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2章 冲击

更新时间:2020-05-29  作者:起酥面包
今天的夜店体验,堪称是前所未有的疯狂和愉快。

夜店管理方彻底服了这帮人,有求必应,而张楷那帮货既会玩又敢玩,闹起来超有趣的。

蜂拥而至的小蜜蜂们都不算什么,张楷回头又盯上了气氛组。

所谓的夜店气氛组,就是一大票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负责带动周围的客人蹦迪、摇头、疯玩,一蹦能蹦整场。

你不会玩儿,放不开,没关系,她们会手把手的教你。

但有一点——她们不怎么喝酒。

这是分工不同。

可是张楷完全不管那些,一拍桌子:“不把气氛组全放倒,算什么夜店里的混世魔王?!”

叫来淞哥,一句话:“都给我喝!”

附近的气氛小姐姐集体倒了血霉。

没多大会儿,倒下一排。

蹦迪?

还蹦你妹!

顾海林更是闲得蛋疼,抓到一个蹭卡的男青年,玩了大半宿。

所谓蹭卡,就是谁都不认识,然后假装认识,坐那儿东聊一句西聊一句,仗着夜店里大家朋友多,制造我是某人朋友的误会,然后蹭酒蹭吃蹭妹子。

爱蹭卡的有男有女,当然是男的更招人烦。

顾海林逮住那货,用最便宜的啤酒灌了大半宿,直接灌哭……

麻蛋,丫可真无聊。

而汪大少呢,原本以为大家玩嗨了以后,就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可以偷偷懒、撩撩妹什么的。

想多了。

当大家都在打架的时候,他端坐高脚凳、美滋滋吃瓜的身影是辣么鲜明,辣么出众……

事情一了,好多哥们姐妹都来敬酒。

社会嘛,就是圈子套圈子。

今天极速联盟这边儿过来大约20多号人,夜店原本的客人里,有至少100个人与他们认识,或者能够绕着弯儿攀上关系。

攀上之后,打听打听汪言是谁,顺便来敬个酒,混个脸熟……

得,大少基本就没消停过。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混圈子的弊端。

你出名,有头有脸,大家就会以认识你为荣,实际意义没多大,但是迎来送往却猛增。

如果是那种特别圆滑的人,肯定会全接着,温声细语笑脸相待,图个好风评。

但是狗哥后来有点不耐烦了,指使初新搁前面拦着。

不够级别的,别往哥面前凑!

我是正经做事的人,又不是那种全靠场面活着的二代,惯那个干嘛?!

冷下来以后,哔格反而越竖越高,于是闲人们越发想要拱上来和大少聊上两句了……

不过总体而言呢,今天算是蛮开心的,而且收获亦不菲。

打了一架,极速联盟初期成员们的凝聚力暴增。

不爱动手的魔都人,一旦真的一同动了手,那感情真是突飞猛进。

现在的状况是,紧密团结在以汪言为核心的领导班子周围,同德归心。

再就是帝都那帮哥们儿。

主动帮汪言出头之后,一个个愈发敞开心扉。

不能说汪言把他们收服了,他们的性质和极速联盟成员并不相同。

但是,汪言算是彻底被他们接纳到核心圈里了,在感情倾向上,可能比付胖子都强得多。

介种事儿,道理都是相通的——你背景不够,就要自身有本事。

你真正可以服众,那也不是必须看背景。

所有的背景都是人创造的,谁不愿意结交马雲?

红三喝大之后,特意提醒汪言一句:“再过来帝都,记得给畅畅打个电话,去她家里坐坐!”

哟,看样子,刘畅家里挺不一般啊?

那姑娘和红三一样,不显山不露水的,和刘放张楷都不是一个风格,所以可能意味着……

算了,不提不提。

反正这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儿——

当你刚开始往上爬的时候,钱就是一切。

当你爬到差不多的时候,便要开始经营关系。

等到事业稳定下来,关系网差不多经营好的时候,你在社会中的地位和层级,就基本有了定论。

汪大少的事业距离稳定下来还早得很。

但是从关系网的角度,差不多是时候向更高、更远扩一扩了。

否则,人脉跟不上消费水平,那就是土鳖老财。

乐呵呵点头,示意收到,哥几个不再聊这些,继续喝酒。

又喝一阵儿,汪言叫上建武,结伴去放水。

正在卫生间外面洗手,大少怀里突然撞进来一个妹子。

小姑娘脸颊红扑扑的,浑身滚烫,眼神迷离,把汪言扑倒在墙上之后,焦急的求助:“哥,你帮帮我,有人给我下药!”

汪言心里一突。

搂着小姑娘柔软的腰肢,感觉热得确实不正常。

于是果断带着她回到刚空出来的卡座。

坐下之后,那姑娘不停的蹭着汪言,轻舔汪言的胡茬。

妈耶!

不是迷药,是X药?!

初新气得直鼓嘴,却又不好说什么。

而大少则义愤填膺,又有点心疼那姑娘。

作为一个撩妹的技术流大师,哥最恨那些暴力型loser,你们懂吧?!

芳姐瞥一眼那姑娘,突然拉着春光嘀咕两句,春光点点头,起身离去。

“干嘛去?”

汪言随口问,芳姐轻笑:“待会你就知道了。”

结果,春光是跑去找淞哥调监控了。

正常情况下,店里不太会给客人那么大面子,但今天明显不一样。

监控室人仰马翻的忙碌20分钟,终于找到春光想要的画面。

回来跟芳姐嘀咕两句,芳姐马上把那姑娘拽出来,无情的推到一边:“滚!”

干嘛呀这是?!

“那骚蹄子是自己吃的药,现在正眼巴巴的等着吃鸡呢。”

芳姐似笑非笑的小表情,差点把汪言脸都臊红了。

“早跟你讲过嘛,男孩子出门在外,要学会保护自己,你有钱又好看,能不能有点警惕心啊??”

大少冤枉极了。

我哪儿知道会有这么扯的套路啊?!

人家还是个宝宝嘛!

初新心情愉快并且母性泛滥,又来喂瓜。

哎,今天是真特么精彩……

大少怅然的靠在沙发里,看着暧昧灯光下的形形色色,感觉满眼都是欲望,肆无忌惮的澎湃着,到处涌动蔓延,心情却极其诡异的渐渐平复下来。

良久,突然噗嗤一乐。

好吧,不管怎么说,善良总是没错的。

作为一个挂B,善良的成本很低很低,基本不存在什么承受不起的代价,在这种情况下,有什么理由不去做个好人呢?

用白捡来的钱去作恶,去为富不仁,会天打雷劈的喂!

大少吃着初新喂来的瓜,释然一笑。

处理好小插曲,时间已经接近两点钟,大家终于差不多喝够闹够了。

“行,今天就到这儿,咱们下次再聚。”

再喝不动哪怕一杯的死狗果断拍板,然后不顾个别醉汉的反对,开始安排后事。

“建武?建武喝躺了,那芳姐你统筹,一个对一个,把帝都来的哥们安全送回酒店,咱们兄弟到家之后也报个平安……”

“行!你先撤吧!”

芳姐痛快应下差事,带着清醒的人呼呼啦啦的开始干活。

“你去哪儿?我送你。”

初新扬头问。

“那你把我扔到嘉里吧,我司机在那儿等着。”

“好,咱们马上出发。”

初新真像个大姐似的,替汪言整理好衣服,拿起包看看手机在不在,然后扶着汪言出门。

哎哟喂!

你明明是一个99特殊分、极品床伴的体质,为什么表现得最像一个贤妻良母啊?!

人设有点崩……咦?

其实好像并没有啊……

小姐姐的所有表现,用一个词儿就可以概括——闷骚。

正常情况下贤良淑德,关键时刻嗯嗯嗯嗯,挺正常的哈?

我身边的女孩子,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意思……

有的没的想一大堆,出大门,初新家里的司机已经等在门口。

因为不清楚那司机和初新的关系,汪言没敢再浪,乖乖眯着,一路眯到酒店。

简简单单的道别,小姐姐没怎么痴缠,自然得像是一次普通聚会。

有财直接就守在大堂,兔子似的蹿出来扶着大少上楼。

“汪总,累不累?需不需要先安排一个深度放松的按摩?”

汪言马上警惕起来,以为有财又要搞黄色。

额,其实有财是要搞黄色,但眼前的按摩真是好意,生怕汪大少精力不济不够尽兴。

“不用。我朋友还在休息?”

有财马上会意点头:“是的,两位女士很开心,隔着门都能听到她们的打闹……”

娜吾:我闹你妹!

陈曦:我开心你妹!

大少点点头,疲惫的闭上眼睛。

推开房门,被扶进客厅。

第一感觉是,总统套的客厅有点乱。

地上那是什么东西?

咦,有护士来过?

酒意上涌,汪言没多想,往沙发上一瘫,闭着眼睛就开始喊:“娜吾,走了,回家!”

卧室里没动静。

娜吾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半拉脸蛋和一双大眼睛,慌得一批。

“怎么办怎么办?眼看着都要返程了,我却没有内衣穿……”

陈曦猛的翻个白眼。

“你早想什么了?有时间和我打架,没时间去买套内衣?”

娜吾振振有词:“你要是不和我闹,我自己打得起来?哎呀,你倒是想想办法啊,看什么热闹?你不是也没得穿?!”

我不穿又如何?

陈曦心里嘀咕,嘴上却没说出来。

反问:“你就这样回去能怎么着啊?黑灯瞎火的,别人又看不到……等到横店酒店,你再换嘛!”

“哎呀不行!”

娜吾急得直抓头皮。

“我闺蜜诗诗沾上毛比猴都精,她肯定会问的,我怎么回?”

陈曦挑眉坏笑,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妩媚。

“直接告诉她啊!你和一个新认识的小姐姐缠斗半夜,可舒服了呢!”

“靠!”

娜吾气得不但爆了粗,而且还竖起中指:“我这急着呢!你别发骚行不行?!”

“那,要不然……”

陈曦眼珠子一阵乱转,好心给出了个主意:“今天干脆别回去了?正好汪总好像也喝多了,就这么睡吧,明天早上起来,你去悄悄买一套内衣,再穿着晾好的外套,不就得了?”

“咦?!可以啊……”

娜吾眼睛一亮,心动了。

“那……汪汪真喝多了?”

“走,咱们去悄悄看一眼!”

“不行,我不敢!”

娜吾吓得直摆手,怂得可以。

“熊样!”

陈曦白她一眼,从被窝里爬起来……额,贼凉快。

悄悄走到卧室门口,探头往外一看……

不出意料,汪言真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其实最开始听汪言的说话语气就能听出来,今天大少是真的喝多了,舌头都是大的。

喊完娜吾,30秒不到,就陷入酣眠。

陈曦挺着骄傲,自然的走回大床,摆摆手:“放心吧,汪总睡得很死,估计是累着了。”

娜吾松下一口大气,终于敢拉开被子。

“那……明天早上商场几点开门啊?”

你现在吩咐,总统套的服务员半个小时就能给你买回合身的内衣……

陈曦在心里嘀咕一句,嘴上却道:“不一定非得去商场。早点起来,7点之前应该能搞定吧?”

娜吾放下心,呵呵傻笑两声。

看着她的憨样儿,陈曦是又喜欢、又内疚。

但是,有一种坚定的意志阻止了她去吐露实情。

人和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就像陈曦曾经对汪言说过的那样——

“7级工资的门槛,很可能需要我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跨越。而白洁到6级,却只用了短短的五年。”

公平吗?

以前,陈曦认为无所谓公不公平,人各有志而已。

但是后来,王雨菲和白洁的几句话深深的刺激到了她。

白洁:“其实那会儿贷款都定下来了,我真没想着钱不钱的,汪少愿意碰我,证明我仍然很有魅力,虽然一想到老高就很内疚,但是,当时的那种兴奋,我真的控制不住。”

王雨菲:“你内心里不是一直都特别瞧不起我吗?现在怎么样?我很快乐哟!对啦,你千万别爬上汪少的床哟!那岂不是和我一样了?继续绷住,做你的圣女,辣个男人,不是你理想中的良配哟!”

外人根本无从想象,那一刻,陈曦的心情。

太荒谬了。

什么时候,睡一个男人都可以成为你炫耀的资本了?!

但是长时间的接触下来,仔细想想,并且拍着良心讲公道话——

睡到汪言这样的男人,似乎确实值得炫耀一番啊?

正常一般都是男人喜欢用这种事儿炫耀,但是时代变了,现在的女孩子,一样可以因为睡到男神而产生巨大的心灵满足。

坦白说,陈曦不就是因为那一夜,而嫉妒、混乱、压抑了很久吗?

娜吾体会不到那一切,理解不了那种感觉。

她没有身处在那样的环境里,又直接拥有了太多。

陈曦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和娜吾的本质不同。

真正的幸运儿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静静等待,就可以拥有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陈曦明白,自己不是这样的幸运儿。

最起码在面对汪言时,不是。

至于以后会不会遇到更好的男人、成为别人眼中的幸运儿,那是以后的事。

有可能会。

有可能不会。

可以期待,但不应该因此而错失当下。

——有点儿新潮,又很务实的想法。

娜吾不但理解不了,甚至都无从想象,于是,在彻底放下心之后,便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了。

嗯,今天闹的不轻,好累呢……

夜,愈来愈深,愈来愈静。

娜吾前半段睡得很嗨皮,后半段却有一点点乱。

主要是,有一阵若隐若现的奇怪声音,开始不断往耳朵里钻。

那声音让人打从心底里发痒,又会令人感到燥热。

娜吾迷迷糊糊的翻身爬起,懵哔的扒拉扒拉身旁,想叫陈曦起来看看。

没扒拉到人。

翻身起来,清醒两秒,循声走向卧室门口。

直到此刻,娜吾仍旧没有意识到状况。

稀里糊涂的走到门口,睡眼惺忪的望去……

终于吓醒了。

温柔披撒下来的柔和月光中,一具雪白的躯体正在尽情的绽放着活力与光芒。

更为冲击的一幕,是若隐若现的……

三千字后,娜吾软趴趴的瘫坐在地上。

八千字后,娜吾连滚带爬的回到床上,一把蒙住被子。

一万五千字以后……

天,亮了。

娜吾,哭了。

呜呜呜呜呜呜,小刘璃啊,我对不起你!

就在我眼皮子底下,你家狗被人炖了……

怎么办?!

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茫然而又混乱的娜吾,脑海里突然又浮现出那冲击的一幕。

滚啊!走开!

然而不管她怎么摇晃脑袋,那一幕就像生根了一样,挥之不去,而且愈来愈清晰。

如此辛苦,求点正版订阅不过分吧?

意外防盗的那章,12000订阅,比前后高出4000多,整整三分之一,我心里滴血似的感伤……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