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二百三十九章 圣树之城

更新时间:2019-06-13  作者:仐三
“首,我将‘初鳞’打在了他的身上,帮,帮我报仇。”蝰蛇鳞紧紧的抓住一个黑衣人的衣襟,绷紧了全身,用尽了最后的力量,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然后猛地急喘了几下,死在了那个黑衣人的怀中。

难为他能撑到现在了,全身都是被雷电电焦的痕迹,还有风刃的割裂伤,以及各种爪印和撕咬的印记。

但是,他能撑到现在,也是因为蝰蛇小队牺牲了三个,分别是舌,牙,骨...

七个人的蝰蛇小队啊,如今只剩下三个。

蝰蛇首放下了蝰蛇鳞的尸体,看着满目疮痍的峡谷,五只恶魔猿的尸体不能浪费了,是必须要带回去的,这能弥补一些什么吗?

不能!

唯一的弥补只能是唐凌的尸体。

这一场战斗星辰议会吃了大亏,唯一一丝可当做安慰的胜利,只有一个——那就是蝰蛇鳞将初鳞打在了唐凌的身上。

一夜的激烈战斗。

草原六村在收拾着战场的残余。

星辰议会同样也是。

唐龙安静的,平淡的坐在一张单人椅上,在基地三层小楼的楼顶上,看着天空慢慢的亮起来。

这是一个很奇异的过程。

从漆黑,到边缘出现一丝亮白,然后那丝亮白晕染开来,天空就慢慢变成了墨黑,接着这一层墨色越来越淡,天空变白。

淡红色的朝阳开始出现,它为天空染色,让它变成令人心透的蓝。

唐龙很喜欢看天亮的过程。

这个过程会给心灵一次启礼,让内心从黑暗沉重走向光明希望。

“龙少,天亮了,我们该去神庙了。”李武站在了唐龙的身旁,开口提醒了一句。

他内心其实忐忑的要命,刚才的战报所有人都听得非常清楚。

战死167人,紫月战士战死4人,蝰蛇小队战死4人。

且不说唐凌创造了多么大的奇迹,唐龙不会在乎唐凌创造的奇迹,因为他就是一个奇迹的缔造者,他名声就算在正京城那种地方,也像初生的朝阳,唯一的朝阳,让人不可忽视。

只等他终有一天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事情的关键在于唐龙输了,这一场遭遇战,就算唐凌有掌握地理情报的优势,唐龙依旧是输了。

这是没有借口的。

毕竟唐凌单身一人,而唐龙掌握有令人心悸的力量。

要论优势,唐龙的优势只怕更强。

“我可以做的更好的,是不是?”唐龙端起身旁的杯子,喝了一口白水。

17年自律的生活,不是特殊的情况,他只喝白水,他就是别人口中那种是天才,还比你努力的人。

李武不敢言语。

他其实根本看不懂唐龙和唐凌的交手,只有事后回味,才发现这些交手如此的惊人。

两个人打得是‘战略’级的交手。

“我其实真的可以做得更好的。”唐龙站了起来,他也不指望身边那一群愚蠢的人能回答他什么。

“龙少,通话。”有人上到楼顶,恭敬的递给了唐龙一个通讯仪。

唐龙沉默无声的接过。

“唐龙,你应该面对一次失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威压低沉的声音。

这是谁?当然是星辰议会至高无上的议长,唐龙的义父。

“嗯,我知道。”风扬起了唐龙的黑发,疲惫一夜后,他的双眼也有了几丝红血丝。

“我但愿你真的知道,面对失败该是一种怎么样的态度。”

“不要偏激,不要执着。只当做动力。”

“说到更要做到。”议长在那头沉默了片刻,才接着说道:“有时候,信息的作用无比强大,你已经做得很好。”

“....”唐龙沉默,如果没有一开始的失误,唐凌不可能将他的信息转化为最终的优势。

义父只怕是在安慰他。

“没有关系。他毕竟是那个人的儿子,如果那么容易打败,你这一生也会少一个能够磨砺你的对手。”

“前行的路上,最应该感谢的是对手。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说完这句话,议长挂断了通话。

唐龙捏着通讯仪,惨淡的一笑,那个人的儿子?他,不也是那个人的儿子?

还是从小就开始用最好的资源,最优秀的条件培养的,那个人的儿子!

谁,也不会明白他内心深处最见不得人的伤口。

当然,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这一条丑陋的伤口,是多么的可笑。

他,唐龙,从来都是被忽略的那一个儿子!

“蝰蛇鳞的初鳞打在了唐凌身上,接下来的行动该怎么做,你们不用我吩咐了吧。”唐龙站了起来,将白色的制服披在了身上。

“走吧,去神庙。”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下楼。

世界新闻在这一天,再次爆炸了。

无可隐瞒,那么多人参加行动,还有草原六村的人也共同经历,信息在第一时间就流出了。

“唐凌现身,杀狼王,斗议会,千军万马一人突围,唐风再现?”

“逃亡之路?光荣之路?神话再续。”

“天子骄子唐龙败北,神话之子唐凌崛起。”

你必须佩服在这个世界,从事情报工作的人员,他们不是前文明的记者,因为在这个世界没有太多的鸡毛蒜皮,也没有什么娱乐新闻。

世界最大的聚集点,在于各个强者,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不叫新闻,叫做情报。

但不管叫做什么,这些情报人员总是能第一时间嗅出重大情报的味道,然后第一时间将这些信息通过报纸的形式流传出来,再一次引起了世界的爆炸。

如果第一次唐凌的登场,只是让人们心中生出了几丝期待。

那这一次唐凌的表现,则真正让很多人意识到,他就是唐风的儿子,在他身上不必期待,只需要等待,等待着他成长,最终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就可以了。

报纸在世界的各大势力流传,虽然不能传播到一些偏远之地,就比如拉齐尔草原,17号安全区的外城这样的地方...

但应该收到消息的大多数人,还是收到了消息。

唐凌已经踏上了他的光荣之路,其余的人应该怎么去走自己的路...

圣树城。

号称整个世界最美的安全城,也是整个世界最奇特的一个安全城。

因为你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整个城市都建立在一棵树上的城市。

在这里,是不会爆发什么战争的。

没有谁都可以摊上这样一个罪名——破坏全人类最神圣的财产。

对的,这棵巨大无比,光树冠就占据了方圆二百多里的巨树,是整个人类的财富,谁敢在这里战斗,破坏这样一棵神秘又伟大的巨树?

关于这棵巨树,有很多的秘密,亦有很多的谜题。

但不管秘密也好,谜题也好,都掌握在这个世界最顶级的一批科技者手中。

所以,很多人在这时,也能猜测出来,圣树城是一个由科技者掌控的安全城。

那是一批爱好和平,只投身于科学研究的科技者共同掌控了这个城市。

当然,也只有他们才能那么理所当然,合情合理的占据圣树城,让各方势力甘愿认同它和平之城的地位。

除了科技者外,就算星辰议会这样庞大的势力来掌控圣树城,只怕也不会服众。

韩泽来到圣树城已经整整十年了。

十年的岁月,放在他的身上,只能是沧桑了年华,消磨了斗志。

虽然也平静了时光,但不见得能够放下了回忆。

透过树屋的窗户看出去,住在圣树城中段的韩泽能够看得很远。

苍茫的青峰长脉,巍峨的华泰峰,蜿蜒的皇河水量充沛,如同一条充满了生机的巨龙在群山之间流淌而过。

风吹起巨大的叶片,哗啦啦的响,如同青春的岁月在记忆之中翻起了一窜窜悦耳的浪花。

韩泽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看玻璃橱上,自己倒影上的白发。

老了啊,什么时候黑发之中,就生出了这些白发呢?想着,韩泽的手忍不住抚过了桌上的报纸,发出了一声叹息般的微笑。

“爸!今天的树果节,你不去了吗?”风风火火的,一个少年闯入了韩泽的房间。

韩泽睁眼,看见的果然是自己的小儿子——韩星。

一转眼,这个小家伙也16了岁了吗?

“老韩,我这个人会看相,你相信吗?”唐风笑得非常贱,说话间,就将小韩星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我不信,你把儿子还给我。”韩泽非常的紧张,唐风这个人没节操的,自己儿子才两岁,唐风这家伙竟然就把儿子抱到街上去。

指着一个个来来往往的女人,手把手的教道:“小韩星,看哪个阿姨比较好,首先要看腿。”

“腿,腿腿。”

“对,腿要长,要直,如果还能白,就是一个好阿姨。”

“呵,呵呵,好阿姨。”韩星指着一个女人,这样说到。

“唔,天才啊!这小子是天才,他竟然知道穿上黑色丝袜的是好阿姨!”唐风抱起韩星狠狠的亲了一口,使劲的揉着他的头发:“天才!”

韩泽觉得心都碎了!他觉得自己的小儿子只怕从小就要被唐风带歪了。

所以,唐风再次要抱走他的儿子,他是不愿意的。

“不要抢,这次我要教他一套剑术,一套出类拔萃的,全世界都只有他一个人会的剑术!”

“我说了,我会算命!他会是世界第一的剑豪,他会和我的小唐凌并肩作战,但论起用剑,我的小唐凌也不会是他对手。”

“哎呀,你走开!我没有胡扯,怎么样他也是我火种名单上的前三人,我亲自培养有什么错?”

“儿子给我,他才两岁,你教他练个鬼的剑!”

回忆一下子碎裂在了韩泽的眼前,他有些出神。

“爸?”韩星走到了韩泽的面前,爬上了他的办公桌,伸手在韩泽眼前晃了两下,忽然间整个人往前一扑,径直就要冲向韩泽的身后。

韩泽的眼中突然有了光芒,他抓起了办公桌上的一支笔,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忽然刺向了韩星的眼睛。

韩星一个侧身,左手反手一抓,一把木剑就被他抓在了手中。

‘噌’的一声,木剑和笔交错在一起,父子俩的脸色同时一变,然后‘噌噌噌’的快速交手,短短十秒,起码互相刺出了五十剑以上。

最后韩泽的笔抵在了韩星的胸口,韩星懊恼的抓抓头,撇了撇嘴,说道:“不玩了。”

韩泽扔下了手中的笔,淡淡的说道:“就你,还想要我的衣甲?”

韩星不以为意的说道:“要不是我那套剑术时灵时不灵,你早就输了。”

韩泽不语,他又想起了那个男人,他到底教了儿子一套什么样的剑术啊?

韩星则眼馋的看着办公桌后那套衣甲,青色的制服长袍,后背上是一条遒劲的,像暗纹一样的苍龙。

只有他才知道这套衣甲有多么的牛!

他已经眼馋很久了。

“你那套剑术?你还记得是谁教你的吗?”韩泽一边折着报纸,一边淡淡的问了一句。

“什么谁教我的?我没有印象了,我是天才,那是天生就烙印在我脑子里的剑术。”韩星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

忽然,他注意到了韩泽手中的报纸,一把抓了过来。

“光荣之路?唐凌?怎么又是这个小子?他怎么每次搞点儿事情,就能上新闻啊?”韩星有些不服气。

“你也想上新闻?他做到的事情,你能做到?”韩泽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我不知道啊。”韩泽抓抓头,不过片刻就微笑道:“我只是想上新闻,上了新闻,就有很多小姐姐会注意到我,你看城中的爱莉丝,小静,墩子,哎呀,反正一大群小姐姐,她们还敢忽略我吗?”

韩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看来潜意识记忆这种东西还真是顽固,又或者说自己儿子原本就是个色胚?

想着,他已经抓起了桌上的笔筒,直接砸向了韩星:“你给老子滚!”

“停,给老子停下来。”世界再一次因为唐凌而爆炸。

但唐凌本人呢?他躲在一个阴冷,略微有些潮湿的洞穴之中。

整个人蜷缩着,不停的,一拳又一拳的砸着洞穴壁。

短短的五分钟,整个泥土的洞穴壁竟然被他砸出了一层金属般的光泽,那是泥土被无限的砸紧后,才会出现的现象。

仔细的看,唐凌的背上出现了一道蓝色的,扭曲的,就像一条小蛇一样的痕迹。

它在蠕动着,不停的蔓延着,每扭动一次,就给唐凌带来巨大的痛苦。

这种痛苦比吃凶兽肉还要痛苦,同时带着一种阴冷无比的感觉,深入骨髓,就像要冻结每一寸血肉。

唐凌身边摆着一把匕首,背上鲜血淋漓,显然他一开始想要用匕首挑出这个怪异的蓝色痕迹,但根本没用。

他只是忍耐,被冻的脸色苍白的忍耐。

两相对决,那个龙少也没有输得那么彻底啊!

“啊!”在洞穴的深处,唐凌又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低吼。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