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92章 你还敢冲我示威?【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5-01  作者:起酥面包
白富美身旁永远是麻烦的聚集地,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

但是,像今天这种场面,确实还是非常夸张而难得一见的。

男男女女七八个,年纪都不大。

每个女孩都打扮的花枝招展,长裙礼服钻石项链名贵包包,武装到牙齿。

每个男孩都西装革履,各种华贵正装,最夸张的甚至穿着燕尾服,皮鞋锃亮能当镜子照。

齐刷刷的看过来,丝毫不掩饰目光里的敌意。

你要说有多吓人,其实不是。

富贵哥并不觉得害怕,但就是有一种异类闯进陌生领域的别扭感存在。

那种感觉叫做——格格不入。

下意识的,汪大少瞬间调整好微笑,顶着一群敌视的目光,点头致意。

哈喽!

没人能够理解汪大少用眼神传达出去的问候,不过那种顶着上的气势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再结合着何大小姐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

仇恨瞬间就拉满了。

何苗苗不止是笑,光笑笑哪里够?

立即排开众人,主动迎向汪言。

分开一堆人形障碍,大少终于看清楚何大小姐今天的全貌。

身上一席白色晚礼服,丝绸面料,柔顺的贴附在身上,将94分的身材勾勒的清清楚楚。

晚礼服是一字肩,好看的肩膀整个露在外面,线条瘦削又柔和,皮肤雪白,锁骨的弧度恰到好处,莹莹的闪着光。

脖子上戴着一条星空项链。

所谓星空,是对称七彩。

最下面的吊坠是火红的红宝石,超大颗。

往上顺延,是两颗磨成弯月的橙色宝石,像一对翅膀似的拱卫着火红的太阳。

再向上,两颗箭状黄宝石。

然后是绿宝石、蓝宝石,最后以一串细碎的紫宝石收尾。

碎钻与白金充当着连接和点缀,让整条项链显得异常的华贵。

不止贵,又很美。

一看就是大师级设计,最好的工艺。

再向上看,何大小姐那张完美的脸略施粉黛,嘴唇粉润浅红,睫毛长长弯弯,眼角粘着几颗碎钻,和星空似的眸子一同闪闪发光。

秀发如云似瀑,顶上带着一些编织痕迹,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露着整只耳朵,却没戴任何耳钉。

因为重头戏在头顶——

炫女狂魔老何,不知道在谁家定制了一款看上去就超级华丽的公主冠。

白金为底,镂空工艺,镶满钻石,Bb的闪着耀眼的光芒。

因为不是很大,与何苗苗的头型正好贴合,看起来既俏皮又尊贵。

乌云般的秀发上,白金王冠熠熠生辉,乳白色的晚礼裙却并没有遮住雪白肌肤的光辉,素净的一身再加上那条七彩星空项链……

今天的何苗苗,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只有两个字足以形容——太特么惊艳了!

镇定如我狗哥,亦差一点看傻眼。

何大小姐那99分颜值,本来就是大众审美与汪言私人审美的完美结合,今天再这么一打扮,差不多已经是汪大少想象中的极限。

讲真,要是没有那个极限美感的b技能,狗子分分钟淌哈喇子给你们看。

红颜祸水是啥样的,以前汪言想象不出来。

今天总算是知道了。

关键的是,这惹祸精还一点儿没有自觉,迎着汪言就开始撒娇。

“你怎么才来啊?等的急死我了!”

汪大少一时间竟有有些无言以对。

不是你教我的。提前五分钟到就好嘛?!

所幸大少并不傻,更不是铁憨憨直男,压根儿就没打算跟女人讲道理。

“好好好,是我不对。接下来呢?怎么个流程?”

何大小姐被问的有点儿傻眼。

“正常流程是……哎呀,算了算了,你先找个地方待着。乖乖的,等我这边一完事儿就去找你。”

汪言一愣。

“所以你打算就这么把人生地不熟的我孤零零的扔在这儿?”

“可我现在真没时间……”

何苗苗一瞟汪言身后,随口道:“那我让炮膛陪你吧。”

大少陡觉菊苣一凉……咦?不对,炮膛好像是另外一个角色……

不管怎么着,反正敬谢不敏。

“那算了。我还是一个人待着吧。”

只聊了这么两句,乱糟糟的会场里面又有人着急忙慌的喊何苗苗,大小姐急忙应一声,顾不得再安抚汪言,在闺蜜的陪伴下匆匆赶过去。

紧接着,司仪登场,在暖场前先安置大家落座。

汪言左右寻摸一阵儿,随意走向最近的一张桌子。

那张桌子人少,靠着后门又挨着墙角,很是隐蔽,最适合摸鱼。

结果才坐下来,都没等把屁股坐热,刚才那不是西装革履的同龄人都特么跟了过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排排坐,围一圈,直接给大少来了个夹鸡……哦不,夹击。

炮膛光是看着都替汪言瑟瑟发抖。

一只小绵羊,被一群老虎团团围住,然后老虎们也不说话,就反反复复上上下下的打量,好像是在琢磨哪块肉最好吃,要先从哪里下口……

你们就说吧,吓不吓人?

当然……不吓人。

社会我狗哥只觉得好笑。

大风大浪经历的多了,眼前这场面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值得畏惧之处。

你们能怎么着?

,bb,来给哥一点儿新鲜感!

汪言安之若素的端坐,甚至都懒得与他们对视回望,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前面的主席台。

来宾都坐得差不多之后,司仪开始叭叭。

“今天,是我们星城商会会长千金,何苗苗何公主的19周岁诞辰,感谢各位来宾……”

千篇一律。

套路。

没水平。

听了几句,汪大少就开始觉得没意思了。

然后,突然之间,汪言发现那司仪看着有点眼熟。

仔细一打量,我去,那不是芒果台那位姓汪的二哥吗?!

再仔细打赢前排,能叫出名字的明星至少有小10号,此刻都在狗腿的鼓着掌。

哟,我把兄弟的面子不小嘛……

汪言到底还是崛起的时间太短,没有真正接触过一省商会会长这一级别的大佬。

湘南不是经济大省,商会的实力和江浙那边没法比。

但是,那种排面仍旧不是一个小老板可以凭空想象出来的。

现在的汪言,就只是小老板那个级别,最多是一个有点儿潜力的小老板,距离真正的大佬还远着。

当然,最多再过两年,情况就会彻底不同。

所以汪大少并没有什么畏惧或者憧憬,很是淡然的观察着一切。

汪二哥絮絮叨叨一阵子,请上来一个中年男人。

第一眼看到,汪言就认了出来——把兄弟!

老何身材瘦削,没有中年富豪常见的大肚腩,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看着像是30岁刚出头。

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细节上不是那么完美,但整体极有魅力,是个至少90分的大帅比。。

唯一的缺陷可能是身高,大概只有170出头一丢丢。

何苗苗亦不算高,165左右,中等身高,估计是随爹。

当然,女孩子有165已经足够了,配188的男生都不会显得很矮。

为什么特意强调188公分?

额,狗哥表示我也不知道。

老何上台之后,很有范儿的双手下压,压下漫天掌声。

“感谢诸位的光临。今天呢,来了很多老朋友和不少新朋友,我很感慨,又因此而愉快。

在正式开始宴会之前,我想请大家,把今夜的聚会看待的简单一点儿——

兄弟、朋友、同事、合作伙伴、亲人们,我们好久没有相聚了。

于是,借着我女儿19岁生日的机会,我把大家请过来,咱们聚一聚,喝一杯,热闹热闹。

巩固一下友情,消除一些因为忙碌而导致的隔阂,同时也让我们的下一辈有机会亲近起来,将我们之间的感情延续下去。。

顺带着呢,我收一收礼,敛一波财,替我们家苗苗攒点嫁妆,想必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台下哄堂大笑。

一小半是附和性质的,给商会会长面子。

一大半都是发自内心的,老何这人确实有点幽默风趣,而且语言语气都不油腻。

“所以今天我们就不追求什么不醉不归了,两个字——尽兴就好。”

老何拍拍手,然后鞠躬行礼,遥遥请出何大小姐。

“来,掌声有请今天的寿星小公主,上苍赐予我的最完美的礼物——苗苗大小姐登场!”

噼里啪啦的热烈掌声中,何苗苗在追光灯的照耀下,发着光似的,摇曳着走向台中。

在明亮的灯光中,她的笑容比钻石更刺眼。

可是一旦站到麦克风前,她又开始有一些羞涩和腼腆。

汪言桌子上全是年轻男人,一个个都呼吸急促,甚至有人发出惨烈的哀嚎。

介就是心动的感觉鸭!

好吧,其实这是荷尔蒙炸了。

不过可以理解。

日常周旋在一大票美女中间的汪言都觉得有点顶不住,谁可以?

炮膛马上娘兮兮的举起手……。

何公主站到话筒前,挽着老何的胳膊,甜甜道:“谢谢爸比!”

汪言恨不得以身代之。

然后就是一些很常规的笔趣阁套,感谢光临,反向祝愿,吃好喝好之类的。

简单的流程走完,后厨推上来一个巨大的蛋糕。

一二三四五……

我靠,整整19层!

那蛋糕哪怕平放到地上,都比何苗苗高,很可能重达几百斤。

巧克力、奶油、各种坚果鲜果,以及大量的可食用金箔,把蛋糕点缀的像……

汪言形容不出来像什么。

反正贼鸡儿夸张。

何苗苗象征性的切一刀,然后就推到一旁,由厨师处理,给宾笔趣阁们分发。

当然,没人会急着吃这玩意儿,都在那儿起劲地鼓掌、拍照。

等到餐车被推下去,老何挥挥手,上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私人助理,抬着一个巨大的木制盒子,摆到桌上。。

底下的掌声愈发热烈了,人家都好奇的盯着看,想知道老何这个宠女狂魔又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何苗苗好像也不知道,满怀期待的等着。

老何没卖关子,很快打开盒盖,露出一抹璀璨的光芒。

然而……

那居然又是一款皇冠!

新王冠比何大小姐现在戴着的稍微大一些,底质是彩金,三叉戟造型,额头正中央有两条枝蔓向下延伸,抱住一颗火红的红宝石,正好坠在眉心的位置上。

这玩意儿是真的漂亮,但是和大小姐明显有点懵。

撒娇的问:“爸比,怎么又是额饰啊您不是送过了吗?”

对着话筒,老何开始深情表演。

“不止今年是,以后的每一年都是。

我要一直送到你出嫁为止,最后一款,将是你在婚礼上戴着的凤冠。

然后,为你带上王冠的重任,就将交给另外一个男人……

这样一想,爸爸就很伤感。

所以快谢谢爸爸,快带上试一试,快说你很喜欢!

这么有意义的礼物,可是爸爸冥思苦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收一件就少一件哟!”

分明是你懒得动脑琢磨每年该送什么好吧?

汪大少撇撇嘴,以己度人,瞬间猜出老何的真实想法。

尽管没法验证,但汪言相信,至少有八成可能是对的。

呵,把兄弟,听你讲话我就知道咱哥俩是一路人,我还能不懂你?

真的假的暂时搁一旁,反正何大小姐是感动坏了。

“谢谢爸比!”

好欢快的取出王冠,递到老何手里,拧着肩膀撒娇:“我很喜欢,真的非常非常喜欢,那麻烦爸比你帮我戴上吧!”

“嗷呜”

底下一群同龄人男生就开始起哄,羡慕的眼珠子都快红了,恨不得以身代之。

我也会,我也可以的!

当然,真正敢喊出来的没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狗哥。

汪言叹口气,小声嘀咕着:“早晚要让你用这种语气喊我爸比,小样的,我看你还能蹦达几天……”

幸好现场闹哄哄的,没人能听清楚他在嘀咕什么,不然妥妥的打起来。

相比汪大少的宏图爸业、爸道野心,周围人的议论是那么的小儿科。

很多人的关注点主要是集中在那款王冠的价格上。

“我去,又一颗那么大的红宝石,好纯净,那款王冠又得多少钱?”

“至少1000万?”

“打住!少于3000万,我跟你姓!”

“贵肯定是很贵,但是我想应该不至于,何大小姐刚摘下来那款,实际造价是1600万,今年这款,2000万差不多吧!”

“真那么便宜?”

“靠!你是不是有点装大了?真拿1000万不当钱啊?”

“妈耶!我听家里人说,何大小姐光是自己的首饰,就价值2个亿往上,照这么看,原来并不夸张啊?”

“当然不夸张,她父母送了很多高订,每一件都得千万起,光是那枚玻璃种的老坑翡翠手镯就得5000万,算下来2亿差不多。”

“咦?没听说过啊……”

“苗苗平时是不怎么戴那些东西,低调善良,尤为难得。”

“最搞笑的是何伯父送的那些东西,有哪一样是日常生活里能够带出去的?”

“你们跟苗苗不熟,她性格如此,便宜的首饰她也不怎么喜欢戴。”

这人像是开屏的雄孔雀似的,得意洋洋,有点烦人。

幸好,这种场合里一定不会缺少捧哏打圆场的。

“乖乖!我身边的那些白富美,2万的手镯、8万的项链咔咔买,堆一首饰柜都不怎么戴,原来我以为那就够夸张、够败家的了,现在看来在哪儿到哪儿啊?”

“你拿她们跟何大小姐比?那我爸一个月才给我2000块钱生活费,我跟谁说理去?”

说这话的是一个众星捧月的小帅哥,看上去地位不低,而且是整张桌子里面唯一一个对汪言没有那么强烈敌意的男生,一下子就吸引到了大少的注意力。

仔细打量对方一眼,身上穿着的西装绝对是品牌高定,衬衫上的袖扣都是货真价实的宝石,又是一个壕富家庭出身的孩子。

有两个男生马上开口,拍那小帅哥的马屁。

“老李,你可是被李伯伯当做未来接班人来培养的,你自己又争气,我们这些混吃等死的废柴哪能比?”

“就是嘛,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断其零花钱?”

姓李的小帅哥笑盈盈接口,用自嘲打断对方的过度吹捧,显得很会做人。

汪大少看得啧啧称奇。

富二代里,纨绔混混巨婴熊孩子的比例很大,可一旦教育得当,借助其父母的平台和资源,其精英程度远非普通人所能比。

魔都的李一胥算一个,矿城的王懿博算一个,眼前的小李公子又是一个超出年龄限制的小人精。

如果是这样的主,汪言倒是很愿意和对方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刚刚这样想着,李公子就突然把目光转向汪言。

笑盈盈开口:“兄弟,怎么称呼?整张桌子上只有你一个生面孔,要不要和大家一块聊聊?”

很笔趣阁气,乍一听起来挺顺耳的。

但是,往深里一琢磨,这话什么意思啊?

合着直接就让你分出阵营来了?

我这边我自个儿,你那边全部所有人,是不是介个意思?!

汪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多想,但事实就是,整张桌子上的所有人,都拿那种朦胧的防备和敌意来看待自己。

一个头发梳的油光水滑的哥们儿抢着开口:“老弟,怎么混进来的啊?圈儿里没听说过有您这么一号人物啊?”

这就是明显的瞪着眼睛说胡话了,一大票人眼看着何苗苗亲自迎向汪言,明摆着是大小姐亲自邀请的,什么叫混?

不过,就是这样才最遭人恨。

汪言心知肚明,知道和这么一大群人斗嘴绝对讨不了好,于是就笑笑拉倒,不接茬。

然而,即便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仍旧有的是蹬鼻子上脸的夯货,又何况一群少年?

如果有人存心想找你麻烦,那么不管你怎么应对,丫的总能找到办法。

看汪言不吭声,一个高中生模样、小跟班似的少年跳了出来。

“哎哟,胸带,挺高冷啊?”

“看你这一身,应该是苗苗的大学同学吧?”

又来一个自来熟的,张嘴就管何大小姐叫苗苗。

接下来一个小子更过分,直接开嘲:“大兄弟,你是买不起正装,还是不会穿呢?您看看周围,除了小朋友,有谁像您这么打扮的?”

嘲笑汪言的同时,这货还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抻了抻衣领。

一身英伦风格的条纹西装,里面搭着马甲,量体裁衣的经典三件套巨有范儿。

看那面料和裁剪,八成是鹰国萨维尔街高定。

得,又是一个家庭环境很好,不差钱的主。

被这么一群货缠上并且围攻,谁都要头疼。

骂,骂不过,打,打不赢。

额,不对,真要放开来打,汪大少应该能打赢。

两条大长腿一夹,一下一个,并不困难,分分钟全撂倒。

但是今天这场合是动武的时候吗?

汪言索性往后一靠,掏出手机刷朋友圈,头都不抬了。

你们爱哔哔啥就哔哔啥,回一句算我输!

这么一搞,有人觉得没意思,渐渐偃旗息鼓。

然而也有人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小脾气躁起来了。

“怂货!”

“不是大兄弟你怎么回事儿?李哥贺哥跟你讲话,装听不见是吧?”

“草!今儿要不是在何大小姐的生日宴上,哥们非得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人善被人欺,有的时候,你越怂,霸凌行为就会越发的变本加厉。

再加上憋在大家心里的那股火气——

刚才何大小姐亲自迎接,并且灿烂的那一笑,这帮小斗鸡可没有一个忘记的。

何大小姐那么高冷,平时对哪个男生这么亲近过?

新仇旧恨加一块儿,整张桌子的所有男生,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一个人看汪言顺眼的。

“兄弟,二十几了?”

“星城师范上学,何苗苗的学长是吧?”

“看你那寒酸样,估计也没有别的渠道认识何大小姐了。”

“哎,聊聊呗,没事,我们不打你。”

“呦呵,哥们儿,你属王八的啊?打死不伸头是吧?”

嘲讽越来越过分,但汪言仍旧不动如山。

今儿这场合,保护了他们。

教父汪没法上线,格斗汪更是不能出山,就连三十六计的最后一计都不能用——

一旦起身走人,杵在最前面的把兄弟何爸爸肯定一眼扫见,现在把对方勾过来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容易玩脱。

更惨的是,满场里举目无亲。

今天是星城内部聚会,有个别在外地上学的二代回来,却没有知晓汪言车神威名的捧哏存在。

正常,不可能每次都运气那么好,遇到点事儿就有小弟跳出来帮忙摆平。

幸运的是,何爸爸又回到主席台,开口讲话,终于让小斗鸡们安静下来。

“待会儿我们每桌敬一杯酒,感谢大家的莅临。请尊贵的各位来宾务必吃好喝好,然后年轻人们尽管撤,去隔壁舞厅玩你们年轻人喜欢的那一套,不要被我们这些老头子影响到兴致。好不好?”

“好!”

小斗鸡们轰然叫好,啪啪鼓掌。

今天的年轻男人有一半是奔着何大小姐来的,剩下那一半亦有各自的社交目标,能早点从宴席里解脱,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老何带着大小姐从台上下来,一桌一桌的开始敬酒。

何苗苗身后跟着短发妹子和温柔妹子两个闺蜜,以及4个服务生。

服务生是干嘛的?

帮忙抬礼物的。

俩闺蜜呢?

帮忙收红包的。

老何之前那句话是玩笑,“敛一波财”什么的,只是打趣,何家真不缺那点礼份子。

不过来宾肯定是要尽到礼数的,不管是想巴结老何,亦或者是感情真好,反正个个都有表示。

前面那些中年人都很简单,直接上红包。

那一票明星的红包最大最鼓,目测应该是一沓现金,1万人民币整。

剩下的根本没人给现金,要么是支票,要么是卡,小红包一个比一个的轻薄袖珍。

不过实际价值嘛……

越小的红包可能就越夸张。

就这么一路敬酒,一路收,两分钟就能装满一包,把短发妹子和温柔妹子都忙出汗了。

不过汪言对此感到莫名的不喜,总感觉礼金收大了这场生日宴会就有点变味。

家里又不缺那钱,何必呢?

然而这很可能是星城的地方风俗,又或者是人家圈子约定成俗的事情,容不得一个外人置喙。

就在老何小何一桌桌敬下去的时候,汪言这桌的小斗鸡们也开始有些焦虑。

一个接一个的掏出礼物盒,搁在手里摩挲。

那股子紧张劲儿,可笑之极。

相比之下,两手空空悠然自得的汪大少,又一次成为全桌焦点。

小帅哥李公子瞥来一眼,状似好心的提醒:“朋友,礼物不在贵贱,重要的是心意,苗苗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孩子,待会你尽管大大方方的给,别害羞。”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会害羞的?

感情这就已经认定我的礼物上不了台面了是吧?

汪言既感觉好笑,又有些讶然。

这小阴比,满肚子坏水啊……

大大方方的送破烂,然后给你垫背当陪衬么?!

有可能是先入为主的成见,但是狗哥凭借敏锐的处事经验认定,对面那小子是个腹黑难搞的货。

在同龄人里,绝对算是段位不低的。

为何会如此判断?

很简单,刚才哥被一群人围攻时不见你出来主持正义,哑巴似的在一旁看热闹,现在突然变成好人了?

可能么?!

默默记住这货的脸,汪言又低下头去玩手机。

于是,又一次成为了大家缓解紧张情绪的靶子。

“看那穷酸样,八成是送不起正经八百的礼物,没脸往外拿吧?”

“哥们儿,你的钱是不是都花在这件皮夹克上了?正品好像十二三万,高仿也得小一万吧?”

“开什么玩笑,给我2000块,大西门市场我给你弄一件一模一样的来!”

“哈哈!衣服穿假的不要紧,没多少人能认出来,其实我们都分不清楚真假,不过给何大小姐的生日礼物你可千万别搞这套,她家里一个佣人都能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其实讲实话,并非所有人都认为汪言那一身衣服是假货,不过这东西就是个由头,能发泄情绪就好,真假重要么?

在座的都是地头蛇,家里个个不缺钱,并不畏惧得罪一个外人。

尤其是,大家抱着团,集体挤兑一个外人。

也是汪言倒霉,随便挑张桌子,结果全是情敌……

等会儿,好像不是倒霉,而是一种必然?

来的那会儿何苗苗正好被这群人围着,全特么是带着点人财两得心思的货,然后大小姐回眸一笑,结果小斗鸡们集体盯上了汪言……

得嘞,破案了!

不过分析出原因并没有什么卵用,问题还是没法解决。

现在翻脸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况且,简简单单的翻脸有什么意义?

狗哥不动声色的笑笑,继续忍。

今天的来宾不算很多,总共只有20多桌,老何跟小荷越来越近,这帮红眼的斗鸡终于消停下来。

不消停不行,从现在开始,整张桌子就已经完全在老何以及各自父母的监控中。

宴会厅前半部的“贵妇桌”上,何苗苗母亲正在和一群女士闲聊。

其中一位贵妇回头张望一眼,讶然道:“咦?这群小猴崽子,怎么坐到那么远?”

“那准是闲你烦!”另外一个矮胖的贵妇嘻嘻哈哈开起玩笑。

“哈哈!”

大家都跟着笑。

李少游的母亲感叹道:“哎呀!真是的,我还惦记着拉来给你们问个好什么的,找半天没见人,还以为哪去了……”

“你可别!你家小游太出息,看到他我就想打孩子,快给我省点力气吧!”

这句马屁拍的,不露痕迹不动声色,舒坦极了。

李少游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却又急忙摆手谦虚。

“有什么用!那么大个小伙子连个对象都领不回来,天天就知道傻读书,如果有你家小子那么机灵,我怕是做梦都会笑醒哟!”

“少扯,会搞对象就叫机灵?那叫不成器!他要是能叫苗苗相中,我跪下来给他磕一个都行!”

“苗苗那是天上的仙女,我们这些生了儿子的,看着都眼馋,可惜没那福气哟!”

话题转换,马屁又拍回苗苗母亲身上。

贵妇们聊天,大抵都是这样。

乍一听上去似乎没有丝毫营养,可是一旦细品,却又会发现很多微妙之处。

比如没机会的给有机会的捧哏抬轿子,有机会的不动声色的使劲自我抬高,有点机会但不大的在旁边努力捡漏……

形形色色,将上层社会绕着弯讲话,勾心斗角的一幕幕演绎得淋漓尽致。

何苗苗母亲笑呵呵听着,很少插话。

一双凤目眯起来,笑意慈祥,不见丝毫锋芒。

同桌里有两位妇女的老汉,身家地位并不比老何低,不过女儿的大事,她轻易不想插手,所以从不表态,安之若素。

直到再次漫不经心的回望那桌,一眼瞄到汪言。

咦?!

那个居脑壳也被苗苗请来了?

苗苗妈凤目微睁,霎时间,有一道寒芒如剑光般闪过,凛冽得一批。

初次见到汪言,是在军训时。

那宝货就那么直挺挺的冲着宝贝女儿走去,都不晓得让一让的,把她担心得要死。

第一印象,差评!

后来,苗苗谈起他的次数渐渐变多,语气越来越带着一种情愫,老何两口子开始重视起来。

汪言,矿省人,家里很有钱,但起家应该不怎么干净,是那种低调的隐形富豪。

父母的素质都很一般,只是因时而起吃到黑金红利的普通农民,但汪言本身好像有点能力,在魔都有一摊生意,据说搞得有声有色。

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有女朋友。

这就是老何夫妻所知的一切,不多,但是能够确认一个基本事实——汪言并非是苗苗的良配。

在具体态度上,两口子却有一点小小的区别。

老何本人比较欣赏汪言的商业能力,虽然有点看不上那家搞女人生意的经纪公司,但这并不妨碍老何认可汪言的个人素质。

方清婉可不管什么商业不商业能力不能力的,家里又不缺钱,老何至少还能再干20年,总之那小子不是一个好对象。

结果在私下交流的时候,比较看不上汪言的方清婉打算静观其变,让女儿自己做决定。

而很看好汪言能力的老何,却坚决反对,女儿绝不能跟那种花心萝卜谈恋爱!

玄幻吧?

不,其实一点也不。

这就是大部分岳父和岳母在女儿恋爱期的真实反应……

可怜我狗哥,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正在那等着把兄弟带着满肚子的不怀好意来敬酒……

与此同时,大嫂亦在密切关注。

更有甚者,还有茫茫多的熊孩子父母在看着这桌。

一时间,暗流涌动,犄角旮旯里躲清闲的一桌,竟然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总共只有20多桌,女士扎堆那边暂时又不用管,老何很快就带着何苗苗敬到汪言这桌。

呼啦一下,距离还有好几米远,所有斗鸡们都集体站了起来。

“何伯伯好!”

“苗苗生日快乐!”

“祝你青春不败花开不谢,永远年轻美丽!”

七嘴八舌的说着吉祥话和祝福,一个个那小嘴甜的,完全看不出来刚才挤兑汪言的刻薄。

老何龙颜大悦:“好好,孩子们,谢谢你们特意赶来。”

看得出来,这桌子上面的少年们地位都不低,老何没有急着端酒杯,给大家留足了时间呈上礼物。

也是,有资格、有勇气惦记何大小姐的,至少占着个家里有钱,家庭条件和层次不会与何家相差太远,不然岂不是在自取其辱?

都不用何苗苗表态,就会被这些些竞争者们打击的体无完肤。

——就比如刚才的汪大少。

所以有一些特殊优待,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于是,小斗鸡们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送礼、说祝福语吉祥话。

如果是礼金,何苗苗不会拆红包打开来看,红包上都有名字,当面拆显得太庸俗。

但是礼物则不一样,当面拆开,说两句喜欢,笔趣阁套一下,是应有的礼貌。

第一个送上礼物的是那个说话很冲的条纹西服三件套。

得意洋洋,满脸臭屁。

“苗苗,这是我在苏富比法国秋拍上专门为你拍下的钻石胸针,前任主人是克洛蒂尔德王妃,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豆蔻年华,象征着永远璀璨的青春。

我想借这份微不足道的礼物,诚挚的祝福你,像克洛蒂尔德王妃那样人生美满幸福,永远绽放着璀璨的光芒!”

啧啧,瞧着小嘴甜的!

刚才大兄弟你可不是这样的啊……

汪言心里嘀咕着,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

至于旁边的人,不管喜不喜欢,心里酸不酸,都热烈的鼓掌。

这大概就是他们小圈子里的默契,明面上互相不拆台,各凭本事。

何大小姐接过礼盒,打开看一眼,非常礼貌但又平静的笑了笑:“啊,真漂亮。谢谢你,我很喜欢。不过,会不会太破费了?”

那枚胸针上面的钻石并不大,最大一枚应该不会超过1.5克拉,不是很夸张的那种炫耀化的大型胸针,主要注重设计感,很精巧,很漂亮。

三件套急忙解释:“其实这一枚胸针的拍卖价格并不贵,它的意义更多体现在克洛蒂尔德王妃的幸福人生上。

原本它是绝对的非卖品,但是在一场慈善拍卖中,王妃亲自将这枚胸针送出,筹来5万善款。

我拿到手只花了不到7万欧,苗苗你尽管放心,我怎么会用太贵重的东西来让你为难呢?”

好么!

7万欧的胸针还不算太贵重,这口气可以的。

而且丫还不动声色的给后面人挖了个大坑,谁的礼物要是超过了100万人民币,那就是让何大小姐为难……

大兄弟,以你的无脑程度,这是为这事儿琢磨了多久,才干得这么绝的?!

不但如此,贵妇那桌,还有人在敲方清婉的边鼓。

“哎哟哟,这孩子,真出息了啊?我问他准备了什么,还一直跟我憋着不说,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这礼物送的不错,寓意很美好!”

一个眉眼间和三件套依稀有些相像的贵妇“惊喜”的开口,很是为儿子的表现而感到欣慰,引来一片附和。

“是挺有心的,小贺不错。”方清婉微笑点头,表示认可。

老何也挺开心的,价值在其次,寓意却很符合他的心思。

当然,谁满意都没有用,最后还是得看何大小姐的态度。

何大小姐是个什么性格?

一身公主病,逻辑清奇,因人待物。

她不喜欢贺方,于是都懒得再多看一眼那胸针,啪的一声,盖上盒盖。

特淑女的行礼:“再次感谢,我很喜欢。”

三件套笑不出来了。

妈耶,要不要这么官方?

不过这股子高高在上的清冷公主范儿,委实迷人,比正常人平日里能够接触到的那些车模网红,强出不知道几十万米。

第一个吃了瘪,接下来的也没好到哪里去。

一朵特殊工艺拉出来的白金玫瑰,看一眼拉倒,谢谢,下一个。

一条不算贵,但超级漂亮的水晶宽幅腕带,多看了一眼,但是仍旧淡淡道谢。

紧接着上来一件奇葩礼物——

“苗苗,这是我的诗集,里面有两首专门为你而写的诗,你可以找找看。南海文艺出版社出版,我签了名,并且亲笔写了一段祝福语,祝你永远像高山上的雪莲那样美丽!”

文艺小哥表情狂热,满脸自豪。

汪大少下意识的抽了抽脸皮——太想笑了,差点没忍住。

给何大小姐送书?

她会看一页,从此我就不当她爸爸!

何大小姐同样差点没绷住表情,而且,第一时间发现狗子的异样,特意扫过去一眼。

‘给我憋着,不许笑!’

大少眼带笑意,冲她挑挑眉。

短短一个瞬间的眼神交流,俩人默契的想到了一起,回忆起了初识时的一幕——

傍晚,图书馆阅览室,两个桃,八颗蓝莓,每人三个问题……

那天两人并没有聊太多,汪言认认真真看书,大小姐对着桃流口水,一边百无聊赖的翻着时尚杂志,一边惦记着大少的那几颗蓝莓……

虽然交流不多,但是,那一夜却是两人关系的突破点。

大少机缘巧合稀里糊涂的爹化,何苗苗灵光一闪找到了向汪言撒娇这个杀手锏……

质变,其实就是在那夜发生的。

哎,回想起来,那时真是美好啊……

隐蔽的一眼对视,发现的人并不多,但终究有几个。

其一是李少游李公子,小阴比。

其二是未来把兄弟老何,老阴棍。

李少游侧头瞥一眼汪言的表情,随后保持着微笑,轻轻鼓掌向何苗苗表示祝贺,才一放下手,就默默的攥紧拳头。

老何的眼睛余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汪言,看着小男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沉稳得不符合年龄的脸,心中一直没有停止过讶异。

直至此刻,终于在汪言脸上找到一丝属于少年人的跳脱,心里终于一松。

随后,又感觉好生不是滋味。

乖女儿,你现在一点都不可爱了,居然和别的男人暗送秋波!

好不容易把白菜养大,养得水水嫩嫩的,结果却要便宜猪……

那种感觉,非老父亲不能懂。

汪言当然不懂,察觉到打量,得体微笑,向老哥颔首致意。

你还敢冲我示威?!

老何心里愈发不爽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