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74章 有人抢才香【大章】

更新时间:2020-03-29  作者:起酥面包
古佳书在温泉山庄停车场接到汪言,顿时龇牙咧嘴的,像是有点蛋疼。

“汪儿,你这是干嘛去了?前几天没见你打扮得这么新鲜啊……”

刚从山里回来时,汪言基本要套件羽绒服,一切以保暖为主。

今天去找三万小姐姐谈恋爱,所以穿得比较骚。

爱马仕秋冬新款高帮休闲鞋,白色皮面,印花H标,鞋口一圈淡蓝色碎花宽条纹,复古时尚。

一条浅蓝白色水洗牛仔裤,3D立体剪裁,裤脚收腿,可以直接掖在休闲鞋里,而且显得小腿格外的笔直修长。

巴宝莉经典的黄白格休闲腰带,磨砂皮,配色材质无不恰到好处。

上身,里面一件极简风格的灰白渐变色修身小绒衫,外面套着那款巴宝莉石灰白风衣。

手上自然是戴着那款白色橡胶表带的皇家橡树离岸型。

整体感觉清新、时尚、充满活力,而又不失贵气。

最最重要的是,这是鼓角极少出现的风格。

有钱买最好最贵的品牌,不等于会搭配,更不意味着能够买到最新、最潮、最适合自己的衣装。

自打审美得到进化,汪言的购物水准就日益暴增。

这一身穿搭,搁在一线城市都极其出彩,回到鼓角,简直就是对暴发户们公开处刑。

古佳书酸意上涌,感觉穿着阿玛尼最新款皮大衣的自己像是一个瓜批,走在骚狗的身旁,年龄和身份都仿佛有着断层。

“同学聚会怎么不见你这么重视……”

黑着脸碎碎念,像一个刚刚被里里外外睡过好几轮又惨遭抛弃的怨妇。

大少只感觉好笑,心想:

这算什么?

我还没穿那身粉配绿的春夏装,或者那身蓝白西服呢……

算了算了,别刺激可怜孩子了,怎么说都是同学,我要善良……

于是温和的笑笑:“如果待会儿要下温泉,现在穿什么不是都一样?对了,怎么会把聚会安排在这里?”

古佳书板着脸解释:“那几家私人会所,天天都有家里大人出没,温泉山庄比较安静,更方便些,倒不是准备下池子。”

“哦。”

大少了然点头,随口又问:“今天的趴是王公子组织的?”

“对呗!除了他,鼓角谁有这么大面子?”

古佳书兴奋的开始叭叭,给汪言科普王公子的光辉历史。

鼓角最牛哔的单位不是市府委,而是西曲矿。

西曲矿全名“西山煤电集团西曲矿”,总部不在鼓角,而在省城。

王公子正是集团一哥王钰宝的小公子。

“王总是去年11月上位的,以往王英豪就很叼,今年更了不得,在省会都排的上号……不过,他平时都在帝都上学,放假还是喜欢回鼓角玩,对我们都很照顾……”

古佳书的语气里只有羡慕,没啥嫉妒,看来那位王哥很有手腕。

慢慢溜达进山庄后院的宴会厅,古佳书在人群里一阵寻摸,伸手一指:“看,那就是王哥!”

人堆中,一个25岁左右的青年被众星拱月般的围绕着。

那青年不算帅气,圆圆脸,看着和善而喜庆,穿着一身简单的深蓝色西装,气质不算出挑,但是满脸的春风得意。

那是一种诸事顺遂所养成的精神状态。

之前汪言得到过一次春风得意光环,外在表现就与对方差不多,很是提升精神面貌。

核心圈里还有另外两个青年,衣着华贵。

“那两位是?”

古佳书摇摇头:“面生,应该是王哥的同学或者朋友,帝都来的吧……”

汪言又扫一眼,都不认识,便没放在心上。

“走,我带你去认认人,跟王哥打个招呼!”

古佳书兴奋的拉一把汪言,就要往人堆里挤。

大少一看到那里三层外三层的阵势,顿时就失了兴趣,摆手敬谢。

“算了吧,我只想消消停停混个饭,和熟人们聊聊天,你去吧。”

矿省的坐地虎,于汪大少而言并无意义,没什么结交的价值。

搞矿是不可能搞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事业上既无交集,年龄上又有断层,基本上就很难成为朋友,最多能够保持一个点头之交的状态。

事实上,二代圈里的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关系。

彼此清楚对方的存在,碰上了寒暄两句,但是基本不在一起玩,有事儿再说有事儿的。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要么成为利益共同体,要么拥有深刻的共同爱好,否则都是“混”——

混圈混圈,混的是圈,而不是单独的某个人。

“那好吧……”

古佳书摇摇头,不见丝毫遗憾,马上就扔下汪言往里钻。

“你自己玩一会儿去,待会咱们去找何梦!”

汪大少笑着点点头,然后打量一圈四周,走向摆放食物的长桌。

为刘璃鞠躬尽瘁一整天,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抓紧吃饱才是正格。

今天的自助餐水准很高,餐台前散落着不少人,汪言一眼扫到同校的李少和王子,俩牲口正在调戏扒虾小妹儿,索性过去蹭热闹。

“额奶!汪老板!好久不见,新年快乐啊!”

“我刚才还在猜你会不会来……最近怎么样?”

李子亮和王梓热情的打招呼,他们都是上次汪言夜店包场时熟悉起来的,实验中学同届里比较有名的富二代。

“看你俩的出息劲儿!一对儿哈怂!”

汪言瞥一眼那个扒虾的小姐姐,发出无情嘲笑。

小姐姐清秀可人,85分上下,素手纤纤,正在剥小龙虾。

那俩货一边吃着一边调戏人家,快乐得一批。

汪言拿过一个盘子,深情的与小姐姐对视:“美女,不要理他们,我会保护你的……把虾仁都给我可好?”

“噗嗤!”

小姐姐抿嘴一乐,笑弯了腰,然后主动把一盘子虾仁都夹给了汪言。

“靠!”

王梓郁闷的竖起中指:“你是人么?”

“日巴踹!”李子亮竖起两根。

狗哥当然不会在意败犬的哀嚎,美滋滋开始填肚子。

那俩货看得直吧唧嘴,快馋哭了。

刚吃没两口,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讨厌的嗓音:“日求玩意,瞅瞅你那点出息!”

紧接着,鼻端又钻来一股刺鼻的香气,像是大量不同种类的香水混合在一起发酵出来的骚味。

不用回头,汪言就知道是谁——刘伟龙。

大少慢条斯理的吃着虾,头都没回。

对付这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惩罚。

“哼!”

刘伟龙冷哼一声,开始左顾右盼,看到刚进场的何梦,突然眼睛一亮,冲对方招招手。

“老同学,这边!”

何梦看到刘伟龙,淡淡的点点头,原本并不想过去,但是再一看到汪言的背影,脚步瞬间一顿。

“汪言,伟龙,你们都来了?”

何梦简简单单打个招呼,就让刘伟龙很兴奋。

“何女神,今天聚会可是在你家主场,你居然才来,等得我心都碎了……”

刘伟龙的马屁才一出口,汪言就在心里给他打了负分。

问题出在哪里?

敲黑板!

主场不主场的,是男人才会在乎的点,大部分女人都对此不敏感。

夸一个白富美,千万不要扯什么“哎呀你爸好有钱”,要从她自身的优势着手。

气质、品位、眼光、审美,那么多点可以夸,总盯着钱,俗不俗?

可能她本人确实很俗,但人类的天性就是没B数,清新脱俗点夸着准没错儿。

同理,大忌是“你男朋友真有钱”。

怎么着,我是奔着钱挑的男朋友?

正确答案是“你男朋友真帅”,显得她有眼光,而且竞争力强,所以才会被那么帅的男人追求。

如果惦记着挖墙脚,那就更要夸她男朋友,拍舒服了再不动声色的挖坑。

像刘伟龙这种拍法儿,纯属弟弟行为。

怪不得舔何梦那么多年,却没有半点进展,一个字即可总结:菜!

果然,何梦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很不客气。

“怎么,今天的聚会规定时间了?”

刘伟龙瞬间垮了,干笑着填窟窿:“没,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少捡了个乐,然后心里突然一动——现在好像是个节奏?

汪言一直想抽刘伟龙一顿,惦记着很久了,可惜总是找不到机会。

打架太low,坑钱又不解恨……

在今天这个场合下,借何梦牌道具人一用,可不是正好?!

想想便觉得有趣,于是大少开始秀操作。

“何女神,你今天真漂亮。”

这话何梦听多了,并不感冒,甚至还因为对汪言与小鹿的关系有点怨言,一看到汪言就心气不顺。

“哦?哪里漂亮?”

故意板着脸,她开始出题。

然鹅,一切都在渣汪的意料之中。

淡然笑了笑,从头到脚又打量她一遍,仔仔细细的端详。

何梦被看得有点不自在:“看什么啊?”

汪言理直气壮:“不看仔细怎么知道哪里漂亮?”

何梦气笑了:“你刚才都没看就夸我漂亮?还能更不走心点儿么?”

大少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不再看着她的眼睛,眼神略有闪躲——对,现在请叫我羞涩的小奶狗!

影帝附体之后,局促开口:“你的眼睛里有星星……”

顿了顿,方才继续辩解。

“刚才我只顾着数星星去了,怎么会知道你哪里漂亮?反正眼睛是真的美,像星空。睫毛不刷化妆品好评,自然浓密,像夜幕。”

一箭中靶!

何梦嘴角瞬间上挑,急忙又抿住,努力绷着。

“睫毛上怎么刷化妆品?那叫睫毛膏好吧?你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

故意嘀咕一句,她终于微微扬起下巴。

“我从来都不刷睫毛膏的,年轻的时候还是自然点好。”

有汪言在前头打样,刘伟龙终于get到点了,急忙接口:“别人也没有你那么长的睫毛啊!想自然,她们自然得起来吗?”

这句马屁有内味儿了,值得鼓励!

但是,何梦此刻的注意力都在汪言身上,愉快必然会反馈给挑起话题的汪言,刘伟龙这是纯属打白工。

嗯,社会主义好舔狗啊……

至于何梦,因为是带着气来的,明显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汪言。

“那现在呢?”

刚才你没看清,现在看清了吧?

“其实还是没怎么看清……”

汪言盯着她红润粉嫩的嘴唇,腼腆羞涩的笑:“好像又陷进另一处了,你的唇形也好美……呃,要不然,再给我一个小时?”

卧槽!

刘伟龙彻底懵了。

彩虹屁原来是这么拍的?!

羊皮原来是介样披的?!

何梦彻底绷不住了,脸颊微红,嘴角上挑,心情不是小好,是大大大好。

不过,以她的难撩,没那么容易结束战斗。

“所以你在大学里天天学习怎么哄女生来着?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油嘴滑舌的?”

这不是生气,而是一个解释的机会。

解释得好,什么气性都能消掉。

搁往常,大少保准顺杆爬上去了,最擅长这个。

但是今天,他没急着接茬,反倒是“貌似”不经意的瞥一眼刘伟龙。

小阴比平时挺精明的,可是只要一沾上何梦,立即化身无理智舔狗,再加上汪言还在旁边撩火……

当场炸了。

急急忙忙跳出来,先是怒喷一波:“汪狗你特么放尊重点好不好?瞅瞅你那一脸屌丝样,瞎YY什么?”

然后安慰女神:“何梦你别搭理他,家里暴发之后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装的跟什么似的,脑残!”

影帝我富贵哥立即冷下脸,握紧拳头,看上去极其愤怒。

一瞬间,何梦便联想到了上次唱K,心里大惊。

汪言可是敢硬按着愣头青喝酒的狠茬子,一旦被刘伟龙激起火气,当场打起来……

情急之下,她顾不得想太多,下意识上前一步,抓住汪言的手,将大少拉到一旁。

“汪言,你别跟刘伟龙一般见识,那人有毛病……”

刘伟龙:w(Д)w!!!

什么展开?!

聊着聊着你咋还上手了呢?!

往常我跟同班同学发生的口角多了去了,怎么从来没见你上心?!

难道是……怕我打汪言?!

鳖孙子只是夸了你两句,你就这么护着他,那我还天天夸你呢!

到最后就换来一句“有病”?!

MLGBD,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

短短刹那间,刘伟龙的内心活动就已经可以写出一部小说,而且越来越歪。

所谓关心则乱,男人一旦太在意某个女人,脑子就可以扔了,反正用不上。

正相反,汪大少心里虽然在嘎嘎嘎的坏笑着,头脑却始终那么冷静。

工具人的小手真软……

但是仍旧无法改变你是一个工具人的事实!

汪言顶着何梦,硬是往前跨出一步,皱着眉,气呼呼开口:“你放开我!”

何梦顿时紧张到极限。

坏了!

汪言真要发飙!

她倒不是心疼刘伟龙挨打,换个场合,乐不得看汪言修理那死舔狗一顿。

但是今天不行,有人为自己争风吃醋打架,在上层圈子里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尤其又是在自家主场,父母都跟着丢人。

情急之下,她一伸手搂了上去,拦着汪言的腰往旁边的餐台走。

嘴里胡乱找着理由:“我还没吃晚饭,汪言你陪我吃点东西吧……”

咔嚓咔嚓!

哗……

刘伟龙的一颗小心心,被这一幕敲得稀碎,哗啦哗啦的往下掉渣。

汪言再没挣扎,却突然扭头,冲刘伟龙挑了挑眉。

兄嘚,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只一瞬间,刘伟龙的眼珠子就烧得通红,喘着粗气,满桌子上撒摸——我刀呢?!

没有刀?

把那根龙虾钳子借我用用!

就在刘伟龙终于找到合适的武器,冲向酒瓶子的时候,亮子和王子看不下去了。

一边一个,搂腰挎脖,半笑半劝。

“哎哎,伟龙啊,再闹可就没意思了!”

“何大美女有的是人追,要是个个都像你,追不上就动手……”

王子挑挑眉,斜楞向人群中央,讥笑继续:“……那里面的几位,你打得过谁?”

话是不好听,但道理没错。

何梦一走,刘伟龙骨子里那种阴怂的本性终于又回来了。

喘两口粗气,不再惦记动手,而是把目光转向人群中心,眼神阴毒。

王子一看就知道这货在想什么,又没控制住毒舌。

“我说你可真够可以的啊!

明知道争不过那些大哥,得空还非得上去舔一波。

舔吧,你又舔不明白。

看汪言舔明白了,你又不服气。

不服气吧,你又不想办法自己找场子,打人家王哥的主意……

龙龙你怎么那么骚啊?”

刘伟龙被刺激得满脸通红,一挥手甩开王子,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关你屁事!”

眼看着打不起来,王子也懒得再理他,呵呵笑两声,转头望向剥虾小妹。

“小姐姐,现在没人跟我抢了,继续喂我吃虾啊?”

小姐姐猛的翻个白眼,把又攒出不少的盘子往前一推。

王子夹起一块塞到嘴里,吧唧吧唧嚼两口,突然皱着眉唱戏似的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得有人抢,它才香啊……”

刘伟龙没听到,但是,满脑子都是何梦好香。

‘MBD,你继续跳!我得不到,你也休想!’

人这一生,时时刻刻都在动着恶念,区别在于,会不会真正去做。

刘伟龙显然是个有行动力的,端着酒杯便直奔人群中心。

那里热闹得厉害,并没有注意到餐台角落里发生的一切。

但是,何梦主动“搂着”汪言的那一幕,却被三个到处乱转的人看在了眼里。

“那是何梦?!”

“那是汪言?!”

兄妹俩,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就连表情都很像,瞪着眼睛张着嘴,右边的嘴角往上方咧得更高。

李韵音没吭声,但是心里的震惊只多不少。

刘璃的男朋友,在鼓角居然还有别的女人?!

心里很为刘璃不值,却又不受控制的感到一丝快意。

于是主动开口相询:“何梦是?”

端木楚歌言简意赅的解释道:“我们实验高中第一白富美,人比我高冷,家里比我家厉害,当然,身材相貌都是我更强!”

回完李韵音,她又回头问她哥:“秦武,你认识那个男生?”

端木秦武反而纳闷得不行:“那是你们实验的学生,跟你同届,比我和韵音小一届,你居然问我?”

“哈?!”

端木楚歌懵了。

没听说同届有这么一个人啊?!

想了又想,她都没想起来曾经蹭过人家一杯酒,反倒更加感兴趣了。

“走,过去看看热闹!”

她兴奋,端木秦武比她更兴奋:“好!看看那小子在搞什么名堂!”

大哥,你以为人家分了手,刘璃就会看上你?!

不自量力!

李韵音对端木秦武愈发失望,却没吭声,带着满肚子的好奇跟在后面,打算看看汪言的背后一面。

来到摆着一堆帝王蟹腿的餐台旁,何梦终于意识到不妥,触电似的松手。

“啊……你没事吧?”

汪大少奇怪的看她一眼:“我能有什么事?”

何梦小心翼翼的试探:“不生气?”

“好……”

好开心三个字刚要出口,慎言及时拦下。

介要是讲了实话,何梦不得疯?

虽然说看开了并不怕得罪她,但是没必要啊!

“好气好气!”

大少叉起一根剥好的蟹腿肉,稍稍蘸一点海鲜调汁,两口就干掉了。

真生气啊……

为什么拉我来这边?

我想吃牛排,蟹腿太不顶饿了……

可惜没得挑,汪言只能继续对付下一条。

何梦看到汪言停不下来嘴的吃螃蟹,真以为他心情不好,很是乖巧的倒了一杯热饮递过去。

“你慢点吃,现在人多,不要……嗯?!”

她原本的意思是想提醒汪言注意仪表,别被人看了笑话。

结果仔细一打量,才发现,汪言吃东西居然有点好看?!

什么鬼啊?

震惊之下,她观察得愈发仔细。

汪言吃东西很快,动作却一点都不狼狈,嘴角不会挂上汤汁,餐叉在他手中好似一件乐器,眉宇间隐隐的挑剔像个美食家……

何梦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看过一部描写英伦贵族的传记。

里面写着如下一段叙述——

为了应付某些繁冗、沉闷、堆砌着假笑和审视、需要耗费大量体力精力、却又不得不参与的场合,他们常常会在少年时期就开始训练一种快速进食的能力——在保证姿态优雅得体的前提下,用最短的时间填饱肚子。

所以我们在社交场合上看到的所有贵族,都可以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当你尚未意识到时,他们已经吃饱了。

而我们由于畏惧失礼忧心形象,却不得不饿着肚子坚持下来整场。

所以下午茶开始大行其道——午餐时间和晚宴隔得实在太久了,而且在正式的晚宴上我们也未必敢吃东西。

曾经,何梦以为那是扯淡。

吃得又快又好看?

怎么可能!

现在,何梦不再怀疑这件事本身,开始怀疑汪言到底是哪来的妖孽。

这事儿不科学!

与此同时,走到近前的李韵音突然顿住脚步,愣了神。

今天的汪言,和上一次见到时相比,不止帅出了一个高度。

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时尚感和超绝品位,甚至完全颠覆了她的第一印象。

之前是穿着厚厚羽绒服的早熟少年,举止沉稳有内涵,但眼缘上并不惊艳。

现在却是一枚打磨好的钻石,璀璨、贵重、光芒四射。

妈耶,这不科学!

端木楚歌看着汪言的侧脸,震惊得更厉害。

“哥,你确定他是我同届的校友?”

“应、应该是啊……”

端木秦武莫名的有点心虚,尤其是何梦与汪言站在一起,就仿佛看到了金童玉女,令凡人自惭形秽。

“没道理啊……”

端木楚歌喃喃自语着,仍旧难以置信。

“这么帅的同级生,我怎么可能没见过?”

三人走到跟前就开始发呆,正好跟何梦凑了一桌麻将。

汪言吃得开心,其实并不想理会她们。

又不是我组织的聚会,咱们都自便,好吧?

想法是好的,但是架不住端木楚歌跟何梦从小就不对付,俩人刚一碰面,火星子就开始自动往外溅。

“何梦,好久不见。这是你男朋友?配你白瞎了……”

“只是我同学。你喜欢?倒是不用顾忌我,但是我怕你的内涵不够打动人家——我同学眼光很高的。”

前戏都没有,当场就开撕,突出一个直白。

大少看得津津有味,对女人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什么女神,照样吃喝拉撒睡,撕逼时一样在肚子里骂娘,像刘伟龙那样神化她们,简直智障。

不过你们拿我开撕……

不太好吧?

哥可从来不当工具人,除非……给钱。

咳咳!

轻轻咳嗽一声,大少转头望向端木秦武,含笑招呼:“你好,又见面了。”

然后看向李韵音,真心实意的称赞:“李学姐好,你男朋友今天真帅!”

前面是不是开过一次套路小课堂来着?!

狗子,你想干嘛?

端木秦武和李韵音同时一愣。

“额,你好,今天你也很帅……”

伸手不打笑脸人,端木秦武捏着鼻子回敬一句,心里直犯恶心。

然后,李韵音冷静回道:“我们只是朋友。”

端木大少脸一绿,更恶心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