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76章 汪神?【大章】

更新时间:2020-03-31  作者:起酥面包
圆圆脸、眯眯眼的王懿博从人群中穿出,径直走向何梦。

远远的,未语先笑。

“梦梦,你今天真漂亮。端木,自家兄弟,吃好喝好,待会给你介绍两位大哥。楚歌,在帝都时怎么不见你出来玩?学业很忙么?”

王懿博24岁,研二,成熟程度远非小男生可比。

跟人打招呼时春风拂面,目光清明,很有大哥范儿。

之前的人堆儿一散开,马上形成四五个小圈子。

实验、二中、贵族私立,鼓角三所学校的毕业生各自相聚。

剩下两个圈子,一个是野路子,一个是来自省会和帝都的朋友。

刘伟龙自然跟在王懿博身后,冷笑看着汪言,古佳书寻过来,有点担心、有点窃笑。

“王哥。”

“王哥好,恭喜!”

何梦她们打完招呼,王懿博把目光转向汪言。

“梦梦,这是你的同学?真精神!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语带笑意,听不出来任何针对。

“汪言,我同班同学。”

何梦言简意赅,态度很平静。

直到目前为止,从表象上看出来任何问题,再寻常不过。

但是,汪言看得到刘伟龙的表情,那种看热闹似的嘲笑,让大少心里自然而然的提起了警惕。

“王哥你好,我是汪言,不请自来,多谢款待。”

王懿博主动伸出手,笑意盈盈:“梦梦的同学就是我的弟弟,任何时候,我组织的聚会都欢迎你来。”

握手时,又在汪言肩膀上轻拍两下。

“叫王哥有点见外,叫博哥吧!”

汪言回以微笑:“好。”

言多必失,大少选择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崩,想看看王懿博如何应对。

王懿博没有刻意应对什么。

转头微一打量李韵音,赞叹开口。

“好漂亮的美女!谁来介绍一下?”

直接就看向端木秦武,不动声色的给出一份助攻。

但是,端木秦武却犯了难。

如果那天没有碰到汪言和刘璃,现在的介绍应该是“我女朋友李韵音”。

不用怀疑,那天肯定可以确定关系的。

然而一切都被一场意外打乱。

最近几天,两人的关系肉眼可见的冷下来,可是端木秦武又有点舍不得李韵音……

优柔寡断中,迟疑不到一秒,李韵音便主动开了口。

“王哥你好,我是秦武的校友,楚歌的闺蜜,我叫李韵音,在央音读书。”

关系定得太清楚了,而且和预想的不一样。

王懿博不由微微一愣。

但是他反应很快,马上恢复笑脸:“同在帝都?那太好了!以后我们再有聚会,欢迎你和楚歌一起来玩。”

“好。”

李韵音不算热情但很得体的点了点头。

汪言默默算了算,刘璃、何梦、端木楚歌、李韵音,全都扎堆聚在帝都,以后若是……

没有若是。

反正哥的基地在魔都!

全部照过面,王懿博终于饶有兴致的找上汪言。

“小汪,今天打扮得真精神!看到你,我就觉得我老了……”

若是有求于人,现在正应该送上马屁。

汪言当然不会。

腼腆一笑:“谢谢。”

就两个字,多一个标点符号都算我输,看你怎么噶下去!

但是,王懿博显然有着丰富的拉锯经验,很擅长打开场面,更擅长以微笑强行推进话题。

“小汪家里是做什么的?鼓角是座小城,我们或许有过交集。”

大少表情为难、语气弱弱:“额,我不是很清楚家里的事……”

嚯,有点草包啊?

王懿博心里暗笑,脸上却愈发和蔼:“没关系没关系,你在哪里读书?同在帝都么?”

“博哥,我兄弟在星城师范!”

刘伟龙突然接口,笑得不怀好意:“二本……”

汪言面色淡然,王懿博反而满脸歉意:“不好意思,哥不该问的……没关系,学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以后的努力。”

周围立即响起一片附和。

“对对对!”

“王哥讲到根子上了,出身再差,都可以靠努力来弥补,王叔不就是农村出身?”

“博哥从中矿考到清华研院,励志!”

马屁如潮中,更显得汪言弱小、可怜、形单影只。

刘伟龙环视一圈四周,突然一拍巴掌:“哎呀!我才发现,大家好像基本都在帝都上学啊?”

端木秦武瞄一眼汪言,然后才接茬:“很正常,咱们鼓角就是喜欢帝都,家里有点能力的,谁不努力把孩子往帝都送?”

这是一个能够引起共鸣的话题。

鼓角极其迷信帝都,报考、迁居、发展的第一选择都是帝都,省会其次,再之后才轮得到长三角和珠三角。

除去出国的那部分人,在场的有一大半都在帝都上学,甚至早早的买了房子。

因此聊起来格外有共同语言——除了汪言。

刘伟龙开的这个头,便是要将汪言孤立到底的节奏。

大少扫一眼wuli龙龙,倒不生气,只是有点纳闷——小阴比你的智商怎么忽高忽低的?

刚才那是超水平发挥了么?!

不管是不是,现在的局面可是够恶劣的。

一方面是大家有共同语言,而汪言被排斥在外。

另外一方面,混个二本其实挺让人看低的。

不止是看低学习能力,其实二代们没几个人在乎那个,主要是看低家庭实力。

现在这年头,只要有钱有势,想去清北都可以操作,普通的京师985更是不在话下。

端木秦武刻意聊起这个话题,展示他的渊博。

“去年清北都颁布了《2015年领军人才选拔招生简章》,大家还有印象吧?”

一群人里面,有一半人在点头。

“招收对象为‘志向远大、追求卓越、品学兼优、素质全面,一贯优秀并具创新潜质的普通高中毕业生’……”

“我记得!”

刘伟龙抢话:“是不是有‘对综合学业成绩排名在全年级前5%的申请者优先考虑’这么一条?我没够上,不过楚歌够上了……”

端木楚歌抿嘴一笑,没怎么避讳这事。

“我的成绩将将够到5的线,是文体特长和学科获奖加的分。”

汪言直到此刻才知道,端木楚歌居然是清北学子!

mmp的,我考个二本都拼了老命,你这是闭着眼睛上名校?

大少酸了一瞬间,很快释然。

二代们抢的是寒门学子的机会,这件事本身很不公平。

但是,他们的父辈努力奋斗,为子女创造最好的条件和环境,并在成功之后享受一些有限度的特权,这又是符合人性、符合奋斗本意的行为。

面对这种事,与其带着满腹酸意怨天尤人,不如化愤怒为动力,跟这操蛋的社会拼了。

二十年后,享受特权的人未必不是自己。

个人的力量如此渺小,根本改变不了社会,但至少能够改变自身和亲人的命运,这未尝不是一种抗争。

高中时代的汪言挺偏激的,特别鄙视这种事这种人。

现在,汪言仍然认为这种事不公平,但是,却深刻懂得了世间没有绝对公平的道理,可以辩证的去看待表象背后的本质。

酸、恨、怨、贪,本质都是人性。

而人性里的欲望,却是人类世界得以发展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既承其利,便应当正视其弊。

在特权保持在一个相对合理的限度之内时,介玩意反而是激发社会活力的必需品。

需要限制,却不能消灭。

汪言不会一边享受着金钱带来的好处,一边鄙视其余富人,那种又当又立的行为,比做个渣男更恶心。

倒是有一句名言隐隐约约的划过脑海——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兼济几个好姑娘,教育出一群好孩子,为社会做出一些贡献,让世界因我而稍稍变美一些,便是完美的男神生涯了吧……

就在一群帝都移民聊得热火朝天时,汪大少神游天外,越来越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安静伫立,垂眸沉思,深邃如夜,厚重若山。

当然,某些人是看不到的,只以为汪言正在自闭。

秦武和刘伟龙一唱一和,叭叭半天,自以为将汪言打击得不轻,心情美丽极了。

结果秦武回头一看妹妹……

端木楚歌正在发花痴。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汪言的大半张侧脸,以及沉静的双眼。

大少的目光中并无任何沮丧不安,甚至,就连正常的情绪波动都没有,极为专注。

其实她并不太吃厚重深邃的那一套,打小不缺安全感。

但是,厚重如山的气质本身便能极大的提升魅力,再加上那双戴了美瞳似的双眼,让端木楚歌很是心醉。

第一印象太好了,现在真是怎么看怎么稀罕。

何梦同样在暗暗关注.JPG。

隔一会看一眼,发现汪言并没有受到打击,很泰然、很稳得住,于是彻底放下心。

汪狗子虽然很讨厌,但是刘伟龙更烦人,她特别看不上这种没事儿找茬的行为,心里自然有所偏向。

而且汪言的表现很加分,有点商界大哥的模样。

渣学历在极大成功的背景下,根本不值一提。

李韵音挽着闺蜜的胳膊,没怎么看汪言,看着端木楚歌,心里直想笑。

刘璃的男朋友没吹牛……

楚歌真的喜欢这种类型的男生,那小眼神,快要扎里了。

“喂,醒醒!”

她悄悄摇了摇闺蜜。

楚歌回过神,兴奋的和她咬耳朵:“姐妹,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

“少扯!”

李韵音果断摇头,帮忙分析一波:“那只是因为难得压过何梦一头,由此产生的错位好感!”

李韵音看得很清楚,因为她扪心自问,若是自己被汪言当着刘璃的面一顿狠夸,肯定也会因此而大生好感。

楚歌并非一点没有意识到,但完全不在意。

“那又如何?汪言确实很有趣、很优秀啊!你不觉得他的小腿、脖子、手指都超级性感吗?衣品又好……诶?你是不是认识他女朋友来着?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李韵音被吓一跳。

“干嘛?要横刀夺爱啊?”

“不行吗?”

端木楚歌表现得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终于展露出和她哥哥极为相似的一面。

“当然,现在没到那程度,可是总得准备着吧?唔,只要再发现两条我无法抗拒的优点,我就正式出手,把他拿下!”

虽然李韵音不清楚她的信心是哪来的,但是看着她随心所欲的任性模样,心里竟然生出一股羡慕。

驱散杂念,李韵音摇摇头。

“据我观察,他们两个的感情特别好,汪言很宠刘璃,我看到过他抱着刘璃上车。你和汪言又不在一个城市,机会不大。”

听到这话,端木楚歌反而更兴奋了。

“啊?那么甜的么?!又发现他的一个优点,爱了爱了!”

李韵音整个一个懵哔状态:“哪呢?什么?”

“疼女朋友啊!”

端木楚歌理直气壮的强调,李韵音差点没疯。

是个男人都宠女朋友吧?

你现在找借口都不讲基本法的么?!

李韵音同情的看一眼端木秦武,默默的叹了口气。

同学啊,汪言倒是未必想叫你大舅哥,但是,你妹妹却很中意你妹夫……

别觉得绕啊,我的意思,你懂的!

端木秦武什么都不想懂,现在只想拉着妹妹浇一桶凉水上去,让她清醒点。

气急之下,再次主动找上汪言。

“学弟,你女朋友在帝都上大学,你们还得异地相处三年,压力大不大?”

刘伟龙马上接腔:“是啊,汪言,现在有没有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努力?”

讲实话,汪言心里多少有点腻味,但更多的是觉得好笑。

以你们两个的段位,就别跟哥跳了,好么?

要不是王懿博在这儿,哥马上就能用那两个工具人把你们姨夫血给崩出来!

工具人一号何梦歪歪头。

工具人二号楚歌眨眨眼。

工具人三号李韵音……哦,这姑娘暂时没啥用,谁要给谁吧。

大少笑了笑,果断“认怂”。

“压力特别大,不过我做事喜欢向前看,倒是不至于后悔。”

“切!死鸭子嘴硬!”

刘伟龙嗤笑一声,转头就想撩拨王懿博。

不过没用他做什么,何梦自己就看不下去眼了,当面维护汪言。

“刘伟龙你和同学说话能不能别那么阴阳怪气的?汪言大小是个自主创业的公司老总,不比你用家里钱花天酒地强得多?”

刘伟龙挨了骂,却不怒反喜。

当然,表情仍旧是委屈的。

“何大美女,你可别被汪儿骗了,我知道你重感情,可是总不能人家吹什么你就信什么吧?”

王懿博马上get到其中深意,甚至,自行观察出更多细节。

何梦对汪言的关心挺不一般啊……

心中如此想着,他却仍旧不动声色,笑容一如之前的站出来打圆场。

“都是自家同学,你们之间的感情比我都深,拌什么嘴?”

安抚一句,随后向汪言转移话题。

“小汪,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冒昧问一句,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很客气,既没有立场,更不存在火气。

汪言心中立即闪过一种明悟:这哥们不好搞!

有些顶级大少是一言不合就撕破脸开骂,谁都不惯着的风格。

有些顶级大少则是和和气气,深沉稳重,心里恨极了都能笑脸以对。

王懿博无疑就是后者。

汪言甚至都没法确认,他对自己到底是怀着善意,亦或是恶意。

有这么一位主儿在,今天怕是不能彻底抽翻刘伟龙了……

想了想,汪言继续以不变应万变。

“一家做娱乐经纪的小公司,暂时以直播为主业,不值一提。”

王懿博点点头,微带沉吟,他对这行不太了解,不想贸然开口。

围在四周的二代中间却有熟悉直播的,姓赵,是实验毕业的学长,一个月至少要在直播里砸下几十万人民币,睡过的主播已经快要凑够十二生肖了。

赵公子饶有兴致的接口:“哦?学弟的公司叫什么?做繁星平台么?我在那上面有个神号,跟平台官方算蛮熟,如果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支应一声。”

老赵看汪言很亲切,所以并没有踩人的意思。

周围的人却不是都待见汪言——生面孔,人骚会打扮,美女环绕,可以妒恨的点太多了。

于是纷纷连捧带踩。

“赵哥你怕是在平台上花了有500万了吧?我三辆车加一块儿才这价,豪气!”

“赵公子你是不是缺人拉皮条了啊?哈哈!”

“老赵讲究!以你的面子,要提携小学弟家里的主播,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小学弟,还不快谢谢赵哥?”

“我听说小公会混平台,条件都特别苛刻,汪言,要不然你就拉着赵哥一起搞嘛!”

“对!有大腿就抓紧搂嘛!”

“如果你能打动赵哥,别的不敢说,我们哥几个肯定去帮忙抬抬轿子,想捧谁就捧谁,赵哥一句话的事儿!”

一波波,一句句,带着毫不掩饰的轻忽,涌向汪言。

对此,富贵哥丝毫不以为意。

夏虫不可语冰,和不懂又不想懂的人解释任何事,都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冷眼旁观的何梦却有点受不了了。

她回去以后特意查了查王庭娱乐的情况,网上的消息并不算多,更不详尽,但是,展现出来的一角就已经极其惊人。

我都为之震撼的成就,被你们这样轻蔑的看待……

你们是何等的无知?!

恰好此时,刘伟龙得意洋洋的撇一眼汪言,故作苦恼的挠着头:“诶,汪儿,你那公会叫什么来着?什么娱乐?!”

何梦冷声接口:“王庭娱乐。”

“噢!对对!”

刘伟龙一拍脑袋,好像才想起来:“瞧我这记性……上次聚会我……”

“什么?!王庭娱乐?!”

刘伟龙装到一半,突然被一个惊讶的喊声打断。

他略带不满的回头望去,却见,赵哥两只大眼珠子瞪得溜圆,满脸震惊。

对于不了解的人而言,王庭娱乐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别说跟BAT相比,在西曲矿面前都是一个弟中弟。

但是,对于喜欢玩直播的人而言,王庭娱乐,早已经是直播界里一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尤其是,当那批超高颜值的主播投放到各大平台以后,哪个土豪大哥不为之振奋?

赵公子呆滞两秒,突然兴奋起来,伸手指着汪言,指尖微颤。

“汪神?!”

这么巧的么?

汪言都觉得意外,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笑着摆摆手。

“学长别闹,叫小汪小言都好,当然,叫富贵最亲切。”

这便是隐晦的承认了。

赵公子一步蹿上来,激动的伸出双手,主动与汪言相握。

“汪神,感情真是你啊?!来,快握个手,沾沾喜气!”

刘伟龙懵了。

端木秦武懵了。

工具人一二三号懵了。

围观二代,乃至一直胸有成竹的王懿博都懵了。

什么情况?!

一个公会老总,至于让你这么激动吗?

说破天,汪言最多就是一个身价几亿的小老板呗?!

他们搞不懂,是因为缺乏对直播界内幕的了解,赵公子却不一样。

老大哥摇着汪言的手,看到偶像似的激动。

“汪神,你把王思明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的事儿我们都清楚,可后来又是咋回事儿?我听说王大少捏着鼻子让你入股猫熊了?”

大家再次猛烈受惊。

MMP,咋又扯上国内第一富二代了呢?!

汪言面对热切的赵公子,感觉颇为头疼。

这事儿不方便深说,又不能全盘否定,只好稍微吐露一点实情。

“没那么夸张,合则两利,各取所需,只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哪有什么按不按着的?”

“卧槽!果然是真的!没得说,汪神,太特么给咱矿省爷们涨志气了!”

老赵压根没理会汪言的谦虚,结合着收到的小道消息,直接确定了猜测。

“兄弟,方不方便透个底,到底什么价儿?不瞒你说,我身边对猫熊感兴趣的人不少,可惜正常价格拿不到,人家王公子不乐意带我们玩,真就只有你能办到了!”

幸亏你们拿不到!

你就偷着乐去吧!

猫熊的A轮融资是缺钱,不太好找资金。

但是,不是完全找不到。

煤老板、拆二代、暴发户,有得是人愿意给王思明钱。

不好找的,是那些能够对猫熊发展有帮助,具备独特资源优势的资金。

这一点不矛盾。

外行想投,但是除了钱以外,毛都没有。

内行有资源,但是看得到隐患,投资意愿并不强。

王思明缺的不是钱,而是“附带着资源的钱”,所以对外的溢价极高,高到没人敢接。

赵公子服气汪言的原因,正是因为汪言办到了不可能的事——

前脚刚踩完人家,后脚又被人请回去,怎叫一个牛哔了得?

那位王公子,惯着过谁啊?!

汪言理解老赵的激动,但是,价格却是真的不能说。

想了想,言简意赅的点了对方一句。

“接不到兴许是好事,这里面的水很深,你可能看到过那条传言——BAT里的某家曾经与猫熊接触过,后来再无下文。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传言是真的。”

点到即止,汪言没有再讲下去。

赵公子的理解能力并不差,但是限于信息太少,反而脑补歪了。

难道说……这涉及到了下一阶段的互联网行业布局?!

顿时面色肃然,竖起大拇指:“汪神牛哔!”

聊到现在,其余人终于听懂了,于是都疯了。

卧槽!

意思是,汪言搞的那家公司,不但跟王思明有合作,甚至牵扯到BAT?

太吉尔扯淡了吧?!

他们搞不懂其中的逻辑,但是有一点很明确——

汪言本人,是可以和王思明掰手腕子而不落下风的!

怪不得老赵一口一个汪神!

震惊之下,所有人看着汪言的眼神都变了。

大少仍旧是与之前一模一样的态度,安安静静的伫立,笑意清清淡淡,话不多,目光沉静。

此前,大家以为是小朋友太拘谨,自卑于学校和家庭背景,不敢在大哥们面前大声哔哔。

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深不可测。

反倒是老赵在一个劲的哔哔:“那天汪神你们公会的主播初次登陆我们平台,卧槽!那场面!我们平台老总特意开着官方一号进房间,扔下一堆特权贺礼……”

刘伟龙下意识的缩了缩头。

去尼玛的小公司!

去尼玛的几十个人!

汪狗,你特么又耍我一次!

随着老赵的科普,人群开始沸沸扬扬,原本以为汪言只是一个小老弟的圈中老人,纷纷饶有兴致的加入讨论。

这边聊得热闹,吸引了隔壁的不少目光。

王懿博的那两个朋友,很快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王懿博已经度过最初的那阵震惊,对汪言的重视上升一层,却仍旧没觉得如何,对自己信心十足。

王思明是厉害,可是,不尿他的大有人在。

哥在帝都混的圈子里,个个都是不需要讨好王思明的壕门二代啊……

一回头,看见那两个研院同学正淡然走来,王懿博脸上立即再次堆满春风得意的笑容。

“来,兄弟姐妹们,给你们介绍两个好朋友,移动大佬家的公子,刘哥,和……”

话音未落,傲然垂眸打量着几位美女的刘哥,目光不经意的掠过汪言面庞,陡然一顿。

随后,瞪大眼睛,惊呼出声。

“汪神?!”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