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372章 女人的报复心

更新时间:2019-12-15  作者:起酥面包
于秋丽硬生生把自己灌多了。

她的酒品很好,哪怕醉得厉害,仍然不吵不闹不作妖,只是双眼迷离的看着汪言傻笑。

“狗子啊,你嗦,人与人的缘分有多奇妙?反正、反正我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男生堆里最沉默、最不起眼的你,居然会是第一个让我为之下厨、单独喝酒的男人……”

汪言亦心有所感:“是啊,世事真奇妙。”

听起来是一样的说法,其实不同。

缘是天注定,分却要争要守。

有缘无分的情况那么多,最终走到一起的有几个是挚爱?

往大里讲,全班男生都和于秋丽有缘,够得着缘分二字的,却只有汪言一个。

说到底还是要有能力。

小屌丝一辈子都和美女有缘无分,别说只是同学,就算真接到盘了,搞不好也是种下一片草原,养一匹野马,让游客到此一骑。

于秋丽没想那么多,听到汪言认同,马上豪爽举碗。

“来,敬缘分!”

“你少喝点……”

没等汪言劝完,于秋丽已经咕咚咕咚,又是半碗。

“没、没事儿,我、我还阔以……”

于秋丽嘻嘻笑着,大概是嫌用碗喝不爽利,索性抄起酒瓶,摇摇晃晃走到沙发前,往里一倒。

“来,狗子,我们继续……你来看我,我很开心……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当啷!

刚放话要不醉不归,酒瓶子就脱手掉落在地上。

于秋丽却没理会,脑袋蹭蹭沙发扶手,窝得更舒服一些,慢慢闭上眼睛。

“班长?班长?!”

汪言喊两嗓子,于秋丽睁开眼睛看,目光却没个焦点,很快,又重新合眼。

汪大少哭笑不得:“别在这儿睡啊!回屋里睡去。”

于秋丽嘟囔着:“我起不来……你、你扶我一下……”

汪大少叹口气,托住她的后背和腿弯,打横抱起来,走向卧室。

此刻的于秋丽,脸颊艳若桃李,玉蒸红霞,身体柔弱无骨,香气馥郁。

端的是个好架子。

可以上知乎提个问:如何看待一名大美女当着你的面醉到不省人事并且要求你扶她回房间的行为?

肯定有茫茫多的大神愿意分享他们刚编的一百零八式……额,刚编的故事。

汪大少却只觉得烫手。

讲良心话,当然不是只有手在烫。

但是汪言的手却很稳。

把她往床上一放,没反应。

再帮她脱掉袜子,仍然没反应。

再帮她拽下外裤,还是没反应。

汪言果断住手,把被子拉过来往她身上一盖,转身出门去收拾餐桌。

汪大少才一出门,于秋丽的眼皮就轻颤几下,性感的红唇微微一抿,似是不满。

死狗子,给你机会都不把握,难道你真的那么正派?

来到客厅,汪言看看总计两个的红酒瓶,掉在地上那个还剩五分之一,摇头露出一个坏笑。

小样的,跟哥装醉?

上回那么多男生,白的啤的轮番来都没灌倒你,现在不到两瓶红酒,你跟我玩什么予取予求?!

哥就不取,怎么滴吧!

简单收拾一下餐桌,汪大少倒杯温水,回去给她搁在床头,再体贴至极的帮她掖好被角,拍拍屁股走人。

大门一响,于秋丽瞬间睁开眼睛,悄悄起身,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贴在门上倾听外面的声音。

真走啦?

真走了。

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于秋丽懊恼的拍一下被子,盘腿坐在床头,眼神里有不甘,却又情不自禁的甜蜜微笑。

汪言真的好绅士好温柔啊……

是个完美的男朋友!

可是,不是我的啊!

好烦。

下次要不要……再暗示的强烈一些,刺激一些?!

麻蛋,马上就找老师补补课去!

于秋丽当机立断,往书桌前一坐,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大桥小泽立花三上。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言传身教,那些都是好老师。

汪大少出门上车,身体里有些火气,心情却很愉快。

谁主动是一件很关键的事。

于秋丽和卢一天、高雅等人不同,那些姑娘怎么吃都不敢有非分之想,于秋丽则是个瞪圆眼睛等着上位的主。

你趁着人家“喝醉酒不省人事”,把人家给吃干抹净,回头她要说法,给是不给?

一哭二闹三上吊,可能不至于。

但是一旦被她站上制高点、拿到主动权,那可以玩的花样就太多了。

在调教男人这方面,帝舞那帮小菜鸡,没一个能搞赢于秋丽的。

天赋使然。

所以汪大少根本就不上套。

就算你主动强推我,哥都要奋力反抗两下子,最后再不敌惜败……

等哥主动?

你爱咋演咋演!

要是搁三个月之前,哪怕明知是套,汪言都很可能一头扎进去,先爽了再说。

香喷喷的肉就在眼前,后患都是明早睡醒以后的事儿,虫儿上脑,大头不敌咳咳,都是年轻男人的常态。

可是,经历过诸多粉红阵仗以后,汪言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不知肉味的屌丝,讲句最实在的——分分钟都能找到替补,哪个都不差,急啥?

水到渠成仍然不够,你得全自动!

喝了酒,不打算亲自开车,绅士汪给酒店打电话叫司机,等着的功夫,又给卢一天发去一条人生格言。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今日事,今日毕。”

卢一天可能是在忙,一直等到汪言回到酒店总统套房,才回来消息。

“皇上,卫兵封路,无法通行。臣妾正打算和姐妹们去蹦个养生迪,如果您愿意来,可以自行撩妹,任意发挥。”

汪言心里一动:“你闺蜜漂亮吗?”

“不是臣妾自夸,一群姐妹中,整容的不算,原装货臣妾最美!多年瑜伽可不是白练的呢……”

确实不白练。

那身材,那曲线,那些违反常理的小pose……

咳咳!都是艺术,艺术。

听说还有整容怪,汪大少兴致顿失。

多去两次以后,夜店也就是那么回事儿,美女确实有不少,可是特殊分一般都不会很高,没啥大意思。

一天折腾下来怪累的,都不如看看书、听听音乐、按按摩。

于是直接回绝:“我懒得动,你好好玩,亲戚来了就别喝太多酒,吃点好的。”

随手又给她转过去20000块钱。

卢一天又惊又喜:“哇!吃什么好的能用掉这么多啊?”

汪言再没回。

对待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态度和方式方法,跟谁都只有“在么忙么干嘛呢”三板斧,那是铁憨憨直男,会有女人缘才怪。

看看时间,9点半不到,距离睡觉尚早,却又难得的清闲。

汪言想了想,按铃叫来舔狗有财。

“给我安排个按摩师,舒舒筋骨。”

“在套房么?”

“对,懒得折腾。”

“好的,您稍等,今天保证让您满意!”

有财兴冲冲领命而去,不大一会儿,按摩师敲门。

“请进。”

等到按摩师踩着拖鞋进门,俏生生跟汪言鞠躬问好,大少微微一愣。

瓜子脸、弯弯眉、大眼睛、皮肤雪白,鸡心领上衣加制服短裙,好看得一批,而且很眼熟。

略一思索,汪言顿时想起这是谁了——上回那个叫雪如的按摩师,因为指甲太长,被自己退掉来着。

雪如明显知道今天的客人是汪言,恭恭敬敬问好:“汪总您好,我是99号雪如,今天还是我为您服务,您看可以吗?”

上次的事早都过去了,汪言还不至于因为那么点不愉快就排斥人家。

笑呵呵开个玩笑:“那你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雪如马上乖巧的伸出双手,竖到汪言面前。

十指如春葱般白嫩细长,指甲剪得很干净,没再做美甲,指甲盖微微透明,露出里面粉嫩的肉色,显得特别健康。

汪大少满意点头:“很好,现在多漂亮!”

有点死直男风采。

雪如却没有任何怨言,甜甜的一笑。

上次,汪言的气场给她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之后,酒店总经理的重视,又加深了她对汪言的敬畏。

水疗中心和酒店总经理之间隔着好多层,一句不是投诉的批评,居然引得艾总特意在会上点名水疗中心主管,可见汪言的地位有多不一般。

今天,Rich指名要她再来为汪总服务,她心里紧张得不行,却又怀着一丝莫名的期待。

在掌心里涂一点精油,搓热双手,卖力的开按。

雪如手上没什么力气,汪大少感觉按得不透。

但是她的指纹很浅,手指特别嫩滑,触感还是很舒服的。

行啊,就这么着吧。

今天不同上次,汪言心里没装着事儿,因此有情绪闲聊。

随口问:“你是哪里人?”

雪如腼腆笑笑,带着点讨好:“光西人。”

“哟,你身高可不低,难得。”

汪言有点惊讶,雪如净高差不多有170,原本以为是东北人,没成想居然是最南面出来的。

“是呢!”

雪如欢快点头,“在我们家乡,街上很难碰到我这么高的女生。”

汪大少越发感兴趣:“你人漂亮,身高又高,在家那边随便挑婆家,怎么会来魔都打工的?”

雪如撇撇嘴,情绪低落下去。

“我前夫和婆婆都对我不好,离婚以后,不想在家乡再待着了,想走远一点……魔都挺好的。”

汪言真惊了,抬头看她,怎么看都不像多大的样子。

下意识动用雷达,资料瞬间扫出。

苗雪,21岁,颜值92,身材93,特殊94,好感度68

21岁!

“你怎么会结婚那么早?到法定年龄了?!”

雪如理所当然的回道:“我们那边都是那样啊!18岁左右就可以嫁人了,结婚证过两年再补嘛。我去年离的婚,到现在都没有拿过证。”

汪言父母是农民,但汪言本质上是城市贫民出身,打小就成长在鼓角市里,对于真正的农村生态并不了解。

此刻,看到雪如一个如此时尚靓丽的大美女,才21岁就已然离异过一次,显得殊为震撼。

“额……你前夫为什么对你不好?你那么漂亮,没道理啊……”

“我婆婆一直嫌我不爱干活,爱美爱打扮,结婚一整年都不下蛋,对我就越来越不好。”

雪如语气平静的叙述着过往,听不出来有任何情绪,就像是在叙述别人的人生。

“其实是我前夫不太行,人高马大的,却是三秒金针菇,舔舔我的脚都会那个……后来都不怎么碰我,怎么要小孩?

后来我受不住气,又不想一辈子守活寡,就跟家里讲,退掉他们家的彩礼,我出去打工赚钱。”

汪言并不能理解。

和刘璃终结第一次的时候,体质已经79点,特殊77分,一切都很顺遂完美。

再之后,碰到过几个特殊分94以上的姑娘,仍旧能应付得过来——质量不行还可以拿数量堆,79点体质怕过谁?

额,宫飞羽和初新还是很可怕的……

总而言之吧,汪大少暂时并不能体会到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是有多么糟糕。

暂时划重点。

94的特殊分,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承受的,雪如的悲剧,便是源自于“匹配不上”。

细想想,汪言还挺可怜她的。

“所以,正经八百的结一回婚,你都没有体会过做女人的乐趣?”

雪如俏脸微红,却并没有回避话题,只是声如蚊鸣。

“那倒不至于,我自己长了手……”

“哦?”

汪大少一挑眉:“你的手很灵活?”

楼是怎么歪到介里的?!

不知道。

但是雪如并不抗拒,甚至大感刺激。

汪言是她从业以来,见过的最年轻、最帅、最有气场的男孩,自打上次被主管大骂一顿,她甚至会经常梦到汪言。

不恨,只是经常有些小幽怨。

今天突然聊起过往、聊起隐秘,让她产生一种释放堕落的兴奋。

一咬牙,将按摩的位置和手法稍稍放飞一点,颤声问:“贵宾,您要不要亲自试试看?”

汪言陡然睁开眼睛,直视雪如。

目光幽深而有神,似乎能够直射心底。

雪如身体一僵,心脏高高吊起,满心忐忑,脑海里一片混乱。

似乎过去好久,她才看到身下的少年展颜一笑。

“你在等什么?不想见识一下真正的男人吗?”

声音又磁又沉,如同恶魔的低语,缠绕在耳边,直往头皮里钻。

雪如只觉得浑身发麻,猛的一个激灵,胆怯畏惧期待兴奋同时涌上心头,随即化作电流涌向四肢百骸。

天啊,我可能要疯……

雪如自心底发出一声呻吟,像是最后、最绝望的哀嚎,随即,恶狠狠的一咬牙——

那就疯吧!

汪总你不是很牛么?

退我单,是不是很爽?

今天老娘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女人的报复心!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