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500章 看自己的热闹【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5-28  作者:起酥面包
汪言一行人找到地方,点好酒菜,舞舞扎扎要开始战斗的时候,娜吾和陈曦仍旧没到。

汪言直接打给司机:“接到她俩没有?”

司机小心翼翼的回道:“董事长,我还在酒店楼下等着……”

司机是王庭娱乐的专职司机,今天开着大少的G65,不仅要接送娜吾与陈曦,更要驱车将汪言送回横店。

大少就很烦,但是没有为难司机。

“好,我问问她俩忙什么呢。”

打娜吾电话,没接。

发微信,没回。

哎哟,涨脾气了喂?!

再找陈曦,仍旧没动静。

于是汪言便知道,估计是被某种小意外缠住了。

正在琢磨是什么小意外,李小多端着酒杯开始冲锋,直接把一切多余想法都打断,只好开喝。

就在汪大少努力化解着各路围攻时,娜吾和陈曦在洗手间里面面相觑、怀疑人生。

“这……是个啥?!”

娜吾不是很确定,或者不是很敢确定,拎起那件衣服问陈曦。

陈曦的阅历毕竟多一些,深深吸一口气,艰难回道:“特种作业无钢圈镂空蕾丝一体式贴身作战服……”

“噗!”

娜吾喷了。

“哇,之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你这么皮的?你敢不敢解释的直白点?!”

陈曦破罐子破摔的喊出口:“啦!”

对,靠谱的王有财,特意请了位女服务生来咨询尺码、喜好款式、颜色,当时给娜吾和陈曦的感受,是要多贴心有多贴心。

结果买回来的就是一堆这玩意。

具体描述……额,不能描述。

反正没啥蔽体功能就是了。

娜吾和陈曦的身材又都是爆炸款的,真穿上这玩意儿,哪个男人都没得活。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开什么玩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穿这种东西!”

立下flag的是娜吾,正气凛然义正词严。

陈曦就没那么大把握,缩缩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熊大把破衣服一扔,坐在浴缸上开始生闷气。

“那个破管家怎么这么不靠谱啊?!把咱俩当成什么人啦?!这怎么出去见人?!不行,越想越气,我得找汪汪告状去!”

娜吾正要出门,却被陈曦一把拉住。

“等等!”

“嗯?!”

“那个……你嗦……有没有可能……”

陈曦吞吞吐吐的,让性子颇急的娜吾十分不耐:“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是……有没有可能……其实是汪总安排管家买的衣服啊?”

“哈?!”

娜吾眼珠子瞪溜圆,只觉得陈曦思考问题的角度实在太刁钻了。

既然已经把疑问说出了口,陈曦索性就不再藏着掖着,仔细分析起来。

“你看,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是汪总经常住的,那个Rich一直都在为汪总服务,肯定了解汪总的喜好嘛!

而且今天买衣服,Rich怎么可能不请示一下汪总?!

就算真没请示,自作主张,那Rich总不可能平白的误会我们吧?

肯定有什么理由,让管家认为我们需要的内衣是这种……

那个理由,只能是来自于汪总的喜好或者意志,对不对?!

所以,其实,会不会是汪总想让我们穿这些啊?”

陈曦的分析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娜吾听呆了。

随后,她猛的摇头,像是要把那些可怕的想法都甩出脑海一样,崩溃否认:“不,不可能!汪汪不是那种人!”

陈曦撇撇嘴,颇觉不以为然。

小妹妹,你才看到多大一丢丢世界?

对于汪总,我的了解可比你多太多了……

陈曦之所以如此有信心,是因为上次野炊,汪言扔下她去和白洁王雨菲胡作非为胡言乱语胡吃海喝……

就在隔壁帐篷,直线距离不足5米,阻隔只是两层帆布,任何一点细小的声音都历历在耳……

总之记忆深刻。

可以说,陈曦既见识过汪言的自制,又见识过汪言的浪荡。

所以,那种了解相当全面。

在她看来,以汪言的狠和浪,是极有可能干出这种事的。

娜吾最初被陈曦的瞎瘠薄分析搞得有点动摇,脑子一片混乱,但是,当她开始放弃思考时,奇迹发生了。

只见她果断发问:“汪言睡过你没有?”

陈曦羞涩摇头:“没……”

“那就不是他的意思。”

嗯?!

陈曦愕然反问:“为什么?!”

熊大傲然而又鄙夷的瞥她一眼:“看你的花痴闷骚样我就知道,如果汪汪想睡你,根本不需要搞这么多花活!”

陈曦一口姨妈血差点喷出来。

听上去是很有道理,没错,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

老娘我不要面子的啊?!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陈曦气鼓鼓的开始往身上套内衣。

这下子,轮到娜吾傻眼了。

“喂!你还真穿啊?!”

“不然呢?”

陈曦冷笑抬头,振振有词的反问:“今天那么丢脸的事儿都干出来了,不想办法找补回来,下次怎么有脸再见他?”

娜吾傻傻问:“怎么找补?”

陈曦一挺胸:“你猜?”

娜吾终于懂了,吓得直捂眼睛。

我不猜!

但是,她懂不懂都不重要,因为陈曦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而言,都是在自尊心上的残酷踩踏。

忘掉?

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可能的。

想要破开这个心结,唯有以毒攻毒,交付出更多,干更羞耻的事——同时拿回对方的把柄。

一直摇摆不定的陈曦,终于下定决心,彻底倒向服从。

其实,娜吾不是不羞涩,但她更愿意用不那么激烈的手段去解决。

比如……

约好让这件事成为一个秘密。

她愿意相信狗子。

可是,坏就坏在,这中间居然还夹着一个陈曦,于是她彻底没辙了。

怎么办?!

好难啊啊啊啊啊……

不过,就在这一刻,捍卫狗子归属权的本能还是占据了上风。

于是她马上把晨曦扑倒在地毯上,死死压住,恶狠狠的宣布:“不行!你不能碰汪汪!”

陈曦大怒:“关你什么事儿?你是汪总什么人?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我是他女朋友的闺蜜!”

陈曦恍然大悟:“噢!”

随即冷笑:“防火防盗防闺蜜,看来汪总女朋友并不懂得这个道理……”

这能忍?!

我和狗子如此纯洁的友情岂容你污蔑?

娜吾直接上手开抓:“你爱说什么说什么,反正今天你哪儿都不能去!”

陈曦当然不会惯着娜吾。

如果是汪总的正牌女友,那没得讲,陈曦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如小鸡。

可是,你只是女朋友的闺蜜……

咱们都是同类好吧?!

你哪来的优越感,居然敢管我上位?!

陈曦反手扯住娜吾的浴巾……撕拉!

娜吾有丰富的寝室被压经验,没管浴服,翻身骑了上去……

楼下,司机早都坐不住驾驶室了,在寒风里来回溜达,望眼欲穿的看着酒店大门,都快等哭了。

结果楼上莫名其妙的开撕,别说一个小时俩小时,今天晚上能不能出门都是两说。

酒店员工休息室,王有财对着镜子,志得意满。

ε(´ο`)))唉,我怎么这么天才?!

汪总肯定会满意我的安排的,绝对的!

哇卡卡卡卡!

大排档里,酒酣耳热,闹成一团。

汪言实在是顾不得娜吾和陈曦了,自顾不暇。

酒量再好,都架不住两方同时夹击啊!

一个接一个的敬酒,几乎就没停下来过。

而且那舔的,让汪大少不喝都不行。

“汪神,你是真特么神!看到你蹿出去那一瞬间,我特么眼珠子都差点砸地上,菊花一紧后脑勺一缩,浑身汗毛全竖起来了!”

“汪神,你得讲讲,当时你咋想的?!”

“对对对,讲讲!”

“妈个批的,我特么离得太远,啥都没看到,就听他们白活来着……汪神,到底咋搞成的?”

对于汪言的第一波吹捧,是在刚救下人时。

所有人都惊魂不定,那会儿的情绪更多的是感动感激,讲的是命,是死生。

之后的第二波吹捧,是在医院。

知道刘放和刘畅没事儿,心情放松,主要是谈恩情、讲感谢。

现在上酒桌,什么负担都没有,终于开始回顾那一刻的惊险和刺激。

简而言之——大规模吹牛哔的时候到了。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打探那一刻发生的事情,以及具体细节。

毕竟当时在现场的人不多,满打满算十多个,而且不是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一刹那发生的事。

比如初新和娇姐,好奇到简直不行。

初新像个妹妹似的摇着汪言的胳膊撒娇:“快说,快说!你到底怎么办到的?”

开挂……

唉,男人开挂输出的事,怎么能向你们女人解释呢?

再说也解释不清楚啊……

于是,大少只好装哔。

云淡风轻的一笑,主动举杯:“过去的事儿不谈了,那只是一次绝境之中的侥幸挣扎,我个人觉得,既不值得提倡,更不值得回顾。

只是在那个瞬间,再没有别的办法,又不能眼看着朋友死在眼前,怎么破?

真没辙!

无可奈何之下,拼死一赌罢了。

其实我当时只求一个无愧于心,没报什么希望,能成功,那是刘放她俩福大命大。

得,不提了,来吧,兄弟们,喝酒!

这一杯,敬生命,敬幸运,敬谨慎!

愿我们所有人,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绝境!”

大家轰然鼓掌,呼啦一下,全站起来了。

“敬生命!”

“敬幸运!”

“敬谨慎!”

“敬汪神!”

“噢啦,干杯!”

这气氛高涨的,令整个大排档里都为之侧目。

尤其是最后一句“敬汪神”,胖子干杯之后,声嘶力竭的喊:“敬汪神得再来一杯!”

“对!”

大家呼啦呼啦倒酒,齐刷刷举杯,嗷嗷叫唤着又干一杯。

怪就怪现在的狗哥太会说话了。

就好像快要把聊天技能点满了一样,总能在恰当的时候讲恰当的话,勾动众人的情绪。

当然,那绝不仅仅是情商、智商,加上慎言的功效。

得再加上极限美感带来的注意力强磁吸附,只要汪大少开口,总能令人认真倾听。

得再加上三大气质的重视度提升,嬉笑怒骂都有受众。

以及实打实的战绩——介是根本与核心。

总之吧,极限联盟服气汪言是一早就确定的事,现在,帝都这帮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少,亦服气得不行。

不过呢,酒虽然喝得痛快,可是坐下来以后,这帮家伙仍旧不满足。

“可惜啊……到底没能感受到车神的风采……”

“害,谁说不是呢?”

“都是玩车的,我是真心想看看那个瞬间的细节!”

“汪神太谦虚,不居功,不自傲,不喜欢吹牛哔,这特么的谁有辙啊?”

“我可真是郁闷,就特么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结果被付胖子和那辆霸道挡住,什么都没看到!”

“汪神,你看看付胖子和李小多喝点酒之后那吹牛哔的状态,你得学学啊!”

“靠!滚球!”

大家哄堂大笑,李小多却不以为意,美滋滋挑眉。

“那是,不是我吹,在吹牛哔这一块的造诣,圈里能赢我的不多……是不是,娇娇?”

“呸!你爱吹那什么,问我干嘛?”

娇姐笑骂,又引发大家一阵哄笑,酒桌上带点小荤的段子,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

李小多和徐娇真就认识。

而且,看徐娇的态度,有点哄着李小多的意思。

徐娇的父亲那可是长三角最牛哔的私募大佬了,可见李小多家里在金融口的能量。

而李小多,在今天来的这波大少里,真不是地位最高的。

所以,汪言不得不重新评估这批大少的能量。

当然了,不是要巴结上去什么的,没那必要。

主要目的有两个——

一个是做到心中有数,建立起一个准确的评判对比体系。

这是了解上层结构的必经之路。

因为这个领域完全不同于商场,所以有必要探究又不能探得太深。

暂时不提也罢。

另外一个就是观察并挑选合作伙伴。

为日后的山庄做准备。

那片荒山野岭,现在看着不起眼,但是汪言有种预感:未来,汪家山庄的影响力会很惊人。

不需要任何修饰词,什么可能、或许、恐怕、应该,通通都不需要,就是会很惊人。

所以需要未雨绸缪,提早做好打算。

今天的事故,居然会为自己提供一个如此完美的展现舞台,一举折服众多大少,这是汪言事先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只能说,好人有好报吖……

欢乐的笑声中,大家又喝一轮酒,然后顾海林回头喊服务员时,目光往墙上的背投一瞟,眼神突然一直。

“哎哎哎,老板老板,播回去播回去!”

顾海林突然蹿起来去喊老板,把所有人都搞一愣。

老顾却又急又兴奋,扯着嗓子问:“老板,电视频道往回调!刚才你播的那是什么台?!”

老板终于反应过来,笑呵呵的回拨:“你问那个啊?阿拉魔都本地电视台撒!”

随着频道播回,音量调大,一行人终于听清电视里传来的声音。

“今天中午,在绕城高速高架桥上,发生了一起离奇而又惊险的车祸……”

李小多一嗓子吼了出来:“卧槽!快看快看,居然他妈的有视频!”

二十多号近三十号人,呼啦一下齐刷刷的站起来,涌向那面墙。

附近的酒客集体懵哔,好奇的跟着探起脑袋。

汪言打眼一扫,苦笑摇头,瞥了周建武一眼。

周建武很无辜的摊开手:“汪神,交管部门的内部留存视频,咱是真没本事删,不过对面答应我不往外放的,可能是晚人家电视台一步吧?”

讲良心话,周建武确实尽力了。

可是人家电视台扎根稳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渠道和关系?

事已至此,汪大少没得办法,只好放松心态,和大家一起看新闻。

“请看,这就是事故现场高清摄像头所拍下来的惊险一幕……”

女主持人刚切到视频影像,大排档里就爆出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

“我去!下午那会儿我哥们跟我说环城路上撞碎一辆ONE:1,我还当他扯淡来着,一个字都没信,感情是真的?!”

“那辆车叫什么?”

“你不用管叫什么,知道价儿就得了……1亿人民币!”

“哇!”

“我去特么的!多钱?!”

“一!个!亿!”

“哎哟我的马呀……快扶我一把,头晕!”

“1亿的玩意真撞了?真特么带劲儿!”

付胖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MMP,老子的车报废了你咋这么开心?!

汪言则和身旁的建武相视一笑。

其实所谓的售价1亿,完全是网友们以讹传讹,外行人跟着瞎起哄罢了。

其来源,是原型车国内亮相时的炒作,号称是“预售价1亿人民币”。

然而实际上,在ONE:1原型车初次亮相的那会儿,官宣限产6辆的预订并未排满,只有3辆预售出去。

科尼塞克想割国内韭菜的计划就此破产,哪怕有华夏科尼塞克总代理付胖子的配合,却仍旧没人买账。

那会儿的实际预订价格大约是260万欧,折合人民币2100万左右。

用一年时间,终于把6辆车都预订出去,又有一位不能拒绝的客户出手,于是科尼塞克决定把最初的6台计划调整到7台。

三年后,科尼塞克大股东突然想要一台,于是再次加产。

编号为7117的第8辆ONE:1,将于今年年中交付。

而现在一辆ONE:1的估值大约是580万欧,4500万人民币而已。

如果要折腾到国内上牌,估计可以爆到7000万,仍旧距离1亿人民币老远,那中间差着整整一辆拉法呢。

国内有不少网民张嘴就扯一个亿,对此深信不疑。

主要是因为那些可恶的自媒体,一点都不做确认,吹哔文章到处发,居然说什么“假如买到国内上牌至少要1.5亿”,简直没脑子。

当然,即便只是4500万,这么一下撞稀碎也够让人心疼的了。

不过不是付胖子心疼,是刘放心疼——账肯定算他头上。

刘放挂了付胖子倒血霉,刘放没挂就得买单,事情就这么简单。

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笑的其实是二比刘。

新上的高清摄像头拍摄距离高达200米,将ONE:1超车的画面拍得清清楚楚。

然后,在漫天的惊呼中,大家终于看清楚了车祸是怎么发生的。

汪言都是第一次知道当时的细节。

其实ONE:1在与大货车并行的那个瞬间,车身就不再是完全受控状态。

具体解释起来涉及到非常高深的空气动力学知识,没几个人能搞明白,但是结论很简单——

刘放的技术真的不足以驾驭介种动力野兽。

从大货车和前车的缝隙间钻出去时,车头歪车尾飘,然后前车紧急向右避让,ONE:1再一反打方向盘……

1车道挡路前车紧急刹车仍旧剐蹭到ONE:1车尾,ONE:1撞上中央护栏,刘放强行刹车,开启反弹翻滚的序幕。

视频中,就在这个时候,听到刺耳刹车声的918,从后面像条游鱼似的蹿了出来。

接下来的一幕,开始让人感觉好像是在拍电影了。

汪言认为自己当时,是有一瞬间的挣扎犹豫来着,但是在视频里,918的行动是如此的流畅,好似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时间。

从紧急车道超车,又蹿向2车道,骑线漂移。

明黄色的918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里画出一道漂亮的圆月弧线,妙到毫巅的接在ONE:1斜下方。

碰撞发生的一瞬间,没有任何人能看清楚汪言的操作。

吃瓜群众们只能看到,918的安全气囊瞬间弹出,并且为此爆出一片惊呼。

“我操,这他妈都得死吧?!”

但是与预想中,两辆超跑同时掀翻的结局不同。

ONE:1居然推着918向斜前方滑行出好长一段距离!

“这不科学!”

不,这很科学,只是看起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而已。

下压力和侧滑力完美的在918车身上统一,达成一个动态平衡,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两秒,但是已经足够卸去最大的那波爆发。

紧接着,在918车尾即将撞上外侧护栏时,918刚好恢复操控性。

于是,车手顶着安全气囊撞击的眩晕,轻飘飘的一脚油门脱离。

咣当!

ONE:1独自撞上护栏基石,向上拱起两下,仍旧想翻滚,却已无余力。

918停稳,驾驶员踹开车门,在前备箱里翻出灭火器,大步冲向ONE:1。

此刻应有BGM。

反正所有看到画面的吃瓜群众是集体懵逼了,感觉有满腔激荡的情绪,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

大排档里,粗口突然爆炸。

“WQTMLGBD,这特么真不是拍电影?!”

“册那,太扯了伐?!”

“牛逼,太他妈牛逼了!”

“等会儿等会儿!是不是《速度与激情8》在咱们魔都开拍了啊?我感觉也就那电影敢这么拍了……”

“屁啊!你看下来那小孩,明显是咱们华夏人嘛!”

“真险啊……”

“哎?那车里的人活没活下来?”

从这种第三者高空俯瞰视角来看待整场车祸,观众们感受不到任何细节,却能够从全局的角度体会到那种惊心动魄、千钧一发。

翻滚破碎的ONE:1,实打实的碰撞,只差一点点就要追下高架的惊险,散落一地的残骸碎渣……

冷静直观的视角,带来的是一种原生态的死亡压迫。

这和电影里剪辑出来的凌厉画面完全不一样,更完整、更冰冷、更残酷,死生只在一念间。

如果说吃瓜群众们只是震惊,那么,当事者们简直就是疯狂。

三拨人。

付胖子、顾海林、李小多是亲眼看到半截经过的。

此刻再从全景回顾,把两种视角的细节,在脑海里结合起来,简直是叹为观止。

“汪神,这踏马的太太太……”

顾海林嘴皮子直哆嗦,卡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吹下去了。

李小多眼眶通红,又差点没哭。

“放子真是命大啊……认识你,真是、真是……丫的命不该绝!”

付胖子咔吧着嘴,摇头叹息。

“再看一次,我的心脏还是怦怦狂跳,险,太特么险了……”

另一波,周建武、何李张王等四位帝都来的哥们,之前就没看到经过,此刻第一次得知细节。

一个个的目瞪口呆,终于明白顾海林为什么狂吹汪神牛哔了。

“谁来给我一巴掌?我他妈怎么感觉梦还没醒似的?!”

“这都行?!”

“放子这条命真是捡回来的啊……”

“畜生啊……”

“嗯?!”

“啊呸呸!神仙啊……”

嗯,这就对了嘛。

最后一波,是初新、娇姐、夏雨她们,压根没经历过现场,刚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一个个的,浑身直冒冷汗,心却剧烈的跳个不停,兴奋至极。

“狗哥,你快回去坐好,让我拜一拜!”

“对对对!汪神,您上座,来,摸一下我后脑勺……脑门也行!”

你妹的!

精神病啊?!

大少只感觉哭笑不得,但是这帮起哄的二货可不管那么多,架着汪言坐好,揉肩按腿斟茶倒酒,像服侍皇帝似的。

仅有的几个妹子更是激动坏了。

初新死死搂着汪言的胳膊,说什么都不松手。

而且让汪言特别奇怪的是,新新姐身上滚烫滚烫的,隔着几层衣服都能感受到那种惊人的热度。

喝多了?!

“你太棒了!小弟,姐为你骄傲!”

你刚才不是还埋怨我不该逞英雄来着?!

女人啊……

汪言身上舒服,心里更舒服,于是反手揽住她的腰,美滋滋喝茶。

“嘤……”

初新哼哼一声,彻底软了。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会心一笑,然后转头继续看电视。

地方台的新闻没有时长限制,只要碰到一个爆点,一般都会多角度介绍,尽可能的去挖掘潜力。

帝都大少们酒都不喝了,劲劲儿的盯着电视看。

屏幕中,很快放出对路人以及汪言的采访。

大车司机是个满脸憨厚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接受采访时,满脸的惊魂未定。

“吓人!咋不吓人咧?”

“怕啊!那家伙怕的……”

“咋回事?我哪里知道咋个回事嘛!”

“就嗖的一下,过去一趴子,然后就噼里啪啦的开始骨碌……”

“然后又特么嗖的一下,又过去一趴子,再之后就砰的贴上往前滑……”

“咋看?”

“我能咋看,等交警给说法呗!”

“人没事,别的那都不是事儿,对不?”

丰田霸道的车主是个牛哔哄哄的话痨,带着金丝眼镜,30出头,一上来就开始吹牛逼。

“当时我一看就知道,那车位没法超,你超了大车前面还有几个瘪三并行,占着超车道不动地方,特别没素质,一加速肯定跟谁别上……

看看,结果让我算着了吧?

那辆跑车的车主也特别冲动,一个劲冲我按喇叭,那我就给你让路嘛,我看你怎么过去!

结果怎么样?

我一直都认为,开车不能斗气,斗气就是在跟自己过不去,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又冲动又没品……”

巴拉巴拉巴拉,哔哔赖赖。

顾海林他们气的直竖中指,骂个不停。

不过也没办法,谁都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真去找人家PK一场。

大少不等于精神病,现实生活中,哪来那么多瞪一眼就杀你全家的扯淡事儿。

骂骂咧咧中,电视里终于放出汪言的采访视频。

前面两个受访者都没有打码,汪大少打上了,只能听到醇厚的嗓音,看到运动服上那个大大的对号。

然后,即将在未来引发巨大争议的那段话,被播了出来。

“……您看我们的车,应该就能明白,不该拍的、不该写的、不该报的,即使您拍了、写了、报了,到最后肯定也播不出去,所以最好是咱们都省点麻烦,好不好?”

温和有力的应对,让初新直接开始发花痴:“哇,弟弟好帅!”

然而,汪言、付胖子、李小多、周建武等人的表情,却瞬间严肃下来。

紧接着,传来主持人的画外音:“很遗憾,由于保时捷918的车主并不愿意配合,我们没能采访到更多的细节,在这里呢,我们要再次深情的提醒大家,珍爱生命,安全驾车。

好,这里是《沪上新鲜事》,我们每天……”

顾海林突然拍案而起:“这节目组有病吧?妈的,这是恶心谁呢?”

感觉到不太爽的几个哥们,都是义愤填膺。

“那么你就干脆什么都别播,要不然你就播全,就播这么一段,他妈的不是存心搞事儿吗?”

“诶,咱们和这破节目八竿子沾不上边儿,是不是外面有哪个瘪犊子想玩咱们?”

“问题是,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商人之子和官宦之后最大的区别就是,一遇到事,后者第一时间总会往阴谋论上联想。

像初新、徐娇、夏雨她们就没有这份敏感度。

“哎,汪汪你整个采访都说什么啦?”

“没什么。”

汪言摇摇头,皱眉思量。

大少有点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半截新闻。

有意挑事?

或者只是单纯的觉得后半段采访没必要播?

其中,有意挑事的可能性亦有两种不同初衷。

其一,可能是电视台单方面的想寻求爆点,引发讨论,给节目操热度。

其二,可能是受人指使,专门来给汪言找麻烦。

以目前掌握的信息,很难判断到底是哪一种情况。

“今天这事儿知道的人多么?”

汪言回头问建武。

建武皱眉揉着太阳穴:“肯定很多啊……现场那么多人,每个人往外面打两个电话,您想想,那是多少人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

确实如此。

大家都是小有身份的二代,撞的又是ONE:1,多轰动?

从中午到现在,很多人的电话就没停过,不停的有人在打听消息。

“所以,确实有可能是被人针对了啊……”

付胖子点头接口:“现在的问题是,丫是冲着谁来的?!”

帝都大少们面面相觑着,最后集体把目光转向汪言。

“我们的对头应该不会把手伸到这么长……”

对,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冲着汪言或者极速联盟来的,毕竟是沪上本地台。

顾海林安慰道:“其实没什么的,丫最多只能恶心恶心人,就这么一个半截采访,能伤着谁啊?”

问题就在这。

本来好好一件劫后余生的喜事儿,叫对面把节奏一带,那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实际伤害确实没有,但是白白被恶心一顿就够难受了好吧?

不信,听听大排档里其余闲人的议论。

“哟呵,那小子脾气真冲!”

“现在的富二代怎么那么牛哔?威胁人一套一套的!”

“资本家的崽子历来不都那样么!”

“开辆破跑车,屌到天上去了……”

“破国家吃枣药丸!”

“你还别不服,有钱就是牛逼啊!不信你看着吧,这点破事,两天不用就能摆下来!”

“草!那钱都指不定怎么来的呢!”

基本上是一面倒。

电视台都是玩惯舆论控制的,想引导情绪还不容易?

前面两个受访者,本人是如何回应的,现在已经是个谜,反正剪出来播出来的内容没有任何一点有利于超跑车队。

而且什么叫“等交警给说法”?!

明明建武他们第一时间就向受损车主表示会负起全责了!

之前大家没注意,现在回想,马上意识到不对。

最后,节目组再用剪出来的采访片段,一举把汪言的形象塑造成“嚣张跋扈”的大少爷,整个新闻彻底变味儿。

918救人的镜头确实勇敢帅气,可是,本来就是你们太嚣张才引发的车祸,那不是活该么?

不用怀疑,今儿这新闻,准准的要爆。

爆点太足了。

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跟进报道?

哥几个喝不下去酒了,凑一块嘀咕。

汪言冷静的问建武:“你找的谁去处理采访的事?”

“卫视一个副台长的公子,想参加咱们极速联盟,是你的小迷弟,人绝对没问题!”

李小多接口:“你们这个本地台应该是卫视下属吧?”

建武瞪圆眼睛,有点懵。

夏雨摇头:“不是,都在文广集团旗下,是并行关系,其实它的确切称呼是上视新闻综合频道,和大家熟知的东方卫视不存在直接的统属关系。”

“意思就是找错人了呗?!”

顾海林心直口快,让建武一下子臊得脸通红。

徐娇帮忙解围:“那不能怪建武,谁能搞清楚那里面的弯弯绕绕啊?正常一个卫视副台长的公子,肯定能摆平这点小事嘛!”

汪言摆摆手,为此事定论。

“如果没被人盯上,那哥们的实力肯定够用。

如果真是被人盯上了,人家有心算无心,找对人都没用。

要让具体办事的人歪歪手,办法不有得是?敢找咱们麻烦,实力肯定不差的。”

这话在理,于是大家不再纠结于细枝末节。

“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反击?关键点在这儿!”

汪言回头吩咐建武:“你现在就去找那哥们要原版录像带,不管花多少钱,一定要拿回来,能办到么?”

“绝对没问题!”

周建武拍着胸脯,杀气腾腾的起身,去联系小迷弟。

尽管没有统属关系,但是这件事,那哥们绝对能办到。

有人脉有门路又肯花钱,再搞不定,找块豆腐撞死算球。

初新瞪着眼睛问:“不再打听打听是谁在从中作梗么?”

“黄狗!”

付胖子和夏雨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大家恍然大悟,直拍大腿。

“对啊!”

“除了那孙子,魔都再没有第二个人会恨汪神到这份儿上!”

“丫肯定恨不得你们极速联盟去死。”

“正好是老魔都人,跟本地台有交情,多贴乎!”

“在赛车圈里消息灵通,我估计,咱们刚出事儿,丫就知道经过了!”

大家拼吧拼吧,瞬间就把嫌疑人锁定了。

不出意外,八成可能是那货。

汪大少一向以德服人、与人为善,在魔都得罪过的人不多——三金、老黄、王思明,满打满算就这三个。

三金级别不够没那本事,王思明现在是阶段性的“化敌为友”状态,只有黄狗对得上。

付胖子哈哈大笑:“而且这事儿多符合黄狗风格啊?!大本事没有,杀人放火的事儿不敢干,却是个属癞蛤蟆的,不咬人,专门膈应人。”

之前没啥头绪,是因为很难给事情定性。

但是现在按图索骥,调过头来去找线索,便很容易。

揪出主使者后,大少不急了。

慢条斯理道:“那就再等等,看看后续。”

娇姐脾气躁,气急道:“那就这么等着被黑?”

汪言哑然失笑:“冤有头债有主,他又跑不掉,急什么?”

关键问题是……

急有用么?

网络舆论这玩意,谁能控制得住啊?

想让键盘侠放下键盘、让喷子闭嘴,坦率说,现在的汪言还没那两下子。。

该来的躲不掉,所以,大少打算……看看热闹。

万一,有意外惊喜呢?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