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二百五十章 天命,人择?

更新时间:2019-06-17  作者:仐三
事实证明,唐风没有吹牛。

在消失了三天以后,他就弄来了两样东西。

一样就是那绿色晶体一般的药丸,一样就是一瓶淡红色的液体。

“吃下这颗药丸以后,你的儿子会立刻恢复健康。但是,从此以后他的天赋就没有了,因为这药丸会锁死他的松果体,且是不可逆的。”

“虽然他有七星基因链的天赋。可你要明白,他的松果体彻底被锁死,也就意味着完全没有第六感,他连能量都感受不到,所以根本没有办法修行。”

洛严的脸色变幻不定,在儿子的命与天赋之间,他一定选择儿子的命。

可如果有选择呢?不是还有一瓶淡红色的液体吗?那么洛严绝对不想儿子没有天赋。

因为他是洛氏的子孙啊,身为长子,还背负着洛氏流浪者营地,他没有天赋,以后只会比普通人没有天赋更加的憋闷,更加的惨淡。

“看你的样子一定不想选择这颗药丸啊。不过,你还是先拿着吧,免得将来没有选择。”唐风将药丸塞到了洛严的手中。

“那这瓶液体是什么?”洛严握紧了药丸,手上的青筋都凸起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这个,是我的骨髓。”唐风对洛严笑了笑。

“啊?”洛严脸色变了,他打量了一眼唐风,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他说的是真话。

“确切的说,是以我的骨髓为主,调配的一种药剂。它会不停的补充你儿子的身体,来弥补他因为天赋的增长而造成的不平衡。”

“我已经尽力的抽取到最大值了。再多,会影响我的根基。而我也有我的责任需要背负,根基是不能被影响的。”唐风认真的说道,很坦诚。

“我已经非常感恩了。”洛严是真的非常感恩,这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和平时代,生存尚且如此艰难,有几个人愿意抽取自己的骨髓为别人治疗呢?

时代巨变,有可能的话,人人都渴求修炼,就算不能修炼,也务必渴求强大。

没有破坏根基而已,但有没有别的影响呢?应该是有的。

毕竟骨髓是血之源!

唐风已经非常的无私了。

“你先听我说完。”唐风的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这些骨髓液,只能供你的儿子使用到十八岁。但根据精密的计算,他必须有足量的,能够使用到22岁的骨髓液,才会彻底的稳定。”

洛严脸色一变,不由得问道:“如果,只能使用到18岁呢?”

“22岁之前,一旦停供。功亏一篑,他会迅速的虚弱下去。”唐风没有开玩笑。

洛严却觉得唐风在开玩笑,这个希望算什么希望呢?还不如直接服用药丸好了。

虽然从心底洛严是感激唐风的,但他非常失落,儿子是有天赋的,而且有那么强的天赋啊!

“别失落。你儿子是能上火种名单的人,所以他一定会遇见我的儿子。”唐风拍着洛严的肩膀,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你有儿子吗?”洛严觉得莫名其妙。

“现在没有,但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儿子。”说到这里,唐风叹息了一声,掏出了两支烟卷,递给了洛严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支,然后悠悠的说道:“其实呢,我的人生非常无趣。很多时候,被有个家伙看得透透的,你说看透了也就罢了,但是在关键节点上,他特么的又说不准了。”

洛严有些无语的点上了烟卷,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唐风的神秘,的确他说得话,做的事,一不小心就会让别人非常的迷茫,不懂他到底是何意。

“不用在乎。你相信我的话,我儿子一定会和你们相遇的。到时候,才是你真正选择的时候。”唐风吐了一口烟,转头望着洛严,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我要选择什么?”洛严不会因为唐风这副表情就觉得放松,他从心底认为,现在开始唐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很重要。

果然啊,唐风又从怀中掏出了那一本火种名单,摇晃着说道:“在火种名单上的,注定都是要和我儿子并肩作战的人。当然,这个注定,有天定,有人定。天定人不定,那便不是真的注定。”

“如果说到了那一天,你不想你儿子和我儿子并肩作战,那么也是可以的,直接问那臭小子讨要骨髓就是了。”

“他的骨髓应该和我的一样有用。这个是配方,要来了,照着配就好。”

“又如果,你会想你儿子真正的做个普通人,你就让他服下那颗药丸。”

“我说完了。”

什么?洛严有一种懵的感觉,照正常的做法,不是应该直接讨要骨髓就好了吗?

从骨子里来讲,洛严认为洛离应该继承洛氏营地,和唐风的儿子并肩作战去了,洛氏营地谁来继承?

可是,洛严也是一个男人,一个家训写着知恩图报的男人,如果有一天真的遇见了唐风的儿子,要了别人的骨髓,难道就当做理所当然吗?洛严自认为做不到。

他转头看着唐风,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在整理着他的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早晨出门太过匆忙,他的扣子竟然扣错了。

但洛严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他看不透这个男人。

他的眼神分明如此坦荡,如此清澈,他做事似乎没有目的,但又似乎非常长远。

他根本不求报答,他只是随性而为,但你就是不会无视他的付出,甚至有一种随时都想和他并肩的感觉。

洛严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然后问道:“和你儿子并肩作战危险吗?”

“非常!比我可能都要辛苦,几乎是和世界对抗,而且对抗完了世界,就算胜利了,还要面对漫长艰辛的未知。其实,我恨不得我的儿子是普通人。”唐风皱起了眉头,然后忽然又笑了,他望着洛严:“可惜啊,他注定不是普通人,因为他是我儿子,他理所当然的强大,不然背负不起我传承给他的使命。”

这是什么臭屁的话?那个时候不了解龙军,也不了解唐风的洛严简直无语了。

他不知道要如何去接唐风的话。

“不要答应我什么,也不要因为感动而承诺什么!我说过,这是一个选择,当你们和我儿子相遇时的选择。”

“我觉得最好的选择其实,其实是让你儿子当个普通人。”

“当然,你做为父亲不能帮你儿子选择,但你可以尽量劝说。”唐风拍了拍洛严的肩膀,然后叼着烟走了,回到了龙军的营地。

留下洛严站在雪地之中,一直的莫名其妙!可再莫名其妙,他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已经承诺了。

如果,真的可能和唐风的儿子相遇,用了他的骨髓,就一定让洛离选择和他儿子并肩作战吧!

这是洛氏家族的骄傲,任时代再黑暗也不能颠覆的骄傲和底线!

如果没有相遇,就让儿子当一个普通人吧,人有时也不能和命运硬抗。

但这些话,洛严从来没有告诉过唐风。

而唐风从那一日以后,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洛严选择了使用骨髓液,人就是这样,哪怕只有一丝好的希望,总是忍不住抓住,如果连试都不试,才会是遗憾的吧?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洛离的身体一天天眼见着就好起来了。

不仅好起来了,还成长的分外强壮。

不过,天赋什么的,还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应该会到22岁后,才能彻底的展现出来吧?

那一年的冬天和龙军结伴扎营,时间就变得快了,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春初。

雪化之际,龙军提前走了,他们说要去17号安全区,唐风也同洛严告别了。

这是洛严和唐风的第一次相遇,第一段相处的时间。

但也是最后一段相处。

不得不说,唐风这个人在他心里留下了太深,太特别的印象,这一生只怕都难以抹去。

或许是因为一些什么原因,洛严也渐渐的开始关注起世界的一些消息。

当一两年后,他了解了龙军,了解了唐风,才恍然,自己有一段多么了不起的际遇。

也才真正的明白,唐风的骨髓液多么的宝贵,这天下恐怕除了他的骨髓液,其他的人都不可替代,因为他是谁?

他是唐风,他是传奇,他是很多人口中神一般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的第一人。

可是,他为什么会死去?谜一般的死去?

洛严莫名的有些伤感了。

他不明白,但也无需明白,为什么偶尔想起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的死亡,就会这样伤感。

仅仅是因为恩情吗?应该不是!

但此时,洛严也不想寻求答案了,他只是面对唐凌的询问一再的犹豫。

他根本没有想到命运,根本没有给他这样一条路,那便是要到唐凌的骨髓,洛离成长,然后顺利的接手洛氏营地。

十六年前,不管是他还是唐风都预测不到洛氏营地会陷入今天这样的局面。

杰姆明显想要撕破脸了,这就意味着帕莱德家族要联合四大家族撕破脸了。

洛氏虽然式微,但不代表洛严是糊涂的,他在营地还是有一定的势力,他早就清楚帕莱德家族在和星辰议会暗中接触。

如果撕破脸,星辰议会一定参与其中,洛氏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也就意味着洛离在营地根本没有成长的时间了,不光是洛离,洛辛被杰姆虎视眈眈了很久,她的处境更危险。

卦象也说明了,洛氏族人只有离开才有生路,而且是要马上离开。

所以,唐风才会那样说吧,上了名单的人,注定是要和唐凌并肩作战的。

老天会这样注定!!留给人的,绝对不是从容的选择。

“你在犹豫吗?”唐凌以为洛严会顺势提出他的需要,可他没有想到洛严竟然一直开不了口。

眼前的路变为了三条。

第一,接受唐凌的骨髓,但是不选择和唐凌并肩,让洛离离开,自己独自成长。

第二,接受唐凌的骨髓,从此以后洛离的命运和唐凌相连。

第三,把洛离变成普通人。

当然,这三条路的前提是,唐凌会同意拿出骨髓。

第一条?洛严直接否定了,这样做的话,绝对无颜面对洛氏家族的老祖先。

第二条,是洛严心中倾向的选择。

第三条,则是洛严的犹豫,他不敢忽略唐风的话,唐风明确说过,也许当一个普通人更好。

“抱歉,我无法决定什么!但我也无意隐瞒什么,时间很紧迫,但我还是决定讲洛离和洛辛叫来,我要说一件往事。结果,让你和洛离自己决定吧。”洛严要被心中的犹豫不决逼疯了。

可是,他没有时间了,他之前就已经收到了情报,属于帕莱德家族的三个心腹,悄悄的出了营地。

敌人还有多久就会到来?这不是以天计算的,而是以小时计算的。

唐凌点头,说道:“尊重你的选择。”

洛离和洛辛很快就被叫到了这间板房,和唐凌并排而坐。

原本洛辛还想开几句玩笑,但看着父亲分外严肃的神色,她也不敢再多言。

洛严没有半分绕圈子,直接开口说道:“今天,是我洛氏百多年来,最严峻的一天。是最重大的选择!当然,这只是你们的选择,我自己的选择已经决定了,绝不动摇。”

“洛离,洛辛。你们两个如果不尊重我的选择,那就是不孝。”

不孝?!那么严重的罪名?洛氏族训绝对不可以犯的戒条!父亲为何会这样说?

洛离皱起了眉头,他还没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气氛异常的严肃。

至于洛辛,竟然有了想哭的冲动,却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我要说的事情,必须从十六年前的冬天说起...关于我,关于营地,关于洛离,更关于一个传奇的男人——唐风。”

听到这个名字,唐凌的心跳了一下,他转头不想听这个故事,可不知道为什么,顺着洛严的讲述,他还是一字不落的全部听进去了。

唐风...唐凌握紧了拳头,复杂的心情根本无法言说,很有魅力的男人吗?为什么到了十六年前,他都快出生了,还是没有他母亲的身影?

现在这个是尴尬期,均定几乎滞涨了,但看高定的涨幅,觉得不应该是这样。恳请看盗版的读者还是来订阅正版,支持一下三三吧,毕竟顶着病痛,几乎是从来没有过的拼命码字,就想给暗月一个证明,而且每一次呼吁,我都感觉难堪,几乎厚着脸皮在喊。而现在每增长一个均定,都能给我多一分动力,请支持暗月支持我吧。计算过,不要钱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