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95章 渣男【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5-24  作者:起酥面包
汪富贵和苗苗公主同时登陆,又在鱼站掀起一波小高潮。

在所谓的“直播元年”,网络直播方兴未艾的今天,这两个账号就是全网最牛逼的神壕代表。

所过之处,不但主播们嗷嗷叫唤,水友更是蜂拥而至。

满屏都是五颜六色的“祝公主殿下生日快乐”,刷到令人目不暇接,再看不到任何其余节奏。

这就是吃到时代红利的好处。

再过一两年,别说水友们见多识广不再盲目追壕,就是主播自己也会开启自刷乱战。

全网排名前十的主播个个身家上亿,自己掏出几百万来打比赛,轻轻松松,不可能再有现在这样的宣传效果。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今天狗哥给何大小姐支起的场面,不但空前,而且极有可能绝后。

所以,汪言完全可以理解何大小姐的兴奋。

这份新奇的礼物,算是彻彻底底的扎中点了,让她一直保持着高度兴奋。

大小姐倒是开心,可是汪大少就很无聊了。

直播里面有太多东西不能当真,倒不是说完全没有真情意,只是那点可怜的真,夹杂在茫茫多的套路里,正常人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分辨的。

作为王庭娱乐的老板,富贵哥已经整体免疫这个行业里的一切。

工具嘛,有用的时候拿来用一用,没用的时候扔一边,本该如此。

结果,用来撩妹的工具却把妹彻底迷住了,正主被扔到一边儿,这就很蛋疼了。

看着屏幕里一波又一波自觉很有排面的大哥停不下来的自己,恭喜祝贺开玩笑装很熟,富贵哥笑容僵硬,像一个木得感情的机器人,机械的回复聊天。

有些还真就不能不回。

其中不少大哥是支持自家主播的,这都是衣食父母,怠慢不得。

然后情况就很诡异了。

一条长沙发,富贵哥和大小姐一人窝在一边,埋着头在那玩手机,大小姐时不时还发出两声呵呵呵的傻笑。

短发、温柔、炮膛三姐妹在旁边大眼瞪小眼,整个一懵逼状态。

“咱们怎么办?”

“要不……注册个账号上去玩玩?”

“切!闲的?!”

“算了算了,姐就是天生的劳碌命,替苗苗数数红包吧……”

三人对网络直播实在没什么兴趣,于是主动找了个活来干,房间里就彻底冷清下来,只能听到零零落落的报数声。

“现金我就不数了啊,一沓统一按一万算。”

“行,名字你记下来,何叔回头要回礼的。”

“哎哟,这孙成义是哪个啊?礼可真够厚的,卡里有50万,我怎么对这位没什么印象?”

“好像是开发区新商品市场的承建商吧?”

“那你就单列出来标一下红,让何叔心里有数。”

“成爷今年又是88万8888,真够迷信的……”

“哭了,你说我怎么没有这么一个干爹,一年的压岁零花500万起,我亲爹给我5万都肉疼……”

“人丑就不要想那么多美事儿!”

“商书记200,记吗?”

“200有什么不敢记的,正常的人情往来嘛,谁查都不怕。”

“别,那也别记,提一嘴得了。”

“哦了。”

“哈哈!你们看!李老抠真舍得,给了20万!”

“李总给少游哥的零花钱,一个月才几千块吧?想这儿媳妇都想疯了……”

“别瞎哔哔,教育方式不同罢了,李总又不是掏不起那点钱。”

“少扯!李总就是小气,好像谁不知道似的。”

“其实我感觉,苗苗和李少游真挺合适的,两家凑一家,强强联合,星城怕是可以横着走了。”

“切!都什么年代了,还扯那些老一套?”

“嘘……小点声,别让汪大少听见,那位小爷更不好惹!”

短发抬头望去一眼,只见汪言正在专心致志的扒拉手机,心里不禁暗暗松下一口气。

嗯,姐不是怕他,姐只是不想伤害闺蜜感情!

汪大少分心二用,在旁边听着她们聊天,愈发感受到何大小姐家里的深不可测,以及所谓上流社会的形形色色。

这里面的东西,值得细琢磨,却不能说出来。

反正有一点很明确——何大小姐不好娶,可是一旦娶到了,那真是一步登天。

不过假如你只是一个普通男生,想要追求何大小姐的压力,恐怕会是一种你根本无法想象的沉重。

在大学里看的一切,千万别当真。

现在展现出来的,才是她真实的生活环境。

就比如……随便过个生日收到的礼份子。

“卧槽!怎么才2752万多块钱?比去年少那么多!”

短发发出一声惊呼,结果把汪大少吓一跳,好悬没绷住表情,破功喷水。

听听这口气,麻蛋的比我都大!

才?!

您这一天都够我辛辛苦苦喘半个月了好么!

不过话又说回来,生日不可能天天过,呼吸却是每时每刻都不停歇的,照这么看,还是汪总最牛哔。

何大小姐听到数字,淡定抬头。

“去年生日是18周岁,意义不一样,自然会多一些,今年这就是最后一次了,多少就那么着吧……”

三个闺蜜都瞪圆眼睛:“怎么,明年你不搞啦?”

“不办了!”

大小姐果断摇头:“随便老何找什么理由,反正我肯定不会再同意了。破事一年比一年多,图什么!”

炮膛一撇嘴,嘀咕:“那可是小3000万啊……要是我能收到一半的礼份子,活到90就办到90……”

“扯淡!”

短发发出嘲笑:“苗苗一旦结婚,再办生日宴,马上缩水只剩20人参加你信不信?”

“有那么多钱结什么婚?”

炮膛的一声冷哼:“人家可是不婚主义者!”

“你倒是想结,得有人娶你算啊!”

“这样吧,你掏2700万出来,存我卡里,回头我跟你领证应付父母,然后咱俩各玩各的……”

“呵!我爸妈一分钱不给我,我的月收入是1万3500,你看看能不能签个欠条,分期付款……”

“我算你签到死后50年,那都变不出来2700万!”

“你……你不要脸!”

“哎哎哎,打住打住!讲真,我现在特好奇,苗苗这么多年下来,到底攒出多少私房钱了?”

“3亿最起码的吧?”

“不管多少,反正,肯定比我全家资产都高……”

2700万把闺蜜们都眼热得够呛,就着这个话题扯起来没完。

由此可见,虽然都是富二代,但是其中的差距仍旧巨大无比。

普通的富二代和苗苗这种真公主比起来,简直就是底层奴隶。

何苗苗倒是淡定,在平台上水得不亦乐乎。

汪大少重新评估何了大小姐的家庭实力,默默的叹了口气。

想做何大小姐的便宜爸比,难!

即便自己以后拥有千亿身家,商业成就吊打何老哥,可是意义仍旧不大。

到了老何那种级别,钱已经不再是一切。

想用钱压得老何在女儿的事上低头,那纯属扯淡。

如果汪言仍旧是以前的屌丝汪,或许会意淫一下用钱摆平把兄弟的快乐,可是现在……压根不抱任何希望。

二马做不到,盖茨巴菲特做不到,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儿。

随着享受过的高端消费越来越多、见识越来越广,汪大少正在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一个事实——

净资产一旦上去10亿级,在物质享受方面基本就不再有任何门槛了,除去重要程度不高的私人飞机和超级游艇,其余所谓的奢侈消费根本不值一提。

净资产10亿级的富豪,和千亿级的富豪,在物质享受方面的差距微乎其微。

马雲中午吃个便饭基本就两三百块钱,王思明偶尔也吃泡面,最多就是煮面用的水必须是斐济的、加的蛋必须是150一斤的绿色有机蛋,而已。

到了那个级别,吃穿住行已经不再有明显区别,推动他们向前走的,早已经变成了精神上的需求。

人在缺钱的时候是一种活法,在钱太多时完全是另外一种活法。

老何这人,钱贼多,又是个女儿奴,想搞他的精神支柱,用钱哪有一点机会?!

一旦财富不再起作用,汪言就歇菜了。

谈感情?

有三万在,再谈感情就是耍流氓。

反正直到目前为止,没人能取代三万在狗哥心里的正宫位置,哪家大小姐都不行。

谈交易?

何苗苗不是叶子雯那样的玩咖啊!

那大姐,碎完汪言美得跟什么似的,回头就跟姐妹吹牛哔描述狗子多棒多爽……

所以,怎么想怎么难,越琢磨越觉得没戏。

今天的生日宴会,汪大少便宜没少占,风头没少出,却还是被一盆冷水浇在头上,让最近有些膨胀的心态冷静下来。

瞥一眼嘿嘿傻乐的何苗苗,汪言默默叹口气。

哎,有缘无分啊……

何苗苗的个人意志,拗赢老何的概率太低了,就算她真豁得出去,狗哥也得考虑后果。

不过,想明白以后,汪言也没有特别难受。

很简单——现在不渴,犯不上为这种早有预料的事情着急。

而且未来什么样谁说得准?

生活嘛,总要有点悬念,人生才会有趣。

放平心态,大少只把今天当做平常聚会,自娱自乐的开始用网上员工们消磨时间。

然而,树欲静,风却不止。

刚消停没两分钟,小厅门被推开,声浪随着几个人闹闹哄哄的涌进来。

“苗苗,今天你是主角,躲在这儿干嘛呀?走啊,跳舞去!”

一上来就特别自来熟的,是一个长着经典款鞋拔子脸的男生,之前没和汪言坐一桌,面生得很。

那男生身后跟着仍旧脸颊涨红的李少游,看来是对何苗苗仍不死心。

当然,可以理解,面对没有何大小姐,搁谁都不可能死心,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都值得冲一冲,回报率太丰厚了。

汪言却只觉得好笑,弟弟啊,你才刚缓过来一些,就急着上门再送一波?

不过李少游不傻,压根不看汪言,就盯着何苗苗开口。

“苗苗,大家都是为你而来的,你是寿星又是公主,得与民同乐啊!”

李公子笑呵呵的开着玩笑,语气令人很舒服,何苗苗听进去了,想想确实是那么回事,带着点不情愿的放下手机。

“好,咱们出去转转。”

于是一行人集体出门,回到偏厅。

厅里全是年轻孩子,三四十个的样子,见到一袭盛装的何大小姐出门,纷纷欢呼鼓掌。

“小公主生日快乐!”

“嗨起来嗨起来!”

“跳舞吗?”

“苗苗来唱首歌!”

“对对对,第一首你来唱,一展歌喉!”

其实细说起来,有钱人的生日宴会,在娱乐方面和普通百姓也搞不出什么本质上的差别来,无非就那么几样。

偏厅布置成自助舞会的环境,中间是舞池,四周有休息区,最前面是用超大背投搞的。

属于想唱歌就上去唱两首,不想唱歌,放个嗨曲马上就能蹦迪的节奏。

额,土嗨得很。

不管唱歌或者是跳舞,大少都没兴趣,笑着退到一旁,看何苗苗被人起哄架秧子,无奈的拿起话筒。

“谢谢大家,那我就给大家唱一首《

r》,感谢大家的到来和陪伴,愿我们友谊长存。”

在需要的时候,何大小姐还是可以做到“很会说话”的,最起码这个开场白就不赖。

不过这首歌……好生僻。

服务员熟门熟路的放出伴奏,听着前奏,大少愈发感觉陌生。

认真的评估一下自己的英语听力水平,狗哥果断掏出手机,上网百度。

阿黛尔的新歌,1月22日发行,距离现在刚好一个月整。

介首歌此时并不算热,在牌Bbr榜上刚刚艰难的攀爬到41位,挺冷门的。

看大厅里同龄人的表情,很显然,知道这首歌的人寥寥无几。

所以,大小姐是专门在关注阿黛尔?

喜欢鹰国?

亦或者是喜欢?

反正不管是什么,大小姐的爱好可都够小众的……

嗯,还稍稍带点女文青属性……

汪言现在特别喜欢琢磨细节,算是培养洞察力,提升见微知著能力的一种日常锻炼。

智商情商一旦变高,类似的习惯自然而然的就会成型,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浑浑噩噩。

汪言很享受介种探索、思考、判断的过程,感觉是越活越明白,对什么都心里有数。

讲不好听的,就是在往老阴比的路上一去不回头的狂奔着。

如果继续往智力上面加点,又会怎样?

想想还怪期待的……

讲起来很久,其实这些念头一瞬间就在脑海里走完,前奏仍未结束。

何大小姐终于举起话筒,马屁精灯光师适时打来一束追光,让穿着公主裙、带着公主冠的小公主美成一副。

不过架势虽然美,可是一开口就…………

倒也不能说多难听,大白嗓不跑调,占着个本身声音甜美,普通人水平吧。

可是呢,《

r》偏偏又是一首需要强悍共鸣来诠释的高难度抒情曲,没有丰富的泛音,前期略平的旋律就会让歌曲听起来很干。

所以……

反正何大小姐唱出来的效果配不上现在这派头。

结果到副歌告一段落的间奏时刻,满场的欢呼喝彩,好评如潮,差点让汪言开始怀疑自己的欣赏水平。

下意识的撇撇嘴——你们的节操呢?

为了拍女神马屁,脸都不要了是吧?!

然而就介么一撇嘴,马上,被两个人同时发现。

第一个自然是何大小姐,她的目光平均每5秒必扫汪言一次,就跟磁铁似的。

第二个是李少游。

小阴比刚在汪言身上吃到人生中最大的苦头,正不服不忿着,然后又不想当面上,于是便开启暗中观察模式。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货其实是个挺有心机也挺有做事章法的狠人苗子。

如果不是碰到挂B,一般同龄人还真就很难玩得过他。

因为直到现在,李少游都没有对汪言表现出那种很浅薄、很外露的敌意,看上去完全就是好大哥,一派谦谦君子风范,迷惑性极强。

不过咱们狗哥判断敌友,从来都不需要证据,全靠感觉。

核心逻辑就一条——有没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

有,那就不用问,肯定做不了朋友。

发现李少游的观察,大少马上提高警惕,然后才刚刚收敛笑容,李少游就凑过来了。

说起来李公子也是没有办法了,炮灰刚才全被撂倒,再怎么不情愿,都只能亲身上阵,真刀真枪的与汪言硬刚正面。

这哥们未语先笑,从表面上看不出一丝敌意。

但是说的话,听起来像是玩笑,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兄弟,苗苗唱歌确实没有那些专业歌手的水准,但是简单质朴,怎么都不至于让你露出那么嫌弃的表情吧?”

角度真尼玛刁钻!

汪言一愣,随即有些哭笑不得。

我特么是在嫌弃你们的马屁精行为,哪里是在嫌弃苗苗的歌声?!

不过这种事压根解释不清楚,没法儿自辩。

李少游阴坏阴坏的,刻意提高了一点音量,附近的人都纷纷转头看来,带着满脸讶异。

“不会吧?唱成这样还嫌弃?”

“苗苗唱歌多好听啊……”

“就是!”

“这哥们有点飘啊……”

下面议论纷纷,台上,何苗苗也干脆不唱了。

其实她知道自己唱的一般,不过这种场合嘛,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水平,自己唱开心了就好,管你们喜欢不喜欢呢!

但是,她可以不管别人的看法,却不能不在乎汪言的看法。

今天本来就发生了很多事,对吧?

心里涌上一股委屈劲儿,她一瘪嘴,点汪言名:“汪言,下首歌你来!”

狗哥一愣:大妹子,你是在为难我胖虎啊!

能唱不能唱?

那肯定能。

不是汪言自吹,那首《浮夸》的水准绝对是顶尖的,音准够用高音不虚情绪到位,拿出来绝对技惊四座。

不过上次唱是因为情之所至水到渠成,听众是屌丝时代的见证者,高中同学和梦中女神。

有必要亦有动力,所以尽情释放。

现在是什么场合?

不好意思,哥现在没那兴致,凭什么唱给你们听?!

可是如果唱别的歌……

不好意思,哥的歌声是杀人技,只杀敌,不表演。

汪言一下子坐了蜡,眼看着何大小姐一步步走来,气势汹汹的憋着一句质问,心里开始阵阵发虚。

甭怀疑,到眼皮子底下,保准开口就是一句:“我唱歌有那么难听吗?!”

不过表面上,汪大少仍旧稳如老狗。

两三秒钟时间,何苗苗过来了,外面圈子围上了,李少游眼看着又要添油加醋上条子……

关键时刻,狗哥云淡风轻的一笑。

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抢在前面,主动问何苗苗:“我唱歌是专业级的,我开了口,接下来大家真没法玩了,你确定要让我砸场子?”

霎时间,何苗苗和短发她们一众妹子的好奇心都被吊到最高,尤其是何大小姐,连生气都忘了。

“真哒?!我怎么感觉你又是在吹牛哔……”

啧啧,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汪言心里暗笑,表情却很从容:“那我真上喽?唱完歌,咱们早点散场。”

何苗苗开开心心的正要点头,李少游急吼吼的蹿出来,赶紧拦着。

“别啊!”

就两个字的功夫,汗都差点急下来。

最开始他是打算起哄架秧子来着,结果一看汪言这信心十足的模样,顿时慌了神。

刚才那份礼物就已经够讨苗苗欢心的了,介要是再让汪言上去一展歌喉,开个专场演唱会,那今天我算什么?

专程来给你做陪衬、当背景板的吗?!

小子,想一个人把风头出尽,踩着我们做全场最靓的崽……做梦!

“李少游,你拦着汪言做什么?”

何大小姐不满的看着李少游,有点不耐烦的质问。

李公子情急之下只顾着拦,压根没想好理由,被苗苗一问,心里顿时又是一慌。

我……

我要干什么来着?!

啊,不对,我要干什么我清楚,但是这事儿不能对你们说啊……

所以,我应该找个什么借口?

时间紧任务重,介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太难找了,情急之下,李少游狠狠一咬牙。

“大男人的唱什么歌啊唱歌?你同学刚才喝酒把我们放倒的账我可都记着呢,我李少游生平最佩服喝酒痛快的好兄弟,不行,汪老弟,你得给我个报仇的机会,刚才没喝过瘾,咱们现在继续!”

李少游慷慨激昂直拍胸脯的举动,把何苗苗征服了。

合情合理!

这番表演简直太踏马完美、太踏马成功了!

不止是何苗苗信了,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情不自禁的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汉子!

“好!年轻人就该这样,输人不输阵!”

“就是!咱们湘军后代,伟人门生,喝酒怕过谁来?”

“搞起搞起!”

“刚才不尽兴,现在接着来!”

“算我一个!”

群情激愤,热烈沸腾。

汪大少都有点懵哔,感觉如在梦中。

大兄弟,我装一个哔,只是希望你拦一拦,给我个台阶下,可没让你送批上门啊……

怎么着,你不但自己挖坑自己跳,还主动填土?!

你要这样,那我可就却之不恭了啊……

汪言瞪大眼睛感觉难以置信的时候,李少游心里正在暗暗庆幸。

的,幸好哥们反应快……

两权相害取其轻,老子宁肯陪你喝到吐,都不想再看到你大出风头了。

喝酒好啊,喝酒总不至于喝到满场喝彩吧?

介个逻辑完全没有问题,唱歌唱得好,那是特别容易令妹子心动神摇夹不紧腿的,而喝酒再怎么厉害,评价最多是个酒蒙子。

反正不能再给你表演空间,那就对了!

李少游自觉自己的急智、口才、演技都在巅峰状态,发挥简直完美,内心里很是为此而洋洋得意。

至于酒量的差距……

咱们这边有这么多人,拼着自伤一万二,就不信换不掉你八千!

主意打得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何,当李少游看清楚汪言的表情以后,心里却莫名的有些发虚,不托底。

那眼神……

怎么好像带着些怜悯?!

你特么怜悯你妹呢?!

不就是酒量好我一些么,老子豁出去被放倒,今天都不会让你得逞!

咬牙切齿的,李少游再次向汪言发起挑战:“兄弟,你怎么说?敢不敢接招?!”

“你明天还有工作,别跟他们傻喝!”

没等汪言开口,何苗苗先拦上了。

李少游又暗暗庆幸,幸好自己转得快,没给那小子秀起来的机会,要不然……哎

最后一声叹息,很是带着许多心酸与愤懑。

何大小姐太向着那小子了,我什么时候才会有那样的待遇?

马德,今天你不倒下,咱们没完!

熊熊的斗志化成小宇宙,都快烧起来了,透过目光,把决死的意志传向汪言。

大少乐了。

哎哟,这可两全其美了不是?!

宴会厅里指不定有多少个把兄弟的眼线,现在是既不方便和苗苗太亲近,又不好应付她的主动纠缠,感觉怎么搞都挺难的。

现在你主动送上门来找抽,那我可就不无聊了哈!

当即干脆的一点头:“行啊!李哥有心较量一下,小弟肯定给面子嘛!”

看那架势,就好像少年斗气,卯上了一样。

于是乎,何苗苗不好再说什么了,那句“我唱歌有那么不好听吗”的质问憋到最后都没问出口。

左右看看,一扭头,转身撤退:“哼!你们男生真无聊!”

李少游松下一口大气,开心极了。

汪言同样松一口气,开心极了。

那么问题来了——

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谁会开心到最后?

李少游皮笑肉不笑的端起酒杯的时候,觉得自己至少不会输,因此心态很放松。

“兄弟,走一个?”

大少跟着举杯,痛快点头:“好,你干杯,我半开!”

这一瞬间,周围的吃瓜群众集体懵逼。

紧接着,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李少游想都没想,一扬头,咕咚咕咚真干了。

喝完整杯香槟,看着汪言慢悠悠抿一半,李公子终于意识到不对劲。

“等会儿!为什么咱俩喝酒你要半开?!”

气得差点没破音。

有你这么耍流氓的吗?!

汪大少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你们人多啊!”

“额……”

李少游被噎住了,想想好像有点道理啊?

但是……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儿的亚子……

当然不对!

那几个铁杆小弟早都阵亡了,剩下的几位,乐不得看着李少游和汪言同归于尽,谁会来帮忙?

别看起哄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来劲儿,一到真章,缩得比谁都快。

李少游指望大家同仇敌忾按死汪言,纯粹是想多了。

而且狗哥坏得很,根本没给李少游多琢磨的时间,马不停蹄的又递去一杯。

“继续?”

李公子狠狠一咬牙:“怕你不成?!”

喝个酒而已,怕倒是不怕,但是真多。

三下五除二,没等到友军来支援,李少游又开始打晃了。

“卧槽!怎么喝了半天就我自己?”

一回头,李少游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鞋拔子脸和刚才那几个情绪嗷嗷激愤的男生正围着何苗苗献殷勤,压根都没看这边一眼!

尤其吵吵得最凶那货,“算我一个”喊得气势冲天,现在却跟条哈巴狗似的对着何大小姐赔笑,早把酒局赌斗忘到脑后了!

“尼玛!”

任凭李少游的城府再怎么深,这会儿都忍不住骂娘了。

紧接着,汪言又端起两杯酒,笑眯眯加油:“李哥海量!来,继续。”

我海量你大爷!

胃里直翻腾的李少游脸色铁青,看着目光清明的汪言,心里那叫一个悔恨交加。

呜呜呜,我怎么这么贱!

干嘛不好,非得找这货喝酒?

我都快挂了,你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似的啊?!

懊悔中,心里又生出一丝畏惧,实打实的被李少游意识到。

那种感觉,就好像面对着一座大山,翻不过踏不平,令人打心眼里感到沮丧。

酒中仙·醉老哥特效——

如果他是男人,每一次喝酒,会增加些许敬畏

李少游不是老何,心态、气场、人生阅历都差得太远,短暂的拼酒过程中,老何没被挂B打倒,李少游却有点不住了。

所谓人怂气短,李少游一怂,气势便明显的落在了下风。

不只是汪言意识到了,周围闲着没事儿看热闹的所有人,都察觉到了。

手足无措进退失据,一点没有往日里的大公子风采,被汪言压得像个小朋友。

反观汪大少,挥洒自如,沉稳有度,对比之下,高下立判。

“哇!苗苗的小男朋友有点帅诶!”

“这又是哪个大户人家出来的?”

“好像王子哎!”

“真的,越看越觉得和苗苗般配,李少游还是太弱了……”

“不是李公子弱,是汪公子太强,感觉就是混惯大场面的人,和咱们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

“怪不得能让苗苗那么重视……”

“嘤嘤嘤,我也好想要一个这样的男朋友……”

李少游听着周围丝毫不加掩饰的议论,心不甘情不愿,却又无从抗拒的喝着酒,突然感觉眼角冰凉。

明明是果酸气的香槟,硬生生喝出了啤酒的苦涩。

苦酒入喉,化成火线,烧到胃里,终于引爆了强压着的委屈。

妈妈,我要回家!

我再也不要和这个男人喝酒了!

一扔酒杯,李少游捂着嘴转身就走,脚步踉踉跄跄的,眼见是真的不行了。

马上有两个妹子去扶——以他的家世样貌,再怎么样都不会缺少爱慕者。

然后或许是谁的香水太刺鼻,又或者是发丝令人发痒,总之,没走出几米,李少游突然打了个喷嚏。

“阿……噗!”

正常人打喷嚏都是阿嚏,李少游……一口喷出两米多远。

五颜六色,彩虹似的,激起一片惊呼。

李公子忍了又忍,到底没能忍到洗手间,在大庭广众之下失了态。

喝醉过的人都知道,一旦第一口吐出来,接下来就没法停了,根本不受个人意志所控。

于是,李少游弯着腰,昏天暗地的开始呕。

声光效俱全,色香味兼备,那叫一个恶心……

何大小姐直皱眉,回头看着汪言,猛的翻了个白眼。

狗哥满脸无辜:关我屁事?

摇摇头,吧嗒吧嗒嘴,感觉不是很尽兴,于是举杯四顾,打算看看还有谁比较不顺眼。

目光所过之处,男生都跟小鹌鹑似的,躲躲闪闪回避视线,女孩子则眼含秋水,猛撒春波。

欸,你们这样就没意思了啊……

大家反倒觉得现在挺好的,尤其是之前有点儿不服不忿的那几个男生,看着喝下去多白酒香槟仍旧脸不红气不粗的汪言,纷纷决定临时戒酒。

咱们各玩各的,互不打扰,可好?

那当然不好!

狗哥在被小美女们围住以前,便端着酒杯,直奔何苗苗。

呼啦!

一瞬间,人群就散开不少。

没人害怕喝多了醉一场,但是人人都怕当场表演喷泉,在一众美女和大小姐面前被花式吊打,忒丢人。

何苗苗抿着嘴,忍着笑,问狗子:“喝够没有?”

汪大少遗憾的摇摇头,特意瞟一眼鞋拔子脸:“没怎么过瘾啊……”

鞋拔子脸的笑容渐渐凝固……

何苗苗眯起眼睛,拉着汪言不让走:“你就老实在这儿待着吧!”

没让汪言继续喝,但也没说不让汪言再喝。

大少秒懂:得,我现在是镇山神兽……

你还别说,自打汪言端着酒杯往何苗苗身旁一杵,聊天顿时顺畅了许多。

各种谄媚讨好示爱都开始收敛,话题开始转向八卦娱乐。

然后也开始有人捧着汪言聊,讲起网络直播、网络综艺、网络大电影之类的话题。

总体而言没什么营养,但是胜在不用费脑筋。

开始得很激烈,结束得不咸不淡,何大小姐的生日宴会就这样渐渐走向终局。

眼看着主宴会厅那边有散场的趋势,汪言主动和苗苗告别。

“那我先撤,明天回横店,事情很多。”

“哼!去吧!”

何苗苗绷着脸,努力把不舍藏在心里,高高在上的挥挥手。

“走之前去和我爸妈打个招呼……哎呀算了,她俩现在肯定特别忙,你走你的吧!”

她的主意改的极快,可见自己心里都乱着。

汪言想了想,感觉打不打招呼都各有利弊,索性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咧嘴一笑,点点头:“生日快乐。你今天真的特别美……那拜拜喽,咱们回校见!”

挥挥手,转身出门,毫不恋栈。

何苗苗刚被夸得心花怒放,就被狗子的果断又搞得心里一凉。

目送汪言走出厅门,不自觉的又撅起嘴。

“什么嘛……”

温柔全场冷眼旁观,到这时候,终于叹口气:“哎!越接触越觉得你搞不定他……”

“那也得搞!”

炮膛突然狠狠一挥拳,咬牙切齿的。

“苗苗,跟他死磕!”

姐几个不由一愣,满脑子纳闷:咋把你整这么激动的?

然后就只听炮膛恶狠狠的道:“如果他敢对不起你,我一定亲手帮你毁了他!”

“切!”

大家齐齐无语,猛翻白眼。

“你就直接说你想掰弯他就得了呗……”

何大小姐简直哭笑不得,心里又隐隐的有点骄傲。

死二狗,男女通杀,好了不起哦?

渣男!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何苗苗真的已经心知肚明了——汪言看上去人畜无害,其实就是个死渣男。

到处放电,管杀不管埋的那种。

以往何苗苗最讨厌的男人就是这种,仗着自己有点资本,到处乱撩。

但是对汪言,她却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所谓双标,不外如是。

所以道理很简单——女人讨厌渣男,只是讨厌那种没本事又乱来的货,如果你有能力让她不可自拔,她会一边骂,一边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受骗尚且心甘情愿,又何况汪言从来没骗过人?

大少溜溜达达回酒店的时候,就收到何苗苗一条气不过又好像带着撒娇意味的消息。

“死二狗,说走就走,急着回去安抚女朋友的闺蜜啊?!”

我安抚她俩干什么?

今天哥又没犯错!

狗哥理直气壮的冷笑着,正打算痛批何苗苗一顿,一推开自己房门,突然有点傻眼。

傅雨诗和娜吾,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拎着台本背台词。

一看到汪言进门,两道幽怨、恼火、犀利的目光,就混着冷笑一同射过来。

你俩……要干嘛?!

一愣神的功夫,她俩马上收拾好东西,带着助理,从汪言身旁擦肩而过,一句话都没和汪言说。

哟哟哟,介是什么情况?

大少正纳闷着,视频突然弹了出来,低头一看……

我去!

正宫娘娘!

你俩到底没忍住,真找刘璃告状啦?!

大少咬牙切齿的目送她俩出门,顾不得骂一句撒撒气,火急火燎的脱掉外套往床上一扑,瞬间调整好笑容,接起视频。

身体和精神状态都特别不好,又碰到关系到切身利益的大乱,还不让说,彻底自闭了一段时间。

其实现在也没调整好,但是一想到有你们,还是走了出来。

说真的,不管起点怎么样,本书经历了多少磨难,我是真心的感谢你们。

抑郁是很难根治的病,我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全靠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你们是我的那束光,在黑暗中照出一条路,让我不被彻底淹没。

感谢陪伴。

有一些语音存稿,开始爆更。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