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232章 扬长而去

更新时间:2019-12-03  作者:起酥面包
杀手汪真的生气了。

之前在楼梯间里,陈宇航悄悄跟方佟发狠,哔哔着有机会要踩回来一下狠的,汪言当时就听得很清楚。

陈宇航自以为声音不大,但是汪大少79点体质全面强化,五感极强,一句都没落下。

那会儿一笑而过,没跟陈宇航计较,是原谅了败犬发出的哀嚎。

此刻,再听到陈宇航夹qiang带棒的“刺激”,终于怒上心头。

不服是吧?

不服你特么冲我来,跟一个小姑娘耍什么能耐?!

其实陈宇航确实特别不甘心、不情愿,但是那句话真不是故意的。

一直以来就是个暴脾气,从来没哄过女生,道歉时根本想不到那么多,顺口就出来了。

心里有情绪,没控制好直男本性,就这么简单。

然而听在汪言耳朵里,结合着前面的怀恨在心,没法不生气。

真正动怒以后,杀手汪反而轻笑起来,温和阳光。

“陈少,钱是不是有点多?别勉强。”

“多么?”

陈宇航很得意,心道:就是要比吕亦晨那鳖孙多啊……35万不好听,40万可以吧?!

心情舒畅,又有点肉疼,终于没忍住装逼的慾望。

“半个月零花钱而已,值!”

踩一脚吕亦晨,值。

给娜吾道歉,值。

跟你解决掉恩怨,值。

本意是好的,但那语气带着高高在上,怎么听,味道都不对。

娜吾差点没哭出来。

喔,让我毁容的伤,你花半个月零花钱就能解决,很了不起是么?

我不要了!

可怜兮兮的抬头望向汪言。

方佟亦觉得这话特别不妥,想提醒一下陈宇航,但是看看汪言的表情,笑容亲切礼貌,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就没吭声。

汪言似乎压根没有注意到娜吾的委屈,轻鬆道:“既然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你就安心收着吧。”

转头,对陈宇航点头微笑:“感谢盛情,事情到此为止,下次见面,希望咱们能做朋友。”

呼……

陈宇航心里松下一口大气,花钱、道歉时的不情愿,全部化为如释重负。

有什么仇怨,以后慢慢找机会报,现在不用面对疯狗的雷霆之怒就好。

“没事没事,不打不相识嘛,行,那我回去了,咱们有缘再会!”

很江湖,看上去丝毫不落架子。

汪言意味深长的笑着:“好,有缘再会。”

默默发动臭无止境卡。

目标:陈宇航。

你可以对任意目标使用本卡,对方将获得一个debuff:臭无止境

效果为:长期食慾不振,闻臭则欢

该负面状态,唯有尝遍五大巨臭食物,方可解除

解除后,目标将恢复对臭味的感知,但是会保留那种享受的感觉

注:本卡或许会对目标的口味造成长期而奇妙的影响,请慎重使用

物栏里金光一闪,卡片消失,富贵哥才满怀慈祥的一笑。

既然嘴臭,那就一直臭下去吧!

今天实在不方便继续闹下去,所以小惩大诫则罢。

下次有缘再见,如果你还这样,别怪我拿你亲爹开刀!

亲眼看到汪言是怎么对待吕亦晨的,再看到眼前的和谐场面,宽面和林柏舟都松下一口大气。

眼见着陈宇航转身出门,方佟、吴凡麟急忙跟上。

黄旭则悄悄走上来,往桌子上搁下另外一张银行卡。

“汪爷,我身上就这么多,20个,您别嫌少。娜吾,你好好养伤,哥对不住你,等你恢复,专门给你摆一桌酒。3≠,↗o●”

再没说别的废话,出门追上陈宇航。

林柏舟跟他们打个招呼:“我和我妹一块走,你们先回吧。”

再回来时,房间里就只剩5个女生,dave,汪言。

林柏舟关上门,喘口粗气,对汪言竖起大拇指。

“汪少,处理得好!”

汪言谦虚的笑笑。

林薇薇一瞪眼睛:“我叫汪汪,你叫汪少,显得我特别不懂规矩呗?”

林柏舟没心情理会妹子的抽风,肃然对汪言开口。

“汪少,陈宇航家里,未必比吕亦晨家里有钱,但是关係要硬实得多,毕竟生意种类不一样。”

“那货刚才直接打电话找到天同的叔叔,查你的底。”

汪言心里又惊又怒,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然后呢?”

“那位领导不敢轻举妄动,说矿省情况太复杂,容易得罪人。”

林柏舟摇摇头。

汪言呵呵轻笑,显得淡定异常:“倒是个聪明人。”

把在场的人都唬够呛。

其实汪言担心么?

有一点,但不是特别怕。

汪家坳那一片的情况,其复杂程度,外人根本想象不到。

为什么汪言要让父母承包荒山?

三个原因。

第一,附近只有荒山。

第二,荒山价格低,改造价值高。

第三,那山有说法。

早些年,月山、小月山一代,遍地是矿区。

小月山、虎头岩、门来峰,都各有矿井,进入新世纪以后才彻底采空。

汪家坳之所以要撤村,就是因为土质不行,不出粮食,养不活那么多人。

什么特产都没有,又没有教育、医疗和生活质量,矿空以后,青壮要么去往市里,要么换山头开井,另寻出路。

直到前几年管控开始,私矿的传说彻底覆灭,一切渐渐沉寂下来。

汪言年年寒暑假都回汪家坳,对山里的情况太清楚了。

光是从汪家坳走出去的亿万富豪,就有不下十个。

当然,很多都是走出去以后才慢慢发家的,大多是以讹传讹,谁都摸不清楚实际情况。

同村的都不清楚,可想而知,那是何等的隐秘、混乱,以及……血腥。

不开玩笑的说,第一批富豪陈氏兄弟,井下从来不用村民。

用什么?

自己猜。

甚至两兄弟的矿井是否真的存在,清楚的人都不多。

村民一波一波的走,混得最差的,都在市里置备下房产和生意。

汪家坳是偏僻小山村,上面有镇,再上面有县,那么多人不在县里镇里讨生活,直接跳到市里,什么概念?

瞧不上县城。

鼓角下城区下洼村在90年代就是城中村,03年汪言家、汪云喜家、大姨家刚般到鼓角时,那破地方就传着要拆迁。

三家各自拿下一套300多平的小院儿,花掉当年的100多万!

具体多少,汪言不清楚。

但是回过头来看,那会儿正是鼓角最欣欣向荣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甩着膀子向钱冲,楼价在全国所有的地级市里都排得上号。

之所以买城中村的房子,原因很简单。

一方面是因为汪大元两口子住惯平房,愿意种点菜养点鸡什么的。

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在当时的鼓角,农转非并不容易,买城中村方便处理,以后一旦拆迁,直接就能安置转非。

而且城中村的院子,本身就是投资。

当时是小姨夫给出的主意,眼光十分超前。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原本好久之前就已经立项待审来着,结果政策大变,拆迁一拖再拖,直到今天。

说回汪家。

到鼓角以后,汪大元两口子是做生意来着,前后折腾三次,各种血亏,然后木得办法,安安分分的打工。

就不是做生意的那块儿料。

大姨家里就强很多,虽然大姨夫病了好几年最终没救回来,败掉不少钱,可是大鹏哥去深市打工,砸锅卖铁能凑出一个房子首付,对于一个农民家庭而言,已然是神话。

大家的钱都是哪来的?

别问,问就是种地赚的!

汪大元同辈总共五兄妹,莫名其妙的只剩下大伯汪大有和汪大元,剩下三个怎么没的?

汪言只知道大姑是肺痨病死的,剩下两个伯伯,父亲始终讳莫如深。

但是汪言大致能猜到一些。

早些年,有些情况太正常了。

种种情况,不查则已,谁敢查……呵呵。

不和谐的事儿少说,反正,想摸透汪家的底,除非是犯下大案,惹来上层出手,动用大量人力物力,从二十年前一点点的捋起。

汪言身为亲儿子,都不晓得家里哪来的钱,只能肯定,父亲肯定没下过井,一直老实巴交的种地来着。

外人能查出个毛来?

陈氏兄弟关起来快有三年了,现在都没判,外面都传,好多事情没挖清楚,两兄弟咬死不鬆口,所以仍旧在办。

整个矿省到处都是陈氏兄弟,而且最近几年因为大环境,有些情况愈发隐蔽,动动嘴皮子就想搞清楚?

玩蛋去吧!

收手早的那批人,现在要么是什么委员,要么在南方做寓翁,甚至都有闻名全国的大企业家。

姓吕的那位姓闫的那位姓汪的那位,查去吧,据说前两位年年给胡润封口费不上榜,后面那位,工作室压根就不敢招惹。

所以,汪言并不是很担心。

不了解情况的人,查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

了解情况的人,最多查到汪大元03年用一百多万买栋小院,到此为止。

而汪言本人是没有太多银行流水的,系统走账不留痕迹,安全至极。

直到中大奖以后才开始使用银行卡,一切都合规合法。

至于查案人员会怎么脑补……

关我屁事?!

吓尿也是你们自找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么简单,亲近的朋友如刘璃等人,汪言怎么说就会怎么信。

不信亲眼看到的,无缘无故想东想西?

神经病啊?!

外人想查却查不到,自然会有各种“合理”的推断,根本不用操心。

今年的全国gdp在60万亿以上,谁随手拿出来1亿现金,简直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再正常不过。

1亿以下,随便花,只要能绕过某监控,根本不值一提。

之后的事,之后再说,汪总距离系统升级早着呢。

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弄出一张大奖,根本原因是给父母看的,外人怎么想,神豪汪压根儿不在乎。

呃,其实刚得到系统的时候确实担心来着。

但是,随着眼界越来越高、越来越懂金融和货币,汪言不再觉得那是什么d烦。

多读,是有好处的。

尤其是金融领域里的各种骚操作,简直是把钱玩出花来了,很长见识。

汪言沉稳淡定,林柏舟自然就不再纠结。

人家那么有底气,跟着瞎操什么心啊?

只是,该提醒的必须提醒。

“陈宇航看着是挺不甘心的,那人的性格有点……嗯,小心眼。反正以后你注意点。”

“谢了舟哥,我晓得。”

汪言感激点头,心里冷笑。

“别客气!”林柏舟摆摆手,“不过问题应该不大,你今天处理得特别好,我真怕你继续闹下去。”

“怎么会,不至于。”

教父汪对分寸的掌握,是越来越强了。

今天委实不适合再大张旗鼓的搞下去,朱季轲、黄旭、吕亦晨,一连硬桥硬马的收拾掉三个小少爷,差不多可以了。

正所谓,过犹不及。

再硬怼陈宇航,显得太咄咄逼人,容易激发起对面的同仇敌忾。

另外,陈宇航的性格冲动暴躁,真要是热血上头,可不会像吕亦晨那么怂。

一旦打起来,事儿就闹大了。

纵然对方家里未必能把汪言怎么着,打一架最多就是赔点钱拉倒,但是,犯不上啊!

明知道是摊狗屎,为什么非要踩上去?

又不是没办法收拾丫的!

对付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方法和套路,正是智慧的体现。

汪言不再关心注定要食屎的陈宇航,回头招呼dave:“钱给出去没有?办完事就去准备车吧。”

dave瞬间领悟汪言的意思,点头转身,出门。

汪言随手把桌子上的两张卡递给林薇薇。

“薇薇姐,明天你帮娜吾把钱都转出来,那俩傻哔再玩一手挂失,乐子可就大了。”

当然不可能。

汪言是在转移娜吾的注意力,不想给她思考的机会。

“娜吾啊,今儿你赚大了!好好养伤,出院以后记得请我们家刘璃吃大餐,买漂亮衣服!”

娜吾懵懵的问:“90万啊!我真收着?”

“人家有钱愿意给,干嘛不收?”

林薇薇跟着劝:“就是,本来就是那群王八蛋的错,赔点钱怎么了?我都觉得太便宜他们!”

娜吾下意识点头。

熊大是没见到朱季轲的惨状,否则大概会吓到。

事实上,姑娘们就没人知道朱季轲是怎么跳下去的,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心理折磨。

林薇薇和傅雨诗有所猜测,却没对任何人说。

小公举跟着劝,言简意赅:“收!”

媛媛姐拍着大腿给她出主意。

“伤口至少得恢复半年吧?恢复以后应该会有一点浅痕。

所以咱得天天美容保养,挑最好的护肤擦,全身都弄成一个号,磨白整整一层,正好和伤口吻合!

一天照5000花,半年正好90万,搞不好你得再搭点,干嘛不收?”

姐几个都被她的突发奇想震懵了。

但是,莫名的有点令人心动,是什么状况?

在美容上面一天花5000,啧啧,那该怎么花啊?

林薇薇有办法。

“最好的修复精华和美白精华,别人只捨得往脸上擦,娜吾你每天早晚两遍,擦遍全身,半年肯定能白两号!”

卢媛媛和傅雨诗都开心了。

“娜吾啊,姐帮你擦,hiahiahia!”

咕咚。

汪言忍了又忍,忍住自荐,没忍住口水。

像这种助人为乐的事情,哥……算了算了,不敢想。

大家一闹,娜吾不再考虑收不收的问题,而是又惦记起汪言。

“那……汪汪,要不,咱俩一人一半吧?”

富贵哥极其夸张的撇嘴:“穷鬼,你那是埋汰谁呢?”

“呀!”

“你是人吗?!”

妹子们炸了。

现在没外人,终于不用顾忌什么,不必再克制想锤狗子的冲动。

群情激奋中,有一个人垂着头,安安静静的缩在床上。

卢媛媛发现时,她的胸前衣襟,已经哭湿一大片。

妹子们陡然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汪言冷笑一声,转身出门。

“明天带刘璃来看你们,拜!”

摆摆手,扬长而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