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生活系男神

第104章 盛开至荼蘼

更新时间:2019-12-03  作者:起酥面包
林薇薇瞥到汪言,赶紧招手:“快过来,马上开始了!”

卢媛媛小声提醒:“舞剧和单独的舞蹈不一样,是有剧情的,你仔细看。”

娜吾颠颠的臭显摆:“这剧是一出重点剧目的雏形,现在琉璃排的算是中歌大剧的学生版,指导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孙颖教授,如果演出效果好,小琉璃就算是一步登天了……”

娜吾的语速又快又急,汪言有听没有懂,琢磨半天才弄明白一件事儿——这剧牛比,事关前途。

正要问清楚点,后场灯光也熄灭了。

舞剧开始得猝不及防,汪言都没缓过神来,黑暗中就响起念白。

“公元前33年,呼韩邪单于访长安,求娶公主,欲和亲。”

“元帝允。”

“帝不忍骨肉相离,欲以宫女充之,命有司征选。”

“众女皆惧北方苦寒,避之唯恐不及,唯一女慨然摘冠。”

“此女名王嫱,她淡淡妆,天然样,眼含秋水,青丝如瀑,美貌无双。”

“只因得罪宫中画师,便被草草敷衍,三年不得见帝。”

“当她第一次踏上未央正殿,元帝悔之不及,而呼韩邪单于,一眼终生。”

“此女,姓王名嫱,字昭君。”

饱含着深情的念白声仍在耳边回荡,灯光便已渐亮,刘璃一袭红衣,跪坐在舞台上。

她的一头秀发高高绾起,金色的发饰熠熠生辉,眼睑微垂,长睫毛在莹白如玉的肌肤上印如墨痕。

灯光打在她的侧脸上,一股挥之不去的哀怨,透过眼角唇边自然流露出来。

而她捧着一件粗布衣物,雕塑般的跪坐,肢体语言是那么的麻木、空洞、凝滞,好似一副失去灵魂的躯壳。

配乐响起,以编钟和扬琴为主乐器,节奏轻慢,显得分外的单调、压抑。

宫女们登台,大幅度的弯着腰,一步一滑、两步一定的走向舞台中央。

她们就好似提线木偶一般,反复重复同样的步调,那种压抑感简直是扑面而来。

汪言下意识的挪挪屁股,感觉有些不自在,表情亦随之严肃起来。

正坐在隔壁的傅雨诗讶然抬头,嘀咕一声:“哟?艺术洞察力还不错么……”

几个姑娘都侧头打量汪言,看到那副正襟危坐的架势就明白,狗子最起码是看懂了第一幕所要传达的情绪。

舞台里正在上演的内容看似非常简单,但实质上,却是对灯光、配乐、动作设计、肢体语言等多种元素进行融合,构建出一种谐调,意图是将观众们“拉”进剧情。

舞剧不止是舞,还有剧,但是又不能像话剧那样用台词来直接展现,所以更难传达情绪。

哪怕做到正确表现、正确传达,到观众那里,仍然存在一个阅读门槛。

文化素养、审美品味、艺术洞察力等等都会影响阅读,读不懂,就会觉得莫名其妙,在心里默默吐槽:这是个什么玩意?

汪言其实没看懂剧情,却敏感的洞察到那种情绪,又是高智商的功劳。

卢媛媛小声科普:“这一幕叫做掖庭……”

所谓掖庭,意为“宫中旁舍”,是宫女们居住、劳作的地方。

刘璃和宫女们手中的衣服,就是在洗衣。

压抑的低音配乐,重复的机械动作,表述的是宫女们日复一日、如履薄冰的宫中生活。

那种不见天日的枯燥重复,已经将宫女们摧残到麻木。

随着她们的行进,独坐一角的刘璃缓缓睁开双眼,仰头望天,慢慢直起身躯,最终站起。

当她站直那一刻,嘴唇微张,似叹非叹,一股哀怨和忧愁破空而至,直击汪言心灵。

她在控诉现在的生活!

王昭君,仍未麻木!

只是一瞬间,汪言就读懂刘璃所表达出来的复杂情绪,并为之激动不已。

这不是舞,这是一种舞台表演!

漂亮啊,三万!

汪言正赞叹着,昭君却又弯下挺直的身躯,用那种和宫女们一样的沉重步伐,缓慢的向舞台中央行去。

时机未到,不得解脱,昭君只能按下心中那点希望的火苗,继续做一只逐渐枯死的笼中鸟。

汪言坐在下面看着,感同身受,深深的代入到那种情境中。

又过几秒,随着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子登场,配乐逐渐变得轻快一些。

昭君就像一只小鸟一样,脚步轻快,冲向那女孩。

“香溪,昭君的陪嫁。”卢媛媛轻声解说。

昭君与香溪温暖对视,随后迈着小碎步走场,突然间,宫外传来一阵钟琴乐声,宫女们立即围过去,侧耳倾听。

昭君落在最后,轻灵的穿梭在人群里,挤到最前头。

那脚步是如此轻快,惦着脚尖,如同踩着莲花,让她的个人形象愈发鲜活,再配合上那一脸憧憬的笑容,就仿佛再次升起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幻想。

绝了!

汪言忍不住想要鼓掌。

在灯光暗下去的这短短几秒钟之内,刘璃凭借着肢体语言和看不清楚的笑容,就准确的传达出那种鲜活和美好,表现力真是强得没话说!

等到琵琶和瑶琴接进来,灯光渐渐明亮,宫女们跳起一支洗衣舞。

这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支舞,汪言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只是把目光牢牢的锁在刘璃身上,心中生出对“美”的无限赞叹。

在这一刻,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根本不足以形容那种美好的万一。

刘璃袅袅婷婷,如同风中的一株摆柳,随歌舞动,那种婀娜、柔软、弹性、克制……

直到此刻,汪言终于明白何谓“身韵”。

韵,和谐悦耳的声音。

以字为韵,方有诗词歌赋之华美,美之在声。

以身为韵,方有身姿曼妙翩翩皎姣,美之在目。

正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身韵之美,汪言不懂哪里好,但是望之即醉,心潮澎湃。

一直到第一幕结束,刘璃和宫女一同退场,舞台布景变成皇宫大殿,汪言仍旧没能回过神来,对刘璃的爱意无限up。

厉害啊三万,平时藏着掖着,一出手就是王炸啊……

第二幕演的是什么,汪言压根就没心思看,意识仍旧沉浸在刘璃的表演中,只是大约知道剧情,是元帝宴请呼韩邪单于,两方经历一系列冲突。

男生们的表演仍旧是好看的,但是主舞都差一些味道。

汪言不懂,但感觉得出来。

第三幕开始,刘璃扮演的王昭君再次登场,换上一身华贵大袍,头上戴着单于王妃金冠,款步前行。

汪言重新打起精神,沉迷在刘璃的盛世美颜中。

小姐姐在生活中是顽皮的、黠慧的、富有生活气息的,但在舞台上,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她——

光芒万丈。

汪言满心欢喜,突然对舞剧生出巨大的兴趣,觉得这种艺术方式真的是能带来一种别样的精神满足。

当然,前提是得有刘璃这样美好而优秀的舞者。

正感叹着,剧情发展到呼韩邪单于对王昭君一见钟情,贴着大胡子的呼韩邪,突然上前尬舞。

卧槽!

汪言一愣,瞬间出戏。

大胡子你特么碰我媳妇!

双人舞嘛,肢体接触必不可免,汪言早知道会有这茬,并且自以为完全可以理解。

然而事到临头才发现……

我可能是柠檬精变的,好酸!

平心而论,这段双人舞超级漂亮,刘璃的核心控制力很强,各种托举动作犹如空中漫步,充满曼妙的美感,牛顿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汪言一方面是真的欣赏,另外一方面,却又克制不住心中的酸涩。

突然之间,他想起前天刘璃问的那个问题。

“林薇薇她们学国标的,一到排舞的时候天天和男生搂在一块儿,一搂就是两三个小时。如果你喜欢的是薇薇姐,你介意不?”

三万啊,感情你们学古典的也有双人舞啊?

合辙你压根就是替自己问的呗?!

汪言心里有些烦躁,第一次有些不太确定自己的答案。

沉静下来,靠在椅背上,默默观察着台上的互动。

古典舞的服装保守、厚实,完全不像国标那样热辣、性感。

刘璃的长裙是双层的,一直拖到地面,里面还有一条绑到脚踝上的长裤,裙摆舞动间,飘飘若仙。

具体到肢体接触,其实托举、拥抱之类的动作并不多,主旨还是在用古典舞特有的含蓄表达,来意象性的展示爱情的美好。

大部分的搂抱动作都是虚的,身体并不接触,非常含蓄克制。

只是汪言才18岁,从来没有看过真正的舞剧,突然见到这一幕,受到的冲击有些大。

度过一时的失态,渐渐的,那种源自于真正艺术的和谐美感,让汪言开始学会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台上的互动。

一丢丢托举而已嘛,就你屁事多!

然后,就在整幕即将结束的时候,呼韩邪如猛虎般蹲踞下去,王昭君踩着他的膝盖,轻轻坐到他背上,仰头望天。

卧槽卧槽!

汪言又不淡定了,心里一团乱麻,甚至下意识的对刘璃使用了一次美女雷达。

第一时间点开特殊分看说明,里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恋爱经历为零,心中松下一口大气的同时,又情不自禁的涌上一股懊恼。

晕了,蠢狗你在干什么?!

幼稚不幼稚?!

傻屌不傻屌?!

说好的尊重呢?!

汪言干完就知道错了,心中十分后悔。

他一点都不想用“我才18岁”这种借口来进行自我安慰,有些话骗别人还行,骗自己就挺没意思的。

介意就是介意,看不开跟年龄没有关系,而是一种世界观不够成熟、心态不够强大,占有欲又过于旺盛的体现。

其实汪言一点都没担心过刘璃会不会移情别恋什么的,要是那么容易移,压根就轮不到自己。

世界观的问题也不大,本心上,汪言能够理解这种接触的合理性、正当性、必要性。

唯独就是占有欲太强,真心没辙。

所以,现在是理智和情感在打架。

理智觉得这段舞真漂亮,不应该用这么狭隘的思想去看待这件事;

情感上却有点小小的别扭,觉得我的妞,就只有我能碰。

正是因为如此激烈的心脑冲突,那一瞬间才会失去理智,做出那种特别幼稚矫情的举动。

现在汪言终于意识到,自己虽然正在飞速成长,但实际上,各方面都不够强大,距离一个成熟的男人还差得远呢……

反思中,剧情仍旧在一幕一幕的推进。

汪言一直都没能提起兴致来认真看,直到某一刻。

压抑的配乐、昏暗的灯光中,王昭君慢慢抬起头,遥望远方,眼神如泣似诉。

聚光打过来的刹那间,刘璃的表情蓦然生动起来,一抹发自内心的快乐跃然脸上,就好像一道阳光破开云层,照亮整个世界。

配乐渐渐变得欢快,纵情的舞蹈中,刘璃笑得越来越甜,明媚的大眼睛似乎闪着光,喜悦bulingbuling的扑面而来。

汪言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支舞,而是一句诗: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即便没有搞明白剧情,汪言的心情仍旧随之变好,全程姨母笑。

整段舞蹈结束以后,姨母汪不由自主的叹口气。

呼……

只凭表情、眼神、肢体语言就能把人拉进去黏住,这是何等强悍的表现力!

汪言终于明白刘璃为何如此热爱舞蹈了,这姑娘,就是为舞台而生的。

在台下,她黠慧如精灵。

在台上,她盛开至荼蘼。

想要完全拥有她的美,就必须全盘接受她的沉寂与盛开。

一个小时一晃而过。

全剧结束以后,刘璃像一只小鸟一样飞奔下台,冲到汪言面前。

“怎么样怎么样?舞剧有趣么?”

她想问的不是舞剧,汪言心知肚明。

盛赞就在嘴边打转,但是临出口时,终究还是变成一句抱怨,就连慎言的习惯都没拦住。

“你让别的男生抱你,甚至还坐在人家后背上!”

汪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当他开口时,居然已经不自觉的微微抿起嘴。

刘璃一怔,最初好像有些委屈,但是一看到汪言那副真情实感的吃醋小模样,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笑。

她轻轻咬着下唇,大眼睛活泼泼的转两圈,突然一拍巴掌,黠慧坏笑。

“那这样吧,我允许你抱别的姑娘,薇薇、诗诗,你想搂谁就搂谁,我保证不吃醋。怎么样,公平吧?!”

这是什么沙雕条件!

这事儿还能这么算的?!

汪言气得不行不行的,把慎言习惯一脚踹飞,直接开怼:“谁稀罕那俩柴火妞啊?我吃你一顿排骨,难道还得顿顿吃排骨?!”

刘璃眼睛一亮,竖起食指,立即补上漏洞:“娜吾娜吾!娜吾是红烧肉!这总行了吧?”

诶?!

我是不是被套路了?

汪言突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太对,正在琢磨,舞台上遥遥传来几声呼喊。

“琉璃,过来开总结会!”

“哇!那就是你家小奶狗么?待会带上来给大家看看啊!”

“喂喂,别搁这儿撒狗粮行不行?台上有多少单身狗你心里没点b数么?!”

刘璃回头喊一嗓子:“马上!”

再转回来时,仰起小脸,紧紧盯住汪言,欲言又止。

“汪汪……”

“干嘛?”

汪言正纳闷着,刘璃突然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拉……

凶猛的吻了上去。

“喔喔喔!”

“天呐天呐!小琉璃在线发春!”

“哇……刘璃你牛比!!!”

台上台下,直接炸窝了。

然而刘璃什么都没理会,动情而用心的亲吻着。

五秒后,松开手,用力一推汪言胸膛,转身跑掉。

汪言满脸二哈式懵逼,下意识的摸摸嘴唇,有点疼,有点甜。

直到耳边传来林薇薇她们毫不留情的嘲笑声,他才意识到,大庭广众之下……

哥被一头小绵羊给非礼了!

三万你想怎么死?!

汪言默默发着狠,撸胳膊网袖子的,然后扭头就走。

呃,今天在你主场,暂且给你留点面子,哥可不是从心!

刘璃站在舞台上,高高仰着头,目送汪言离去,心中有忐忑有不安,但更多的是骄傲。

舞蹈是舞蹈,我是我。

我从来不暧昧。

你担心的问题,我现在就给你答案!

萌新的话:

萌新今年19岁,很多年以前,在我还是一个宝宝的时候,接触过一位职业舞者,很喜欢,而且很尊敬她们的艺术追求,练舞练到一身伤、脚变形,真的是特别不容易。

与异性舞伴的排练演出,是枯燥、疲惫、痛苦的正当工作,有幸见过排练过程,我只有心疼,觉得跳舞真是折磨人,一点不粉红。

将刘璃设定为帝舞学生、艺术疯子时,我没考虑到一小部分读者的精神洁癖是如此严重,所以曾经一度很犹豫,要不要写这段剧情。

但是,既然人设放在那里,早晚是避不过去的。

我可以理解部分读者的占有欲,因为汪言就是这样的设定,18岁,对社会的认识比较少,所以心里难免不爽。

这是合理的、符合逻辑的。

但是不能过分玻璃,对不对?

萌新可以保证,本书不会文青乱虐,就是一本轻松爽文。

大结局我都设计好了,成长到最后,能配得上狗子的女孩不多,艺术疯子是其中一款。

其实我不怕一小部分读者弃书,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弃书的,理由正当,好聚好散,我完全接受,并且对大家表示祝福。

但我现在是真怕有人带节奏,万一再有极个别的玻璃心,盯着本书去“那什么”,又是大麻烦。

此前种种,真的让我焦头烂额,所以才在这个很正常的剧情后面,跟大家解释一大堆。

有些话,现在说清楚,如果您不接受刘璃的人设,请默默删书,务必不要乱骂人、带节奏。

就这样,感谢大家,鞠躬!


在搜索引擎输入 生活系男神 无线电子书 或者 "生活系男神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生活系男神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