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91章 回眸一笑百媚生【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4-29  作者:起酥面包
北辰洲际酒店的大师傅,那水平自然不是盖的。

辣劲儿稍微过去一些以后,熊大立马吃的满嘴流油,爽的不要不要的。

唯独一件事不够完美——干等狗子不回来。

缺个主心骨,明明是十分的味道,吃起来却只剩八分,总觉得缺点啥。

于是她悄悄和傅雨诗嘀咕:“喂,狗子不会是蹿到爬不起来了吧?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傅雨诗回以一个不屑的冷笑,成竹在胸的道:“放心吧,没事的,准是在跟王导他们啃盒饭呢!”

话音才落,场务小八哥探头探脑的走过来,堆笑着问:“傅老师,盒饭还有没?”

何大小姐一愣:“怎么,没够吃?”

“嘿嘿……嘿嘿……”

小八哥不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勺,干笑两声:“我饭量大……”

娜吾惊了,回头看傅雨诗。

小公举心照不宣的挑挑眉。

何大小姐想不到那么多,热情的道:“盒饭好像没了,不过吃的有的是,我让大师傅再给你多准备几份!”

“哎哟,谢谢谢谢!”

小八哥一个劲鞠躬,却不敢看傅雨诗。

心虚着呢!

另一旁,跟王牧野缩在导演车后面,像个老农似的蹲在地上的汪富贵,却一点不心虚。

一边扒着盒饭,一边吹牛哔。

“说时迟那时快,我上去就是一下子,谁给你们惯的毛病?啊?!”

副导和武指们仰着头,听得目眩神迷,直竖大拇指。

“要说咱们汪导还是牛哔!”

“就是!身边的女孩个个都那么漂亮,不光美,还又白又富……”

“除了您,真没谁能镇住那些丫头!”

甚至还有那些心痒难耐的,急得直挠腮帮子。

“汪导,教教我啊!得咋样才能撩到女神?”

“对啊对啊!我家那个黄脸婆我都摆不平……”

汪导挺直腰板,满脸的高深莫测。

“你们以为这是一门技术?可以教可以学?错啦,介是一门玄学……”

“切!”

大家纷纷不满的起哄,感觉这么半天白捧哏了,肉包子白白喂了狗。

《魔女》片场的日常就是这样,不开机的时候,汪言很接地气,和大家都能聊得来。

因为原本就特别能镇得住场子,工作时间没人敢松懈,所以在休息的时候反而不必绷得太紧。

一张一弛,文武相济,这才是做事的正确火候。

《魔女》剧组的运转十分顺利柔和,一半功劳在于汪制片的控场能力。

吃饱喝足,汪言仔细擦干净嘴角的油花,终于回到餐车前。

两拨人,各吃各的,时不时互相打量几眼,气氛有点紧张,却不算激烈。

哎,这就对嘛!

终于又叫哥们混过去一关……

大少心里满意,表情却是严肃中有带着一点焦急。

“诗诗娜吾你俩吃好没有?剩下几个镜头都不好拍,得抓紧时间了。”

她俩乖乖应声,何苗苗一愣。

“啊?怎么突然那么急?你吃饭没有?”

“随便给我留点东西,待会我对付一口吧。”

大少歉然摇头:“实在是不好意思,场地只能用一天,得在太阳落山前拍完,时间紧、任务重,没有余暇招待你,见谅。”

“没关系,正事嘛!应该的!”

有时候闹,有时候又特别善解人意,介就是何苗苗。

她主动起身,招呼大师傅给汪言装好吃的,忙前忙后,装了满满一饭盒。

末了,很羞涩的问:“那个……你身体没事吧?今天真对不起,我有点那个……嗯,呃,晚上再跟你说!”

不知道她是要表达什么,反正到最后都没好意思说出口,看着怪可爱的。

汪大少差一点又爹化,想伸手摸摸她的头。

想想拉倒。

旁边还有俩小特务虎视眈眈的盯着呢!

作死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祸不入谨家之门,千万别等疼多了才知道挨的打有多毒。

于是汪大少果断遵从心的意愿,点点头完事儿,话都没敢多说。

“那就祝你生日快乐,晚上如果有时间,咱们再聊。”

瞧瞧这话说的多委婉!

如果有时间!

实际上就是特意回来的,能没时间参加个宴会?

当然,通情达理状态下的何苗苗,完全能够理解,汪言身为导演加制片人,在工作上的不确定性。

然后,娜吾听着也觉得很满意。

唯独就是小公举傅雨诗,听完之后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哇!

之前我就纳闷,现在总算找到原因了。

怪不得你要突然调整拍摄计划,回星城来拍外景!

哼哼哼,感情是小情儿过生日啊?!

不过她没有当场揭穿,继续默默观察。

何大小姐现在的心情非常之不错,所以没让汪言送,催着他赶紧回去拍摄。

既然如此,那狗哥当然是赶紧溜之大吉。

一挥手,带着俩女主回片场。

何大小姐自己在那收拾残局——其实就动动嘴。

然后闺蜜们又开始讨论,汪言如何如何、那奶牛如何如何、冷脸小婊砸如何如何……

总体而言,夸汪言比较多,骂她俩更是不遗余力。

“帅!”

“沉稳!”

“有能力!”

“气质真好!”

“夹着裆跑步都那么好看……”

额,上面那条划掉,炮膛的思路总是那么清奇。

何大小姐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炫耀:“姐的眼光还不错吧?”

不得瑟倒还好,她一开始得瑟,姐几个都没有忍住吐槽欲望。

“眼光是没问题啦,就是撩汉的水平差了些……人家有女朋友,您算哪根葱啊?”

“山东大葱!”

“你滚一边儿去,会不会说话?我们苗苗差啥?”

炮膛很委屈:“苗苗是不差,可是人家差啥呀?不还是别人的爷们嘛?!你看看汪小哥哥对苗苗的态度,最多就是比朋友多了那么一丢丢,和那两个小婊砸都只是打了个平手嘛!”

这是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小姐的心情又阴了。

闷闷不乐的好一阵儿,突然一咬牙:“哼!我何苗苗需要去撩汉?时间还长着,他早晚会意识到,谁才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不信咱们走着瞧!”

挺有气势的一番话,结果把姐几个都急坏了。

“哎哟哟,我的大小姐啊,这种事还有等的?”

“就是啊,你没瞧见多少人在那盯着呢?!就算这个黄了,信不信当天晚上马上有第二个冲上小哥哥的大床?”

“一个哪够?信不信刚才那俩打包冲上去?”

“打包这个词儿是真贴切!”

“等你熬到他闲下来的时候,估计那会儿要么是破产了,要么是微软了……”

“呸!”

大小姐听到闺蜜开黄腔,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大家并没有放过她,继续劝/怂恿/撺掇/搞事情。

“这种事就是手快有手慢无,必须要有横刀立马,一往无前,杀他个7进7出,血流成河,片甲不留的气势!”

“对,不管对手是谁,咱就是要跟你玩硬的!”

“没错没错,软的不管用啊!”

何苗苗瞥一眼短发妹子,总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太对的亚子……

然而她没来得及多想,关注点都在大家提出的建议上,感觉好纠结,而且越琢磨越纠结。

“不行,那不是我的风格……”

软趴趴的,讲话都没什么气势了。

炮膛恨铁不成钢的开喷:“你的风格不行啊!你那种被动的打法,根本对付不了这种小妖精嘛!”

大小姐听到她管汪言叫小妖精,差点没恶心吐。

不过温柔妹子和短发妹子都是赞同的点头。

“对呀对呀,那个汪言段位太高,明显是个妖孽,你这样下去会被玩死的!”

“理智上来讲——”

温柔妹子犀利的分析了一波。

“像你呢,永远都不缺优质男,主动追求你的好男人会有很多,看上去,错过一个两个优质男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呢,真正能让你喜欢的男人,其实并不好找。

这么多年姐妹做下来,咱们早都看透你的择偶观、心动款了。

又喜欢成熟稳重有能力的,又不喜欢岁数太大玩不到一起去的……

又喜欢长得好看的,又不喜欢太奶油只有一张脸的……

又喜欢能管得住你的,又不喜欢管你太厉害总是指手画脚的……

再加上家境的限制,你自己说说,你到底上哪儿找这个对象去?

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既看得顺眼、又聊得来,既能陪你玩儿、又能压着你别玩得太疯,既有事业、又有可能通过你家认可的,容易么?

你不缺好男人追求,端着架子等。

可人家同样也不缺美女啊!

你俩碰一块儿,那是注定了谁急谁输,可是现在人家有女朋友,稳坐钓鱼台,你想等,等得起吗?

要我说,不如真就拼了,想个办法把对方煮了,先占上坑再扯别的。”

这一番话,细琢磨下来还真就挺有道理的,何大小姐被鼓动得满腹迟疑。

“可是我马上就要出国啊……”

“就是因为要出国了,才更应该抓紧嘛!”

短发妹子秒接口。

“麻溜的把他碎服,然后带出国去双宿双飞,弄出baby抓紧结婚,22岁前生完孩子,至少能漂漂亮亮的浪到35岁……”

何大小姐一口公主血差点喷出来。

这特么是什么馊主意?

结果,另外两个闺蜜偏偏还挺认同。

“就素就素!”

“你看那些30左右岁的大龄产妇,不但身材容貌恢复不过来,而且一忙活就是好几年,等终于把娃带得差不多,嘿,青春毛都不剩了!”

“没错没错!”

“咱这样的家庭,最适合早婚早育,生完孩子好好保养两年,到40岁的时候带着18岁的闺女出门逛街,就跟姐俩似的,正好陪着她再玩一轮,那样的人生多完美?”

“听我们的没错,早生早育绝对是最优选择!”

何大小姐都快听傻眼了。

好好的话题,是怎么歪到这里的?

姐对汪言真没有那样的……心……思……

强行犟到最后,她终于有点心虚了。

其实真把心思扒开来看,面对最真实的内心,她挺喜欢汪言的,这点毫无疑问。

之前她自己没太敢深挖的心事,现在被几个闺蜜赤裸裸的揭开,让何大小姐有点羞怒、又有些轻松。

不过这份喜欢,真没到她们讲的那种程度,这一点我必须澄清!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少出馊主意!主动送上床?靠娃绑老公?我何苗苗怎么那么low!”

大小姐终究是骄傲的,有不管不顾的勇气和任性的底气,但是更有谁都不如老娘美的志气,以及不用身体换爱情的底线。

三位闺蜜齐齐叹气,知道这是彻底劝不动了。

平民出身的心机女为了上位可以不顾一切,有啥招使啥招,白富美的骄傲却不允许何苗苗那么做。

“那你就单着吧!”

“我等你被汪言拖死的那天!那小子绝对不是善茬!”

“在你30岁的单身party上,老娘豁出去血本,给你开一瓶82年的拉菲!”

炮膛突然纳闷回头:“再有10年,82年的拉菲已经过了适饮期吧?”

“是啊!”

短发妹子郁闷点头:“剩女配剩酒,都特么是渣,正好!”

“啧啧,那得多苦……”

闺蜜们一唱一和的,大小姐的心情又不美丽了。

温柔妹子急忙终止讨论:“得了得了,不提这些,接下来咱们干嘛去?”

炮膛掰着手指头出主意:“先去做个全身保养,然后给苗苗做头发,折腾折腾一下午差不多将将够,再然后回去换衣服,最后在party上闪耀全场!”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算了算了,还是别讨论他的性别了。

大家都认同,于是集体登车折返。

分别做完spa,弄发型的时候,闺蜜们又重新聚在一起。

从这时候开始,大家的手机就没停过。

如果叫汪言看到,又会感到惊讶——想来参加和苗苗生日宴会的年轻人,比想象中更多。

“于少问我今天是什么情况,我怎么回呀?”

“愿意来就让他来呗,一所高中出来的校友,谁还能拦着是怎么着?”

“苗苗,贺方从帝都回来了……”

“不发!想要邀请函,让他自己淘腾去。”

“苗苗,顺城李总家的孩子你认识么?算是我一个世交,想来凑凑热闹……”

“那你就带着呗,你不是有一张邀请函吗?”

“呃,早给人了……”

“我去!陈哥从鹰国特意赶回来了,苗苗你面子真大!”

“那是我爹面子大。”

“切!虚伪!星城又不是只有何总一个有钱人,你看谁家孩子的生日宴会有这种场面?”

“我都烦死了好吧?”

何大小姐鼓起嘴,表情不是很愉快。

“咱们自己聚一聚不好吗?就我爹,非得借机搞什么大场面,其实还不是为了他自己happy!”

姐几个对视一眼,没敢瞎叭叭。

不过心里的想法都是出奇的一致——炫女狂魔!

老何是一个一天不炫女儿就浑身难受的极品女儿控,这在星城上层圈子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虽然何大小姐唱歌不行跳舞不行弹琴不行书画不行……但她好看啊!

而且是打小就好看。

拉出来往那儿一站,什么才艺都不需要,等着挨夸就得了。

不管是谁夸女儿、怎么夸、夸哪方面,老何统统不介意,乐呵呵照单全收。

老何的宠女程度有多夸张?

这么说吧,国内资产百亿的家庭至少有上千个,谁家的小孩儿能在18岁的时候就拥有一大堆高定礼服高定珠宝?

所以星城的上层圈子里面有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共识——

谁能娶到老何的女儿,那真是妥妥的人财两得。

老何本身的财富、地位、权势,在星城那是拔尖的,却不是第一,甚至可能都不在前五。

但是,把前五百家庭里的孩子全拎出来数一遍,都找不出第二个像何苗苗这么好看的姑娘。

她居然还是一个独生女!

这叫那些青年俊彦怎么能不趋之若鹜?!

更愉快的是,虽然何大小姐本人很低调,但是由于老何的爱炫,每年一次的生日宴会必不可少,这就给了很多人机会。

像马麻麻的女儿,惦记的人更多,但是你知道人家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在哪儿读书工作吗?

何大小姐就不一样。

虽然仅限于上层圈子可见,但至少还有公开接触的机会。

所以,每一次都要把握住。

于是今天会特别热闹,是大家早都能够料想到的事情。

聊着聊着,短发妹子突然打趣:“诶,今儿这场面,你家那位能Hold的住不?”

何苗苗撇撇嘴,并不怎么担心。

炮膛一惊一乍的问:“哎呀!对了,小哥哥给你准备了什么礼物,你问过没啊?”

“没,大小都是份心意,我问那个干嘛?”

“切!你现在不问,到时候被人压得灰头土脸的,你可别心疼。”

“呵!”

大小姐冷笑:“谁敢当着我爹的面儿,送我上百万的生日礼物,我倒是真会对他刮目相看呢。”

这话在理。

何大小姐就站在那儿,谁都可以撩、谁都可以追。

但是,当着人家亲爹,星城知名宠女狂魔的面儿,上来就要拿钱砸……

那画面太美。

不过事儿是这么回事儿,何苗苗确实不怎么看重礼物价值,更在乎的是心意,但是……

如果汪言被搞得特别没面子,她也会很难受啦。

这样想着,就不免开始有些患得患失。

而另外一边,汪导拿着大喇叭,正在气势汹汹的喊着咔。

“停停停!娜吾你怎么回事?有人要强碱你啊?人家是冲着傅雨诗去的,你能不能不要叫的那么假?抢戏啊?!”

熊大被训得灰头土脸的,直缩胸口。

她在演戏上其实天赋一般,远远比不上傅雨诗的灵性,不过这货在汪言看来,貌似会很有观众缘。

刚才那一幕,虽然实际效果上有点喧宾夺主,影响整个画面,但却意外的搞笑而萌蠢。

现在,汪言开始有些期待吃葱戏份了。

真剪到成品里,说不定会成为这货演艺生涯的代表作?

期待归期待,汪导还是毫不留情的训了娜吾一顿,整个片场都噤若寒蝉。

接下来的戏份就顺利了很多,所有人都全神贯注的,再没出任何差错。

6点钟不到,今天的外景戏份就全部拍完。

“好,大家辛苦了,收工!”

汪导一声令下,大家嗷嗷欢呼起来。

在星城还有几个夜间镜头要取,不过那和大部分人都没有什么关系,副导加摄影就能轻松搞定。

换言之,今天算是放半天假。

汪言扔下导演权杖——大喇叭,正要回酒店。

娜吾拉着傅雨诗——或者是傅雨诗推着娜吾,总之,俩妹子探头探脑的凑过来。

“汪汪,带我去看看你学校好不好?”

娜吾嘻嘻哈哈的陪着笑,弄出来一个一听就觉得好蹩脚的理由。

相比之下,傅雨诗就高明得多。

“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放半天假,很无聊,想出去转转,可是对星城又不熟,怕出什么意外……”

言外之意,给你表达的清清楚楚。

可惜,我富贵哥会吃这套?

眼睛一斜:“哪个说要给你俩放假的?”

啥?!

两个小特务顿时一惊。

汪大少一点没客气,按着两人的肩膀往回推。

“都给我回去琢磨戏背台词去!晚上回来我要检查。看看你们今天的表现,要不是我急着赶进度,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过?”

这就是瞪着眼睛说胡话了。

傅雨诗的表现远比预想中好,有时候走位台词之类的会出现一点小小的问题,但是表情和眼神始终在线,把一个外表柔弱惊惶、眼睛深处始终藏着一抹冷静的魔女诠释得非常漂亮。

这是非常深刻复杂的高级演技,极有层次感。

观众们第一次看的时候会受到外在表情的影响,随着一起紧张,但是足够敏锐的人又能察觉到某处的那种别扭——

女主角李星溪的眼神并不全是脆弱无助,或者说,那种脆弱和无助并不够圆融,导致整体观感略微有一丝不协调。

谜底没有揭开之前,这是演技上的瑕疵。

可是一旦到了最后的反转,这又是对故事主旨整体上的升华。

都给我把牛逼666扣起来就得了!

所以说,傅雨诗在表演上是十分有天赋的。

好演员拍第一部戏的那种灵性,展露得淋漓尽致。

再加上一个特别符合本身性格的角色,简直是天作之合,把一切有利因素都占全了。

如果这不是一部动作片,她甚至有资格去冲击一下表演奖项。

同时这也意味着,在短期之内,她已经没有什么进步空间了。

最多再磨磨动作熟练度,却不用背台词练表演。

借口!

而且是一个如此庸俗懒惰不要脸的借口……

傅雨诗气得直咬牙,却因为在片场的天然权威差距,而莫得能力反驳。

导演当着剧组成员的面训你们两个新人女演员,表演不够精湛,没能达到心目中的最好效果,你还敢开口犟两句不成?!

最可气的是,汪言又招呼着王庭影业给她俩配的生活助理。

“美姐,你看着点她俩,好好做功课,把那场对手戏的台词给捋顺、搞自然咯,不许出去浪!”

顶头大老板发话,小员工当然是只有点头的份儿。

“好的,汪总。”

得,这还监督个屁?

酒店大门都出不去了……

娜吾的小脑袋瓜咔嚓一下就垂下来了,差点埋进胸口闷死自己——她现在是真的恨不得闷死自个儿拉倒。

非得跟死狗嘚瑟啥?

要不然至少还能出去溜达溜达,逛逛街,吃点星城的特色美食。

现在倒好,被特么关小黑屋了!

反抗是不敢反抗的,后面还有一个月的戏要拍,现在跳太欢,死狗肯定有的是办法收拾自个。

娜吾都怂了,傅雨诗自然更不用提。

她就从来都没硬上过。

两个大美女,恹恹的回酒店,路上,娜吾又开始出馊主意。

“咱俩得报仇!”

“怎么报?”

“找刘璃打小报告啊!咱俩治不了狗子,不是还有璃姐嘛!”

“我就知道,以你的脑容量,除了告状,再想不出什么别的招了……”

傅雨诗叹口气,目光很忧郁。

娜吾还不服气:“管用就成!”

“天高皇帝远的,你指望刘璃能把狗子怎么样?”

“额……”

娜吾一下子顿住了。

傅雨诗摇摇头:“算了,让他自己浪去吧,反正他说了晚上回来,想来心里还是有数的……”

有数,那是肯定的,那句话原本就是狗哥特意说给她俩听的。

至于行不行动……

再议。

不然呢?

万一两点钟才回来,大半夜的还去敲两个女演员的房门?

那多不合适。

呃,再仔细想想,其实也没有那么不合适了……啊呸呸!

狗哥随手放飞着思想,美滋滋去洗澡。

等到洗白白开始换衣服的时候,汪言又开始犯难。

今天穿啥啊?

正装仍旧只有那一套,骚到不行的蓝白条西服。

倒不是没有钱或者时间去订新的,只是已经把属性修改器(天才版)拿到手,马上就又可以发育一波,现在订制,用不了几天就没法再穿了。

浪费的钱倒不算什么大数字,可是这种折腾太折磨人了。

所以,汪言始终没再订制新正装。

如果不穿正装,今天的场合……想想还真是奇怪。

可如果出穿正装,那套西服已经在各种场合露过几次脸了,而且何苗苗都看到过两次。

穿出去会显得特别骚包爱炫,又没什么底蕴。

那套时尚礼服到底和经典蓝黑西服有着很大不同,后者永远得体、永不过时,前者却具备着强烈的时尚属性,三四次刚好,多穿无益。

琢磨一阵子,汪言干脆打电话问何苗苗。

“今天的年轻人多么?”

“不少。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不是一定必须穿正装吧?”

“当然不是,有几个我的高中同学,以及不少同龄人,甚至更小一点的,不可能都穿正装了。”

“收到,那OK。”

“嘻嘻!你在发愁穿什么呀?没关系啦,干净得体就好,别以为我们这种聚会就一定是人人西装革履,又不是金融机构开年会,哪来那么多讲究?”

汪言还真没参加过类似的生日宴会,不晓得具体情况。

听何苗苗这么一说,彻底安下心。

“那好,是在北辰洲际酒店的大宴会厅是吧?”

“对,8点钟开始,提前一丢丢到就好,不用太早。”

“这又有什么讲究?”汪言很感兴趣的问。

“来的太早的都是些小虾米啦,爱迟到的都是那些商会里的老古板,你卡在前面,差不多提前5分钟就好。”

何大小姐的声音很欢快,汪言乐呵呵跟她开玩笑。

“我在一群大佬里面也只是一只小虾米啊?”

“你怎么会是小虾米?在我的交际圈同龄人里,除了一个自己考上斯坦福的,别人连跟你比较的资格都没有,知道没有,汪总汪导汪制片?”

汪总汪导汪制片龙颜大悦,又开始嘚瑟。

“叫错了!”

“啊?那应该怎么称呼?”何苗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懵了。

“叫爸爸!”

“呼……”

耳机听筒对面传来一层重重的长长的呼气声,很难借此判断何大小姐是个什么情绪。

很快,汪言就搞懂了。

一声脆响,大小姐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得,当爸爸的伟业任重道远,狗哥仍需努力。

扔下手机,汪言开始往外翻衣服,幸好回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B计划,要不然还得临时再去买。

最后搭出的一身简单利落,清爽至极。

下身一条李维斯的经典款水磨牛仔裤,淡蓝偏白,很便宜,1200左右。

上半身一件白衬衫,爱马仕的修身基础款,没有印花没有logo,非常素净,棉麻材质,贴身又不懈松。

腰带不要皮的,更不能是蠢蠢的LV卡头或者大H卡头。

于是挑中一条纪梵希革质休闲款,简简单单的穿孔卡头,黄白格子样式的外观,正好在上下身的蓝白色彩中隔出一条玉般的分界线。

于是显得龙瞎腿格外修长。

星城的天气还是有点微冷,要穿外套。

大少凭借着进化过的审美能力,很大胆的搭了一件皮夹克。

阿玛尼家的15年秋季新款,不是那种繁复的老式夹克,而是兼具了时尚感的修身西装款。

夹克的设计非常素净,没有肩带、内胆、以及多余的任何其它。

整张小牛皮一体裁剪,半立领,直袖口。

外观上,只有两个斜口衣兜的夹克看上更像西装,非常的笔挺,而且特别干净。

因为没用拉链的设计,4枚黑曜石纽扣就是唯一的外部点缀。

配在深褐的皮质底色上,有一种十分低调的华贵感。

这件衣服当得起大师之作的评价,而且特别对得起阿玛尼一贯以来在为成熟男的宗旨。

任何一个男孩在穿上它之后,都会立即成熟3到5岁,却不会因此显得老气。

唯一不好的地方是——由于没有垫肩和胸衬,想要穿出最好的效果,就需要很好的身材来撑。

富贵哥当然不愁这个。

皮夹克一套上,整个人立即有了一种事业有成的年轻企业家范儿,综合气质介于未出校园和刚进社会之间。

简单讲,既有学生的清新,又有社会人士的成熟。

于是,表就没必要带最贵的了,那款英伦花园装饰表刚刚好。

鞋子随便套,任何品牌的休闲鞋都能搭,甚至正装皮鞋都不会显得失衡。

考虑到不太需要在外面走路,汪言随手换上一双印纹白色休闲鞋。

小帅BI新鲜出炉!

对着镜子照两圈,发出一阵类似于“我怎么这么好看”的感叹后,汪言下楼吃饭。

今天的场合真不适合蹭吃蹭喝,所以还是先填个七八分饱为妙。

下楼时刚好在电梯里碰到两个剧组成员,都用惊叹的目光打量着汪言。

“哇,汪导今天真帅气!”

对于如此诚心诚意又符合基本事实的陈述,大少当然是全盘笑纳。

“谢谢。”

另外一个知道汪言在非拍摄时间没有什么架子,因此敢开玩笑,打趣的问:“汪导,这是要相亲见老泰山去啊?忒精神了吧?”

你特么是带侦探啊?

当然,大少是绝对不肯承认的,面色淡然的回道:“不是,去见拜把子兄弟。”

要是被何大小姐听到,保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结果那俩伙计真的信了,关切的劝:“那您少喝点儿,明天的飞机挺早的。”

酒神汪总傲然扬头:“开玩笑,今天不把我兄弟撂倒,怎么对得起他养的白菜……”

俩人听懵了,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大少当然没有解释的意思,神秘一笑,摆摆手直奔餐厅。

自助餐,简简单单吃到六分饱,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来到酒店前厅坐上租用的礼宾车。

才刚出发,何苗苗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来催。

一路催,一直催,隔两分钟就问一次到哪了,好紧张的样子。

汪大少就带着点好奇的跟她开玩笑:“我说你慌什么呀?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我?”

何苗苗急了。

“毛线!我想你个鬼!是我爸,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知道你要来了,刚才还问我来着……”

什么情况?!

为啥如此突然?!

为啥要特别关注我?!

正震惊着,何苗苗又很不好意思的道:“那什么……你穿着打扮什么的应该挺正常吧?我爸倒是不一定会特意找你聊天,但是肯定会暗中观察啦……”

狗哥心里慌,但是继续死挺兼嘴硬。

“他观察他的呗,关我什么事?”

瞧瞧,这是人说的话?

何苗苗对他的装傻和避重就轻恨得不行,可又实在没辙,穿半天粗气,最后放赖。

“我不管,反正你今天给我消消停停的,待会门口我去接你,再见!”

咔嚓一下,又挂了电话。

“这败家侄女说不过就挂人电话,忒没礼貌!”

汪言心里微微发慌,没理也要胡搅合一句。

何大小姐对别人倒是礼貌,可是根本不会主动打电话,哪种好?

慌了一小会儿,汪言想到今天的局面,渐渐又稳了下来。

不怕不怕,我又没打算干啥,你能咋滴?

聊得来咱们就拜个把子,聊不来我就和你闺女各交各的,左右都不亏,怕啥?

心理建设很有用,下车的时候,富贵哥又是那条玉树临风的好汉了。

才进入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简单环市一圈四周,没看到何苗苗,倒是一眼扫到了穿着粉色紧身裤的炮膛。

我去,这小婊砸,屁屁倒是挺翘的啊?

果然,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炮膛同时发现了汪言,马上拧哒拧哒的冲过来。

“哟,小哥哥,又见面了喂!啧啧,这会儿的你格外帅气呢……哎呀快来快来,苗苗被人拖住了,派我下来接你,怎么来得这么晚,人家等得急死了……”

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炮膛格外的放飞自我。

不过汪言并没有心思和TA闲扯,注意力全在何大小姐身上。

“被人拖住了?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烦人精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懂不懂?”

得,接下来的内容不用听,猜都猜得到了。

汪言好笑的问:“何苗苗经常会遇到这种麻烦吧?”

“那肯定的鸭!惦记着我们苗苗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呢……小哥哥,你要好好珍惜机会哟!”

堂堂狗哥,被炮膛的小哥哥叫得头皮发麻。

赶紧走赶紧走,进场咱俩就告别!

来到4楼的大宴会厅,一排三扇大门,全都大敞着。

根本不需要费劲,汪言一眼就扫到了被围在门口的何大小姐。

额,今天应该叫何公主。

心里一句MMP差点脱口而出——介就是你说的不需要穿正装?!

骂归骂,惊艳感仍旧不可遏制的疯狂上涌。

如果说人世间真的有精灵,那就应该是此刻的何苗苗。

具体形容……汪大少形容不出来,难得的有些词穷。

与此同时,似乎心有灵犀一般,何苗苗突然回头,正好看到走来的汪言。

马上带着点紧张的,上下打量一阵,然后满意而又窃喜的展颜一笑。

如此突然的一笑,只有一句古诗能够描述——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汪言心里又被震了一下,然后,便只见那一圈人齐齐回头,横眉竖目的打量过来。

好像笑出麻烦了啊……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