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361章 孽缘

更新时间:2019-12-04  作者:起酥面包
王思明不像汪言想象得那样难对付。

尤其是情绪控制能力,简直差到不可思议。

商业谈判,本来就应该各出奇招,你可以讲段子吹牛哔,我当然可以掀桌子以离场做威胁。

不管谁赢谁输,正常应对是必须做到的,不能失态。

结果王思明倒好,表情当场就崩了,急头败脸的发脾气。

“草!谈了他妈的一个多星期,什么都谈好了,只剩最后一点问题,你现在跟我说不想玩了?吓唬谁呢?!”

“王总,王总!”

施总急忙拦着,好声好气的劝:“您冷静一下,再谈谈,再谈谈嘛!”

汪言压根没理会王思明,转头望向李一胥:“胥哥,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吧?当初你跟我是怎么说的?”

李一胥表情为难。

当初讲好的是3000万现金,官宣8000万,签合同马上付清。

现在突然改口,拖到6个月结算完,而且还只结算2000万,确实有点讲不过去。

然而猫熊这边突然缺钱,王思明想跟汪言谈谈,改一下付款方式,找到自己,难道还能不帮忙?

李一胥夹在中间,简直里外不是人。

正当他在斟酌措辞的时候,王思明又被施总劝炸了。

“还谈个瘠薄?这么点面子都不给,我王思明不要脸的?!我特么就把话撂这儿了,就这条件,能谈谈,不能谈滚!”

一句话出来,施总愕然瞪大眼睛,李一胥张开嘴,全傻眼了。

大哥,闹呢?!

人家怎么你了就爆粗?!

就连汪言都懵哔了一瞬间。

若非亲眼见到,汪言怎么都想象不到,堂堂首富之子,居然会如此的……难以形容。

商业谈判中,谈不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十场里最多有两场一切顺利,其余的必出问题。

但是,问题基本等于分歧,不等于撕破脸皮。

买卖不成仁义在,是国人最讲究的经商原则。

王思明直接爆粗,显然是没把汪言视作平等的对手,从骨子里就没有看得起汪言。

堂堂富贵哥,会惯着这个?

面覆寒霜,气质变得如同冬风般凛冽,腾的站起身。

举起手中的酒杯,虚敬李一胥:“多谢盛情,今天到此为止。”

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

怒意蓬勃中,96拉菲的口感愈发复杂,苦、涩、酸、甜,然后脑海里传来久违的一声“叮”。

现在不是看奖励的时候,汪言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喜子哥立即跟上,把李一胥愁得够呛,叹口气,大步追上去。

“汪少,我送你。”

目送汪言出门,王思明不屑冷笑,表情依旧阴沉。

施总急得满脑袋汗,虽然不想触王公子霉头,但是事关重大,仍旧忍着畏惧开口。

“王少,我完全尊重你的任何个人态度,以及最终决定。

但是坐在这个位置上,我必须得尽到我的职责,实事求是的提醒您:咱们平台是真的需要王庭娱乐!

铃丫能撑起一个分类,其余的主播能填上三分之一个颜值区,汪少……汪言的官刷资金能大幅拉升流水数据。

您要融资,缺王庭娱乐这一环是真的不行……”

“我知道!”

王思明不耐烦的摆摆手,抬起右脚踩在茶几沿上,上身往后沙发背上一窝。

“过两天你把签好字的合同送过去,3000万一次付清,公会的充值返现比例再调高2个点,合作不会耽误的。”

“啊?!”

施总瞪圆眼睛,彻底不会了。

那你这是何苦?!

发一通脾气,多赔出两个点去,有钱任性?!

“我特么就是看那个臭傻哔不顺眼!”

王思明虎着脸,瞪向名义上的猫熊老总,满眼凶光。

“花点钱给那个臭傻哔一个教训,丫能把我怎么着?还不是得乖乖的签!

以后少在我面前提那傻哔,屁大点哔事儿都摆楞不明白,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能干干,不能干滚!有的是人想接你们位置!”

施总不是第一次挨喷,因此情绪还算OK。

真正令他心悸的,是那句“以后少在我面前提起汪言”。

人精似的施总,立即就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只要一提到汪言,自己也好,李一胥也罢,都是赞不绝口。

内心里真实的欣赏是一方面,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让王公子重视起来,与汪言修复关系,精诚合作。

结果起反作用了。

今天的冲突,原因明明白白的搁在那儿——

王公子嫉妒了。

一方面,网上铺天盖地的喊着老公,喊着我要给你生猴子。

另一方面,谁都不看好王公子的商业眼光和能力,去掉那些羡慕家世的,剩下的声音全是质疑。

什么哗众取宠、什么我上我也行、什么全靠好爹……

甚至那些想做王夫人的姑娘,都不怎么认可王公子的个人能力。

搁谁都上火。

心里正堵着的时候,你们天天吹捧另外一个商业奇才,怎么着,我没给够你们大米吃?

施总等人的吹捧,严重激起了王公子的反感,以及别别苗头的冲动。

结果今天面对面的一掰手腕,没掰过!

形象、气质、言谈,基本都是被吊打,尤其是那句“合作和交朋友都需要缘分”一出来,真把王思明恶心得要命。

中华语言博大精深,很多时候,意有所指的一句话,怎么解读都可以。

结合当时的语境和过往的交道来看,那是一句姿态极高的敲打。

王思明曾经主动给汪言打过电话,以一种礼贤下士的姿态,抛出橄榄枝。

意思大概是:我看你还行,给你个机会,跟我混。

结果汪言没理会,婉拒了。

然后当初的小人物越混越成功,最近更是在直播行业里获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自家的平台想发展,甚至得求人家。

王思明心里难不难受?

必然的,都不用想。

然后汪言一句话,把以前“缺点缘分,所以没交成朋友”的经历拿出来当锤子,借机敲打王思明,大公子能不犯恶心?

那句话在王思明耳朵里的全意是——

交朋友呢,咱俩缺点缘分,合作呢,暂时不确定。如果你不拿出态度来把我哄开心,很可能,咱们也没有合作的缘分。

欺人太甚!

我堂堂一个顶级二代,屈尊降贵的和你交朋友,你装你麻皮?!

王思明当时就快气炸了,但是中华语言的博大精深正体现在此处。

那句话本身,一点刺儿都不带,人家更是笑呵呵的开口,就好像是聊天打趣,完全挑不出毛病来。

正常情况下,唯一的回敬办法,就是打机锋打回去,让对方也吃个闷亏。

然而哪儿那么容易?

反正王公子是没那个水平,自己心里有数。

那就只能憋着。

憋半天,越想越气,然后又是讲段子又是画大饼的,那“傻哔”死活不接招,最后又拿取消合作来威胁,王公子终于炸了。

爽完才反应过来,自家是真缺对方。

那怎么办?

多给点好处,再拉回来呗!

在王公子的思维里,我骂你,你得忍着,等气头过去,我看情况,兴许会补偿你。

以过往的经验看,屡试不爽,没人真敢和亿达太子翻脸。

千里之行只为求财,谁会跟钱过不去?!

逻辑看似没问题,然而这世界上终归是有一些人,不愿意为了钱而委屈自己。

比如汪言。

钱是什么玩意?

喘气就有的东西,不值一提。

千万别拿什么小目标来给哥灌鸡汤,不爱听。

李一胥却不能理解汪言的底气,仍在试图用钱来打动汪言。

“汪少,思明脾气确实臭,我作为中间人,深感歉意,今天哥哥对不住你,赔礼容后再补。

不过你真的没有必要跟他一般见识,哥们给你透个底:3000万一次付清,猫熊账上完全拿得出来。

咱们犯不上跟钱过不去,对不对?”

汪言不方便喷,汪云喜可没客气。

“李少,里面那是什么玩意儿?临到签合同再变卦,跟谁俩装瘠薄麻呢?我们王庭娱乐没有猫熊就活不起了是怎么着?”

虽然不是李一胥干出来的事儿,但是汪云喜这么生猛的怼上来,仍旧让李少脸皮火辣辣的。

眼看着汪言没吭声,表情带着些嘲讽,似笑非笑的很有距离感,李一胥开始权衡利弊。

沉吟大约两秒钟,一咬牙,倒出点实底儿。

“思明会直接炸,我是真的没想到,但是回头想想,我可能知道一部分原因。

事先声明,不是我要给王思明找理由,这里面确实有些场外因素。

猫熊9月份上线,到现在三个月时间,简直是事故不断。

平台三天两头出bug,界面不友好,礼物系统不够完善,运营思路缺乏对玩家的激励,目标主播挖来不到一半……

可以说,方方面面都有问题。

开局一对王炸,打到今天,眼看着比预想中差太多,确实挺让人上火的。

最难受的是,思明正在寻求融资,结果前两天突然爆雷——

猫熊的部分运营,在以权谋私,悄悄挖平台墙角。

已经查实的比较小的问题是私卖猫熊币,利用前期的优惠政策,给某些公会超标折扣,然后与公会私下分成。

还有潜规则女主播的,收公会黑钱双标对待的,强收主播广告费的等等等等。

眼看着日活、留存、转化、充值等数据都在下滑,本来很有意向的那几家融资机构,现在都转为观望。

不出意外的话,这钱会很难融。

现在没办法,思明打算跟那几家机构签保底协议,添加一个回购承诺条款。

你明白那意思么?”

汪言是打算去纳斯达克上市,割国外韭菜的狂人,怎么会不懂?

“玩得不出所料。”

汪大少不动声色点点头,问到关键:“利率打算给到多少?”

李一胥看看左右,欲言又止,片刻后才咬牙开口。

“第一轮是用来托估值的,目标5到10亿,年化利率12,以三年为期,到期不管能不能上市,回购协议自动启动。”

汪言不屑冷笑:“12?倒是不低。可惜搞VC的可没那么好忽悠,市面上有潜力的项目一大把,谁耐烦投一个固定收益项目?”

李一胥点头:“所以现在还缺一个领投的。”

汪言冷不丁问:“所以王公子打算拿亿达的资源去换?”

李一胥愕然,惊讶于汪言的敏锐和专业,那一瞬间的表情,就已经泄露实底。

喟然叹息:“汪少懂得真多,瞒不住你……思明确实有那个打算。”

王思明的全部算盘,解释起来可能会有点绕。

一点点捋。

首先,是融资的目的。

正常融资,是企业缺少发展资金,以股权来换现钱,扩大经营,把未来的利润分润给投资人。

以上是正规玩法。

另外一种,是割韭菜的玩法。

仍然需要融资,但目的是吹牛哔。

找关联企业,融来比如5个亿,只拿少少的一部分股权,比如20。

一瞬间,原本可能只值1个亿的企业,瞬间就被VC吹成估值25亿。

接下来呢?

大家一块儿愉快的吹牛哔,再去找第二轮融资。

此时,仍有可能是托,亦有可能是真的冤大头。

反正就这么一路吹下去,一直吹到有接盘侠,或者上市为止。

三四轮下来,估值吹到一两百亿,如果有傻哔接盘,直接收购公司,那就皆大欢喜。

如果没有,A股上市,投资机构撤出,然后股东套现,仍然很完美。

最惨的是两样都没搞定,怎么办?

大家一块儿血赔。

脑子没坏掉的投资机构肯定不想血赔啊,那怎么办?

谨慎的吹牛哔,耐心的挑漂亮小母牛,找那种可以炒起来的独角兽来投。

若是企业的数据和前景都不漂亮,又想拉人一块儿吹,就要走点歪路子——

回购条款。

约定:某年某时,企业方要用事先谈好的价格,购回我投资的股权。

相当于一个保障性的兜底,用来安投资机构的心。

正常情况下,回购协议在投融资领域里,都是利益分享,但保底价低。

以上市做例子——

正常上市,投资机构可以按照市价撤出,拿着丰厚的收益走人。

没能上市,投资机构被回购股权,拿到当年投的那笔钱,基本上是年化4左右的利率,刚好抵过银行存款利率。

如果项目比较好,甚至有可能一分钱利息都不多给,原价回购。

都可以谈。

但是假如项目不够好,保底价格相应就要调高。

人家担着的风险更大了,很合理。

王思明的打算却是,给一个固定的保底价格,不管到时候有没有接盘侠,市值炒到多高,反正第一轮融资的托儿,只有12的固定收益。

如此特殊的条款,意味着什么?

外界有顾虑,王思明本人却信心十足。

那怎么把外界的信心提振起来?

找一个够分量的领投。

要么是徐新、张磊之类的顶级投资人,要么是阿里、疼讯之类的互联网大流氓,不管谁站出来背书,跟投的都会蜂拥而上。

只看李一胥透露出来的猫熊内部的问题,那些顶级投资者肯定看不上。

所以王公子能怎么办?

用家里的背景去换呗!

思考到这里,汪言已经完全确认王思明想干什么了。

前段时间刚好读了一本《金融防骗33天》,内容有点老调重弹,但案例倒是有趣。

结合着金融和心理学两大领域的专业知识一猜,王思明的算盘,顿时洞若观火。

猫熊的建立,从一开始就是奔着上市割韭菜去的。

有一说一,王公子的眼界确实不赖,没白白站到那么高的位置上。

直播行业里,必然会诞生至少两到三家上市公司。

而此刻,仍是行业的起步阶段,竞争压力并不大,可谓是最好的进场时机。

做得足够出色,三年上市,赚个几十亿身家,并非梦幻。

问题是,“足够出色”是一个宽泛的概念,里面包含太多内容。

最起码的,要有人相助、没人捣乱吧?

想到此处,汪大少的眼睛陡然亮起来。

王公子,来,待我助你一臂之力!

笑意深沉,汪言对李一胥点点头:“胥哥,多谢提醒,不过那12的便宜我不打算占,没意思。”

李一胥之所以讲起这事儿,主要是示好,想给汪言一个进场的机会。

在李大少眼里,那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有亿达在后面兜底,猫熊做得再差,投资都铁赚。

12年化利率的三年期固定收益,搁到资产证券化项目里都是拔尖的了。

要知道,利率越高,风险越大,银行的保底理财基本就是年化6左右,差着一倍呢。

李一胥亦不失望,反正意思表达出来就好。

只要汪言领情,那么,今天的冲突就算是把自己摘出去了。

最后再与汪言握手:“合作的事,你回去再考虑考虑,人归人,钱归钱,别和自己置气。”

“行,我再想想。”

汪言敷衍一句,目送对方回房间。

汪云喜马上问:“小言,如果真是一次性付清,咱们到底签不签?”

“呵呵!”汪大少冷笑,“我像是那种被人打了左脸,再把右脸送上去的人吗?”

“那怎么办?”

汪云喜有点犯愁。

“钱不钱的倒在其次,不过咱们就算不合作,也奈何不了人家王思明,那口气怎么都得憋着啊……”

“憋着?”

汪言笑笑,没再解释什么,转头走向大门。

我是得憋。

憋个大招。

要做直播行业的幕后黑手大魔王,既要有恩,又要有威。。

正缺个立威的猴子,您就巴巴的送上门来,可不是难得的缘分吗?

孽缘。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