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295章 何秘书

更新时间:2019-12-04  作者:起酥面包
  坐上帕拉梅的副驾驶,王重笑容收敛,显得非常拘谨。

  汪言友善的和他开玩笑:“所有喜欢车的二代票友都吐槽我是冤大头,破梅既没有超跑的性能,又没有符合身价的舒适度,屁股又那么丑等等……

  但是管她们呢!车子就是一个代步工具,喜欢就是最大的道理。

  对了,你喜欢什么车型?”

  王重想了想,有点不好意思的回道:“我可能比较喜欢5系的suv,但是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咱们毕业才能拿到多少工资……”

  蛮坦诚的。

  大少正经八百的替他分析:“那得看你怎么计划未来。

  如果留在星城,好处是房价低,现在让家里挑好位置交个首付,到毕业的时候估计不少赚,不管工作找得怎么样,生活压力都不会很大。

  如果想回家,最好就是考江浙的公务员,或者是特岗教师。待遇都很好,就是得努力学习。”

  汪大少太接地气了,一下子就聊到王重心坎里。

  小帅哥很激动的点头。

  “对,对!跟我想到一块儿了!

  我的打算就是大三考研,研二准备国考,考个沿海的对口岗位!

  咱们学校的经济专业虽然不够强,但是经济金融类人才,政府的需求是很大的,岗位待遇又特别好……

  额,汪哥,你觉得星城的房价能涨啊?”

  “嗯,肯定涨。”

  汪言十分笃定的点头。

  “我家乡就一个地级市,结果房价是星城的两倍,刚需该买仍旧得买。

  星城大小是个省会,人口持续的净流入,有空间的。

  我个人认为,星城目前算是价值洼地,涨多涨少不敢讲,反正会涨。

  现在首付买房,怎么都亏不着。

  涨多了可以赚投资利差;

  涨得少就意味着生活成本一直很低,经济活力会相对较高,钱容易赚、生活没压力。

  左右都是好事。”

  一番判断,基本逻辑很顺,王重听得直点头。

  “汪哥,你刚到学校就买房,是不是看准了星城的投资潜力?”

  大少哑然失笑:“哪有投资别墅的?我就是图个方便。真要投资,好学区的百平米三室才最有升值潜力。”

  “厉害!”

  王重心服口服的竖起大拇指。

  “你们的思维和我们确实不一样,我学经济学,就是想搞懂那些东西,你才上学就已经懂这么多,真厉害啊……”

  语气里带着些许的失落,但是并不酸。

  能够正确认识到差距,又不怨天尤人,真难得。

  汪言对王重越来越有好感,随口提点一句:“我找房子的时候,看到一处不错的小区,在天心,学区很好,期房售价才不到5000,要不要考虑置个业?”

  “额……再看看吧……我才大一,主要任务是学习吧……”

  谈到具体实施,王重立即有些懵,嗫喏片刻,以推辞结束。

  汪言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魄力介玩意,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经济头脑亦是如此。

  王重就是个不愿意冒险的安稳性子,人各有志,莫得强求。

  小a听到两人的聊天内容,却感到极其心动,马上悄声征求何苗苗的意见。

  “汪大少讲的东西靠谱不?苗苗你是本市的,你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何苗苗猛的翻个白眼,不但没有因为无知而心虚,反而理直气壮的骄傲着。

  “我花钱都花不完,为什么要赚那点房子升值钱?”

  小a被噎得欲哭无泪。

  叹口气,惴惴的问汪言:“汪大少,现在真的可以买房啊?”

  汪言从后视镜里看小a姑娘一眼,对方的神情很认真,眉眼间带着忐忑和激动。

  稍一沉吟,给她一个确定的答案。

  “可以。底层逻辑很清晰,省会城市人口净流入、价值洼地、沿海产业资本向内陆迁移……只要你想定居在星城,最好是现在上车。”

  把话讲得如此肯定,是要担着责任的。

  但是汪言有信心。

  帝都魔都来回跑,眼界格局都上去了,又对货币和资本有较深理解,判断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不可能出错。

  星城的房价,确实有较为广阔的上涨空间。

  未必真的能够暴涨,但是怎么盘算都不可能亏。

  如果是三四线城市,汪言就不敢肯定了,能力没到那个段位,看不懂。

  王重摇摇头,觉得汪大少有点不靠谱。

  你家里有钱,可以随便浪,我们小门小户的,买房子是天大的事,怎么可以听你一个同龄人信口雌黄?

  我承认你很有见识和想法,但是,你未免有些自视太高了啊……

  与此同时,小a却默默点头,暗下决心。

  车里的四个人谁都没有想到,就在明年二季度,星城全面取消公办学校择校生招生,小学继续实行公示学区、划片招生、注册入学,被称为“史上最严”招生入学政策。

  汪言现在讲到的期房,瞬间暴涨到11000一平米。

  小a家里给她买房子时5500一平,转手就翻一番,最高甚至摸到15000大关。

  为此,王重整整懊悔十年,才终于看淡。

  后话不提。

  小a把房子的事儿搁在心里,悄悄和何大小姐咬耳朵。

  “我才反应过来,汪言怎么想的啊?情敌诶!怎么聊得那么开心的?!”

  何苗苗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却仍旧气得牙痒痒。

  “装屁呗!总以为自己很成熟,是大哥……”

  小a没听懂。

  而且,更不懂何苗苗的郁结所在。

  “你俩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哪儿来的情况?!就是聊得来的朋友嘛!”

  何苗苗死硬死硬的顶着,小a白她一眼,突然翻起旧账。

  “对,朋友!何老师,记不记得你的小讲堂?什么一看就很渣,要离远点等等等等……怎么着,真香啦?!”

  何苗苗被噎得心虚气短,不禁暗悔自己当年的天真。

  何必呢?

  早知道丫是条成精的狗子,不简单,乱立什么flag?!

  但是,事已至此,理由总是要找的。

  大眼睛一转,突然反问:“咱们就谈现在!只看今天的表现,如果是你,你更欣赏汪言还是王重?”

  小a被问得一愣,皱眉思索片刻,有点迷糊的摇头。

  “其实我始终觉得王重更亲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确实是汪言的吸引力更大诶,大好多个级别!”

  “对吧?!”

  大小姐哼哼笑着,很得意。

  “几句话一聊,差距马上就清晰显现出来。交朋友,当然要交有趣的嘛!”

  小a没被她扯偏思路,坏笑反问:“你得意什么?又不是你男朋友!”

  靠!

  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小姐突然很烦,怒瞪小a一眼表示不想理你了,然后冲汪言撒气。

  “汪言,我要喝酸奶!”

  汪言淡定的笑回:“酸奶就莫得有,冰箱里有香槟有红酒,你看看哪款合口味吧。”

  何苗苗仍旧不满意:“大白天的,谁家淑女喝酒?”

  王重巴巴的接口:“要不然汪哥你靠边停下车,我去买?”

  汪言瞥小朋友一眼,摇摇头,温和的哄大小姐一句。

  “下次给你预备着,八种口味全系列。现在你就先对付一下,好吧?”

  小猫叫唤,无非就是求关注,不理会不行,太当真更不好。

  态度上让她感受到重视,人前给足她面子,然后该干嘛干嘛,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何苗苗被哄得很舒服,成功找回存在感,娇俏的轻哼一声,打开冰箱。

  王重就难受了,心里空落落的,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

  为什么我的有求必应,抵不过人家一句敷衍?

  难道,真的是因为钱?!

  正难受着,突然听到何苗苗发出一声惊呼。

  “哟,82木桐?你真舍得……哇!巴黎之花02年美丽时光!你哪弄来的?!”

  大小姐惊叹之余,掏出精致如同艺术品的酒瓶,爱不释手的把玩。

  “稀罕。”汪言有点无语,“那瓶木桐比它贵十倍有余……”

  “哼!”

  何苗苗真心不稀罕价格,理直气壮的歪曲事实:“好看才是最重要的!”

  王重和小a一句话都没听懂,尤其是王重,下意识的回头看酒,结果什么都没看出来。

  “额,汪哥,那酒很贵么?”

  “不贵,就是存量稀少,挺难弄到的,价格才2000出头而已。”

  而已……

  王重艰难的咽口吐沫,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雪上加霜的是,何苗苗跟着点头:“对,确实不贵,就是难买。我觉得它比05蜂鸟好喝多了。”

  听不懂啊!

  王重默默悲戚的时候,汪言跟大小姐越聊越来劲。

  “我拿到酒的时候,朋友跟我讲,今年巴黎之花的发布会订在魔都开,好像是11月,开在思南公馆?”

  “哇!”

  何苗苗很兴奋:“那不是正好?我想去!”

  “嗯,刚好。”

  汪言点点头:“日子前后差不远,跟我那边的活动脚前脚后。”

  “咱们去玩吧?我想买买买!”

  “今年的限量款应该仍旧是拍卖,我问问朋友吧,看能不能要来两个名额。”

  “不用!”

  何苗苗信心十足的一拍手:“我肯定要得到!到时候,我要把所有限量款都拍下来一半!”

  汪言很是无语:“一款可能就三五百瓶,你啊,心真大……”

  “两百瓶才七八十万嘛!”

  才?!

  小a和王重简直快要枯了,尤其是王重,真心没想到何苗苗是这样的大小姐。

  正震惊失落着,大小姐兴致勃勃的掏出手机。

  “哎,正好查查邮件箱,看看都谁家在魔都开发布会……”

  两个可怜娃没听懂,汪言倒是秒懂。

  “高奢的春夏发布会和魔都时装周么?”

  “魔都时装周10月15号开幕,跟那个不搭调的,我主要是看各大品牌的珠宝展……晕,11月份什么都没有。”

  快速翻完邮箱,大小姐一撇嘴,闷闷不乐。

  王重和小a压根意识不到何苗苗那句话里蕴含的可怕信息,汪言惊了。

  “晕,你有全部高奢珠宝品牌的会员?!”

  “嗯啊!”

  大小姐理所当然的点头:“每周都有满满一邮箱的活动邀请,看都看不过来。”

  公主殿下,是你赢了!

  汪言无语摇头,猜测道:“人家就是特意和时装周、珠宝秀错开时间的吧?”

  “对,所以好麻烦啊……明年我才能自由,现在想飞去米兰巴黎看个秀,都得哄我妈至少半个月。”

  这话茬汪言都不敢接。

  麻蛋哟,万一大小姐让我陪着去看秀,我去不去?

  额,得看住什么酒店,开几个房间。

  开一个房间就不去,开两个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汪言不敢接,王重小a接不上,突然冷场。

  气氛正静滞着,友谊商场到了。

  何大小姐兴致很高,给汪言科普:“星城呢,目前奢侈品最多的地方就是友谊啦,虽然仍旧很差劲儿,什么都不全,但是有一种集成店,很有趣的,你可以看看!”

  王重努力好久,终于找到话茬可以接,忙不迭问:“集成店是什么?”

  何苗苗绞尽脑汁想出一个贴切的解释:“额,就像是咱们学校门口,大四学姐摆的那种杂货摊,你懂吧?”

  王重和小a似懂非懂的点头。

  然后在商场一楼的集成店里,彻底傻眼。

  牌子是“名品集合”,里面卖的东西,是lv、gucci、burberry、prada、插nel、dior、hermes。

  面面相觑好一阵,再回头看何苗苗。

  你管介个商店叫做杂货摊?!

  “对啊!”

  何大小姐理直气壮。

  “好多品牌在星城没有专柜,商场去各种渠道上货,堆到一块儿,7到9折售卖,跟学姐们摆摊卖八成新的教材、文具、生活用品有什么区别?”

  对对对,没区别,您说的都对!

  王重随手拿起一双皮鞋,看到价签的一瞬间,马上又摆回原位。

  11850,烫手!

  更可怕的是,上面标着原价7折……

  大小姐拉着汪言在屋里转悠,悄声问:“接下来怎么办?”

  汪大少哑然失笑:“正常逛啊,喜欢什么买什么,需要特意做什么吗?”

  何苗苗不笨,只是身在局中,一时间没想明白而已。

  被汪言一提醒,立即恍然大悟。

  对啊!

  需要特意做什么吗?

  展现出自身的正常消费水平,就足够令大部分男生知难而退了。

  三观正常的男生,没有几个具备那么厚的脸皮,可以顶着那么巨大的差距,心安理得的跟在女生屁股后面蹭吃蹭喝。

  想明白以后,何苗苗的购物欲望蓬勃燃起。

  买!

  一圈没转完,售货员就开出8张小票。

  把汪言都弄得哭笑不得。

  “你挑用得到的东西买好不好,要不要那么刻意啊?”

  何苗苗理直气壮:“我确实用不到,但是拿去送朋友很不错啊!你看那些东西多便宜?”

  王重和小a跟在两位大佬的身后,瑟瑟发抖。

  何苗苗紧接着又点小a的名:“小a,你和小b一直特别照顾我,早就想送你俩一份礼物来着,就今天吧!包包怎么样?”

  “我不要!”

  吓得小a直摆手。

  最便宜的包5000起,然而何大小姐看都不看那玩意一眼,嫌弃便宜。

  咋敢接受?!

  汪大少懒得看她们撕扯,转身走出集成店。

  麻蛋,比我都暴发户,何苗苗你真二!

  转一圈,在有限的几家高奢品牌家里简简单单置备几套秋冬装,回来再一看,王重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蛋疼的问:“晕,你到底买了多少东西?”

  何苗苗正在试鞋,看样子是要给自己买的,很挑剔的样子。

  闻言随口应付:“没多少啊……20万出头吧,主要是实在没什么好买的。”

  听听,叫人话吗?

  小a难受得不行,看到汪言空着双手,赶紧转移话题:“汪哥你转一圈什么都没买啊?”

  汪言一侧身,露出身后拎着大兜小兜的女导购和保安。

  特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商场非得派人跟着,我又不是拎不动……”

  那你倒是拒绝啊?!

  小a刚要吐槽,女导购就带着满脸灿烂的笑容,及时捧哏。

  “怎么可能让贵宾您亲自拎东西呢?体谅体谅我们的难处嘛!”

  小a简直绝望了,觉得和两位大土豪出来逛街就是一个错误。

  何苗苗的闺蜜尚且如此难平郁愤,王重就更不用提了。

  小帅哥失魂落魄的站在店铺中央,沉默,而且手足无措。

  其实何苗苗并没有刻意忽视对方,一直都在正常聊天,但是随着东西越买越多,王重就变得越来越拘谨。

  小a怜悯的望一眼王重,鼓起勇气,问出那个其实已经有答案的疑惑。

  “汪哥,你是不是一直没有拿王重当情敌啊?”

  “你在胡扯什么啊?我有女朋友。”

  汪大少义正辞严的装假。

  “喂,我又不会干涉苗苗的决定,只是好奇嘛……”

  小a八卦又开朗,自来熟的追问着:“同学一场,你对我坦诚点好不好?我个人是很愿意看到你和苗苗在一块儿的,兴许能帮到你呢?!”

  “我用你帮什么?”

  汪言哑然失笑。

  不过问题本身无关大雅,渣渣汪想了想,开玩笑似的和她说了句大实话。

  “你对感情的理解有误区啊,小同志。

  撩妹撩妹,关键不在情敌,在妹儿。

  你以为战胜情敌就能赢?

  错啦!

  总共十个情敌,全都一一打败,妹子仍旧未必跟我。

  如果妹子喜欢我,纵然有一百个情敌又如何?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

  所以我从来不拿谁当情敌,那是找不准问题关键的小男生才会干的事儿。

  撩妹很简单的,拆开来只有两个主体:我和她。

  由此衍生出来的行为逻辑则更简单:我,如何,对她,展现自己。

  打击情敌只是展现自身魅力的一种方式,而且是比较蠢的一种。

  你觉得我蠢吗?”

  小a瞪大眼睛,小手胸前握拳,瞳孔里bulingbuling的闪着星星。

  不要太崇拜哥!

  正得意着,小a紧接着用一句话就把膨胀汪怼翻。

  “苗苗一直说你是渣男,原本我还不怎么信,现在看来,果然是她比较有识人之明啊……”

  合着你是在崇拜何老师啊?!

  但是,你聪明的何老师啊……呵呵,真香啦!

  “哎!”

  小a叹口气,无奈耸肩:“没办法,现在的行情有点歪,确实是渣男更受欢迎……”

  “晕,你都是哪来的错误观念?!”

  汪言很是无语。

  小a瞪大眼睛:“哪儿不对?你不渣么?苗苗不喜欢你么?简直是现实版的验证现场啊!”

  瞥一眼王重,小男生仍旧不知所措的站着,目光片刻不离何苗苗。

  不虞被对方听到,汪言就和小a继续聊了下去。

  其实和小女孩聊天没什么营养,但是,小a是何苗苗的同寝闺蜜,有必要和她保持良好的关系。

  就算争取不过来,至少要保证她不添乱。

  所以汪言开诚布公的和她谈。

  “你觉得王重是好男生,我是渣男,但是何苗苗对我好感更高,所以得出渣男更受欢迎的结论。那你有没有意识到,中间层的逻辑有断链?”

  小a很懵:“有吗?哪里?”

  “好感来源。”汪言反问,“你有想过何苗苗的好感来自哪里么?”

  “啊?!”

  明显没想过,所以小a更懵了。

  汪言笑了。

  “那种流于表面的关心、照顾和保护,谁都给得出。有什么稀奇之处么?”

  “感动啊!”小a不假思索的回道。

  汪言冷静纠正:“一瞬间的感动。转瞬即逝。”

  “但是人家至少愿意感动我!”

  汪言再问:“你会因为一瞬间的感动而喜欢上一个人么?”

  “额……有可能吧……”

  小a弱弱的点头,显然,并没有多少底气。

  汪言没客气,直接揭破对方的谎言。

  “如果会,就证明你太缺爱。

  像我与苗苗,是不可能因为一些浅层感动而错判感情的,因为愿意付出一点感情投资来搏一搏的人太多。

  多好的生意啊?

  付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关怀,就有可能赢来一个白富美or高富帅。

  但是经历得足够多以后,那种并没有实质意义的嘘寒问暖实在太廉价了,根本不足以在我们心中留下痕迹。

  很多舔狗在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在自己骗自己——我是真心的、我和别人不一样、试试吧反正又不损失什么……

  结果给出来的东西千篇一律。

  你不够独特,凭什么得到男神女神的喜欢?”

  小a满脑门上都写着问号,大脑明显不够用了,傻傻的问:“所以你的意思是……那些老实人,是因为方法不对才输的?”

  “是因为目标错配才输的。”

  汪言耐心纠正。

  “每个人需要的东西都不一样,你不能用金针菇去开锁,锁芯需要的是硬度,够硬才能推开并卡住锁齿。

  幸运的是,世界那么大,你拥有的东西再怎么少,都会有一些异性需要。

  找到她,输出,然后诱win。

  找不到正确的目标,一直在不需要你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是死心眼小男生小女生们最爱干的事儿。

  他们一直都没有锻炼出正确的交往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成恐女恐男的老实人,用撞运气的方式来被动等待那个对的目标。”

  “所以……所以……啊!我不知道该怎么讲……”

  小a完全懵掉了,语无伦次,好纠结。

  “所以其实不是因为渣男够渣,才会受到女孩子的喜欢。”

  汪言替她总结疑惑。

  “没人喜欢渣女渣男。

  只是渣男往往更聪明、更灵活、更自信,能够准确找到恰好的目标,并且洞察对方需要的东西,输出不一样的内容,所以才会被喜欢。”

  “那你是哪种?”

  小a抓着头皮,纠结的问:“你是准确洞察到苗苗需要的东西了?!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你每天都在琢磨这些?!”

  “没有,我不需要。”

  汪言摇摇头,笑得极其坦率,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骄傲。

  “我拥有的东西足够多,可以覆盖很多不同类型的女生的需要。

  所以大部分时间,我不需要主动做什么,更不需要琢磨谁,只要做我自己就好。

  几个月来,我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做更好的自己,比在任何事情上花心思都更有价值。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我小学就读过这句随笔,却直到现在才懂得,三毛活得有多明白。”

  小a呆滞半晌,表情是那种恨不得五体投地跪一个的佩服。

  “能把自己的渣解释得如此清新脱俗,汪哥,你是个天才啊……”

  “你可以叫我渣教授。”

  汪言好脾气的开个玩笑,然后洒脱的耸耸肩。

  “在常规价值观里,我是挺渣的,渣,就一定会失分、损伤魅力。

  所以我才要更努力的提升自身啊!

  只要基数够大,哪怕损失一些魅力,剩下的仍旧够用。

  总之,我不愿意委屈自己,就这么简单。”

  小a张口结舌,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做炮弹都打不透的脸皮。

  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汪言确实有着极其特殊的魅力,令人心折的那种。

  就比如现在的坦诚和自信,以及那种明确清晰的自我认知,都在刷新小a对“优秀”的理解。

  简直是天秀!

  纠结好一会儿,她又迟疑的问:“可是苗苗到底需要什么啊?!我想不通,她明明什么都不缺,那么多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会撩的都折戟沉沙……”

  汪言平静的笑笑,然后摇头:“她的需求太复杂,跟你讲不清的,你不够段位理解她的内心世界。”

  “哦?那跟我说说可以吗?”

  汪言身后陡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傲娇声音,带着笑意,同时带着冷意。

  汪教授身上的汗毛瞬间根根倒竖。

  卧槽!

  小公主你练过水上漂啊?!

  刚才明明穿着高跟鞋在试衣镜前面臭美,什么时候飘过来的?!

  汪言僵硬的转头,只见大小姐双手抱胸,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好奇微笑……

  不!

  那不可能是真的好奇!

  然而何苗苗表现得可好奇了。

  “我应该能理解的吧?渣教授。”

  好么!

  来得真早,江湖匪号都被听到了……

  眼看着事已至此,汪言索性不再掩饰什么,懒洋洋的往沙发上一靠,侧头看她。

  “来多久了?”

  大小姐一歪脑袋,顽皮一笑。

  “就是你批评我姐妹的时候,那会儿我就在你背后换鞋。”

  汪言垂眸往下一瞄,看到何苗苗脚上那双小白鞋,是gucci家的胶底休闲,走路时不刻意趿拉,基本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倒霉催的,该着!

  再往后瞄,王重就站在何苗苗身后不远,表情有点愤懑和委屈。

  不过汪大少并不慌。

  咱又没在背后说谁坏话,是吧?

  内容或许值得商榷,用心用词却足够光明磊落,没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你买完了?”

  仍旧是懒洋洋的,却被何苗苗凶巴巴的打断:“少扯别的!”

  “你想知道什么?”

  “我需要什么!”

  才凶到第二下,她就没忍住笑,从唇角泄露出一丝来。

  那就是没生气喽?

  汪言没看她,瞥一眼沉默的王重,坦率直言。

  “你首先需要一个同等阶层的人来建立共同语言环境,其次需要一个思维超出阶层的人来获取新鲜感,然后那个人身上要具备一些你所憧憬向往的东西来满足你的期待感,最后……

  那个人要像你爹。”

  前面三句有多么发人深思,最后一句就有多么令人崩溃。

  何大小姐的眼神原本是越来越亮的,极有神采,到最后一句出来,顿时爆了。

  “汪言你大爷的!”

  抡起小胳膊就拍了过来。

  “啪!”

  格斗汪轻轻一伸手,就把喵喵的爪子抓在手里,轻轻握住。

  “乖,别闹,好好做我的小公主。”

  那叫一个温柔。

  何苗苗只是有点小害羞,小a当场喷了。

  “噗!”

  小公主的段子此时已有,所以她立即就用那种“你疯了”的眼神看向汪言。

  把汪大少看得莫名其妙的。

  “你放手!”

  何苗苗又羞又气,羞大于气,呵斥都不敢太大声。

  汪言笑笑,放开她,起身拍拍衣服。

  “走吧,吃饭去。”

  大小姐正别扭着,急切的想离开,闻言立即冷哼一声,转身就要出门。

  就在此时,王重硬邦邦的拒绝:“你们去吧,我不去。”

  汪言态度柔和的劝一句:“一起出来的,一起回去吧。”

  “不用,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吃吧。”

  一句话出口,王重再没给任何人机会劝,逃也似的匆匆离去。

  小a想叫住他,却被何苗苗一把按住肩膀。

  “让他自己想清楚吧,这样最好。”

  王重的背影看上去很凄凉,令人心疼、可怜,但是何苗苗的语气里只有轻松。

  不是大小姐不够善良,只是,早已习惯了拒绝。

  汪言更是毫无情绪波动,轻松笑问:“想吃什么?”

  何苗苗白来一眼:“不战而屈人之兵,你好像很得意哦?”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何秘书。”

  渣渣汪冲她眨眨眼,何苗苗白玉似的小脸蛋,顿时泛起一抹红。

  哎呀,赌约!

  制服黑丝……真的要穿么?!

  小a左看看又看看,满脸懵哔,情绪几近崩溃。

  你们俩怎么那么多的秘密?!!

  天天骂人家渣男又主动往上凑,真是多余替你操心!

  祝你俩天长地久,再见!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