

王牧野看得很准,而且一心为公,很让汪言欣慰。

“好,那我下午抽个时间,跟大家聊聊……”

汪言刚说完,手机突然响起来,掏出来一看,居然是刘畅。

莫非是……

大少离席走到一旁,带着些许激动、些许期待,接起电话。

“畅畅姐?”

刘畅一句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今天下午,《焦点访谈》节目组会到你那,好好准备!”

我晕!

汪言吓一跳,苦笑道:“畅畅姐,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杀只鸡,上铡刀?!”

刘畅语带笑意:“这不是正好你在拍电影吗?焦点访谈的宣传效果要好一些,下午采访,明天播出,他们抓热点,你们混个全国脸熟,刚好各取所需。”

那可不是各取所需。

焦点访谈缺热点么?扯淡。

果然不愧是畅畅姐,一出手就是大手笔。

汪言刚想到这儿,就听刘畅又叮嘱道:“你好好表现啊,如果播出后热度够高,你的形象又hold住,后面还有新闻联播在等着呢!”

汪言这下子是真的惊了。

“不至于吧?再说,我现在这形象……”

刘畅嗔道:“想什么呢?我爸那一辈人看问题的角度能和网民一样?论迹论心,你都不亏什么,我爸昨天还讲,面对采访那一刻,你的应对很不错,有大将风范。”

“其实我就是谦虚一下……”

既然她都不在乎,汪言自然没有什么放不开的,马上皮起来。

刘畅笑了:“我听三哥讲过你在那场赌局里横扫全场的风采,三哥说你在大场面里比皇太子都起范儿,我对你有信心!加油啊小弟,给那些人点颜色看看!”

那次哪儿是皇太子啊?

根本就是正牌皇帝好吧!

至于现在,虽然没了装哔卡,但是只要给我一个舞台,哥马上秀给你看!

“好,你等我表现!”

汪言的果断和自信,立即投了刘畅的脾气,笑声都跟着轻快起来。

“成,那我就死守电视机了。姐的闺蜜多得是,只要你够帅,小三小四都不是事儿!”

你要跟我许诺这个,那我可就火力全开了啊……

美滋滋挂断电话,回到饭桌上,汪导当场宣布:“下午集体放假,但是不许出酒店,都好好待着。”

王牧野他们都是一愣,随即,马上联想到什么,露出喜色。

“汪导,是不是有办法解决问题了?”

“焦点访谈节目组要来,都好好收拾一下,哥带你们给全国人民拜个晚年!”

“卧槽!”

懵哔好一会儿,大家突然集体欢呼。

“噢啦!”

“汪导你真帅!”

“牛哔炸裂!”

“导演界里你最帅!”

汪言笑眯眯的听着,坦然受之。

帅是必须的,一辈子的事。

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该怎么展现出去?

采访规格比预想中高太多,反而带来一个新麻烦——之前做好的某些预案,现在没法用了。

不过这难不倒汪言。

坐在那儿琢磨一阵,一个全新的、更秀的计划,渐渐成型。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最近情绪很稳定,6月应该不用封闭治疗了。

坏消息是……语音存稿用光了。

开防盗的事我再想想吧,虽然被白嫖得厉害,但是,总怕伤到正版读者的体验。

其实现在最难受的就是睡眠问题,又有36个小时没睡着了……

然后突然发现一个事——咱们男神已经有75个盟主了,距离我的百盟梦想又近了一步。

虽然这本破书走得特别艰难,但总归还是在前进的。。

追订跌得惨,一部分是之前的赠币,一部分是因为得病治疗,非战之过。

距离我的心理红线还有一段空间,问题不大。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