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二百三十一章 凌与龙,交错(下)

更新时间:2019-06-09  作者:仐三
“哥哥,你看,你快看”姗姗举着手中的三彩绒英,兴奋的在唐凌面前晃动着。

初秋的天,清晨的风已经有了一些凉意和力度,这样的晃动,让三彩绒英立刻就变成了一簇簇彩色的小伞,然后飘远了。

“哈哈。”唐凌笑了。

而姗姗鼓着腮,一双大眼里顿时盛满了泪水,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好看的小毛球球啊,怎么就都散了,都跑了呢?

“坏哥哥。”姗姗跺脚,眼看着眼泪就要流出来。

唐凌轻轻的将她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肩头。

“走,哥哥带你再去找。”其实哄她,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她总是会因为一点点别的开心的事情,而忘记前一刻的难过。

“真的吗?真的吗?”姗姗高兴的拨弄着唐凌的头发。

“当然是真的。其实呢,这种毛球球,三种颜色的会经常找到,但是四种颜色的就难找了。”唐凌随口胡诌,其实他也没有见过四色的绒英。

真正的绒英本就只有白,紫,绿三种颜色。

“啊?四个颜色的,找到了会怎么样?”姗姗抱住了唐凌的脑袋。

“唔,听说找到它的小孩子会幸福一个星期。”唐凌还是瞎说,他只是想要陪伴姗姗一起做一件有趣的事情。

等一下早饭过后,他就将去莽林,这一次也许会去上好几天,因为听聚居地的猎人说,莽林中出现了一群柯华白尾短腿羊,那是很好的猎物。

“幸福一个星期?是一个星期天天都能吃肉吗?”

“嗯,是这样的。”

“那哥哥你快带我去找啊。”

“好,但是你要答应哥哥,它们变成小伞飞了,你不许难过。”

“为什么呢?”

“因为,每一把小伞都是一个小孩子,它们需要风的帮助,去寻找自己的家。找到后,它们就会扎根,变成新的小毛球球,这是它们生存的意义啊。”

姗姗歪着头,她其实不懂,但是听见它们要找自己的家,那就应该帮助它们啊。

“嗯,我知道了。如果没有风,我就使劲的吹气,呼,呼呼”

“哈哈。”唐凌再次笑了,还有什么别的,任何别的,不管是人还是事物,比妹妹更可爱的吗?没有!

整整二十分钟,只找到了三棵三色绒英,却没有四个颜色的。

姗姗努力的吹散了第三棵三色绒英,期待的看着唐凌:“哥哥,我们今天能找到四色的吗?”

说到这里,她假装成熟懂事的,又掩饰不住失落的说到:“如果找不到,也没有关系。它可能是躲起来了,想要我下次再找到它。”

唐凌揉了揉姗姗的头发,手中却悄悄的捏着几根红叶鼠尾草的草籽儿,一本正经的说道:“肯定能找到,今天就能找到的。只不过,它很害羞,它想要我们闭上眼睛,它才会悄悄的出现。”

“不然,我们试一试?”

“啊?”姗姗赶紧闭上了眼睛。

而唐凌则快走了两步,捏碎了手中的草籽儿,滴在了他一早就发现的三色绒英上。

这个过程唐凌非常小心,只敢弄出一点点汁液,就怕水滴的重量会让眼前这棵三色绒英散掉。

好在并没有,反而鼠籽儿强大的染色能力,成功的让三色绒英的毛球上多了一点点红色的痕迹。

“哇,姗姗,你快来看。四色绒英啊!”唐凌故意兴奋的大呼小叫。

而姗姗则一路欢快的笑着,跑到了唐凌的身边。

“来,我们一起数,有几种颜色。”

“一”

“二”

“三”

“四”

“啊啊啊,真的有四种啊。哥哥,我要帮它找家。”

呼呼呼,姗姗使劲的吹着唐凌炮制出的四色绒英,眼中写满了快乐。

当这朵绒英徐徐的飘上天空时,姗姗靠在了唐凌的手臂上。

“哥哥,你说它们能飞多远呢?”

“嗯,很远呢。毕竟它们是跟着风旅行啊。”

“不,哥哥,你骗我。”姗姗忽然转头,一张小脸变得苍白而哀伤,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后退。

在这个时候,唐凌的心里忽然涌起了巨大的不安,他想要拉住姗姗,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它们,飞不了多远,它们太弱小了。就像我,一辈子也走不出这里,永远只能留在聚居地吧?”姗姗忽然笑了,那凄凉的笑容让唐凌心如刀绞。

他想说一些什么,却看见姗姗如同三色绒英的小伞一般飘了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可惜,在这个时候风骤停,姗姗看着唐凌,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哥哥”她最后这样喊道,那眼神就像那一夜在尸人的包围下,喊出这两个字的时候。

有对自己无限的留恋,还有大片空洞的麻木

“不!”唐凌的心脏就快要爆炸了,在这个时候终于喊出了声音。

“不,不要。”一个翻身,唐凌坐了起来,快要接近黎明的夜空,风还是那么温柔,可是星河已经不再那么璀璨。

心如刀绞,那沉痛的感觉就算经历了一百年,一千年也无法遗忘。

唐凌捂住了胸口,大片的冷汗,喘息未定。

马蹄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了,即便火堆已经熄灭,借着朦胧的紫光,唐凌也能模糊的望见有一辆宽大的马车朝着北边快速的行去。

一把擦掉了冷汗,唐凌快速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这瞬间的功夫,八匹红鬃铁鳞马拉着的马车就又近了一些。

唐凌的心里那股淡淡的危机感在这个时候已经爆炸了。

但他没有任何的行动,在下一刻直接躺倒又睡,并且很快就进入了熟睡的状态,连睡眠时那种会放缓的呼吸,会变得稍微凉一些的体温都是如此逼真。

这种东西没有办法去演,唯一的办法就是放空自己真的睡着。

在强大的危机感中,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而唐凌的心脏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从来都很强大。

唐龙坐在马车之中,皱着眉头,就连进入修炼也没有办法,心中只是翻腾着异样。

这异样到底是什么呢?能够影响到唐龙修炼的事情近乎没有,也许只有彼岸稍许有这个能力。

但此时可笑的是,唐龙连这异样具体是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自己真的和寻舟计划有联系?隐藏在这片草原的秘密最终需要自己来破解?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唐龙竟稍许安心了一些,他更加笃定的相信也许这个感觉是对的。

既然无心修炼,那就看一看这一片落后的草原吧?毕竟人生总是需要体会很多的不一样,才能铸就强者的淡然心境。

唐龙伸出手,撩起了马车的窗帘,接着以他出色的目力,他看见了一堆燃尽的篝火,在星空下徐徐的冒着青烟,在篝火旁似乎有一个呼呼大睡的人。

唐龙冷漠的转过了眼眸,他并不关心这样的事情。

不过,在这个时候,马车却停了下来,李武走到了马车车门旁,低声的说道:“龙少,前面似乎发现一个流浪者,要不要询问一下?”

其实,李武也不太关心流浪者,他只是想将唐龙快一些带到基地。

和这样一个极度天才的,却根本猜不透心事,又有些高高在上的少年强者相处,莫名的就会感觉到巨大的压力。

李武不敢错过任何细节,但又怕任何细节都汇报会引起唐龙的反感。

他忐忑不安的站在车门前,已经想好了理由,如果龙少表现出些许不耐,自己就说在狼灾之夜能睡在野外的人一定值得调查一番。

可出其意料的,龙少并没有表示什么反对,只是淡淡的‘嗯’的一声。

李武得令,带着两个人就朝着火堆处走去。

其实唐龙依旧不在乎什么野外的流浪者,他只是需要一点别的事情,让自己的心境更快平复下来。

即便想通了心情异样的来源,可唐龙也并不想这种心情影响到自己,在这个时候一点别的事情就可以转移注意力。

不得不说,这和唐凌打断某种心情延续下去的办法如出一辙。

李武渐渐靠近了火堆。

而在那个火堆旁边睡觉的流浪者似乎还没有察觉。

他睡得很香,或许是因为太过疲惫,但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反应,对于渐渐接近的脚步声,他也不安的翻了个身,但实在是太困的样子,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开。

“起来。”在李武的示意下,一个星辰议会的三级铜星战士大步的走了过去,穿着皮靴的脚不轻不重的踢了唐凌一脚。

任谁在睡梦中被这样粗暴的打扰,都会愤怒,唐凌也不意外,一下子坐了起来,皱着眉头,大吼了一声:“特么的谁啊?”

他说的是西里语,是草原西侧一处安全区的通用语言,和17号安全区的通用语尽管不同,但大致属于一种语言文化下的产物。

只是会带着独特的口音腔调,和偶尔的弹舌音。

不得不说,唐凌说得很标准,这种被昆‘开窍’后,突然涌现出来的语言能力,就和吃饭这件事情一样自然。

“咳。”李武咳嗽了一声,而那位铜星战士则又是一脚踢向了唐凌,厉声喝道:“跟我们走。”

唐凌的脸上本能的流露出抗拒,不过下一秒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看清楚了来人,看清楚了他们身上穿着的制服,一下子变得惊恐了起来。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一些什么?可是,只是在喉咙里发出了几个怪音,便沉默的站了起来。

他低着头,有些畏缩的,无言的跟上了那个战士的脚步,连放在一旁的外套和行李都来不及拿。

当然,李武也不在乎这些。

然后,唐凌被带到了那一辆马车的面前。

尽管努力的压制,唐凌的心里在这一刻危机感还是彻底爆炸了,伴随着危机感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情绪,不停的在搅动着他的心湖。

这种复杂的情绪让唐凌有一种冲动,想要冲动的拉开车门,看一看马车里面的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让他有这样的心情?

“说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唐龙既然没有半分反应,审问自然就该李武来负责。

但其实就算这样一个流浪者有自己的小秘密,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来这里是准备一个大计划的,这种审问确实有些莫名其妙。

面对李武的询问,唐凌表现的非常紧张,他有些结巴,语气更有些凌乱:“我来,来拿盐铁,换一些,一些矿石和肉食。我本事不大,这边安全。”

的确,这草原上除了草原贪狼,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只要不触碰禁忌就是了,但这样一个流浪者能触碰什么禁忌?

“第一次来?”李武很不经意的询问了一句,做为星辰议会情报部门的军官,他知道什么问题是关键,又该在什么时候适当的,用什么语气来问出。

虽然不感兴趣,但自己做为情报官的责任和能力要在龙少面前表现出来。

“第一次,不,不不,是一次半,我上次和里奥表哥去到了吉吉哈尔巨村。离这里不远,表哥都在那边做生意,可我觉得占不到什么便宜,我就”唐凌有些滔滔不绝,但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看见了李武脸上不耐烦的表情。

“为什么会在这里?”李武果然打断了唐凌。

“狼嚎,我耳朵很好的,我听见远处的狼嚎声,我判断是狼群。夜里,我不敢走了。”唐凌缩了一下脖子,表现出了适当的畏惧。

李武不再说话了,而是拿了一支烟点上了,所有的话都非常的合情理,没有半点破绽。

而且他睡得那个方向,正好是从吉吉哈尔巨村赶来的必经方向。

幸运的家伙,听到了狼嚎声果断没有前行,去投靠村子什么的,毕竟这一片就是拉齐尔草原唯一安全的,不会受狼灾波及的地方。

而在狼灾之夜,狼群都会疯狂的进攻村子,并不会大范围的出来捕猎。

能在野外跑生意的人,如果真的没有一点生存本领,那才是怪事了。

“你走吧。”李武在抽了几口烟以后,密切的注视了一会儿唐凌的微表情后,就决定放走唐凌了。

审问一个一穷二白的流浪者,实在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唐凌流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问道:“就,就走了?”

“不然呢?”李武斜了唐凌一眼。

唐凌赶紧退后了几步,然后转身,显得有些狼狈又急切的朝前走去,甚至还跌了一下。

可在这个时候,马车门开了,唐龙从车内走出,看着唐凌的背影,叫了一声:“停下。”

声音不大,却有一种很自然的威严和一股巨大的压力。

唐凌心底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的散开了,轻飘飘的蔓延到全身的四肢百骸,又轻飘飘的散在夜风中,然后换来的是一丝丝麻木的悲伤感。

他抗拒这个声音,但还是慢慢的回头了。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