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死神之搅弄风云

第一百六十九章 搅局者与破局者

更新时间:2020-04-14  作者:白眼权
“原来你们的约定是指这个?”在得知宏江竟然要邀请蓝染一同在灵术院授课后,说实话市丸银有些惊讶。

这代表要么对方并没有和浦原喜助有过联系,被蓝染塑造的假象给蒙骗了。要么是明知道蓝染的威胁,却反而故意的接近。

“说是由我的镜花水月,能更容易的让灵术院的学员体会到战术的重要性。当然,我只需要偶尔去一次就行了。”

“那您当时?”

“我当时对他使用了完全催眠,所以他是故意如此的,银。”

对宏江使用完全催眠本就是一次验证,验证对方是否真的和浦原喜助接触过,甚至是受浦原所托返回的瀞灵廷。

如果宏江对蓝染真的一无所知,那他肯定不会帮忙一同隐藏镜花水月的真正能力,就算生性谨慎,也可以适当表达自己的疑虑,扰乱视线的斩魄刀很普通,就算再加上一个灵压感知削弱也不是无法处理。

也只有早早便知道镜花水月真正的能力,才会对此事选择闭口不提,况且逃犯浦原喜助先前还指认过蓝染,这时候旧事重提很容易令人遐想。

得知本不该知晓的情报,宏江和浦原喜助之间有联系已经是可以肯定的了,而邀请蓝染一同授课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完全消除四十六室的疑心?恐怕没这么简单,市丸银觉得宏江肯定有更深的考虑,可对方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市丸银也没有个肯定的答案。

只是对完全催眠能这么快的接受,还没有表现出畏惧之心,这个人也太过于自信了,更直白点说就是自负。

可只有蓝染才知道,宏江连自信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不需要,要知道完全催眠可是被对方强制性的了,这还是头一遭的事。

是的,这一次较量是宏江胜了,只是连他自己也无法确定这个事实,而蓝染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其实要弄清宏江此次返回瀞灵廷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不难,更别说在确定他和浦原喜助的关系后,这个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那便是浦原的研究成果崩玉。

持续不间断的对浦原的行踪进行探查,相比也给了对方巨大的压力,认为自己对崩玉的追求是势在必得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崩玉的转移几乎是势在必行的,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蓝染心目中的崩玉的转移。

或许浦原还将其留在自己身边、也可能放在瀞灵廷中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宏江便是来保护崩玉的。

说白了宏江的出现就是在扰乱视线,他自己或许什么都不用做,但他的存在本身就足够令人遐想。

但如果你觉得他不重要那就大错特错了,毕竟还有一种可能性,那便是宏江本人便是崩玉的保管者。

强横的实力,再加上被要求一直呆在瀞灵廷中,宏江拥有一切携带崩玉的条件。

只是一旦暴露,凭借镜花水月的能力在瀞灵廷中制造出些事件,转而嫁祸给宏江也是可行的,相信浦原也能想到这点,这与宏江是不是对镜花水月免疫没有直接关系。

所以宏江是最安全的崩玉保管者,同时也是最危险的保管者,问题的关键取决于浦原是否愿意让自己的好友冒这个险?这要打上一个问号。

即使蓝染对浦原更多的是赞同,但在一些事上对方还是过于迂腐,让他有些失望。

总之,关于崩玉的

隐藏地点有太多种可能性,同时宏江在瀞灵廷中呆的时间越久,可能性便越多,崩玉的所在地点也就越虚无缥缈。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就算意识到也无法阻止,因为你根本无法确定摆在你眼前的到底是谎言还是真相,即使它多么不符合常理和逻辑。

而蓝染也没想过将这团乱麻梳理清楚,一是不现实,二则是完全没必要,至少现在如此。

他追查浦原等人的行踪的确是为了崩玉,但这也只是给自己留下一种可能性,眼下他自己的研究也在关键时候,浦原能做到的事他蓝染可不一定就做不到。

可这不代表宏江的行为就可以忽略了,恰恰相反,对方这次的行为可谓是非常的怪异。

要扰乱视线的话,宏江完全可以和与自己保持距离,或者说保持距离是一个必要条件。

这与平子输给不了解自己不同,扰乱视线这种事本就是源于无穷猜测才能实现的,过多的接触会让对手更容易过滤掉错误的猜测,就算你也能更直接的观察自己的对手,但这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是因为自信亦或是自负,所以做出这种示威性的举动么?

这种可能未免过于好笑,一个被当代剑八上门挑衅,都能全程做到冷静没有丝毫胜负之欲的人,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么?

更多的接触是因为更想去了解对方,基于这个前提,只会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宏江自己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扰乱视线,而是要将蓝染的阴谋完全揭露,也就是他其实不是一个搅局者,而是破局者,所依靠的也就是他那能破除完全催眠的不知名的手段。

可问题还是存在的,那便是他能将所有被完全催眠的人都解救出来么?根据蓝染的推测,问题还是处在对方的解上,但无论怎么看,那都是只能对个人起效的解。

况且就算能对旁人生效又能改变什么呢?或许眼下的局面会突然对自己不利起来,但对瀞灵廷来说,还不足以能改变他们认知中的过去。

也因此,蓝染本人其实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也就是宏江自己都没法确定,是否已经不受镜花水月的影响了,也因此他需要更多的情报来验证这个事实。

或者也可以理解为这是宏江对镜花水月能力的探索,毕竟即使是平子真子等人,对镜花水月这把斩魄刀也不是完全了解的。

当然了,这也许并不是对方全部的考虑,但蓝染认为,这应该是宏江的目的之一。

只是情报这种东西也是蓝染急需的,究竟是怎样的能力能破除完全催眠,他也是很好奇的。

这样的接触正和他心意,而最后到底谁能获得更多,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可能是个双赢的局面也说不定。”蓝染微微一笑,等了好久,瀞灵廷总算又来了个有趣的人。

身后的市丸银也是沉默不语,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以他的思虑,想到这点应该不难。蓝染撇过头瞄了市丸银一眼,这个从小便跟在他的人,可是很聪明的。

既然如此,就帮他一把,将他心中的疑问解答了吧。

“你的队长就任仪式应该是一周后吧,银?”

“没错。”

“本来说等你成为三番队队长,我们就去虚圈的,现在看来要延后一阵了。”蓝染说着,突然转过头,“答应了蝶冢宏江,我有些脱不开身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死神之搅弄风云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死神之搅弄风云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死神之搅弄风云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