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39章 套情商套路,能叫舔么?

更新时间:2020-02-28  作者:起酥面包
汪言往外走的时候,堵在走廊里的围观少爷们齐刷刷让开一条路。

一半人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另外一半热情的打着招呼。

“车神”、“汪少”、“狗哥”什么的不绝于耳。

狗哥是从黑虎那边传出来的称呼,听起来居然比汪少还威,像是有种神秘力量似的,最受欢迎。

汪言倒是挺无所谓的,喊什么都点点头,笑眯眯应一声。

终于走出人群,周建武再压不住兴奋,拽了个文:“兄弟,一举成名天下知啊!”

“贴切!”夏雨竖起大拇指。

稍微有点吹牛哔拍狗屁的嫌疑,但基本是实情。

房间和走廊里总共挤着百来号富二代,天南海北哪儿都有,亲眼看着汪大少一路装哔打脸,赵子龙般杀进去又杀出来,就跟看电影似的。

扬名没有?

肯定的嘛!

这些人彼此之间都认不全,却个个把汪言当神仙,回去再一传,谁敢说我狗哥不是顶级大少?

别看他们咸鱼罐头似的挤在走廊里,好像不值一提的样子,其实大部分不比建武差。

个个有超跑,闹着玩似的就凑出两三亿投注额,单拎出来都是大少。

得到他们的认可与推崇,汪言的名声算是稳了。

好名声能够带来的便利,谁会玩谁知道。

“走走走,吃饭去,今天晚上Myst包场,我请客!”

“宵夜住宿算我的!”

“明天弄辆游艇出海,咱们开个大趴!”

出去塔楼,周围再没有闲人,哥几个控制不住情绪了。

今天汪言血赚,他们跟着喝汤都喝个饱。

其余7家总投注大概2.78亿,押汪言的总投注额是3.09亿,扣掉抽水,每100万投注大概净赚85万。

汪言赚回来整整1.02亿大洋,由于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这笔钱将会在5天后变成8000万,biu的一下出现在谨言投资的账户上。

20的意外所得税,我汪正派一分都不会少交!

黑虎和胥哥大概赚到三四千万,听着好像不多,其实真不少。

初新她们赚得少点,但是白捡来的,惟有两个字——开心。

看到小姐姐把眼睛都笑弯的模样,汪言又想起来一件事:“918过户给我吧,回头转给你2000。”

初新咔吧咔吧眼睛:“我买时没那么贵……”

“多的算奖金。”

刘夜凑过来,不是好笑:“咦,奖什么的?”

夏雨跟着作死:“哥,要说辛苦,我们也很辛苦啊,厚此薄彼不好吧?!”

大少淡定的瞥过去一眼,冷笑:“奖漂亮的。谁管你们苦不苦?”

“靠!”

一句话,全炸了,就初新美滋滋的背着小手蹦蹦跳跳。

“求求你做个人吧!”

一群老爷们嚎起来那叫一个难听,汪言掏掏耳朵,突然叹气。

“哎,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所以原本我是打算免掉那20的提成来着……”

嗯?!

大家面面相觑几眼,突然之间就疯了。

“谁跟你是朋友?!”刘夜气愤极了,痛心疾首,“你分明是我爸爸!”

“哥,汪哥,亲哥!”

“卧槽你占我爸比便宜!”

“别闹别闹!哎,你们嗦,我改名叫汪建武好不好听?”

“好听你马!”

“汪爷,您看今儿晚上需要几个姑娘侍寝?哎哟……谁踹我?”

初新板着脸,斜着眼睛:“我替我弟弟惩罚你对他的侮辱,有意见?”

汪言:别啊,尽管侮辱我!

一直闹到停车场,临上车之前,周建武看着空下来的赛道,突然冒出来一股雄心壮志。

“兄弟,今天场合不对,没能给你一个万众欢呼的颁奖仪式,但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早晚会登上真正的冠军领奖台,享受你应得的一切!”

“对对,GT赛夺冠!”

大家马上跟着欢呼。

汪言一直在心里偷笑:你们还真以为我会参赛啊?

别闹!

有钱有势,在业余组做个传说多好,何苦跟职业的玩命?

低调都来不及呢!

今天的比赛是特殊情况,不宣传不录像不采访不拍照,即便如此,汪言仍旧全场戴头盔,直到上楼才摘下。

就是不想出现在大众视野内。

又怎么可能亲自去参加GT赛事?

当然,车队是要建的,好处很多。

至于麻烦……扔给建武虎哥他们折腾去呗!

虽然赢钱夺冠都很爽,但是汪言没飘,仍然很清醒——赛车,不足以成为一项事业。

玩到顶就是舒马赫那种,赚大钱,出大名,仅此而已。

所以没必要太上心,建起俱乐部,把旗立住,足矣。

“今天只狂欢,别想别的。明天开始,合计个章程出来,咱们先把俱乐部搞好,回头再考虑参赛的事。”

汪言这话老成持重,大家都没有意见,纷纷上车,准备去浪。

出园区的时候正好碰到一列车队,打头的胥哥稍稍一让,然后各奔东西。

汪言开着G65拉着初新,随口问:“那谁啊?”

小姐姐辨认一阵,不太确定:“应该是汤二公子吧?魔都的幻影太多,看不到车牌认不出来。”

“汤二公子?跟我讲讲。”

汪言到底是个草根出身,对上层不够了解,听到个陌生名字都很感兴趣。

初新就不一样,虽然并不关注商业上的事情,但是耳濡目染,对顶层圈子足够熟悉。

叭叭叭一顿科普,让汪言大开眼界。

今天来的刘左汤陈,都是顶级二代的另外一个层次。

不怎么在外面玩,早早接手家族企业,自身名气远不如王尹蒋付,但是掌握的资源与个人能力,都吊打一票小朋友。

大致上,就是二代纨绔和二代精英的区别。

硬要归类,初新和她的三个闺蜜,就是非典型的二代纨绔。

“哟,今天的比赛居然炸出这么多大神啊?”

汪言既惊讶,又遗憾。

可惜没能和他们碰个面,聊两句。

倒不是为了拉关系,而是想感受一下差距,这群人身上,值得学习的东西一定很多。

“以后肯定有机会的。”

初新歪头看一眼汪言,没忍住笑。

“你现在可是年轻一代最牛哔的汪大少,已经在很多人心里挂上号了。90一代最大的26岁,没人比你强,急什么急!”

汪大少脸一黑:“我是蛋蛋后好不好?”

“盒盒盒盒……”

初新当场笑成一只大鹅。

不过不怪她,汪言才20居然还要装嫩,是挺不要脸的……

接下来就是一顿疯玩,来了好多人,一晚上各种活动消费180多万,没用汪言管,一个个的都抢着买单。

然后男人们偷偷商量着明天要出海玩,不带女生去。

不带女生≠没有女生,空姐、嫩模、艺校生,有专门的帮闲替大少们划拉,美女管够。

汪大少是挺好奇的——真的只是好奇,就想看看热闹——然而木得时间。

睡了3个半小时不到,起床赶早班飞机回星城。

有件大事儿,没法耽搁了。

期末考试。

一转眼,汪言已经在外面浪了两个月,大一第一学期即将收尾,考完试就是寒假。

其实成绩不重要,但是亲娘的絮叨惹不起,所以得回去。

而且,在外面飘了这么久,还怪想苗苗公主的,最近微信聊天时她的火气肉眼可见,不是什么好兆头。

下飞机时不到9点,来接机的是工行卡服。

现在,汪言在星城没车,帕拉梅在初新屁股底下骑着。

但是,一支穿云箭射出去,20来家银行抢着来接,倒也还行。

考虑到在星城呆的时间太少,实在没什么必要买新车,大少果断杀向保时捷4S店。

看到汪言,王言小姐姐差点没扑上去。

“肯定不是来看我的,干嘛来了?”

“就是来看你的。”

汪大少果断胡扯,眼看着小妞满脸喜滋滋,才补上一句:“顺便刷个车。”

“我就知道!”

王言一翻白眼,其实没怎么生气:“罚你晚上请我吃饭!”

“我亲自下厨!”

大少郑重表态,表情是很严肃的,可惜小姐姐又不傻,一口呸出来。

“小小年纪不学好,净玩流氓梗!”

大少真冤:“我没有,我不是,别乱嗦!”

行吧,反正不让写,心照不宣呗。

打情骂俏二十分钟,买车两分钟,搞来一辆顶配卡宴。

说好的没什么必要买新车呢?

膨胀汪:“一辆卡宴也配叫车?!”

吹着牛哔的时候,汪言满裤兜里只有300来万,硬生生花出3个亿的架势,也是没谁了。

开上新车,直奔水果店。

横扫三家水果店才挑出那么一批90分左右的精品,小心翼翼搁后座上,回校。

到寝室一推门,一股子火锅味,当场糊一脸。

“卧槽!”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呜呜呜,大哥啊,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们打如玉都不得劲了……”

“可不是咋的,老大你不在,我们吃饭都不香!”

五个沙雕围着一口电饭锅,在那儿涮羊肉涮得满嘴流油,小生活美滋滋,显然不像倾诉的那么惨。

“滚蛋!”

汪言嫌弃的扒开如玉和松鼠,两步蹿到桌子前:“筷来!”

荷兰豆呈上一双偷自食堂的木筷子,又把如玉的碗贡献了出来。

“别,我怕有毒。”

大少无情拒绝了,如玉又庆幸又蓝瘦,嘴角直抽抽。

在寝室涮火锅,再喝点小啤酒,简直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但是汪言扒着眼皮等半天,干等水都不咕嘟。

“咋回事?”

“大哥,六个大老爷们守着一口锅,还特么不是电磁炉,是电饭煲,水能开才怪呢……”

“就这么吃吧,肉变色就是熟了。”

晕,这糙劲儿,猪食啊?

汪大少毅然放下筷子:“不行,我是一个对生活有精致追求的雅人!”

10分钟后,五沙雕看着空掉的肉盒,眼皮子直突突。

“贱人!”

汪言吊着牙签,淡然挥手:“巴之。”

川娃、豆儿、松鼠、小舅子,二话不说,把如玉举起来就往梯子上骑——寝室极刑,阿鲁巴。

听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惨叫声,大少心情舒畅了。

“兄弟们,最近怎么样啊?”

聊天时间,基本上是诉苦大会。

说起来简直邪了门了,明明是师范院校,狼少肉多,别的男生都是夜夜不空,五沙雕却硬是找不着对象。

小舅子宋辰算是高标准严要求,情有可原。

剩下那四个,全特么狒狒。

“哥,你说,到底是为啥啊?!”

听着如玉的哭诉,大少心里突然有点发虚。

膀胱者清,汪言一琢磨就知道咋回事。

你们啊,天天跟我混着,眼光高到不行,却又没有对应的帅气和才华……

习惯成自然的学我搞骚操作,一骚就歪一骚就歪,跟特么缺心眼似的,能有妹儿?

“女人,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兴趣。”

是特么你配说的?

啊?!

王守中你有没有点B数!

这届学生带歪了,没救了,大少为此感觉到深深的愧疚。

于是,大手一挥:“处对象有什么好的?晚上白天鹅酒店走起,哥要让你们学会如何被妹撩!”

四个沙雕嗷嗷的开始欢呼,小舅子一张帅脸吓煞白。

哥,你败坑我们了,行吗?!

汪言是典型的管杀不管埋,放完火,拎上水果颠颠的去找何苗苗。

手机一打就通,但是何大小姐硬装不认识。

“喂?哪位?”

“歪,公主殿下啊,我是村东头守果园的小汪啊!您用膳没有呐?”

以汪言的功力,用声音传递情绪那是手到拿来。

何苗苗一听到那句话,眼前顿时浮现出一条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的狗子,狗腿里拎着水果礼盒……

咳、咳!

强忍着笑,忍得直咳嗦,她绷着架子,淡然的问:“有事吗?”

“是有点小事儿要请示……您看,能不能当面说啊?”

“行……不行呢?我需要再考虑考虑。”

她差点脱口答应,被傲娇拦下来了。

你个死二狗,一走两个月,都没想着主动回来看看我。

现在,你一开口我就下去?

那我多没面子!

汪言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嘿嘿一笑:“谢公主殿下!那我把水果放到门卫室,你记得来取。”

“好!”

何苗苗的声音陡然变得明媚起来,就好像春日正午的阳光。

“哎你最近几天都干嘛了?练车好玩吗?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儿啊……”

心情一好,她又开始拉着汪言聊个不停。

挂电话?

不许!

汪言算是把她摸得透透的了,几句话不到就哄好。

当然,要彻底恢复以前的关系,仍然需要时间,不过并不像外人想象得那么难。

舔狗?

高情商套路的事,那能叫舔么?

真舔狗第一句话都接不明白!

社会我狗哥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美滋滋往教室走去,笔都没带,打算到考场再借。

成绩于我如浮云,还是姿势最重要。

30分钟,轻轻松松搞定选择填空,开始写论文。

问:为什么垄断者的边际收益小于其物品的价格?边际收益能成为负的吗?解释原因。

其实汪言知道标准答案,但是兴之所至,决定自由发挥。

反正分数够及格了,何必抄教材里那堆屁话。

自由市场上不存在绝对垄断者,任何商品都存在着有效替代,因此需求曲线不是简单的直线。

在当前的市场模式下,某家企业形成垄断,便意味着没有人能够以更低的成本提供同样的服务或商品。

但是与此同时,该企业并不具备自由调整价格的能力。

因为价格濒临极限,此刻的边际收益等于物品价格,问题错误。

真正的垄断是把暴力带入竞争过程,用赚取掩饰掠夺。

所有的强垄断无不形成于暴力,因此,并不受限于简单的需求曲线。

比如烟草,尽管有电子烟作为替代,但是在生产扩大、烟价不变的过程中,大部分烟民并不能转向替代品,因此边际收益大于物品价格。

再比如强垄断的另一经典产物,货币,在任何一场空转导致的流动性灾难中,获取货币成本都高于原本价格。

从以上判断可得知,现实中并不存在着教科书里的标准垄断。

而非标准垄断,不管是源于稀缺或者源于暴力,总是能以各种手段来保证利益最大化。

论述题写完,汪言换张草纸,继续梳理那些不想被外人看到的想法。

因此,假如我获得某种垄断性资源,我应该——

第一,根据产量,人为制造更高级别的垄断。

简单举例:净化泉水。

假设每年可以产出100万瓶,供应世界财富排名前1000的富豪家族使用。

那么,强行缩减到10万瓶,只供应前100的富豪家族。

剩下的……洗澡、浇菜、种水稻,总有办法消耗。

价格翻10倍?

NONONO,50倍起。

第二,扩大产品线,开发附加价值。

洗澡、浇菜、种水稻,都算。

当然,种出来的副产品,应该遵循第一原则,同样缩减供应圈。

最强硬的缩减,就是不外售,只提供给在庄园疗养的贵宾。

到那时,卖的就是整体服务。

第三,将半数盈利,投进自保,而非扩大规模。

介个不能写,略略略。

第四,不执着于积攒财富,尽可能投资未来。

咔嚓咔嚓一顿写,把灵感化成实打实的策略,考试的后半个小时,汪大少忙乎得那叫一个充实。

待到汪言终于写完整篇发展策略纲要,满满一张纸上,规规整整的楷书,漂亮如碑文。

大少心满意足,舒舒服服抻个懒腰。

嘎嘣嘎嘣!

中间夹着一声“叮”。

有意外收获?!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