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436章 图穷匕见

更新时间:2020-02-25  作者:起酥面包
最后一圈,汪言没怎么认真跑。

整体成绩已经领先所有人将近20秒,再去全力以赴,磕着碰着犯不上。

黑虎他们一个劲在频道里喊:“稳住,稳住,不要太猛!”

不行,哥是猛男!

初新用一句句变调的叫声把汪言拉住了:“不行我有点受不了了,臭弟弟你别太快,再坚持一分钟!”

为何我的心如此躁动不安?

车神汪突然不敢往死踩油门了。

索性就跟在潘少后面,逛街似的逛完最后一程。

冲线,转向,进等候区。

才一下车,建武、夏雨他们就疯狂的冲上来,抓着汪言就要举高高。

“等会等会,保持风度!”

风你妹!

再不发泄一下,我们就要疯了!

大家不由分说的扑过来,嗷嗷一顿叫唤。

“草草草草草!太特么牛哔啦!”

“哥,来收下我的膝盖!”

“我去他妈的!我差点没尿!兄弟们,我他妈差点没尿!”

哎哟,我谢谢你忍住了……

不止是朋友们激动,看台上那千八百号观众,在最后一圈的时候就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再没坐下去过,此时亦跟着欢呼。

“车神!车神!车神!!!”

初时还有些散乱,到后面,一声声节奏分明,声嘶力竭。

人太少,显不出什么声势来,但是那种狂热,却是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的。

汪言举起手,冲着各处挥挥,立即又爆出一阵“呜呜嗷嗷”的欢呼。

建武哈哈狂笑:“兄弟,你算是把他们都碾服啦!”

碾?!

怪怪的……

春光夏雨乃至检车的工程师都是同样的与有荣焉,满脸潮红。

“车神,以后你在圈子里就是这个!”

一根短粗的大拇指。

噫,又短又丑,嫌弃。

大家可不管汪言嫌不嫌弃,只顾着发泄情绪。

各种花式彩虹屁,覆盖5米方圆,逼气冲天而起。

当然,总会有些人不服。

把车停在前面的潘少,下车以后就站那不动,扭头盯着汪言看了好半天,突然一摔手套,转身走向贵宾楼。

比赛的时候没捣乱,不代表他就会喜欢汪言。

一点好处没有从汪言身上捞到,反而让整个朋友圈搭进去好几千万,没当场找汪言麻烦,已经算是压得住脾气、有点城府了。

看到这一幕,夏雨悄悄提醒:“兄弟,咱们搞得太大,待会儿你要小心……”

大少拍拍夏雨肩膀,一笑了之。

很快,其余车手一一归来。

哼得利“砰”的关上车门,摘下头盔,斜睨汪言一眼,直接转身上楼。

米尔森却很和气,主动走向汪言,远远的就伸出手。

“汪少,厉害,我心服口服!”

伸手不打笑脸人,汪言伸手握过去,又被对方搂着肩膀撞一下胸,完成初次见面的招呼。

米尔森是个纯正的华夏人,口音标准,相貌方头大脸很端正,但是行为习惯像是常年在国外待着似的,挺有嘻哈青年的范儿。

“你先庆祝吧,待会交换个联系方式,有时间教我两手!”

“好,回头聊。”大少点点头。

米尔森很西式的一指汪言,潇洒走人。

对于身边的一干人等,看都没看一眼。

汪言觉得挺有意思的,小声问建武:“这哥们是干什么的?”

“真名郭强,靠爹的主……”

建武用极低的声音回一句,眼睛还下意识的往周围瞄。

“具体的你别打听了,犯忌讳。”

哟,看来挺敏感啊?

汪大少最不喜欢往敏感身前凑,烦螃蟹,所以点点头,再就什么都没问。

紧接着,其余几个车手都过来打招呼。

这几位再面对汪言,眼看着都带着一些粉丝心态,那叫一个热情。

“兄弟,技术真牛哔!”

“哎我去,刚才那个碰撞借力加速简直神了!”

“就是就是,差点亮瞎眼!怪不得都喊你车神……车神哥,你怎么做到的?”

什么怎么做到的?

噢,碰撞摆脱是吧?

汪大少苦恼的摸摸下巴:“这么简单的事,不太好解释啊……”

请问,你就是新任逼王,啸天汪么?

大家正懵着,汪言哈哈一笑,摆摆手:“开个玩笑,别当真。我岁数小、爱行险,那可不是什么值得提倡效仿的技术,我自己心里都有数,诸位大哥就别再夸了。”

这话说得太漂亮,既能堵住大家的疑问,更显得谦虚。

周围众人都对眼前少年产生了同样的感觉——风采卓然,气度惊人。

爱玩车的人不服别的,最服技术。

当然,朝不保夕的地下车手技术再好都没用,得跟他们处于同一个层次,才能真正受到认可。

汪言的气质吊打全场,谁看到都会以为介是一个顶级大少。

这社会上的很多事儿,根本不讲理的。

假如汪言气质猥琐形貌可憎,看着就是一个屌丝,那么,百分之百是集体翻脸的结局。

坑我们钱?

叫你有命赚,没命花!

然而一旦意识到这是一位大少,大家马上服气了。

剩下那三位原本就是奔着凑热闹来的,压根没认为自己能夺冠,所以很容易摆正心态,纷纷表示“输得心服口服”、“有机会再请教”之类的巴拉巴拉。

轻轻松松,被汪言搞定三分之一。

甚至汪言都没怎么搞,人家是自己认的。

简单闲聊的功夫,楼上又下来一群人,呼呼啦啦拥过来。

汪言微微一皱眉,嫌乱嫌烦,想了想,干脆和大家挥手作别。

“几位大哥,回头聊,我去洗个澡。”

“好,有机会一定要再请教!”

“拜拜,回头哥攒局,咱们好好喝两杯!”

整个一个恭送的场面。

汪言冲完澡换好衣服再一出门,七八个小弟守在外面,等着给大少呈名片。

这些就是真正愿意与汪言深交的人了。

肯定带着目的,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到处PY。

汪言回给他们一张喜子哥帮忙印的王庭娱乐董事长名片,场面上的事儿就此完活。

场面下的事儿又是什么?

很简单,再有机会打交道,聊得来就添加到白名单里,聊不来就搁那儿晾着。

富二代之间,互相有号码不算朋友,在白名单里躺着、能打通手机才算。

见一面就互白的情况有,但绝对不多。

芳姐到现在都没和汪言互白,唯独初新是第一次接触后就互白了的……当然不是因为颜值,我狗哥可以发誓!

反正底下的事儿就这么了了,倒是楼上仍然很麻烦。

初新很快发来密报:“楼上快干起来了……你来不来?要不然咱们撤吧,让黄一勍扛着去!”

啧啧,护弟之心可嘉,但是手段并不可取。

如此热闹,正是我扣锅、掀桌子、大嘴巴子反正面轮番抽过去的大好时机,怎能不凑?

挥挥手,招呼建武夏雨:“走,上楼!”

1号包厢是贵宾区最大的包厢,大概能装下40个人,很宽敞。

现在却很挤。

黄一勍和几个走得最近的哥们坐在沙发里,周围站着一圈又一圈的男人。

就这都没能装下贵宾区里的十五分之一。

对面坐着7位大哥。

王、蒋、李、付、陈、尹、红。

黄一勍的脸是绿的,周围男人的脸是红的,大哥们脸是黑的。

看着特别像一款经典游戏——

一群愤怒的小鸟7只炸弹黑一只猪,有没有被唤醒童年?

房间角落里另外坐着小胡和他的三个小伙伴,优哉游哉的看着热闹。

王公子脾气最爆,猛的一拍桌子:“你特么玩我们?”

就这么点事儿,之前已经吵吵了十几分钟,黄一勍早都习惯了,直接一句话怼回去:“愿赌服输,什么玩不玩的?”

尹精彩指着鼻子骂:“你特么不承认是吧?你以为不承认就没事?”

“你能怎么着吧?!当我是厦大的?!”黄一勍继续硬顶。

某人气得手指头直哆嗦:“合着人不要脸真是天下无敌嚯?!

你是不是觉得,反正你的名声早都臭大街了,不坑白不坑,坑一把算一把啊孙贼?!坑我们HAC,你是真不怕死啊孙贼!”

“擦!”

黄一勍冷笑。

“你特么少跟我装大哥!HAC?现在你又是HAC的带头大哥了是吗?

你不问问旁边的老蒋,人家认不认你?

老孙去了英国,板栗匿了,王子现在跟潮汕老乡玩,尹屁哥参赛都是单拉的CQ大旗,你吓唬谁呢?

HAC怎么散的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黄一勍出乎意料的刚,把大家都惊够呛。

这货挺带种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这么能勾火,今天的局应该整不起来。

红公子阴着脸,慢条斯理的开口:“行,放赖了是吧?事儿是你挑的,恩怨局是你定的,按照规则,你是赢了,那我们就祝你长命百岁,开心潇洒喽?”

“红少,赌盘可是你们定的。”

黄一勍突然放低声量,软下身段,整出一脸苦大仇深。

“我没有不敬的意思,不过今天的场面,我比谁都憋屈!

讲道理,大家都是放开手脚找人找车,既然当初说好了只要是业余车手、俱乐部自家人都可以上场,那我没违规,输赢大家就应该认账吧?

你们仗着参加过国际比赛,用专业GT3赛车,请大队领队,我都认了。

那我们堂堂正正的赢,哪儿犯毛病?”

对面7位大哥都被噎得够呛。

从表面看,这道理没毛病。

啪、啪、啪……

李公子突然鼓掌,瞅着黄一勍不是好模样的笑。

“精彩,辩得精彩!不过我很好奇一件事……”

大家纷纷提起耳朵,只听李公子悠然问:“假如你不是发现了一个顶尖的业余高手,有必胜的把握,你还会疯狂挑衅、叫嚣着一局解决所有恩怨吗?”

恍然大悟×99。

“没错!赌盘是我们提的,刚一开口就被你挤兑着,架上去下不来。如果没藏着那么一位高手,你会这么干?”

“按规矩你是赢了,钱,你尽管拿走,不过别当我们都是傻子,可以被你随便耍!”

群情激愤中,黄一勍突然一拍桌子。

“停!”

大家一愣,就看这货激动的蹿起来,嗷嗷叫唤:“我特么有个鸡毛的必胜把握?!”

嗯?!

这时候还不认账?!

几位大哥刚要炸,就见黄一勍委屈巴拉的倒苦水,甚至还混着点眼泪花花。

“我特么总共就押注了几百万好吧?!

最近手头紧,总共就两三千万现金,要养孩子要开店,我就象征性的押注几百万!

整个魔都俱乐部才押注多少?

8600万!

不如你们任何一家多,怎么就看出我有必胜把握了?”

胖子拍案而起:“你敢说最后那2.2亿和你没关系?!”

“草里打野的!真的没关系!”

黄一勍一嗓子吼回来,理直气壮得不要不要的。

“那特么都是汪言自己下的注,人家本来就是大少,手头宽绰,有必胜信心压自己赢,跟我有叼毛关系?啊?!”

对面7位大哥,连带着周围一圈小鸟猛男,都懵了。

黄一勍先硬后软,一层层铺垫,终于图穷匕见,把自己彻底洗白。

王思明是第一个信的,这种事,听着就像是汪言的手笔。

黄一勍又补充一句,把解释铺垫到极限。

“汪言来得晚,压根都没参加过比赛、正经跑完一次全程,我知道他厉害,但是哪来的必胜信心?

你们随便问我俱乐部成员,谁知道汪言到底是什么实力?

否则怎么会只有8600万投注额?

感情我们魔都都是穷B,不如你们帝都人有钱是吧?”

大家顿时开始面面相觑,基本信个差不离了。

胖子皱眉问:“那小子干嘛的?是不是跟谁有过儿啊?”

王思明心里蓦地一动。

黄一勍把自己摘出去仍旧不满足,又加上最后一根荆条。

“谁知道啊?我特么还委屈呢!本来可以混到2000万赌金,结果被他那2.2亿一稀释,大家全给汪大少打工了!”

他身旁那两个哥们马上接口附和。

“可不是么!本来大家硬着头皮支持汪言,打算搏一把,输就拉倒,赢就单车变摩托,现在倒好……”

“别说你们数钱的憋屈,我赢钱我都憋屈,这叫什么事儿啊!”

两句话,顿时把棺材板钉死,严丝合缝的牢固。

房间里大部分人的火气都被勾起来,直指汪言。

祸水东引计策,大获成功!

黄一勍这人,有时候确实干些傻哔事儿,但是真的精明起来,却是一个极合格的老阴比。

至于其余的大哥们,没多少愤怒,却觉得很荒谬。

汪言是凭自己本事赢的钱,只要确定他和黄一勍没有私下的勾结,那还真就赖不到人家头上。

只要汪言夺冠,大家怎么都是输。

而且一输便是全部,不存在多少的问题。

但是这种事儿,怎么想都觉得犯膈应。

“丫是哪来的棒槌啊?想钱想疯了吧?”

“就是,有这么办事儿的?”

“草,真特么恶心人!”

渐渐的,有人开始骂。

顶级大少们不在乎输的钱,跟着押注的陪从们在乎。

不但输得难受,更嫉妒汪言一战成名、横扫赌池,所以情绪显而易见的激动起来。

黄一勍松下一口大气,眼里闪过一丝庆幸和狰狞。

就在这时候,一直混在人堆里的黑虎,默默关上对讲机,不屑的勾起嘴角,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下一秒,包厢房门被推开,从中蹿出一条……啊呸呸!

一个大帅比,笑若春风拂面眼含雪雨霜刀,于魔都俱乐部一众骨干的簇拥中,漫步行来。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