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90章 惨烈的对杀【超级大章】

更新时间:2020-04-28  作者:起酥面包
卧槽!

介是高手!

短发妹子和温柔妹子闻言一惊,心里不约而同的浮起这个念头。

至于炮膛……

嘤嘤嘤,好!

眼泛桃花,双手捧心,胯骨轴都快夹不住了。

何大小姐跟小公举都开始反思,是不是不应该当着汪汪的面搞得这么过?

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同时她们也想看看汪言到底是个什么倾向,于是咬咬牙,默不作声的准备继续。

而娜吾……

内疚感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刹那,马上就被甩到脑后去了。

心里甚至美滋滋的想:煎饼卷大葱那么好吃,万一汪汪也爱上了呢?

今天,姐就要让你感受一下葱的魅力!

嘿嘿嘿嘿,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各怀鬼胎的气氛中,大厨开始动手摊煎饼、准备菜式。

原本,此刻的氛围应该会是比较尴尬的。

但是恰好剧组的人员来取盒饭,热热闹闹的冲淡了那些不自然,更让汪大少有了事干。

除了搬盒饭的苦力,王牧野和场务小八哥儿拥着一个中年胖子来到餐车前。

那中年胖子就是卫视台的唐主任。

唐主任腆着肚子扬着下巴,对着王牧野指指点点。

“小王啊,你们的心意是好的,不过约定里并没有这茬儿,这不是在给我们添麻烦吗?”

“是是是,其实我们也挺意外的,主要是汪制片的朋友来探班,事先我们也不知道。”

“唉,让你们占路拍摄就已经很给面子了,我这里要协调多少东西,你知不知道?”

“感谢感谢!这不是一有好东西马上想着您了么?”

“嘁!”

唐主任有点不屑。

“150份盒饭而已,什么好东西……不过情谊要领,你们有心了。行,多注意点卫生,别搞得乱七八糟的就好,都是给人干活的,我也不想为难你们。”

“您放心,您放心!”

王牧野陪着笑,连连点头。

唐主任也点头,不过是那种非常倨傲的点头。

卫视台高高在上惯了,唐主任这种在政务系统里混的主,对紫韬都爱搭不惜理的。

流量嘛,只有主持系统和那帮搞制作的重视,搞政务的根本看不上眼。

更不用提,汪言一个有点背景的小导演。

就算跟台里的上层有些关系又如何?

不走一条路,犯不上巴结。

左右就是借一天场地的小事,唐主任之前压根没怎么关心过,对年轻的汪言更是暗藏着几分不以为然。

来到停车场,一看到那比预想中更热闹10倍的场面,顿时皱眉不喜。

“年轻人办事就是欠考虑,卫视的停车场,多少大领导来来回回的走,你们在这儿搞得闹闹哄哄的,像话么?小汪导演呢?瞎胡闹!”

结果走到近前看清楚了那辆壕得不行的奔驰餐车,突然有点愣神。

“嗯?这车倒是不错……好像在哪听说过?”

正好场务小八哥正在组织员工们搬盒饭,一群剧组老油条突然一惊一乍的叫起来。

“哇,汪导,今天的伙食太霸道了吧?”

汪言打眼一瞟,同样为之咋舌。

双层生物全降解餐盒,下层装着半斤晶莹剔透的米饭,隔壁堆着一摊蟹黄,再隔壁是腊肉炒蘑菇。

大少不清楚那些蟹黄有什么讲究,但是认得出来,蘑菇是松茸。

额,一斤几百块,而已。

餐盒的上层就更加丰富了,蟹腿肉蔬菜沙拉,一只油焖鲍鱼,一整片和牛级别煎得金黄的牛肉,嫩白菜心、笋尖、木耳小炒,再加一份海鲜八珍汤。

整份盒饭,色香味俱全,看上去就散发着昂贵的美味气息。

何大小姐不带什么得意却像小女孩显摆似的给狗哥介绍。

“米是东北五常大米,最顶级的那种,100多一斤吧。”

妈耶!

介玩意我想买都没有渠道,网上最贵的才80多一公斤……

“那个秃黄油是阳澄湖大闸蟹的蟹黄,这么一份要三只4两母蟹,用网易黑猪的猪油炒出来,拌饭吃超级棒的!”

阳澄湖大闸蟹?!

搁饭店里这么一勺蟹黄至少卖到小4000吧?!

“和牛是4级别,再高我也搞不来那么多,你别嫌弃。”

停停停!

5和牛我买过,没听说过用那玩意做盒饭的,4已经够奢侈了好么?

“松茸炒腊肉,湘菜经典风味,不贵。”

松茸不贵……

那还有贵的蘑菇吗?

“帝王蟹蔬菜沙拉没什么了不起啦,两条蟹腿就能拌一大碗,不过那些蔬菜都是自家园子种的,纯绿色品种哟!”

剩下的鲍鱼、小炒、海鲜汤,何大小姐都没有介绍的意思。

显然,在她看来,那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在外人眼里……

剧组的场务小八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只个头不小的油焖鲍鱼,当场就把眼珠子瞪溜圆。

等到听清楚何大小姐的介绍,卫视台的唐主任和王牧野都懵哔了。

王牧野只是一个落魄的小导演,没见过什么世面,唐主任可不一样。

然而,即便他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也仍然被何大小姐的手笔震得不轻。

单份成本2000块以上的盒饭……

别说吃,你听说过?

这可不是特供给大老板的专享版,而是大规模发放给工作人员的“日常”饭菜。

壕就一个字,姐只说一次!

“汪导,您这厚礼……这怎么好意思?”

唐主任有点麻爪,搓着手,笑容热情中带着点谦卑。

刚才的气势汹汹,仿佛幻觉。

越是老油条,越是服气钱和权。

何大小姐的超级豪华版盒饭是钱的代表,而何大小姐与那几个衣着华丽的闺蜜的本地口音,无疑又代表着一张相当高层次的权势网。

原本,唐主任只以为汪言是一个有点小背景的小导演。

从电影阵容和前期宣传就能看出来剧组的不专业和寒酸,总之,咋看都没带着跨圈大佬的气势。

现在这一棒子敲下来,嚯,吓一激灵!

砸出几百万大洋给剧组成员放盒饭,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

唐主任都恨不得跪下来给何大小姐磕一个——姐,您家里还缺跑腿的不?!

不用别的,买菜的车您给我配一辆R8就行了……

汪大少看一眼何苗苗,大小姐满脸写着“快夸我,快夸我”,富贵哥差点没绷住表情,破功傻眼。

别说唐主任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亚子,富贵哥其实也没好到哪儿去。

几百万的盒饭,你疯了吧?!

其实今儿还真就是一个意外,算是恰逢其会。

大小姐过生日,家里又有酒店,食材采购和烹饪都不用额外费心,那就怎么奢侈怎么来呗!

反正自家的宴会也要用,现在只是多备一些而已。

如果按市价算,那这一盒盒饭的价值差不多要到5000往上。

可如果算成本价,匀下来就便宜太多了。

嗯,人工、材料、物力、损耗,全都折到亲爹酒店里,大小姐敢说,咱这一盒饭的成本就是动动嘴皮子……

虽然仍然很奢侈,但这不是日子特殊嘛!

其实地主家也不是天天这么过日子的。

主要是何大小姐一门心思的想给汪言涨涨脸,想和狗子分享自己的生日喜悦,正好家里在备菜,于是就搞出来了这么一个大阵仗。

炸翻一片。

唐主任前倨后恭,汪大少却没有心思理会。

唉,脑仁子生疼。

“唐主任,您太笔趣阁气了。我这也只是借花献佛而已,快让您的员工搬运吧,别让菜凉了。”

随口敷衍一句,转头面向何苗苗。

“菜挑的真棒!借你的光,今天我们剧组过大年,吃一顿好的。我代他们谢谢你。”

对待何大小姐的盛情,千万不能埋怨。

正确的应对就两个字——喜不喜欢都喜欢。

夸就完了。

至于这人情之后怎么补……要不,以身报之?

以身者,捐躯也,大家切勿误会。

何大小姐被夸的笑开了花,眼睛弯弯如月牙,小模假样的谦虚着。

“其实没什么的,正好家里能做,方便又卫生……你是我的好朋友,你拍电影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尽力支持嘛!”

这支持太给力了。

看看剧组员工,从王牧野开始,一直到最底下的灯光助理和打杂,看着汪导的眼神,好像看神一样。

唐主任呢?

被晾在一旁,却神情泰然地陪着笑,一副悠然自得。

眼看着汪言并没有给自己介绍的意思,唐主任主动搭茬。

“这位同学,汪导是代表他的剧组来感谢你,我要代表我们卫视台全体员工,向您表示诚挚的谢意。这份礼物实在太惊喜了,真的想象不到……另外,您怎么称呼?”

对待中年死胖子,大小姐的笑容就很矜持了。

“我姓何。”

就三个字,眼神都懒得飘过去一下。

唐主任却眼睛一亮。

“敢问,尊父是否是北辰洲际酒店的何总?”

何大小姐微微一皱眉,回道:“嗯,那酒店确实是我父亲的产业。”

这番回应,鲁钝的人听不出什么东西来。

但汪言却凭借着对大小姐的了解,意识到了其中的微妙。

很显然,何大小姐并不满意。

不满意的点在于,她不认同唐胖子在称呼亲爹时,搁在前面的头衔。

打一个最简单的比方——我们介绍马雲的时候,一定会说,这是创立了阿里巴巴的马总,而不会介绍成创立了“太极禅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马总。

介绍一个名人时,搁在前面的前缀,一定要是对方最得意、最伟大的成就。

写出了《》的起酥面包,和又短又快的扑街面包,哪个中听,那还用问么?

何大小姐不满意的点正在这里。

于是,成功的又把汪大少吓一跳。

我滴乖乖!

北辰洲际酒店已经是星城最有名的五星级奢华酒店之一了,就这都不够介绍的?

我这未来的把兄弟比我想象得更牛啊……

搞不好今天就能见到,哥有点鸭梨……

人精唐主任也听懂了,马上改口。

“原来是星城商会会长何总的千金,哎哟,幸会幸会!我的直属老领导和何总相交匪浅,今天收到您的盒饭,他一定很开心!何小姐,要不要上去坐一坐?”

坐你妹!

有没有点儿眼力见的?

本小姐哪来的时间!

何苗苗白眼都懒得翻,扭头看汪言。

狗哥马上代劳送笔趣阁。

“唐主任,您看,这盒饭再不送上去就要凉了……”

“哎哟哎哟,是了,怪我怪我!”

唐主任一拍脑门,不再纠缠,人五人六的吆喝员工,往回搬运。

一个大保温箱才能装20份,整整8个保温箱才够装完,一行人呼呼啦啦往回走。

临别前,热情洋溢的感谢汪导。

“汪导您放心拍,有什么事儿,打电话只会一声,我来处理!盛情不言谢,您这个朋友,我老唐认啦!”

来时不见他认,钞能力砸下去,马上跟见着亲爹一样。

可惜,大少仍然懒得理会对方。

哪怕以后仍然需要跟卫视台打交道,可是,不管是安晓芳亦或者是何大小姐,走的都是高层路线,根本不需要惯着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来着。

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来的时候两看相厌,走的时候一个舔,一个还是厌。

但这并不影响想舔的人继续舔。

我有钞能力……不对,是我的妞有钞能力,你不服,行么?

唐主任不但服,而且是兴高采烈的服。

颠颠往回走,脑子里开始琢磨——这盒饭应该怎么分呢?

台里上上下下的领导、关系户、最有能力的制片人、主持人……一人分一份还有得剩。

剩下的拿来讨好谁或者敲打谁呢?

中年胖子带着幸福的烦恼离去,王牧野他们但是一肚子幸福的八卦回去开荤,现场顿时又只剩下斗鸡和鸭王。

傅雨诗和娜吾半天没开腔,躲得老远,恨不得暂时隐个身。

不是我军不给力,实在是敌军有高达呀!

缩了半天,仍然没逃开何苗苗胜利般的得意小眼神。

帝都来的又如何?

你们见识过吗?

傅雨诗和娜吾一句话都嗦不出来,面对着何大小姐跟汪汪差不多的蛮横壕气,实在硬气不起来。

关键时刻,一阵扑鼻的香气传来,渐渐又掺上一点焦糊味儿。

煎饼好了……

额,不对,煎饼老了……

娜吾眼睛一亮,气势大起。

“来,款姐,我请你吃饼!”

我是没有见识过你的豪华盒饭,但是,玩儿粗的,你算哪根葱?

给姐等着!

娜吾撸胳膊网袖子的冲上餐车,开始对着大师傅指指点点。

“师傅,师傅,翻个面,再煎老点儿!”

堂堂一行政总厨,摊个煎饼而已,汗都冒出来了。

“小姑娘,再煎就焦了……”

“焦点儿好!就是要让它焦!”

看着那张不止是金黄,好多地方都已经发灰发黑的煎饼,大厨子一咬牙,又来回翻了四次。

“然后呢?是不是该摊鸡蛋了?”

娜吾气势熊熊的一摆手:“不要蛋!摊什么蛋?硬核煎饼不需要那些!”

大师傅的汗冒得更厉害了。

“那里面都放什么辅材?你说,我收拾。”

“有酱吧?”

“有有,各种名贵……”

“那些虚头巴脑的都不要!就东北大豆酱,生的,来一层!”

大师傅忍着肝儿颤,默默刷上一层生酱。

“然后呢?”

娜吾抄起一根早都瞄好的山东大葱,葱根处有小孩手腕那么粗,算叶子,长有一米五。

“喏!”

递给大师傅。

“切葱花还是葱丝?料盆里有……”

大师傅话音未落,娜吾豪气的一摆手。

“切什么?就把葱叶去掉,葱白整根卷到煎饼里,完活!”

这是什么黑暗料理?!

大师傅、西餐师傅、寿司师傅集体懵哔了,呆若木鸡。

娜吾一看对方不动手,索性自己亲自上阵,一顿比划长度,上去一刀把葱叶切掉大半,剩下30厘米长的葱白,往煎饼当中一搁……

咔嚓咔嚓开始卷。

最终卷好的成品……不用形容,想想都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娜吾随手挥动两下,呼呼带风。

妈耶!

甩棍也就这威力了吧?

何大小姐吓得脸色煞白,两股战战。

三位闺蜜也都差点儿没疯。

“天啊!她该不会是想跟苗苗吃这个吧?”

“你别吓我!怎么可能?这玩意儿我看一眼都感觉晚上会做噩梦!”

“这是哪儿来的野蛮人?”

“就是啊!把这玩意儿扔给猪,稍微有点儿志气的猪都不带吃的!”

七嘴八舌的窃窃私语,总有一些会传到娜吾耳中。

熊大不屑的瞥去一眼,傲然扬起下巴,气吞万里如虎。

然而,涨红的脸颊和颤抖的小手无一不是在说明,其实她也挺怵这玩意的。

她是爱吃煎饼卷大葱,但那也得是好吃的煎饼加好吃的配菜卷适量的大葱才行啊!

正常人谁能吃得下现在这玩意?

可以说,为了好姐妹的幸福,她是真的豁出去了……

然而汪大少一点都不想给她点赞。

刚吹完牛逼,要陪着吃来着……

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

没等汪言想办法劝,娜吾拎起菜刀,咔咔两刀下去,甩棍……啊不对,煎饼就被斩成三等份。

“来吧,大小姐,刚才那么跳,现在可别怂啊!”

何苗苗从来没有吃过男人的激将法,但是,从来没有怂过女人。

更何况是这个第一眼看到就觉得眼熟,而且,莫名反感的大辱奶牛?!

小脸煞白,却死死咬着牙,一把接过三节棍之一。

然后,扬声对大师傅吼了一嗓子。

“再加一倍辣!”

再然后,怒目望向傅雨诗:“她怎么不吃?”

“她陪你吃辣!”

娜吾当场怼了回去,又扫过炮膛等三女:“怎么?你闺蜜陪你吃煎饼啊?”

炮膛立即夹紧裤裆,往后缩了一步。

大姐,我们闭嘴还不行吗?

行不行的也只能这么着了,反正她们打死都不会陪苗苗吃这种东西的。

如果爹妈再给多生两条腿,我现在就爬给你们看信不信?

短发妹子还算有义气,担忧的劝了一句。

“苗苗,要不然咱算了吧?跟两个穷狗小演员较劲多犯不上……”

这一看就是个肆无忌惮的大小姐脾气,一句话得罪好多人,又把火气激起来三分。

“哼!”

娜吾咔嚓一口咬下去,煎饼差点没咬断,大葱倒是咬得清脆。

“敢不敢?不敢别磨叽!”

大少面无表情心若死灰的看着何大小姐上来脾气,跟着咔嚓一口,默默把泪吞回肚子里。

陪着啃了一口。

一口下去……

卧槽!

焦糊的煎饼,口感韧得像老牛皮,嚼到嘴里一股怪味,又像狗皮膏药。

生酱齁咸,口感粗粝。

山东大葱那叫一个冲,辣味儿直蹿脑门。

那种辣和辣椒还不一样,它不忘胃里烧,往鼻子里过,呛得人直想淌眼泪。

汪言算是经历过苦日子的孩子,以前也吃过小葱蘸酱,就这都感觉受不了,可想而知,大小姐何苗苗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一口下去,何大小姐华丽丽的淌眼泪了。

一点不夸张,刚咬了一口,两行眼泪就那么毫无征兆的下来了,可见冲击之强。

“呜……这是什么玩意儿?汪二狗,我和你没完!呜呜……”

一半是呛的,一半是委屈的。

想我堂堂何公主,啥时候受过这种罪?

都怪你!

她没找娜吾发火,倒是把汪言恨上了。

汪大少那叫一个冤……好吧,一点不冤。

缩着脖子,咬牙切齿的啃饼。

死熊大,我跟你没完!

有完没完的暂且不提,这半截儿煎饼,把三个人吃的是眼泪汪汪。

所有的围观群众都看傻眼了,这是三个狠茬子丫,对自己都能下得了这种狠心,惹不起!

傅雨诗不敢罩量煎饼,急忙给娜吾倒水,却被娜吾一把推开。

“这么过瘾的东西,喝什么水?”

汪言以为熊大要发疯,下一句备不住是“上酒来”!

结果倒好,娜吾来了一句:“给我上山西老陈醋,解解辣!”

好么,比特么喝酒还豪迈!

一人一小盅老陈醋端上来,娜吾一扬脖子就干了,围观群众都快吓尿了。

这特么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还是这么一个西域大美女!

想想看,迪丽热巴在大庭广众之下,左手煎饼卷大葱,一口半截,右手一杯老陈醋,滋溜滋溜的干喝……

这画面实在太美,令人印象深刻。

何大小姐眼泪都快哭干了,二话没说,仰头喝完。

那梨花带雨又倔强的小表情,配上99的颜值,简直了都。

更惨烈的是,刚喝完,她就开始干呕。

大葱的回香本来就很重口味,再加上酱,再来点醋,混到一块儿,那是什么味觉体验?

神仙都得躺!

但是何苗苗偏偏不服输,死死咬着牙关,把最后一截煎饼塞到嘴里,胡乱嚼两下就硬咽了下去,压住了呕意。

牛哔!

傅雨诗看得都有点佩服了,突然感觉,这位大小姐其实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最起码,这股子干脆劲儿就很投她脾气。

其实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刘璃的帝舞闺蜜圈里,没有一个那种扭扭捏捏矫揉造作的小女人。

就连最婊的何荦荦,那也是一个当断即断、敢想敢做的主,只是做事的方法不同罢了。

这么一琢磨,傅雨诗突然发现了汪言的偏好——

死狗好像坚决不碰那种林黛玉式的女文青?

上回同班度假时那个学画画的李学姐,不就被狗子拒绝得没留一点余地?

可这是为什么呢?

傅雨诗闲着没事儿干,又开始瞎琢磨。

额,琢磨狗子怎么能叫瞎琢磨呢?

那叫揣摩老板喜好!

隐约间,傅雨诗思考出一点模糊的结论,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深思的时候。

得赶紧帮娜吾平平气儿。

一场煎饼下来,何苗苗和娜吾是两败俱伤。

娜吾的耐受力更强一些,而何苗苗是全靠意志苦撑。

但是,不好吃就是不好吃,谁都没少受罪。

中场休息,大家突然又想起了汪言汪大少,回头一看,哟呵,面不改色!

在整个过程里,汪言一声没吭,就默默的陪吃陪喝。

再怎么难吃,都没见他面上流露出一丝异色。

短发妹子悄悄吐槽:“吃那么难吃的煎饼都能吃得像个贵公子似的,真是到什么时候都不肯丢份儿……”

温柔妹子却赞许的点点头:“还成,至少是个有担当的。”

炮膛又开始发骚:“嘤嘤,好帅好哟!”

何苗苗听着姐妹的议论,看着汪言,心情稍微明媚了一些。

嗯,表现不错,没有枉费我为你拼命!

所以说女人关注的点真是奇怪,这破事明明是因为汪言而起的,结果默不作声的陪着吃个煎饼,就又变成了有担当……

直男永远理解不了这种思维。

而大少显然很明白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一局陪吃,又挽回不少分数。

当然,这种招数不是任何时候都灵的。

只有眼前没有正牌女友,双方的位置距离都差不多时,才有意义。

换言之,正宫娘娘不在,姑且陪你们几棵小白菜闹着玩,以显示我父爱如山……

汪爸比闻到一股辣味,快速瞄一眼刚出锅的剁椒鱼头,面上仍旧是一派波澜不惊的宗师风范。

心里……

快哭劈叉了。

我特么打小吃麻辣烫就只能吃微麻微辣不烫的,现在你搞出来一个重重翻倍辣,可要了亲爸爸的命了!

那辣味儿有多夸张?

离着两米多远,闻一下,直烧大肠!

烧大肠的感觉懂不懂?

就是有截翔拉不出去,在肠子里晾到梆硬,然后一动就剌肠子,一动就剌肠子,一直剌到后门口……

就好像你向一个王八蛋放狠话:放学你别走,后门口见!

结果等到天黑都没等来,找人一打听,嘿,那孙子还在教室里放着嗨曲蹦野迪呢!

就那么难受。

汪言难受,何苗苗抖起来了。

往餐车伸展出来的小型餐台前面一站,啪的一拍桌子,左手叉着小腰,老革命根据地妇女主任的气势勃然而起。

“来吧!到我了!”

看着那满满一大盆辣椒,不扒拉开三厘米根本找不到鱼头在哪儿,傅雨诗和娜吾都被震得脸色煞白。

对视一眼,硬着头皮咬着牙,凑到跟前。

“姐会怕你?”

娜吾放狠话的时候,小眼神飘忽不定,嘴唇那颤的哟,就跟果冻被弹了似的。

她能吃葱,可不代表能吃重辣。

学舞蹈的女孩子,为了控制体重,一般都不会吃重油重辣重盐的食物。

额……

娜吾好像是那个例外……

但是不管怎么说,吃辣是天生的,她真不太行。

傅雨诗好一点,平时控制着不吃,但是承受力算可以,然而今儿这辣度……

你没看何苗苗自己都打怵?!

可是等到碗筷一拿上来,何大小姐又开始强行挑衅。

“一人四分之一,少一筷头都不行!”

输人不输阵,这股倔劲儿,随爹!

娜吾紧跟着拍桌子,桌子没颤悠,自己颤个不停。

叫号:“你吃多少我陪多少就得了,少整那些没用的,你当姐是吓大的?”

何大小姐眼热的看着颤源,心情愈发不美丽了。

身后的助威三人组同时低头,然后看着自己的脚尖,默默的叹了口气。

紧接着又开始嘀咕。

“大有什么好?”

“穿衣服那么丑!”

“干点什么累累赘赘的!”

“就是就是,早晚还不是便宜臭男人?”

汪言回头瞥一眼炮膛,十分搞不懂,丫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为什么如此痛恨男人?

前仇旧恨一起涌上来,此刻,任何语言都是那么苍白。

抄筷子,整就得了!

第一口鱼腮肉下去,四个人脑门上全冒汗了。

五星级酒店行政总厨的功力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这道双椒鱼头,烧得是真的好吃。

鱼肉嫩滑,鲜香,不见一丝一毫的腥味。

吸到嘴里像果冻一样,直接化开在舌尖。

然后,融成一股暖流,一直熨帖到胃里。

如果不是那么辣,这绝逼是汪言吃过最好吃的鱼头。

但是没有如果,它就是那么辣——不对,是比预想中更辣!

鱼肉化开的同时,辣味也在舌苔上爆炸了,直接把所有的味蕾都炸得失了神。

火线咔嚓咔嚓开始往下烧,所过之处,肌肉一片麻木。

像神经都被烫熟了一样,第一时间,直接就被辣到麻木,然后过了两秒,刺痛感才返上来,并且源源不断的向大脑中枢发出求救信号。

“水水水!”

娜吾嗷的一嗓子叫出来,吐着舌头大喘气。

其他人也差不多,现场当时就多出四条狗——全都吐着舌头,哈哧哈哧的。

寿司师傅急忙给大家端水,然后……

被何苗苗一拍桌子,当场拦住。

“现在又想喝水了?刚才干喝山西老陈醋的气势呢?来,给我上冰阔乐!”

要不要介么狠啊?

此言一出,不止是娜吾傅雨诗吓一哆嗦,汪大少脸都绿了……表面上看不出来,心里是焦绿焦绿的。

吃完辣的东西,再用冰可乐一涮,那些冰凉的气泡在嘴里一顿噼里啪啦……

那种酸爽,尝试过的人都懂。

而且不止是口感爆炸,等到冰阔乐下肚,胃里那种翻滚翻涌翻腾翻江倒海翻天覆地……

能够一直爽到直肠末端去。

闺蜜三人组吓坏了,赶紧拦着。

“苗苗,你可别想不开!”

“就是就是,这么较真好吗?跟她俩,犯得上犯不上?”

“大小姐,听话,差不多就行了,你要是出点三长两短……”

“呸!”

何苗苗正在火头上,分外听不得这种话。

怎么着,她俩能行,我不行?!

横眉竖目的扫回去一眼,带着一股子是要与敌同归的壮烈架势,端起满满一杯冰可乐。

那可乐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杯口呼啦呼啦冒着冷雾,气泡噼里啪啦的弹跳着,看着就好解渴、好消暑。

额,可现在是2月份,都特么还没开春……

“我是地主我先来,你俩别怂!”

伸手一指娜吾傅雨诗,她回手就要干杯。

这么一大杯下去,待会儿怕不是要医院见?

关键时刻,汪言不打算再看着她们胡闹了。

闹可以,得有个限度。

大喜的日子,把寿星搞进医院……

打算病房开趴,停尸房蹦迪啊?

上前一步,一把抄过何苗苗的杯子,一扬脖,吨吨吨吨吨,自己干了。

何大小姐都没反应过来呢,汪言随手把方杯往桌子上一扣,冷下脸。

“闹够没有?!”

何苗苗有点被汪言的举动镇住了,气势下去一大截。

大少没给她开口辩驳的机会,面容肃然,眼神沉凝,一个一个的扫过去。

“你下午有聚会晚上有爬梯,她俩下午要拍摄,都是大事,能不能分得清楚轻重?”

换成是一个别的什么人敢这么训自己,何大小姐早炸了。

但是对于汪言——尤其是板着脸爹化的汪言,她却没有那种勇气。

其中还有一个关键点是,汪言上来就替她把那杯冰阔落喝完,又又暖,让她心里甜丝丝的,逆反心不知不觉就消退了一大半。

“那……”

她想撒个娇——其实不是故意的那种,但是第一个字眼儿出来时就带着娇憨的语气。

然而汪大少并没有让她撒完。

开玩笑,旁边还有俩督军呢!

“那什么那!都给我好好吃饭,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按住何苗苗,眼看着熊大又要跳出来,汪导马上回头,冲她一瞪眼睛。

“你下午的戏还拍不拍?就刚才那种煎饼,一次给我啃一张!”

娜吾马上回忆起那张煎饼的口感和味道。

一次就够恶心一天的,要是个七八九十来次……

我靠!

下意识的缩了缩胸——这是怂了的信号。

两个刺头都摆平,只剩下一个傅雨诗——哦,小弱鸡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辣得眼泪汪汪的,不值一战。

于是汪大少转头四顾,横压全场,威风得不可一世。

好吧。

其实是她们都开始后悔了,那一口辣鱼头下去,现在花花都疼,正绝望着呢。

汪言站出来给大家一个台阶下,打样又介么妥帖,自然都没话说。

当然,最后找场子的嘴炮还是要打一打的。

“哼,今天我还有事,就放你们两个一马!”

“嘁!谁怕谁啊?有能耐你来帝都,看姐们怎么招待你就完了!”

让她们一人发泄一句,汪言又开始控场。

转头找上大师傅。

“师傅,麻烦你们给弄点正常吃的,简单点就好,我们还要赶进度。”

到这时候,大少又开始和颜悦色。

总厨和两位师傅巴不得赶紧搞定赶紧收工,再让小公主那么闹下去,吃坏了算谁的啊?

忙不迭的应声,唰唰唰,开始动手。

很快,色香味俱全的西餐、寿司、鱼生、高汤就呈上桌来,光看卖相,就抚慰了几个沙雕姑娘残破的心和火辣的胃。

“呼……”

一口热汤下肚,何大小姐很不淑女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汪言瞥她一眼,心里暗笑:嘚瑟!装!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刚笑了一秒钟,面色突然一变。

卧槽!

肚子好难受!

冰可乐和辣椒终于胜利会师,在肠胃里开始翻腾。

那股突如其来的疼劲儿和意……我建议大家亲自试试。

反正,狗哥79点的体质是扛不住。

刚端起汤碗,汪言马上就又放下,面不改色的和莺莺燕燕们告别。

“你们先吃着,我去剧组那边看一眼。”

没等人拦,一转身,嗖一下不见人影了。

“哎……”

何苗苗刚喊到一半,剩下的话全给憋回嘴里,只好小声和闺蜜嘀咕。

“都吃饭呢,有什么好看的啊……”

炮膛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着汪大少夹着裆快步走路的姿势,只觉得是那样的亲切和熟悉。

心下了然,嘿嘿坏笑:“你要是现在追过去,应该还来得及看男神蹿稀……”

几个闺蜜都被丫恶心坏了,抬手就打。

何苗苗没动手,急忙回头去看汪言,只见一条栓不住的狗子,撒欢似的狂奔着。

啧,姿势还挺好看的……

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好笑,于是抿着嘴角,眯起了眼睛。

同时,热汤在胃里化开,涌向全身,让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好生舒服。

之前的那点火气,全都不见了。

看着她这股花痴劲儿,娜吾和傅雨诗默契的对视一眼,又同时攥紧拳头。

小琉璃啊,大事不妙!

你家狗子又双叒叕不动声色的撩妹啦!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