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死神之搅弄风云

第一百五十一章 道理我都懂,但要我去干啥?

更新时间:2020-03-15  作者:白眼权
浦原家的客厅不算小,可突然多了九人拜访,一时间看上去还是有些拥挤。为首的是个顶着黄色齐耳发的年轻男子,无论是他的表情还是刚刚说的话都不难知道,他现在非常的不开心。

半夜被人叫出来,浪费了保养头发的绝佳时段,平子真子当然不怎么高兴了。

目光一转,这就是浦原叫来的人么?蝶冢宏江,这个因为修炼消失了快百年的人,叫来他还真是没一点新意。

刚抬手想跟宏江打个招呼,可有人赶在他之前便冲了出去,一只手在宏江面无表情的脸上挥来挥去。

“好久不见啊,小蝶蝶!”久南白见宏江没反应,又在他脸上拍了两下,“睡着了么?!”

不要接话!绝对不要!宏江在心中不断告诫着自己,以久南那种你说一句回十句的性子,想要让那羞人的外号尽快终结,除了装死外没有其它办法了。

“我当时可是饿了一天准备在你和夜一的婚礼上大吃一顿了,结果你突然消失了害我白白饿了一天!你得补偿我,知道了么小蝶蝶。”

“还有你知道自己的队籍被开除了么?肯定不知道吧,我来跟你慢慢说。”

被折磨了快三分钟后,久南白这只精力过剩的小麻雀才安静了下来,当然这都是她的队长六车拳西的功劳,再任由她这么丢人下去,正事估计都不用谈了!

“好吧,我们可以继续刚刚的话题了。”平子揉着眉心,他也被久南白弄得有些头疼,“对了,刚刚要我说什么来着?”

“蓝染惣右介,听说是你的副队长。”宏江小声提醒了句后,平子恍然大悟,右手弹了个响指,“如图,看上去平易近人,但你只需要知道他是个混蛋就行了!”

右手重重向后一拍结果打在空气上,平子缓缓转过头,“我图呢?”找到背着一卷图纸的日世里,平子继续说道:“你现在不应该把你背后的图打开么?!”

“拜托别人不应该有更正式的词语么?比如‘请’还有‘拜托’之类的。”

“这是命令,命令啊!况且来之前我不是都说好了么?!现在还拜托个什么啊!”

“谁管那时候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秃子平子!”

他们是在演小品么?宏江不由得想。

原三番队队长凤桥楼十郎、五番队队长平子真子、七番队队长爱川罗武。八番队副队长矢眮丸莉莎、九番队队长六车拳西及副队长久南白、十二番队副队长猿柿日世里,副鬼道长有昭田钵玄。

总计五位队长级、三位副队长级的死神组成的豪华小品班子,或许不是最搞笑的,但绝对是最能打的!

再加上偶尔参与客串的夜一、浦原以及握菱铁斋就是七位队长,可以算得上护廷十三队的半壁江山了。

这阵容反攻尸魂界都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了,此刻却沉迷于喜剧表演中无法自拔?不知为何,‘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千古名句突然涌上心头!

兄弟姐妹们啊,你们的不甘与仇恨呢?!都认真一点啊!

几分钟后,宏江看着内容丰富的图纸终于能体会到,原来平子等人并没有忘记仇恨。

“蓝染惣右介、东仙要、还有市丸银,这是目前可以肯定的直接参与当年那起事件的人,好好记住他们的脸。”

“等一下!”宏江伸手制止了平子接下来的话,和狐狸没两样的市丸银想突出其眼睛小的特征,还能接受。

而另一个,搞得他有些串戏到隔壁柯南剧组的黑影,估计是想表达东仙要皮肤黑的特点,也能勉强忍受。

可这最后一个由杂乱线条拼凑而成,充满着后现代抽象派风格的人像到底是什么?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已经看不出一点人形了,如果不是标注着‘蓝染惣右介’的名字,宏江绝不会把这东西和人,尤其还是蓝染那样的人联系在一起。

“有没有更,,,写实一点的画像,这样的脸有点记不住,,,”宏江说着,满怀期待的看着平子。只见对方摆了摆手,“这不关键,你只需要记住他们的名字就好。”

“而我现在要说的才是关键,对蓝染你要树立一个意识,那就是他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但你可能永远都没接触过他。”平子说着,手指移到图纸的另一处,“原因就是他的斩魄刀——镜花水月,它的能力是完全催眠!”

根据平子的讲述,由于完全催眠的能力,他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另一个人误以为是蓝染,没有发现一丝异常,这也是他认为五十二年前被暗算到的最大原因。

“虽说不明白完全催眠究竟是怎样的能力,但根据我的推断,至少可以控制对方的视觉、听觉、嗅觉以及灵压感知,从而让敌人置身于一个虚幻的世界中却浑然不知。”

平子对镜花水月的推断可以说已经八九不离十了,宏江也看得出,即使他表面上对蓝染有千万种不屑,但实际上对蓝染却抱着极高的戒心与尊重,对敌人的尊重。

不过这也是难免的。

宏江也在认真的听着,虽然他比在场的所有人都了解蓝染以及镜花水月,但完全催眠这种能力不亲身经历是无法了解它的恐怖的。

前世蓝染说过一句话,即使你已经意识到被催眠的事实,但也无力抵抗。中了镜花水月的人就如同置身于楚门的世界一般,你自以为找到了门,但谁知道门之后是不是另一个更大的秀场呢?

一脸笑容的熟人可能下一秒就会用利刃穿过你的心脏,恶魔的就在耳边低语你却浑然不知。周围的一切是真实但也可能是虚假,要想安全除了远离一切好像别无他法,只能相信自己么?不,欺骗你的反而就是你自己。

这样的感觉仅仅是用言语表达,就足够让人的心情沉重起来。

再加上既然已经有追随蓝染的人出现,那么在考虑完全催眠的因素下,是否还有除市丸银和东仙要之外的协同者同样值得提防,尤其是当初作证的那位队长级的人物。

“所以此行回到瀞灵廷,你可能遭遇许多未知的危险。”平子一脸凝重的看着宏江,“但一切都拜脱你了,宏江!”

“大概的情况我都了解了,要我回到瀞灵廷也没问题,可,,,”宏江叹了口气,看了看浦原又抓向好像在托孤一样的平子,无奈的说道:“你们总得告诉我回去以后需要干嘛吧?手撕蓝染然后证明你们的清白么?!”

此话一出,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搞了半天又是讲解又是煽情的,结果宏江还不知道要去干啥?!平子瞟了浦原一眼,搞什么呢你!

“咳!”浦原轻咳一声,跟宏江说明叫他来的理由,的确是自己的工作,只是一个牌一打时间有些来不及。

不过这不关键,知道细节后再讲任务,没准宏江还能更有底气一些!

“我们是罪人,这对瀞灵廷来说就是真相,已经无法改变。”

“还记得之前我说过在魂魄强化的研究上我已经取得某种成果么,宏江?”见宏江点了点头,浦原竖起一根手指继续说道:“那就是你回去需要保护的东西,我叫它崩玉。”

根据浦原的讲解,崩玉是一种能打破死神和虚间界限,从而使死神的魂魄突破自身极限的物质,而他当初想要消除平子等人身上的虚化,所依靠的也是它。

“当时在面对蓝染时,从他的话里好像知道我也在从事魂魄强化方面的研究。”浦原皱着眉说道:“在救醒浦原他们后,我也知道当时蓝染并不是被我逼退,而是想知道我的研究到了哪一步!”

在明白这点后,浦原虽说人在现世,但还是会时不时的让夜一返回尸魂界,在保证隐蔽的情况下掌握蓝染接下来的动向,因为他怕蓝染在研究不顺的情况下,会对崩玉生出念头。

“而在十年前,我了解到尸魂界和现世出现了一些特殊的虚,我知道蓝染的研究正式进入了虚的死神化这一阶段。”

虚本来就是以本能为主的生物,就算是魂魄强度比较优秀的队长级死神,想要完全抗拒虚化所带来的理智丧失也是极其困难的,在浦原看来这并不是正确的路。

当然虚的死神化也同样如此,它和虚化本就是两条路,没法决出一个明确的优劣胜负。

而由此,浦原意识到蓝染的研究毕竟走进死胡同,同时对方好像也一直没放弃过要寻找他们的念头。

“有着完全催眠的能力,只要找到隐居在现世的我们,那么对蓝染来说,想拿走崩玉并不是多难的一件事,因此我们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就是将崩玉藏回尸魂界之中!”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连浦原会将崩玉这样重要的东西,放在连他都没法时刻关注到的尸魂界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将崩玉以特殊的手段封印在了流魂街的一个名为露琪亚的陌生女孩的魂魄之中。这和单纯放在体内不同,即使那个女孩身死灵体溃散,崩玉也能保护着她的魂魄重聚后再次转生在尸魂界中。

这不是单纯的找到她并且杀死她就能取出的,没有一瞬间能直接让魂魄溃散的手段,就没法取出露琪亚魂魄中的崩玉。

“一直以来,我们都尽量保证不与她扯上关系,哪怕是和我们有联系的海燕等人,都不知晓她有多特殊,因为找到她的唯一可能就是直接或间接的与我们产生联系。”

浦原说着,眉头皱得更紧了,“可这一切却因为一件事,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而改变了!”

事情还要回到六年前,身为朽木家下一任当家的朽木白哉居然力排众议,娶了一个流魂街出身的平民为妻,这在瀞灵廷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这种事除了感慨一句‘这就是爱情’外,不会引起浦原任何的关注,直到去年,白哉的爱妻朽木绯真居然因为重病去世了,而这时带着崩玉的那个女孩通过考试,成为真央灵术学院的一名一年级新生。

这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件事居然因为女孩的长相有了联系,长相酷似绯真的女孩被白哉发现后,一朝麻雀变凤凰,成为了朽木家当代家主朽木白哉的妹妹!

“四大贵族尤其是重视贵族荣耀的朽木家,吸纳平民成为家族成员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浦原说着,突然想起面前差一点就成‘四枫院宏江’的人好像也是这样,补充道:“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所引起的联想和这也不一样。”

如果说宏江是因为背后站着的山本,还有本身卓绝的实力从而入赘的话。那么这个毫无背景的露琪亚被冠以朽木之名就让人想不通了,仅仅是因为家主对亡妻的思念之情?未免有些欠缺说服力。

“身为四枫院当代家主的夜一,年轻时和白哉关系不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如此简单就进入朽木家,本就引人多想。”浦原说着,揉了揉太阳穴,“而之后发生的事,已经完全超过了我能掌控的范畴。”

进入朽木家后的露琪亚很快便从真央灵术院中毕业进入护庭十三队,毕竟朽木家还从未有过和一众平民在灵术院中学习的先例。

而奇怪的是白哉并没有将她放在六番队,留在自己身边。而是将她安排进入了十三番队中,好像很嫌弃她的样子。

“海燕,现在就是十三番队的副队长,而因为浮竹身体的缘故,十三番队的大小事务大多时候都由他代理”浦原顿了下,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他在十三番队已经等同于队长了……”

话说到这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说白哉的插手还有可能是意外的话,那么海燕的加入站在蓝染的角度来说,至少已经可以确定露琪亚和夜一有关系,而夜一现在和谁在一起也是再清楚不过的事了。

“所以这样一个时间点里,让我回到瀞灵廷。”宏江笑了笑,“水可就浑起来了。”

“那就让它浑起来,越浑越好!”浦原这边话音刚落,平子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当然看上去,你得是无意为止的,接下来我们要好好练习一下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生怕蓝染想不到你已经见过我们了么?!”

“你眼睛是小,但还是看得见对吧?对哦,那你为什么会觉得市丸银看不见你在捂眼睛!”

“记住,你这时候应该不认识蓝染他们,眼睛别一个劲的往我们身上飘,即使东仙要是个瞎子,但他也能感觉到!”

接下来的几天里,平子等人一直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培养宏江的演技,力图让宏江即使在知道一切的情况下,做到自然应对蓝染等人的地步。

不过这个学生看起来好像不太灵性的样子,让他们没少头疼。

而宏江则是表示,我这个从小演戏演到大的老戏骨都忍不住笑场,你们知道自己脸上的面具有多过分么?!那是人能长出来的脸么!

多亏了这奇葩的训练,让宏江的笑点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而他与浦原等人分别的日子也到了。

“在那边要多注意安全,偶尔替我去看望一下空鹤他们!”

“我明白了,你也给我记住,从猫变回人的时候边上一定要有衣服!”宏江指着夜一怒吼道,好歹也是老夫老妻了,就算没夫妻之实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啊!

“一切都看你了,宏江,有机会来现世的话我们再交流情报。”

向浦原比了个ok的手势后,宏江便走进准备好的穿界门中,从浦原等人的面前消失不见了。

“你就不怕他把崩玉纳入自己手中么?一个能放弃队长之位,撇下妻子跑去修炼七十多年的人,我可不信他对力量没有一点追求。”平子小声向身边的浦原询问道:“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你就这么信任他么?”

“我当然信任他,毕竟讲到崩玉时宏江可没有一点关注它的样子,追求力量的途径有很多,没准他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了呢?一条比崩玉更加正确的道路。”浦原说着,突然想到宏江担心海燕的样子,“况且就算是为我们出气,他也不会图谋崩玉的。”

“可……”平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浦原给打断了,“没有也不能有什么可的。”

“我和夜一很了解宏江的能力,有山本总队长的注意,仅凭他是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夺取崩玉,他自己也很清楚!”浦原说着,竖起一根食指,“在这种情况下,宏江唯一的选择就是和蓝染合作,借助完全催眠的能力达成这个目的。”

“你也想到这种可能了么?”平子苦笑着回道,谁知浦原摇摇头,压着帽子低声说道:“这样的可能性的确存在,但你最好祈祷它永远不会发生,平子先生。”

“不仅作为我们的朋友,一个在虚圈可能引起大范围动乱的人如果成为敌人,那可太令人悲伤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死神之搅弄风云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死神之搅弄风云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死神之搅弄风云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