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三百零二章 彼岸,唐凌

更新时间:2019-07-16  作者:仐三
唐凌根本就不知道,他刚才抓过彼岸的一瞬间经过了怎么样的危险。

如果彼岸在那一瞬间,没有看清是唐凌。

如果彼岸的怒火再稍微多那么一丝....那唐凌的下场并不会比那几个骚扰彼岸的男人好到哪里去。

可是不知者无畏。

所以唐凌大喇喇的抓下了彼岸的帽子,略带冷漠的质问她是谁?

“谁派你这种菜鸟来的,你也会跟踪...?”

海岸的夜色比内陆的夜色更加清明一些,徐徐的海风不停的吹拂,吹散了薄云,让紫月的光芒更加的明亮。

即便月光还是带着醉人的朦胧,但唐凌已经看清楚了彼岸帽子下的脸。

有这么美的女孩子?美到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的容貌。

就算只是在你面前轻轻的呼吸,你也会觉得这是女神的叹息。

唐凌本能的有些心跳,但他并不解风情,也还没有太懂得去欣赏这些。

他只是盯着眼前的女孩子的双眼,挪不开自己的目光,为什么这双眸莫名的熟悉,熟悉到唐凌的心底泛起了一丝丝不可压制的哀伤,虽然淡却弥漫全身。

他未说完的嘲讽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住了。

他皱起了眉头,似是自言自语,似是询问:“你,是谁?”

彼岸没有回答唐凌的问题,而是眨着好奇的大眼,不停的打量着唐凌。

距离好近。

在这样无人的小巷,肩膀被死死的抵住,双眼相对,脸的距离不超过二十厘米。

就算唐龙这样接近,彼岸也会本能的不适,但还能在忍受范围以内。

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如此的接近,彼岸却不需要忍受,甚至一点不适都没有,反而很喜欢这样靠近他。

因为,他身上的味道让彼岸莫名的安心,安心到靠近他就有一种想要靠着他安然睡去的感觉。

若不是因为如此,唐凌可能已经死了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他贸然的去抓彼岸的手臂。

第二次,则是因为他竟然将彼岸抵在了一个角落。

他根本不知道女王是有多么可怕,特别是彼岸并没有任何的是非观,她唯一有的只是自己内心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对视着,对视到周围的空气之中都充斥着一丝丝异样的气氛。

十几秒后。

“算了。”唐凌有些懊恼,松开了抵住彼岸的手。

他抗拒内心那种奇怪的悲伤,这样的悲伤来自灵魂,只可以给予自己最爱的家人,就比如婆婆,妹妹,苏啸...但绝对不是对随便什么陌生人都可以这样的。

加上他从彼岸好奇的眼眸中,读不出任何的恶意。

他决定放走眼前的女孩子,只当这是一次莫名其妙的经历。

不知为何,他不能放一点点恶意的想法在这个女孩子身上,或许是因为她眼中的好奇很纯粹?

“别动。”彼岸开口了。

唐凌一愣,就看见一只洁白如莹玉的手朝着自己脸上的面具伸了过来。

唐凌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他全身的神经反应好像都停顿了一下。

下一秒,他脸上的面具已经被这个女孩子拿在了手中。

“是你。”彼岸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唐凌的脸,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是啊,是他不是应该早就预料到了吗?从报纸上看见的第一眼起,就莫名的熟悉,又莫名的悲伤。

这种情绪已经在意料和控制之外了,她怎么还可能又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感觉。

原来,能勾起这种感觉的,从始至终,都是这个叫做唐凌的少年啊。

可是,当唐凌听见‘是你’两个字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陡然就紧绷了起来,原来想要放开彼岸的手,陡然又抓紧了彼岸的肩膀,他可不认识眼前的女孩子,可这个女孩子竟然认识自己?

然后跟了自己一路,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唐凌的眉头皱起,神情一下子变得疏离,且不友好。

看着唐凌的脸,彼岸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一下子升腾而起,可是这些情绪每一样对彼岸来说都是如此的陌生,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她只知道唐凌此刻的疏离和不友好,让她觉得非常的委屈和难过。

而彼岸是不会掩饰自己的任何情绪的,尽管大多数时候她根本就没有情绪。

所以,此刻强烈的委屈和难过一旦占据了主导,她的眼中就已经泛起了点点泪光,还有委屈的神色。

她没有回答唐凌的问题,她原本就没有目的。

她只是咬紧了下唇,略微有些倔强的用泪眼看着唐凌,好像这样做才是面对唐凌的最好方式。

看着彼岸的神情,唐凌的心没由来的钝痛了一下,下意识的松开了手,自己这样是不是欺负别人女孩子了?

另外,这样小倔强的表情和泪眼,好熟悉,太熟悉,让他一下子就想起了姗姗。

她感觉委屈的时候,不就习惯这样略带倔强的含泪望着自己吗?

唐凌忽而难过,看着彼岸,想要表达一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只能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彼岸好像非常习惯,也非常了解唐凌这样的做事模式,泪水掉落出眼眶的同时,她又笑了,直接的说道:“没关系。”

“你认识我?”唐凌平复了一下心情,松开了彼岸,下意识的想要远离几步。

毕竟,确认不是敌人的话,男的和女孩子这样靠近有些失礼。

可是彼岸很自然的就拉住了唐凌,很大胆的就靠近了他,将头搭在了唐凌的肩膀上,在他耳畔说道:“不认识,在报纸上见过你,你叫唐凌,我记住了。”

“喂,你干嘛。”唐凌脸烫的厉害,眼前这女孩子为什么一举一动都透着奇怪?她很习惯和男孩子这样亲密?

“没干嘛啊,你别动,我好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彼岸的声音都透着慵懒,真是好让人安心的味道,半点都不想离开。

唐凌耳朵都红了,一把推开了彼岸,很严肃的说道:“不可以这样,除了对你的父亲,哥哥弟弟,还有,还有恋人,你都不可以这样。”

陡然被唐凌推开,彼岸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但看见唐凌义正言辞的教育起自己来,彼岸又觉得好有趣,很亲切。

不禁背着双手,歪着脑袋看着唐凌:“为什么?”

“没为什么啊!这是基本的礼节。”

“是那条法则规定了这样的礼节?是宇宙法则吗?”

“你别扯淡,这不需要规定,这是人们都会自觉去遵守的一件事情。女孩子随意对男孩子这样,会被人们误会的,会被人说不好的话。”唐凌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竟然想要好好教育眼前这个女孩子。

他并不认为彼岸轻浮,甚至如果谁要对他这样说,他会忍不住恼怒,他就是认为彼岸好像什么都不懂。

“别人误会和我有关系吗?而且,我只想对你一个人这样。”彼岸笑,像月光下的精灵。

“对我怎样?”太美了,唐凌一愣,下意识就问了一个傻问题。

彼岸忽然再次靠上前,轻轻的将头搭在了唐凌的肩膀上,接着又或许觉得姿势不舒服,调整了一下位置,双手轻轻的环住了唐凌的腰。

唐凌如遭雷击,愣在了当场,心跳的厉害,喉咙干涩发痒,感觉异样却又不想推开她。

其实唐凌并非没有被女孩子抱过,比如薇安,又比如难过时的洛辛....

可是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

莫非自己真的是小色狼?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子很漂亮?

不,不对!

因为被她抱着的感觉,莫名又是一种熟悉的感觉,熟悉到好像昨天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哥哥,呜,抱抱...”姗姗委屈的撇着嘴,充满泪水的眼睛下一刻就要滴落眼泪。

在这种时候,唐凌总会蹲下来,将她拥入怀中。

然后,小丫头就会将头搭在他的肩膀,用双手轻轻环住他的腰,一边抽噎着,一边就安静了下来...

彼岸的呼吸还在耳边,可是眼前的少女根本不可能是姗姗。

唐凌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悲伤,他一个后退,躲开了彼岸,不再去看彼岸,快速的说道:“对我也不可以。因为,我不认识你,和你也不是之前说的那几种关系。我要走了,你别跟着我啊。”

唐凌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出来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说好还想出船舱区的擂台看一看的啊,为什么在这里耽误了那么久?看样子只能回去了。

那明天呢?要继续外出吗?要的啊!因为对钱的需求已经迫在眉睫了,他应该寻找一下洛氏兄妹了。

“唐凌,我叫彼岸。”就在唐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彼岸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了。

唐凌回头,看见彼岸竟然戴着刚才从他脸上摘下的面具,笑意盈盈的继续跟在他身后。

“我知道你叫唐凌,而我叫彼岸。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认识了。”彼岸似乎还想要继续跟着唐凌。

“我的面具还给我。”唐凌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他发现对于彼岸他好像有些无可奈何。

“我的帽子被风吹跑了,你的面具就赔给我吧。”彼岸不愿意摘下唐凌的面具。

算了,不就一个破面具吗?哥不在乎!

“那你别跟着我了,你不回家的?”唐凌有些气恼的大步朝前走。

而彼岸就是笑吟吟的跟着,也不回答唐凌的问题。

她现在还想要跟着唐凌,还想要知道在哪里能找到唐凌,那她当然就会这样做。

而且唐凌气急败坏的样子,不是很有趣吗?

又是有趣!唐凌如果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在彼岸的眼中都被打上了有趣的标签,不知道会怎么想?

算了,跟就跟吧,反正那是黄老板的家,又不是自己的家,到时候黄老板会处理的。

这样想着,唐凌也就任由彼岸跟着。

两人一前一后的朝着嗔痴楼走去。

唐凌的步伐原本有些快,跨的有些大,但不知为何渐渐的就慢了下来,就像在平静的散步。

“其实,我跟得上,不累的。”彼岸有些调皮的声音从唐凌身后响起,吓了唐凌一跳,而话里的意思让唐凌有些恼羞成怒。

谁在意她跟不跟的上啊?唐凌低头,但脚步到底也没有变快。

一段路,两人沉默的走了十几分钟。

月光清幽,海风徐徐,隐隐的海浪声伴随着人们笑闹的声音,有些模糊却又分外的清晰。

是啊,如若不清晰,每个人的心中为什么都会存在一段这样的声音?

一转眼,嗔痴楼已经在眼前。

黄老板恶狠狠的拿着一根铁棍儿,已经在等着唐凌。

黄老板这个架势是要干嘛?

凶神恶煞的坐在店门口,叼着烟斗,那根握在手上的铁棍在地上划来划去,一副我很手痒的模样。

唐凌远远的就望见了,一头冷汗。

请:m.022003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