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4章 如期而至的黑潮

更新时间:2020-05-31  作者:起酥面包
就在外界舆论愈发沸腾的时候,片场的生活,仍旧波澜不惊的持续着。

拍好戏是核心,坚持100年不动摇。

其余的一切,都只是休息闲暇时的谈资。

下午,又拍好一条室内动作戏,汪导坐下来休息,等着场务收拾布景。

“牧野,刚才那条景深怎么样?”

王牧野正在拉回放,刚要开口,突然听到汪导的手机响起来,马上停下。

大少掏出手机扫一眼,蓦的一愣。

接起来,里面却不是机械的客服音,而是一个很热情的男声。

“您好,请问是汪言先生吧?”

大少心里一动:“对。您是哪位嗯,?”

“汪先生您好!我是京师移动对外部门的负责人,我姓易,您可以向刘董证实我的身份……”

介句话里透露出来的巨大信息量,外行是根本听不懂的。

首先,中移动下属31个省公司全部是全资独立子公司,各干各的,京师移动在其中地位独特。

其次,10086是中移在线服务公司的独立客服热线,嗯,又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子公司,从京师移动总部根本拨不出去10086热线。

然后,所谓“对外部门”是一个非常含糊的、不存在的部门统称,但是,能够称得上是负责人的,大概是省公司副总级别。

扯那么多,结论是什么?

——帝都移动的某个副总,特意去中移在线,用10086给汪言拨号,热情洋溢的问好。

然而汪言并没有意识到不同之处,只感觉到了那种热情。

很可能,人家压根就没指望汪言会懂,只是在做该做的事罢了。

“啊,易经理您好您好,请问有什么事?”

大少回以热情,但是很外行的把人家降了一级。

易总当然不会计较,哈哈一笑。

“是这样的,为了回馈老客户的支持,我们帝都移动这边准备拿出几个珍藏靓号来做活动套餐。

汪先生您很幸运,上次您在帝都的充值被系统归放到资料库里,正好符合我们的活动要求。

我想跟您确认一下,您对我们活动是否感兴趣?”

介种理由都可以?!

汪大少嘴角直抽,想笑,硬生生忍住了。

“啊,我很感兴趣,您能具体讲讲吗?”

“我们京城移动手里有1888888号段的全部号码,您可以任选,但是不同的号码价格不同。

打个比方,如果您比较喜欢18888888888,那么,要缴纳大约7.5万元的择号费,并且接受我们的定制套餐……”

这回汪言真喷了。

等会儿!

你再说一遍,多少钱?!

易总语带笑意:“汪先生,在这方面,我们是有明确规章制度的,我部严格按照《电信网码号资源管理办法》的规定,向上级部门发起活动申请以及号码使用投放申请,并收取一定、且不违反条例的使用金……”

行了,你败说了!

这钱,我掏!

当然,大少的风度和气场要保护好。

“我对价格并不是很关心,重要的是,过滤机制和保护机制要到位……”

易总继续语带笑意:“这方面请您放心,我简单跟您讲讲新套餐的安全防护机制——

最基础的当然是智能白名单。

所谓智能,就是不需要您自己设置,只要是被您储存在sim卡里的号码,都可以无条件反向拨通您的号码。

所以您要注意,有些号码可以只存在手机内存里就好。

除去默认白名单,您可以对所有的公众服务号做特别设置——打个比方,比如最近兴起的外卖平台。

如果您选择添加白名单,外卖平台的服务平台号将获得您的拨号权限。

当然,快递员本身,是仍旧无法拨号的。

以此类推,所有的公共服务平台都可以设置。

考虑到这方面的甄别和设置比较麻烦,所以我们为您的套餐设定了一个专门的客服专员,您只需要与她沟通,便可以任意拉黑、添白任何企业平台号,以及进行一切咨询,她们会24小时在线。

在此基础上,短信平台号亦是同理。

我们已经帮您将各大银行、运营商、阿里、疼讯等重要服务商做了添白操作,其余的保险、券商、基金、常见网络诈骗平台号段等等都在屏蔽范围中。

您不用烦恼再有大量的垃圾短信轰炸。

然后,您的通话资费、流量费用等等都是最高标准,套餐价格为每月1888元,请问是否能够接受?”

废话!

还有没有差不多的号码了?

给我再来一车!

汪大少刚在心里皮一下,易总马上就开口。

“另外,我们为您的套餐准备了两个情侣号、三个家庭号,请问您是否愿意一并购买?”

晕了……

汪总汪大少算是个见多识广的牛哔一代了,但是,今天真有点被砸晕的感脚。

附赠的号码分别是18888885555、6666、7777、9999、0000。

8888号段的大号四联,整个儿一网打尽。

当然,那五个号码,加起来都没有汪言的值钱。

但也不是谁想要就能弄到手的。

所以,咋分配呢?

爹一个,妈一个,刘璃一个,剩下俩……苗苗、初新?

不妥。

她俩应该不稀罕,想要自己就能搞到足够牛哔的号段。

熊大、平之、傅雨诗?

不够分啊……

人家白送一堆靓号,反倒把汪言愁够呛。

好吧,分配的问题慢慢想,先致谢。

要谢当然是得谢老刘,不过现在够不着,所以大少只好对易总表示了一番感谢。

“感谢易经理和上级厚爱,我非常惊喜,非常满意……”

“汪先生太客气了,其实是我们要谢谢您的大力支持与守护,号码有价,友情无价,您说呢?”

意有所指的互相表示一番,易总又给开了个后门——

报上号主身份证,那边会直接为汪言完成登记,然后送货上门,不需要亲自去登记。

大少想了想,分别报上自己、父母、刘璃、汪云喜、刘大鹏的身份证号。

分配就算这么定下来了。

找大鹏哥和喜子哥要身份证号码的时候,两个傻货劲劲儿的问:是不是要给我买车啊?

车你妹!

这号码比一般的车香!

事情如此轻松愉快的解决,汪言一时间心情大好,看到紫韬都觉得眉清目秀的。

快的话,靓号明天就能到手,然后就可以愉快的通知所有人,哥换手机了。

哥不装了,摊牌了!

哥就是全华夏最牛哔手机号的拥有者,十个8,小十八是也!

额,小十八有点难听,不如叫发哥?

拿着这样的号码,不发财天理难容啊……

李一胥看到汪言接完电话就眉开眼笑的晃来晃去,纳闷的问:“怎么回事?又有什么好消息?”

大少兴奋了一阵,突然感到一阵空虚,特别没意思。

于是黯然摆摆手:“没事儿,想花钱,结果没花出去,有点难受。”

李一胥更好奇了:“花钱还能花不出去?”

“对啊!我原本准备了2000万预算,结果只花了不到10万,这也太没意思了吧?”

“少花钱还不好?”

李一胥眼珠子瞪溜圆,真心无法理解汪言的脑回路。

结果大少振振有词:“哥缺钱么?你不懂那种一拳打空、斗志被湮灭的痛苦。”

你咋这么能装逼呢?

李一胥满脑门黑线,感觉没法聊下去了。

转身就要走,但是临走前又没控制住好奇,嘴欠的多问了一句:“你到底买什么了?”

大少兴致阑珊的摆摆手:“明后天你就知道了,越想越没意思的一个玩意。”

“哦……”

李一胥茫然点头,带着一丝丝好奇,工作去了。

第二天拍完戏,大家伙儿结伴去路边小馆喝羊汤,紫韬接到一条短信,掏出手机看一眼,突然爆了粗口。

“卧槽!汪导这新号码真牛哔!”

什么玩意?

李一胥正纳闷呢,自个儿手机也响了。

掏出来一看,有条短信。

“亲爱的朋友你好,我是汪言,原号码即将停用,有事打新号,18888888888。”

眼珠子顿时瞪溜圆。

回头一看正在那儿拨拉手机回消息的汪大少,心中突然浮起一个猜测,声音都打颤了。

“介就是你想花2000万买但是没花出去的那玩意?!”

“嗯啊。”

大少头都没抬,随口应一声。

李一胥十分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好奇,但还是没忍住,又追问一句:“那……到底花了多少钱?”

汪言终于抬头了,挤眉弄眼的冲李一胥坏笑。

“10万不到。”

卧槽!

李一胥眼前一黑,感觉受到了上亿吨的暴击伤害。

周围几个主演都疯了。

“啥玩意?!介个号码,只花了10万块?!”

紫韬、张劲、王海鸥、王牧野、安晓芳……有一个算一个,全把眼珠子瞪到娜吾那么大。

论起装哔,不管明暗,大少就没怕过谁。

云淡风轻的点点头:“嗯,移动有个什么活动,中奖抽到的,就花点套餐钱……”

我呸!

我信你个大头鬼!

在场的众人,没一个信的。

不过有一种敬畏,真实不虚的油然而起。

如果汪言是花了2000万买下的靓号,那么大家固然震惊,但仍有限度。

只会竖起大拇指夸——

“牛哔!”

“豪气!”

“土豪求腿!”

只花了10万块,那就彻底不一样了。

什么概念?

稍微小点的孩子甚至理解不上去,意识不到那种惊人的暗藏能量。

李一胥泪撒羊汤,喃喃自语:“我真傻,真的,昨天我为什么要好奇?今天我为什么要问你……”

一听就是一个老祥林了。

不过,在场的众人中,也惟有李一胥能猜出一个大概。

纵然和刘放不熟,但是圈子有交集,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对方的背景,然后马上便能想明白,那是报恩。

羡慕不来的。

汪言刚把短信群发出去没多久,刘放就打来电话。

“汪神,手机号到手了?怎么样,哥们办事儿有效率吧?!”

刘放中气十足的,看来不止身体没事,心情更没有受到什么大影响。

汪言便笑骂一句:“那是伯父效率高,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爹的不就是我的?没有我,哪来的我爹!”

“哎哟!”

“你这死孩子能不能好好说话?”

先是刘放挨了一下子,紧接着话筒里传来刘放母亲的叱骂,再之后,刘母接管电话。

“小汪啊,小事一件,你别往心上放!放放现在出不了院,再等一两天,我准备带他回京城修养,到时候你要来,到家里,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好的好的,阿姨您也注意身体,刘放既然没事,就别跟着操心熬夜,大祸已过,接下来应该是否极泰来,您就放宽心吧!”

“哎哟!这小嘴甜的!刘放要是有你一半会说话,我还愁什么呀?哎,对了,小汪你处对象没有?阿姨这里有好多好姑娘,家世、条件、人品、相貌什么都没得挑……”

刘母被汪言哄开心了,突然之间就操心起狗哥的终身大事。

整狗哥一脑门汗。

幸好,刘放终于干了件好事。

“妈!盯着汪言馋得直淌哈喇子的姑娘能从咱家排到东直门去,您跟着瞎掺和什么啊?手机给我!”

结果丫一接过电话,又是一副熊孩子德性。

“我去!汪神你们趁我出不来锤了黄狗一顿?都没人替我踹两脚,真不仗义!那啥,等我出院的啊,我要不锤碎丫那两颗狗宝,我就是狗艹……”

又挨一巴掌。

大少只想送他两个字——真特么该。

感觉这货整不出来什么正经事儿,汪大少果断挂断电话。

刚挂,建武又打进来:“汪神,待会你收看一下魔都台新闻,我哥们跟我讲,今天会有一个后续节目。”

哟呵,你还真不让我白等啊……

和李一胥、安晓芳对视一眼,大家默契一笑,然后转头各自闲聊。

时间尚早,汪言继续处理新号码带来的杂事。

卢一天发来微信:“咦?你这是打算摊牌了、不装了、向大家公开身份了?嗦吧,你爸爸到底是谁?”

什么跟什么!

简单回复:“我是你爸。”

结果卢一天马上开始表演:“爸比,我要”

再跟她扯下去准04,果断下一个。

何苗苗:“闲着没事换号码干嘛?那你微信换不换?”

一下子把汪言问懵了。

手机号和微信有什么关系么?

哦,手机号能直接注册微信是吧?

换言之……可以开马甲喽?

下意识的兴奋了两秒,转念一想,好像没什么卵用啊……

于是果断放弃:“不换,一切照旧。”

喜子哥收到新号码,兴奋得够呛:“我去,9999,真够牌面!我得把我所有能换的注册资料都换掉!”

一句话提醒了汪言,后面跟着多少麻烦。

亲爹亲妈倒是没想那么多,埋怨一句:“又花冤枉钱……”

汪言懒得解释是白捡来的,说浅了他们不会信,说深了兜出车祸来跟着担心,嘻嘻哈哈两句拉倒。

刘璃撒娇:“我要那么好的手机号码干嘛呀?”

这玩意儿对于不需要排场的人,真心是没什么大用。

汪言只好忽悠:“人家给的情侣号,你7我8,以后咱俩怎么聊都不花钱,全球任何角落都能使用,多有意义啊!”

三万噗嗤一笑。

“行吧,你觉得有用就有用,反正我怎么样都行。”

她对这玩意不敏感,何荦荦知道以后差点没嫉妒疯。

“10个8?!那号段现在压根都没开通,你们家汪汪要不要这么横啊?!哎,璃姐,叫你家汪汪给我也弄一个呗?我不要那么好的,0007就可以……”

至于其余的帝舞同学,知道以后,看着刘璃的眼神都变了。

师姐师兄再碰到刘璃,都开玩笑似的喊声“璃姐”。

当然是因为辣个传说级别的男朋友——要知道,有钱和有钱仍然是不一样的。

以前,汪言只是“应该”很有钱。

现在,汪言是王思明那个级别的有钱。

就差这么一个电话号码,一点不夸张。

普通人对估值、市值、资产配置这些东西是没有概念的,有几辆车、房子在哪儿多少平、手机号码牛不牛哔……惟有这些身边的东西最直观。

璃姐正式登顶,和豆姐并列,成为帝舞里丑小鸭变白天鹅的两大典范,知名度upup。

林平之一点没羡慕,弱弱的劝汪言。

“我发现你沾上超跑就没有好事儿,要不然咱们以后别开跑车了,就老老实实的城市suv吧……”

什么理论!

“你可是白马银枪林平之啊!白马是什么?古代的顶级超跑!瞧你那怂样!”

一句话,直接把林薇薇撩炸了。

“你媳妇没了!”

不大一会儿,刘璃委委屈屈的告状:“林薇薇打我!”

哎我去!

汪言哭笑不得,给她出主意:“你叫上媛媛姐,打回去。”

不大一会儿,又告状,而且更委屈了:“她俩一起打我!”

汪言没辙了,假装看不到,再没回。

额,其实是确实很忙。

主要是跟各家银行的专属客服沟通。

挨个打电话通知,新手机号,解绑密保、重新绑定。

有些家,马上当场就替汪大少搞定,另外一些家,弱弱的告诉汪言:“麻烦您亲自去营业厅一次好吗?”

那肯定不好啊!

“我还是不是你们的大客户?”

icbc的专属客服差点没哭:“当然是!你不但是我的大客户,还是我心中唯一的天!但是……我真搞不定啊……呜呜!”

最后,找到卡办中心的主任,都只是把那张百夫长黑卡的信息修改成功,绑定的那张借记卡,仍然没得改。

卡办中心主任和小客服一起爆哭:“汪少,您就去一趟办卡营业厅吧!”

银联云闪付为什么干不过支付宝?

汪言算是找到根儿了。

一半顺一半不顺的搞定修改杂事,手机里又多出一大票信息。

民生三美是靠排儿发的消息。

白洁:“新手机号真霸气!特别配你。”

陈曦:“恭喜好像有点俗?那个……我今天晕一整天,胀得要死……”

嘶阔一……

哪里胀?

好吧,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是头昏脑涨……

王雨菲就有意思了,发了个爆哭的表情,附字:“你哄抬批价!”

大少想了想,独独回复了王雨菲。

“男人给女人花钱,有两种风格。

一种是谨慎花钱,能省则省,花多一分都觉得亏,时刻在权衡实际价值。

一种是非理性溢价,要5000,给10000,不要都得主动塞。

前者是价值匹配,永远不会超出自身能力范围,足够理性。

后者是抬高竞争门槛,人为制造资源垄断。

你觉得我应该做哪种人?”

王雨菲被问懵了,好半天没回复消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

哄抬批价还可以这么解释的?!

氮素……真的好有道理啊!

汪言一语道破真相,结果王雨菲越琢磨越是难受。

其实学过经济学就很好理解这种事儿。

举个栗子——

有一个好看小姐姐,业余时间搞点兼职,卖报,铜版彩页带内封,800一份。

好看不贵,能承受起的人很多,门庭若市。

有个小土豪,每次都得预约排队,很不爽,于是果断给1500,获得优先权。

零花钱而已嘛,洒洒水啦!

其余给的起又不想排队的人纷纷跟上。

但此时,有一半的顾客承受不起了,要么排很久很久很久,要么退出。

小姐姐虽然失去一半客户,但收入未减,又比以前轻松,于是固定收费1500。

新的平衡形成。

然后又有一个土豪,觉得现在的人还是太多了,每次的报纸都有点褶皱,被翻得厉害。

再次提价到3000,又赶走一半的竞争者。

只剩少数人,彻底不用排队等位了,都舒服得多。

抬价的人傻不傻?

当然不傻,人家用零花钱买时间、买更好的服务,不动声色的挥退一大半竞争者,聪明着呢!

没那份实力,却硬要跟进的人才傻。

明显的拎不清嘛!

气势汹汹的去找人家土豪质问:“她根本不值3000,你有病吧?”

对不起哦,谁有钱,谁掌握定价权。

我愿意溢价多给钱,来建立门槛,保护我的权益,你管得着?

不去努力赚钱,跑来跟我唧唧歪歪,傻的是你啊!

回到正当(?)的现实生活中,一样的道理。

甚至所谓的“富养女儿”都是基于建立门槛而出现的理论,用优渥的生活质量堆出强悍的壁垒,降低被小混混攻破的风险。

讲道理,汪言没有时间、没有闲心去盯着陈曦,管她会不会被小帅哥追求什么的。

但是,随手洒出去30万,还需要担心别人送的一束花吗?

除非有人跟到20万,否则理都不用理。

这其实是一种花钱的智慧,外人在不够有钱的时候永远都理解不了。

王雨菲想啊想,想啊想,终于想明白一件事——

“所以,你没有给我那么多钱,是因为根本没有想垄断我的意思?!”

哎哎哎!

你把什么事都说那么明白就没意思了啊!

懂不懂点聊天的艺术?

大少果断装傻:“什么垄断?我垄断你们干嘛?!”

你和白洁只是工具人,陈曦虽然同样如此,可是最少占着个新工具的好处,咋那么拎不清呢?

王雨菲就像被针扎破的气球,泄了气。

再没回复汪言。

嗯,这就很舒服嘛……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闲扯!

又甩掉一个90分的女神,大少却没有任何感觉,只道寻常。

世界的真实面目便是如此,没钱不敢看可以理解,有钱却看不清,那就是蠢了。

终于处理好换号的一应杂事,汪言和安晓芳、李一胥回到酒店套房,打开电视机。

王牧野不参与宣传之类的事物,另外两家投资人代表没在——在也没啥话语权,基本就是三人决定一切的节奏。

打开电视,调到魔都新闻综合频道,三人边等边开始闲聊。

“这节目组是有病吧?哪有这么得罪人的。”

“咱们魔都台不是历来都这样么?逮到一个热点就薅到秃为止。”

“话是这样,但是轮到自己就很烦……”

“现在就算不错了,最起码没给你瞎编,你岁数小,平时应该不怎么看本地台,以往瞪着眼睛说胡话的事儿可海了去了。”

“这次估计是不敢,就算黄狗肯怼钱,对面都得顾忌咱这票车队。”

“那你可想多了,阿拉魔都的国企什么时候顾忌过有钱小崽子啊……当初骂浦东开发商最凶的就是咱自家频道。”

“那又是图什么?”

“怕浦东开发好了,浦西利益受损呗!”

汪言听着她俩闲聊,默默刷微博。

安晓芳瞟到,突然想起一件事:“哎,汪言,你是不是该开个微博账号了?”

大少默默盘算一下,回道:“过几天吧,等舆论把《魔女》带出来再说。”

李一胥就笑:“你就不想自己出个名涨个粉什么的?非得跟电影绑在一块儿才肯露头?”

汪言撇撇嘴,没回应。

实话太伤人了。

如果不是傅雨诗、王庭影业都需要《魔女》大爆,我连拍电影都不想露头好么!

你们看重的那些经济利益,在我这儿才值几天呼吸?

又不是龟,没事儿老伸什么头!

缩得严严实实的汪大少,穷极无聊的扒拉着评论,突然又看到一个熟人。

帅就一个字,永远为你打call!——水果公主

挂着黄v,底下一排“公主殿下威武”,不用问,妥妥的是何苗苗了。

汪言有点想笑。

刚才发短信的时候跟没事儿人似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结果,原来一直奋战在第一线啊?

而且这个新注册的小号也特别有意思,看日期,居然是22号夜里,生日那天注册的。

应该是为了逗鱼id特意搞的联动?

网瘾少女实锤了!

水果公主关注的大多是一些鱼平台主播,此刻纷纷在个人微博底下发问:“咦,公主你认识那位车神啊?”

苗苗回复嫖老师的评论被高高顶起:“好朋友。”

就这么一句话,个人微博就炸了,到处都是发问,甚至还有试图人肉大小姐的。

大号倒是真的有可能会被扒出来,小号?想多了。

热度扩散的另外一个标志是——

开始不断有明星粉丝,在明星的个人微博下面发问:“xx你怎么看?”

像这种关系不大的社会热点,有人愿意蹭,有人不愿意蹭,都正常。

有人蹭得文明,有人蹭得恶心,更正常。

汪言没太当回事,随意翻了翻,刚巧翻到王思明微博。

最近正好是王少开炮最勤快的时期,隔三差五就轰个名人,所以吃瓜群众们一有点风吹草动就爱问:嚣张你怎么看?

王少昨天发了张自家狗狗的照片,但是始终没回应话题。

汪言能够理解对方的纠结。

大炮早都饥渴难耐了,肯定想开,但是不晓得轰谁。

轰汪言,两家正在蜜月期,合作的挺愉快的,精神病才没事儿找事儿。

轰黑子,本心里他又很烦汪言,不愿意帮忙洗白。

那就憋着呗!

汪大少坏笑两声,继续闲逛。

一不小心又逛到浪姐微博,当场吓一跳。

没错,浪姐蹭热度了!

而且,蹭得十分清奇。

“我觉得很好啊!如果我开着车突然翻掉,然后这时候有一个男生像这样子的在下面接着我,不顾生命危险的那种,我想,在空中对视的那一瞬间,我一定会爱上他的!”

汪言整个一懵哔状态,搞不懂这姐的脑回路了。

底下也是一片一片的吐槽。

“姐,你有翰哥了!”

“渣渣,请问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车祸腾空还能在空中与下车驾驶员对视的?”

“拍偶像剧拍傻了,鉴定完毕。”

“空中对视简直神了!”

“高希希导演,新片请务必采用该建议!”

男友张同学转发并深情表白:“虽然我没有那样的车技,但是,哪怕我骑的是自行车,都会在下面接着你的!”

撒狗粮特别不道德。

公众人物当众撒狗粮就更不道德了。

但是,热度因此而愈发爆炸,对于《魔女》剧组是个天大利好。

而且浪姐的神奇脑回路,好像代表了微博上相当大一部分低龄少女,转发都是一边倒的“浪漫”。

安晓芳拿着不知道哪里搞来的数据,笑着恭喜汪言。

“小汪,现在你在微博女性用户里的支持率相当之高,了解这件事的女孩子,很多都在夸你勇敢、有担当、霸道总裁范。

呵呵,另外一个热词标签,你猜是什么?”

安晓芳说着说着,又没憋住笑,汪言顿时有点无语。

“感觉不是什么好角度啊……”

“没,其实是声音磁性。”

汪大少和李一胥懵哔对视,感觉彻底搞不懂现在的女人了。

关注点怎么能那么奇葩呢?!

“这是好事啊!”

安晓芳宽慰道:“这就说明了,无论我们的洗白效果如何,你的少女基本盘都稳得很,基本不会受到那些杂音影响……”

嘶、嘶阔一……

虽然是个好消息,但是,狗哥却开心不起来。

莫名其妙的成为少女大总统,靠的居然是什么霸道总裁范儿,这和我智慧、有能力、才华横溢的人设差得也太远了吧?

“那,男用户方面呢?”不死心的汪言又问。

安晓芳遗憾摊手:“降得有点厉害……”

李一胥笑得直拍大腿:“怎么样,狗哥,你还要坚持你的智慧形象吗?”

“等采访到了再说嘛。”

大少面无表情的强行沉稳着,心里慌如老狗。

拜托!

不要歪得太厉害啊……

忐忑中,魔都新闻台的节目开始了。

刚刚一开头,节奏就不对。

“昨天新闻播出后,有非常多的观众在平台上留言,或者给台里写信,谴责这种不负责任的开车行为,下面,请看本台的记者的深度报道。”

不负责任的开车行为……

看看这个基调人家给你定的,美不美?

李一胥瞬间爆炸:“回头咱能告他们不?”

“难。”

安晓芳摇摇头:“都是些老油条了,措辞很谨慎。你想啊,强行超车算不算不负责任的行为?人家又没直接批评你超速,怎么告?”

李一胥其实懂,就是挺闹心的。

汪言摆摆手:“电视台放在后面处理,早晚有机会的,先不急。”

基调如此,接下来的所谓深度报导,自然更是歪得厉害。

比如交警采访,对于交警所言“没有超速”只是轻轻带过,然后截取交警“教育发言”,全部播出。

“……我们要提醒广大车主,在前方路况不明时,不要急于超车,那是一种对于你个人安全和路人安全都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这种道理交警肯定要谈的,而且完全正确。

但是你单独截出来就很恶心人了。

紧接着又找到车祸车主,进行第二次的电话采访。

这个时候,有几位车主就很不客气了。

比如那位开着霸道的车主,瞪着眼睛开始胡咧咧。

“那辆科尼赛克仗着自己的车好,在很远的地方就开始冲我摁喇叭,一直想超我的车,非常没素质。

那因为他的车子好嘛,我就让开喽,结果他一个人直接制造了一起连环车祸!

后来那只车队里的人下车处理事故,态度那是特别蛮横!

尤其那个开着918的小年轻,看人那是特别凶啊!

一开口就是,‘你不要哔哔那些没用的,不就是钱吗?直接报个价!’

仗着家里有钱啊,根本连话都不让你说的!

现在我想起来还觉得憋气,感情我正常驾驶,遭遇飞来横祸,反倒还有错了?!

而且张口就骂人,什么素质!”

我去!

可以啊大胸带!

汪言听得是又懵哔又想笑。

我压根都没跟你对话过,感情我安安稳稳的坐着,锅从天降?!

更神奇的是,新闻里又播出一个片段——

霸道车主向前走到车祸中央,刚好跟汪言打个照面,然后两人相对站立有大约5秒钟……

他们不播,汪言都记不起来有这茬。

那么混乱,谁会记住一个看热闹的路人啊?

然而现在么……

汪大少骂人实锤了,emmm。

接下来,又有三个车主指认汪言态度蛮横不讲理、沟通时拿钱砸人、语言粗鄙,把大少钉得死死的。

牛哔的是,安晓芳翻着完整采访视频和交管部门全景视频,发现那四个指认的车主,居然都和汪言照过面!

全景视频确实够高清,但是又没有高清到可以看清楚口型的程度。

介就解释不清楚了啊……

“卧槽!黄狗真尼玛的有一套啊!”

李一胥气炸了,往日的圆滑一点不见,脸红脖子粗的。

反倒是汪言安慰他:“正常,看开点。老黄又不是游戏里的npc,任人摆布的那种。虽然总干傻哔事儿,但是小聪明肯定不缺的。”

“所以这一点你打算怎么洗?”

安晓芳皱眉问。

大少摆摆手:“不急,再看看。”

接下来果然又有新惊喜。

由主持人深情演绎。

“朋友出了车祸,勇敢的冲上去救人,这本来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特质,但是,这位车主的张扬跋扈,又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那么,这位保时捷918的车主究竟是何许人也?

是什么样的环境,养成了他如此嚣张狂妄的性格?

勇敢仗义,和粗鄙不堪,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

下面,请看我台记者的深度采访。”

画面一闪,屏幕正中出现一个打着马赛克的年轻人,身旁是一辆保时捷911。

字幕上打出的介绍是:小亮,魔都超跑圈一员,资深赛车爱好者。

“汪少啊?认识。”

小亮在主持人的提问下,笑着开口。

“那哥们的技术特别好,不过性格很狂——其实可以理解,年轻有钱又厉害,自然不会把一般人放在眼里。”

主持人:“那他家里是干什么的?”

“汪少不是魔都人,矿省出来的,家里不止两三座矿那么简单,买车都只买限量版的。”

主持人:“那他自己有在做什么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和他不是很熟,不太喜欢那种性格,处不来。”

安晓芳皱眉问:“这又是谁?能找出来公关一下么?”

李一胥摇头:“谁知道是哪个瘪三啊?打码拍,都不需要找俱乐部成员,老黄随便找牵狗都能装熟人……”

汪言哈哈笑:“你们不觉得挺有意思的吗?老黄还挺懂套路的,没让一个人把料全倒完……哎哎哎,下一个采访人出来了,继续看!”

安晓芳看着汪言没心没肺的模样,摇摇头,叹了口气。

下一个受访人是在街边拍的,汪言一眼认出来,后面是思南公馆。

哟,细节可以啊!

主持人:“我听说您认识那位保时捷918的车主是吗?”

小勇:“对,认识!”

主持人:“能跟观众们讲讲他吗?”

小勇:“其实我知道的不算多,不过,因为他和我一个好哥们打过架,所以多少了解一些。”

主持人:“打架?能详细讲讲吗?”

小勇:“不太方便吧……虽然起因是因为汪少嘴臭,但我哥们儿肯定也有错,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

主持人:“真不能提啊?或者是不敢提?”

小勇:“不敢不至于,是真没什么好谈的。不过如果你想知道这方面的消息,可以关注一下昨天在myst酒吧发生的斗殴事件。”

主持人:“噢?!和汪少有关系么?”

小勇:“我只能确定,斗殴双方,有一方就是昨天出车祸的车队,当时汪少在现场,居中坐镇。”

主持人:“居中坐镇是什么意思?”

小勇呵呵笑:“就是字面意思。汪少是那伙人里唯一一个没动手的,动手的都是别人。”

主持人:“有现场视频吗?”

小勇:“没有吧?反正视角清晰的肯定没有。酒吧安保一一确认来着,近距离拍摄的视频都被删除了。”

主持人:“客人就那么配合?”

小勇又笑:“每桌送了一瓶黑桃a黄金呢!8888一瓶。当时满场都在喊‘感谢汪少’。”

主持人:“哇!真有钱!”

小勇:“是吧。所以有些时候网上争论的那些东西挺没意思的,人家的日子过得滋润着呢!”

哎我去!

好节奏!

汪言看到此处,情不自禁鼓掌。

安晓芳都开始翻白眼了。

紧接着,直播间里又放了两条视频——酒吧里的。

确实就像那哥们讲的一样,由于红三的施压,淞哥当场就让保安、气氛、服务生齐齐上阵,把所有能确认的视频都删掉了。

仅有三条漏网之鱼,拍摄位置都在角落里。

其中一条能看到打架,但是看不到主要人物的脸。

第二条,是事后的视频,能看到全场高呼“感谢汪少”。

第三条就牛掰了。

是汪言坐在舞池中央吃瓜的远景,一排长桌全空着,大少端坐中央,周围美女环绕,初新小姐姐手喂西瓜……

尽管看不清脸,但是那件运动服和鸭舌帽,和车祸视频里一模一样。

前面叮叮咣咣的打着架,汪少如君王般独自高坐,那是何等的拉风与帅气?!

好吧,吹不下去了。

因为,网上快要骂死了。

在某个热点新闻刚出来的第一时间,马上就冲在最前面的网友,都属于易煽动人群。

或者年龄小阅历少、或者性格冲动、或者生活不如意,反正,大部分都只需要发泄,而不怎么在乎事实。

在意真相的人,一般都会等子弹飞一会儿。

现在的媒体套路那么多,老韭菜早学精了。

但是呢,恰恰就是那些不怎么精明的新韭菜,能够提供最猛的输出火力。

现在,刚出完车祸就打架的汪大少,就是那个用来发泄的靶子。

“什么啊?原本以为是个英雄,结果这么人渣的?”

“洗地狗出来挨打!”

“这种富二代到底对国家对社会有什么意义啊?”

“这不是狂,这他妈是狂犬病啊!”

“明明是你们导致的车祸,结果张嘴就骂人,你爸当初怎么没把你biu到墙上?”

“真悲哀,有钱就可以肆意妄为?然后还有那么多狗男女跪舔?!”

“凸(艹皿艹),丫就是没欺负到我头上,不然早叫他知道什么叫做匹夫一怒了!”

“怎么没人一酒瓶子干死那个装哔犯呢?”

“别急,照这么作下去,早晚会有的。”

嗯,大少所期待的一边倒,终于如期而至了……。

特别累的时候,就会考虑开防盗……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