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364章 让子弹飞一会

更新时间:2019-12-06  作者:起酥面包
汪言抬手看看时间,上午10点08分,距离拍卖结束只有52分钟。

那两层写字楼在漫长的一个半月挂拍期内,没人报名、没人出价,待到只剩最后的52分钟,却突然冒出来一个竞拍者。

有趣!

汪言敢肯定,假如自己不参加拍卖,那两层写字楼必然会像此前的茫茫多高价资产一样,流拍第二次,甚至第三次。

三次流拍,法院收回,半年后才可以再次上拍。

价格自然是一次比一次低的。

很简单的一个市场机制下高价资产的动态平衡问题——直到有人觉得值,才会出手。

耐人寻味之处在于:此前,潜在买家觉得那两层楼不值,可以再等等,结果等到汪言出手,又突然觉得值了。

欺负我年纪轻岁数小,是么?

汪大少悠然的往椅背上一靠,抄起最近在看的那本《杰克·韦尔奇自传》,把笔记本摊开在桌面上,拧开小公举送的那支笔,准备随时做笔记。

不急,让子弹飞一会儿。

结果子弹没到,汪云喜先急吼吼的冲进办公室。

而且不是自己冲进来的,后面还跟着人力总监谭松和办公秘书吴皎洁。

“小言,有人抢拍!怎么……哎?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看书啊?”

“不然呢?”

汪言没抬头,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书本中。

“找人打听打听对手是谁啊!你在魔都有那么多商界的朋友……再不然,给黄处打个电话问问?”

汪云喜特别不淡定,慌得心里直发毛。

可以理解,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几个亿的大生意,汪云喜半年前还只是一个打工屌丝,哪里hold得住?

汪言仍旧没抬头,突然把话题转向一个神奇的方向。

“喜子哥,我给你买了五本管理学相关书籍,叫你认真读一读。刚才我一翻,五本书都是全新的,合着你是一眼都没看啊?”

“呃……”

汪云喜又懵又窘,回头瞄一眼谭松和吴皎洁,两个属下都在憋着笑。

谭松很自觉的举手:“汪总,我就一个问题,解决完马上就走。”

吴皎洁转身去泡咖啡:“汪少还是加两份奶昔么?”

汪大少一点没有土鳖的自觉,随口又吩咐一句:“再把那谁的蜂蜜加里点儿,挺好喝的。”

喜子哥无语了。

“什么那谁,就是人家小吴从老家带来的,而且不是简单的蜂蜜,是蜂王浆好吧?”

汪言就笑:“哟,小吴的好意啊?回头记得找汪总要奖金,现在的财务制度比较乱,趁着能敲抓紧敲。”

汪云喜又吃到一个隐形的挂落,被噎成一张囧脸。

吴皎洁抿嘴一笑,去一旁的会客区给领导们泡咖啡。

汪言如此淡定,汪云喜的情绪自然而然的被舒缓下来,不再那么惶惑。

“汪老板,能不能谈点正经的?我们都有一大摊子事儿呢,有关读书的问题,回头你再批评我。”

“读书还不正经?”

汪大少摇摇头,叹口气,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能有今天,全靠爱读书、会读书……”

有点不要脸的嫌疑。

汪云喜是一点不信,心里默默吐槽:不是全靠大忽悠么?

然而汪大忽悠今天真没忽悠,完全是有感而发。

的确,外挂是一切的基础,是所有可能性存在的平台。

但是,将同款外挂给予不同的人,最终的发展必然不同,结果很可能千奇百怪。

其中,影响结果的最大因素,泛化总结,便是一件事——学习。

汪言真心认为,是良好的阅读习惯成就了自己。

别人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汪云喜必须改掉以前的种种错误认知,跟上自己的脚步。

因为情况变了。

“喜子哥,我记得你辍学以后刚开始赚到钱的那两年,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读书有个瘠薄用,你现在还那么想么?”

“呃……咱们搞直播行业,读书……哎,我不是不想读,我是真读不下去啊!”

汪云喜被问得有点难受,吭吭哧哧的辩解着。

正好公司里目前任务最重要的人力总监谭松在场,汪言打定主意,要将他们两个一块儿敲打,又批评一句。

“公司的财务制度建那么久,仍旧是一团乱糟糟,你请的那位财务经理,算账还没有我算的准,能不能说明问题?”

汪言又拿系统耍流氓。

官刷的账本就复杂,而且还是刷给公司的股东,权益方面一团乱麻。

财务那边一个口径变化就会算错,特别难。

哪像汪言,直接在系统里看结果,该拿到多少钱,一分钱都不会错。

但是,王庭财务做得不够好,仍然是事实。

汪云喜苦着脸:“咱们公司之前太小,真是请不到牛哔的财务官啊!”

“废话!”

汪言皱眉:“我给你把蔡崇新请来,你管得了?”

汪云喜腆着脸拍马屁:“那不是还有你嘛,谁来了不都得消消停停的趴在汪神面前?”

“那你的作用体现在哪里?跟不上公司发展脚步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一句话,彻底把汪云喜怼没电了。

之前,在大直播战略尚未成型的时候,王庭娱乐只是一家用来洗马奶的小公司,重要程度不高。

汪云喜需要做的只是看好家、守好钱,特别简单。

但是现在,王庭娱乐即将承担起一个对全行业完成全覆盖的战略目标,不再是一家可有可无的小公司。

领导人,哪怕只是明面上的领导人,都必须拥有足够掌控住局面的能力。

汪云喜仍旧没有意识到自身要面对的挑战是何等的艰巨,这很危险。

所以,汪言不得不主动提醒,甚至不惜重锤。

“所谓的读书没卵用,不如好爹好妈,就是那些读书读坏了心的人,专门编出来骗你们的。

难为你还真敢信,天天跟我念叨!

能力在社会实践中的实际作用,不如巨量资本,不如背景人脉,都对。

但是在拥有同样资本的前提下,决定最终胜负的关键,立即变成能力。

未来的王庭,你管理起来力不从心,换成一个清华MBA博士呢?

能力来自学习,学习有两个重要途径——读书和实践。

而读书是成本最低的方式。

没办法,普通人哪来的实践机会?

清华博士都未必有!

现在你拥有一个极其难得的实践平台,抓紧把理论框架搭建起来,再慢慢填充细节,才是最大的正经事!

不然以后被铃丫篡位,你跟谁哭去?

上市公司总裁的位置就摆在那,我从私心出发,希望是你坐上去,但是如果你坐不住,我能怎么办?

你好好想想。”

怎么办?凉拌。

坐不住也得扶汪云喜坐上去。

如此重要的一家公司,汪言怎么可能放心交给外人?

所谓的职业经理人,一个赛一个的坑。

把老黄送进监狱的陈哥,把陈首富坑到吐血的唐哥,那都是国内最顶尖的职业经理人,结果呢?

想想老黄老陈的经历,你怕不怕?

汪言是怕得很,所以只信得过汪云喜。

麻烦的是,喜子哥的忠心倒是百分百满分,可是能力完全不足以掌控一家集团。

趁现在,仅仅是起步期,抓紧充电倒是有可能跟上。

若是再稀里糊涂的瞎忙两年,那就彻底废废。

汪言白手起家、底蕴不够的缺陷,在此事上体现得极其真实。

真正的富二代创业,必然有老臣扶持,忠心能力都不缺。

汪言有啥?

只有钱。

源源不断的资金砸下去,公司立马蒸蒸日上?

那是在骗傻哔!

用不对人,做不出好的战略,阿里疼讯的项目一样大把赔钱。

汪言暂时没得选择,只好吓唬汪云喜,希望能够激起对方的好胜心和斗志。

别说,效果还真不赖。

汪云喜是一个已经尝到权利和金钱滋味的男人,一听到上市公司总裁,顿时被打满鸡血,再一听到有可能被篡位,马上满心危机。

“叔!你是我亲叔!

不就是五本书吗?

我读!

我马上就开始读,不懂的就去找人请教,每天写读书笔记,成不?!”

汪言终于满意点头:“现在这个态度就对了。”

汪云喜一点脾气都没有,松口大气,弱弱的往沙发里一缩。

而谭松始终正襟危坐,端正如小学生。

碰到大老板训话,聪明人都不会往枪口上撞。

另外一方面,谭松也在琢磨真正的BOSS。

以前的接触太少,王庭娱乐的管理层,对于汪言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性认知——眼光精准、手段惊人。

却看不出性格如何、风格怎样。

今天汪云喜被锤,倒叫谭松有所警醒。

‘BOSS虽然在钱上很大方,却是一个对自身、对下属,要求都很高的人,不好糊弄。跟得上脚步,则前程似锦。一旦掉队,怕是会烈火烹油。’

待到汪言含笑望来,询问“谭总有什么事”的时候,谭松马上一改诉苦初衷。

“人力员工缺口严重,拿不下现在的任务。

但是,眼下是特殊时期特殊情况,为此紧急扩招又不是很划算,总不能刚招来人,忙一个月,然后就放他们闲着吧?

我打算在帮忙的主播,以及新到岗的运营里挑几个人,临时抽调到人力资源部去打打下手。

请领导批准,我会亲自去和目标沟通。”

本来谭松是打算再申请两个招工名额,扩大权力来着。

但是,总经理刚被敲打完,谭松马上摆正心态。

果不其然,得到汪言的嘉许。

“懂得从实际情况出发,为企业大局考虑,想法很好!”

汪大少点点头,老气横秋的夸一句。

和职场人讲职场话,就是管理的正确。

谭松心里一宽,马上起身:“那我就去挑人?”

汪言突然瞟一眼吴皎洁,直接强征民女。

“你把小吴带回去,我用不上。小吴,左右是帮忙学习,HR部门更锻炼人,你去顶一段时间,晚点再开播。”

“啊?好……我没问题。”

吴皎洁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点头应下。

王庭现在总共有6个S签,吴皎洁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所有S签里唯一一个家在魔都,义务来公司帮忙的主播。

颜值、身材、特殊分均衡至极,全是94分。

青春貌美,性格踏实稳重,211毕业,家里在魔都有三套房,典型的天之骄女。

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会来做主播的人。

介个倒霉姑娘,其实是大二的时候想自力更生赚学费,于是在美KO注册兼职模特,接过几次平面棚拍的单子。

之后两年,她基本没怎么再登录,却被汪言用无差别横扫大杀器,硬生生的扫了出来。

再之后,大胃王比赛直接就开在家门口,酬劳又那么丰厚,那就报个名赚点零花钱呗!

一赚,直接就被赚到汪大少碗里。

倒霉不?

然而汪大少正派得很,生怕小姐姐被人讲闲话,直接发配到人力去锻炼,省着经常孤男寡女的瓜田李下。

吴皎洁没所谓,汪云喜和谭松却不得不想得更深——

汪大少是在提出警告吧?

公司里的姑娘,我不碰,你们看着办!

又是一项管理上的正确,格局和气象,便从类似的细节中来。

想做大,不能乱,更不能滥。

“带回去”三个字,更是重重敲在谭松心头。

把吴皎洁派给汪言做办公秘书,本就是谭松怀着些许媚上私心的决定,现在看,一巴掌拍在马腿上,惨的。

处理完几件小事,汪言再次拿起书。

汪云喜、谭松等人知趣告退。

本来是因为有人抢拍而来问计的,结果汪言一句“正事儿”没谈,两人却不再忧虑,把心思重新放回日常工作上。

而且更加专注、更加用心、更加警醒。

汪言的领袖威严,由此进一步加深,开始令职场老将谭松都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所谓胸有成竹处变不惊,不外如是。

搁谁拿着拍卖卡,都会有汪大少的底气,没错。

但是,怎么表现出来,怎么安抚下属,怎么借机整肃公司内部……又有哪个同龄人能够做到汪言那般天马行空闲庭信步呢?

自从被系统开了智,汪大少成长得太快了。

79点智力,优秀巅峰,正在越来越深刻的体现着实际价值。

若是提升到89点……

请叫我带科学家!

就在汪大少让子弹飞着,不务正业的敲打下属的时候,海光大厦19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几个男人相对而坐,谈笑饮茶。

会客区不分主次,总共四个男人围在茶几前,茶几上放着一台笔记本,页面刚好是司法拍卖,海光标的。

“葛经理,大恩不言谢,今天若是事成,金某必有重谢!”

海光大厦的物业经理葛立媚笑摇手:“金总哪里的话!老朋友一场,居中联系的小事,我能不帮忙?”

“此话不对!如果不是你大力支持,金某何德何能,哪有资格与曹总谈联合拍卖?要谢的,要重重谢!”

“哈哈!”

葛经理笑出满脸褶子,急忙抬花轿。

“要说功劳,其实还是令公子人机灵、反应快,想出这么一条妙计,完美解决我们两家资金不足的问题……”

被点名的年轻人马上反吹:“葛叔叔,如果不是您帮忙,曹总也不会同意给我们免除10年物业费,只此一项,便省掉我们2000万资金!事成之后,您等着好处便是!”

“物业费是以后慢慢收的,当前最急缺的现金是你们出的大头,应该的嘛!”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3.5亿到底能不能拿下。”

金总仍然保持着谨慎,金少爷却乐观得很。

“绝对没问题!那小子虽然有点钱,但是公司刚开始扩张,处处都需要钱,不可能有多少资金投在固定资产上的!”

“对!”

葛经理拼命点头附和。

“搞直播的,租楼就可以用,买楼何必嘛!3.2亿的价格有便宜可以捡,3.5亿可就意思不大了,咱们两家是有特殊情况,但是最多也就只能出到3.5亿嘛!”

金总心下稍安,笑呵呵举杯:“来,诸位,请茶!”

金总是个宽面大耳的中年胖子,发际线极高,满脸红光,典型的事业有成的中年商人面相。

葛经理干枯瘦小,尽管西服很合体,仍旧会让人联想到一个成语——沐猴而冠。

在场的其余两位,都是年轻人。

一位其貌不扬,只是冷眼旁观,什么都不参与。

另外一位,与金总同款大额头,发际线直奔头顶正中央,而且……

汪言认识。

三鑫哥,被苗苗公主当场拍死的那位鱼平台土豪。

当初的鱼平台官刷三土豪,铁手哥是东北的,香菜哥是平台boss老乡,三鑫正好是浙东的。

而三鑫的亲爹,开在魔都的公司,刚刚好便位于海光大厦19层!

上次汪言来海光大厦实地查看,葛经理讲,18层驻扎着十几家公司,19层的一大半被一家外贸企业整体租下,那家外贸公司,就是金鑫家里的鑫晟外贸!

所谓孽缘,就是孽到抬头不见低头见。

将事情经过全面描述一遍,简直会令人惊叹世事奇妙。

从头捋起。

鱼平台的土豪群,汪言与何苗苗都被拉了进去,而三鑫一直在里面。

汪大少自然是懒得搭理那货的,但是三鑫自打丢了大脸,就一直在寻找着报复回来的机会。

大概半个月前,黑虎与人闲聊时,有人问汪神忙什么呢,怎么好久没在平台上看到了,黑虎就随口回一句,好像是在琢磨买写字楼。

大家好奇,纷纷追问。

黑虎没多说,敷衍一句:只知道是要给王庭娱乐做总部,别的不清楚。

三鑫立即上心了。

王庭总部?

那不是正好在魔都吗?

马上就开始挖。

结果不管怎么挖,都找不到相关线索。

偌大魔都,大海捞针似的,哪儿那么容易。

然后就在一个星期前,突然听父亲说起,公司可能要搬家,有个小开要买下那两层楼。

下意识追问一句,结果还真有员工偷拍到了汪言的侧脸。

一看,妥了!

化成灰我都不会认错啊!

终于找到目标,接下来就该考虑这么报复了。

原本三鑫考虑的是,找到地方以后,假如有租户,就收买租户去给汪言捣乱。

现在居然是自家租的楼层,那更要好好计议了。

思虑再三,突然灵机一动:能不能抢下来,彻底搅黄汪狗的发展大计?

王庭娱乐急着搬家,不是什么秘密。

扩军以后根本装不下,全指望汪狗给找新办公场所呢。

一旦拍卖不成,再临时物色新基地,不管是租是买,总归是要再折腾好一段时间。

商场上,一步慢,步步慢,还有什么比这更解恨的报复方式?

然而麻烦的是,家里现金不够,临时筹措不出来那么多钱。

而且亲爹又虎着脸训斥一句:“有钱也不是那么败的!咱家确实要扩大办公场地,但是只要一整层就绰绰有余了,多买那层留着给你收租啊?!”

确实如此。

收租不划算的,而且家里只需要一层,买两层岂不是冤大头?

可是三鑫太恨汪言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那就找人合买啊!咱家只要19层!”

一言既出,本来打算好要再次挨训的,却没想到,父亲突然陷入沉思。

好半天,老金才开始喃喃自语。

“如果能合买,倒是个好办法……

咱家欠着前业主整整14个月的租金,现在已经是一笔烂账,等于白赚了14个月的便宜……

虽然不怕新业主要,但是在海光待得那么舒服,被请出去,总归是不爽的……

你等等,我问问!”

金总一直知道海光房地产有回收产业的打算,马上把葛经理拉出去喝酒花差。

鑫晟欠租、欠物业那么久,一直被海光物业追讨,与葛经理常打交道。

金总套路深,每次葛经理上门,都很给面子的吐一点出来,让葛经理交差,然后私下里再给好处——里子面子都有了。

海光大厦18、19两层,那么多欠租的公司都没被清出,一方面是欺负前业主出事,另一方面可不就是摆平了现管葛经理么!

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葛经理收钱利索,倒底儿更利索。

“海光房地产已经注销,曹总不做房地产了,晓得吧?”

“啊?没听说啊!”

“哎呀,具体原因你不用知道,反正呢,现在只有一个海光物业存在,管理着现存的一个小区和两栋写字楼。”

“所以呢?”

金总又敬一杯酒。

“所以?”

葛经理哈哈一笑。

“有机会就往回收一收产权呗!

位置多他妈好啊?

一座在静安核心,一座在浦东核心,租金永远涨!

要是继续搞开发,那犯不上折腾,再建就是。

可是既然不搞开发了,肯定要留点物业给废物后代,收租就饿不死,是不是这个理儿?”

金总一惊:“那这次?”

“放心!曹总现金不太凑手,而且嫌弃现在的价位不够便宜。如果流拍,下次才是曹总出手的时机。你想要,你就大胆拍,曹总不会插手的。”

我特么是想要,但是我的钱也不凑手啊……

“我只想要一层,你能不能帮金某一个忙,把曹总约出来谈谈?咱们两家合拍,一人一层!”

结果一拍即合。

最后定下来的条件是,海光出1.5亿,收回18层的产权。

鑫晟最高会出到2亿,凑满3.5亿。

但是,作为补偿,海光物业会免掉鑫晟最高10年的物业费,一年222万左右,十年就补偿整整2220万。

最理想的情况是,整体以3.25亿拿下,鑫晟掏1.75亿现金,拿下19层,获得5年的物业费减免,实际负担不到1.64亿。

很划算。

而且金总刚刚白捡到14个月租金,但是随时要担心法院的公诉追讨——

前业主虽然已经跑路,可是债务不会消,早晚是个炸弹。

自个儿拿下那层楼,变成新业主,操作的余地就大了。

必须拿下!

对方的全盘打算,便是如此。

新冒出来的竞争对手,就是这么来的。

尚缺经验的汪言,根本想不到,那些商场上的老瓜皮,骚起来是何等的卧槽。

但是,就在金总、葛经理喝茶闲聊、互相吹捧、对3.5亿的准备信心满满的时候……

就在三鑫哥咬牙切齿,誓要报一辱之仇,开始幻想着如何以胜利者姿态出现在汪言面前的时候……

他们根本想不到,那笔看似很庞大的资金,对于汪大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