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56章 我是担心他妹

更新时间:2020-03-16  作者:起酥面包
刚才真不应该坐过来……

刘璃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主要是没想到端木会这么二,当着李韵音的面还揪着不放。

这是正常人会干的事儿?!

你都不考虑一下你女朋友的感受么?!

坐下来短短两分钟,刘璃愈发看不上端木,以往的“暖男”印象彻底破碎了。

不过咱璃姐今非昔比,处理复杂局面的能力日益上升——主要是狗哥锻炼的好,总能搞出来大场面考验神经。

所以她并未动怒,而是饶有深意的提醒一句。

“咱们高中接触的少,你不了解我,我也没想到你和印象里完全不一样……咱们不聊这些了好吧?你看韵音都插不上话。”

端木一愣,有点惊醒,特意侧头看一眼李韵音,好像才意识到冷落了准女友。

李韵音反而干巴巴的一笑:“没事儿,你们聊你们的,我听着挺有意思的。”

说话的时候,双手交叉抱臂,手肘搭在桌面上,上身微微有些前倾。

汪大少心里微微一动:嗯,规模不小……

啊呸呸!

动歪了动歪了,大少心里实际想的是:防御姿态。

双臂闭合成环,置于身体前方,肩部微微绷着,在心理学里是很明显的抗拒表现,意味着对环境感到不安,自我保护意识浓厚。

主要防御目标当然是刘璃,不用解释。

更有趣的是,她的头部微微左偏,而端木坐在她的右侧……

很显然,那是一种心理距离拉开的体现。

再结合她的那句“你们聊你们的”,潜在表示,她准备后撤一步,重新成为观察者。

‘心理学、微表情学真有意思……’

汪言对一切洞若观火,心情突然变得很愉快。

端木段位略低,根本伤不到自己,反而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对象。

而李韵音这姑娘也很值得观察。

今天这局面,特别像是一场学科实验,难得且有趣。

在汪博士的预想中,端木应该马上开空调,抓紧吹一吹李韵音,保住基本盘不崩。

但实情是……

端木接着话茬找上刘璃:“韵音就够高冷的,那会儿你比韵音更高冷,根本找不到机会互相了解……哎,你和韵音都是学艺术的,你俩熟么?”

哇塞!

终极死亡提问!

硬生生把两个不对付的妹子拉到一起,强行制造比较机会,表面看谁都不冷落,实则已经交P权死亡。

真的,一点不夸张。

如果是一个没什么钱的普通人干出这种事儿,备胎都不用惦记了,妥妥会被妹子判死刑。

注意这里面的知识点——

即便你是想夸女神,都不要主动把她和敌人放到一块儿比较,大忌!

好在刘璃并没有把李韵音当做对手,甚至帮她打圆场:“学艺术的都忙,我和韵音只在演出后台碰到过几次,很遗憾没有机会熟悉。”

李韵音投桃报李,强笑回应:“你才是真的厉害,应届生能考上帝舞真的特别不容易。”

惺惺相惜一波,再商业互吹两句,基本就可以建立起很表面的塑料姐妹关系了。

不可能很亲,但至少不用那么尴尬。

关键时刻,又是端木呈上神助攻。

“对啊!正常考帝舞都是专业艺校,15、6岁高考,咱们鼓角别说专业艺校,正经的舞蹈艺术班都没有一个。

刘璃你高一决定报考,同学们谁都没认为你能考上,那些女生总在背后嘲笑你异想天开,结果你真的成功了,把她们的脸打得啪啪作响,简直太强了!

真的,我特别特别佩服你!”

端木手舞足蹈的,那叫一个激动。

你激动个粑粑……不对!好像确实值得激动?

汪言之一愣,终于想明白一些以往被忽略的事。

像王雪、婊婊、平之等很多闺蜜,都是帝舞附中出身,王雪读的是中国舞六年制,平之读的是国标四年制。

基本都是六七岁打基础,十一二岁上附中,一年一级的考到舞蹈等级十三级。

刘璃却是小城市、普通高中出身,硬生生以应届生身份考进去的。

很多有资质的高中都会申请建立艺术班,但是仅限于音乐、器乐、美术三大专业,不存在舞蹈班,因为专业性太强了,根本没法在正常高中里带。

帝舞每年招生300左右,两三年都未必会出现一个正常应届生,其余的生源全是来自于专业艺校。

而刘璃,就是那个罕有的特例!

怪不得她的地位如此独特!

怪不得帝舞闺蜜圈里隐隐是以她为核心!

怪不得她能在二中成为传奇!

我家三万确实很牛哔啊……

汪大少想明白以后,心里一荡,很是为刘璃感到骄傲。

同时,稍微理解了一点端木的感情由来。

李韵音的身材相貌再怎么好,却不是同届里最出彩的那个,更不是传奇。

在外人看来,帝舞和央音没有任何差距,但是在亲身经历过的同学们看来,刘璃做到的事,显然更值得传颂。

“哇哦!小姐姐你这么棒的啊?”

汪言抓住三万的小手,半是调戏、半是赞美。

刘璃被狗子的惊讶感叹伺候得很受用,美滋滋微扬下巴,小傲娇的“哼”一声。

那意思是:你才知道?

毫不避讳的一波狗粮,撒得端木脸都绿了。

而李韵音,早在端木吹捧刘璃的时候,就已经面带寒霜。

这姑娘算是挺稳的,轻易不开口,但是年纪轻经验浅,不太能够控制好表情,对刘璃流露出比较强烈的敌意,对端木流露出十分强烈的不满。

然而端木仍然没有意识到,或者是,没有在意。

“兄弟,你对我们班花不够用心啊?喜欢她的人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多,条件特别好的人大把,你再不珍惜,早晚有后悔的一天!”

话里有话,优越感爆棚。

汪言没当回事儿,刘璃却终于不耐烦了。

“我们之间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端木同学,咱们没那么熟!”

暗示敲打不行,刘璃只能明着讲,讲重点。

端木秦武被怼得有点尴尬,再笑不出来。

当然,愈发的不服气。

“额,刘璃,你男朋友对你未免有点太不重视了,我作为老同学,替你抱不平……哎,行行,不说这个了,前菜来了,快尝尝!”

总算还没有蠢到极限,暂时把场面圆了过去。

之后的几分钟,话题主要在吃吃喝喝上面打转,铁憨憨没有再去针对汪言,而是很热情的介绍各道菜品。

“食前酒来一杯么?度数不高,预热暖胃。”

“来,先试试这道樱こ田春日八寸,里面的芸豆百合特别清爽!”

“再尝尝他们家的向付,鲷鱼刺身搭配鱼烧霜,早春不二之选!”

“樱こ田的山葵真是难得的顶级货,主味清甜,自然辛辣,比帝都的顶级日料都不差……”

端木吃日料很专业,每句都在点子上,侍者捧场的竖起大拇指。

富二代在享受方面的见识,确实远远超出普通人,跟性格情商没有任何关系。

汪言默默看对方表现,闷头填着自己的肚子。

正在对着酱油挤山葵,端木眼睛突然一亮,又找到机会表演。

“哎,兄弟,顶级山葵尽量别融在酱油里,直接涂抹在生鱼片上才是正确的吃法。

平常你吃日料或者自助,那些店家把山葵混在酱油里,其实是因为山葵的质量不好,或者干脆就是用辣根制成的假货,必须混酱油以中和口感。

信我的,你直接涂在鱼片上试试,绝对美味!”

汪大少简直哭笑不得:我特么是嫌弃日料太淡!

598一位的价格你跟我扯什么绝顶美味?

在矿城呆傻了吧?

吐槽归吐槽,汪言却没反驳什么,从善如流的点头:“哦,好好。”

刘璃回头看一眼汪汪的无辜表情,噗嗤一声笑出来,摇摇头,主动去找李韵音闲聊。

把那货晾着吧!

不翻脸治不了他,翻脸又实在犯不上,不如看他表演。

端木却什么都没意识到,仍然在努力开屏。

其实铁憨憨也不是完全傻,最起码心里很清楚,刘璃不是那种对钱很在乎的人,所以始终没有炫富。

炫的主要是见识,算是另类的欺负汪言“穷”。

又过去一阵,俩妹子强行聊起帝都的生活费用太贵,零花钱总不够用——因为高中不想聊,大学生活不愿聊,只能额外找共同语言。

这个说:“在帝都出门一次太费钱了,来回转公交地铁都能上10块。”

那个讲:“对啊对啊,同学聚个餐都不敢往远走。”

端木终于找到机会打岔。

“再有这种事儿尽管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们,反正离的不远……或者你们抓紧考个票,我把车借你们!”

俩妹子对视一眼,谁都没接茬。

其实她俩纯属硬找话题来着,刘璃的学费1.5万,李韵音的学费1.8万,能学得起艺术的孩子,谁家庭条件差?

衣食无忧的中产肯定够得上,奢侈级消费那是另外一回事。

端木被憋得有点挂不住,赶紧重新找上汪言,继续介绍菜品。

“兄弟,这道龙虾刺身荟萃比较适合蘸青梅酱汁,选用的是法兰西蓝龙,跟酱油不是很搭……”

刘璃怕汪言忍不住,终于主动点对方一句。

“我们汪汪基本只吃新西兰海域的青龙,嫌蓝龙口感胶。”

李韵音下意识的抬头打量汪言一眼,有点惊着的感觉。

端木更惊讶,怎么看汪言都觉得刘璃是在吹牛哔。

椅子上搭着一条杰克琼斯的羽绒服,羊绒衫没有LOGO,看着质量不错但最多几千块,裤子看不出牌子,鞋子Prada,钱夹LV。

一身确实值点小钱,但是矿城里随便一家中产都买得起,介地方历来好面子、认大牌。

在实验混三年,自己妹妹都不认识,名不见经传的,眼瞅着就不是圈子里的人啊!

而且,矿城的真正二代,谁特么会穿羽绒服?

土一点的穿貂,讲究一点的穿棉,都嫌弃羽绒服太臃肿。

冬天里开辆破车,穿着羽绒服的,身上假如再有一堆别的大牌,不用问,准是A货!

汪大少哭了:最近我在山里住,不穿羽绒服真扛不住啊!

哥才20岁,穿貂倒是保暖了,但是土得简直没法见人,你能理解吗?

端木并不理解,以敏锐的灵觉断定——汪言是个骗子!

我的女神被一个日料都吃不明白的小混混给骗去了?!

顿时有点上头。

“大青龙最主要的产地是澳洲吧?

当然,最近国内来自于印尼的货源是主流,可新西兰是什么鬼?

而且最好最贵的品种,除了基因突变以外永远是澳龙,青龙没那么值钱的。

老同学,你是不是被什么人给骗了?”

话里话外,暗示汪言是骗子。

刘璃一下子被问懵住了,她对吃的东西不怎么在意,所知不多,只好转头看向男朋友。

如果是自己被怼,汪大少绝对会当做没听到,继续点头。

但是媳妇求助,那就不能再看热闹了。

“大体上,端木的看法没问题。”

汪言擦擦手,慢条斯理的开口,而且上来就先捧端木秦武一句。

等到对方露出得意并且带着一点意外的笑容,才开始正式讲故事。

“但是,领袖教育我们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因为其中夹杂着一些商家的宣传和诱导,所以我们得学会亲自甄别、形成自己的判断。”

端木一皱眉,有点不服气:“呵!那我听听你是怎么判断的!”

汪大少微微一笑,不紧不慢、不骄不躁的接了下去。

“澳龙肉质紧实、清甜、营养丰富,是所有龙虾里的顶级口感,但是,真正让它成为价格最贵品种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它的经济效益够高。

易于存活、易于养殖,可以长到46斤,并且肉多饱满,经济效益非常高,才使得商家们大力推广澳龙。

而对于消费者而言,确实好吃,肉又多,性价比高,所以广受认可。

但是,是不是只有澳龙最好吃?

只算肉质,同级的只有两三种,确实差不多可以称之为最好吃之一。

可若是再考虑到其余方面的价值,它仍有那么强的优势吗?

澳洲小青龙是淡水龙虾,大青龙则是比较难以养殖的海水品种,基本只在澳洲新西兰海域、纯净度9以上的水体里生长存活。

其肉质比起澳洲金爪红龙虾,并没有绝对的优势。

但是,其蛋白含量占总体的22左右,比澳龙平均高出两个百分点,富含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并且极易消化,特别适合孩子与老人。

而它在口感上最有优势的地方,在于虾黄和虾油的香甜,可以形成整体上更丰富的口感。

当然,如果你不喜欢虾黄,那么澳龙仍然是最美味的龙虾。

由于存活率低、成长期久,所以大青龙基本上没有养殖品种,商家确实没必要宣传。

市面上售卖[吾爱小说]的都是淡水青龙,真正的海水青龙只有纯野生品种。

价格嘛……

2斤多一点的澳龙大概是500一斤,2斤多一点的大青龙则没法估计。

恰巧碰到了,也许7、8百一斤就能拿下。

碰不到,请人特意去找,乱七八糟的费用加在一块儿,5000一只轻轻松松。”

一番话,有理有据,详实清晰。

而汪言的态度,更是轻松沉静,时时流露出一种笃定和自信。

李韵音感受得很清晰,却又不太敢信,脱口而问:“你怎么知道?”

汪大少与她对视,诚恳微笑。

“我请人找过。”

这就有点玄幻了……

但是凭借着女人的直觉感应,李韵音已经信个差不多了。

然而端木却死活不肯信——胡吹什么大气啊?我们圈子里都没有人吃得这么精细,就你?!

如果开口的是一位大城市的老饕,他会信。

但是在矿城,最讲究的家庭也只是挑贵的东西买,或者学习一线城市的潮流,他怎么可能相信汪言是那个超越了潮流的人?

“哥们,扯得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啊?我算是明白刘璃怎么会喜欢你了……啧啧!”

又是暗损,没新意。

汪言仍旧没生气,笑呵呵提醒一句:“端木学长,考虑到李学姐的感受,有些话我不方便说。其实李学姐挺有涵养的,被我们打扰这么半天都没怨言,你觉得呢?”

端木顿时一愣,第一反应是:尼玛的,她怎么样关你屁事?我俩怎么相处用你提醒?

下意识刺了回去:“韵音可不像刘璃那么好骗,她知道谁更优秀!”

哎我去!

介家伙给丫狂的!

李韵音的眼神当即便是一黯,然后看看汪言和刘璃,轻轻咬一下嘴唇,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释然的笑了。

轻轻松松的往后一坐,默默看起热闹。

这些肢体语言很容易读,而端木的心态更容易读。

汪大少心里浮现出一种了然明悟。

李韵音家庭条件应该只是普通中产,而端木从来都没有把她当做是平等的交往对象。

讲直白点,又是一个被惯坏的熊孩子。

从小到大有求必应,人好看家里又有钱,想得到什么都OK,在矿城的风气里养出了一身高高在上。

什么暖男,不过是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对好看女生展现出一丢丢关心、不吝啬金钱等帮助罢了。

实际有什么了不得的付出么?

没有!

本质上,铁憨憨就没在乎过任何一个家庭条件不如自己的女人。

唯独刘璃是例外。

因为刘璃不吃那套啊!

越是得不到,便越是念念不忘,再加上刘璃确实是同届里最独特的那个女孩,直接成为了铁憨憨的魔念。

然后今天一看——卧槽,你对象哪儿哪儿都不如我啊!

心态顿时炸了。

整体总结一下——典型的矿城特产,教育没跟上财富的低情商熊孩子。

嗯,再加上一个“浮躁”的形容就差不多了。

哦哦,还有强烈的大男子主义,当然,这毛病好像在矿城二代身上特别普遍,不是一个个人问题。

汪言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在高一的时候就得到系统,不然跟这群货混三年,指不定歪成什么样。

哥可是要成为男神的男人!

引以为戒、引以为戒!

自省自察一番,男神我狗哥的心情越发好了,愉快点头:“嗯嗯,你说的都对!”

“噗嗤!”

三万小姐姐终于忍不住笑了,感觉今天的孽缘也没有那么坏。

最起码汪汪很开心啊!

汪汪开心我就开心!

端木被笑得脸颊涨红,不是那种特别生气的感觉,而是那种特别特别特别……憋屈!

嘴甜会聊天了不起啊?

我怎么追都追不上的女神,你勾勾手指就骗来?

但是,汪言的态度又那么友善,想发火都发不出来,憋得血流倒灌,郁闷至极。

“小兄弟,你有点……也就是我们班花单纯,要不然你能骗了谁……嘁!”

想放点狠话,结果放得磕磕拌拌,实在是缺乏理由。

汪言也是够坏的,都把憨憨调戏成这样了,还要再往上撒点椒盐孜然辣椒面。

怅然的叹口气,开玩笑似的道:“端木学长,要是早认识你,我真不一定骗刘璃。骗了你妹,喊你大舅哥,再继承你家产,多香?”

全天下来,这是汪大少唯一一次展现攻击性。

小试牛刀这么一下子,霎时间就把端木气疯了。

“哎哟哟,看看把你牛哔的!”

端木把脸一拉,不再掩饰什么,冷嘲热讽的开口。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初二三王少会按照惯例组织一场圈里同龄人的聚会,我妹妹肯定去,有种你就来!

拿不到邀请函不要紧,我带你进场!

怎么样,敢不敢?”

喂喂,大舅哥你别当真啊!

汪大少失笑摇头:“学长,我开个玩笑而已,至于么?盛情心领,我得陪刘璃,真没时间。”

谁他妈跟你盛情了?!

端木心火肝火蛋火一起爆炸,气得哪哪儿都疼。

“不敢来你是我孙……”

“啪!”

刘璃没让端木把话说完,从小钱夹里数出1200块钱,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拉着汪言就走。

“多谢款待,不过啊,咱们还是各付各的吧!”

端木秦武目瞪口呆。

“哎,别……我……”

刘璃什么都不听,牵着狗闷头走。

没几秒,就冲到门口。

端木看着那1200块钱,越想越气。

你特么的,真是个臭不要脸的死骗子!

吃个日料还得我女神付钱,鸭王啊?!

被刘璃拽走的汪言都有点懵,紧忙安慰她:“乖妞别怕,你那同学怎么不了我的,太弱!”

“嗯嗯!”

刘璃嘻嘻一笑,乖巧点头:“我就是怕你不耐烦……”

心里则疯狂嘀咕——

谁担心你了?

我是担心端木他妹!

别人不清楚你的杀伤力,我还能不知道?

姐已经够累了,求求你,别再给我搞事了,好吗?!

就这样,汪大少一脸懵逼的被刘璃撵回了汪家坳……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