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于是,遇见

更新时间:2019-06-14  作者:仐三
唐凌一直深陷于梦境,不能醒来。

在忽冷忽热的梦中,他一直拉着姗姗的手。

十年了,姗姗长大了,可脸蛋还是那个模样,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嘴唇,虽然聚居地的生活不怎么好,但她总是被唐凌保护着,吃得还算营养,所以笑脸肉嘟嘟的。

姗姗在他身边说着,笑着,只是梦中忽冷忽热,唐凌感觉很难受,也听不清楚姗姗在说一些什么?

然后,他带着姗姗去赴约。

那个约定好的十年之约,他远远的就看见昱,看见了奥斯顿,安迪还有克里斯蒂娜。

他们都成熟了,快要认不出来了,他们站在薇安和阿米尔的墓前,神色沉重,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昱?”昱不理唐凌,他似乎不认识唐凌,只是诧异的看着唐凌。

“奥斯顿?”奥斯顿同样斜了唐凌一眼,他也不认识唐凌的样子。

安迪呢?克里斯蒂娜呢?不,他们好像都不认识自己。

唐凌有些难过了,感觉伤心了。

在他旁边的姗姗却拉紧了他的手:“哥哥,我们走吧。他们并不认识你啊。”

“他们,他们认识我的,他们和我很好。”唐凌垂着头,很颓丧。

“你,还有我啊。我会一直拉着哥哥的手的。”姗姗抬头,望着唐凌笑,大眼睛就像月牙儿。

走吧。

唐凌就这样在忽冷忽热之中,拉着姗姗一直走着。

“哥哥,你好像很累的样子。”姗姗忽然停下了。

“嗯,感觉不舒服。”唐凌晃着脑袋。

姗姗坐了下来,伸出了双手:“来,哥哥,睡在这里吧。睡在姗姗腿上,会很舒服的。”

“睡这里吗?”唐凌从灵魂里感觉到疲惫,他真的很想睡下去。

“嗯,睡在这里。你是哥哥呀我会一直守着哥哥的,睡吧。”姗姗的声音非常的温柔。

“那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唐凌枕着姗姗的腿,慢慢的睡着了。

每隔一会儿,他就会叫一声:“姗姗,你在吗?”

“嗯,我在的。”

“姗姗,在吗?”

“在的哦。”

“姗姗。”

“嗯?”

“姗姗”

唐凌睡得非常安心,渐渐的忽冷忽热的感觉也消失了,反而有一股异样的温暖在他身旁升起。

“姗姗”他嘟囔着,却没有了回应。

“姗姗,姗姗?”唐凌在梦中叫得有些着急,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喊出声音?

“姗姗?”唐凌着急了,手开始下意识的寻找姗姗。

他记得自己是枕着姗姗的腿睡着的,他一摸,头上却被重重的敲了一下,然后听见了一声略微有些气急的声音:“你做什么?”

我做什么?

唐凌陡然睁开了眼睛,他闻见了一股淡淡的药草香气,接着他看见了一张恼怒的脸。

即便是在生气,也是好看的脸。

脸颊饱满自然,双眼灵动,鼻子秀气,唇线清晰的嘴唇显得有些倔强。

黑色的头发浓密,黑色的眉毛虽然和男孩子一样浓,却干净利落,别有一番英气的感觉。

但明显这还是一张女孩子的脸啊。

自己在做什么呢?让她如此恼怒?为什么又会以这样的视角看着她?从下往上看的视角?

想到这里,唐凌的头动了动,然后发现自己睡在一双陌生的腿上。

用韧草茎夹杂着棉线编织的裤子略微有些粗糙,不过这药草香气

唐凌的脸一烫,立刻就坐了起来,而这女孩子则羞恼的准备推开唐凌。

两个人动作都太突然,于是撞到了一起。

‘澎’的一声,两个人都捂着额头。

“你又干什么呀?”

“对不起。”

这算是两人相识的最初。

他在山腰救了她。

而她也立刻救回了他,算是两不相欠。可又以一种比较尴尬的开场,开始互相认识。

“就是这样。其实拔出蓝壳蜈蚣毒并不麻烦,麻烦的是你本身中的毒。”

“它似乎会扩散,带着那些蓝壳蜈蚣的余毒往你的脑子上冲,我只好让你枕在我的腿上,颈部稍微曲折起来。这样,可以稍微阻挡一下它直接冲进头部,在这之前,将余毒拔出。”洛辛一口气的说了一窜,然后望着唐凌问道:“你听懂了吗?”

唐凌摇头,他听懂个屁!什么冲上脑袋,要把脖子曲起来,这有效吗?

可能是有效的吧?至少唐凌感觉身体已经好多了,没有那种麻痹失控的感觉。

他细心的注意到,自己的身体被包扎过,那些恼人的黑线已经没有了。

“谢谢你。”唐凌盘膝坐在一旁,语气异常的真诚。

这样洛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就是那个在报纸上身份很了不得,叱咤风云的少年?

他如今就这样坐在自己的旁边,和自己真诚的道谢?

即便如此,洛辛也没有流露出什么异样,实际上除了团队,她对世界上的其它纷纷扰扰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不用谢,你也救了我一命。”

“那也不算吧,我是在寻找那种蜈蚣。”唐凌笑了,抓了抓头。

“是因为这些蓝色的毒素吗?”洛辛指了指唐凌身上那诡异的蓝色。

以她自己的见识,现在都还判断不出来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毒素,可能从唐凌口中能得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毕竟身为药草医者,看见这种奇怪的症状,自然而然的就会有兴趣。

“对啊,但这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毒?不过,每次发作的时候,被这种蜈蚣咬上一口,会好一些。”唐凌这样说了一句。

“你这是在胡搞!你差点被这些蜈蚣毒给毒死,你知道吗?”洛辛非常讨厌这种‘自我诊断’然后自我胡乱治疗的人。

“我也,其实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唐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洛辛严厉的语气之下,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是胡来了一通。

但他也觉得有必要和洛辛解释一下,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每一次这种诡异蓝毒发作的时候,都会带来剧痛。

第一次发作是深入骨髓的寒冷,到了之后几次发作,就渐渐变成了无法忍受的炙热,而且慢慢的,身体就会失去感觉,像被冻僵了一般。

到第四次发作的时候,唐凌所躲藏的地方来了一条这样的蜈蚣。

在唐凌不能动弹的时候,咬了唐凌一口。

奇异的是,被这蜈蚣咬了一口之后,唐凌感觉到了一丝丝冰冷冲散了那种恼人的炙热。

而蓝壳蜈蚣毒会带来抽搐的感觉,继而让人失控。

凑巧的是,这种抽搐感,反而让唐凌的身体有了感觉,摆脱了那种被冻僵的感觉。

所以,唐凌就开始捕捉这种蜈蚣,来对抗身上这种诡异蓝毒。

他当然知道蜈蚣毒也是一种剧毒,但是桑托斯分脉被星辰议会派来了重兵,天天在搜索。

相比于蜈蚣毒可能带来的危险,显然每一次发作都被冻住,不能动弹才是致命的。

洛辛听着唐凌的诉说,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情,不过听到了最后她还是忍不住责怪道:“你这样是饮鸩止渴,你就是那么没有打算的人吗?”

“饮鸩止渴?”唐凌笑了,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挺有文化的,连这么生僻的华夏古语都知道。

出于对知识越来越深的认知到其重要性,唐凌对有文化的洛辛心中生出了一丝好感。

“你到底有在听吗?”洛辛没好气的说到。

自己是遭遇了什么啊?忙忙碌碌一番,天也黑了,暂时回不到团队的营地了,还跟一个人在对牛弹琴的说着话。

一般人的确跟不上唐凌跳跃的思维。

看着洛辛没好气的样子,唐凌说道:“我有打算啊,越过桑托斯分脉,就会遇见一个安全区。到了安全区,就可以想办法治疗了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再多中一种蜈蚣毒,也没所谓了。到时候一起治。我其实呢,很有钱的。”说话间,唐凌拉出了脖子上窜的一根绳子,绳子上挂着一枚吊坠,那吊坠是一枚正京币。

洛辛常年和商队接触,怎么可能不知道正京币的价值?虽然身为医者会忍不住责怪一些人胡来。

可是,哪有人这样炫耀自己有钱的?又哪有人财迷到把钱挂在脖子上当吊坠的?

想到这里,洛辛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这一笑,唐凌有些愣住了。

他觉得洛辛的笑容非常好看,椭圆的饱满的脸颊,一笑就显得苹果肌非常柔和,下巴也变得小了,但并不尖锐。

眼睛眯起来,很温柔的样子。

这笑容就像脸肉嘟嘟的姗姗。

所以,唐凌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嘴角也跟着扬起了一丝笑容。

那目光看得洛辛心里又羞又急,说不上的生气,忍不住一拳打在唐凌的肩膀上:“你看什么看?”

那模样虽然看起来很凶,但低着头的脸却红得发烫。

为什么要脸红?唐凌觉得女孩子都是很奇怪的,不过她竟然问自己为什么要看?

“觉得好看,就看啊。”唐凌回答的非常坦诚。

如果苏啸在这里,听到这番对话,真不知道是要给唐凌比大拇指,还是要鄙视他一番。

“你”洛辛忽然觉得唐凌这个人的真面貌,是不是就是一个色!狼,可是她抬眼一看,却发现唐凌的眼神坦荡而真诚,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亮晶晶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纯净感。

他是真的觉得自己好看么?

想到这里,洛辛忽然羞得慌,双手抱膝,对唐凌嘀咕了一句:“不理你了。”

额?唐凌愣住了,自己说错了什么?但下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对洛辛说道:“你肚子饿吗?”

“啊?”

“我说,你饿吗?你想吃东西吗?”

“”洛辛发现自己的确跟不上唐凌跳跃的思维。

夜深。

火光也就显得越发温暖。

就像唐凌感觉自己越发的喜欢洛辛了。

如果论起做东西吃,她和自己就是天生的搭档。

自己有精准本能,所以对火候,对味道的搭配,调味料放多少会得出什么样的结果有着精确的判断。

而洛辛则是对那些花花草草有着深刻的认识,知道什么和什么调和起来,是什么味道

唐凌觉得如果和洛辛一起行走天涯,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也是一件发财的事情。

因为,如果哪天不想乱跑了,就停下来开间饭馆,很赚钱的啊。

洛辛显然不知道唐凌心中YY到了和自己开饭馆的事情。

但如果知道了,恐怕洛辛会误会。

要是不误会,知道唐凌的本钱是发财,恐怕洛辛会多少有些失落。

显然这并不是她就喜欢唐凌了,而是女孩子就是如此。

火光舔舐着铁锅底,唐凌则蹲在火堆旁,像一头等食的哈士野猪。

因为,在洛辛的指导下,他采集到了一种叫做玉露籽儿的草籽儿,洛辛说用湛蓝叶的根泡过之后,就会去掉野草的那股土腥子气,变得带着淡淡的清香,吃起来和前文明的大米饭一样。

大米饭?唐凌很馋。

他的血脉中带着顽强的东升洲基因,对五谷有着天然的渴望,就连在希望壁垒时,明显昱他们都不爱黄粟谷做成的主粮,可是唐凌很习惯,也很喜欢。

以肉为主食久了,唐凌非常渴望这种五谷的主食,何况大米饭?会是什么味道?

香气已经传了出来,在这一锅玉露籽中,还特别加入了一些盐渍过的肉干,这种东西唐凌不少。

不过怕洛辛吃了凶兽肉反应会强烈,他拿出的是变异兽干。

另外,还加入了剁得细碎的脆脆果,一种和笋子有着差不多口感的树木果实。

另外,还有一些月钩草的叶子,洛辛说有一种独特的香气,它加入玉露籽儿中,会给这锅主食带来一种竹子的香气。

“总得来说,这是我好不容易发现的配方,参考的是前文明古华夏的竹筒饭。”洛辛一本正经。

想到这句话,唐凌‘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唾沫。

看到唐凌蹲在火堆前吞口水的样子,洛辛忍不住托腮,悄悄的打量起唐凌。

这已经是她今天晚上,忍不住第四次想到某个问题了这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少年吗?怎么看起来又馋又傻?像头哈士野猪呢?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