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书架
小说社区
书库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侠 • 仙侠
都市 • 言情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您当前所在位置:无线电子书>>暗月纪元

第二百一十三章 朵莉之箱

更新时间:2019-06-01  作者:仐三
距离17号安全区,六公里,前方莽林深处。

这是一片非常不起眼的山涧。

溪水在这里汇流,一个小山坡的落差,形成了一片小小的瀑布。

瀑布之下,是一个不大的水潭。

水潭左侧又是一条小溪,继续蜿蜒的朝着南方流去。

这里的风景让人宁静,但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踏足的地方。

因为这里有自然的水源,已经达到了三级饮用水的标准,所以在每天中午的时候,会有大量的各种动物来这里喝水。

至于水潭更是危险,因为其中有一条杜巴猎鱼,身长达到了7米,一口利齿,坚硬的鳞甲,强而有力的鱼鳍能够让它短暂的跃出水面,进行突袭。

唐凌是亲眼见到一头雪融斑点鹿,在溪边喝水时,被猛地的弹出的杜巴猎鱼一口咬住,拖入了水中。

总之,因为这些因素,这里非常安静。

不管是杜巴猎鱼也好,偶尔会出现的变异级别的野兽和王野兽来喝水也罢。

总之,这里非常非常的安静,就算有捕猎任务的战士也不会选择来这种地方。

一不小心就陷入了围攻。

唐凌在溪边用军用水壶取了整整一壶水,他倒是渴望那条杜巴猎鱼能来找麻烦。

顺便就收拾了,熬个鱼汤给苏啸喝。

可是,很安静,什么麻烦也没有发生。

取完水以后,唐凌沿着小溪朝南走了大概不到五百米,就钻入了溪边的小树林。

这是一片没有任何特别的小树林,长满了舞根树。

这种树本身并不高大,却有特别发达粗壮的根系,它们爱长在溪边,其中一小半的根系都裸露在外,彼此交错在一起,像极了一个个,一堆堆热情的拉在一起跳舞的人。

夏末初秋,舞根树的叶子会变为深绿,浅蓝,莹白三种颜色,倒映在莹莹的溪水中,非常的美丽。

唐凌却无心欣赏什么景色,而是在交错复杂的根系丛中走着,一直走到接近中央的那一棵舞根树旁,他才猛地的一下子钻入了根系丛中。

在这里,掩藏在根系丛中,有一个非常小的,仅容一人通过的,斜斜向下的洞穴。

洞穴中依旧树根交错,但绕过这些树根,会发现在树根交错最密集的地方,快形成一张树根网的中央,里面有一个雪白的,巨大的蘑菇。

这种蘑菇叫做屋屋菇,是野外流浪者最爱的一种蘑菇。

因为它那巨大的菌柄直径能够达到5米,并且在菌柄上有一个裂缝。

钻入以后,中空的菌柄里有足够大的空间,就像一间小屋,而且是有着柔软的墙壁和地面的小屋。

加上屋屋菇到了夜里,本身会散发微微的暖意,睡在里面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另外,它总是能吸引一种叫做大肚亮亮虫的,没有什么攻击性,爱吃花蜜的一级变异昆虫来这里铸巢,所以这种屋屋菇等于自带了灯光。

毕竟大肚亮亮虫很懒,除了一个月偶尔会有三五天出去寻觅花蜜,平时总会趴在那里,从肚子上散发着柔和的,带着一些梦幻色彩的淡粉色光芒。

也不知道苏啸是怎么找到这只屋屋菇的,要知道屋屋菇的生长没有任何规律,总是乱七八糟的长在任何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是最可遇而不可求的一种大蘑菇。

唐凌想着,钻入了这只屋屋菇。

苏啸把这屋屋菇布置的颇为舒服,也许是早就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又或者是因为他本身就经常在这里躲藏。

所以,在这屋屋菇中,有一些简单的拼接家具,就比如拼接的榻榻米,拼接的小沙发和小圆桌,还堆着一些杂物,和一个显眼的布娃娃,非常有童趣的模样。

唐凌是没有想到苏啸还有这种爱好,他只是把屋屋菇的缝隙撑大了一些,就蹲在这里烧起了热水。

唐凌的心很疼痛,而苏啸的表情却异常宁静,他一直在研究着那个黑色的箱子,但唐凌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对这个箱子的任何兴趣。

水很快就烧热了,唐凌加了一把刚才在溪边采集的银边菊,然后倒入了一个木杯中,端给苏啸。

苏啸接了过去,喝了一口,银边菊的清香就在口中散开,他眯起了眼睛:“唔,真是让人怀念的味道。”

唐凌低着头,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勇气多看苏啸一眼。

只是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从他将苏啸背来这里,到他打水为喊着口渴的苏啸烧水,真的只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苏啸已经苍老的让人心酸。

原来多么高大健壮的男人啊,现在已经‘干枯’的只剩下了曾经一半的体重。

那鼓胀的肌肉萎缩了下去,皮肤干瘪的全是皱褶,白色的头发已经大半变为了银色,而且稀疏了许多。

高大的身材也佝偻了起来,怎么也挺不直的样子。

脸也苍老了,额头的皱纹,眼角的细纹,原本那条不管是哪张脸都有的刀疤也失去了铁血狰狞的味道,曾经泛着青光的下巴,如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根白须。

“银边菊,是旅途中的好伙伴,喝一杯银边菊茶,能够消除疲劳和燥热啊。”苏啸捧着茶,就真的像一个老头子,他一边说着,一边拍着地上的黑箱子,对唐凌说道:“知道这个箱子吗?以你的见识一定不知道的,曾经那家杂货店的老板...”

唐凌一边听着,一边故作轻松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打断了苏啸的话:“叔,你应该给我说重点了。”

“什么重点?”苏啸抬头,然后咧嘴一笑:“我可是有许多重点要说给你听,臭小子给我坐过来。”

这笑容多么熟悉啊,不管脸怎么变化,那笑容的角度,和笑起来的眼神都是属于苏啸的,特别的笑容。

但唐凌想哭,曾经这样的笑容带着七分霸气,三分嚣张,如今只有苍老的沧桑。

这是一种无法停止的慌张,每一秒都如同割肉一般的折磨,谁能承受亲人在一夕间老去?而你还必须看着,眼睁睁的看着,无力的看着,折磨的度过每一秒。

“先别扯别的,说吧,你这个状态要怎么阻止,我去想办法。”唐凌忍着喉咙发痛的酸涩,非常随意的问到。

就像用这样的问话方式,苏啸身上发生的事情不再是大事,一定是有办法的。

不管他现在什么样子,只要能够停止这种快速老去的状态就好。

“没有办法。关于时间的物品,几乎都是无解的。”苏啸非常平静的吹开了杯中的水上飘着的银边菊,语气非常平静。

“况且,我动用了两支。一支是时光回溯药剂,它能让我短暂的恢复巅峰时期的状态。代价就是透支生命力,快速的苍老。这很公平。”

“至于第二支,是最好的狂暴药剂,也是能让人瞬间回复巅峰状态,而且能够爆发出超越自身状态的力量。”

“你如今也开始修炼了,你懂的,这种药剂都是刺激细胞,投资细胞活力的。”

“两相叠加,你认为有解?”苏啸喝了一口热水,抬眼看了一眼唐凌,然后又把自己的手重重的拍在了唐凌的肩膀上,哈哈大笑:“我以为我很快就死了。毕竟我已经四十八岁了,如此透支生命力,还能活十分钟?”

“但事实证明,我能够活很长的时间。所以,快一个小时了吧?我还没有死。幸好,你把我背出来了,不然躺在那里一个小时,太特么...”苏啸很洒脱,然后摸了摸唐凌的头:“不然,也要错过这个黑箱子。”

唐凌的心,在这一刻再次破碎了。

他非常痛恨这种感觉啊。

从婆婆,到妹妹,到薇安,到阿米尔,到苏啸....每一次,每一次的内心碎裂,也不知道到底还能够承受几次?

但偏偏生命又是如此的残酷,残酷到每一次都必须亲自去面对,半分容不得逃避。

那这一次自己应该用怎样的姿态去面对呢?是像婆婆和妹妹死后那样,彻底的疯狂了?

还是像薇安死去那一刻,压抑着火山爆发一般的悲伤,强作镇定?

不...这是面对父亲吧,所以要用男人的方式。

所以,唐凌抬头,脸上是和苏啸同样洒脱的笑容,他翻找着,从行李袋中找出了一包香烟。

熟悉的牌子,来自瑟琳娜夫人黑市,然后点燃两支,他一支,苏啸一支。

“好吧,这个箱子有什么特别?”唐凌加快了语速。

苏啸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凌,然后说道:“在这个世界,有一个无比混乱,无法有势力统一的地方,叫做黑暗之港。”

“在那里没有秩序,没有法则,只有一套已经形成了体系的做事方式,只把交易看做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事。嗯,这样的地方,也可以叫做自由之港。”

“重点是什么呢?”唐凌吸了一口烟。

“重点就是这个箱子,来自黑暗之港。是黑暗之港最出名三种箱子之一——朵莉黑暗箱。”苏啸说道这里,有些累,稍微喘息了几声。

唐凌则再为苏啸斟满了水:“黑暗之港感觉箱子很多啊,叔,你想要吃饭吗?”

“不吃了,时间不够。”苏啸拒绝的很平常,然后拍着那个箱子说道:“呵呵,箱子文化是黑暗之港一种特色的文化。你很快就会了解。”

“嗯,为什么我很快就会了解?”唐凌询问了一句,他站起来说道:“叔,很快的,我去抓一条鱼,咱们一起吃一顿。我看见背包里有酒。”

“因为,你下个目的地就是去到黑暗之港。首先,只有在那里,你才能将自己隐藏起来。第二,你必须要找一个人,对你以后的生命异常关键的人。”

“什么人?”唐凌找来了一个木桶提在了手中,他其实对于找什么,现在一丝一毫的兴趣都没有。

“零。他叫做零!”苏啸很认真的看着唐凌,说到零这个名字时,他的眼中流露出了只有谈及唐风时,才会流露出的那种崇敬。

“嗯,我先出去一趟。很快,等我。”唐凌表示记住了,很快就冲出了屋屋菇。

而苏啸望着唐凌的背影,并没有阻止,他说了那么多话,有些犯困,想小眯一会儿,人老了,就是这样吗?

他不怕时间来不及,早就料到可能会有那么一天,所以已经提前做了准备。

想到这里,他颇有些费力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这个充满童趣的小屋一角。

在这里,有一个边角都很圆滑,四面都雕刻着可爱花儿的箱子。

苏啸打开了箱子,从中取出了两本黑色的册子。

他喘着气,非常劳累,所以把两本黑色的册子抱在怀里,就垂着头睡着了,鼾声时断时续。

唐凌走了出去,如同风一般的奔跑到溪边,他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胸口,痛的让他非常难受。

可是,不能流露出悲伤啊!不能,一点都不能!因为,苏啸一直都是顶天立地,洒脱无比的汉子。

在生死这件事情上亦是如此,他不会喜欢有人悲悲戚戚的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用这样的方式同他告别。

告别吗?绝不!唐凌有些恍惚的抓住了一条鱼,然后提着满满的一桶水,又回到了屋屋菇。

他很快,从抓鱼,打水,到来回,不过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回来时,他看见苏啸倚在一个箱子边一动不动,心立刻就收紧了。

他冲了过去,几乎是颤抖着将手放在了苏啸的鼻子边,另外一只手放在苏啸的心口。

还好,还好,还好!唐凌低头,强忍着颤抖,让自己不要流泪,一滴泪都不能流。

“臭小子,你干嘛?你以为我死了吗?”在这个时候苏啸忽然醒了,老人家的睡眠都很轻。

“没有,我就是想叫醒你,你的鼾声太吓人了。”唐凌笑着,一副嫌弃的表情。

“叔,去那边睡吧。我做饭,很快很快的。”唐凌说话间,很轻易的就背起了苏啸,把他放在了榻榻米上。

苏啸嗯哦了两声,也没有表示反对,他的确非常疲惫。

时间只是过了一个小时吗?就一个小时,苏啸被背在背上的感觉已经轻了三分之一。

唐凌的精准本能在不停的运行,他在计算,还有多少的时间,苏啸会彻底的消耗掉剩余的生命力。

时间不可逆转,无解吗?不,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也必须要留住时间!

有看盗版的读者,请来订阅正版,帮助三三一起冲到两万均定吧。请大家投上一张保底


在搜索引擎输入 暗月纪元 无线电子书 或者 "暗月纪元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暗月纪元目录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无线电子书 All Rights Reserved