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52章 魔鬼汪

更新时间:2020-03-12  作者:起酥面包
刚到家楼下,酒行货车正好开到,司机师傅开始吭哧吭哧的往家里搬东西。

王秀梅惊得一愣一愣的。

“怎么回事?你俩买什么了?怎么这么多?”

等到看清楚箱子里面的东西,脸色顿时大变。

碍着搬运师傅在场,王秀梅没吭声,只是倒竖着眉毛盯着汪言看。

张瑶缩缩狗头,拎着三件套,蹑手蹑脚往自己屋里溜。

她不溜倒还好,前面有个大的顶着,结果非得自己跳出去……那就没救了。

趁着汪言和师傅对货、对住址的功夫,王秀梅抄起鸡毛掸子就追进张瑶卧室。

等汪言把搬运工送走,只听屋里一阵鬼哭狼嚎。

“妈呀!我哥要买的,你打我干啥?”

“你不撺掇你哥,他没事给你买什么苹果?败家孩子,撅好!”

“哎呀妈呀!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和你拼啦!”

汪言想了想,默默去厨房倒水喝,顺手关上厨房门。

我听不到,那就是你没挨打。

如果你真的挨了打……

谢谢,and该!

汪言端端正正的缩好,本以为可以熬到小姨拿张瑶撒完气,结果没过一会儿,小姨隔着两层门嗷的一嗓子。

“言言你过来!”

汪言并不慌。

小姨打张瑶那是保留节目,一个月怎么都得打三回,可是王家姐妹从小没碰过汪言一根手指头,顶多骂两句。

是一种另类的你丑你挨打,我帅我骄傲。

“小姨!干嘛呀,发这么大脾气?”

汪言推开妹妹房门,好像才知道似的,上前装好人。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你这败家孩子,买那么多烟酒干嘛啊?还给瑶瑶买苹果,她都快上房揭瓦了你还惯着她!”

王秀梅虎着脸,试图保持住长辈的威严。

可惜汪言根本不吃这套,继续嬉皮笑脸。

“就这么点儿事儿您发什么脾气啊?

我半年赚了好几千万,买点烟酒孝敬你们,才几个钱?

你们该喝喝该抽抽,用不了的拿去送礼,让小姨夫琢磨着再往上提一提。

等我爸那边庄子建起来,有你们忙活的时候……”

“啥玩意?!”

“几千万?!”

汪言的解释没能说完,缩水了N倍的数字一点出来,小姨和张瑶都懵了。

“你干嘛了?半年赚好几千万,你是不是……”

是是是,我做了违法的生意,泄露出去倒不至于蹲监狱,但是肯定上头条……

哎,几千万解释起来都这么费劲……

汪大少叹口气,上套路。

“我和朋友搞了一家直播公会,刚好碰到市场爆发,很赚钱。小姨你知道王思明吧?和我们公司有合作……”

把王公子搬出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小姨一下子激动了。

“诶唷,言言你居然靠上王思明了?乖乖,人家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点都够你发家了……”

“是是是!”

汪言只管点头,并不想辩驳。

“王公子那摊生意十好几个亿,我帮忙打打下手,也是运气好,发展还不错。”

小姨和瑶瑶顿时信了个十成十。

要是讲实话,说其实是王公子求着我投资派主播,她俩指定翻白眼,一个字都不带信的。

不在一个层次上,真的很难想象其中的生态。

所以我这不是撒谎,我这是选择性陈述……

“哇!哥你见过王公子没有?”

“见过。”

“本人帅不帅?”

“没你哥帅。”

“可可凶不凶?”

“没你哥凶。”

汪大少一一回复,顺嘴秃噜出去一个奇怪的答案。

张瑶的表情顿时变得好奇怪:“哇,你俩还真P过啊?”

“你零花钱没了!”

“不行不行不行!我把小仙女都卖了,失去了友情,不能再失去我的零花!”

王秀梅被俩孩子闹得脑袋疼,叹口气,出去搬箱子。

茅台茅台茅台……

“言言你买这么多茅台干嘛?”

中华中华中华……

“言言你买这么多中华干嘛?”

扇贝扇贝扇贝……

“言言……”

至少过去半个小时,王秀梅才消停下来,然后打开微信开始在家族群里显摆。

大姨王秀琴那里也有一份,有她解释,倒是省了汪言的心。

当然,汪言没忘记叮嘱一句:“自家人知道就行了,别往外传。”

“放心,家族群里没外人。”

敷衍一句,继续显摆。

不大一会儿,大姨匆匆回家收东西,收完礼品马上折到小姨家,再一会儿,小姨夫下班回家。

“你爸妈在回鼓角的路上。”

小姨夫张真话不多,但是人很爱笑,拍着汪言肩膀笑个不停。

大姨风风火火,一激动就拍大腿:“哎呀你这孩子,大姨家里连个人都没有,你弄那么多东西可咋用啊?”

大姨夫没得早,大鹏哥在特区上班,那些年货放烂了都用不上。

汪言不是不清楚,只是想表达一个一视同仁的态度而已。

“等大鹏哥回来你让他安排。”汪言笑笑。

“谁安排都犯不上!姨用不着那些东西,言言你拉回去,回头给你大鹏哥找个事儿干,比什么都强!”

大姨特直白,想什么就必须说出来。

小姨跟着帮腔:“是啊,言言你现在有本事了,别让大鹏自己在外面飘着……”

这事儿,汪言早就考虑过。

“我那边的工作专业性太强,以大鹏哥的能力,干那些不对路,浪费。”

捧着来一句,再讲打算。

“等我爸妈那边有起色了,就让大鹏哥回来帮你们。

小姨夫一时半会出不来,我又不可能回鼓角,没个男人在外面混场面不成,只能靠大鹏哥。

那些烟酒你给大鹏哥留着,等他回来用得上。

咱家这摊子不说搞多大吧,肯定能保证大家衣食无忧,大姨你别急,等我给你们趟路。”

厚重如山的气场一开,讲话的就不再是汪言,而是汪总。

一身行头一屋子烟酒一身大场面里锤炼出来的气质,说服力杠杠的。

“中!”

大姨一拍大腿:“姨没本事,搞不明白现在的社会,都听你的!”

小姨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开始抹眼泪。

“哎哟!当初那么点一个萝卜头,放炮炸屎都能炸自己裤子上……去年找我借车说要卖西瓜,我还当是在胡闹……一眨眼都能像个老爷们似的撑起一大家子了……”

小姨你别胡说,我怎么不记得有那事儿?

大少微微有点不自然。

我是应该感动呢,还是稍稍为自己辩解一下?

张瑶眼睛放光的撺掇她妈多说点:“妈,我二哥以前那么蠢的啊?还干过啥?”

汪言轻咳一声,叫住小姨:“小姨,待会我教你怎么给iPhone、iPad设置密码,瑶瑶学(皮)习(子)紧,你管好密码,每周周末让她玩一会……”

张瑶的坏笑凝固在脸上,呆住了。

大少轻抚妹妹狗头,慈眉善目的一笑:“乖,你需要保护眼睛……”

你是魔鬼么?!

张瑶都快哭了,委屈巴拉的,却又一声都不敢吭——亲娘正盯着自个儿看呐!

“好办法!”

小姨突然一拍巴掌,彻底将张瑶的侥幸心拍稀碎。

“来,言言,现在就教我弄!”

眼看着刚到手的幸福即将远去,张瑶终于疯了。

“谁敢动我的本本?我跟你们拼啦!”

“死丫头你跟谁穷横呢?”

“哎哎哎,别打别打……哥,哥!我错了,真错了……你不能这样对你唯一的妹妹啊!”

面对着哭唧唧扑过来、努力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最后一线希望的张瑶,大少轻飘飘一问:“寒假作业写完没?”

心灰如死,大笑若哭。

汪爸汪妈下午六点才回到市区,开着破破烂烂的牧马人,直接到了小姨家。

娘家这边三姐妹,只差一个大鹏哥就拳架团圆了。

作为社畜一员,大鹏哥得到年跟前儿才能回来。

小姨整治出来一桌子好菜,男人们兴高采烈的开了两瓶茅台。

大姨像往常一样,第一个提酒:“来,第一杯酒,敬我们家族的麒麟儿,感谢言言为我们带来的希望,祝愿我们家族蒸蒸日上、祝大家幸福安康!”

“干杯!”

大家哄然应诺,畅快举杯。

刚被没收了笔记本的张瑶比谁都兴奋,端着顺来的半杯小啤酒,脸蛋红红的看着二哥。

吃香的,喝辣的,都看你啦,二哥!

闹到九点才回家,到家以后,简单洗洗脸,汪言又得和父母再胡扯一顿。

和她俩可以讲得稍微多一些,但是仍然要瞒着实际规模。

斟酌再三,告诉他们的是“市值2亿,每个月净利润1000多万”。

“那么多?”王秀芳有点慌,“儿子,那你好好顾着那边吧,不行咱们山上停停……”

“妇人之见!”

汪大元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锻炼,又重新找回了当年护矿的悍勇,以及单干创业时的魄力。

主要体现在他终于敢骂媳妇了……

“家里的山林土地才是根,网上那些东西变得那么快,哪有常胜不败的将军?当年的诺基亚多厉害,还不是被小灵通给干挺了?”

道理没错,但是那俩玩意不搭边啊……

好吧,算搭边。

当年在鼓角,诺基亚确实没干过小灵通,哪怕是在2016年的今天,市区里还有人在用小灵通……

“言言啊,爸跟你讲,外面的生意来钱再怎么快,老汪家的根都在这穷乡僻壤,守着山护着土不能让你暴富,但是能让你在失败后有个窝,缩回去舔好伤,咱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爸不怕输,爸输多了,但爸怕你输……”

汪言耐心听着父亲的酒话。

默默琢磨。

渐渐的,真正感受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愤懑、不安、惶恐和坚持。

以及最重要的,作为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期待。

豪情壮志,汪大元是有的。

但是,更多的是在为汪言考虑,是想让儿子飞的时候为其撑起一个大后方。

汪大元心里很清楚,就像他喃喃念叨的那样——

“爸没什么大本事,爸就希望,这辈子能干好这一件事……”

絮絮叨叨中,夜深了。

第二天起床,一家三口直接驱车回到汪家坳。

汪言要在大伯家待到二十八,然后回鼓角过年、聚会,初六出发去帝都。

当然,回去的时候会把奶奶也带着。

牧马人才开到汪家坳村口,桂海琴就拄着拐杖守在院门口,眼巴巴的张望着。

汪言冲下车,过去抱起老人家。

“奶!你身体咋样?”

“哎哟,乖孙,好,好!”

“咋又轻了?”

“你大爷大哥见天搁外头忙,你大娘做的是猪食,不爱吃!”

老人家和大娘的感情很好,这是年轻时骂惯了,不喷不舒服。

汪言看着老太太那两颗牙,逗她:“一二三四……哎呀,咋又少一颗?”

“哪呢哪呢?!”

老太太慌了神,赶紧伸手去摸。

摸两回,咋数都是五颗,终于开心了。

“死猴崽子!一回来就吓唬奶!”

汪言抱着她进屋,继续闹:“真的,要我说就都拔了吧,大孙子给你装一套好的!”

“哎妈呀,你放我下来,快溜的!”

老太太的表情嫌弃极了:“一回来就惦记我这两颗牙,等会我让你大爷抽你!”

汪言大伯汪大有在一旁嘿嘿直乐,真正的小猴崽子汪远洋咋咋呼呼:“我爷抽人可疼了!”

“真哒?”

汪言对着大侄子蹲下,开始掏背包。

“真的!”

汪远洋信誓旦旦的点头,眼睛咔吧咔吧,片刻不离汪言的背包,哈喇子控制不住的往下淌。

“小叔小叔,你给我带啥好东西了?”

“当当当当!”

汪言掏出一整套小学语数英精选集,附练习册,高高举在汪远洋面前。

“惊喜不?写不完你爷的笤帚嘎达就能派上用场了……”

小猴头呆滞两秒,鼻涕一点一点的坠到上嘴唇处,突然猛的往回一抽。

“呜……哇!”

简单干脆,杵那儿就开哭。

魔鬼汪摸摸大侄子狗头,他爸汪学在旁边拉乐得直拍大腿,他妈回屋去取笤帚嘎达。

“给我憋回去!再哭不用你爷动手,我先请你吃炒肉!”

老太太桂海琴愕然张着嘴,五颗独苗全晾在外面,感觉这年真热闹……

下午,汪言和父亲大伯上了山,查看土质。

太行吕梁山脉早已下过初雪,站山上往下看,一片白茫茫。

汪大元熟门熟路的挖开一块地面,掏出土来给汪言看。

“言言你看,多肥的土!”

手指轻轻碾上去,不是黄土疙瘩那种一触即碎的粉面子手感,土壤黏连,攥紧如泥。

水土水土,土已基本成型。

今年开春,就可以种果树了。

山间平原则不用急,暂时种上豆类作物和紫花苜宿等绿肥植物,等到庄园建得差不多,再考虑整体开垦。

所以……得找时间把水源净化器装上啊……

在那之前,又必须要把整体设计做出来,但是好设计太费钱,没子弹啊……

然后,打井又是个难题,得找人来测量找水……

一想到种种麻烦,汪言脑瓜子都大了。

不过没办法,事关自家基业,更是父母亲族的心灵寄托,多难都得弄。

生命在于折腾嘛,干就得了!

正摩拳擦掌着,好久没有消息的娇姐突然打来电话。

“狗子,叫声好听的给姐听听!”

介么狂?!

汪言一听她的声音就知道没少赚,马上化身鸭汪。

“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美女菩萨娇娇姐,小汪好想你啊!”

“噗!”

对面笑喷两个,其中有一个娇美的声音特熟悉。

汪大少脸一绿,心里一声卧槽!

初新你不干好事儿,偷听我电话!

你等着!

等我回去的,我非得……蟹哥,蟹哥你别激动,我就嗦嗦……

对面笑得像是铁锅炖大鹅似的,过去好一阵,徐娇才喘着粗气报喜:“所有费用都扣完,剩下9120万,马上给你转账。”

哎哟喂,净赚4120万?!

扣掉还信用卡的5000万和投给王思明的3000万,手头仍然能剩1.3亿,真是救苦救难,解决大问题了!

得,原谅你们了!

汪大少美滋滋的和大家开始哈拉,什么车神的面子,有钱香么?

许下一堆陪吃陪喝陪玩的承诺以后,徐娇开始安排打款。

汪言激动的打开系统面板,盯着建筑图纸智能生成平台看了好一阵,一咬牙,一跺脚,一狠心。

要最好的!

至于明天就要刷新的系统商城……爱啥啥!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