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93章 礼物不用太贵【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5-28  作者:起酥面包
爽不爽的都只能搁在一边,生日祝福还要继续。

接下来又出现了两份比较用心的礼物。

一份是何苗苗高中同学送的,水晶相册集。

整块水晶雕琢而成的相册集华美瑰丽,里面一页一页,都是何苗苗在高中时期的照片。

有一些是个人偷拍,有一些是合影,但是,所有的照片都被单独剪辑出来,镜头内,只有何大小姐的一颦一笑。

何苗苗难得的仔细翻看,一页一页,表情很受触动。

汪言扫了两眼,发现,何苗苗果然是从小美到大。

穿着校服的青涩高一,至纯至美。

穿着运动服的高二,活力无限。

趴在桌子上发呆的高三,眼神懵懂表情呆萌。

被虚化掉背景并且单独放大的毕业大合照中,目光里流露出一丝伤感和不舍,让人忍不住心疼。

很可能她自己都不记得那一幕幕,却被一个爱慕者忠实的记录下来,形成一片美好的回忆。

要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筒子们,什么叫做舔狗的自我修养?!

介就是最好的展现!

然鹅……

并没有什么卵用。

像你好你好何苗苗这种天之骄女,从小到大,愿意为她默默付出的男人实在太多了。

林子一大,什么鸟都会有。

奇葩一多,什么清奇的舔狗姿势都不再稀奇。

就比如搞相册,初中、高中毕业时,都收到过一大堆。

感动多了就不值钱,所以,看看拉倒。

态度蛮好的致谢:“很用心,王远,谢谢你,我很喜欢你的礼物,会好好保存的。”

叫王远的小年轻脸都涨红了,兴奋得直喘大气。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了。

汪言敢保证,用不了三个小时,那相册就会和它的前任一起,待在某个该在的角落,吃灰到永远。

我闺女我还能不了解?

你给她整一盆车厘子上来都比这玩意管用!

暗笑一阵,重头戏到了。

李少游端着一个小盒子,笑眯眯的,小白脸上全是温柔体贴,还挂着一丝恰到好处的腼腆……

有没有觉得很眼熟?

影帝汪最开始跟何苗苗拗人设时,就经常搞这套!

何大小姐那会儿为什么始终抱有怀疑,凭直觉就认定哈士汪其实是条狼?

嘿,破案啦!

不过不管怎么说吧,现在的李少游绝对得体,全场上下,哪怕老何当面都挑不出不对来。

“苗苗,知道你什么都不缺,我又没有多少零花钱,所以取个巧,没给你准备太贵的东西。

这是一条苏绣丝巾,你打开看看。”

何苗苗依言打开盒子,取出丝巾,展开来看。

全场都探头探脑,瞪大眼睛。

结果……全都一呆。

不是那条丝巾太漂亮了,而是……丑得厉害。

苏绣的绵密针法、流云水瀑、巧夺天工,那是一丝一毫都不见。

而且,风格上有些怪异,像是意识流派的创意,又带着一丝异域味道——因为绣的不是国花牡丹,而是英伦玫瑰。

七零八落的玫瑰绣得有点歪,但整体布局、色彩配比、画面结构又颇具灵性。

所以,不能立即断定,这是小孩子涂鸦瞎搞。

总之,挺奇怪的一幅作品。

说丑它很丑,可又意外的有点味道,不是那种完全见不得人的垃圾。

何大小姐终于被提起好奇,饶有兴致的问道:“好有意思的苏绣……哪来的?”

李少游眼里是有得意的,表情却仍旧那么沉稳,颇有影帝汪五分功力。

“这是中央圣马丁副校长e乳ike教授学习苏绣之后第一次正式创作的作品,水平有限,所以从未示人过,只有少数好友知道她曾经进行过的尝试。

你不是最喜欢e乳ike教授的设计么?

我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听说这件作品的存在,于是特意恳求我的老师带我认识她,花费了不少精力,才将这件作品求来。

讲艺术价值,这条丝巾的水平搁在那里,大家都清楚,很有限。

它的意义,主要还是体现在那种精神上。

人在巅峰,仍旧不懈,努力进行自我超越,努力学习,尝试更多……

我觉得很有意义,所以特意求来送你。

如果你最终选择到英国留学,我可以介绍你和e乳ike教授认识,倘若聊得来,我想她并不会介意再收一位来自华夏的关门弟子。

你一直热爱设计,希望这条丝巾能够为你披上梦想的翅膀。

生日快乐,星城小公主!”

撩神耶?!

一番话出口,附近的不少年轻人都开始热烈鼓掌,七嘴八舌的起哄。

怎么说呢?

这份礼物确实是十分的用心、精准、富有意义,比那些首饰之流的高端太多了。

再加上一番恰到好处的半表白半祝福,简直可以称之为是撩妹的经典范本。

一个字——牛哔!

两个字——牛哔坏了!

附近事不关己的年轻人都在起哄,本桌的斗鸡们一个个脸色煞白、表情灰暗,不甘心和失落都满满的写在脸上,别提有多丧了。

在这之中,汪大少的表情显得特别金鸡独立……啊呸呸,鹤立鸡群。

狗哥在笑,带着点赞赏,边笑边鼓掌。

急是不可能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急。

没必要。

李少游画的大饼再美丽,那也得何苗苗吃那套才行。

什么梦想的翅膀,热爱设计……

哥们你疯了吧?!

我闺女有个吉尔的梦想、狗屁的热爱!

天天看设计杂志,那是因为爱美,嗯,该因素占比30。

剩下的70因素,全特么是因为无聊!

你真让她拿起粉笔剪刀搞设计裁剪,她不呸你一脸算我输!

还用收徒来诱惑何苗苗去鹰国留学,你失心疯了吧?!

哥用一句话就能搅黄这事儿——大鹰帝国的黑暗料理,苗苗你听说过没有?

下一秒,大小姐保准和鹰国挥手道别,连一丝犹豫都不带有的。

用介玩意诱惑她,你都不如找点别的什么事儿哄她一起玩……

叶公好龙的故事听说过没有?

何公主就是叶公,你让她看秀看杂志穿漂亮衣服,她乐呵呵的。

你让她亲自动手搞……你撒了她吧!

路走歪了喂大兄弟!

果不其然,李少游正美滋滋等着夸奖呢,结果何大小姐的表情却很淡然。

“很珍贵的礼物,少游你太用心了,我很喜欢。”

小心翼翼的卷好丝巾,装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谢谢,特别棒。”

对于什么介绍老师、什么留学去哪儿,直接略过,全当没听到。

李少游一愣,有点傻眼。

不应该啊……

为什么会这样?

完美而得体的微笑终于绷不住了,整个人都显得稍微有一些不知所措。

李少游母亲正在那边接受一众贵妇的吹捧和奉承呢,浑然没有察觉到那一丝气氛上的微妙转变,满心得意。

‘看看我儿子,多会说话!多有内涵!’

美滋滋喝口酒,再一回头……

我宝贝儿子怎么被略过了

就这么完事儿了?

居然没有多聊几句?!

转念一想:那么多人等着,现在忙,很正常。深入的交流要等到他们年轻人的聚会开始才方便嘛……

嗯,就是这样!

然而事实是,何苗苗终于来到汪言面前。

特意上前一步,距离比此前面对任何人都更近。

然后扬起头,眼带笑意,等着二狗的礼物。

于是,老何吃醋了。

“咳咳!”

干咳一声,显示存在感,然后硬挤到旁边,笑容热情的向汪言伸出手。

“别的孩子我都认识,小同学,只有你是第一次见,怎么称呼?”

你就跟兄弟我装!

汪大少暗暗撇嘴,然后微微躬身,双手握上去,礼貌满分。

“叔叔您好,我叫汪言,是苗苗的大学同学。”

言简意赅,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现。

“噢!”

老何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原来你就是小汪,果然是一表人才……怎么样,玩得还开心么?”

同桌的小斗鸡们顿时一阵紧张,表情极度不自然。

何伯伯怎么会特意找那怂包聊天的?!

哎,人家第一次来,当然要照顾一下嘛,失策了……

麻蛋的,你要是敢告状,别怪我们待会不客气!

汪言当然不会告状。

开什么玩笑,收拾你们,还需要找家长?!

微笑点头:“再没有什么事比当面见识到您的风采,更能令我开心的了。承蒙招待,感谢盛情。”

马屁精!

小斗鸡们放下心,又忍不住开骂。

他们是只敢讨好何苗苗,可不敢琢磨老何。

那是个什么主?

千年的老狐狸,手腕惊人,摆弄那些企业家都跟摆弄孙子似的,小朋友们这两下子,谁敢上去讨不自在?!

嘿,偏偏汪言就敢。

哥们的基本盘在魔都,如今扎实得很,没什么事求你,又不怕你作梗,平辈相交,有毛病么?

好吧,吹吹牛哔而已。

说到底,狗子还是没敢一上来就叫哥……

老何的城府深得很,没有因为汪言一句马屁就如何。

但是,这种不惧大场面的镇静从容,肯定是要加分的。

“好孩子,你不错!”

拍拍汪言肩膀,老何让开一步,冷眼旁观,打算看看这小子到底给女儿准备了什么礼物。

终于可以当面“对质”,何大小姐开开心心的又往前蹭了一小步。

“我的礼物呢?”

没看到礼物盒,她娇憨的直接就问了。

这句话一出来,小斗鸡们又是一阵眼红。

嘎嘣嘎嘣咬牙的声音,一串串的响起来。

你对我们怎么不这样?!

爱搭不稀理的!

瞬间,仇恨度在拉满的程度上,再次暴涨一截,所有人都恨死了汪言。

然而何苗苗就是这样的人,没场讲理去。

我行我素,因人待物。

喜欢你在意你,那你就什么都好、怎么都行。

不然,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就这么一小步、一仰头加一句话,贵妇桌都意识到不对了。

“哎哟,怎么回事?”

“那孩子是苗苗同学么?好像比别人亲啊……”

“晕!苗苗不会是私下谈了对象吧?”

“啊?方姐?!”

方清婉摇摇头,含含糊糊的回道:“应该没有吧……苗苗没提起过啊?具体我也不清楚,待会问问老何。”

唰唰唰唰唰!

又一片小飞刀,急速扎向汪言。

真的,谁要是最终娶到何大小姐,那得老遭人恨了。

就在所有人都翘首以盼的时候,两手空空的汪大少一摊手。

“你看我身上像是藏着什么礼盒的样子吗?”

“啊?!”

何大小姐瞬间泄了气,整个人都耷拉下来了。

从脸蛋到脚趾间,全都弥漫着失望。

小斗鸡们乐了,精神一振,感觉春天重新回到人间,暖风吹裆懒洋洋……

脾气急躁的,比如贺方,因为情绪的大起大落,已经控制不住嘴巴,张口就要开喷,好替何大小姐讨回一份公道。

老何眼睛一斜,心里半喜半怒,情绪复杂的一批。

李少游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马上就要出面帮忙“缓颊”。

纷纷扰扰,一片混乱中,汪大少突然展颜一笑。

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何苗苗。

“祝贺都在网上,微博、逗鱼、门户……自己看咯!”

嗯?!

你这是玩的哪国鹰?

大家集体楞住了,唯独何苗苗,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眼睛霎时间一亮,迫不及待的接过手机。

主页面直接就是微博热搜,何苗苗一眼就扫到一行字——身旁永远是麻烦的聚集地,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但是,像今天这种场面,确实还是非常夸张而难得一见的。

男男女女七八个,年纪都不大。

每个女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长裙礼服钻石项链名贵包包,武装到牙齿。

每个男孩都西装革履,各种华贵正装,最夸张的甚至穿着燕尾服,皮鞋锃亮能当镜子照。

齐刷刷的看过来,丝毫不掩饰目光里的敌意。

你要说有多吓人,其实不是。

富贵哥并不觉得害怕,但就是有一种异类闯进陌生领域的别扭感存在。

那种感觉叫做——格格不入。

下意识的,汪大少瞬间调整好微笑,顶着一群敌视的目光,点头致意。

哈喽!

没人能够理解汪大少用眼神传达出去的问候,不过那种顶着上的气势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再结合着何大小姐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

仇恨瞬间就拉满了。

何苗苗不止是笑,光笑笑哪里够?

立即排开众人,主动迎向汪言。

分开一堆人形障碍,大少终于看清楚何大小姐今天的全貌。

身上一席白色晚礼服,丝绸面料,柔顺的贴附在身上,将94分的身材勾勒的清清楚楚。

晚礼服是一字肩,好看的肩膀整个露在外面,线条瘦削又柔和,皮肤雪白,锁骨的弧度恰到好处,莹莹的闪着光。

脖子上戴着一条星空项链。

所谓星空,是对称七彩。

最下面的吊坠是火红的红宝石,超大颗。

往上顺延,是两颗磨成弯月的橙色宝石,像一对翅膀似的拱卫着火红的太阳。

再向上,两颗箭状黄宝石。

然后是绿宝石、蓝宝石,最后以一串细碎的紫宝石收尾。

碎钻与白金充当着连接和点缀,让整条项链显得

异常的华贵。

不止贵,又很美。

一看就是大师级设计,最好的工艺。

再向上看,何大小姐那张完美的脸略施粉黛,嘴唇粉润浅红,睫毛长长弯弯,眼角粘着几颗碎钻,和星空似的眸子一同闪闪发光。

秀发如云似瀑,顶上带着一些编织痕迹,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露着整只耳朵,却没戴任何耳钉。

因为重头戏在头顶——

炫女狂魔老何,不知道在谁家定制了一款看上去就超级华丽的公主冠。

白金为底,镂空工艺,镶满钻石,blingbling的闪着耀眼的光芒。

因为不是很大,与何苗苗的头型正好贴合,看起来既俏皮又尊贵。

乌云般的秀发上,白金王冠熠熠生辉,乳白色的晚礼裙却并没有遮住雪白肌肤的光辉,素净的一身再加上那条七彩星空项链……

今天的何苗苗,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只有两个字足以形容——太特么惊艳了!

镇定如我狗哥,亦差一点看傻眼。

何大小姐那99分颜值,本来就是大众审美与汪言私人审美的完美结合,今天再这么一打扮,差不多已经是汪大少想象中的极限。

讲真,要是没有那个极限美感的bug技能,狗子分分钟淌哈喇子给你们看。

红颜祸水是啥样的,以前汪言想象不出来。

今天总算是知道了。

关键的是,这惹祸精还一点儿没有自觉,迎着汪言就开始撒娇。

“你怎么才来啊?等的急死我了!”

汪大少一时间竟有有些无言以对。

不是你教我的。提前五分钟到就好嘛?!

所幸大少并不傻,更不是铁憨憨直男,压根儿就没打算跟女人讲道理。

“好好好,是我不对。接下来呢?怎么个流程?”

何大小姐被问的有点儿傻眼。

“正常流程是……哎呀,算了算了,你先找个地方待着。乖乖的,等我这边一完事儿就去找你。”

汪言一愣。

“所以你打算就这么把人生地不熟的我孤零零的扔在这儿?”

“可我现在真没时间……”

何苗苗一瞟汪言身后,随口道:“那我让炮膛陪你吧。”

大少陡觉菊苣一凉……咦?不对,炮膛好像是另外一个角色……

不管怎么着,反正敬谢不敏。

“那算了。我还是一个人待着吧。”

只聊了这么两句,乱糟糟的会场里面又有人着急忙慌的喊何苗苗,大小姐急忙应一声,顾不得再安抚汪言,在闺蜜的陪伴下匆匆赶过去。

紧接着,司仪登场,在暖场前先安置大家落座。

汪言左右寻摸一阵儿,随意走向最近的一张桌子。

那张桌子人少,靠着后门又挨着墙角,很是隐蔽,最适合摸鱼。

结果才坐下来,都没等把屁股坐热,刚才那不是西装革履的同龄人都特么跟了过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排排坐,围一圈,直接给大少来了个夹鸡……哦不,夹击。

炮膛光是看着都替汪言瑟瑟发抖。

一只小绵羊,被一群老虎团团围住,然后老虎们也不说话,就反反复复上上下下的打量,好像是在琢磨哪块肉最好吃,要先从哪里下口……

你们就说吧,吓不吓人?

当然……不吓人。

社会我狗哥只觉得好笑。

大风大浪经历的多了,眼前这场面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值得畏惧之处。

你们能怎么着?

eon,baby,来给哥一点儿新鲜感!

汪言安之若素的端坐,甚至都懒得与他们对视回望,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前面的主席台。

来宾都坐得差不多之后,司仪开始叭叭。

“今天,是我们星城商会会长千金,何苗苗何公主的19周岁诞辰,感谢各位来宾……”

千篇一律。

套路。

没水平。

听了几句,汪大少就开始觉得没意思了。

然后,突然之间,汪言发现那司仪看着有点眼熟。

仔细一打量,我去,那不是芒果台那位姓汪的二哥吗?!

再仔细打赢前排,能叫出名字的明星至少有小10号,此刻都在狗腿的鼓着掌。

哟,我把兄弟的面子不小嘛……

汪言到底还是崛起的时间太短,没有真正接触过一省商会会长这一级别的大佬。

湘南不是经济大省,商会的实力和江浙那边没法比。

但是,那种排面仍旧不是一个小老板可以凭空想象出来的。

现在的汪言,就只是小老板那个级别,最多是一个有点儿潜力的小老板,距离真正的大佬还远着。

当然,最多再过两年,情况

就会彻底不同。

所以汪大少并没有什么畏惧或者憧憬,很是淡然的观察着一切。

汪二哥絮絮叨叨一阵子,请上来一个中年男人。

第一眼看到,汪言就认了出来——把兄弟!

老何身材瘦削,没有中年富豪常见的大肚腩,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看着像是30岁刚出头。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细节上不是那么完美,但整体极有魅力,是个至少90分的大帅比。。

唯一的缺陷可能是身高,大概只有170cm出头一丢丢。

何苗苗亦不算高,165cm左右,中等身高,估计是随爹。

当然,女孩子有165cm已经足够了,配188cm的男生都不会显得很矮。

为什么特意强调188公分?

额,狗哥表示我也不知道。

老何上台之后,很有范儿的双手下压,压下漫天掌声。

“感谢诸位的光临。今天呢,来了很多老朋友和不少新朋友,我很感慨,又因此而愉快。

在正式开始宴会之前,我想请大家,把今夜的聚会看待的简单一点儿——

兄弟、朋友、同事、合作伙伴、亲人们,我们好久没有相聚了。

于是,借着我女儿19岁生日的机会,我把大家请过来,咱们聚一聚,喝一杯,热闹热闹。

巩固一下友情,消除一些因为忙碌而导致的隔阂,同时也让我们的下一辈有机会亲近起来,将我们之间的感情延续下去。。

顺带着呢,我收一收礼,敛一波财,替我们家苗苗攒点嫁妆,想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台下哄堂大笑。

一小半是附和性质的,给商会会长面子。

一大半都是发自内心的,老何这人确实有点幽默风趣,而且语言语气都不油腻。

“所以今天我们就不追求什么不醉不归了,两个字——尽兴就好。”

老何拍拍手,然后鞠躬行礼,遥遥请出何大小姐。

“来,掌声有请今天的寿星小公主,上苍赐予我的最完美的礼物——苗苗大小姐登场!”

噼里啪啦的热烈掌声中,何苗苗在追光灯的照耀下,发着光似的,摇曳着走向台中。

在明亮的灯光中,她的笑容比钻石更刺眼。

可是一旦站到麦克风前,她又开始有一些羞涩和腼腆。

汪言桌子上全是年轻男人,一个个都呼吸急促,甚至有人发出惨烈的哀嚎。

介就是心动的感觉鸭!

好吧,其实这是荷尔蒙炸了。

不过可以理解。

日常周旋在一大票美女中间的汪言都觉得有点顶不住,谁可以?

炮膛马上娘兮兮的举起手……。

何公主站到话筒前,挽着老何的胳膊,甜甜道:“谢谢爸比!”

汪言恨不得以身代之。

然后就是一些很常规的客套,感谢光临,反向祝愿,吃好喝好之类的。

简单的流程走完,后厨推上来一个巨大的蛋糕。

一二三四五……

我靠,整整19层!

那蛋糕哪怕平放到地上,都比何苗苗高,很可能重达几百斤。

巧克力、奶油、各种坚果鲜果,以及大量的可食用金箔,把蛋糕点缀的像……

汪言形容不出来像什么。

反正贼鸡儿夸张。

何苗苗象征性的切一刀,然后就推到一旁,由厨师处理,给宾客们分发。

当然,没人会急着吃这玩意儿,都在那儿起劲地鼓掌、拍照。

等到餐车被推下去,老何挥挥手,上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私人助理,抬着一个巨大的木制盒子,摆到桌上。。

底下的掌声愈发热烈了,人家都好奇的盯着看,想知道老何这个宠女狂魔又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何苗苗好像也不知道,满怀期待的等着。

老何没卖关子,很快打开盒盖,露出一抹璀璨的光芒。

然而……

那居然又是一款皇冠!

新王冠比何大小姐现在戴着的稍微大一些,底质是彩金,三叉戟造型,额头正中央有两条枝蔓向下延伸,抱住一颗火红的红宝石,正好坠在眉心的位置上。

这玩意儿是真的漂亮,但是和大小姐明显有点懵。

撒娇的问:“爸比,怎么又是额饰啊您不是送过了吗?”

对着话筒,老何开始深情表演。

“不止今年是,以后的每一年都是。

我要一直送到你出嫁为止,最后一款,将是你在婚礼上戴着的凤冠。

然后,为你带上王冠的重任,就将交给另外一个男人……

这样一想,爸爸就很伤感。

所以快谢谢爸爸,快带上试一试,快说你很喜欢!

这么有意义的礼物,可是爸爸冥思苦想了

好久才想出来的,收一件就少一件哟!”

分明是你懒得动脑琢磨每年该送什么好吧?

汪大少撇撇嘴,以己度人,瞬间猜出老何的真实想法。

尽管没法验证,但汪言相信,至少有八成可能是对的。

呵,把兄弟,听你讲话我就知道咱哥俩是一路人,我还能不懂你?

真的假的暂时搁一旁,反正何大小姐是感动坏了。

“谢谢爸比!”

好欢快的取出王冠,递到老何手里,拧着肩膀撒娇:“我很喜欢,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那麻烦爸比你帮我戴上吧!”

“嗷呜”

底下一群同龄人男生就开始起哄,羡慕的眼珠子都快红了,恨不得以身代之。

我也会,我也可以的!

当然,真正敢喊出来的没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狗哥。

汪言叹口气,小声嘀咕着:“早晚要让你用这种语气喊我爸比,小样的,我看你还能蹦达几天……”

幸好现场闹哄哄的,没人能听清楚他在嘀咕什么,不然妥妥的打起来。

相比汪大少的宏图爸业、爸道野心,周围人的议论是那么的小儿科。

很多人的关注点主要是集中在那款王冠的价格上。

“我去,又一颗那么大的红宝石,好纯净,那款王冠又得多少钱?”

“至少1000万?”

“打住!少于3000万,我跟你姓!”

“贵肯定是很贵,但是我想应该不至于,何大小姐刚摘下来那款,实际造价是1600万,今年这款,2000万差不多吧!”

“真那么便宜?”

“靠!你是不是有点装大了?真拿1000万不当钱啊?”

“妈耶!我听家里人说,何大小姐光是自己的首饰,就价值2个亿往上,照这么看,原来并不夸张啊?”

“当然不夸张,她父母送了很多高订,每一件都得千万起,光是那枚玻璃种的老坑翡翠手镯就得5000万,算下来2亿差不多。”

“咦?没听说过啊……”

“苗苗平时是不怎么戴那些东西,低调善良,尤为难得。”

“最搞笑的是何伯父送的那些东西,有哪一样是日常生活里能够带出去的?”

“你们跟苗苗不熟,她性格如此,便宜的首饰她也不怎么喜欢戴。”

这人像是开屏的雄孔雀似的,得意洋洋,有点烦人。

幸好,这种场合里一定不会缺少捧哏打圆场的。

“乖乖!我身边的那些白富美,2万的手镯、8万的项链咔咔买,堆一首饰柜都不怎么戴,原来我以为那就够夸张、够败家的了,现在看来在哪儿到哪儿啊?”

“你拿她们跟何大小姐比?那我爸一个月才给我2000块钱生活费,我跟谁说理去?”

说这话的是一个众星捧月的小帅哥,看上去地位不低,而且是整张桌子里面唯一一个对汪言没有那么强烈敌意的男生,一下子就吸引到了大少的注意力。

仔细打量对方一眼,身上穿着的西装绝对是品牌高定,衬衫上的袖扣都是货真价实的宝石,又是一个壕富家庭出身的孩子。

有两个男生马上开口,拍那小帅哥的马屁。

“老李,你可是被李伯伯当做未来接班人来培养的,你自己又争气,我们这些混吃等死的废柴哪能比?”

“就是嘛,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断其零花钱?”

姓李的小帅哥笑盈盈接口,用自嘲打断对方的过度吹捧,显得很会做人。

汪大少看得啧啧称奇。

富二代里,纨绔混混巨婴熊孩子的比例很大,可一旦教育得当,借助其父母的平台和资源,其精英程度远非普通人所能比。

魔都的李一胥算一个,矿城的王懿博算一个,眼前的小李公子又是一个超出年龄限制的小人精。

如果是这样的主,汪言倒是很愿意和对方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刚刚这样想着,李公子就突然把目光转向汪言。

笑盈盈开口:“兄弟,怎么称呼?整张桌子上只有你一个生面孔,要不要和大家一块聊聊?”

很客气,乍一听起来挺顺耳的。

但是,往深里一琢磨,这话什么意思啊?

合着直接就让你分出阵营来了?

我这边我自个儿,你那边全部所有人,是不是介个意思?!

汪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多想,但事实就是,整张桌子上的所有人,都拿那种朦胧的防备和敌意来看待自己。

一个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的哥们儿抢着开口:“老弟,怎么混进来的啊?圈儿里没听说过有您这么一号人物啊?”

这就是明显的瞪着眼睛说胡话了,一大票人眼看着何苗苗亲自迎向汪言,明摆着是大小姐亲自邀请的,什么叫混?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